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7章 惊魂逃命惹危险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0-17 18:00:00    状态:已完结
  梁老爷见安排好了一切,也就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反正只要杨幕雨安全,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半,明天直接将她送到窝河附近交给莫邪将军,他就算完成了这次的使命,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于是他让这些武士小心的看守着,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并顺手拉上了那扇关闭这个空间的门。

   武士们没有出去,只是一个个的站在这个房间里,矗立着就像是寺院里的泥塑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使得整个空间寂静得有点让人压抑。

   杨幕雨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起身朝着门边走去,她很清楚自己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否则就真的没有任何生路了,更何况她还不清楚这些人的真正来路,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将自己给抓到这里来。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有交情的人,就算是有那少许几个,这会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因此她能依靠的只能是她自己。

   可是她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门口的那两个守卫伸出手来拦住说道:“请姑娘回去,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们说!”

   这架势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可乘之机,这几个人就像是吃饱了没事干一样,一动不动的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只要她一有动作就会恨容易被他们发现并加以阻止,她要是想在这样的情况下逃离这里,简直是在大白天做白日梦了。

   “怎么?我的事情和你们说得着吗?我认识你们是谁啊?”杨幕雨抗辩着说道,此刻的她根本就不打算去多考虑什么,不管自己能不能离开这里,至少自己的身份和气势不能输给他们这些武士。梁老爷和鲁达瓦的谈话她一路是听得很清楚的,他们说在和清兵打仗,那也就是说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朝廷的叛军或者是乱党,要是自己真赶上两军交战的话,那自己可不就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这可不行,所以她要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至少得找到个安全的地方躲避一下,自己的小命可比什么都金贵着,经不起那些无聊的战火进行摧残。

   “这个是我们现在唯一可以提供给你的方便,要是你不肯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等到梁老爷来了你自己去问他!”这个武士似乎不想再继续和她废话下去了,只是交代了下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后,继续保持了自己的沉默,什么话也不说了。

   “你们怎么什么事情都听这个梁老爷的,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杨幕雨不甘心就这样被他们几个给挡回去,于是没有再直接闯出去了,而是转身打算回去,可一想到自己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于是又转身看向那个和自己说过话的武士问道。或许是她要弄清楚那个梁老爷到底是什么身份吧,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只有了解了这个家伙的身份,才能知道如何去应对将要发生的一切。

   那个鲁达瓦是个什么人她很清楚,现在虽然被这个梁老爷给震慑住了,可难保他不会再次闯进这个房间来,她不能让自己再冒这个险了,想到这里她的后背到现在都一阵凉飕飕的,依旧毛骨悚然着,所以她必须得弄清楚这梁老爷到底什么身份,是不是真的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但是这些武士就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根本就无动于衷,不理会她说的是什么,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肯,更别说回答她的问题了,整个房间里只有她的声音在回荡着,显得异常的寂静。

   “你们都不说话吗?一群顽固的东西,和茅坑里石头一样,让人感到恶心!”她见他们不搭理自己,于是想在言语上刺激一下他们,哪怕是能将他们给激怒,也算是自己成功的开始,毕竟总比没有人理会自己要强许多,因此她尽量在自己的脑子里需找一些骂人的语句,可是找来找去也就这么几个词,此刻的她感到自己真才词穷难侍了,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在生活中走走,学习学习那些骂人的话,至少那样的话,在现在这样的处境里她可以将这些像木头一样的家伙骂的狗血淋头,但是现在她似乎没有这个能力了。

   可是在她骂出这些自己认为最粗俗,甚至粗俗到了丢掉自己那淑女形象,如同泼妇骂街一般的话时,那些家伙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权当她是空气一般,恍如没有听到,整个空间就只有杨幕雨自己的声音在咆哮着。

