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1章:我鄙视你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16 11:44:25    状态:已完结
叶之晴看着自己像战场般的大床,还有上面斑红的血渍,费逸南,我恨你。她又忍不住骂了,翻开包包,再一次走进浴室。这次,她绝对是非常小心,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从浴室出来,叶之晴睡在没有被弄脏的地方,想起刚才的情景,她整颗心脏还是剧烈的跳动,她……她居然帮费逸南干那种事?不,不是帮,准确来说,是那个恶魔逼她做的。

  反锁房门,这下子,她总算安心的睡觉了。

  费逸南回到房间,躺在那张大床上,只觉得为什么这床这么大?一种名叫寂寞的因子开始放大,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楚静不在自己身边?还是身边抱不到那个他想抱的人。

  他的自控能力一般非常好,但是刚才,他居然让叶之晴替他用手解决?想到这里,费逸南皱起眉头,那个蠢女人的表情居然像上战场一样,心里就不爽。

  算了,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个蠢女人。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纱,撒在柔软的大床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光圈。虽然昨晚真的很累,但是叶之晴还准时的醒来,如果一会酒店的服务员上来换被子,看到这床上的境况,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叶之晴好想逃,今天就回去了,再跟费逸南呆在一起,她担心自己会疯掉。

  梳洗清理完毕,叶之晴打开房门,准备离开,但是没想到,当她踏出房门的时候,费逸南的门同时打开。

  “总裁,早。”叶之晴微微一笑,可是这种笑容,让费逸南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距离。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走了出去,叶之晴跟在他的后面。

  叶之晴想,昨天一切不过是一种错语,她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天亮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天亮了,一切都回归到原点。

  吃过早餐,费逸南带着叶之晴,向海城驶去。车厢里,异样的安静,仿佛谁也不想说话,甚至,除了叶之晴早上的那一声问候,他们之间,再也找不到第二句了。

  回来的路上,两边被台风所刮过的地方,已经清理好,其实风景还算不错。当车子驶过加油站的时候,叶之晴忍不住望向那间木屋,那间曾经跟费逸南共处过一夜的木屋,好像自从那一夜开始,他们之间就一直不正常了。

  一路回去,天气都很好,费逸南没有直接先回公司,而是把叶之晴载到她家楼下,“休息几天,下个星期再回来上班。”费逸南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清冷,听不出有一丝感情,这是他们自从酒店出来之后,费逸南第一次跟她说话。

  叶之晴没有多说,“好的,谢谢总裁。”她也同样的回他礼貌。

  叶之晴从车子下来之后,费逸南的车子像匹野般,迅速的消失在叶之晴的视线。一次的出差,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终于,都回到原点了吧?

  男人

  叶之晴拖着自己受伤的脚,决定进超市里买点东西,好几天都没有回来,冰箱已经空了吧?儿子也好多天没有见了。

  虽然脚走路不方便,但是叶之晴还是买了挺多东西,打算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不用再来回走,而且,小说也好几天没有更新了,相信正在追文的读者都骂死了吧?

  差不多就到楼下了,突然几个人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向这边走来,叶之晴感觉这些人像是电视里的黑社会,立即让开路。一个油光满脸的男人突然在叶之晴面前停了下来,“有没看过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走过?”

  “没……没有……”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之晴,脚上那双大拖鞋,上面的脚肿得跟猪蹄一样,没有再问,而是继续向别处搜查。

  叶之晴微愣了一下,刚才那些人,真的是黑社会吗?算了,反正不关自己事,她没兴趣知道。那双大拖鞋,是酒店的服务员送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费逸南安排的,虽然有些感动,但是想起那个混蛋昨晚居然要她做那种事,她就恨……

  叶之晴翻出锁匙,打开门,由于脚受伤,她走得并不多,只是突然有东西好像绑住她的脚,也低头一看,却发现一个血手,她立即尖叫,“啊……”

  “别吵……”虚弱的声音传过来,叶之晴往下面稍稍一看,从楼梯里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她立即拖着自己受伤的脚往楼上冲。

  回到家里,看着自己的脚上还有血渍,叶之晴还是大惊,难道刚才那个几个黑衣人要找的人吗?敢情楼梯里那个人是被人追杀?

  叶之晴放下东西,心有余悸的倒了杯水,可是,那人全身都是血,她要见死不救吗?不,她才不要惹祸上身。自己七年前好心一次,看看换到什么结果?她的人生已经是够精彩了,她已经不想再去染什么颜色。

  而另一个声音,则在她的身边响起,叶之晴,见死不救,我鄙视你……

  啊……叶之晴懊恼的捉头,算啦,她最多到下面帮他叫救护车,其它的,她概不负责,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善良如她,最终无法是见死不救,一如七年前……

  叶之晴艰难的走到楼下,还好,她只是住在三楼,要是她住在七八楼,打死她都不要下多管闲事。

  叶之晴往楼梯的暗处,看着那男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喂,先生,还没死吧?我帮你打120……”

  说完,叶之晴翻出手机,正准备拨号,“女人,如果你现在打电话,就是立即送我见阎王……”

  “可是,你流血耶……弄脏地板不说,你会死的啊……”男人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居然这种时候,想着弄脏地板……

  叶之晴用手指指了指他,“喂……如果你想死,可不可以移到别的地方死?不然我每天回来,我会有阴影的。”又让她打电话叫救护车,这男人到底是想怎么样?

