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50章 虎口脱险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1-09 18:55:08    状态:已完结
  “但是现在我们是骑虎难下了,你看看这两边的地势,再看看这一大票的人,咱就算是想逃,能逃得了吗?看来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杨幕雨知道阿昌说的很正确,那夜正是自己所最担心的事情,但是眼下她却没有任何办法摆脱,似乎只能是依从段飞虎的话,跟着他们回去趟,将事情的一切来龙去脉给弄清楚,然后再想对策应对。

   阿昌听了无话,毕竟杨幕雨所说的都是事实,这样的地势别说是几个人想逃走了,恐怕就算只苍蝇也没有办法从这里飞出去,因此他们只能是跟着去了,到时再找机会离开不迟。

   只是在他的心里很担心自己的任务没有办法完成,耽误杨幕雨进京的时间而误了王爷的大事,那可是对朝廷,乃至对已整个大清朝廷都是一种没有办法预知的损失,因此他的心里始终没有办法安定下来。

   随着他们骑马继续前进,来到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这里虽然四面环山,但是中间的地理位置却相当的平坦,四季入如春,风景如画,虽然已经快隆冬季节了,但是在这里却看不到草木枯萎、花朵凋谢。

   “请——”段飞虎见已经到了地方,于是对杨幕雨他们客气着说道。此刻他们已经到了自己的腹地,一切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握当中了,于是便让自己的那些下属先自行散去,然后由他自己领着杨幕雨等四个一起朝着一间大屋子里走去。

   阿昌似乎觉得时机已经到了,要是再不下手的话,恐怕在这里的时间将会耽误太久而影响到他们任务的执行,因此他给杜月平和纪东临使了个眼色,准备对段飞虎这小子动手了。

   杜月平早就摩拳擦掌,等待着命令动手了,之前要不是因为阿昌和杨幕雨一直反对的话,恐怕他根本就等不到现在就开始喝段飞虎大打出手,一争长短了。

   纪东陵知道阿昌的意思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左手搭在了段飞虎的肩膀上,而右手一下子伸到了段飞虎的背脊,还没用等对方反应过来,就被他使出的力道直接压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段飞虎冷不防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于是立刻叫道。虽然他的身体的正面被纪东临使劲的压在地面上,嘴巴都快吃到了泥巴,但是他却幕雨一点服输的样子,依旧在哪里拼命的反抗着,只是他的左右反抗几乎都是徒劳的,纪东临死死的压住他的背脊,让他半点动弹不得,只能听之认之了。

   “这句话正是我们要问你的呢!说,你鬼鬼祟祟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做什么?”阿昌像审讯犯人一样的说道,他非要从他的嘴巴里弄清楚怎么回事不可,否则根本就没用办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了。

   “就算我想说,恐怕你们也没用机会听的!”段飞虎一副不屑的样子对他们说道,似乎根本就没用将现在的这些事情当一回事。

   “少他们给我废话,老实点交代!”阿昌可不管他说什么,总之现在他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想怎么样都可以,一切权利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杨幕雨觉得不对劲,任何人在左右的情况下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眼前的这个段飞虎却可以,那么他到底是仗着什么呢?要不是依仗这什么的话,他断然不敢在这样的时候说出这些话来的。想到这里,杨幕雨缓缓的抬起头,发现他们已经被一群人围住了,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弓弩,以泰山不动的姿势瞄准着他们每一个人,只需要一声令下,弓弩就会成千上万的射向他们四个,这不禁让杨幕雨渗出了些许冷汗。于是不禁拉了下阿昌的衣服,提醒阿昌注意这个异常的情况。

   阿昌在她的提醒下,这才抬头看向周围,乍一看,还真的把他给镇住了,原本以为段飞虎是将属下解散了,然后自己抓捕这小子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现在来看,却不是这样回事。那些跟着段飞虎一起回来的人虽然是没有在这里的了,但是却多出了一群弓弩手,而令他感到更加奇怪的是,这些弓弩手的服装和之前的那些人完全不一样,他们都穿着整齐的盔甲和战袍,根本就不是什么响马土匪,而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士兵。

   看到他们一个个剑拔弩张的样子,纪东临和杜月平只能将段飞虎给放了,然后再站在杨幕雨的身边,等待事情进一步的进展。

   “奏折在哪里?”这个时间,一个领头的走到了杨幕雨的身边,没有多看杨幕雨一眼就立刻问道。看来这才是他们的主题,他们不想多耽误时间,所以就直接了当的问起杨幕雨身上的奏折了。

   奇怪了,他们是军队,而段飞虎是山贼响马,他们怎么会混在一起的?再有就是自己身上有奏折的事情,在军中只有几个人知道,眼前这个小将领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既然他问起这个,而惧怕奏折的人军中救只有杨如亭一人,眼前这个家伙很可能就是杨如亭的人,那么杨如亭到底又知道了些什么,王爷会不会有危险?这一系列的问题眼下似乎都还找不到答案,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奏折?”杨幕雨听到奏折两个字,自然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了,因此她重复了一下这个名词后,然后本能的推了一步,“奏折是朝廷官吏给皇上呈报重大事情用的,而小女子只是个小小女人,既不是朝廷官吏,也和朝廷沾不上任何关系,怎么可能会有这个的?”

   “少装糊涂!你的身份我们都恨清楚,王爷和你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这样重要的东西不在你的身上会在哪里?”那将领根本就不相信杨幕雨的话,他花了这样多的时间来准备这个计划,自然是对一切都有所了解的,要不他就是一个傻子了,“咱名人面前不说假话,只要你交出奏折,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为难你们,并让这位段兄弟亲自送你们回京城!”

