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章:救命啊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15 14:21:21    状态:已完结
第二天清晨,叶之晴还是正常的回来上班,那一百块的全勤她不想没有,一百块已经够交水电费了。

  当费逸南来到公司的时候,叶之晴刚才从茶水间出来,每一次看着这个男人,叶之晴都是百感交集。而费逸南,也瞪着叶之晴看了好一会儿。

  这时候,总裁办的二个女人走了过来,“喂,凭你这种赖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吗?”叶之晴只是销售部里一个小小的文员,怎么能得罪公司里的大姐大,她低下头,默不出作。

  “怎么?哑了是吧?警告你,以后离总裁远点。”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只差没有指着叶之晴的鼻子里骂了。叶之晴倒是很淡定,她没想过自己有一天飞上枝头,她一直等待着七年前的那个男人,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等了七年的男人,居然把她忘记了。

  两个女人骂完之后,总算放叶之晴回去了,办公室里,青青和杜雪仍然谈论着费逸南。但是叶之晴,在心里,早已经把费逸南这个浑蛋,甚至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心如滴血的她,却因为这份工资,而舍不得离开这里。是不是,她从此该死心,不再等待他,因为这份等待,已经让她心碎了一地,怎么拼,都无法再将心完整了。

  正在她沉默之时,总裁办首席秘书宋微却走了进来,“叶之晴,从明天开始,你调任总裁办。”

  叶之晴惊愕,“为什么?”

  宋微一脸干练,脸上看不出来是喜是悲,只是公式化的表达,“这是总裁的意思,明天准时到总裁办报道。”说着,宋微走了出去。

  杜雪和青青立即走了过来,“哗……之晴,你要发达了,居然调到全公司女人最想去的地方,你可以把握好机会。”

  青青一脸无奈的上下打量了叶之晴一翻,“之晴,凭什么就选你,我有那里比你差了吗?”

  杜雪笑了笑,“说不定人家总裁吃惯了鲍心翅肚,突然间想吃之晴这种青菜白粥了。”

  看着两个同事的表情,叶之晴很无奈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为什么她连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想到她等了七年男人,居然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她的心就揪着的痛。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她昨天忍不住打了他一巴掌吗?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调她到他身边去。可是,叶之晴,你真的就这样认命了吗?你真的就这样放弃你等了七年的男人吗?

  叶之晴无奈着、心痛着、迷茫着……

  第二天,叶之晴准时来到了总裁办报道,昨天那两个女人,一个叫江宛,一个李如,看到叶之晴来到办公室,皱起了眉头。

  宋微走出来,“欢迎你加入总裁办,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办公位置。”宋微跟江小宛和李如心不一样,这让叶之晴心里的恐惧降低了一点。

  “她凭什么进来总裁办?有身材没身材的。”李如心的不客气的说。

  宋微看了她们两个一眼,“花瓶已经够了,之晴,好好工作。”叶之晴点了点头,“谢谢宋秘书……”那两个女人面面相躯……但并不敢反驳宋微,宋微可是总裁室里的首席秘书。

  叶之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这里比起销售部,更有气派,但是她的内心却更加的忐忑不安了。没过多久,桌上的红灯亮起,叶之晴皱着眉头,走到费逸南的办公室。

  她的手微微的发颤,但还是敲了敲,终于走了进去?是找自己秋后算账的吗?自己毕竟打了他一巴掌,想到这里,叶之晴的心里开始有丝后悔了,如果她当时能忍着,那该多好,如果没了工作,就不能保证儿子的正常生活了。

  费逸南看着皱着眉头的她,他有这么可怕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做了这种决定,把她调到自己身边,这让他自己也觉得默默吃惊。

  “总裁,有什么吩咐吗?”叶之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一副干练女秘书的模样。

  费逸南上下打量着她,“叶之晴,我有这么可怕吗?你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叶之晴抬头,微微一愣,没想到,还是给他发现了,“你为什么会调我到这里?”

  费逸南沉默了一下,“你以前真的认识我吗?”

  叶之晴正想说的时候,费逸南的电话响起,“喂,静儿,怎么啦?”

  静儿?是那天在商场里那个女的吗?好像那天,他也是这样叫的,想到这里,她的心该死的痛了起来。

  “好,你乖乖别动,我立即过来。”费逸南心急的挂掉电话,然后拿起放在椅背上的西装,临走看了一下叶之晴,“你可以出去工作了。”

  看着他如此心急离开的背影,难道是那个叫静儿的女人出事了吗?只是一个电话,就让他大总裁这样离开。

  她苦笑了一下,叶之晴,你这是在吃醋吗?你凭什么吃醋,他根本就已经忘记你了。

  叶之晴是一个知足的人,虽然并不想到这里,可是,换了秘书室,工资差不多翻了一倍。而宋微也对叶之晴比较满意,毕竟不像那二个花痴一样,整天只想着飞上枝头。

  叶之晴看了看手表,还有几分钟就到时间下班了,她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资料,然后去了一下卫生间。

  她刚刚方便完,准备打开门,没想到,门却怎么样也打不开,叶之晴急了,大喊,“有人在吗?帮我开开门,有人吗?”叶之晴大力的拍着厕所的门,可是却怎么样打不开。

  这时候,从天而降的凉水把她的衣服都湿透了,外面传来爽朗的笑声,“叶之晴,你在里面慢慢享受吧。”然后又一阵大笑,“求求你们,放我出去,求求你们。”