  “可不可以扶到我你家?我中枪了……,如果我现在走出去,外面的人一定会立即杀了我,如果你想着我立即死,你也可以选择到门口大叫,那些人肯定立即就会来。”男人额头冒着冷汗,看得出来他很辛苦。

  “你惹到黑社会啦?”叶之晴想起刚才那几个黑衣人,像是地狱里放出来恶魔一样,如果落在那些人手上,恐怕凶多吉少了。

  “嗯,如果你救了我,以后我一定会重谢你的。”男人说完,又咳了几声。

  “算我叶之晴欠你的啦,我不用你谢,只是希望你尽快离开我家……”叶之晴忍不住吼,把男人从楼梯的暗处扯出来。

  “喂,你还能走吧?”男人哼了一声,点点头,原来这女人叫叶之晴。

  叶之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男人扶了起来,“喂,你自己走吧,我家就在三楼,我脚也受伤了,别指望我会扶你上楼梯。”

  说完,叶之晴自己拖着那受伤的脚,再次走这条楼梯。男人捂着肩膀,左肩被子弹射中,还好并不是重要的地方,但是失血过多,再不止血,他也坚持不了多久。

  刚才看着有小孩子出来,他才能及时偷偷趁着门关上的时候,钻了进来,才射过蓝帮的追杀。

  两个同样受伤的人,终于走到三楼了,叶之晴打开自己的家门,让男人走了进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

  叶之晴走进房间,拿出药箱,“我家就只有这种东西了,你要不要止一下血?”

  “我叫易非凡……”忍不了这女人老对他喂来喂去,不轻易透露姓名的他,还是忍不住告诉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

  “易非凡,你能自己止血吗?”叶之晴心里毕竟是有些害怕了,她不想得罪黑社会,也不想见死不救,只是希望现在这个男人可以早点离开她家,好让她得到解放。

  “叶之晴,替把我子弹取出来……”易非凡镇定的说,但是叶之晴嘴巴大得可以放进鸡蛋,“我……我不是医生……”开什么玩笑,取子弹?万一死了怎么办?她叶之晴不是麻烦大了?

  “我相信你,子弹所在位置并不是什么要害,你把子弹取出来,然后止住血,就可以了。”易非凡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一看就知道没经历过什么风雨。

  “要是我把你弄死了,我很害怕的……我没信心。”叶之晴可以想象,她平时连鸡都没杀过,取子弹是不是跟切猪肉一样?切开肉,把子弹取出来就行?可是,这是人,不是猪。

  “不会,快,别废话了,拿条毛巾给我。”叶之晴狠瞪了他一眼,这算什么嘛,这里是她家,现在好像换过来一样,但是还是按他的吩咐,进去翻了一条毛巾出来。

  看着她走得一拐一拐,易非凡皱起眉头,这女人的脚应该是被扭伤了,估计这下子,会更加严重。

  叶之晴递过毛巾给他,“给你……”易非凡拿过毛巾,然后开始脱衣服,叶之晴看着他这个动作,大惊,“喂,姓易的,你干嘛要脱衣服?”

  易非凡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笑了笑,“放心,我不会做别的事,而且我受伤了,也做不了,我不脱掉上衣,你怎么取子弹?”

  “谁答应帮你取子弹了。”叶之晴不爽的坐下沙发,要知道她站着有多么难受?

  易非凡没有说话,只是脱下上衣,叶之晴皱了一下眉头,身材似乎跟费逸南差不多,看得出来,经常有运动的,想到这里,叶之晴想捏死自己。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想着这些,而且,要不要脸的?

  “先用酒精笑一下毒,然后用小刀把肉翻开,拿着钳子把子弹取出来就行了。”叶之晴的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你是医生?你真的信得我?”

  “略懂……快点动手……”易非凡没有那么多的力气跟她废话了,人在江湖漂,那能不挨刀,一点医术还是懂的,只是,这次他太大意,才会失手的。

  叶之晴别无选择,她讨厌这种感觉,面对费逸南,还有眼前这个易非凡,她总别无选择。她还是先用棉球沾着消毒水,替他把伤口清理和血迹清理干净,平时小杰有时候不小心受伤,所以多少她还是懂的。

  “那个,我要动手了哦。”易非凡点点头,然后把毛巾塞在嘴巴里,叶之晴总知道,叫她去拿毛巾有什么作用了。

  叶之晴用刀子翻开肉块,只见易非凡微微蹙了一下眉,叶之晴看着紧张,“我尽量轻点,还好子弹不深,我已经看到子弹了,你要忍一下哦……”

  看着叶之晴跟他说话,好像在哄小朋友一样,易非凡苦笑,没想到,他易非凡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天。这女人果然动作轻巧,没一会儿就把弹头取了出来。