   那将军说着,看了一眼已经从纪东临和杜月平手里脱身而爬将起来的段飞虎说,似乎在杨幕雨能说出奏折下落并主动交出来的情况下,他是愿意答应杨幕雨的任何条件的,甚至可以让段飞虎亲自护送他们几个回京城,毕竟这一路上烽烟四起,不是恨安全,多个人保护也算多了一张护身符。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杨姑娘已经说了,她没有这个东西!”杜月平说道,别说是这个事情关系到王爷的安危,关系到国家的命运了,就算只是关系到杨幕雨自己,他也相信杨幕雨不会说出来的。这些人在没有得到东西之前,或许还能让他们四个活着,可真要等到东西到手的那一刻,他们四个可就真的死定了,这些人是会杀人灭口而免留后患的。这一点杜月平似乎是深有体会,也很清楚这些人的为人处事,虽然他都不怎么认识这里面的人,但只要是牵涉到军队,情况就一目了然了,因此他在听到那将领的逼问后,没有等杨幕雨再说话,就立刻抢先说了出来。

   “看来这位老兄实在是不老实,要不要我给你来上第一道菜,让你尝尝鲜?”那将军话里有话的说着,冲杜月平嘿嘿冷笑起来。显然他觉得自己再只要礼貌的问杨幕雨他们,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答案的,所以他决定改变下方式了,于是给自己身边的士兵使了个眼色,说,“你们,将这个家伙带下去好好招呼!”

   “喳——”两个士兵立刻朝着杜月平走过来,看来是真的要对他动手了。杜月平面对他们两个自然不会有任何畏惧的,要摆平这两个人,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周围那些士兵手里的弓弩才算是最大的威胁,只要稍不注意,就能将自己给射死,因此他此刻似乎只能成为待宰羔羊一般,任人宰割了。

   “等等!秦将军,咱不是事先说好了的吗,爷帮你把人带来,你就立刻放了我们的人,然后你带着他们离开这里,怎么?现在你不想遵守你的诺言,反倒在这里开始审讯起他们来了吗?”段飞虎这个时间说道,他很不甘心让这个将军在自己的地面上这样专横跋扈,要不是自己的兄弟在他们这支军队的困压下,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屈服的可能性的,此刻事情都为对方办好了,对方似乎也该兑现诺言了,否则就算他拼光这里所有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个事情一会在谈,现在办正事要紧!”秦将军似乎不想和他纠缠这些事情,此刻最重要的是那份奏折,毕竟那是杨如亭交给他的任务,要是没有办法完成的话,回去可要受到军法的责罚。

   “不行,爷的兄弟在你手上不放心,既然我已经帮你做到了你所要求的事情,那你就该兑现你的诺言!”段飞虎一副不答应的样子,他为了带杨幕雨他们来到这个山谷,几乎动用了他所有的人力物力,再说对方那所谓的正事和自己并没有任何关系,也和自己帮案子都打不到,他凭什么去理会他的事情,此刻他只是要求对方将自己的人给放了,然后这些人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否则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他们之间内讧了?”杨幕雨看到段飞虎和秦将军的争执,第一感觉就是他们自己那边起来纷争,这对于自己来说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反倒觉得情势再发展下去,她就可以和阿昌他们借着他们内讧而巧妙的离开这里。

   “是啊,我看我们的机会来了!”阿昌也感觉这是眼前的唯一机会,错过了,就没有办法再离开这里了,因此他在杨幕雨的耳朵边应和着说道,只要是他们再耐心的等待下去,这位秦将军和段飞虎之间的矛盾进一步的激化,他们就能趁乱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然后直接奔京城而去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杨幕雨问道,她是争斗有机会,却不知道什么时间才是最好的机会,因此不敢确定的询问道。阿昌是久经沙场的人,对待这些应该比她的经验丰富,所以问他自然是最理想的,相反那个杜月平和纪东临就差很多了,他们除了手上功夫还能打几下外,就没有什么长处了,说道审时度势,他们就更是望尘莫及。

   “我们什么也不要做,只是等待着就行!”阿昌沉着说道,他此刻正在期待那个天赐良机再进一步,那样他才好决定到底怎么做。

   “你那些是小事情,要是因为你这些事情而影响到杨监军的军中大计的话,你就是连同这里所有人的脑袋,恐怕都没有办法平息监军大人的愤怒了!”秦将军继续说道,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打算去理会那些事情,虽然他答应过段飞虎要放人的,可不会是现在,如果段飞虎不识相的话,那他只能是以霸道手段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那是你的事,爷管不着!但是爷很清楚,你要是不放人,爷定不会让你得逞!”段飞虎一招手,外面立刻奔进来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将秦将军的那些收下给按住,动气手来。

   在被迫之下,这些军队手里的弓弩都没有办法使用,只能放弃弓弩而和段飞虎的人大打出手,一阵混乱,两边的人在整个屋子里打得不可开交。此刻的段飞虎和秦将军也动气手来,谁也不肯多让一步。

   阿昌见时机成熟,立刻大叫道:“杨姑娘,走,外面就有马匹!”

   随着他的声音传出,杜月平和纪东临搀扶着杨幕雨飞一般的冲出了那道大门,直奔外面栓马的马棚,阿昌紧跟其后,不消一会功夫,杨幕雨就已经上了马,和阿昌他们扬鞭而去。

   “走走他们走了!别打了!”秦将军眼看到杨幕雨离开,却因为段飞虎的阻拦而没有办法去阻止,只能是在哪里大叫着,显然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了。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50章 虎口脱险 “但是现在我们是骑虎难下了,你看看这两边的地势,再看看这一大票的人,咱就算是想逃,能逃得了吗?看来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杨幕雨知道阿昌说的很正确,那夜正是自己所最担心的事情,但是眼下她却没有任 2011-11-09 18:55: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