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章:能把孩子生下来吗?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15 14:20:24    状态:已完结
叶之晴几乎就要软在地上,还好水灵手急眼快扶住了她,“之晴……”叶之晴靠在水灵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水灵,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水灵也被吓到了,虽然现在的世界,十八岁怀孕也不是什么怪事,可是这事发生的叶之晴身上,水灵一下子还是无法接受。之晴不像是那种会乱搞的女孩子。

  她轻轻的拍着趴在她身上痛哭的叶之晴,“之晴,出什么事了?孩子是谁的?”

  晴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水灵无奈,只把她扶到床上,那支验孕棒,如同凶器般,被丢在地上,那二抹红色显得分外的刺眼。

  “之晴,别哭了,好不好?”叶之晴越哭,水灵的心里也跟着越烦燥。

  终于,叶之晴哭完了,“水灵,你说我该怎么办?”此刻的她,如同迷路般的孩子,整个世界已经分不清方向。

  水灵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之晴,孩子只能去医院做掉,你想想,我们才刚考上大学,能把孩子生下来吗?”

  叶之睛怔了一下,想到要扼杀自己肚子里的一条生命,叶之晴觉得自己很残忍,可是,孩子能留下来吗?她才十八岁,她能照顾得好吗?而且若然大伯和大伯娘知道了,肯定会对她非常失望,甚至整条叶家村都会非常失望,将来她还有什么面目回去叶家村?

  “没事的,现在不是有什么无痛人流吗?听说几分钟就好了,之晴别怕。”叶之晴点了点头,“水灵,你会陪我去医院吗?”叶之晴想着若然自己孤身一下进医院,她不知道她有那个勇气。

  “当然,我们是姐妹来的,我不陪你,谁陪你,别担心了,明天就陪你去医院。”水灵豪气的说着。

  第二天,叶之晴和水灵早早就起床,然后二个人坐了几个站的公车,终于来了妇幼医院。还好有水灵陪着,不然叶之晴有点不敢想象,她才十八岁,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她自问自己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难道她那晚不应该救那男人吗?看着他七孔流血而死吗?

  南,你又在那里?叶之晴呼喊着着那个毁她清白的男人,你知不知道我此刻有多么的害怕?叶之晴的眼泪就这样无声滑下,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那无情的男人,毁她清白之后,就只留下一句话,甚至连地址都没有告诉她。

  水灵看着叶之晴脸上的眼泪,有点慌了,她急忙从包包里拿出纸巾,擦掉她脸上的眼泪。她摸了摸她的手,发现她全身都是冰冷的,她抱紧叶之晴的肩膀,“之晴,别害怕,我在外面等你,一会就好了。”

  叶之晴点了点头,因为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叶之晴……下一位叶之晴……”听到护士的声音,叶之晴的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

  “谁是叶之晴,快点……”护士又催了。

  水灵扶起叶之晴,“之晴,进去吧,没事的,一会就好了。”

  叶之晴的双脚如同被镶了铅一般沉重,向护士走去,进去一个四十来岁的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之晴,“小姑娘,你是那里不舒服?”

  叶之晴握着双手,不知那里的勇气,她突然抬起头,“我是来做人流的……”说完,医生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多大了?有没人流史?”

  “18,第一次。”叶之晴回答着。医生听完之后,眉头稍稍皱起,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此刻,叶之晴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先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等下就安排你手术,先去交钱。”医生又一脸的鄙视,护士领着叶之晴走到交钱的地方。

  叶之晴庆幸临走的时候,大伯娘塞给她一张卡,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办了?可是,大伯娘,如果此刻你知道之晴用卡上的钱去做人流,你一定会非常伤心吧?

  叶之晴拿出卡,然后付了钱,水灵走过来,“之晴,还好吧?”

  叶之晴点了点头,接着护士带着她走向检查室,一切没有问题之后,叶之晴终于还是走进了手术室。

  她躺在冰冷的铁架床上,然后被迫张开双腿,上面的灯光有些刺眼,这时候,带着口罩的医生拿着一支针向她走来,“给你局部麻醉,一下子就过去了。”

  医生拿起叶之晴的手,正准备打麻醉药的时候,叶之晴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她后悔了,眼看着医生就要刺向自己的手上,倏地,不知道那来的勇气和力气,叶之晴推开医生,然后冲了下铁床,医生按住她,“姑娘,你怎么了?”

  叶之晴甩开医生的手,“我不做了……”

  医生生气的摘下口罩,“现在不做,也没有钱退给你。”

  叶之晴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再呆在这里冰冷的手术室里,眼泪已经在她的脸上决堤了,她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一直在外面等着的水灵,看着叶之晴荒乱的冲了出去,她赶紧追了出去。

  水灵在后面追到气喘,她怎么不知道原来叶之晴看起来这么瘦弱,居然能跑得这么快。

  叶之晴直到不跑不动了,看着自己已经远离医院,她终于停下来。

  水灵几乎断气,叶之晴终于不跑了,“之……之晴,你干嘛啦?”两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好一会之后,叶之晴靠在旁边的花基上坐了下来,她们正在海城的城市广场,四周如潮般人群,都在迈着冲冲的步伐。

  “之晴,你搞什么鬼啊?”水灵有点生气了。

  “水灵,对不起,我……我不想做凶手,我……”叶之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真的无法对着自己的孩子狠下毒手。

  “叶之晴,你疯了吗?你说的是什么蠢话?”水灵大吼,她说的是什么话?不想做凶手?可是,她不做凶手,那将毁了她的人生,她还能继续留在大学里读书吗?要是学校知道了,肯定会被开除学籍的。

  叶之晴拿着水灵的手,“水灵,我真的不想杀掉这个孩子,怎么办?”