  取出弹头,原本已经凝固的血又开始涌出来,“易非凡,我惨啦,血……血止不住……”叶之晴看着那血怎么堵,好像还涌出来。

  易非凡看着她一脸紧张的表情,“你别急,出一些血是正常的,你先用酒粗消毒一下,给我缠上沙布就行了。”听完,叶之晴立即按他说的话做。

  叶之晴几乎把易非凡当成木仍伊的缠法来操作,易非凡看着她在自己身上的杰作,哭笑不得。

  终于都好了,叶之晴松了口气,她整个人靠在沙发了,不叹感叹,“我叶之晴最近的生活真厨房,不是杯具,就餐具……”刚从恶魔手上回来,似乎又掉进另一个恶魔手中。

  看着隐隐作痛的脚,叶之晴从包包里翻出那支贵价的铁打酒,原本就该好好休息,没想到,在这楼梯里都折腾了好几次,脚比早上回来的时候,还要痛。

  易非凡拿过她手中的铁打酒,闻了一下,“嗯,这个应该还算管用……多擦几次,应该很快会消肿……”

  “废话,现在才说,是人都知道啦,这支东东,一百块买回来的,能不管用吗?”看着叶之晴把一百块似乎说得很重要的时候,易非凡不禁笑了,“傻女人,这支铁打酒里面药材不少,一百块不贵了。”

  “啊?……”叶之晴不禁打开盖子,闻了一下,只觉得好臭,那就是说,那个铁打的人不是庸医?还好,总算没亏。叶之晴立即往自己的脚上轻轻的擦,只希望尽快好起来,至少这个星期可以顺利去接儿子放学。

  休息这么多天,都不知道那个费魔头要扣她多少工资,叶之晴不禁叹了口气。

  叶之晴原本想让易非凡离开她家,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就在她的沙发睡着了,叶之晴到嘴的话又能吞了回去,算了,就让这个臭男人多占她家一会,她好心点,不收他房租。一会等他醒了,立即滚出她家,她又不是开善堂的。

  好歹人家是还是病人,叶之晴不爽的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她平时上网都少看新闻,直接打开小说网址,看着读者的留言。

  要是她现在打开新闻,她就知道她所救的是什么男人……

  看着时间,叶之晴刚刚更新完毕,肚子开始饿了,睡在沙上的男人还没有醒,想必肯定很累了吧。叶之晴没理会他,拿起回来的时候所买的菜,简单的开了个面条。

  看着锅里的分量,叶之晴还是多下了点分量,她觉得自己真的该死,同情心总是泛滥,希望这次她不会后悔自己多管闲事吧。

  也许是食物的香味,易非凡醒了过来,这下子才仔细打量了这间屋子,房子很小,连他家的书房的位置,都比她整个房子还要大。但是布置得还很温馨,看着放在电视机的相架。

  他拿起相架,走进厨房,“叶之晴,这是你侄子么?”

  叶之晴转过身,“那是我儿子,我警告你,别乱动,立即放回去,不然我跟你没完……”那相片小杰五周岁生日的时候照的。

  易非凡愣了一下,“原来你都结婚了啊?那你先生回来了,会不会吃醋?”知道她连儿子都有了,易非凡心里莫明的不爽起来。

  “要你管,所以,请易先生尽管滚出我家……”叶之晴也没打算客气,还想她怎么样?已经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看着叶之晴气呼呼的样子,易非凡笑了一下,这女人嘴巴虽然这样说,其实内心还是很善良,不然,她也不会让他进她家。

  易非凡把相架放回原处,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房子,没有一丝男人气息,也没有看到相片,“叶之晴,你是未婚先孕吗?”

  只听见厨房砰一声,碗打碎了,易非凡走进去,只听见叶之晴大吼一声,“滚……”

  说完,她困难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破碎的碗,虽然心里莫明的难受,但是却也倔强不让自己掉眼泪。易非凡微愣了一下,从她的反应可以看出来,她的确是未婚先孕,相片上的男孩长得那么帅气,想必,那个男人也不差。

  到底是那个男人干的?易非凡有了想法,他一定帮她出口气。

  血鬼

  “叶之晴,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易非凡认真的说。

  叶之晴从地上捡起破碗,然后掉进垃圾筒里,“易非凡,你那么鸡婆做什么?我跟你有亲啊?我的事用得着你来管吗?你以为你是谁?现在你的血都止了,你走啊,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

  叶之晴是难过的,她怎么能不难过,她等了七年的男人,居然把她忘记了。

  听着叶之晴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易非凡愣了一下,“别哭……”叶之晴生气的别过头,她才没哭,然后重新拿出二个大碗。易非凡挑了一下眉,这女人,其实也煮他的份。

  叶之晴收拾心情,七年来,她没少听,但是刚才易非凡一语说中了,她还是莫明的难过。叶之晴端出两碗面,“要不要吃?”

  易非凡点了点头,“嗯,谢谢你,叶之晴。”

  “不客气,吃完快点滚就行了……”叶之晴语气不太好,心情也不爽,但是易非凡却微微心痛,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应该很困难吧?

  易非凡的手部不太灵活,使起筷子里有些困难,叶之晴叹了口气,“易非凡,你净给我惹麻烦……”说这话的时候,叶之晴又一拐一拐走进厨房,拿了个叉子给他。

  易非凡好笑,在叶之晴眼里,他似乎成了一无时处的男人,这让他男人自尊再次受到重创。叶之晴递过叉子给他,“快吃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易非凡突然不想这么快离开,这次他任务失败,估计回家要得被念了,以后他也别指望再做卧底了,而且,叶之晴非常有趣,虽然嘴巴有时候很毒,可是,她是善良的,还很细心。

  “叶之晴,你不可以收留我几天么?我伤势还没好,贸然出去,非常危险,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易非凡说得自己很可怜,其实易非凡长得很帅,个子也够高,简直就是电视的模特儿般,但是,叶之晴对于这种帅哥,已经是完全提不起兴趣,费逸南不也是很帅吗?却也超级无良……

  叶之晴正想说话,手机的铃声响起,她从茶机里拿起电话,费逸南找她有事?不是已经放她假了吗?

