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4章:那种随便的女人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16 11:46:08    状态:已完结
叶之晴看着那么豪华的一个酒会,她晚饭都还没时间吃,就被赶着来这种地方,肚子开始有些饿了,她不是什么淑女,她就是一个俗人而已。

  听着叶之晴的话,想吃还不简单啊?一定叶之晴喂得饱饱的。说完,易非凡很自然的拉起叶之晴的手,叶之晴是想甩开的,无奈穿着那双高跟鞋,她不敢轻举妄动。

  费逸南一直心不在焉,四处寻找着叶之晴的身影,终于,那抹白影出色了,却被易非凡亲密的拉着,他愤怒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能做。

  楚静看着他微微暴起的青筋,心里恨死那个叶之晴,她究竟有什么好的?

  终于,叶之晴跟易非凡消失在他眼前里了,他多么想冲上去,可是此刻楚静正紧紧拉着她的手。他强忍着那一股冲动,转过头来,强迫自己不去关心叶之晴。

  叶之晴被易非凡拉到一间贵宾室,刚才她其实也看到费逸南,还跟楚静紧紧的拉着手。人家都已经早有女朋友了,她不该妄想的,可是,她心里就是控制不住的难受。

  甚至连易非凡让人送上来的食物,她都有些吃之无味,易非凡看着她的样子,“之晴,不好吃吗?”这不像她的性格,这女人绝对不会随便会浪费食物的人。

  叶之晴摇了摇头,“没有啊……”她努力让自己别去想费逸南,可是,有时候,越要控制自己不去想一个人,那种感觉,反而像决堤的洪水般,怎么挡都挡不住。

  叶之晴的确没有什么胃口,她觉得自己真罪孽深重,浪费了这么多美味的食物。这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易非凡看了看叶之晴,“吃饱了吗?”

  叶之晴点了点头,易非凡立即拉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喂,易非凡,你要做什么?”叶之晴不爽他,跟他很熟吗?老是拉她的手,不就是吃他一餐饭,她至于要这么亏吗?

  易非凡看着她嘟起的小嘴,真的不明白,叶之晴怎么就看不到他的存在,他有什么比那个费逸南差的,而且,那个费逸南身边不是已经有楚静了吗?

  “之晴,赏脸跳个舞吗?”易非凡非常伸士的伸出手,看着他一脸的诚恳,叶之晴头皮发麻,“易非凡,我不会啊,我从来没跳过,可不可以不要折腾我?”

  易非凡看着叶之晴一副要上断头台的表情,告诉自已要冷静,因为有时候,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有一种捏死叶之晴的冲动。

  “没事的,不会我教你……”易非凡没打算放过叶之晴的打算,说完,也不管叶之晴同不同意,大手一拉,被易非凡拉到怀里,然后手放在她的腰上,像是赶鸭子上架一样,把叶之晴弄到舞池。

  叶之晴恨自己为什么要穿高跟鞋,让她觉得自己连站都有些不稳,就这样被易非凡这臭男人弄到舞池上。

  “别那么紧张,又不是叫你就义,放轻松一点。”叶之晴大概不知道自己今晚有多么动人,其实易非凡醉翁之意不在酒,至少这样,可以跟叶之晴近点。但是他知道叶之晴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简直是像刺猥一样。

  叶之晴还是第一次来这种上流社会的地方,心情无比的紧张,但是看着那边费逸南正优雅的搂着楚静,跳着优雅的舞步。费逸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让叶之晴无法移开她的目光,楚静发现了,往叶之晴这里狠狠一瞪。

  叶之晴如同做错事的孩子的一样,被人当场捉个正着,低下头,再也不敢看了。这时候,一个法国女人硬是把易非凡从叶之晴手上抢过来,叶之晴则去到另一个陌生男人怀里。

  “凡,好久不见,有没想我?”这个法国女人叫珍妮,易非凡不悦的皱着眉头,又不好一下子过去抢回叶之晴。

  “珍妮,怎么来了?”易非凡也纳闷,这个缠人的珍妮怎么会突然出现,看着她几乎就要贴过来,易非凡不爽到了极点。这下子,一定又在叶之晴心里留下坏印象了。

  叶之晴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手里,极度的紧张,不顾仪态的甩开他的手。只觉得四周向她投来别样的眼神,叶之晴手紧紧的握着,她是一定是给费逸南丢脸了,她不想的,可是,看着刚才那个男人,她真的不想给他抱住。

  叶之晴一步一步向后退,忍不住里面走去,冲进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刚才那样,肯定给费逸南丢脸了。

  叶之晴靠在洗手台上,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办?可不可以立即让她回家,她真的不适合来这种场合,早知道就让微微来了。

  这时候,一个清洁啊姨走了进来,突然不小心倒下了一桶水,叶之晴原本想避开,但是来不及,反正由于水里有洗洁精,地板非常的湿滑。

  叶之晴一脚踩过去,只见过咝的一声,是衣服被扯破的声音,她整个人倒在地上。清洁啊姨原本只是收了别人的小费,弄脏的她的衣服,没想到结果人都摔在地上了,良心发现,还是扶起了她。

  “小姐,你没事吧?”叶之晴看着自己的白色裙子,已经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就快露到屁股里了,这下子,完蛋了,真给费逸南丢大脸了,还要弄坏公司的裙子,她赔得起吗?