  叶之晴听出来了,是李如和江宛,自己到底是那里得罪了她们?随着脚步声声渐渐的消失,叶之晴知道她们已经离开。她不死心,仍然大声的呼喊着,希望有人来救她。

  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七点了,通常这种时候,公司听人早已经离开了。难道自己真的要这厕所里过夜吗?看着越来越黑的厕所,加上全身已经湿透,叶之晴又冷又害怕,终于,一向坚强的她,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费逸南把楚静送到医院之后,想起自己有东西落在办公室里,他折回公司。准备方便一下的时候,仔细听,似乎从女厕里传一阵阵的呜咽的声音,费逸南是无神论者,他走进女厕,“有人在?”

  宛如天籁般的声音传入叶之晴的耳里,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救命啊,麻烦帮我开开门,救命啊……”

  费逸南闻声而进,看到女厕所里,有人用扫把把门反锁住,他打开灯,把扫把拿开,却看到叶之晴浑身像落汤鸡一样,正微微的颤抖着,头上还滴着水珠。他的心猛然一痛,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叶之晴没想到,救她的人居然会是费逸南,更加没想到,她会衣服披在自己的肩膀上。费逸南扶起叶之晴,看着她发白的嘴唇,突然间有点怒了,“是谁把你锁在这里的?”

  叶之晴没有说话,只是在发颤,费逸南很自然的拉起她的手,这个死女人,才刚从医院出来,难道是害他么?

  不知道为什么,当费逸南拉着她的手的时候,突然觉得他的手心很温暖,让她的身体好像也开始升温。但是,他一脸怒气,叶之晴不敢说话,直到两人走出大厅。叶之晴动了动嘴巴,想脱下披在肩膀上的衣服,“谢谢你……”

  费逸南瞪了她一眼,“不许脱,在这里我等我一会,送你回家。”说完,费逸南生气的离开,叶之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是自己又惹他了吗?

  叶之晴傻傻站在大门口外,真的等着费逸南,没过一会,银色宝马车从车库里驶出来,是费逸南,他冷冷的说,“还不上车?”

  叶之晴愣了一下之后,还是乖乖坐到上去,“住在那里?”

  “信义路。”叶之晴条件反射的回答,叶之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乖乖的回答他的问题,就好像七年前一样,他问她多少岁?

  浑身都湿透了,加上叶之晴刚刚才病好,这无疑是加重了病,她忍不住打一个喷嚏。

  费逸南没有说话,只是加快速度赶到信义路。

  “在前面路口停就可以了。”叶之晴轻轻的说,声音有些颤抖,看得出来,她仍然很冷。

  费逸南开到路口,冷冷的说,“明天不用上班……”叶之晴一听,大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炒我,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费逸南了之后,这个笨女人,如果真要炒她,他用得还送她回家吗?“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才上班……明白没?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只是费逸南不知道,如果叶之晴不是这种笨女人,她怎么会退学,不顾一切替他生下孩子?

  “谢谢……”叶之晴刚刚下车,费逸南的车子像是一支箭一样,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叶之晴的面前,对叶之晴来说,这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如果不是身上还披着的西装,她真觉得,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她叹了口气,全勤就这样没了,但是,总算保住工作了,也不算太差。一阵风吹过,她忍不住浑身哆嗦,看样子一会回家之后,要弄碗姜汤,要是真再病了,再进医院,又得花钱了。

  叶之晴回到家里,立即冲了一个热水澡,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看着放在沙发上的那个西装,叶之晴皱起了眉头,是自己洗,还是送干洗店?想前想后,叶之晴咬了咬牙,决定明天送到干洗店里洗,免得自己弄坏了费逸南的衣服,她赔不起。

  简单的弄了个面条,叶之晴吃完之后,感冒浑身似乎没那么冷了,她打开电话,回复着读者的评言,这七年来,她一直没有放弃过写小说。最后,还是坚持更新完毕,才睡到床上,已经星期二了,最过三天,就可以看到儿子了。

  如果,如果费逸南看到小杰,他会认得出来吗?如果跟费逸南说,小杰是他的儿子,他会信吗?会不会觉得她像别的女人一样,想骗他钱?叶之晴小小的脑袋开始纠结了,可是,小杰是他儿子,他怎么可以不负责任?七年前,明明是她好心救了她,为什么到最后,所以的一切都由她来承担?