  水灵甩开她的手,“叶之晴,你知道留下这个孩子的严重性吗?你有想过你的将来吗?”真不知道叶之晴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还是被门给夹坏了,气死她了。

  叶之晴也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她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一条小生命在里面了。脑海里涌起那个男人的影子,南,你在那里?你究竟在那里?我怀了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

  水灵看着她的样子,原来想骂的,又不忍心再骂了,她坐了下来,“之晴,我们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你想想,要是留下孩子,你还能继续留在学校吗?而且未婚先子,将来孩子问你,爸爸呢?你怎么说?”

  水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叶之晴这个笨蛋打消这个极度愚蠢的想法。

  之晴整个人倦身的缩了起来,怎么办?可是,她并不想去拿掉一个孩子,她真的恨不心。眼泪滴嗒滴嗒的滚烫而下,叶之晴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此刻,她宛如大海里的浮萍般,整个世界一片苍茫,已经失去了方向。

  水灵拍了拍她,“之晴,你真的想清楚了利害关系了吗?”看着她哭得那么伤心,水灵一时之间也六神无主了,可是留下孩子,不是等于毁了她的未来吗?

  叶之晴哭红的双眼,突然抬起头来,然后无比坚定的点了点头,“水灵,我决定了,我要留下孩子。”

  水灵听完,叹了口气,叶之晴看似柔弱,实则骨子里非常的倔强,看样子,无论她说破嘴巴子,叶之晴都不会改变主意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大着肚子,想要留在学校,那是没可能的事了。

  “水灵,我申请退学,但是,可能要麻烦你到时替我瞒着我大伯和大伯娘了。”叶之晴擦掉了眼泪,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要学会坚强,眼泪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水灵点了点头,“之晴,你有钱吗?在外面什么都要花钱,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养活得了自己和孩子吗?不如再你想想看,不要急着做决定。”水灵还是希望叶之晴可以改变想法。

  叶之晴站了起来,“水灵,不如现在陪我先去找房子吧,放心,钱我还有点的,而且我也可以自已找点轻松一点的工作。”叶之晴行动迅速,孩子估计已经有二个月大了,不能再拖了。

  水灵起来,拉着她一起向城中村里找房子。海城毕竟是一个大城市,不比自家那里,叶之晴希望找一个比较安静,房子小点没关系。

  最后,叶之晴在一个比较旧式的小区里,找到了一间一房一厅的,房租也算比较便宜,家具什么都比较齐全。叶之晴当即决定租了下来,并付下了租金,当年爸妈车祸之后,车主也算是赔了一笔不少的钱。可是,如果可以,叶之晴希望用这笔钱去换回爸妈回来她的身边。

  水灵也没想到叶之晴身上有这么多的钱,还好,至少暂时来说,她的生活不用愁。

  随后,水灵陪着叶之晴把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买了回来,看着总算有家的样了,两个躺在沙发上,“水灵,谢谢你……”

  水灵笑了笑,“谢什么,我们是好姐妹嘛,只是,之晴,你真的想好了吗?”水灵心里还是不太踏实,之晴也不过是十八岁,原本就应该呆在学校里,快乐的做一名大学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已经是一个未婚妈妈,那个搞大她肚子的男人,叶之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两人吃过晚饭之后,水灵决定不回学校了,今晚在这里陪之晴一晚。而叶之晴,决定了明天到学校申请退学,尽管她的未来一片苍白,只是,她仍然对自己有信心。自己也不是早早就失去了父母,现在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让她绷紧了一天的情绪突然松开来。

  星期一,叶之晴在水灵的陪同下,来到学校办理退学申请。当然,老师肯定是要过问清楚,差一点老师就要打电话给叶之晴的家长,最后,有惊无险,叶之晴的退学申请终于成功了。

  由于刚来学校,东西也不多,叶之晴在宿舍收拾了一会,就拿着她的东西,离开了学校。步伐是沉重而坚定的,叶之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海城大学,再见了。

  她的大学梦,她的人生,因为一个孩子,从此彻底改变了。

  到出租屋里,叶之晴再把买点墙纸把房子布置了一下,整个房子虽然不大,但是却显得十分温馨,家,这里以后就是她跟宝宝的家了。

  下午,叶之晴走到菜市场,买了点菜回来,虽然房子是比较旧式,但是家电什么的,房东也是配齐,叶之晴打开冰箱,把余下的菜放了进去。

  查了查卡上的钱,叶之晴心里算是比较踏实,爸爸、妈妈,你在天上,不会怪晴晴吧?可是,以后的日子,不能用花那笔钱,总要找到工作来做,宝宝出生后,一定还有更多需要用钱的地方。