  “喂,总裁,有事吩咐吗?”叶之晴公事公办的态度,让电话那端的费逸南很不爽。

  他承认自己想她,但是听着她的声音,好像被她无视了一样,不爽啊,“叶之晴,只是打电话过来,确认一下你死了没?”叶之晴最近嘴巴也利害了, 应该是费逸南害的,经常被他毒舌所伤,她学会了。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还死不掉……”叶之晴不客的回答,打电话过来,只是关心她有没死?叶之晴想吐血的心都有了。

  “谁啊?”易非凡听着对话,不禁皱起眉头,有人这样打电话的吗?

  费逸南听到有男人的声音,还有吃面条的声音,他更加不爽,“叶之晴,那男人是谁?”

  “费大总裁,你不是已经放我假了吗?现在是私人时间,我没必要回答除了公事以外的问题。”叶之晴忍着骂人的冲动,费逸南,你除了无耻之外,还很变态,鉴定完毕。

  “叶之晴,你什么态度,这几天算你旷工,扣你三倍工资……”费逸南拿着电话,慢条斯理的说。

  叶之晴听了,怒了,“你凭什么扣我这么多工资?你怎么不去直接抢劫?”

  “凭我是你老板,你态度恶劣,已经算对你轻的了,下星期一,准时滚回来上班。”只听见电话啪的一声被挂掉。

  叶之晴被气得大口大口的喘气,易非凡听到他们的对话,“叶之晴,你跟你老板关系很熟吗?”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情侣吵架的感觉。

  “我呸……谁跟那个恶魔熟?吃你的面,别废话……”叶之晴立即倒了杯水,让自己顺气,一个星期的工资,再加三倍,他费逸南就是一个吸血鬼。

  易非凡感觉自己好像扫到台风尾了,没再说话,看着叶之晴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但他没敢笑出来。要是现在让她发现,他敢肯定,这女人肯定会大吼:姓易的,滚出我家,这个没良心的……

  叶之晴拿过计算机,然后按了一下,“天啊,扣我三倍工资,我快没了二千块,那个王八蛋……”

  易非凡吃完面,准备喝掉最后一口汤,但是听完这女人因为那二千块事,至今仍然忿忿不平,他不禁一口喷了出来,差点就咽着他了。连忙拿纸巾擦掉,免得叶之晴又不爽他。

  他还以为多少钱,原来才二千块,没想到,二千块能让叶之晴气成这样子。

  “易非凡,你害我是不是?明知道我脚受伤了,你还弄脏我家地板,你故意的……男人都TM混蛋,特别是长得帅的,全部都是坏的。”叶之晴是越想越气,好像都故意欺负她一样,她到底欠了谁的?

  易非凡咳了几下,难道长得帅还是一种罪?“我不是故意的……”易非凡一脸无辜的说,看着易非凡的表情,叶之晴觉得自己好像又真的过分了点。

  真是这些恶男人害的,她又不得不进去拿地拖,把地拖了一下,她的脚都不知道会不会废掉。

  “叶之晴,刚才你老板应该只是跟开玩笑的?我直觉他不会扣你工资。”易非凡淡定的说,从那男人的语气看来,他很肯定。

  “真的吗?”叶之晴稍稍开心。

  看着她几乎闪着金星的样子,易非凡想流汗,“嗯,真的,如果他扣了你的工资,我把差额补给你,好不好?”

  “切……你当叶之晴是什么人?算了,有钱留着你自己养伤,吃饱了吧?不过没吃饱也算了,我家没多余的粮……”听着叶之晴的话,易非凡一愣一愣的,“叶之晴,你太可爱了。”

  “易非凡,你有病是不是?我都一孩子他妈了,你还有可爱来形容我,你打击我啊?”叶之晴怒瞪了他一眼,然后收拾碗筷进厨房。

  易非凡因任务失败的悲伤心情,似乎自从进了叶之晴家之后,已经荡然无存。叶之晴是他见过最可爱的女人,只是,那个男人还会回来吗?他突然闪过一丝想将叶之晴据为已有的想法,以后的日子一定非常有趣。

  叶之晴洗碗,走出厨房,“易非凡,我现在去睡觉,你要么滚,要么忍,要么闭嘴。”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跟易非凡说话,易非凡点点头,“你安心休息,我不会吵到你,把铁打酒拿进去,擦完再休息。”

  叶之晴本来还想损他几句,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动了动嘴巴,算了,她拿起铁打酒,然后走房门,把门锁好。

  望

  叶之晴郁闷死了,她最近都招谁惹谁了?自从遇上那个恶魔,她的日子就没有好过了。门啪了一声关上,正在外面的易非凡才开心的笑了出来,叶之晴,你真是一个可爱又有趣的女人,那个男人放弃你,是他的损失。

  叶之晴拿着铁打酒,回到床上,看着自己肿得跟猪蹄的一样的脚,心里非常不爽,到下个星期一,能全好吗?不然那个费恶魔又要扣她的工资,她跟儿子这个月都要去吃西北风了。

  为了保证自己的脚尽快好起来,她还是乖乖的擦掉药酒,然后美美的准备睡一觉。想到外面那个易非凡,看起来那么帅,应该不会偷她家的东西吧?而且她家也没有什么东西让他偷。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既然人都请进来了,姑且让他再呆一会。

  费大总裁办公室,今天正挂十二号风球,今天宋微已经被骂了三次,难道跟楚静吵架了吗?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能把一向冷静沉着的费逸南,惹毛成这样?

