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65章 算计

作者:思兮    更新时间:2011-11-24 15:02:49    状态:已完结
  “皇帝啊,哀家本来以为你在乾清宫是在忙于国事,可万万没有想到皇帝在这里私藏美色,学会了金屋藏娇了,竟然独享花丛之乐!”皇太后一进来就发现此刻正与皇上对峙着的杨幕雨,于是想起了皇后在慈宁宫自己面前哭诉的那些话,列里可对皇上说道。

   “皇额娘,您误会了,其实儿子儿子……”皇上见到太后的出现,着实下了一大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于是将那副夹带着吃人一般霸气的眼睛瞪向皇后,恨不得此刻将皇后给生吞活剥、饮血吃肉了。他在乾清宫召见杨幕雨的事情肯定是被皇后的人察觉了,然后通报给皇后知道,皇后的醋坛子再一次打翻,直接去了慈宁宫找太后说理去,这才会有了现在这样的一幕,皇上要是不怪罪于皇后的话,除非是太阳真的打西边出来而东边落下。然而此刻太后自己在皇上的身边批评和指责着他,并不时掺加着一点冷嘲热讽,实在是让皇上感觉浑身不安,不过即便是现在他掌控了国家所有的权利,甚至高过于朝野任何一个人,他也必须得给皇太后的面子,不在她的面前做出任何不敬的反应,因此那双愤怒的眼睛就只能瞪在摆出一副楚楚可怜、遭人欺负样子的皇后身上了。

   “皇额娘,您能看看皇上,他在怪臣妾呢!”皇后被皇上那样几乎可以摄人心魄的眼神给吓得浑身哆嗦起来,很清楚等到太后处理完皇上的事情后,皇上就会很自然的找她算账,因此为求自保,她似乎就只能在太后面前更进一步了,毕竟那个令她感到危及自己与皇上感情、即将破坏后宫安宁的丫头现在又太后处理,应该没有办法嚣张什么的,让皇太后出面保住自己,不让皇上吧秋后算账才是正事,所以她此刻已经顾不上和皇上之间的感情会走到哪一步,唯一的要求就是能自保。

   “皇帝,这个事情不能怪皇后,一切都是你自己行为不捡,今天这个事情要是传扬到宫外,特别是传扬到边疆镶王的耳朵里,造成的后果会有多大?你想过没有!”太后顾虑的自然不是皇帝身边多这样一个女人,身为皇帝的,三宫六院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这个女人不仅仅是佟王府的格格,更加重要的她还是镶王的侧福晋,皇上现在这样做就是擅自将臣子的女人留在了宫里,传扬出去不但会引起君臣间的不睦,更加会让皇家的颜面无存。

   本来仅凭皇后的几句话皇太后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些事情的,但是在慈宁宫那会,皇太后已经注意到皇帝的神色不对,两只眼睛像是被什么勾住了一样,死死的停在杨幕雨的身上,因此再听到皇后说这个事情有鼻子有眼的样子,肯定事态严重,于是也没有办法经过深思熟虑就和皇后一起赶到了乾清宫,出现在了皇上和杨幕雨的面前。

   “皇额娘教训的是,不过儿子在这里是在处理军国大事,今天兰馨不是在慈宁宫递上了一份折子吗?儿子此刻正在处理边疆事宜。边疆不稳,朝野难安啊,儿子没有办法放任这些而去享乐!”皇上解释着说道,虽然皇太后和皇后都已经猜到了皇帝的心思,但是身为皇帝的,可以做错事,也可以知错就改,但是绝对不能认错,否则今后在朝臣和天下臣民的面前,就将皇威丧失殆尽,也将没有办法面对天下臣工了,因此他说话比较委婉,既接受了太后的建议,又不损害自己身为皇帝的威严。

   “皇额娘,您听听,皇上哪有一点认错的样子!”皇后见皇上打算用这些话给敷衍过去,于是心里很不甘心的说道。她很清楚皇上已经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杨幕雨的身上,只要是杨幕雨不死,皇上的心也就不会死,她的目的也就没有达到,因此她打算穷追猛打,不将杨幕雨给弄死绝对不甘心。

   皇上一听到皇后这不依不饶,非要死缠到底的话后本来想当众发难,让皇后知道什么是过分,什么是物极必反,可是还没有等他说话,太后就开口说话了:“够了,身为皇后的,心胸能不能豁达点,皇帝有三宫六院,你怎么可能将皇帝只留在你自己的身边?要是你想继续稳住你自己现在皇后的位置,就听哀家一言,控制好自己的占有欲!”

