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9章 斗酒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0-19 18:00:00    状态:已完结
  “梁某这样做没有看低将军和巴勒布所有勇士们的意思,这只是权宜之计,若是将军和以前一样可以将清军的援军击败的话,梁某这一计谋根本就用不上,梁某之所以在这个时间和将军说这些,目的只是为了让将军有个不时之需,避免让巴勒布的勇士们吃亏而已,将军又何必生这样大的气呢?”梁老爷似乎不怎么明白莫邪将军所想,自己只是说了个预备方案,到战事吃紧的时间好有点作用,但是却没有想到莫邪将军竟然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不但不听从自己的计谋,反倒生起气来,这实在是让他觉得无奈了。

   “我莫邪冲不需要这样的预备!梁相多虑了,在下和勇士们打仗,靠的是勇士们的英勇和顽强,不是依靠女人,更不需要恬不知耻的拿女人来当人质!”莫邪将军很生气的大吼起来,整个军帐里面都是他的声音在盘旋。

   “将军不肯听梁某的忠告,将来要是战场上失利,看你怎么给大汗一个交代!”梁老爷也被莫邪将军的话给气到了,本来自己做这样多的事情都是为了能让巴勒布的勇士们处于不败之地,为了帮着他建功立业,可是这下倒好,不但他不给自己好脸色看,还冷眼言冷语相对,实在是让梁老爷觉得不值,但是眼下的事情不是关乎自己个人荣辱问题,而是关于整个巴勒布的兴衰,因此不管自己对莫邪将军有多少的不满,也不会去多说一句的,只是希望对方能听自己的一句话,不要弄得整个战局都吃亏。

   “这个在下自然会处理,用不着梁相担心!”莫邪将军的脸黑拉下来,就像是对方那些话是在侮辱他一样,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通同僚的份上,争吵下去会伤和气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容忍梁老爷这样久,因此他即便是很生气,也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你真的是不可救药了!”梁老爷面对莫邪将军的极度自负无可奈何了,前线征战的将领在得到几仗胜利的仗后,就兴奋的过了头,根本就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如此骄兵不败才算是奇怪了呢?但是这些他目前只能是藏在心里不说出来,免得因为他们两个的争斗二影响到巴勒布臣民们的命运,到那个时间别说是巴勒布的臣民不会乐意,科尔噶汗王也不会答应的,所以他只是说了这句话后,拂袖而去,不想再继续留下来了。

   鲁达瓦是梁老爷的人,一路带着七八个巴勒布勇士保护梁老爷的安全,此刻梁老爷离开了,他自然是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于是他没有去理会已经被推到了莫邪将军面前等候处理的杨幕雨,转身带着那几个勇士离开了军帐,追梁老爷去了。

   莫邪将军见到梁老爷和他的人都离开了,于是继续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让内侍重新拿了个碗,将酒倒上,这才发现杨幕雨依旧愣愣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于是冷冷的冲她说道:“你怎么还不走?要我差人将你赶出去吗?”

   “我是被你们的人抓来的,现在说不管就不管,将我赶到战场上去自生自灭吗?亏你还是个男人,堂堂五尺高的汉子,你就这样对待一个女人?”杨幕雨说道,她不是不想离开这里,说真的她从被那个梁老爷抓了后,没有一刻不是在想着如何逃离,现在莫邪冲让她走,对她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但是她却不可以离开,外面几乎到处都是巴勒布的士兵,就算她现在能从这里走出去,但是能走出这片大草原吗?在外面说不定还没有这个军帐里面来的更安全,因此她才没有打算离开的。

   “你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吗?在军中我说一从来就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二的,你现在违逆我的意思,是不是觉得自己活腻味了,所以想早点解脱?”莫邪冲剑眉倒立,一副凶悍却又让人十分畏惧的面孔出现她的面前,言语间没有半点客气可言,看样子是不让杨幕雨离开是不会罢休的。

   “我管你在军中怎么样,在生活中又是怎么样的?正兴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关心的只是我自己的安全,外面都是你的人,我出去后没有任何保障!”杨幕雨不是被吓大的,自然不会将他的那副表情党一回事,在她看来目下军中算是她最好的庇护所,至少在这里不会再遇上那血腥的场面。