  她翻开放在茶几上的书本,看着那几个苍劲而有力的字,南,你真的会回来找我吗?我怀了你的孩子,你知道吗?我等你……

  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七年。

  叶之晴也算是传统的女子,对于那个第一次给的男人,她就有一种以定终身的感觉。而且,她没有忘记,他的怀抱,如同小时候爸妈给她的怀抱一样,那种温暖,令她念念不忘。

  这时候,传来阵阵的敲门声,找到自己的吗?除了水灵,没人知道她现在住在这里,可是,敲门声越来越明显,叶之晴站了起来,打开门。

  一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皮肤有些黑,但是看起来很健康阳光,看样子,身高在一米八以上,总之,帅哥一枚,鉴定完毕。

  “那个,你找谁啊?”叶之晴轻轻的问,房子是一扇铁门,一扇木门,她没敢打开铁门。

  大男孩笑了笑,“你好,我是租这里的房客。”

  叶之晴愣了一下,“先生,你搞错了吧,这里我已经租了……”

  啊?大男孩皱起眉头,难道是自己搞错了,他拿出电话,然后拨通了电话。最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记错了,我租是302室。”

  “没关系……”叶之晴正准备关门,大男孩叫住了她,“你好,我叫程枫……以后就是你的邻居了。”

  叶之晴微微笑了笑,“你好,我叫叶之晴。”

  这样子,算是认识了,叶之晴关上门,正思索着以后的生计的问题。如果,如果没身上的那笔钱,她的生活,真的会走投无路,她不敢回叶家村。她这样子回去,估计真的要浸猪笼,可是,孩子既然来了,就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礼物,她下不了手去毁了这份礼物。

  叶之晴翻开放在桌子上关于育儿的书,一页一页认真的看着,自己才十八岁,什么经验都没有,只好借着书的知识。渐渐知道了怀孕要注意些什么?不能吃些什么?

  叶之晴合上书本,靠在小沙发里,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但是,不管是男是女,她都一定会非常爱这个孩子。

  坐了一会,叶之晴走进浴室,没想到,灯突然啪的一声灭掉了,叶之晴皱起了眉头,这下子可怎么办?浴室那么滑,如果没有灯,会非常危险的,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无奈,叶之晴趁着天还没黑,她走下楼去,从楼下的超市里买了新的电灯泡。无奈,叶之晴拿着电灯泡,怎么样都放不进去,最好,叶之晴妥协了,为了安全起见,叶之晴决定找别人帮忙。

  刚打开门,发现今天刚搬进来的新邻居提着大桶上来,叶之晴想了一下,“那个,程先生,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看着客气的叶之晴,程枫笑了笑,“之晴,以后叫我程枫就行了,很高兴认识你,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叶之晴伸出手来,“浴室的灯泡坏了,可以帮我换一下吗?我弄了很久都没开好。”

  “好……”程枫豪爽的答应了,把大桶放在自己的门口,拿接过灯泡,走进了叶之晴的小屋里。

  “之晴,你家布置得蛮漂亮的。”说完,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没过一会,程枫就把灯泡给换上了,试了一下开关,“之晴,可以了……”

  叶之晴看了看,“程枫,谢谢你……,你吃饭了没?不如今晚在我这里吃?”叶之晴为了表示自已的感谢之意,想请程枫吃个晚饭,反正菜都有多买好了,多煮一点就行了。

  程枫这种光棍,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之晴系着围裙,走进了那个并不大的厨房,程枫算是海城里第二个认识的朋友。程枫走了进来,有点好奇,像之晴这样的女孩子,应该还在学校里念大学,怎么会跑出来一个人住的?

  两人在厨房里开始了谈话,程枫在帮叶之晴洗菜,谈话间,叶之晴才知道原来程枫是海城大学毕业的,如果自己没有退学的话,那么,也能算他的师妹了。

  叶之晴也算是农村里长大的人,能烧一手好菜,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程枫看着叶之晴十指纤纤,不像是做粗活的人,看着她贤熟的动作,倒是有点吃惊。

  晚饭也比较简单,三菜一汤,程枫吃完之后,就走出了叶之晴的家。整个房子里,开始回荡着一种叫作寂寞的因子,可是,她想了想,其实自己并不孤单,不是有宝宝陪着自己吗?

  明天,叶之晴决定出去找找工作,不能坐吃山空。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在房间里撒下一片暖暖的余辉,叶之晴看了看摆在桌上的闹钟,决定要快点起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叶之晴来到人才市场,却处处碰壁,一是因为她年纪少,没有工作经验,二是因为她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三是有那个单位会轻易请一个怀孕的人回来工作?

