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4章 特殊的礼物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0-14 18:00:00    状态:已完结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香草也迷惑着,在王府大院没有人找她们的麻烦她们主仆两个就该烧高香拜大佛了,怎么可能还有人给她们送礼,而且还是一个大箱子,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没有主子的吩咐,奴才不敢打开,所以里面是什么东西,奴才真的是不知道!”小袁子据实以答,不敢有分毫的隐瞒,毕竟这些东西对主子而言或许有着特殊的意思,要是因为他的隐瞒而让主子猜不透对方什么用意的话,那罪过可就得他自己一个人背了。这样大的罪名他可背不起,再说主子对他这样好,他也没有理由隐瞒主子什么的,因此就将自己在大厅的所有一切和见到的一切事实都给说了出来。

   “看来那些侍卫是哪个院子的你也不知道了!”香草猜测着说道,小袁子人是不错,一心向着主子,但是却不够精明,根本就不会发现那些东西的,于是香草大胆的猜测着。

   “奴才还真没有见过她们两个,似乎都是生面孔!”小袁子回答着,自己在王府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对王府的侍卫和侍婢多少都能混个脸熟,但是今天他所见到的那两个侍卫的确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因此他不认识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走,咱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杨幕雨见他们在这里揣测来猜测去的,实在没有什么意思,简直是瞎耽误功夫吗,想知道箱子里装得是什么东西,送这份礼物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只要大家出去见上一面不就清楚了?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格格说的很对,咱该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香草也认同的说道,其实事情很简单,只是她们这些人都被昨天发生的事情给吓到了,弄得现在都成了惊弓之鸟,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们就会草木皆兵,仿佛是大福晋的阴谋,或者是大福晋的又一个计划,因此她们谁都心惧着。

   “那好,小袁子,你先到外面去招呼那两个侍卫大哥,我和香草随后就到!”杨幕雨见香草也同意了自己的一件,于是吩咐着说道。其实她在进王府后,还从来没有正式吩咐谁做过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安排好了的,也用不着她直接去吩咐什么,但是现在她却主动吩咐起小袁子来,可是目的却觉不得为了彰显自己主子的身份,而是有她自己的苦衷,此刻她不方便让说知道,所以就将这些深藏在自己的心底。

   “请主子放心,你才这就去!”小袁子自然是不会去理会主子这样做什么意思的,也不敢去管这些,既然成为了奴才,听主子吩咐做事情就是应该的,就算是他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抗拒,更何况自己是心甘情愿听侧福晋吩咐的呢,因此他一听完就立刻回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客厅方向走去。

   “格格,你怎么不一起出去?”香草似乎看出了什么,于是问道。她跟随主子这样多年了,对主子的一切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尽管现在的主子和之前的主子有一定的区别,她甚至有感是两个人,但她却坚信这是因为这段不合理的政治婚姻所造成的,于是这方面她也没有多想,只是眼下见格格似乎在有以回避这什么,所以才会在小袁子出门后立刻询问着。

   “你看看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怎么出去见人啊?我可不想出去就成为别人的笑柄!”杨幕雨解释这自己的原因,然后再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这大福晋简直就是前生和自己有仇一样,人家都说打人不打脸,可大福晋非朝着她的脸上打,这可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呢。

   “格格那您就不要出去了,一切由奴婢来帮您面对吧!”香草知道了原因,于是立刻说道,帮主子分忧原本就是她分内的事情,自然是不敢怠慢,现在主子有难言之隐,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她了,因此她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好,我就在屏风后面听听看,我倒要弄清楚这两个侍卫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咱们送礼物?”杨幕雨听后说道,让香草在前面应付着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她也不想被什么事情蒙在鼓里,就想着自己也要去,只是不在人前露面而已。

   香草没有反对,于是帮杨幕雨梳洗完毕后,两个人就一起出了门,当来到客厅的时间,杨幕雨悄悄的躲在了客厅那张屏风的后面,等待着香草她们和那两个侍卫的见面。

   稍时,香草就走到了客厅的中央,当见到来人后说道:“你们是哪个院子的,为什么要送礼物给我家主子?”