  宋微看了一眼日历,今天诸事不宜,她还是小心点,免得再刮台风尾。

  费逸南现在还想着,今天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到底是谁?按理由说,叶之晴的脚受伤了,应该不会还到处那走,那么,很明显,那个男人是在她家。难道叶之晴结婚了?心里猛然一振。

  他拿起电话,“宋秘书,立即把叶之晴的个人档案送进来……”

  “是,总裁。”宋微这下子可愣了,之晴跟着总裁出差,说听弄伤脚了,难道总裁今天黑着脸的原因,是跟之晴有关系吗?可怜的之晴,惹到总裁了吗?

  想归想,还是立即翻出叶之晴的入职档案,送了进去,今天做事必须慎重啊。

  “总裁,这是叶秘书的入职档案……”宋微认真的说。

  “嗯,你出去吧……”宋微听了,立即离开这个高压的办公室,心有戚戚。

  宋微离开之后,费逸南立即翻开叶之晴的资料,只看到未婚状态那栏写着:离异……费逸南不爽了,而且是非常不爽,原来叶之晴都嫁人了?但是看到离异,内心的感觉似乎又升起一丝像是希望的光。

  刚才那男人是她的谁?她的男朋友吗?费逸南皱眉,那个蠢女人的眼光也不知道怎么样?会不会给人骗?他是怎么样了?叶之晴跟谁在一起?跟他有什么关系?费逸南立即纠正自己的思绪,拿起堆放在桌面的文件,逼自己工作。

  叶之晴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多才醒了,一阵阵食物的香味立即冲进她的鼻子,谁家那么无良,把菜弄得那么香。她翻身下床,看了看自己的脚,随即又擦了一次,只希望这支药酒是真的有效才好。

  也不知道易非凡走了没?打开门,却瞬间愣住了,指着易非凡,“你……你……”你了好一会儿,还是没理你出下文。

  “之晴,你醒啦?我刚刚点了菜,你起来得太及时了。”易非凡看着桌子摆着的菜,也不知道这些叶之晴爱不爱吃?

  “易非凡,我警告你,我没钱付的……”仔细看看,全部都是一些很精致的菜,看样子是价值不菲,要穷死她了。

  易非凡首先是愣了一下,这女人脑子装的是什么?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女人,她怎么就想到要她付钱?也难怪,他看起来全身上下都像穷光蛋,但他也只是借她的电话用了一下,“之晴,这些我已经付款了,你不用害怕……”

  “真的?你那里有钱?”叶之晴上下打量了一下易非凡。

  “我朋友开餐厅的,我只是借了你的电话打了一下,真是不用付钱啦,快过来吃。”易非凡有些不耐烦,敢情他在叶之晴心里的印象真的这么差吗?

  叶之晴半信半疑的走过去,“易非凡,你千万不要害我,我还要养儿子的。”

  “嗯,快吃吧……”易非凡拿起筷子递给她。

  红烧元蹄、香辣虾、糖醋鱼……还有几种十分精致,叶之晴还是看一次看,所以叫不出名字。

  易非凡拿起一个虾,然后剥了壳,“给你……沾点酱油试试看……”

  叶之晴一脸不解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顿饭吃起来,心里好像怪怪的。看着叶之晴居然没接住,易非凡叹了口气,“叶之晴,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剥虾壳,你居然还不领情,我心在滴血……”

  说完,易非凡还摆出一副好像心痛死的表情,叶之晴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接过他手中的虾,“易非凡,你好搞笑……那就谢谢了。”

  叶之晴对于食物,一向保持着不浪费的态度,“好好吃,唉,如果可以留着星期五就好了,那小杰回来也可以试一试,但是在冰箱里那久,给他吃了也不营养。”

  “你儿子叫小杰吗?”易非凡原本想着这女人不会吃的,但是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只觉得跟她在一起吃饭,食欲会大增,以前跟他一起的女人,都像只猫一样,装淑女,吃一点点说饱了。

  “嗯……”叶之晴拿起一个鸡腿,丝毫没打算客气,狠狠的咬了下去,“易非凡,你朋友餐厅的食物实在太棒了,简直就是五星级的水准……”

  易非凡笑了一下,本来就是五星级餐厅送过来的,原本不想惊动家里,但是想到叶之晴的脚受伤了,不想她麻烦去煮晚饭,所以借着叶之晴的电话,打给了酒店的大厨,千求万求让他答应不透露他现在所在地方。

  “你怎么不吃?……”叶之晴有些内疚,这些东西是他叫的,好像她吃得比他还多,于时,她拿夹起另一个鸡腿,“算啦,分你一个,你快点吃,不然一会我不客气的。”