   皇太后是过来人,当年自己身为先皇皇后的时间,要是也和她一样的话,早就被后宫那些妃子和贵人给整得体无完肤了,怎么还会有今天的一切,因此太后此刻说这些话,其实是想让皇后知难而退,不要再因小失大得不偿失,毕竟身为皇家的女人,本来就和天底下其他的女人不一样,需要的是博大的胸襟和过人的气度,否则在这个争宠为主的皇宫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存下去的可能。

   “可是皇额娘”皇后显然依旧不甘心,她精心安排了这一切,让自己的近身太监随时盯着皇帝,将所获得的情况及时汇报给自己,然后做出对策来收拾与自己争宠的任何一个女人,如今一切都正如自己预料的那样进行着,却突然被太后那几句话给弄得计划终止,她实在是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胳膊终究是拗不过大腿的,再坚持下去除了让自己头破血流什么也得不到外,恐怕最后的结果还是得依从皇太后,因此她只是不甘心的支吾了一句,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够了,还不和哀家回去!”皇太后可不给她任何犹豫的机会,皇上将话已经说到了那个份上,她们婆媳俩的这次行动就已经算是成功了,所以身为皇太后的她不想再继续和皇上执拗下去,毕竟那个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大清国的皇帝,面子是需要给的,因此她只能是在这个时间将这个醋性大发的皇后给带走。

   “等等”这个时间杨幕雨说话了,她之前半天不说话,却选择在皇太后打算和皇后离开的时间说话,自然是想好了一切的,因为她很清楚皇上刚才是要和自己谈交易,虽然还不知道交易的内容,但是谈下去的话,她相信对自己是恨不利的,所以为了阻止那笔交易继续下去,她只能是冒险找太后说一些事情了,毕竟这样才是她掏出升天的唯一生路。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一边呆着去!”皇上见到她要说话,于是立刻阻止着说道,显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虽然皇上不知道杨幕雨究竟要说什么,但是从她那聪明锐利的眼睛里,他却能看出一丝动机来。很清楚自己要是不组织她的话,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毕竟之前要应付自己的额娘和皇后已经够他疲于奔命了,现在要是她再给自己闹出点什么事情来的话,即便是他是当朝的皇帝也会毫无办法应对的了,因此他在一进到杨幕雨说这些话的时间就立刻阻止她说下去,并以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来威吓她,让她毫无条件的遵循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我就不能说话?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老佛爷,您说对吗?”杨幕雨根本就不理会皇上的那一套,此刻她只求自己得到解脱,不再被皇上要挟,至于其他的,她根本就顾不得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了。

   “好哀家就听听你要说什么!”太后听到杨幕雨的话,再看了看皇上那着急的样子,实在是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不过她却很清楚,自己要想知道杨幕雨究竟要说什么的话,就必须停留下来倾听,于是她才会停留下自己本来已经打算离开这里的脚步,然后好奇般的看着杨幕雨说道。

   “皇额娘,她说的话有什么好听的,不如皇额娘早点回去休息,这里的事情交给儿子来处理就是了!”皇上见情况不对,太后已经允许杨幕雨说下去了,只要太后允许杨幕雨说,那杨幕雨肯定会将和自己交易的事情给说出来,到时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皇帝的脸面该放到什么地方,因此无奈之下,他只能是想办法劝说住自己的皇额娘,只要皇额娘不允许她说下去,一切就都会成为秘密,除了他自己和杨幕雨知道外,就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了。

   “怎么?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让皇额娘听的吗?”皇后见杨幕雨教主自己和太后给了她一个机会,自然是不肯放过了,于是她立刻在太后的面前继续搬弄着是非,在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前,她是根本就不打算放手了。

   “你在胡说什么?朕光明正大,从来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少在这里搬弄是非,否则朕绝对不会饶恕与你!”皇上听到皇后那唯恐天下不乱的话后立刻说道,别说是自己暂时还没有什么行动了,就算是这个事情正如他们猜测的那样,他也不会在这个醋坛子面前承认的。自从立这个醋坛子当皇后以后,他的耳朵就没有一天是能够清净的,这实在是让他觉得了无生趣了,要不是因为太后竭力保住皇后的话,恐怕这会他已经将这个皇后给废黜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臣妾也愿意和太后一起听听她说什么!”皇后不相信皇上的解释根本就不奇怪,眼睛都看到了,就算是再多的解释在她看来也只不过是过多的掩饰,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她只是想知道真相,想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太后究竟会怎么杨去处理他这个皇帝。

