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40章 再陷危机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0-30 18:00:00    状态:已完结
  “什么?你是说莫邪冲袭击我军运粮队?几十万担粮食落入敌手?”王爷在中军大帐听完最新战报后怒吼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昨天刚刚打了一场胜仗,敌军当时已经溃不成军,可不消一夜的功夫敌人就能发动这样的反攻,而且袭击的是自己的后方重地。

   粮草是三军的根本,一旦粮草有失的话,几万人的生计就没有了着落,军心必然动摇,届时别说是要军队作战了,恐怕就连保持军队的稳定都成了问题。

   “是的,莫邪冲于黎明时分偷袭我军刚进藏护送粮草已经发疲倦而进入休息状态的护粮大军,结果轻而易举的将粮食给夺走,杀死杀伤军士无数!”运粮官纳兰齐豫描述着黎明前的那段战况,直到现在他的心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那是皇上命他率队从各地征缴上来的军粮,可是刚入藏就被夺走,此刻他自然是难辞其咎了。

   “纳兰齐豫,本王离开京城的时间是怎么交代你的!早就说让你的军队分成两队,轮番看守保护,设置每十二里一哨骑,随时保持联络,你怎么能睡觉的!你真的是”王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出京之前,他就一直交代这小子,西藏不比在中原,天气寒冷不说,还有高原反应,而且敌军是善于骑马的骁骑,一旦遇到偷袭,大军就只能坐以待毙,所以要他们打好十二分的精神,注意好粮草的隐秘和保护,甚至都要求设置哨骑随时盯着敌军动向,一有情况便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而想好办法应对,可是依旧出现了问题。

   “王爷,奴才的确是依照您的吩咐,设置十二里的哨骑,但是入藏以来,咱的士兵就有众多的不适,根本就没有办法行走,奴才看他们都是背井离乡的,甚是可怜,所以就恩准他们可以休息一个晚上,可是没有想到”纳兰齐豫解释着说道,一路上军士的疲累,甚至有的军士因为高原反应而晕厥,他实在是于心不忍,所以才决定让他们休息一个晚上,并准军医官为其诊断用药,可是没有想到就在这一个晚上,他们就遇上了敌军偷袭,现在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这是妇人之仁!既然你误了本王的军机大事,就算本王能饶你,军法也不能轻饶于你,来人!拉下去斩!”王爷说道,纳兰齐豫是他手底下最得力的将领,跟着他远征过西北,大战过西南,立下战功赫赫,如今犯下这样的死罪,就算是自己再不舍得,也没有办法违背军法的威严。

   “王爷,现在战场吃紧,正是用人之际,还请王爷饶恕纳兰将军性命,允许她待罪立功!”阿科萨齐见到王爷要斩了督粮官纳兰齐豫,于是立刻求情说道,这个时间战场上已经很缺乏战将和敌军拼杀,如今将这样一个勇武的大将斩杀在自己的营帐里面,实在是亲者痛而仇者快了,因此他请求道。

   “你的人头我先记下,特准你在战场上待罪立功,要是再犯过失的话,两罪并罚,决不轻饶!”王爷听后接受了阿科萨齐的意见,现在军中的粮食还能坚持十天半月,相信在这个时间朝廷接到战报后,会另外派遣运粮对入藏的,所以一切都要以这里的暂时为准。但是就这样放过了纳兰齐豫似乎对军威的影响极大,也没有办法严正军法,所以必须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罚,于是王爷说完了前面的半句话后,紧接着将后面的话给说了出来,“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拉下去重打八十军棍!”

   “王爷不可,纳兰将军是王爷手底下的第一员猛将,要是因为挨军棍而没有办法上阵杀敌的话,那损失的不就是朝廷?依奴才看,还是将这顿打记下,让他待罪立功的好!”李维轩见到这样的情况,本来是打算让阿科萨齐去继续劝说的,但是阿科萨齐已经算王爷饶纳兰齐豫不死了,此刻要是再劝说免掉这顿军棍的话,似乎有所不妥,因此他只能是自己先说话了,好歹大家都是为朝廷办事,折损了这样一员大将,对前线的军队而言,无疑是丢掉了一条臂膀而便宜了敌人。

   “不许再说情,否则按同罪处理!”王爷不想再听他们劝说下去了,毕竟这是军法军规,谁也不能违背的,否则今天你可以违背,明天她可以违背,到时这军队还怎么去带?王爷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拿纳兰齐豫做典型,非要树立军威军纪不可。

   一时间军帐内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毕竟那八十军棍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能够不惹上这样的麻烦尽量不惹,只要大家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所以也就不再有人为纳兰齐豫求情了。

   士兵将纳兰齐豫带了下去,正要出门,却碰到迎面走进来的杨幕雨,她还没有弄明白什么情况就闯了进来,也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拦她,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谁都没有办法将她束缚住。

   “好哥们,你在这里就好了,我正好有事情找你呢!”杨幕雨一进来就走到王爷的身边说道,根本就没有顾忌他们几个在商谈军事机密。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真由什么要紧的事情,就让人给我通报,像这样擅自闯进来像什么话?”王爷此刻心情实在不好,因为几万人的粮草没了,战斗又进入了最艰巨的时间,他操心战事都来不及,哪里有功夫陪她一个女孩子去瞎转悠,所以他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立刻说道。

   她来找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无非就是没什么地方玩或者是谁惹她了来找自己出气的,但是现在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事情了。

   “先别说这些了,你先跟我走,不然就要出人命了!”杨幕雨火急火燎的撂下这样一句话后便不由分说的将王爷的手给拉上,直接朝着外面跑去,根本就不给王爷迷惑或者质疑的机会。

   “到底什么事情,看把你着急的!”王爷很不解的看着杨幕雨,对她所说的事情很好奇,在军营的这段时间还没有发现她会着急到这个样子的事,因此对今天的事情倒是有几分好奇了。

   但是杨幕雨却没有和任何解释的意思,只是一个劲的将王爷拉出去,大概是她觉得现在一时间没有办法说清楚吧,所以只有先将他来去事发地点才行,只要到了那一切都自然会明白的。

   王爷没有办法,只能伸手招呼军帐里的所有人暂时留下,而自己却不由自主的跟着杨幕雨去看看那所谓的急事。

   当快要到中军帅旗处的时间,杨幕雨突然停了下来,说道:“咱是不是最好的哥们?”