  叶之晴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醒之后,叶之晴算是恢复了,她吃过早餐,然后拿着费逸南的西装走到楼下的干净店,她检查了一下袋子里有没有其它的东西,却从西装内夹里翻出一张相片。是那个叫静儿的女人吗?上次在商场里看到的女人,相片上她笑是那么的灿烂,是那么幸福,跟费逸南一起,简直的金童玉女。

  看着如此幸福的两人,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滚烫而至,滴到相片上,在他们的笑脸上散开。她深吸了口气,然后把相片放在茶几上,拿着衣服走下楼。

  衣服放到洗衣店之后,叶之晴顺便去市场买了点菜,回到家里。叶之晴有点闷,忍不住打开网页,却看到娱乐版头条,却看到关于费逸南的消息,原来,相片上的女人,叫楚静,是市委副书记的女儿。

  新闻说,两人正在热恋之中,传闻准备结婚。叶之晴宛如掉进冰窖般。楚静是多么的明艳动人,身份高贵,是的,只有她这种女人,才配得上宛如天神般的费逸南。

  那么,她跟小杰,是不是注定了永远跟费逸南都只是两条平行线?叶之晴关掉网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知道他们快要结婚的消息,叶之晴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割般,整个心脏已经痛得无法言语。

  午饭已经是没心情去煮,叶之晴不争气的在床上睡了一天,看着外面天渐渐的黑了起来,她终于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做了一个像样的晚餐。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她逼着自己吃下去,顺便打开电脑,登上了人才招聘网。

  她跟费逸南之间,对他来说,是已经忘记的露水情缘。再留在公司,看着他,她只会更加的痛苦,七年了,是时候做个了结,但是在没有找到新工作之前,她是不会轻易离职的,生活的重担,一直以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背负着。

  第二天,叶之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回到公司上班,没想到,江宛和李如却没有看到在办公室,叶之晴有些吃惊,“宋秘书,请问她们呢?”

  宋微笑了笑,“之晴,以后叫我微微就行了。”宋微年约三十,是已经结婚的女人。

  “好的,微微。”叶之晴点了点头。

  “之晴,以后秘书室就是我们二个了,昨天总裁回来,把江宛和李如两个花瓶炒掉了,你以后要好好工作,知道吗?”宋微陈述着事实。

  “好,以后请多多关照。”叶之晴回到自己的坐位上,不由得愣住了,难道费逸南知道是她们把她锁在厕所里,所以把她们炒掉的吗?叶之晴把自己的思绪扯回现实中,她已经做好决定了,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在宋微的带领之下,叶之晴开始熟悉秘书的工作,但是想到要跟费逸南朝夕相处,叶之晴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还好,宋微才是首席秘书,通常会陪费逸南处理各种事务,她等多就是一个小跑腿,想到这里,叶之晴才稍稍松了口气。

  中午的时候,宋微接到电话,紧张的走了出来,“之晴,我儿子高烧进医院了,我要请假,其它的事情,麻烦你跟进一步。”

  叶之晴点了点头,“好的,你快去吧……”叶之晴可以体会宋微的心情,孩子是从母亲身上掉下的肉,听到他生病,怎么会不心痛?

  宋微走了之后,没多久,桌上的红灯亮起,只听见费逸南要冲一杯咖啡进去。叶之晴想了想,顺便把衣服还给他,叶之晴冲好咖啡,敲了敲门,然后走进他的办公室,看着坐在那端的费逸南,叶之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紧张起来。

  “总裁,你的咖啡……”叶之晴轻轻把咖啡放到他的桌子上。

  费逸南闻声,“宋秘书呢?”

  “宋秘书她儿子进医院了,所以她请假了。”难道不是已经跟他说他吗?

  “哦……”费逸南接过咖啡,看了看叶之晴,“还有事?”

  叶之晴拿起身后的袋子,“之前谢谢你,把衣服还你,我已经洗好了,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一口气说完,叶之晴像逃了一样消失在费逸南的视线里。

  费逸南没作多想,只是,她泡的咖啡,比宋微泡的好像更好喝,他又忍不住多抿了一口。

  叶之晴走出费逸南的办公室之后,轻轻的拍了拍胸口,告诉自己,要淡定,费逸南早已经忘记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他不是要跟楚静准备结婚了吗?

  这时候,一个宛约温柔、明艳动人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我是来找南的……”叶之晴点了点头,不用她说,她也从新闻上知道她就是楚静了,今天一看,真人比新闻上的更好看。

  叶之晴礼貌的走到她身边,“稍等,我报通一声。”

  楚静看了看叶之晴,有点眼熟,是在那里见过的吗?叶之晴挂下电话,“楚小姐,总裁请你进去。”

  “谢谢……”一看楚静,就是那种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叶之晴看了看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她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了,更何况,费逸南根本就把她忘记了。

  看着楚静走进去,叶之晴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告诫自己努力工作,不要去想。

  费逸南看到楚静,合上手中的文件,“静儿,怎么来了?”

  楚静微微一笑,“南,想你了,中午一起吃饭吗?”费逸南看了看手表,“你先等一会,想喝点什么吗?我处理完手上的文件就一起下去吃饭?”

  楚静走到沙发了,安静的坐了下来,只是随手翻起摆放在茶几的杂志,看着那边的费逸南,远远望去,他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办公桌的电话响起,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费逸南拿起电话,“什么?工人受伤?全力抢救受伤的工人,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费逸南没想到,南部的工厂遭受了强大的台风,有些厂房倒塌,工人和设备都受到损害。他拿起放在桌上的的西装,“静儿,恐怕无办法陪你吃饭了,我要到南部处理一下事情。”

  听着费逸南的说话,楚静只好有丝失望的点了点头,“好,你快去吧,注意安全。”费逸南拍了拍楚静的肩膀,“要不要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楚静摇了摇头,“你快去吧,不用管我。”费逸南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出办公桌,“叶之晴,跟我出来……”

  叶之晴看着他心急的表情,立即拿起包包追了出去,她奇怪,难道不是陪楚静吗?怎么会叫她出来?楚静呢?