   “你们你们真的不可救药了!”杨幕雨面对他们的冷漠实在是无可奈何了,于是愤愤的大骂了一声,只能回到自己的床上,继续躺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睡着了。这大概是因为在那个箱子里面待的时间太长,过于疲惫了吧,也或许房间里有这些白衣武士看护着,觉得暂时没有了危险,所以那紧绷的神经稍微松懈了一点吧,再或者因为和这些武士表现出泼妇骂街之势而感到疲累了吧,总之她此刻是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等她稍微醒来的时间,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床上了,而是不知道什么时间被人放进了一顶轿子里,虽然自己没有办法看到轿子外面的情况,但是从这有规律的上下颠簸以及摇摆,她就能想起自己嫁进镶王府的那天,现在的情形和那天几乎一样,于是使得她产生了一种错觉,甚至觉得这会不会是时光倒流,再次让她回到了那个嫁进镶王府的那一天,既然自己能从二十一世纪穿到现在这个时代,那回到那一天也自然不是没有可能。要真是那样的话,可就是自己真的得到解脱了,只要用不着像现在一样被那些白衣武士劫持着,也用不着成为这场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的战争而充当牺牲品。然而真的会是这样吗?她此刻的心里充满了期望和等待,但是却不敢确信。

   就在她神情恍惚的当口,她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厮杀之声和大鼓隆隆作响,远处传来马匹奔跑和嘶鸣,在这些声音当中夹杂着一种硝烟的味道。这到底是哪?杨幕雨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刚才的猜测不正确了,这根本就不是自己嫁进镶王府的那天,因为那天的一切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却怎么也听不到现在这样嘈杂的声音。

   “停停下!”杨幕雨着急的叫道,她很清楚自己是在轿子里,但是四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不是很清楚,当然就觉得轿子里不是很安全了,于是立刻叫道。但是那轿子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只是一个劲的朝着前面奔跑,不但是轿身晃动得厉害,就是杨幕雨想好好的坐上一会也不行了。

   她感觉事情不对,于是自己将轿帘掀,试着用一只脚踩在了轿杆上,找到着力点后,立刻踩上去。

   本来是想自己跳下去的,但是因为上去的时间着急了点,失去了重心和平衡,直接摔了出去。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总算是出去了,于是没有理会自己当时是不是摔着了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前面跑了出去,尽管她没有办法辨别方向,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只能是往前面跑,后面可是那些抬轿子的人,他们一旦知道自己逃跑了的话,肯定会追过来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敢耽误。

   就在她跑出去没有多远,后面就追过来一大群人,很显然是被那些人发现了,于是她更加快了自己逃跑的步伐,可是因为着急和慌张,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一下子重重的栽倒在地上。顿时她觉得完了,这下肯定是要再被抓回去的,那些追着自己的人已经喝自己相距咫尺之遥了。

   千斤一发之际,她看到了前面来了一对官兵,从服饰和装扮上她很清楚的认得,那就是大清的军队,是大清的人,于是她像天降救星一样,开心的朝着那边大叫着:“我是镶王爷的侧福晋,带我回去镶王爷会有大赏的,快点救我!”

   逃命之际她也顾不上自己所说的话究竟有多少是真的,只要这些兵能将自己带离这个危险之地,她就感谢老天没有薄待于她了。然而在她说了这些话后,那些兵似乎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一个劲的朝着杨幕雨的左边奔跑着,别说是军容军纪了,就是那手里扛着的军旗此刻也东倒西歪的,整个一群人没有命的朝那个方向本逃,仿佛和杨幕雨一样在逃命,这不禁让杨幕雨感到一阵失望了。

   就在这个时间,十几匹战马在一个一群身着白袍,头戴银色战甲的人驱使下,朝着这些兵追了过来,只见他们手起刀落,这些清兵就全数倒在了地上,溅起的鲜血洒满了整个草地。

   这些人和杨幕雨在从箱子里出来后的房间里所见的的那些武士的穿着一样,只是多了一件洁白色的袍子,还有那让人看上去就十分恐惧的凶悍感觉。

   杨幕雨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恐的都没有了任何反应,这种血腥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刚才还看到他们一群活生生的人,现在突然间就全部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就让她更加没有办法接受了。

   “鲁达瓦,赶快把这丫头抓起来,免得她逃走了!”一直在后面追着杨幕雨的梁老爷此刻气喘吁吁的大叫道,要不是遇上了这样的场面,他们要追上这丫头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就必须把握好机会将她逮住,否则又该节外生枝了。

   鲁达瓦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个箭步冲到了杨幕雨的面前,还没有等样幕雨反应过来,他就将杨幕雨的双手抓到了后面,身体完全动弹不得了。