   “我让你走,在这片草原上他们谁都不敢拦住你!”莫邪将军听了她的话后,知道了她的担忧,遇上从自己的椅子上起来,走到了杨幕雨的身边,将嘴巴凑到杨幕雨的耳朵边,压低声音说道。在这片草原上,他的权威高出一切,别说是要放出一个人了,就算是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都操控在他的手里,所以他觉得她这个理由很可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啊?信你的话,恐怕死了都没有人收尸呢!”杨幕雨对于他的话根本就不屑一顾,现在她可睡都不会相信的,她只是相信自己而已,因此她自然不会去听莫邪将军的话而离开这里的,遇上她说道。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莫邪煎将军的桌子边,看了看上面的令箭筒,摸了摸里面的令箭,然后坐在了那张椅子上。

   “梁相说你不是一般的女人,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你还真是个不一般的女人!”莫邪将军不知道是褒是贬的说道,似乎是在惊叹杨幕雨的胆子大,他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谁敢在这军中坐到他的椅子上,甚至还若无其事的玩弄那些令箭,更别说是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了。这个女人说话大胆、直爽,想到什么说什么,一点也不瞻前顾后,从来不去想后果,眼睛里没有任何人,但是却不阴险,藏不了什么阴谋。这样的女人本来就不多见,如今他遇上了,自然是提起了他的好奇心,因为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一样,越是解不开呢,就越是着迷。

   “将军过誉了,我只是个小小女子而已,没有什么一般不一般的!”杨幕雨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令箭放到一边,然后将注意力放到了桌子上那碗莫邪将军还没有来得及喝的酒,充满了好奇心。这酒的颜色呈乳白色,有一股浓烈的奶香味道,与其说这东西是酒,倒不如说是奶制饮品,只是她还不知道这个所谓饮品的味道怎么样而已,于是她接着问道,“这是你们的酒?”

   “当然!我想你们中原人大概没有喝过吧”莫邪将军收起了那份严肃解释着,大概是害怕自己的严肃将她给吓坏了吧,毕竟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个女人而已。可是他还没有解释透,话还没有说完,杨幕雨就端起了那碗酒大口喝了起来。

   “咳咳”那酒刚入喉咙杨幕雨就被呛得咳嗽起来,并不时的吐着舌头大叫道,“这什么是什么东西啊?中原难喝,和啤酒与红酒简直没法比,这样热辣,哪里有人会受得了?”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喃喃自语道,这东西算是她喝过的最难喝的东西了,真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将这东西当成是宝?

   “这是我们巴勒布特制的羊奶酒,在我们巴勒布,不管是男女老少,都要学会饮这种酒,否则就不是巴勒布人,不是科尔噶汗王的子民,你是中原人,当然是不习惯了,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莫邪将军解释着说道,这种酒的确是热辣厚重,别说是一个女人了,就算是一般的男人也未必能受得了,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巴拉布的女人们相比。

   “谁说我不行的,来人,给我倒酒!”杨幕雨听到莫邪冲这样说,心里显得很不服气,凭什么说她和那些巴勒布的女人没法比?要知道当初在KTV和酒吧里,她喝啤酒也算得上是可以的,一次性来过五六瓶不是问题,这养奶酒虽然洌了点,但为了自己的尊严,她才不肯在他的面前认输呢?于是她将手里那个只喝了不到一半的碗扬起来大叫道。

   内侍见到这是个样子不知道改怎么办才好,于是将眼睛看向莫邪将军,洗完得到他的提示后才决定要不要给杨幕雨倒酒。

   莫邪将军见到内侍的反应后立刻点了下头,示意内侍依照杨幕雨的吩咐给杨幕雨倒酒,虽然他对杨幕雨是一点也不了解,但是从她喝酒的豪迈上来看,的确和一般的满族女子有所不同,眉宇间到有几分像巴勒布的女郎。

   内侍依照莫邪将军的吩咐,给杨幕雨手里的大碗倒上了酒,然后将酒坛子搂在了手里,站在一边等待着再次伺候。

   杨幕雨端起手里的酒,从椅子上下来,一只脚踩在了椅子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椅子上,对莫邪冲说道:“一个人喝酒太没有意思了,不如能比你陪我喝怎么样?”