  最后,叶之晴很失望从人才市场里出来,她坐在外面的花基,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她摸了摸肚子,宝宝,妈妈是不是很没用?但是你放心,有妈妈在一天,就会让你有个好的环境。

  突然,广场上的大电视吸引了她的目光,“征文大赛。”叶之晴脑海里突然涌起一个想法,既然没人愿意请她工作,那么写小说总可以吧?叶之晴上学的时候,本来就是语文科代表,也参加过不小语文比赛。

  想到这里,叶之晴觉得她的人生开始有一丝的希望,可是,写小说也需要有电脑。叶之晴咬了咬牙,决定买一台电脑。

  叶之晴吃力的提着手提电脑回家,房东原本就有网线配置,叶之晴连好了电脑之后,就进入了一些比较著名的网站。看了大部分的简介,叶之晴觉得,现在现代文似乎比较有市场。

  如果不是因为生活问题,叶之晴甚至不屑这种追风的作为,可是,为了钱,为了生活,就算最俗的事情,她也能干得出来。

  看了看网上众多的小说网址,叶之晴对比了作者福利之后,决定找一价比较新型的小网站。毕竟,以她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作者,想在大站里生存也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干就干,叶之晴看了看前辈们的指点之后,决定先把大纲写好。她的手指停在键盘上,迟迟没有下手,她咬了咬大拇指的指甲,然后思索着该写怎么样的故事才会有读者喜欢。

  《守候新娘》,叶之晴在电子文档里打下了这四个字,就写她跟南的故事,同如她一样,守候着那个叫作南的男人,会回来找她一样。

  叶之晴用了一个下午的时候,终于把大纲整理出来,她嘴角微微上扬,希望她能像书中的女主角艾晴一样,最终会跟南相遇,然后幸福在一起。叶之晴开始觉得,原来写小说可以是一件幸福的事。

  在电脑里坐了一个下午,叶之晴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她站了起来,伸了伸手脚,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明天该去买件防镭射的衣服了,顺便也该去医院里做一下妇检。

  其实,她并不太愿意去医院,也不想看着别人那异样的眼神,可是就算她最不想去,但是为了宝宝,她必须要去。为了宝宝,她必须学会坚强。

  果然,当她一个人去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对她这样一个十八岁的未婚妈妈,眼神里当然有些不屑,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一个人来做产检,这让那些经常替人家做人流的医生稍稍吃惊。

  听到医生说宝宝一切正常的时候,叶之晴觉得,这是她来海城,最快乐的一刻。

  从医院出来之后,叶之晴来到了妇婴专卖店,买了套防镭射的孕妇服。刚从店门口出来,没想到却遇上了程枫。

  程枫对于叶之晴出现在这里,有点吃惊,“之晴,好巧啊。”

  叶之晴点了点头,“你好……”她还是很礼貌跟程枫打呼吸。对于叶之晴的冷淡,程枫有点无奈,看着包装袋上面写着字,“之晴,谁怀孕了?”

  叶之晴深呼了口气,然后很镇定的跟他说,“是我怀孕了……”简单的五个字,如同天雷一般,把程枫劈得一愣一愣的。

  “之晴,你怀孕了?”程枫不敢相信,又再问了一次。只见叶之晴点了点头,把程枫的一线希望又给扑灭了。原本还想着追她的,没想到人家已经有主了,可是,为什么叶之晴却一个住?从来没见过有男的在她家。

  “之晴,你先生呢?”程枫还是忍不住问了。叶之晴听完之后,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平静,“他在很远地方工作,暂时不能回来我身边。”是的,她一直也这样想,她等他,他一定会回来了。

  跟程枫道别之后,叶之晴就回家去,程枫看着她那纤细的背影,眉头皱起,为什么他觉得,不像之晴说的那样轻松?难道之晴是未婚先孕?还是那个男人抛弃了她?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度过,叶之晴每天沉默着小说里面,没想到,那极其狗血的开头,吸引了那么多的读者,让这叶之晴甚为惊喜。看着大家的留言,叶之晴突然掉下了眼泪,是的,这不单是一个故事,更是她跟南的故事。

  就这样,故事在连载中,叶之晴也领了第一个月的稿费,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已经足够交房租了,这已经让叶之晴觉得很满足。

  转眼间,已经到了春节,海城的冬天比较冷,而大伯和大伯娘已经打了很多电话,要她回家过春节。只是,叶之晴编了个理由,说在学校里体验生活,过一个更有意义的春节。这样,远在叶家村的二个人,才稍稍放心。

  海城的春节非常热闹,但是却少了份叶家村的人情味,叶之晴已经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生活,她不孤单,再过几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

  程枫也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海城过春节,所以,大年三十那晚,程枫和叶之晴算是二个人一起过了。由于叶之晴大着肚子,所以整个年夜饭,都是由程枫一手操办,原本是想出去吃的,但是程枫说,自己做的更有年味。

  叶之晴也没有想到,原来程枫连厨艺也这么出色,这让她有丝意外。

  吃完晚饭,二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春晚。程枫看着叶之晴,动了动嘴巴,“之晴……”

  “嗯?……”

  “之晴,孩子的爸爸还没回来吗?”程枫终于问出口了,叶之晴这样子一个人,再过几个月,如果没人照顾她,那不是很危险吗?

  “不知道,但是相信,他会回来的,我愿意等他。”叶之晴就这样死心眼的孩子。

  程枫苦笑了一下,看似柔弱的她,其实骨子里非常坚强。现在人流的人那么多,如果她不坚持把孩子留下来,那么她的生活应该是更多姿多彩。

  整整一个春节过去了,叶之晴出门的时间更少,几乎整天都坐在电脑前,写着她那本守候新娘。稿费已经足够她的生活开支了,甚至有时候还可以剩余一小部分。

  一天,叶之晴的冰箱里已经没存货了,不得不到楼下的超级市场进货。只是,一个男人的容颜吸引她的目光,是南吗?叶之晴转身,可是,那个男人已经坐上了车,绝尘而去。

  叶之晴呆呆在站在路上,久久没有回神,是他吗?他也在海城吗?他真的会回来找她吗?

