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0章 飞来的麻烦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0-10 18:00:00    状态:已完结
杨幕雨从正厅出来后,就进了走廊,打算要回去,毕竟自己是答应了他要等待的,不管怎么样她也必须回到住的地方等待好消息。

   “格格”就在这个时间,杨幕雨的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于是她立刻转身望去,这才看到是香草。此刻香草一边叫唤着她一边气喘吁吁的,看来是见到杨幕雨离开一路奔跑过来的。

   “香草?你怎么”杨幕雨看到她那个样子有点迷惑的问道,自己进这个正厅的时间她应该是在外面的,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背后?而且看样子应该是跟着自己从正厅里面一起出来的。

   “格格,您进去后,奴婢怕您出事,所以奴婢也跟了进去,结果到了正厅里面,因为人太多,一时间没有办法找到您,可当奴婢走进里厅的时间,奴婢终于见到您了,但是却被侍卫和内侍们给赶了出来,所以一直就在外面等待了。”香草解释着说道,虽然因为呼吸急促而没有办法让自己的语句变清楚,但是她尽量让自己说明白,生怕杨幕雨听不明白而继续追问,“格格,到底是怎么会事啊?为什么那些侍卫们要将奴婢赶出大厅,可你却在里面?”

   香草对于大厅里发生在一切表示不解,原先她只是以为格格进去会闹出什么大麻烦的,正担心没有办法帮着解决问题,可是却没有想到动静会这样大,竟然让整个王府的侍卫在大厅里驱散其他人,这其中包括身份高贵的大福晋,和那三个像苍蝇一样追着她们不放,专找她们麻烦的三大嬷嬷,这些就更加让她不解了。

   “这个是个秘密!咱先回去吧!”杨幕雨没有打算去解释,或许是觉得留点小秘密比较好吧,毕竟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尤其是眼下这个事情,要是被香草知道了,她害怕节外生枝,使得她那个离开王府的计划没有办法实现。

   “是格格!”香草见到杨幕雨没有了什么事情,心里已经是高兴了,其他的也就不会去管了,尤其是这些格格不愿意说的话,她就更加不方便问了,因此她在听到杨幕雨说要回去的话后,立刻应声道。

   “站住,你们就想这样回去吗?是不是也该给咱大福晋一个交代?”这个时间苏嬷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站在了杨幕雨的正前面,阻止去路说道,看这架势是不打算让杨幕雨就这样离开了。

   “交代?什么交代?”杨幕雨根本就不明白她的话,虽然对苏嬷嬷的突然出现是感到有些意外,但是在意外之余也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毕竟苏嬷嬷不找自己的麻烦,那就不是苏嬷嬷了。

   “你还真能装糊涂啊,在大厅里闹出这样大的事情,你居然说没有什么可以交代的,不觉得你太霸道了吗?难道你的眼里就没有大福晋吗?”苏嬷嬷大声的责备着,一切都是有备而来的,根本就不担心杨幕雨不配合,所以在说话的时间就一点余地也没有给对方留下。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找我的麻烦?阴魂不散的样子,你知道你有多讨厌吗?”杨幕雨说道,今天要不是发生变故的的话,这回眼前转告老妖怪已经被自己收拾了,哪里还有立即站在这里数落自己的不是?因此她一见到这老刁奴就将所有的怒气都集中在了一起,如同胀气的气球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奴婢只是听大福晋吩咐做事情的,谈不上找侧福晋您的麻烦,要是侧福晋对你比不满,大可以向大福晋去反映,和奴婢说了不顶用!”苏嬷嬷一副骄横跋扈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将杨幕雨的指责当一回事。在她的眼里除了王爷和大福晋,谁也不会放在眼睛里的,因此只要是大福晋一句话,就算是要她杀人放火也不会有半点犹豫的。

   “你我不想和你说太多,你最好给我让开,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了!”杨幕雨面对这个家伙的强硬实在是无话可所,要说天底下最无耻最可恶的,就算是眼前这个人了,因此她不打算和这个狗奴才多说一句话,只是以主子的身份逼迫对方让开。