  虽然叶之晴真的很努力在吃,但是桌子上的菜,还是只吃掉了一半。叶之晴放下筷子,“易非凡,我看你也不像穷人,你有必要呆在我这个难民营吗?”叶之晴也不想这样形容的,但是费逸南那个坏蛋,就是问她是不是从难民营里出来的。

  “叶之晴,你就好人做到底,让我在这里住两天吧?我这样子回去,我家人会剥了我的皮……”易非凡说得自己十分可怜。

  叶之晴皱着眉头,“可是我家没床给你……”叶之晴租的原本就是一房一厅的小房子,她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床让出去。她也有想过换,可以现在房子都那么贵,她也租不起,她最大的愿望,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有钱买得起二房一厅的小套间,这样就可以跟小杰一人一个房间了。

  可是,现在可以付了小杰的学费,交完房租,每个月的钱已经是所剩无已。买一个小套间对于叶之晴来说,是遥远的梦想。

  “叶之晴,我睡沙发就行了,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你的。”易非凡就差没有三指发誓了,叶之晴点点头,“但是你只能到星期五,星期五我儿子回来,你可不能再占着我家的客厅了。”

  易非凡皱着眉头,“我不能见见你儿子吗?”

  “不能……”叶之晴一副没有商量的余地,易非凡也只好作罢,能在这里住几天,也算不错了。

  “叶之晴,可不可以帮我一件事?”易非凡问。

  叶之晴看了他一眼,“说吧,不要以为你请我吃了一顿饭,你就提过份的要求,说来看看先。”

  小女人啊,都把他易非凡看成什么人了?“就是想麻烦你帮我换一个纱布……”

  “哦,那你等一下。”叶之晴爽快的答应了,这也是应该的,这个臭男人又不肯去医院,伤口又在背上,叶之晴也只能帮他了。

  看着叶之晴的脚上的伤,易非凡微微有些有痛,“叶之晴,不如你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你不是说擦药有效果的吗?再说了,去医院,你以为不用钱啊……”易非凡顿时哑口无言,他也不是担心她吗?这女人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嗯,应该还有的就是她的宝贝儿子吧?

  “叶之晴,如果我说免费可以让你看医生,你会去吗?”易非凡只能这样子,他想如果要这女人出钱去看医生,恐怕难过登天。

  “不用,免得欠你人情,你到时有借口故意懒在我家不走,我就麻烦了。”叶之晴直摇头,诚实说出自己的想笑。

  也许是叶之晴因为是单身妈妈的原因,易非凡觉得她就像小刺猬,时刻保护着自己,可是,这样的她,更想让人保护。叶之晴收拾好东西,拿出药箱,只是,易非凡原来的衣服已经弄脏了,不得已,叶之晴走进自己的房间。

  易非凡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看到她在柜子不停的翻,突然一阵尖叫,“啊,我找到啦……”

  “易非凡,你这件衣服你应该穿得下了吧?警告你,穿不下也得穿,我全部衣服最大就是这件了,没得你选择……”原来这女人去翻衣服给他,但是……一个可爱碎花衫衣,而且还是粉红色的……

  脸上不禁流起汗来,要是让人家知道,他易非凡穿上这件衣服,估计他这辈子的英名是毁了。

  “易非凡,你不穿吗?你放心,我叶之晴还是有点品的,我保证我不拍相,而且你也没衣服穿了,你难道要光着上身在我家啊?如果你要光着上身,你就消失在我家。”意思很清楚,要么穿,要么滚。

  花

  在叶之晴的淫威之下,试问易非凡还得有选择吗?为了呆在叶之晴家里,易非凡忍了。

  叶之晴拆下一边拆纱布,一边忍不住说,“易非凡,你说你是发神经啊,好好有朋友家不住,非在住这里,明明可以去医院的,却又要我帮你,你简直就是过份,都不知道前世我是不是欠你的钱,忘记还了。”

  易非凡笑了笑,并没有觉得叶之晴话太多,反正,他喜欢听她的声音。易非凡忍痛叫了一声,叶之晴立即紧张的问,“怎么样?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不专业……”

  看着叶之晴那么紧张,易非凡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立即捂着胸口,装得很辛苦的表情。叶之晴害怕了,她不是想要杀人的,她不想的,“易非凡,对不住,我没想过要杀你的,我……我……我帮你打电话,医生很快就来了,你忍住啊……”

  慌乱中,叶之晴立即四周找电话,看着着急的表情,易非凡一手按住了她,“叶之晴,我死不掉的啦,我忍着,你继续,痛死都不叫出来……”

  叶之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真的死不掉吧?你发誓……你死也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干的。”

  “嗯,我发誓,你继续吧……”易非凡其实就想试一下叶之晴到底有多关心他,嘻嘻,偶尔捉弄一下这个女人,也非常有趣,但是他还是装着,要是让叶之晴知道他的故意的,估计立即赶出她家。

  叶之晴接下来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弄死易非凡。伤口清理过,换上药,叶之晴又用纱布缠她,易非凡忍不住出声了,生怕叶之晴又要把她当成木乃伊那样来弄,“之晴,你缠二圈就行了,不用缠那么多,方便伤口透气。”

  “哦……”叶之晴照着他说的话来做。

  弄好之后,叶之晴收起药箱,拿起那件衣服,“易非凡,我拜托你,快点穿回衣服,我怕自己要洗眼。”