   香草可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直奔重点而去,反正她的目的就是要弄清楚对方来这里的目的,至于其他的的都不是很重要,因此她也没有去估计那些东西。

   “这位一定是香草姑娘吧,我们家主子嘱咐我们一定要亲手将这份礼物交给你家主子,否则兄弟两个没有办法回去交差,还是烦请你家主子出来见个面,然后亲手将这份礼物手下,我们也好回去复命!”其中一个侍卫说道,看来是在没有见到杨幕雨之前,他一句实话也不会说的。

   “我家主子抱恙在身,不方便见客人,要是你们能信得过我的话,礼物我先代主子收下,等主子稍微好点,我再回禀主子,并说明侍卫大哥的来意,你看怎么样?”香草说道,这两个侍卫的确面生的很,不但是自己在镶王府没有见到过的,就算是在佟王府的时间,也没有见到过,既然这两个人不是佟王府的人,也不是镶王府的人,那会是哪里人呢?这下子就更加让香草感到迷惑和不解了。

   “你家主子的事情我家主子已经知晓,也很理解你家主子现在的处境,但是我家主子给我交代的是死命令,在没有见到你家主子之前,这份礼物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交给你们的,我看还是清你家主子勉为其难吧!”令一个侍卫在听了香草的话后立刻说道,显然她们已经很清楚在镶王府发生的一切了,所以才会这样有恃无恐的在香草面前要求着,非要见到杨幕雨出来不可,否则绝对不将那个箱子放下走人。

   “你们这是在问难奴婢了,主子身体抱恙,奴婢在这个时间找主子出来,不是紧等着让人说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不懂事吗?”香草说道,面对这两根侍卫的话,她当然是不能够答应了,即便他们是王府的侍卫,但是在主子没有说话之前,就不能依照他们的意思去做事情,否则自己就是对主子不够忠诚了,因此她故意找一大堆的托词用以拒绝对方的要求。

   “但是我家主子给我们的也是死命令,在没有办法确定你家主子亲自接受之前,我们哥两是不管怎么样也不敢将交出这些东西来的。”那侍卫有些意外的看着香草,似乎没有想到香草的警觉性会有这样高,也没有办法想象这丫头的刁蛮却对主子的忠诚,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不打算将那个箱子就此放下而离开这里,毕竟他们所需要的也是一个肯定的大难和一个值得信任的交代,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那我就实在没有办法了,要是你们不嫌麻烦的话,那么久请你们怎么样抬来的,还怎么样抬走吧!”香草见她们两个是软硬不吃,主子不出来她们是什么也不交代,无奈之下只能是直接这样说了,毕竟他们是奉他们主子的命令过来的,要是事情没有办妥当就此离开的话,别说是使得整个事情给搞砸了,恐怕就他们主子那一关都没有办法过。

   “香草丫头也真是的,你家主子应该可以下地了的,但是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们两个?难道是说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资格见你家主子吗?”侍卫听了香草的话后说道,今天他是铁定了心要见到杨幕雨的,否则他们可就没有办法回去面对主子了,因此他再香草说了那些送客的话后,立刻说道,希望能改变一点什么才行,毕竟再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我家主子实在是不方便见客,眼下只能这样,要吗你们将东西留下,奴婢在格格稍稍好点后就立刻通报,保证不耽搁大家的事情,要么你们就直接将这个箱子给抬回去,然后替我家主子说声谢谢。”香草言语严谨,几乎是一点空隙都没有,谁也没有从言语中找到一点点的出路。