   这个时间的杨幕雨已经开始有点迷糊了,但是却故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她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个小子将自己给看扁了,因此她扬起手里的酒,也不管哪酒已经飘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就和莫邪冲说道。

   “好,在下就奉陪到底!”莫邪将军对这个女人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他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思,自己是个男人,在巴勒布还没有谁灌醉过自己,如今这丫头竟然不自量力,非要找自己来较量酒量,他自然是要奉陪到底的,否则这辈子他可就没有脸面面对自己和远在巴勒布的兄弟们了,于是他咧开说道,“内侍,给我拿一坛子酒来,我要和这位姑娘喝个痛快!”

   “是!”内侍应声立刻去了拿酒,不敢怠慢分毫,毕竟将军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要是耽误了将军的事情二让将军颜面无存的话,那他的死期也就到了,因此他应声后就急切的去了拿酒。

   “为什么要用坛子喝?是不是觉得我喝得少了,不够身份和你喝?那好,来人,给我换坛子!”杨幕雨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很难打开了,头脑晕乎乎的,东西不辨,但是却很清楚的听到了莫邪冲的话,于是很不客气的将自己手里的碗给摔了,整个一碗酒洒在了地上,然后大叫道,看来是非和莫邪将军耗上了。

   “行,来人,给她上一坛子酒!”莫邪将军无可奈何,他虽然很清楚杨幕雨是喝醉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样倔强,非要和自己平着来,不占自己一点点的便宜,实在是让他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是答应了她的要求,满足她要和自己堂堂正正拼上一回的愿望。

   少时内侍从后面营帐里拿来了好几坛子酒,正要开封,却没有想到杨幕雨却在这个时间倒下了,大概是不甚酒力的原因吧,这会已经是烂醉如泥了。

   莫邪将军见到她已经醉倒,于是让内侍将酒拿了下去,自己却轻轻的将杨幕雨抱起,放在营账里唯一的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走到了桌子边,拿着一本兵书看了起来。看杨幕雨那烂醉的样子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他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去处,所以就只能躲在一边看看兵书了。

   “将军,您要留她在军营里住下吗?”内侍收拾好了一切,走到莫邪将军的身边问道,见到将军已经将自己的床让给了这个丫头,他就立刻问道,要是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他就该去准备其他的东西了,如若不是的话,那也得听听将军究竟有什么打算。

   “不,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在军中的,否则我巴勒布所有的勇士都将抬不起头来做人。这样,你让部都到我这里来一趟,就算我有紧急军情需要和他商量,这里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提,走到吗?”莫邪冲看了一眼已经陷入熟睡的杨幕雨说道,这个女人是很令人着迷,但是他却不肯留在军中,因为他很清楚梁相所说的话,这个女人是大清朝廷镶君王荣朗的侧福晋,他不想落得被人说自己是利用这个女人当人质才赢这场战争的,因此他就不允许这个女人再留在军中。可是就这样将她赶出去的话,外面兵荒马乱的,万一出点什么事情的话,也的确很难让人预料,一时间他实在是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让内侍立刻去请部都前来商讨,毕竟在整个前线就属部都最有智谋,相信找到他就会有解决办法的。

   内侍听了命令立刻下去了,不到一会的时间,部都就骑马来到了营帐外面,将马交给了卫兵后,取下了自己的头盔,抱在自己的右手里进来军帐,一见到莫邪将军就立刻说道:“属下拜见将军!”

   “部都来的刚好,我这里有一件非常难办的时期等待着你的策略!”莫邪冲一见到部都立刻扬手让部都免礼,然后直接话奔主题的说道,希望可以得到一个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将军何事?是不是敌军来犯,找末将商量对策?”部都根本就没有办法想到究竟是处理什么事情,不管看莫邪冲那着急的样子他猜测这个事情肯定不小,于是他立刻问道。

  “你看看那里?”莫邪将军说着用手指着杨幕雨睡觉的床上说道,他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将自己想要说清楚的事情说清楚,好让部都尽快拿出个好主意来。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29章 斗酒 “梁某这样做没有看低将军和巴勒布所有勇士们的意思,这只是权宜之计,若是将军和以前一样可以将清军的援军击败的话,梁某这一计谋根本就用不上,梁某之所以在这个时间和将军说这些,目的只是为了让将军有个不时 2011-10-19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