  叶之晴在清洁啊姨的帮忙下,站了起来,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还好,完好无缺,不然她叶之晴就算卖身,也赔不起给费逸南了。

  但是看着自己沾满脏水的裙子,还被扯开了一个大大的口,甚至连内裤都看得出来了,叶之晴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怎么出去见人?甚至连怎么走出这里,都是一个困难。

  这时候,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端庄高贵的身影,叶之晴尴尬的转过身,“楚小姐……”

  楚静上下打量了一翻叶之晴,跟清洁女工使了个眼色,没想到,叫她弄脏叶之晴的裙子,居然还把事情办得那么漂亮。

  “叶小姐,作为费逸南的秘书,你觉得自己尽职了吗?”楚静不悦的看着她,费逸南从来没有这样过,一直对着她还心不在焉,甚至来这种场合,都没有带她,反而带了这个叶之晴,她早已经很不爽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之晴只觉得自己是罪大恶极。

  “对不起有用吗?”这时候,楚静盯着她的脖子,没想到,这条海洋之心居然现在戴在叶之晴的脖子上,她强压着一股怒气。

  “叶之晴,如果你还要脸的话,就离开费逸南,像这种女人,就像一团烂泥,扶不上墙的,就算穿着凤袍,也不会是一个不入流的女人。”楚静毕竟还是受过高等教育,她不会想直接过去把项链扯回来。

  “对不起……”叶之晴听着楚静的话,叶之晴更加意识到自己跟楚静之间的区别,即使她穿着漂亮的衣服,她也不是公主,甚至连灰姑娘都不如。眼泪在眼框里打转,她却倔强在忍着,不在楚静眼前掉眼泪。

  易非凡甩掉珍妮之后,就四周寻找叶之晴的身影,整个会场都找到了,看不到叶之晴。终于,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闯进女厕,却看到叶之晴一脸狼狈站在那里,“之晴,你还好吗?”

  楚静看了一眼易非凡,“易公子,这里是女厕吧?”

  易非凡不悦的看了一眼楚静,然后一手拉开叶之晴,叶之晴不想再出去丢人了。易非凡终于发现她不肯走的原因,他脱下西装,递给叶之晴。

  叶之晴也只能用西装挡一下,她也不想再站在这里听楚静的冷嘲热讽了。

  烈 

  叶之晴像是逃离现场一样,她不想再给费逸南丢脸了,叶之晴一个劲往外面冲,走到酒店的大门,易非凡一手拉住了她,“之晴,你怎么啦?”

  叶之晴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易非凡,你别管我。”她知道自己不是上流社会的人,她知道自己身份和地位,她也没想过要去高攀谁。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来到叶之晴的面前,叶之晴想也没有想就坐了上去,平时,她是不舍得坐出租车,因为车费贵。但是此时此刻,她只像逃离这里。

  易非凡拍着门,“之晴,你怎么了?”

  叶之晴准备的转过头,“易非凡,我很好,我累了,想回家了。”说完,司机立即开车,易非凡看着她离去,心里非常的不是兹味。

  叶之晴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叶之晴扬起一丝自嘲的弧度。那样的世界,她在那里,只会显得格格不入,不知道费逸南会怎么样?但是,她真的不想再在那里丢人了。

  思绪凌乱了,叶之晴在还有二个街口的时候,下了车。身上的衣服被扯破了,腰间系着易非凡的西装,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她没有去理会四周的别人异常的眼神,她只是想静静的走着,静静的走回家。

  夜风习习而来,吹到她的秀发,叶之晴深吸了口气,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眼看着就要走到家了,停在楼下的车子让她停住了脚步,看着那个站在车头上的男人,叶之晴有些紧张,要挨骂了吧?既然这样,她真的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她走便是了。

  费逸南注意到车后的叶之晴,他愤怒的走过去,应该说,自从她被易非凡带走的时候,他就愤怒了。

  “叶之晴,你好大胆了,居然私自离开。”费逸南大声的吼着。

  叶之晴皱了一下眉头,他的吼声好大,连耳膜都微微感到有些刺痛,她低下头,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好一会儿,她才有勇气抬头,“费逸南,对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给你丢脸的,我不适合做的你的秘书,你放心,我不会去拿工资的。”

  既然是自己失职,她那里还有脸目去拿工资,只是希望费逸南可以放她一条生路,让她和小杰可以继续在海城里活下去。

  费逸南更加生气了,他是在乎那点儿工资吗?看着她腰间系着别的男人的衣服,他愤怒的用力一扯,把衣服扔在地上。

  叶之晴看着易非凡的外套被扔在地上,立即走过去捡起来,那是易非凡的,她还要还给人家,弄脏了怎么办?易非凡的衣服肯定也是价值不菲,她真的没钱赔。

  费逸南看着叶之晴这么心急去捡,心里更加生气,甚至过分的用力在衣服上踩了两脚。他不顾楚静,知道她离开之后,立即追来,结果呢,这女人实在太过分了。

  叶之晴看着踩在衣服上的费逸南,她也愤怒了,“费逸南,你做什么?”