   “那好吧,既然你家主子身体不适,我们也不好惰行打扰,这样吧,咱兄弟先将这些箱子放在你们这里,明天再来看看,希望到时见能见到你们主子。”侍卫见香草依旧很坚持,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什么机会,再有,这些东西是主子让送的,现在要是再带回去的话,还不让主子大骂自己没有办事能力?到时还有什么面目去见自己家的主子,于是无奈之下,只能决定暂时先将这些东西放下来,他们兄弟两个回去复命,然后明天再来看看。

   “你们大可以放心,我香草从不误事的,等主子稍微好点,一定让主子知道这个事情!”香草再次在他们的面前保证着,尽量不让他们怀疑自己。

   “东西放在这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兄弟得留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因为主子交代过,箱子里面的东西只能由你家主子亲自打开,别人无权知道!”那侍卫继续说道,尽量说出自己的要求,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一切不都是为了主子办事嘛,有的时间也由不得他们自己。

   “我可告诉你们,我家主子可不知道什么时间会稍微好点,你要是高兴等着就等着吧,我可没太多的时间去管你们!”香草说着一个转身,朝着屏风后面这道门走过来,根本连看都不多看他们一眼。

   香草来到了屏风后面,立刻跑到了杨幕雨的身边说道:“格格,您看他们不走怎么办?”

   杨幕雨本来是要让香草将东西收下,然后让那两个侍卫离开的,可是当香草去做这些事情的时间,那两个侍卫硬是不离开,这下可把香草给难住了,竟然让一向就很机灵的香草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会来到了屏风的后面,就直接将客厅里的事情向杨幕雨说清楚,看看杨幕雨能有什么看法。

   “我都听见了,他们不走咱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就这个样子去见他们吧?”杨幕雨很清楚自己的处境,经过昨天的事情,她的脸上已经加上了那一块块的颜色,这要出去的话,还不成为一个大笑话?要是他们两个不是大福晋的人还好,一旦是大福晋的人,那自己不但是丢掉了体面,连尊严都不复存在了,因此她躲在屏风后面是一动不敢动。

  “那咱该怎么办?”香草困惑着,要主子在这个时间出去见人,的确是不可取,但要是不去见人的话,就不知道来人究竟目的何在,也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大福晋的人,所有的一切就会成为一道谜题,永远都没有办法去解开,因此这是个十分矛盾的选择,不管是香草还是杨幕雨都没有办法做出正确的抉择,因此香草才又点不知所措的询问杨幕雨该怎么办。

   “走,先回去再说!”一时间杨幕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反正现在她是不能出去见人,她不能让大福晋看自己的笑话,更加不能让大福晋的阴谋得逞。

   “回去?”听到这个答案香草似乎有点意外,对她来说了解对手想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眼下主子却只在乎自己的尊严和脸面,的确,尊严和脸面也很重要,但是在经历昨天的事情后,就应该有所变化了,对手的动作对她们来说就远比这些所谓的表面东西重要了很多,否则又不知道大福晋会出什么幺蛾子整人了。

   “当然,他们两个愿意在这里耗着,就让他们耗着吧,咱不管他们,继续做咱该做的事情!”杨幕雨此刻可没有过多的心情去理会那两个侍卫,她才大病刚愈,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体力也不够,需要的是更加安静的环境进行修养,其他的事情他暂时管不来,也不想去管,因为她的心里有着另一层的期待,那就是王府的那个管家会帮着自己离开王府,从此走上自由自在的道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那好吧!”香草顺从的说道,主子既然决定了,她自然是不敢反对的,毕竟这个事情还得主子拿主意,再说了,她最终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只要是主子能安心的在王府呆着,她就什么也不担心了。

   可是这两个人的思想到底没有走到一起,那么杨幕雨真的会如香草所愿留在王府吗?恐怕香草自己都没有办法确信了。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24章 特殊的礼物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香草也迷惑着,在王府大院没有人找她们的麻烦她们主仆两个就该烧高香拜大佛了,怎么可能还有人给她们送礼,而且还是一个大箱子,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没有主子的吩咐,奴才不敢 2011-10-14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