  逸南走了之后,楚静跟着就出来了,只看到那个小秘书一直跟他的身后,为什么看到那个秘书,她的心里莫明的不安起来。

  叶之晴一直跟着费逸南的脚步,来到地下停下场,费逸南看着她笨笨的样子,忍不住吼,“还不上车?”当然自己到底是搭错了那根线,居然会把她调来秘书部?

  “哦……”叶之晴赶紧上车,他为什么要这么凶,好像是她欠了他的似的,这个男人,简直是太过分了。

  上车之后,看着车子渐渐驶出市区,叶之晴有些迷惑了,“总裁,我们是要去那里?”叶之晴忍不住问,不会是把她卖了吧?但是不至于,要卖,也不会卖她这种不值钱的。

  “南部工厂遭遇台风,损失惨重,这次算是出差……”听着费逸南的话,叶之晴不禁怔了一下,“那明天可以赶回来吗?”

  费逸南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看情况,大概也赶不回来,你有事?”

  “没没事。”叶之晴听着他的话,只是觉得,明天就星期五了,谁去接小杰?不知道水灵有没空?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费逸南看着她皱眉,更加不爽,“叶之晴,出差算你加班费。”

  “啊?……哦。”叶之晴反应慢了些,那也不错,好不容易跟费逸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有些话,是不是该告诉他呢?看着他那严竣又冷酷的脸,叶之晴不禁提不起勇气来。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从两旁被损坏的情况来看,南部的损失应该会更严重。那边香蕉树,连带着香蕉,已经到了准备收成的时候,却因为一场台风,就这样倒下来了。

  叶之晴忍不住叹了口气,那该损失多严重啊?

  费逸南开着车,忍不住问,“你叹什么气?”

  “我看到那么多香蕉倒在地上,觉得很可惜而已……”叶之晴如实回答,费逸南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开车。

  天空下起了大雨,远处的景物开始看不清,大风把两旁的大树响到东倒西歪,路上的积水越来越深,突然,车子卡在水里,怎么样都起不到,最后居然熄火了。

  下着这么大的雨,费逸南也不好下车检查,大概是水太深了,该死的,这是什么天气?

  费逸南懊恼的拍了拍了方向盘,皱起了眉头,这种地方,都不知道还有没人?他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意外发现一个加油站,“你在车上坐着……”

  看着费逸南解开安全带,叶之晴不禁关心的问,“这么大雨,你要去那里?”

  “少废话,坐着别动。”说完,费逸南打开车门,没一会,就消失在大雨里。叶之晴顺着他的方向,前面,好像有人家?他是去找人帮忙的吗?

  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看到费逸南的身影,叶之晴不禁心急了,下这么大的雨,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叶之晴开始坐不住了,不会出事的,费逸南不会有事的。

  但是,还没有看到人回来,她真的害怕了。于时,她也解开安全带,准备到前面找费逸南。当费逸南和加油站的人准备好工具,正要过去拖车的时候,却看到叶之晴这个笨女人居然冒着大雨前来。

  大雨中那一抹白色的影子,让费逸南皱起了眉头,这个死女人就这么不听话吗?不是叫她在车子里等吗?

  叶之晴在大雨里前来,终于看到前面有费逸南的影子,她不禁大喜,加快了脚步,没想到,就在还有十米的时候,因为心急,叶之晴一脚踩进水坑里,摔倒在地上。

  费逸南真的想捏死她,他不得不走过去,扶起倒在水坑里的笨女人,“谁叫你出来了?”他大吼,大雨里,仍然可以看到他青筋冒起。

  “我以为你出事了,所以过来看看……”叶之晴看着他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解释。费逸南瞪了她一眼,然后拉着她的手,往加油站走去。

  当他的大掌包着她的小手的时候,叶之晴的心里不禁涌起一丝热气,虽然身处滂沱大雨之中,但是,她不冷。

  两人走进加油站,叶之晴由于穿着白色的衣服,当被雨湿透的时候,贴着了肌肤,连胸罩都若隐若现。再看了看身边的两个男人,费逸南不悦,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警告你,死女人,别再乱跑,乖乖站在这里。”

  叶之晴看着他愤怒的样子,不禁吐了吐口水,点了点头,他这是关心自己么?

  这时候,一个油光满脸,年约四十来岁的男人拿走粗绳子走出来,“终于找到了。”于时,四个男人,包括费逸南,走向大雨当中,准备把车子从水里拖出来。

  大风吹过,叶之晴站在地上颤抖着,可是,她不觉得冷,因为她身上穿着费逸南的衣服。叶之晴不禁觉得自己真的很傻,他明明就已经忘记自己了,他明明就已经有未婚妻,自己还能多想吗?白痴,叶之晴你就是一个白痴。

  楚静跟他,是那么的登对,而自己跟在他一起,只怕是会拖累他。楚静是副市委书记的女儿,她不过就是一介草民,如果真的在乎费逸南,她想她是不应该把事情告诉费逸南,而且,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一定会想起,他爱是的人,是楚静。

  看到这里,叶之晴原本闪亮的眼睛不禁开始失神,她苦笑了一下,告诉自己别想太多。

  没多久,就看到车子被拖进来,而加油站的老板娘看到他们,“两位如果不嫌弃,可以进来我家把衣服换掉。”