   “没有大福晋的吩咐,侧福晋您哪都去不了!”苏嬷嬷没有半点让开的意思,反倒是加大了对杨幕雨的阻止,有大福晋的命令,她就由阻止杨幕雨离开的所有权利,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她都不会让杨幕雨又机会离开的。

   “苏嬷嬷,我看你大概是忘记了一件事情吧,今天我家格格可是放了你一马,要是你还不识相的话,信不信我家格格现在就将你连同和秦嬷嬷李嬷嬷一起给办了?”香草见到这老刁奴不买杨幕雨的帐,于是立刻出来说话道。毕竟今天格格和自己是掌握了眼前这老刁奴对主子不敬的罪过的,要是对方再敢对格格无礼的话,那她只能是将那件事情重新提起来,甚至就要让人当场将对方给办了,教训教训对方,要让对方清楚的知道主子到底还是主子。

   “奴婢冲撞侧福晋,在没有经过传报之前就闯进侧福晋的房间,的确是有罪的,但是奴婢的罪过自有大福晋定夺,还轮不到你们操心,眼下你们该操心的事情是在大福晋面前怎么将今天的事情给解释解释!”苏嬷嬷回答的很从容,看来这些事情她已经上报给大福晋知道了,一切都有大福晋帮担待着,因此此刻在她们的面前根本就一点惧怕之感也没有,满脑子所想的都是如何将她们送交大福晋处理。

   “你”香草也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没有想到这老刁奴竟然会死猪不怕开水烫,根本就不在乎她们的威胁,这一时间也实在没有办法应对了,于是只能是支吾一声后,和杨幕雨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不管你们是主子还是奴才,但是在大福晋的面前,你们都是奴才,只要是大福晋需要你们去的,即便是你们有着多少种拒绝的理由,也必须得去!依奴婢看你们也别扭捏了,都和奴婢走一趟吧!”苏嬷嬷见到她们主仆两个都没有什么话说了,于是立刻嚣张的说道,看样子是不将她们带走的话,是绝对不罢休了。

   “大胆!你敢只要和我们家格格说话!”香草见到苏嬷嬷对杨幕雨越发的不敬起来,于是立刻喝骂着说道,似乎觉得自己不再压压这老刁奴的嚣张气焰话,恐怕自己家的主子就永远没有办法在王府抬头了,于是为了主子的尊严,为了主子在王府的地位,香草没有管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什么样子的人物,就大声的喝骂着说道。

   “怎么?难道我要清你们主仆两个你们不来,还不允许大骂你们一次吗?”就在这个时间,她们的身后传来大福晋的声音,看来大福晋是已经看到了她们之前争吵的一切,只是因为大家都在和对方争吵,所以没有留神大福晋是什么时间来的。

   “大福晋?”三个人吃惊着,似乎大福晋的出现谁也没有办法预料,但是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大福晋的出现会将整个事情弄得更加复杂,对杨幕雨和香草来说是更加的不利了。

   “怎么?看见我很意外吧?”大福晋走到香草和杨幕雨的身边,大概是对她们两个的意外感到吃惊吧,这里好歹算是王府的地盘,就算是自己什么时间来的,大家也用不着表现的这样意外,更加没有必要像样幕雨主仆两个那样表现的夸张,于是她很沉着的说道。

   “这里是你的地方,你随时冒出来都可以,我们有什么意外不意外的!就是不知道我们两个今天又做了什么事情而惹你不高兴了?哎?不对啊,就算我们没有做什么,你也可以随便找个借口找我们麻烦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杨幕雨没有想和大福晋多说什么废话,她要知道是大福晋在这个时间叫住她们两个究竟是什么事情?她不明白是大福晋喝苏嬷嬷想到了整她们的新招,还是再次来找她们的麻烦?反正她现在是不想听到那些所谓的礼法规矩之类的陈腔滥调了,不仅是听腻了,还听烦了呢。