  “不过就是易非凡的一件衣服,你就心痛了啊?是不是看着易非凡有钱,所以趁机扑上去钓个金龟。”费逸南不爽到极点,今晚明明跟着他,结果一下子就跟易非凡带走了,还自私去了那么久。

  叶之晴没有说话,忍了一晚的眼泪,原来已经抑制住了,此刻,终于决堤了,她好讨厌这样的自己,她不是爱哭的人,只是眼泪还是不受她控制的流了下来。

  看着叶之晴眼泪婆娑,费逸南一下子慌了,他也是生气才这样说的。

  叶之晴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摘下脖子上的项链,这项链带在她的脖子上,她好害怕,好害怕损坏了一点点,她真的赔不起啊。

  “还给你,费总裁,麻烦请你移开你的脚。”叶之晴虽然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但是却也平静下来了,在他眼里,她不过是就是一个拜金女,她也不想解释些什么,没有必要,不是吗?

  费逸南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听了她的话之后,愣愣的移开他的脚。叶之晴拿起衣服,仔细看了看,还好没有踩坏,不然真的对不起易非凡了,他好心借她衣服,居然还弄坏了。

  叶之晴拿着衣服,打开门走进去,费逸南也跟着走进来,这下子,费逸南才发现到叶之晴的衣服被扯破了,“你的衣服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弄坏公司的财物,你放心,我会尽力赔。”叶之晴心情不好,但是想到自己做的好事,还是非常的内疚,她也没想到会把衣服弄坏的。

  费逸南的真的败给这个女人了,“我没让你赔……”

  “那谢谢你……”说完,她转身,拿着易非凡的衣服往楼上走,费逸南一直跟在后面。

  叶之晴打开自己的门,看到费逸南还跟在后面,“费总裁,还有事吗?”她很冷静,冷静让费逸南莫明有些害怕,他宁可叶之晴很恶的骂他。

  费逸南推开门,自己走了进去,叶之晴蹙眉,“费逸南,你到底想做什么?”

  听着叶之晴的大吼,费逸南微笑了一下,还是这样的叶之晴他比较熟悉。像是男主人般,推开门,把叶之晴给拉了进来,然后很自然的关上门。

  看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彻底把叶之晴惹毛了,“费逸南,这里是我家,你给我滚。”

  费逸南无视的她的愤怒,把她拉了过来,“死女人,居然叫我滚……”

  叶之晴看着他一脸无赖的样子,却又一副奈他不何的样子,她怒了,拿起沙上的枕头,使劲的砸了过去,费逸南稳如泰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一副任由叶之晴处理的表情。

  叶之晴累了,扔下抱枕,大吼了一声,“你究竟想怎么样?”

  费逸南看着她在那里微微的喘着气,蠢女人,就她那几个子,不痛不痒的,却把自己累得半死。他坐下来,“说,裙子怎么弄坏的?没我批准,谁准你回来了?”

  面对着费逸南的质问,叶之晴别过开脸,自己身边不是已经有楚静在了吗?难道还要她站在楚静身边,好用来衬托楚静的高贵美丽吗?

  “费逸南,放我一条生路吧。”叶之晴已经不敢再指望些什么,既然他都忘记了,又何苦如此的缠纠,只会让她更加痛苦。

  “休想……除非你不想在海城生活下去。”费逸南冷冷的说,他就是不放手啊。

  “你……”叶之晴忍不住的眼泪又滴了下来,她甚至激动得想进厨房拿把菜刀,把眼前这个男人给分尸了。

  “费逸南,你是不是想逼死我,你才甘心?”叶之晴狠狠的瞪着这个死男人,为什么连在海城活下去的路都不给她?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还是上辈子欠了费逸南这个王八蛋太多了?

  “你继续做我秘书不好吗?还是急着要搞定易非凡,当易少奶?不过告诉你叶之晴,易天正估计不会让他儿子娶一个二手货,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女人进门,所以,你最好想清楚。”叶之晴听着他这句话之后,突然拿起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在这个居民楼里响起,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拍门声,叶之晴擦掉眼泪,走了过去,没想到是楼上的住户。

  “叶小姐,可以请你们少声一点吗?搞那么激烈,我家小孩子都被你们吵醒了。”听着别人的话,叶之晴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费逸南走了出来,搂着叶之晴的腰说,“不好意思,我们会注意的。”

  关上门,叶之晴推开费逸南,“王八蛋,你究竟想怎么样?我就算是二手货,关你什么事?警告你,别把我给逼急了。”

  妈的!!!叶之晴把费逸南祖宗都问候好几遍了。

  “叶之晴,声音少点,不然你的邻居可又会来投诉你了,你们这里的隔声设备可真差。”叶之晴气得真的想杀人,前世跟他有血海深仇吗?