  “费先生,车子可能没这么快修好,你们到我家换一下衣服,免得感冒了。”老板友好的说,他们也开始进去换衣服。

  看着落汤鸡似的叶之晴,费逸南点了点头,“谢谢,你们尽管收钱就好了。”

  “费先生,费太太,请到这边来。”费太太?叶之晴愣在地上,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费逸南真的败给这个蠢女人了,他忍不住走过去,“叶之晴,走啦。”

  哦……叶之晴赶紧跟着费逸南的脚步,老板娘从衣柜里拿出二套衣服,“不好意思,两位将就一下,这里只有我跟我老公的衣服了。”

  叶之晴接过手,打了个喷嚏,“谢谢谢老板娘了。”

  老板娘点了点头,指着里面的卫生间,“你们可以在里面先换一下衣服,有热水。”

  说完,老板娘已经离开了,这里一间简易木房子,费逸南是老板,当然是他先换衣服了。只是,耳边传来一阵吼声,“叶之晴,还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进去换衣服……是不是想病了,按工伤赔偿?”

  叶之晴听了他的话之后,倒吸了一口气,赶紧走进卫生间,把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换了下来。顺带打开热水,好好洗了一下,她不敢太久,因为费逸南身上也是湿的,他难道不怕自己也会感冒吗?

  叶之晴三下五除二,以火箭的速度洗好换好衣服。全程不到五分钟,费逸南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看着她身上穿着那套宽大的衣服,有些滑稽……

  “你快进去吧,免得着凉了。”叶之晴小心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走过,听着关门声,叶之晴知道费逸南已经进了浴室。她走到窗口,外面仍然下着大雨,加油站的老板正在修理着车子,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修好?

  叶之晴更皱起了眉头,还好手机没事,她拿出电话,拨通了水灵的号码,“喂,水灵……”

  正在上班的水灵接到叶之晴的电话,有些吃惊,这个小气鬼打个电话都觉得浪费电话费的,“之晴,想我了啦?”

  叶之晴笑了笑,“水灵,我在出差,明天赶不回去,可不可以明天帮我去接小杰?”叶之晴有些不好意思,但在这个城市里,她只有水灵和程枫这两个好朋友了。

  “之晴,你怎么要出差了?”水灵有点不解,她那工作,有出差的需要吗?

  “水灵,我调任秘书室了,所以正在南部出差,你有空么?”叶之晴有些心急,如果水灵没空,只有找程枫了,不然她真的很担心小杰。

  “安啦,我替你接我干儿子,之晴,你们老板帅么?”水灵两眼冒着红心。

  叶之晴怔了一下,该怎么跟水灵说呢?那个老板,就是那天在商场里遇到那个男人,“我们老板不帅,长得肥头大耳的,还有脾酒肚……总之,难看死了……”叶之晴摸着良心在说话。

  只听到水灵叹了口气,又拍了拍大腿,“之晴,你出差要小心啊,说不定那个老板想潜规则……”

  叶之晴听完,脸上三条黑线涌过,“水灵,不说啦,你记得替我接小杰回家,再见……”叶之晴赶紧挂掉了电话,一转身,忍不住吓了一跳,费逸南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了?

  “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像鬼一样,吓死她了。

  费逸南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冷冷笑了笑,“叶之晴,谁肥头大耳,谁脾酒肚了?嗯?”

  叶之晴吐了吐舌头,敢情他全部听到了?他不是进去换衣服的吗?

  费逸南像蹲佛一样站在她面前,叶之晴转身看了看后面,“啊……下去看看,说不定车子已经弄好了。”叶之晴从他身侧钻了过去,迅速的冲下楼。

  费逸南看着她的身影,这女人胆大了,居然敢说把他肥头大耳、脾酒肚。他精壮的四块胸肌,难道她看不到吗?难看死了?试问这里,有谁比他帅的。

  他男人的自尊,被叶之晴这个死女人重创了,从窗口看下去,看到除了老板之外的两个男人,都瞪着叶之晴瞄,他心里极度不爽,立即转身,走下楼去。

  车子严重浸水,估计一时半刻也修不好,叶之晴只能等着一边干着急。费逸南也亲自动手,叶之晴无奈的站在一边,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大雨仍然没有停。看样子,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吗?

  叶之晴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老板娘,突然找到了工作,她开心的走过去,“老板娘,我帮你好吗?”

  老板娘点了点头,有叶之晴的帮忙,晚饭不久就准备好了,那边的男人还在努力修车。

  因为下雨,所以才六点多点,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老板娘走出来吆喝,“过来吃饭先吧……”大伙听了,立即从车底钻出来,走过去洗手,看着简易的用餐环境,费逸南有些担心卫生问题,他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用餐。

  看到那边系着围裙出来的叶之晴,他突然觉得,就算这样用餐,也不算太坏的事。晚餐相对于平时来说,比较丰富,老板娘十分盛情,“大家来尝尝,这菜大部分是之晴炒的。”

  “之晴,你的手艺真好……”

  “之晴,想不到你长得漂亮之外,做菜也这么好吃……”

  “之晴,……”

  看着那两个男人,一味在称赞叶之晴,费逸南心里不爽到了极点,却又不好发作,是啊,叶之晴不过就是他秘书而已,他这算是什么?