   “这叫什么话?大福晋难道还能不讲道理?快点交代事实,别的什么无关紧要的话就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苏嬷嬷似乎有点等的不耐烦了,此刻她觉得已经将这主仆两个弄倒了手里,只要大福晋一发话,就算是要她们两个的性命,也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你们究竟要我交代什么?被三大嬷嬷教这礼法规矩,就算是想犯点错,恐怕你们三大嬷嬷都不会答应的吧!”杨幕雨话里有话的说道,此刻她很清楚,自己就算是解释的再清楚,她们这些人也不会相信的,反正她们总是能无中生有的找出点问题来冤枉自己,与其和她们没有结果的去讲道理,倒不如自己直接和她们唱对台来的更直接一些。

   “行了,我没工夫和你说这些废话,说,你和王爷是怎么回事?”大福晋直接了当的进入了主题,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给问了出来,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杨幕雨,希望杨幕雨会将一切的真相都给说了出来。

   “王——爷?您说的就算里面那个管家啊?他可是我的哥们,不过咱们两个的事情可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你不能乱牵连人的,有事情直接冲着我来!”杨幕雨听了稍微纳闷了一下,当想起王爷在她面前自己介绍的事情后,这才回答着说道。他告诉过自己,他姓王,在王府里所有的人都称呼他为爷,所以就有了这个王爷之称,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身份像大福晋这样高贵的人在自己面前也这样称呼那个男人为爷?他到底什么来路?

   杨幕雨开始怀疑起他的身份来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说服自己的证据,所以所从查证,再说对方究竟什么来路她也不想关心,她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该怎么样离开王府,离开这个原本就不属于她的环境。

   “你不知道他是王爷?”大福晋听了杨幕雨的回答也很吃惊,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两个人在一起说了那样长时间的话,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像很熟悉,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连对方的身份也不知道。不过听他这样说,大概王爷也不知道这丫头的身份,到现在为止除了认识对方的样子外,至于其他的可什么也不知道,否则以王爷的性格,怎么可能回家后这样久也不去杨幕雨那个院子里转转的?好歹这位还是他明媒正娶的侧福晋呢?

   满脑子的谜团让大福晋愈加的搞不清楚状况了,但是有一点现在她清楚了,那就是王爷和这丫头谈话的时间,不允许别人在旁边打扰,甚至示意侍卫将大家都赶出了正厅,目的就是不想让他拿王爷的身份不被暴露,因为除了这个理由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外,她实在是想不到更多合理的解释了。

   然而大福晋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隐藏王爷的身份?难道说王爷的身份在眼前这丫头的面前是见不得光的吗?而且王爷究竟有多在乎这个丫头?这些在大福晋的心里根本就找不到完整的答案,一切都显得太诡异了,甚至让她开始觉得杨幕雨进王府是隐藏着什么样阴谋而让她自己蒙在股里的。

   “我知道啊,他姓王,是王府的管家,所以王府上下除了主子都管他叫爷,但是今天的事情真的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要找麻烦直接冲我来好了,我绝对没有二话可说!”杨幕雨担心自己离开王府的事情被大福晋发现了,毕竟在正厅说话的时间,她喝王爷说的都比较大声,一点也没有注意泄露机密,被大福晋知道自然也不足为奇了,可尽管她现在有点后悔了,但却为时已晚,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于是只能是将所有的事情自己扛下来,尽量不连累到别人,这是道义,她不能去做那无情无义的人,于是才会一直警告大福晋,有什么事情直接冲着自己来。

   “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是不是对他有所企图?”大福晋似乎明白了个大概,但因为王爷既然要隐藏身份,她要是帮王爷揭穿的话,那肯定在王爷那里讨不到好的,所以她也不敢过多的去暴露王爷,只是直接问问题就是了。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他是王府的一个奴才,我好歹也算是个主子吧?我对他能有什么企图?”杨幕雨辩驳着说道,她早就知道这苏嬷嬷和大福晋的出现,不会是这样简单的事情,于是对于这样的质问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而是沉着应对着,但原则是自己不能着了对方的道。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20章 飞来的麻烦 杨幕雨从正厅出来后,就进了走廊,打算要回去,毕竟自己是答应了他要等待的,不管怎么样她也必须回到住的地方等待好消息。 “格格”就在这个时间,杨幕雨的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于是她立刻转身望去,这才看到 2011-10-10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