  叶之晴强忍着想杀人的冲动,压着强大的怒气,声音被压抑得有些微微颤抖,“一句话,什么时候滚出我家。”因为压抑着愤怒,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森。

  费逸南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听着她叫她滚,不爽到了极点。于时,他决定给她一点颜色看看,一手扯过叶之晴,男上女下的姿态把她压在沙发上。

  叶之晴推开他,但是费逸南连动都没动过,“王八蛋,你为什么老是欺负我?我恨死你,我恨死你了……”后面的话,叶之晴被逼吐回肚子里。

  “唔……你……唔……放开我……”叶之晴越是反抗,费逸南就吻得越深烈,几乎是想将她吞进肚子里。

  直到,费逸南感觉到一丝咸味,终于放慢了动作,轻轻的吻掉她脸上的泪珠。手甚至还悄悄伸进叶之晴的衣服里,抚摸着她胸前的柔软,叶之晴在这个恶魔高超的挑逗之下,渐渐失控了。

  “嗯……”别让的感觉涌上脑海,她只能凭着本能的应付他,耳边不由得再次响起那句“二手货。”叶之晴极其愤怒,突然狠狠的咬住了费逸南的舌头。

  顿时,血腥味四溢,费逸南皱着眉头,却仍然没有松开她,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扯了起来,然后愤怒的扯着她的衣服,没一会儿,叶之晴就被扯得只剩内衣了。

  看着费逸南马上就要扯开她最后的防线了,羞耻之心顿时让叶之晴失去理智,她随便拿起茶几上的剪刀,准备自我了断,也不让费逸南这样折磨她。

  正当她手举起剪力,准备自杀的时候,费逸南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举动,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被她的反应所怔住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像恶魔,居然逼到叶之晴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对不起……千万不要伤害自己。”费逸南是害怕了,要是刚才没及时发现,这女人真的会干那种事。

  “滚……”叶之晴大吼,他们现在的动作,不正是奸夫淫妇吗?

  费逸南抢过她手中的剪刀,放到她拿不到的地方,然后捡起地上被他扯坏的衣服,有点懊恼,“对不起,估计你不能穿了,我重新拿件给你,好吗?”

  说完,费逸南这个恶魔走进她的房间,然后翻了一件衣服给她,叶之晴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大力扯过衣服,连忙冲进了卫生间。

  好一会儿,叶之晴总算出来了,要是叶之晴再不出来,估计费逸南会把她家的卫生间的门都给踩坏。

  “还没走吗?”叶之晴问,眼睛没看着他,她真的已经没办法了,她不是费逸南的对象。

  “之晴,对不起,你原谅我刚才那样对你,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子?”费逸南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他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更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叶之晴如此解释。

  “嗯,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一下。”叶之晴从他身边走过,这男人,她真的惹不起了。

  “明天准时回来上班,我想见你。”费逸南轻轻的说。

  叶之晴没有说话,她不想再回去了,没办法再对着费逸南,没办法去面对楚静。她对费逸南来说,就好像下水道的老鼠,见不得光,她也不想再过这种日子。

  费逸南翻出这条项链,然后想重新戴在叶之晴的脖子上,叶之晴看着他的动作,怕了,她赔不起啊,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平民,戴不起这种奢华品。

  “不许动……我就是送给你的,不准说不要。”费逸南轻轻的说,但是语气相当的霸道,让人无法拒绝。

  叶之晴的脚像是生根了一样,看着费逸南的动作,无法推开他。等她反应过来,费逸南已经将那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想起那么贵的东西,叶之晴害怕啊,“太贵了,我平民来的,戴不起。”

  “叶之晴,你敢拿下来试试看……”看着她的动作,费逸南低吼了一句。

  叶之晴无奈的看着他,“费逸南,你究竟发什么神经?现在几点了?还呆在我家不走吗?小心我报警……”

  “我不走了,今晚你收留我一晚。”费逸南轻轻的说,却听得叶之晴风中凌乱,他什么意思?一会她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行……”叶之晴坚决反对,刚才在宴会上,楚静的话还宛如刚在耳边响起,久久回荡着,她清楚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我劝你还是少挣扎了,我说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其实费逸南是害怕她明天不去上班,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她,所以,他要留在这里监视着她,免得自己失去一个秘书。

  是的,秘书,只是秘书而已,他没去深究,也不敢去深究。

  “我家庙少,装不下你这个大佛。”叶之晴没有忘记之前出差所发生的事情,何等恐怖啊,她那里还敢再来?

  “放心,我对你没性趣的,一会你关好房门,我睡沙发就行了。”看出来叶之晴的担心,费逸南苦笑了一下,那种感觉,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不想伤害她。

  “不行,这里我是我家,我说不准你住就不准你住。”叶之晴觉得保险起见,还是把这个男人弄她家,说完,走过去,推着费逸南走向门外。但是叶之晴显现就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怎么推,费逸南压根就没有移动过半分。

  “我说住就住,再废话,我就要了你……”费逸南吼完,叶之晴立即后退了二步,狠狠瞪着他,丫滴的,什么世道,还有没天理存在的?

  费逸南看着她如临大敌的表情,不禁笑了一下,“好啦,快进去洗澡,然后把门关上,不就好了吗?笨蛋。”

  叶之晴想了一下,也觉得有点道理,这个臭男人,实在太份了,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她?难道真的逼得她带着儿子搬离这里吗?好不容易在这里扎根,好不突然才找到接收小杰的学校,要放弃吗?

  她叹了口气,然后走进了浴室,没再理会外面那个臭男人。二十分钟之后,她从浴室出来,费逸南坐在她的沙发上。

  叶之晴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湿头发,费逸南靠在沙发上,看起来有些疲累。费逸南听着脚步声,知道叶之晴从浴室出来了,这时候,他的肚子极度不争气叫了起来。

  叶之晴有些想笑,他活该的,谁叫他一晚只知道泡女,她故意装着听不到,然后准备走进房间,反锁房门。

  费逸南却没有如她所愿,叫住了她,“之晴,我肚子饿了,你煮夜宵给我。”很理所当然的一句话,他以为他是谁啊?他是老板就了不起了啊?