  看着黑着脸的费逸南,叶之晴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她煮饭的不好吃,也是,他是大总裁,肯定吃惯了好东西,像这种粗茶淡饭,他吃不惯也不出差。叶之晴忍不住问,“是不是很难吃?”

  叶之晴说完,其它人都看着他,难吃?会吗?之晴煮的饭可以说跟餐厅里的差不多水准。费逸南看着大家的眼神,忍不住扒了二口饭,叶之晴看状,连忙夹了菜给他,“这是老板娘家亲自种的……”

  费逸南吃了一口,味道果然不错,看着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大家又开始一边说话一边吃饭,“费太太的手艺真的好,费先生你有福气了。”老板娘忍不住赞美叶之晴。

  叶之晴听着费太太那个称呼,忍不住脸红了,“其实我不是费……”

  叶之晴正准备解释自己不是费太太的时候,费逸南夹了块肉到她碗里,“吃饭……”呃?叶之晴不解看着他,在他的眼神注视之下,她没敢开口说话了,自己现在还是他的秘书,她那里敢得罪老板?

  总算吃完了,叶之晴主动帮老板娘收拾碗筷,费逸南的车子仍然在维修中。大概八点多,终于听到车子可以起火了,四个男人总算松了口气,“费先生,估计你今晚要在这里留宿一晚了,现在还下雨着,估计再上路的话,也很容易会再发现故障。”

  费逸南点了点头,但是看着这简易的加油站,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费先生不介意,今晚和费太太在我家住一晚。”

  “那就有劳老板了,你照算房钱就好了。”费逸南看着外面的雨势,也只好明天等天亮了再走,希望明天不要再下雨。

  这种小站,本来进来加油的人并不多,加再上雨天,一般这种时候都不会有生意,加油站除了老板两夫妻之外,就是那个修车加油的小伙子。

  当叶之晴知道自己要留宿的时候,并不感到吃惊,但是当她知道要跟费逸南住同一件房的时候,几乎晴天劈雳……

  一直到其它人都休息的时候,她还迟迟没有进入房间,费逸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叶之晴的身影。他冷笑了一下,看着外面那个身影,“叶之晴,进来……”

  出于条件反射,当听到费逸南的声音的时候,叶之晴立即冲了进去,“总裁,有什么吩咐?”叶之晴没想到,费逸南全身上下只系着一条浴巾,精壮的胸肌,完美的比例,她忍不住吐了吐口水,整张脸却像煮熟了的虾一样。

  当她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她立即尴尬的别过脸,费逸南看着她的反应,不禁笑了笑,“叶之晴,你在外面站岗吗?”

  叶之晴不知道怎么解释,想到跟他共处一室,她就紧张,再加上,他们这样子,要是传了出去,会影响费逸南的名声,也有损她的名声,虽然,她叶之晴未婚先孕的名声,早已经不太好了。

  叶之晴抬起头来,看着费逸南正带着一丝玩味看着她,她如临大敌,“总裁,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费逸南看着她想出去,站了起来,一手拉住了她,动作是一气呵成,“叶之晴,难道你想出去被那两个男人吃掉吗?”

  叶之晴皱着眉头,甩开他的手,在这里也不是会被你吃掉吗?费逸南从她的眼神里,读懂她的意思,“叶之晴,放心,我费逸南品味还是有的,对这种发育的不良的豆芽菜,我不感‘性趣’的。”

  我呸……叶之晴的小拳头不禁握了起来,熊熊的烈火开始燃烧,不感兴趣?七年前不知道是谁把她吃干抹净的?虽然他那个时候是被人下药的。她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胸前,是的,昨一看,还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像李宇春。

  费逸南没有想到,仅仅一分钟,叶之晴的表情是那么丰富,想不到这女人,勉强还算有点可爱,“快进去冲凉吧,如果你想被那两男人吃掉,你尽管走出这房间。”

  叶之晴恨生生的看着在床上的费逸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她又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跟楚静比起来,自己的确是旺仔小馒头。

  整整在里面磨噌了半个小时,费逸南扣了扣门,“喂,叶之晴,你不会晕在里面了吧?还是不敢出来?”

  里面没有了动静,费逸南又敲了一下,还是没有动静,费逸南开始担心那个蠢女人晕在里面了。他正准备用脚踢开门的时候,木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他看着全身上下包得跟粽一样的叶之晴,不禁笑了起来,“叶之晴,你准备做道姑啊?”

  叶之晴瞪了一眼那男人,“要你管……”她气呼呼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正准备开门。费逸南看着她的动作,不悦的说,“你真想让那两个男人吃掉吗?”

  “人家才不像你那么无耻,那么不要脸……”这是叶之晴第一次反抗费逸南的命令,费逸南微微一愣,难道这招对于这个蠢女人不起作用了?以他男人的直角,就凭刚才吃饭他们看叶之晴的眼神,肯定对叶之晴有企图。

  费逸南沉思了几秒,“叶之晴,你敢出去试试看,扣掉你这个月的工资……”

  此话一出,如同水里突然放进了一个鱼雷,叶之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凭什么扣我工资?”她转身,如果不发工资,她跟儿子的生活费怎么办?