   “当然!”王爷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一向都是被她视为好哥们的,这一点从见她的第一面开始就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都随军在一起了,此刻再问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就显得太过多余了,于是他很少惊讶的望着她,表示对她的问题迷惑和不解。

   “那好,今天这个事情你得帮我向给我求情,否则真的要出人命了!”杨幕雨着急的一口气将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大概是因为刚才跑过来的时间是急促奔跑,所以到现在还气喘吁吁的。

   “就算是要我帮忙,也总得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看你还是休息会,别着急,慢慢的和我说!”虽然杨幕雨说的很辛苦,但是他却依旧听得一头雾水,直到现在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见到她那满头大汗与气喘吁吁的样子,让他感到莫名的心疼,于是他让她慢慢说,不要着急,否则不但事情没有办法说清楚,反而会因此而误事的。

   “不不行不行的,再晚就来不及了!”杨幕雨根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停留下来,此刻的事情已经十万分紧急,要是因为耽误而出了人命的话,那她就会自责自己一辈子的,因此不管自己究竟有多么的劳累,不管自己面对的事情有多么的艰难,她都必须坚持下去,毕竟这是她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

   “看来你也说不清楚,算了,还是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王爷见到她那着急的样子实在没有办法了,他相信自己要是再询问她究竟什么原因的话,她此刻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与其在这里耽误时间和耽误事情,倒不如先去看看究竟什么事情,毕竟从那里了解比从她这里了解的更加详细一点,这一点他几乎很肯定。

   杨幕雨点了点头,没敢再耽误,立刻朝着军帐里面走去,王爷紧跟其后,虽然心里依旧七上八下的没有一点底,但是从杨幕雨的那副着急表情来看,这个事情肯定小不了,所以他也着急着,希望能第一时间知道究竟怎么回事,然后再考虑该怎么样去帮助她。

   来到军帐里面,就见到阿昌、杜月平和纪东临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木柱上面,身上到处都是鞭痕,看样子应该是受到了严刑拷打,此刻他们三个已经昏厥过去,而在他们的旁边坐着的是正在休息的执法大队士兵。

   执法大队是专司军队纪律的执行者,不管是谁违反军队纪律,一经认定就交由他们来处理,此刻他们几个坐在地上休息,相信因为刚才执行鞭笞之刑之后累的,此刻整疲乏的靠在边上的椅子上,悠闲的眯着眼睛。

   “怎么回事?”王爷看到这样的景象似乎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这三个人都喝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战场上死人堆里,还是因为杨幕雨的缘故才认识的,当时这几个人还对他请教了不少有关那场战争的细节,可是这些事情才发生在昨天,怎么会这样快就有了眼前这一幕,实在是让他感到太突然和不解了,于是问杨幕雨说道。

   “这三个人你都应该见过的,他们是阿昌、杜月平和纪东临,一个个的都还请教过你那场战斗的细节问题的!”杨幕雨解释着说道,她觉得他跟着那个糯米王爷日理万机的,根本就不会记得昨天的事情了,于是她主动提醒他有关昨天的一切,询问他能想起些什么,这样的话对于后面的事情也算是个铺垫,有了这个铺垫相信再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多了,他也能接受。

   “这个我知道,他们都是昨天和你在战场上出现过的那个三个兵,但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他们犯了什么事情?”王爷有点着急了,觉得她完全没有必要怀疑他的记忆力,发生在昨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的,于是立刻进入主题,直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才不想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再说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浪费了,外面还有很多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处理呢,他能跟着她来这里,已经算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因此他才直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他们都是”杨幕雨正要将事情的真相全部说了出来,却没有想到那个几个执法队的兵被他们的声音给吵醒,于是有人立刻大声的吼叫起来:“什么人?竟敢擅闯执法营帐?”

   “大”王爷见到他们几个并居然对自己放声大叫起来,全然没有将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于是正要大声喝骂,但是还没有等他的声音从喉咙里完全出去,就被杨幕雨拉住他而阻止了。

   “兵大哥,我们就是来看看我这三个兄弟的,能不能行个方便?”杨幕雨见到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来这里,于是走到他们的面前说道,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在别人便面正要低声下气的说话,要不是因为害怕自己在他们的面前说话过分会让他们迁怒给阿昌他们三个的话,她才不会这样说话呢!

   “去去,这几个人已经被将军判定是逃兵的人,现在没有拉出去砍了是因为他们没有交代出谁是主谋,否则也不会有性命活到现在了!”那士兵一把将杨幕雨推开,似乎不打算给她任何探望的机会,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可一世。

   “大胆!”王爷大吼一声站在了杨幕雨的前面,这杨幕雨在他的面前都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说过话,此刻在他们面前却说了,这让他已经感到自己委屈着,可是他们不但不觉得自己荣幸,反倒将她推开,这太过分了,根本就到了他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大吼起来。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冒牌福晋 第040章 再陷危机 “什么?你是说莫邪冲袭击我军运粮队?几十万担粮食落入敌手?”王爷在中军大帐听完最新战报后怒吼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昨天刚刚打了一场胜仗,敌军当时已经溃不成军,可不消一夜的功夫敌人就能发动这样的 2011-10-30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