   易非凡脸上三条黑线,“叶之晴,你说什么?”这女人居然说要洗眼。他可是标准身材,多少女人流口水啊,这女人居然说还要洗眼

  “我说,你快点穿衣服,就你那身材,不要拿出丢人,我怕自己一会还要进去洗眼就你那样子,我家儿子都比你强出几条街……”叶之晴口是心非的说,只看到易非凡整张小脸都黑了。

  他叹了口气,“叶之晴,你的美术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哼……”叶之晴不爽的哼了他一声,然后拿着药箱进去,不想再看他。

  总算有这女人反驳不了的时候了,易非凡总算在她的严重打击之中稍稍恢复了。

  易非凡不想穿那衣粉红色小碎花,却看到叶之晴连电话都拿进去了,这下子,他真是的求救无门了。叶之晴这个小刺猬现在肯定不会借他电话了,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之晴关上门,继续写她的小说,可是心情却安静不下,手指放在键盘上,迟迟没有动作。不禁想起了费逸南,那个死变态真的要扣她工资吗?奶奶的,儿子他也有份的。

  想起儿子,叶之晴皱起了眉头,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费逸南这件事,他会信吗?他一定会觉得她是那些贪钱的女人吧?虽然,她也承认,自己是爱钱了一点。但是,她绝对不是拿儿子去威胁他给钱,她只想让小杰享受一下父爱。

  叶之晴正在烦恼着的时候,传来了阵敲门声,还没等她说话,易非凡已经打开她的门,叶之晴正想问他:老师有没教他,要等别人同意了才可以进别人的房间,他的品德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但是,当叶之晴看着易非凡堂堂一米八的身高,穿着那件红色小碎花的时候,突然狂笑,突然忘记了要骂他。

  看着叶之晴在那里笑得捂着肚子,易非凡强忍着捏死叶之晴的冲动,还不她害的吗?堂堂易大公子,居然穿着一件女人的粉红色小碎花,他想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女人,笑够了吧?”易非凡一世英名,算是毁在叶之晴的手里了,叶之晴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易非凡,你太可爱了……”

  “女人,笑够了手机借我用一下。”易非凡不悦的说,这女人,简直不能用过分两个字来容易了。

  叶之晴好一会儿,总算停住了笑意,“要我手机怎么啦?”

  “借来用一下,用不了你多少话费。”笑也笑够了,借一下手机还不行吗?

  叶之晴还是把手机递给他,易非凡接过手机,立即让人以最快的速度送衣服过来。叶之晴憋了一下嘴,“明明就有地方住,为什么还要懒在我家沙发吗?”

  “叶之晴,我算房租给你,这样好不好?”这女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真的很欠扁的说。

  “不用,我才不要这种租客,跟你说好哦,只准懒到星期四,星期五我家儿子要回来,你得给我消失。”这已经是叶之晴要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好,小气鬼……”易非凡走到客厅,打开电视,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次混进蓝帮做卧底,原本是想帮助警方将他们一网打尽,看样子,他以后也别再指望着做警察了。

  叶之晴拿着衣服出来,“我要去冲凉,警告你,给我安份一点。”

  易非凡不禁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之晴,叶之晴看着他的眼神,想起了费逸南,难道她真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喂,看什么看?”

  易非凡只是幽幽的说,“叶之晴,你放心进去吧。”

  叶之晴懒得理他,走进浴室,这次,她真的非常小心,想起之前费逸南强硬走进浴室,她就想杀死自己的都心有了。

  她只是脚扭伤了,又不是手废了,真不知道费逸南是不是故意的,不是说对自己没性趣吗?又要她帮他做那种事,想起那次,叶之晴真的想找洞钻进去,完蛋了,想到星期一回去要面对着他,叶之晴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开始地动山摇了。

  不行,她要趁这几天去找工作……

  费逸南跟楚静坐在观景餐厅吃着烛光晚餐,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骂他?脑海里能起一个人,只有那个蠢女人敢骂她的。

  楚静拿过纸巾,递给他,“南,你没事吧?”

  费逸南微笑了一下,“没事,静儿,你吃饱了吗?”

  楚静点了点头,费逸南蹙了一下眉,才吃了一点点,能饱吗?不禁想起叶之晴那只猪,在她眼里,有杀错没放过。

  看着失神的费逸南,楚静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子的他,好像自从出差回来了,他就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南,你还好吧?爸已经问我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安排?”

  费逸南回神,婚事?原本跟楚静结婚,是计划在他的人生里,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想结婚,“静儿,我刚刚接手公司,很多工作要忙,结婚的事迟点再说,好吗?”