  费逸南看着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蹙了一下眉头,“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请你吃了那么多次,吃了你夜宵很难为你吗?再说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个笨女人突然离开,他会心急的丢下楚静赶来吗?

  后面那句话,他没有说出口,有些不爽的走进浴室,只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叶之晴气得牙咬,她有时候都想鄙视自己,然后又心软的走进厨房,给这个王八蛋准备夜宵。

  打开冰箱,只有鸡蛋和西红柿了,也不知道这个大总裁吃不吃得下,管他呢,爱吃不吃,不吃滚蛋,要是他滚了,她更高兴呢。

  叶之晴熟练的煎了一个鸡蛋,然后切一个西红柿进去,给他弄了一个西红柿鸡蛋面。弄好,放到茶机上,她准备回房间。

  这时候,浴室里的费大总裁发话了,“叶之晴,有没睡衣?”

  叶之晴再一次被打击了,想起上次易非凡那件粉红色小碎花,她又忍不住笑了。奶奶的,她就跟儿子住,那里死来男人的衣服?

  浴室里的费逸南迟迟没有听到叶之晴的回答,干脆直接从浴室里走出来,叶之晴首先瞪大眼睛,费逸南在她准备尖叫的时候,首先及时捂着她的嘴巴,“女人,要想邻居来投诉,你就大声尖叫吧,又不是第一次看,你装什么清纯……”

  叶之晴眨了一下眼睛,这男人怎么可能无耻到这种程度,再说,这是她家好不好?捂了一会儿,费逸南知道她不会尖叫了,才松开手。

  叶之晴狠瞪了他一眼,“无耻……”然后快速的走进房间,她翻了一下衣柜,发现上次易非凡的衣服居然还留在这里了。这下子可好了,算他运气好。

  叶之晴扔出衣服,“立即给我穿上衣服,不然我立即报警。”费逸南接过衣服,看了看牌子,没想到居然还是名牌的,“这衣服是谁的?”

  “要你管,总之,你要不要穿?”费逸南还是非常无奈走进浴室,重新穿上衣服。看到摆在茶机上的面条,他还是第一次吃这样的面,带着几分怀疑的态度,咬了一下。

  “还不错……”叶之晴没想继续跟他再在这里废话,她关上房门,然后果断的反锁。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小说还没有更新,她不敢睡觉。她只是一介平民,还要养儿子,对于稿费,她是非常在乎的。

  费逸南吃完之后,觉得整个人顿时充满了力量,隔着房门,还是听到房间里传来打字的声音,这么晚了,那蠢女人还没有睡觉吗?还是在泡仔?

  费逸南看着那门,不用过去就知道那女人肯定已经反锁了。他走到阳台,不禁扬起一丝笑意,蠢女人,你以为反锁房门,我就对你没办法了吗?

  其实他也没多想,不过是想知道她这么晚了,还没睡觉,到底是什么原因。

  叶之晴正在专心致致赶稿,早点写完,早点上床休息,其实她也累了,但是为了生活,她也没办法。

  突然惊觉窗外似乎有声音,难道有小偷?不会吧?她家有什么好偷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她看了看四周,随手拿起椅子,要是小偷进来了,一定把小偷往死里打。

  听着窗户被移开的声音,叶之晴站到一边,准备对小偷下去,因为隔着窗帘,她并没有看清小偷长什么样子,只有一个想法,要是小偷敢偷她的东西,一定跟他拼了。

  叶之晴感觉到小偷马上就冲进来了,想也没有想,拿起椅子使劲的砸了出去。接着只听见一阵咆哮,“叶之晴,你搞什么鬼?”

  听着那声音,叶之晴不禁瞪大了眼睛,原来小偷是费逸南?她立即放下椅子,打开房门,从客厅的阳台走了出去,她这个房子,阳台比较大,从客厅一边连着房间。

  费逸南捂着额头,手上有血渍,叶之晴内疚了,“你怎么爬窗户进来,我还以为是小偷?你没事吧?”

  叶之晴拉着费逸南回到客厅,然后冲进房间拿出药箱,刚才她真的用了很大劲,可是她怎么知道这个臭男人居然想爬窗进她的房间?要就怪他自己缺德。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看着他额头上的血渍,还是非常的担心,“费逸南,我们去医院吧,不然留下什么后遗症的,我……我赔不起啊。”

  费逸南突然有一个想法,他坐在沙发了,装着很痛苦的样子,“叶之晴你谋杀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之晴心急的拿开他的手,然后替他用酒精擦掉上面的血渍,生怕真的弄坏他这个价值千金的大脑,她用什么来赔啊?

  “好痛……叶之晴,你要负全责……”费逸南看着她心急如焚的表情,眼里悄悄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叶之晴低下头,眼泪都被吓得掉了下来,“你想怎么样?我还是给你打120了……”说完,准备起来进房间拿电话。

  费逸南一手按住她,“以后都呆在我身边,做我秘书,不准再说辞职,那我就放过你这一次。”叶之晴瞪大眼睛,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而且明明他就是没经她同意硬闯她房间的,现在好像罪大恶极的人成了她,天啊……

  看着她没有说话,费逸南再问了一次,“女人,不答应吗?不答应你就赔我,我这大脑的价值,少说也值几个亿。”

  叶之晴怒了,这男人明明就是故意的,“你不如直接去抢银行……”

  “那你是不答应了喽?”费逸南一脸淡定的看着她,这女人已经没有说不的权利了。

  “我答应就是了。”臭男人,在这个城市,在他的魔掌之下,她已经找不到第二份工作,除了委屈呆在他身边,她还能去那里?总不能带着儿子亡命天涯吧?