  “凭我是你老板,所以如果你敢走出这个房间,就扣你工资……”费逸南还是第一次这么无懒,但是看着叶之晴气呼呼的表情,心里大爽,他都觉得自己面对着叶之晴的时候,有些变态了。

  “你……”叶之晴无奈的把门关上,然后看了看这个房间,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椅子,连张桌子都没有了。她走到床上,拿了一个枕头,费逸南看着她的动作,“叶之晴,你要干嘛?”

  “既然你大总裁要睡这里,我拿一个枕头到椅子里坐着睡,也不行吗?难道你连枕头都不给我吗?”叶之晴真的恨死眼前这个恶男人了。

  费逸南蹙了一下眉头,走到她面前,以他一米八的身高,在气场上,叶之晴早已经输了一大截了。费逸南的大手一扯,枕头立即被费逸南抢了过去,他把枕头扔回床上,叶之晴深呼了口气,告诉自己,别跟小人一般见识,坐椅子就算了,反正只是一晚而已。

  她刚跨出了一步,费逸南立即拉住了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拉住了她,叶之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无耻到这种程度,一个重心不稳,她整个人就向后倒了,顺便掉进了费逸南的怀里。

  她慌了,立即想从费逸南的怀里解脱出来,但是她的动作,却彻底把费逸南惹怒了,难道他费逸南在这个蠢女人面前,一点魅力都没有了吗?他不信……

  于时,费逸南紧紧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按住她的后脑,封住她的唇。当费逸南的唇接到她的时候,叶之晴瞳孔放大,她的脑海里顿时空白了一片,他怎么会吻自己?

  费逸南原本是想惩罚一下叶之晴,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发育不良的豆芽菜的唇,居然出奇的甜美,似乎能触动他灵魂深处。

  他忍不住把她抱得更紧,轻轻的吻着她的唇,但是这样的吻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了,他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叶之晴整个人都空白了,双脚早在他的吻之下而发软了,如果不是费逸南抱着她,她估计自己真的没有力气站着了。

  七年前的记忆的回来了,那个晚上,他也是像此刻吻着她,如同漫步云端之上,又似秋千在微风中荡漾……她的泪水忍不住从眼角里溢出来,当费逸南尝到从嘴角里的咸味的时候,他倏地松开了叶之晴。

  叶之晴脚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费逸南手急眼快的扶住了她。

  看着她眼泪,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禽兽,叶之晴是天使般纯洁,他是恶魔般的邪恶。“对不起……你不要哭了,好吗?”费逸南对于她的眼泪,此刻,只觉得非常心痛,非常后悔。

  叶之晴没想到费逸南会跟她道谦,眼泪更加抑制不住的滚烫而下,费逸南更加急了,“只是亲了你一下,你不要哭了,好不好?”费逸南轻轻拭去她脸下的泪珠。

  叶之晴看着他如此温柔的动作,被怔住了,她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费逸南看着她紧张的表情,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那些事了,睡觉吧,明天还要继续出发。”

  “那我睡那里?”刚才又不让她拿枕头,又不准她睡椅子上,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样才满意。

  费逸南指了指大床,“睡在床上……”叶之晴瞪大眼睛看着他,“那你呢?”

  费逸南无奈的笑了笑,“我当然睡在床上了,好了,过来睡觉,我不会把你吃了的。”说完,费逸南已经躺到床上,留开一半给叶之晴。

  叶之晴迟迟没有动作,这时候,费逸南的手机响起,他拿过电话,“静儿,这么晚还没有睡吗?”

  静儿?楚静吗?人家才是情侣,他们现在这样算什么?如果在古代,恐怕她都要去猪笼了,听着他们那么亲密的说话,叶之晴的心里只觉得很难受。趁着费逸南在讲电话,叶之晴再也不想呆在这个房间。

  她打开门,立即冲了出去……费逸南皱起了眉头,那个蠢女人实在太不听话了。看到叶之晴走了出去之后,他急忙跟楚静挂掉了电话。

  叶之晴走到楼下,看着那辆被修好的车子,她靠在加油站的石柱上,看着稀稀泣泣的小雨,明天应该会放晴了吧?眼睛还是湿湿的,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干嘛要哭?她干嘛不开心?

  费逸南四周找她,终于楼下发现她的身影,“叶之晴,谁准你出来了?”

  叶之晴吓了一跳,但是,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很压抑,她只是想出来喘口气,难道这样也不行吗?她则过头,不想看到他,大不了扣工资,叶之晴粗大气粗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费逸南不再可怕了。

  看着叶之晴不说话,费逸南心里开始不爽,“你打算在这里站天亮吗?”

  “要你管,你去睡你的,反正我明天会准时出现在面前,总裁,现在已经下班了,是我的私人时间……”叶之晴什么时候学得这么牙尖嘴利了,费逸南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回到楼上。

  听着那楼梯声,叶之晴知道费逸南已经消失了,她坐了下来,地上有些凉,这种天气,她的脚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以前怀小杰的时候,由于坐月子没人照顾,而且她自己也不懂。所以落下了病根,每当这种下雨天潮湿的天气,她的脚软痛了。

  靠在后面的石柱,叶之晴觉得自己好像稍稍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对象,迷迷糊糊之中,她闭上了双眼,已经累得没多久就已经睡着了。

  回到楼上的费逸南,却在床上翻来覆去迟迟没有入睡。叶之晴一个人在楼下,会不会有危险?那两个男人明明就是一副很喜欢叶之晴的样子,那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在楼下会不会着凉。

  SHIT……费逸南翻身起来,越想越不放心,越想越生气,那个蠢女人是故意跟自己作对的吗?难道宁可在外面坐着,也不肯跟他同一个房间吗?他说过,他不会再碰她,还到底在害怕什么?