  叶之晴只能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这是她心里坚信着的信念。

  支撑着她整整过了七年……

  整整七年过去,孩子已经六岁了,是个男孩子,取名:叶一杰,都已经上小学了,叶之晴还是没有等来那个叫南的男人。

  因为小杰上学了,花费更大,叶之晴不能靠着那份稿费去维持生活。而程枫,已经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成为了一个家外企的销售经理,而叶之晴,因为程枫的关系,也在他的部门之下,做了一名小小的资料员。

  薪水倒也可以,加上她仍然坚持写小说,日子还算勉强过得去。

  星期六,水灵约叶之晴去逛街,原本叶之晴并不想去的,耐不住水灵的缠功。两人来到百货大厦,叶之晴几乎不去逛这种高消费的地方,但是水灵说,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再加上进入了外企工作,形象也是很重要的。

  只是,叶之晴看着橱柜里的摆着的衣服,看着那个价格,她皱起了眉头。“水灵,不如我们走吧……”水灵摇了摇头,叶之晴就是这样,为了她家宝贝儿子,能省的地方绝对不会多花一个子。

  水灵继续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叶之晴则坐在一边,低着头看小说。突然,一个皮鞋踩在她的脚上,“哟……”她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抬头,看看是那个王八蛋走路不长眼睛。

  她抬头,瞬间石化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她缓缓站起来,仿佛像是要看透这个男人般,眼睛一动不动的瞪着他。

  费逸南面对着这个女人的眼神,又一个花痴,冷哼了一下。叶之晴看着他的表情,极为复杂,整个人完全像是被电击了般,不知道怎么反应?

  这时候,一个身穿着白色裙纱的女子从试衣间走出来,“南,这套好看吧?”费逸南大步走过去,然后在那女子脸上亲一下,“静儿穿什么都好看,走,不然我们要迟到了。”

  叶之晴的眼泪此刻像是决堤了洪水般,整张小脸,已经像是水洗过般。一动不动看着他们,身边的女子看着叶之晴,挽着费逸南的手,“南,你认识她吗?”

  费逸南摇了摇头,“不认识,好了,静儿,我们走吧。”

  叶之晴如同机器人般,眼睛顺着他们走出门口而转过去。水灵终于挑到衣服了,她走过来,“之晴,这件好看吗?”

  只见叶之晴像木偶般,呆呆看着门外,水灵皱起眉头,走过去,可是一看,却大吓了她一跳,她立即把衣服放到一边,双手用力的摇了摇她的双肩,“之晴,你怎么啦?别吓我……”

  叶之晴在水灵的呼唤声中,终于回神了,她喃喃的说,“他忘记我了,他忘记了,他怎么可以忘记我?”

  叶之晴甩开水灵的手,然后冲了出去,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忘记我?叶之晴发了疯般追了出去,只是,刚才那对俊男俏女已经坐上了车,正在她面前开过。

  水灵拉住了她,“之晴,你怎么了?”

  叶之晴继续追了出去,只是,她两条腿,怎么追得上人家四个轮子的宝马车?最终,叶之晴摔倒地上,终于停下了脚步。水灵气喘呼呼的跟了上来,扶起摔在地上的叶之晴。

  膝盖已经被摔伤了,但是叶之晴并不觉得痛,她没听错,他说他不认识她。她做梦也想不到,她等了七年,守了七年,却这样的见面,如同陌路人般。

  水灵早给她吓坏了,抱住她,“之晴,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叶之晴靠在水灵的怀里,失声痛哭,七年来,她极少会哭泣,既然生活最苦,她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当他在她面前,挽着别的女人的手,然后说他不认识她的时候,她心如刀割、撕心裂肺。

  “水灵,他不认识我了,他忘记我了,他怎么可以忘记我?他说过,要我等他,可是,为什么他却忘记我了……”水灵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第一次看到叶之晴哭得那么竭思底里。

  “之晴,你是不是看到小杰的爸爸了?”水灵猜想,不然谁会有这么大能力,让叶之晴哭得那么伤心?

  “可是,他忘记我了,我等了他七年,他居然把我忘记了,水灵……我好心痛……”水灵拉着她回到路边,然后在木椅上坐了下来。

  而路人,则是忍不住回望一下那个哭得伤心欲绝的女人。

  “之晴,别难过了,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既然他回来了,我们找他问个清楚,给你一个交待好吗?”那个臭男人,该拿去凌迟,之晴放弃了学业,坚持把孩子生下来,结果那个臭男人居然会把之晴忘记了,水灵的眼里也燃起了两团熊熊的烈火。

  “水灵,我刚看到了,他还挽着别的女人的手,他幸福了……水灵……我好难过……”叶之晴靠在水灵的怀里,把她的衣服都哭湿了。

  “之晴,会不会看错了?”水灵看着叶之晴哭得那么伤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不会,化灰我也认得,绝对不会认错,就是他……”那个在她十八岁的时候,毁她清白,留下这几字和一个孩子的男人,她怎么会认错,就烧成了灰,她也认得出来。

  直到叶之晴哭不出来,水灵拉着叶之晴,进了一个家比较高级的餐厅,点了一桌子的菜。叶之晴看着一桌子的菜,突然把悲愤转化为食量,两个女人拼命的吃。

  直到肚子都快撑死了,两人终于停手了,水灵打了个隔,“之晴,现在还很难过吗?”