  叶之晴把他额头上的血渍清理干净,然后才涂上消毒水,加了块创可贴。弄好之后,她收拾药箱,准备离去,费逸南趁着她房门还没关的时候,快她一步抢先进她的房间。

  费逸南走到电脑面前,看着显示器,“你不睡觉,就是写这东东啊?”

  “关你什么事?”叶之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明明就是他自己的错,现在全赖她身上,没见这么无赖又无耻的人,简直是银河系里第一名。

  由于是这个女人写的,费逸南还是有点兴趣看看这种他不屑的狗血剧,他这眼睛通常是用来看合同和看报告的。

  “叶之晴,看不出,你居然还会写小说。”切,老娘我已经写了七年了,儿子的生活费都是在这里赚的。

  “费逸南,你可以滚出我房间了,不要吵着我……你有钱你在不乎,可别阻着我赚银子。”叶之晴看着自己的电脑,已经被恶魔占领了,心里不爽。

  “都几点了,还不睡觉?写什么写?”费逸南甚至动手,把她的电脑给关掉了。叶之晴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欲哭无泪,也不知道刚才有没保存,“费逸南,老师没教过你,不能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吗?你连小孩子都不如吗?”

  费逸南听着她的话,顿时火大了,他也不是关心她吗?他不想她这么晚了,还在写个不值钱的东西,居然还被她骂连小孩子都不如,她胆子肥了。

  费逸南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原本身高就比叶之晴高很多,向下一瞪,叶之晴只觉得顿时毛骨悚然,莫明的害怕起来,“你……你要做什么?”连声音都被他吓得有些颤抖,她可是没忘记他有多么变态,多么恶魔了……

  “睡觉……”费逸南从牙缝冷嗖嗖的透出二个字,叶之晴深感引狼入室了,假如她没无法赶走只狼,那她是不是应该出去找间酒店?楼下对面就有一个招待所,好像价格并不贵,她一咬牙,决定自行离开。

  费逸南看着她想走的样子,下一秒拉住了她,叶之晴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放开我……你以为你是我的谁?”

  “那你想去那里?”费逸南问。

  “我争不过你,我去酒店,把我的家让给你,这样还不行吗?”叶之晴生气大吼,是不是这样子也不行?还给不给人活的?

  费逸南怔住了,原来,她情愿花钱去酒店,也不愿意跟他住在一起,他其实也没想对她什么。看着她一脸委屈的样子,费逸南放开她的手,“你睡这里,不准再开电脑,我走吧……”

  “啊?……”叶之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你真的要走吗?”又忍不住再问一次。

  费逸南很无奈的看着她,“叶之晴,你这种问法,我会认为你不舍得让我走。”

  叶之晴立即解释,“没呢,我家庙太小了,的确是装不下大佛的,总裁还是回你的大宅里睡,会比较好的。”什么叫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看看叶之晴就知道了,活生生的例子。

  “马上去睡觉,不准写小说了,听见没?”费逸南不放心的又吼了一声,叶之晴如同小媳妇一样,乖乖点头,只要他现在滚出她家,他说什么都答应的了。

  叶之晴还非常好心的把费逸南送出门口,“总裁,一路小心。”然后还像招财猫一样,挥挥手跟他再见。

  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下楼,叶之晴松了口气,生怕费逸南会反悔,再次占领她的家似的,立即把门反锁。她靠在门背上,看着这个家,这是她跟小杰七年以来的避风湾,只可惜还是租的,什么时候,她跟小杰才能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她走到房间,正考虑着要不要重新开电脑奋战,她稍稍移开窗帘,看到费逸南挺拨的身躯坐进车子里,然后离开。

  她叹了口气,刚不是答应恶魔今晚不写小说的吗,她叶之晴是说话算数的,就少赚一点吧。她爬回自己的床,其实今天好累,还好在酒会里易非凡请她吃了大餐。但是看着费逸南,难道他是从酒会里赶出来的吗?

  她则过身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很开心,只可惜,费逸南已经有了未婚妻,她无法去追求,也没追求他的资格,更因为,他根本一点都记不起她。她不想让他觉得,她故意用孩子去绑住他。

  可是,自己再呆在他身边,她害怕她有一天,会不可救药陷进这个感情的旋涡里,再也无法自救。她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然后默默的念:费逸南中是她老板,费逸南只是她老板……

  默念了N次之后,叶之晴总算睡着了。

  第二天,叶之晴还是准时回到公司上班,而宋微为了报答昨天叶之晴帮的大忙,特意给她带了蓉记的糕点给她当早餐。

  “之晴,昨晚酒会还顺利吗?”宋微作为费逸南的首席的秘书,她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情况的。

  叶之晴有些无奈的说,“微微,你鄙视我吧,我居然把公司的裙子也弄坏了。”