   “放开我,你们这帮侩子手!”杨幕雨从惊恐中醒来,却发现鲁达瓦已经控制了自己,这个时间即便是她想反抗也不可能了,于是只是在言语上面叫嚣着,甚至大声的喝骂他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的好,一会见到了我们的将军,好留下点气力去应付他!”鲁达瓦见到她依旧在自己的手里挣扎,于是说道。他相信这丫头要是落在了莫邪将军的手里,肯定没有在自己的手里来的享受了,毕竟莫邪将军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人,在将军的眼前充满了血腥和残暴,要想让这样一个将军去对女人温柔,那简直是在天方夜谭,因此他很肯定将军的不会饶过一个不顺从的女人的。

   “呸——你们快点放了我,不然等镶王爷他们杀到了,你们就是想活命也难了!”杨幕雨可一点也没有打算屈服,尤其是在这个禽兽男人的面前,于是继续着她声音上的抗拒,非要让对方明白这是在惹麻烦。

   “要不是因为你们那个镶王爷这样在乎你的话,我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将你从你们的京城弄到这里来了。”梁老爷听了杨幕雨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根本就没有将她所说的话当一回事,在他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实行着,根本就连意外都没有,因此他自然是一点也不担心杨幕雨此刻所说的那些话了。

   “你——我和镶王爷不认识,我也不是镶王爷的什么人,你们抓错人了,真的,快将我放了吧,留在你们这不但没有什么帮助,还要浪费你们的粮食,很不划算的!”杨幕雨似乎听出了一些问题所在,他们之所以抓自己就是冲着自己这个侧福晋的身份来的,于是她立刻和他们解释着说道,尽管她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做法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但她却不肯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梦。

   “那你刚才是怎么和那群清兵说的?当我们是聋子吗?”梁老爷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在他看来眼前这丫头会是一个很好的筹码,到时的作用是不可限量的,自然是不肯放手了,因此他才会直接询问起来,指责她将他们这些人当成了聋子和傻子。

   “我只是故意说的,其实我真的不是”杨幕雨没有更好的脱身之计,眼下也只能是死不承认了,这样也许能让对方相信一点点,哪怕是百分之一也算是自己的成功。

   “我不管这些,一会见到了莫邪将军就会清楚一切了!”梁老爷似乎不想再和她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于是说道,“鲁达瓦,带上她继续上路!”

   路达瓦听了一把拉上她就要继续往前面走,这个时间,那群白袍武士骑着战马朝着边走了过来,当领头的见到梁老爷的时间,做了个双手抱前之礼:“梁老爷,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战场上可不安全!”

   “谢谢部都统领的关心,我们是去找莫邪将军的,此刻将军在何处?”梁老爷还礼后问道,他只是知道将军他们在窝河和清兵大战,却不清楚具体位子,此刻要急着找到将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将军在窝河以南驻扎,命我们在这里歼灭清镶蓝旗的战败之敌,所以才会有刚才的一幕,惊倒了梁老爷,还请梁老爷包含!”部都统领见梁老爷问起,于是立刻说道,对于刚才让梁老爷他们遇上血腥一幕感到抱歉。

   “说哪里话,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梁老爷似乎是司空见惯了,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惊吓的,于是说话的时间一点颤抖之感都没有。

   “梁老爷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不愧是我们巴勒布最忠实的宰相大人!”部都听梁老爷说完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一笑间,他注意到了鲁达瓦手里抓住的女人,于是好奇的问道,“鲁达瓦,你抓住的这位是?”不会吧?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也打听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凭什么?我只是个小女子,从来没有打算去伤害谁,上天为什么要让自己见到个侩子手?

  杨幕雨惊恐的望着他,此刻发现他手里的弯刀还滴着鲜血,大概是因为刚才杀那些清兵时留下的吧?这些让杨幕雨感到愈加的害怕起来。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27章 惊魂逃命惹危险 梁老爷见安排好了一切,也就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反正只要杨幕雨安全,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半,明天直接将她送到窝河附近交给莫邪将军,他就算完成了这次的使命,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于是他让这些武士小心的看 2011-10-17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