  叶之晴吐了口气,“水灵,谢谢你,我现在好点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你想把那男人找出来,包在我身上。”水灵大学毕业之后,在一家报社里做了主编,只要人在海城,她就不信找不到他?

  叶之晴摇了摇头,“水灵,我现在一片浑乱,等我好好想想先吧。”

  水灵点了点头,“总之,之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全力支持你。”

  水灵一直把叶之晴送到楼下,叶之晴感觉全身虚脱了回来,打开门,小杰就跑了过来,“妈妈,你回来啦?”

  叶之晴傻傻的看着小杰,直到小杰的声音再度响起,她才回过神来,“小杰,妈妈给你带了好吃的回来。”她原本没想到陪水灵逛街,会发生这种事情,不然如果单纯去吃大餐,叶之晴怎么会不带她的宝贝儿子?

  小杰看着她,“妈妈,你眼睛为什么红红的?”

  叶之晴摸了摸他的头,“乖,自己去吃,刚才在楼下眼睛进了沙子,妈妈没事的。”

  “妈妈,我帮你吹吹……”叶之晴笑了笑,然后蹲了下来,小杰靠近叶之晴的眼睛,轻轻的吹了吹。

  “妈妈,还痛不?”小杰单纯的问着,他不知道他妈妈现在心里有多难过,可是,有小杰在,似乎心里的痛减小了,“不痛了,小杰真棒,妈妈进去休息一下。”

  这七年来,大伯和大伯娘对于她退学的这件事情,也渐渐的释怀了,只是,她自己再也没脸目回叶家村了,倒时他们经常会来看她,叶之晴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孝。

  叶之晴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天花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把她忘记了,这又算什么?原本干涩的眼睛,泪水再次涌出来,无声无息,滑落在发际里,渐渐消失。

  好一会儿,她则身,看着在客厅里的儿子,如果他真的忘记她了,以后就跟儿子相依为命。但是,叶之晴不甘心,他怎么可以一句不认识就想完了,至少该给她一个解释,不是吗?

  星期一,叶之晴想了很久,决定下班的时候去找水灵,帮她把那个男人给找出来。还好附近就有小学,叶之晴把小杰送进学校之后,就去上班了。

  刚回到公司,就看到了程枫,程枫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地方,以他现在的地位,也不用再挤那一房一厅的小房子了。

  “之晴,早……”程枫主动跟叶之晴打招呼,叶之晴看着前台的女生,全部打扮到花枝招展,她忍不住有丝好奇,“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

  “之晴,今天是公司新总裁上任,听说做事很严励,你可要小心点。”程枫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些庸姿俗粉,摇了摇头,“之晴,我们走吧。”

  叶之晴点了点头,跟着程枫走在后面,回到销售部。叶之晴很珍惜现在这份工作,更不能给程枫添麻烦。刚回来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青青和杜雪拿着镜子,“青青,你说唇上这颜色可以吧?”

  “切……再怎么涂,能跟我比吗?”两个女人开始在争议,最后,两人来到叶之晴的桌上,“之晴,你最公正了,你说我们谁最漂亮?”

  叶之晴放下手中的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们二个,其实整个办公室里,就只有她们三个女的。这下子,不是折腾叶之晴吗?她皱着眉头,“嗯……各有千秋……”叶之晴很艺术的回答着。

  “之晴,今天是新总经理上任,你……你不用打扮一下吗?”青青很无奈看了一眼叶之晴,一个老姑婆式的发型,还要盘了起来,加上一副黑色大眼框,唉。

  叶之晴笑了笑,她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还有资格发花痴吗?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青青和杜雪立即冲了出去,不用想,肯定是那位帅气多金的新任总裁驾到吧?叶之晴原本不想出去,但说了要迎接新任总裁的到来,叶之晴也跟着出去。

  只见前后左右的女同事动作一致拿起口红、镜子、粉盒,拼命地涂抹,巴不得把鼻子涂高一点、眼睛画大一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来了。看来大家为了给年轻、多金的总裁留下“深刻。”印象,都中了茱莉亚罗勃丝的毒,梦想“麻雀变凤凰。”从此飞上枝头。

  叶之晴站在最后面,没过几分钟,在高级主管的簇拥之下,那个新任总裁终于出现了,只听见前面的女人立即忍不住发出一声‘哗’的声音,好帅哦……

  前面太多人,叶之晴站在后面,那位总裁的尊容叶之晴没能看到。终于,新任总裁站到讲台上,叶之晴顿时石化了……

  他?怎么会是他?叶之晴没想到,公司新任的总裁,居然是他。接下来,他用充满着兹性的声音介绍,“大家好,我叫费逸南……”

  后面叶之晴没有听到清楚了,原来,他叫费逸南了,七年了,整整七年,她终于知道他的全名。叶之晴苦笑了一下,这个世界什么要那么的讽刺?她总算知道,她儿子真正的姓,是姓费。

  费逸南说了几句之后,就立即消失在那堆花痴的女人消线,只是,临走的时候,目光在昨天在商场里的遇上的女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是的,全场的女人都在花痴,唯有她,宛如呆木鸡一样,站在那里,显得那么异类。

  主角离去了,众人开始散场,程枫看着还愣在一地的叶之晴,敢情之晴也被新任总裁给迷倒了,但是他相信之晴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之晴,怎么啦?”