  “啊?怎么会搞到裙子都坏了?之晴你没事吧?”宋微还是有人性的,比较关心之晴,而不是那条裙子,反正是公司的,坏了就坏了。

  “我还好……”叶之晴觉得自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总裁没有发飙吧?”这是宋微最关心的问题,看样子,她今天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然肯定给被骂惨了。

  叶之晴回忆了一下,费逸南那个变态,她真的猜不出来他的心思。宋微看着叶之晴没说话,慎重的拉起她的手,“之晴,看样子昨天情况惨烈,今天我们得打醒二十万分的精神才可以。”

  这时候,突然从后面传一声冷冷的声音,“叶之晴,给我冲杯咖啡进来。”

  宋微和叶之晴顿时怔住了,还好刚才没说他坏话,什么叫白天不要讲人?她们算是非常明白了。

  宋微用手推了一下叶之晴,“之晴,总裁交给你了。”宋微承认自己是无耻的,但是总裁也指定了之晴嘛,要是她进去,铁定要挨骂了。

  叶之晴点点头,“微微,其实费逸南也没这么恐怖……”宋微有点不敢苟同,她算是领教了,要是他心情不好,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的,她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了,能不见他,就不见他。

  叶之晴想起之前好像答应费逸南给他买饼干了,但是自己好像忘记了,说不定他已经吃早餐了呢。但是避免费逸南又挑骨头,她又顺手带了几块宋微买的糕点进去,不吃就拉倒。

  她敲了敲门,从里面传来一阵沉低带着兹性的声音,费逸南低头着看文件,不过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进来了。

  她端着咖啡,走了过去,“总裁你要的咖啡。”费逸南合上文件,抬看着她,然后看看了桌上还放着几块糕点,“你买的?”

  “不是,是微微请我吃的。”她算是借花敬佛,他要是不想吃,她可以立即拿走的,反正她刚才试了一块,非常美味,不吃是他的损失。

  “嗯,出去吧……”叶之晴没想到这么顺利,也没有被挨骂,如果以后都保持着这样好的上司下属关系,那该多好。

  走出费逸南的办公室,叶之晴和宋微也开始一天的工作,因为最近公司准备投标科学城建设的项目。自从费逸南上任之后,他就主张公司多元化的发展,作为秘书,她们的工作也非常的繁重。

  中午,叶之晴和宋微也准备到公司饭堂吃午饭了,叶之晴问,“微微,我们要不要跟总裁说一声,看看他有没什么需要带的?免得他一会鸡蛋里还挑出骨头。”

  宋微点点头,“之晴,你去跟总裁说好吗?”

  叶之晴看着宋微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下,还好她经常被费逸南骂,已经有点免疫力了,“嗯,你等我一下。”

  叶之晴走到费逸南的办公室,然后敲了敲门,才走进费逸南的办公室,“总裁,我们准备去吃饭,需要给你带点什么上来吗?”

  费逸南放下手中的钢笔,火辣辣的眼神瞪着叶之晴,然后从那张真皮大椅上起来。叶之晴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莫明的紧张起来,费逸南的嘴角扬起一丝邪恶的笑意,“叶之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我没……”丫滴,她耳朵又没问题,他走这么近做什么?

  费逸南看着她紧握着的双手,明明就是很紧张,这女人还真嘴硬,“准备去吃饭了吗?”他倒是期待带她出去一起吃,跟这女人吃饭,很自然,很放松,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淑女跟她完全没关系。

  “是啊,我跟微微准备出去了。”叶之晴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撞到后面花盘,眼看着就在压死那盘从荷兰空运过来的花,下一秒,一双大手却搂住她的腰,叶之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盘花,还好,没弄坏,不然她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啊。

  这时候,原本虚掩着的门走进一个女人,“你们在做什么?”楚静是上来找费逸南一起去午饭的,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他们揉揉抱抱,双眼愤怒的瞪着叶之晴这个淫妇。

  叶之晴没想到楚静会突然进来,她连忙从费逸南的怀里逃离二步远,把刚才那盘几乎被毁掉的花移好,“楚小姐,你别误会了,刚才是我差点把花踩死,所……”还没说完,楚静走过去,“叶之晴,你真不要脸。”

  叶之晴怔住了,低下头,她好像的确是过分了,费逸南是她男朋友,骂她也是应该的,“对不住……”

  费逸南听着楚静这样说她,心里不爽,“静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小心眼了?”

  楚静憋了一下嘴,然后挽着费逸南的手,“你看看她,笨手笨脚的,南,我不喜欢她,把她炒掉好不好?”这是楚静第一次这样向费逸南提这样的要求,以前公司的事,她是没兴趣的,但是看着这个叶之晴,她从头到脚都不爽。

  叶之晴听了,说不定是一个好的机会,这样她就可以离开费逸南,以后他走他的康庄大道,她走她的小马路,从此两人不再有交集。

  费逸南有些不悦,“静儿,叶之晴工作认真细致,你别那么小气。”楚静忍着一股怒气,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说她小气,忍不住狠狠瞪了叶之晴一眼。

  叶之晴感受到她那想杀人目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她现在已经粉身碎骨,“总裁,那我先走了。”说完,她没等费逸南说话,就逃离了台风现场,然后迅速跟宋微走到楼下的饭堂里。

  宋微看着叶之晴心急火燎的样子,“之晴,你很饿吗?走这么快?”