   “兰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哀家听着!”皇太后此刻说话极度充满威严,这是杨幕雨之前在慈宁宫所没有见到过的,或许是因为皇帝将她私约在乾清宫见面而让太后有点心理不舒坦吧,所以对杨幕雨本人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只是因为这里是乾清宫,再加上自己和佟王府的交情,所以不忍心去责备杨幕雨而已,否则以这样的事情,别说杨幕雨只是一个小小的格格了,就算是当朝再大的权贵,太后也会一点面子不给的责罚。

   “其实刚才皇上是私自月臣妇来到乾清宫,说是要谈一笔什么交易的,还有……”杨幕雨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全然没有管这个事情里面是不是牵涉到自己,就将整个事情给说了出来,虽然她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就算是说也说的不是很全面,但倒霉就倒霉在这说得不是很清纯上了,因此还没有等她说完,皇后那个醋坛子又开始发飙起来。

   “老佛爷,您看看皇上,臣妾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他就是将这贱人丫头弄到宫里来的,您可得为臣妾做主啊!”皇后再次摆出了一副身受委屈的样子,一个劲的恳求皇太后为她做主,在她看来这个事情肯定没有杨幕雨和皇上说的这样简单,而且在太后打算息事宁人的时间杨幕雨再主动找她们说起这个事情,一定是别有用意的,说不定是在向她这个皇后示威,因此她觉得自己必须先为自己做出打算了,再这丫头还没有成任何气候之前先将这丫头收拾了,毕竟这次是这丫头自己送上门的,可怪不得她心狠手辣。

   “好了,你也是堂堂的皇后娘娘,能不能少点街头泼妇一般的气势!”太后还没有闹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皇后就耐不住了,非要闹着自己给她做主,身为太后的自己此刻也被搞得焦头烂额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于是只能是这样教训着皇后,让皇后收敛一点。

   “臣妾……老佛爷……”皇后刚刚的一通哭闹就这样被老佛爷扼杀在喉咙里,实在是恨不甘心,但是眼下却没有她说话的份了,毕竟惹恼了老佛爷,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就算她的心里对皇上再有微言,恐怕也无可奈何了,因此她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样两个称呼,之后就只能保持沉默了。

   “够了,我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难道还嫌朕这里不够乱吗?”皇上似乎被杨幕雨这样一弄,搞得心烦意乱了,本来皇后就是个醋坛子,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都会疑神疑鬼,如今杨幕雨再公然不讳的说这些事情,当然是在加重皇后的猜忌,他实在是不知道杨幕雨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从杨幕雨说这些话时的表情上看,他很清楚的知道她是在故意的,就像唯恐天下不乱一般,让他收拾不了局面,于是他大声的喝道。

   “要我不往下说了也行,你得答应我的条件,否则你就好好的给你的皇额娘解释去!”杨幕雨将嘴巴凑近皇上一点,然后压低声音小声的说道。她的眼睛搞怪般的看了看大家,也许此刻她的心里正在得意自己的杰作呢。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只要依照这个方法继续做下去,就能让老佛爷、皇后和皇上继续较量下去,而她却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将成功的机会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任凭皇上是九五之尊,也要输给她不可。

   “你这是在要挟朕!”皇上板起个面孔瞪着她,身为皇上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要挟着做事情,真是更古未有的事情,但是眼下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否则杨幕雨将那些事情再加油添醋的,还不知道会说成什么样子,弄得皇后那个醋坛子始终缠着自己让自己饱受折磨,这可是要他命的事情,因此他似乎有点示弱了,只是还不敢表露于人前而已。



温馨提示:
冒牌福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冒牌福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冒牌福晋全文阅读和冒牌福晋txt全集下载。冒牌福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冒牌福晋 第065章 算计 “皇帝啊,哀家本来以为你在乾清宫是在忙于国事,可万万没有想到皇帝在这里私藏美色,学会了金屋藏娇了,竟然独享花丛之乐!”皇太后一进来就发现此刻正与皇上对峙着的杨幕雨,于是想起了皇后在慈宁宫自己面前哭 2011-11-24 15:02: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