  楚静也没有心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听费逸南这样说,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七年了,她陪在他身边整整七年了,从第一次见面,她就不可自拨的爱上了他。

  夜风徐徐轻送,沁人清凉,楚静挽着费逸南的手走在大街上,天空闪着无数的星星,楚静不禁抬头,“啊,南,有流星啊……我要立即许愿,希望我跟费逸南永远快乐在一起。”

  费逸南只是笑了笑,不禁想起,叶之晴之前看到流星的样子,也是夸张许愿,他说:流什么星,那不过是陨石燃烧。

  楚静看着费逸南微笑的样子,然后把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南,你微笑的样子很好看。”费逸南愣了一下,好像那个蠢女人也说过同样的话,他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会想起叶之晴。

  她此刻会跟谁在一起?跟今天那个男人吗?看着身边的楚静,费逸南有罪恶感,他怎么可以老是想着叶之晴?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秘书而已。

  像是说服自己,又似说服楚静,费逸南路过花店的时候,然后停了下来,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给她,楚静很开心。

  “南,今天我到那你边好吗?”费逸南怔了一下,这七年来,费逸南并没有碰过楚静,楚静对他来说,宛如天使般纯洁。

  费逸南转过身,握住楚静的肩膀,“静儿,还是留到我们的新婚之夜吧。”

  楚静扑进他的怀里,“南,你太好了……”这七年来,除了亲吻和拉手之外,费逸南并没要求她做那些事,楚静也满心欢喜等待结婚的那天。

  费逸南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好啦,静儿,我送你回家……”楚静点了点头,然后,费逸南把楚静送了回家。

  送走楚静,费逸南百般无聊,不知不觉,他居然把车子送到了叶之晴的楼下。不禁拿出电话,拨通那蠢女人的电话,一眼望上去,万家灯火,那个蠢女人住在那一层?脚好点了没?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亮起,叶之晴翻过去,看到来电显示,费逸南?这么晚了,他还有什么事?不会又来关心她死了没吧?

  正准备接的时候,电话嘟的响了一下,叶之晴皱了一下眉头,怎么这种时候没电了?

  费逸南拿着电话,却突然断线了,这个死女人胆子真人,居然还敢挂他电话,阻着她跟男人约会了吗?

  费逸南想到她可能跟别的男人一起,不禁怒火中烧,他把电话扔到副驾座上,然后发动车子,像一支箭般驶离开叶之晴的楼下。

  叶之晴四处翻电池,都怪那个易非凡,今天打光她的电池。叶之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到费逸南的来电时,心突然加速跳动,虽然他嘴巴经常很毒,但是,她还是莫明的欢喜。

  终于找到电池了,叶之晴立即有冲动拨打过去,但是手指却迟迟没有按下去,自己这样打过去,好吗?会不会又给费逸南大骂一顿?

  他找自己到底什么事?叶之晴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给他发一条信息:怎么了?刚才手机没电……

  费逸南开着车子,没有听到信息的声音,当叶之晴没接他的电话的时候,他生气了,莫明的非常生气。

  叶之晴发了信息过去之后,完全没有心思继续写小说了,只是呆呆看着手机,却迟迟没有收到费逸南的电话或者信息。

  叶之晴恨自己,恨自己不争气,这算是怎么回事?算了,他不回就算,反正她都打算这两天去找新工作了。

  费逸南车子停到楼下,然后从副驾座上拿起手机,往家里走去。走进电梯,看着上升的楼层,费逸南不禁拿起手机,看一看时间。

  却发现一条未读信息,打开信息,是叶之晴那个蠢女人发过来了,原来是手机没电了。知道她不是故意挂她电话的,怒气突然消了不小,费逸南极少发短信,但是还是复了一条过去,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三个字:没事了……

  叶之晴正准备关灯,看到手机的信息,立即拿起手机,打开信息,果然是费逸南的,但是看到内容,却不禁想吐血,他白痴啊,没事又打电话。

  叶之晴扔掉电话,不再去想他,他们之间,注定是流星般的爱情。爱情?叶之晴苦笑了一下,她跟费逸南之间,有过爱情吗?七年前,他不过是中了春药,说不定,如果当时路过的是大婶,费逸南都照样上吧?

  叶之晴笑了,肆意的笑声让在外面的易非凡也听到了,叶之晴盖过被子,没去理会笑出来的眼泪。

  易非凡听到笑声一会就停止了,可是,为什么那笑声却透着一种无限的悲伤?是因为那个男人吗?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他想帮叶之晴,至少也要找到那个男人好好教训一顿。

  这一夜,叶之晴居然睡得非常好,没有失眠。阳光透进来,整个屋子染上了一层暖意,像是把她心头的阴霾也一同洗去。

  她翻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脚,经过一夜的休息,居然还真的消肿了不小,心情大爽。她打开房门,顺便拿了一支新的牙刷出来,易非凡还没有醒,看样子睡得很不舒服。

  叶之晴蹙眉,易非凡应该不是一个穷人,为什么却窝在她家的小沙发?叶之晴恨自己,她为什么要收留他?她做什么好心?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管七年前还是七年前后,她都改变不了心软的这个弱点。

  易非凡则了一个身子,整个人完全醒了过来,看到叶之晴站在门边上,他笑了笑,“叶之晴早啊……”

  “嗯……”叶之晴嗯了一声,把牙刷带给他,虽然这支牙刷的儿童型的,“给你,将就一下吧,我把儿子的新牙刷都让给你了。”

  易非凡拧眉,接过手,“叶之晴,你真好!”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错惹冷酷恶少 第11章:我鄙视你 叶之晴看着自己像战场般的大床,还有上面斑红的血渍,费逸南,我恨你。她又忍不住骂了,翻开包包,再一次走进浴室。这次,她绝对是非常小心,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从浴室出来,叶之晴睡在没有被弄脏的地方,想起 2011-12-16 11:44: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