  “刚才楚静可能误会我了……”想起她那眼神,叶之晴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怎么啦?”宋微看着她样子,忍不住问。

  “刚才楚静让总裁炒掉我,因为她进来的时候,看着总裁搂着我,真是一场误会来的。”叶之晴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是无辜的吗?看起来又不像。

  “不会吧,那总裁怎么说?”宋微多担心炒了叶之晴,她那里找一个这么好的帮手?

  “还好,他没炒掉我的。”不然那个王八蛋就不会老要让她回来上班了。听着叶之晴这样说,宋微淡定了,“之晴,以后离楚静远点,她现在肯定当你情敌了。”

  费逸南的办公室都是高压地带,楚静看着费逸南一言不发的样子,更加难过,却又不知道如何发作,她也从来没看过费逸南生气的样子。他那么冷静,显得她更加无理取闹。

  楚静走过去,“南,你生气了?”

  费逸南合上文件,收拾了一下,“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好了,我们出去吃饭。”虽然费逸南这样说,但是楚静心里仍然觉得怪怪的,没再多说,挽着她的手走出办公室。

  这次费逸南没有带楚静到公司的的饭堂,而是出了外面吃,走进电梯,脑海里却涌起叶之晴的样子,怎么能怪她?刚才的事,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他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楚静,再一次提醒自己,将来结婚的人,是她!

  一路上楚静都没有怎么说话,而费逸南更是沉默,她不禁在想,他们之间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是从叶之晴出现之后,开始变了……

  她不喜欢这样,好像觉得既然自己手上拉着他,可他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自从被楚静撞见那次之后,叶之晴看到费逸南,如同老鼠看见猫一样,尽量消失在他的视线。宋微看着她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原本像送咖啡这些事,是叶之晴做的,现在叶之晴全部推给她了。

  宋微颇有微词,“之晴,你这样子叫做欲盖弥彰,我还真怀疑你跟总裁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密秘。”

  叶之晴像是被电击了一下,连忙摇头,“微微,拜托你了,我跟总裁纯洁得像绵羊。”叶之晴是捂着良心说的,她跟费逸南还能纯洁得像绵羊么?只是费大总裁已经绝她的后路,想在要这里活下去,必须当他的秘书。

  宋微叹了口气,费逸南看到送咖啡进来的是宋微,立即黑了脸,像是宋微欠了他几亿没有还一样,宋微心里那个无奈啊……不得不怀疑,总裁跟之晴真的纯洁到像绵羊吗?

  在超高压的办公室里,宋微总算出来了,立即松了口气,她走到叶之晴的办公桌,忍不住问,“之晴,你说总裁因为什么事黑着脸呢?昨天开始,送咖啡的事,你做。”

  叶之晴瞪大眼睛看着宋微,一副饶了她的样子,幽怨的说,“微微,你是大好人嘛,我怕我进去了,不能活着出来了。”

  “不行,明天你必须进去。”宋微想知道,是不是因为之晴关系,但是,总裁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之晴,之晴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而且楚静各方面的条件都跟总裁很配啊。难道总裁吃惯的鱼翅燕窝,改吃家常小菜?

  叶之晴看着宋微一副极度纠结的表情,“微微,你没事吧?回魂了……”叶之晴忍不住站了起来,对着失神的宋微扬了扬手。

  宋微回神,上下打量了一下翻叶之晴,把她转了一圈,“嗯,整体来说,还不错。”

  叶之晴被她这样莫明奇妙的一句话给搞糊涂了,“微微,你说什么啊?”

  宋微微微笑了一下,没有把刚才大脑里构思的大作告诉叶之晴,“之晴,没事了,我们工作吧。”

  “哦……”叶之晴看着宋微,她没事吧?难道刚才费逸南又骂人了?

  整个下午,可以说是过得风平浪静,看了看时间,又快下班了,虽然最近都忙着投标的工作,但是该准备的资料,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两人迅速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下班,这时候,桌上的红灯却跟她们作对似的,亮了起来。

  宋微按下,传来一阵低沉宏厚的声音,“叶之晴,进来。”然后啪的一声被挂断了,“总裁大人还有什么事?”叶之晴不爽的走进办公室,但是脸上那里敢表现出来她的不满?

  老板永远是对的!

  叶之晴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公式化的问,“总裁,有什么吩咐吗?”

  费逸南打量了她一下,看着她见了自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他不想说,他叫她进来,其实就是想看看她,费逸南都很鄙视自己有这种想法。

  叶之晴生怕费逸南又要让她陪他去什么酒会之类的,她是打死不想再去了,万一又撞见楚静,她是一百个不愿意的。

  “算啦,没事了,你下班吧。”叶之晴忍不住瞪大眼睛,连忙点点头,立即消失了。

  宋微看着叶之晴出来,立即问,“总裁要我们加班啊?”

  叶之晴摇了摇头,“微微,我们下班吧。”宋微就不明白了,那总裁没事叫她进去做什么?敢情只是想看看之晴?宋微不禁给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好恐怖!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14章:那种随便的女人 叶之晴看着那么豪华的一个酒会,她晚饭都还没时间吃,就被赶着来这种地方,肚子开始有些饿了,她不是什么淑女,她就是一个俗人而已。 听着叶之晴的话,想吃还不简单啊?一定叶之晴喂得饱饱的。说完,易非凡很自 2011-12-16 11:46: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