  “啊?”叶之晴从巨惊之中,回神过来,“我……我先回去了……”程枫看着叶之晴的表情,有点奇怪,她的样子像是被吓倒了,只是,新任的总裁明明长得那么帅,之晴被吓倒?

  回到办公室,青青和杜雪还在回味着刚才总裁那个帅气的样子,看着叶之晴一脸失魂的走进来,青青立即走上去,“之晴,你也给总裁迷住了吧?”

  叶之晴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在坐回自己的坐位上,这个世界,真的很窄,没想到整整等了七年,他出现了,甚至还以总裁的身份出现了。

  费逸南坐在新办公室里,一堆向他擦完马屁之后,终于消失了。那个女人的样子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

  看到他,她会泪流满脸,更加没想到,她居然也在自己的公司里。

  难道自己认识她吗?费逸南努力的回想着,可是他只要用力一想,脑袋就好像要炸掉了一样疼痛。自从那场车祸之后,他曾经失去过记忆,可是后来,他已经把其它人都想起来了,难道自己还遗忘了些什么?

  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静儿……”

  “南,还习惯吗?”楚静温柔的问。

  “嗯,还好……”自己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是楚静一直倍在他身边,那个时候,不仅仅失去记忆,连双脚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幸好有楚静一直在他身边默默支持她。

  “晚上一起吃饭……然后到山顶去看看星星……”楚静规划着,费逸南挂掉电话。楚静对他来说,不单止是一个恋人,更是一个恩人。

  一整天,叶之晴都心神不宁,频频出错,好不容易挨到下班,青青和杜雪一溜烟就走了,“之晴,你关灯哦,我们先走了。”

  叶之晴点了点头,她要怎么办?要不要去当面问个清楚,叶之晴一直到最后才关掉办公室的门。心情极其复杂,那天看到那个女的,是他现在的女朋友,或许,还是老婆?她这样子算不算是小三?

  “等一下……”电梯在准备合上的那一瞬那,突然被一个手硬生生的挡住了。叶之晴抬头,没想到会是他,费逸南看着叶之晴那个白痴的样子,皱起了眉头,现在的女人,都那么肤浅,只知道看中外表。

  费逸南走进电梯,然后按下了一的数字,面对着这个男人,叶之晴莫明的感到紧张起来,看着电梯一层一层的下,叶之晴紧张的握住小手,然后咬着下唇,像是鼓足了勇气,“费逸南,你还记得叶之晴吗?”

  费逸南转过身,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还敢直呼自己的名字,叶之晴?为什么这三个字感觉那么的熟悉,可是,他却从脑海里找不出一点关于这三个字的印象。费逸南摇了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叶之晴再次泪雨如下,突然,叶之晴上前,啪一声大力的甩过费逸南的脸,“混蛋,你怎么可以把我忘记?你怎么可以?”

  叶之晴打完之后,再也没有力气站在这里,电梯刚才嘀的一声打开,叶之晴大步冲了出去。费逸南拍着自己发痛的脸,莫明奇妙被那女人打了掌,看着她的样子,似乎自己对她做了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敢情自己真的认识她?

  费逸南走到外面,天空下场了滂沱大雨,两边的花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费逸南从侧过走进了停车场,然后开着车子出来,刚跑到大楼外面,正看到刚才那个敢打他耳光的死女人。

  费逸南看着她那摇摇欲坠的身影,皱起了眉头,找死吗?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避一下吗?算了,这种女人,费逸南不屑。正准备加速开走的时候,前面的女人居然晕倒在地上。

  SHIT……

  费逸南看着在大街上的人都行色冲冲,而那女人倒在地上,那么不起眼,估计这场大雨下完之前,都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算了,怎么样也是自己公司的员工,免得要是真死了,还要赔钱。费逸南把车子慢慢的倒了过去,把她从地上拉了进车子。

  看着自己身上那套楚静专程订制的高级西装,就这样被这个女人沾满了水渍,费逸南真想把这个女人推到地上。看着她惨白的脸色,费逸南摇了摇她,“喂,叶之晴,醒醒……”

  叶之晴?为什么他对她的名字脱口而出?好像自己曾经认识过,费逸南摇了摇头,然后倒过车子,往医院的方便驶去。

  没过多久,大雨仍然没有停下来,路上的街灯已经亮起,终于过了医院。费逸南抱起车内的人儿,冲进医院。

  费逸南原本把人送到医院之后,交钱就走人,没想到叶之晴却迟迟没有在抢救室里出来。费逸南心急,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快七点了,看样子是赶不及跟楚静吃饭了。

  正准备跟楚静电话的时候,手机倒是先响起来了,“南,在那呢?我已经快到餐厅了。”

  费逸南蹙眉,“静儿,不好意思,公司有个员工突然在路上晕倒了,我正在医院,可能赶不及陪你吃饭了。”

  “啊……这样子啊,那你不用赶来了,我自己吃就行了。”楚静体贴的挂掉了电话。费逸南看着抢救室的红着的灯,不就是一场大雨吗?她至于这么脆弱吗?明明打他的时候,还那么用力。

  看着那该死的叶之晴迟迟没有出来,费逸南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不安了,已经无法安定的坐在外面的椅上等了,他站起来,在抢救室里不安心的踱来踱去。

  终于,七点半,手术室的灯已经灭了,费逸南松了口气,“医生,她没事吧?”