  费逸南气呼呼走下楼,木质的楼梯格格的响,他正准备大骂的时候,却发现叶之晴靠在石柱边上,睡着了。微风动吹她的细风,浅浅的呼吸,费逸南第一次觉得,原来她是那么娇弱。

  他弯下腰,把坐在地上的她抱了起来,而这个女人似乎累极了,没有被他的动作所惊醒,只是侧了侧身,靠在他的怀里继续睡。费逸南苦笑了一下,这个死女人,如果是其它男人抱她,她会不会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一路抱着叶之晴回到房间,把她放到床上,都没醒来,费逸南松了口气,忙了一天,其实他也累了,翻身上床,没多久,他也沉沉入睡。

  晚上天气有些凉,叶之晴越缩越身费逸南的身上,待到半夜的时候,费逸南的手肩有些麻,他睁大眼睛,原来是叶之晴这个蠢女人一直枕在他的手肩上。

  看着她睡熟的样子,费逸南并没有抽回手臂,他也不禁给自己吓了一跳,为什么要对叶之晴这么好?就算是楚静,他也从来没有这么贴心的替她想过。

  为什么抱着她,却一种很满足的感觉,既使两人什么都不做。费逸南侧过身,手肩仍然给叶之晴枕着,另一个手则搭在她的腰上,费逸南觉得自己真的疯了,现在这个动作,如同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但是,他却没舍得就这样松开叶之晴。

  费逸南像只偷腥的猫一样,轻轻的吻过叶之晴的唇,才又压抑着,生怕吵醒她,想到她的眼泪,费逸南就不作造次。自己不是已经有了楚静吗?七年来,他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可是,面对着叶之晴,他觉得自己突然感觉到春天了般。

  费逸南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样做,怎么对得起七年来一直陪在他身的楚静?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不再去看去叶之晴,只是安静的睡觉。

  习惯早醒的叶之晴,在六点的时候,不用闹钟,就已经醒来了。她侧过身,却看到费逸南睡在自己身边,她吓了一跳,他是什么时候把自己从楼下抱了上来?不禁皱起了眉头,她实在睡得太死了。

  从侧面看过去,费逸南的样子依然是那么帅气逼气,可是,自己就像一个丑小鸭,怎么能站在他身边?够资格跟他站在一起的人,该是像楚静那样的女人。

  叶之晴的手伸了过去,想摸了摸他的脸,但是,却迟迟没有动作。感觉自己就像小偷一样,费逸南已经是楚静的,她怎么可以有这种丑陋的想法?

  想到这里,叶之晴安静的下床,然后走到窗台前,已经天晴了,雨水也停了。处于这种地方的早晨,叶之晴觉得有点像回到叶家村的感觉,远处,甚至可以看到升起的坎烟。

  样的木板床,费逸南睡得并不舒服,他翻身一抱,发现身边空无一人,他看了看四周,那蠢女人正窗户边看什么?难道这里还有比他更帅的男人吗?

  叶之晴听见声响,知道是费逸南醒来,她立即转过身,“总裁,你醒啦……”她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除了这话,她不知道自已应该说些什么,如果传出去,她跟费逸南共处一室一夜,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她想,其它人一定觉得她想飞上枝头吧。

  叶之晴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费逸南原本就是系着浴巾,他一起身,那条浴巾哗然掉地。叶之晴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费逸南走过去,捂住她的嘴巴,“蠢女人,大清早鬼叫什么?”

  叶之晴闭着眼睛,“你……你……你干嘛不穿衣服。”

  费逸南这才松开手,“难道你没看过男人吗?”费逸南无耻的说着,一边走进浴室。

  叶之晴气坏了,敢情他看过很多女人的身体?她气急败坏走下楼,这时候老板娘他们也起床了,“之晴,怎么这么早?昨晚睡得好吗?”

  “老板娘早……呃……还好……”她连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抱了上去,都不知道,她真想敲敲自己的脑袋,怎么睡得那么死?

  没一会儿,费逸南也穿好衣服走下来,付了钱,两人就开着车子离开加油站。叶之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特别是那个房间,费逸南居然还吻了她,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唇。

  车子渐渐进入南部的市区,清晨,人还不多,费逸南把车子停在一家餐厅,然后走了进去,看着还在车上迟迟没有动作叶之晴,忍不住火大,“还不下车?饿死你,也不算工伤,没钱赔你……”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9章:救命啊 第二天清晨,叶之晴还是正常的回来上班,那一百块的全勤她不想没有,一百块已经够交水电费了。 当费逸南来到公司的时候,叶之晴刚才从茶水间出来,每一次看着这个男人,叶之晴都是百感交集。而费逸南,也瞪着叶 2011-12-15 14:21: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