  “病人气血攻心,再加上淋了大雨,还在发烧,等烧退了估计就没事了。”医生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护士则带着费逸南去办理入院手续。

  费逸南忍不住低骂,难道自己欠了这女人的吗?无缘无故打了他一个耳光,还得送她进医院,还得替她办理入院手续,真欠她的吗?……

  办完入院手续之后,费逸南还是忍不住到病房上看看,此时此刻,她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气血攻心?有这么严重吗?费逸南居高临下的仔细的看着这个女人,自己真的认识她吗?

  他努力的回想着,是不是该让医生替他也彻底检查一下,是不是当年那场车祸让他忘记了些什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叶之晴突然说话了,仔细的一声,原来是做梦。

  看着她手上的点滴,费逸南走了过去,按住了她,“女人,不许乱动。”

  也是他的话发挥了作用,叶之晴真的没再动了,只是,两行清泪在她的眼角溢了出来,眉头深锁,“你怎么可以忘记我?我等了你七年,你知不知道?你怎么可以忘记我?”

  叶之晴紧紧握住了费逸南的手,口里念念有词就是这二句话,费逸南看着她眼角微微闪着的泪花,心里突然痛了起来,他的手忍不住摸向她那苍白的脸,“难道我真的认识你吗?”

  直到叶之晴安静下来,费逸南才抽回自己的手,吩咐了一下医生,然后离开医院。费逸南回到家之后,坐在书房里,难道自己真的忘记了一段很重要的回忆的吗?

  他拨下电话,“汤医生,过来一下了。”

  他的记忆一直停在那场车祸,他身受重伤,而爸妈则是被摔下山崖,当场身亡,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东西忘记了?

  没多久,费家的家庭医生便来到费逸南的办公室,“少爷,你身体那里不舒服吗?”

  “汤医生,我想让你再替我检查一下,为什么我觉得,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我似乎忘记了?”费逸南不带感情的说。

  “少爷,如果你想要更精密的检查,要明天到医院里,我再为你做一个详细的检查。”费逸南点了点头,然后摆了摆了手,示意汤医生出去。

  他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酒柜里,打开了一支珍藏已久的红酒。走到落地窗前,自从那场车祸之后,他就失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连双脚都几乎再也站不起来了,整整七年,都是楚静陪在她身边。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没想到,是楚静的电话,费逸南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喂……静儿……”

  “南,回来了吗?”楚静温柔的问。

  “嗯,静儿,你不早点休息吗?”费逸南问。

  电话沉默了一会,楚静似乎感觉到费逸南心不在焉,就挂下了电话。

  夜色迷离,两人各怀心事,而医院里的叶之晴,也总算醒来了,看到四周苍白一片,医院吗?又是谁送她到医院的,她努力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都好像没有了力气。

  这时候护士走了进来,叶之晴虚弱的问,“护士小姐,请问是谁送我到医院的?”

  “是一个很帅的先生,你好好休息,等下我回过来换药水的。”护士小姐说。

  叶之晴看了看四周,看样子,是VIP的病房,也不知道住一晚要多少钱,她那里会舍得住这么高级的病房,“护士小姐,可以换病房吗?”

  护士笑了笑,“你就放心,送你来的男人已经付了钱,你就安心在这里住。”听到护士这样说,叶之晴算是放心了,可是,她至少也要报答一下那个好心人,“护士小姐,你真的不知道送我来的人叫什么名字吗?”

  护士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姓费的……”听完护士的话,叶之晴想起,自己打了费逸南一巴掌之后,就冲了出来,难道是他?

  想起他,叶之晴连胸口都觉得痛了起来,她后悔当初自己好心救了那个忘恩负义的浑蛋,就是那一次,把她的生活彻底的搞到天翻地覆。没想到,他现在还是公司新任的总裁,她还给了他一巴掌,估计回到公司,她就等着被炒了。

  她叹了口气,看来今晚自己得在医院里过夜了,还好小杰寄宿的学校里。如果没了份工作,她们两母子真不知道怎么办?她不能让小杰连学都不上了的。自己当年没机会念大学,她的儿子,一定要念大学。

  他居然把自己忘记了,她又能怎么办?叶之晴忍不住缩了起来,七年来,她仅存的一丝希望也已经破灭,她也二十五岁了,今生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儿子健康成长,只是,她无能,她无法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8章:能把孩子生下来吗? 叶之晴几乎就要软在地上,还好水灵手急眼快扶住了她,“之晴……”叶之晴靠在水灵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水灵,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水灵也被吓到了,虽然现在的世界,十八岁怀孕也不是什么怪事,可是这事 2011-12-15 14:20: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