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1章:一只不折不扣的猪!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28 17:44:19    状态:已完结
叶之晴不由得想起周迅的一首歌:给我一万年,一两岁,也都无所谓,你一来,我依然插翅难飞……

  心情激动的点开费逸南的头像,迅速的回复:没干什么,你呢?其实她很想说,我一直在想你,很想很想你。

  又沉默了,叶之晴在焦急中等待着的费逸南的信息,他在干嘛?是不是睡觉了?她有时候真的很恨这样的自己,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声音又响了起来,她吐了口气,真的好恨自己这样不争气,一个费逸南,她都成什么样子?蓝色海洋:没事早点休息,别写小说了。

  他是心痛她吗?所以故意给她加工资,让她不用这么辛苦写小说吗?叶之晴的脑袋忍不住开始在幻想,真的是这样吗?还是自己在自作多情。搁浅的鱼:好的,晚安。

  为什么明明好多话想说,却一句都说不出来,电脑那端的他,也会想她吗?她忍不住低骂自己,白痴,难怪费逸南老叫你是猪了,简直笨得要死。

  叶之晴的确没心情写小说了,关上电脑,躺在床上,却看着天花板发呆了。也许是太想一个人,在梦里,叶之是竟然梦到费逸南,与他相拥于蓝天之下,忘情的接吻。这样的梦,她不想醒来,但是只要是梦,总会一天醒来。

  清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因为那场梦,叶之晴再也睡不着,走到阳台前,看着外面的风景。东方已经染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是太阳要升起来了吧?

  没过一会儿,太阳从东方缓缓的升起,阳光照射进来那一瞬间,只觉得整个人似乎温暖起来。叶之晴转过身,走进厨房准备早餐,她习惯了早醒了,今天就让她准备早餐吧。

  叶之晴很快也就习惯了行政部的工作,临近下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她有些疑惑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叶小姐吗?中午有空吗?我是非凡的妈妈,有事找你谈谈。”叶之晴愣了一下,非凡的妈妈?易非凡?找她有什么事?

  “好的,但是我中午还要上班……”叶之晴没想到居然就在她公司楼下等她,中午吃饭时间到,叶之晴来到楼下一家格调高雅的咖啡室,看了看四周,一个高贵优雅的妇人向她招手。

  叶之晴走了过去,“请问你是易夫人吗?”

  文华点点头,然后示意她坐下来,“叶小姐,你想喝点什么?”

  叶之晴有些紧张,“随便……易夫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文华给叶之晴点了一杯咖啡,然后上下像是货品一样打量着叶之晴,越看越皱起了眉头,看得叶之晴莫明有些心惊胆颤。然后咖啡来了,她只好低下头喝了口咖啡来定定神。

  文华终于开口了,“叶小姐,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子,对吗?”叶之晴想没到她会问这些,点点头,“是的,已经上小学了。”

  “看你的年龄,已经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你很早就结婚了吗?”叶之晴一向都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她不知道怎么答,“是的。”

  两人沉默了,叶之晴在文华面前,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叶小姐,我知道我们家非凡喜欢你,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易家是一个大家庭,在海城里有头有脸,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是不会允许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进我们易家的大门。”

  叶之晴低下头,手紧紧的握着咖啡杯,正在思索着该用怎么样的措词来说。文华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我易家的媳妇必须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我希望叶小姐能离开非凡。”

  文华从LV包包里翻出一张支票,然后移到叶之晴面前,“这当是你跟非凡的分手费,希望你收了之后,不要再与非凡纠缠……”

  叶之晴苦笑了一下,上次楚静也是在咖啡室里给她支票,让她离开费逸南。今天,易非凡的母亲也是在咖啡室里给她支票,让她离开易非凡。想不到,她叶之晴还真的挺值钱的。

  “易夫人,我想你误会了,我不会跟易非凡一起的,支票请你收回吧。”不得不说,易夫人的话虽然难听都说得很对,易非凡是那样美好的男人,是她叶之晴配不上他,他有大好的前程,她又怎么能给他的人生里抹上一个黑点?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离开我儿子?”文华有点不敢相信,叶之晴点点头,而且好像从来都是易非凡找她的吧?

  “易夫人,我还要上班,我先走了,谢谢你的咖啡。”叶之晴一秒也不想呆在这里,但是还是很礼貌的离开了。

  走进咖啡室,中午的大街上很热闹,她吐了口气,觉得人生真的很讽刺。其实她已经想得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样都无法忘记费逸南,又怎么可能会爱上易非凡?易非凡是好人,他应该配一个好女人,而不是像她这样的。

  不是易非凡不好,而她配不上易非凡!

  肚子饿了起来,她还是觉得回公司的饭堂里吃,毕竟公司的饭是比较实惠,而且味道还不错。只是路过餐厅的时候,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甜蜜的两个人,她扬起一丝好看的笑意,看,费逸南跟楚静才是最相配的,自己是什么?像小丑般。

  阳光有些刺眼,似乎把眼睛都有些刺得想哭了,她抬起头来了,硬是将已经快要流出来的眼睛给逼了回去。深呼吸了一下,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才走回公司。

  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留在这里?为什么自从遇上费逸南和易非凡,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是多余的存在,她们都喜欢拿支票来践踏她的尊严,为什么?她从来没想要去争,为什么在大家都觉得她会去抢呢?

  人生有时候真的很讽刺,她忍不住握住自己的手,告诉自己,叶之晴,这个世界并不是缺了少就活不下去,你不是一个人的,你还有儿子和妈要照顾。

  这样想想,叶之晴觉得心里好受了一点,是的,她不是一个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是不会去强求的,并不是她清高,只是觉得那样争来的东西,她会很累,她不想生活成为那样子。

  叶之晴把所有的心思的都放在工作上,行政经理马莉也渐渐喜欢上叶之晴,又到了下班的时间,马莉走过叶之晴的位置,“小叶,下班了……”

  “马经理,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马莉点点头,然后离开。

  叶之晴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然后进卫生间里方便了一下,才离开公司。走出公司大厅,正看到费逸南的车子驶出来,叶之晴立即往回走,直到费逸南的车子远离,她才走出来。她这是在做什么?这样做不是显得更加欲盖弥彰吗?

  叶之晴,你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猪!!!

  叶之晴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的很白痴,然后大步走出公司,往家的方向走去。可是她并没有发觉,在拐弯处,二道目光一直看着她离去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大街的尽头。

  费逸南其实刚才已经察觉到那一抹身影,但是看着她像只小老鼠一样逃了回去,不觉好笑。其实是怕大家见面了尴尬吧?或许是害怕见面了,彼此没有话说,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他选择成全她,可是却又是那样的想她,唯有等她出来之后,一直站在她的后面,看着她落寞的离开。费逸南的拳头不禁握了起来,他真的要选择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为了道义而结婚吗?

  紧握着的拳头一直握着,又松开了,紧握着,又松了,最终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所有的冲动化成了一声叹息。

  费逸南重新回到车子上,然后默默的驶了出来,心里苦闷极了。回到家里,偌大的房子,无数的孤寂弥漫在整间屋子里,他倒在沙发上,从来没有如此的烦藻过,脑海里不停的涌现是叶之晴那张脸。

  她哭、她笑、她耍无懒、她害怕……她所有的样子都像电影般,一遍遍重演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她是如此的熟悉,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那样……

  站了起来,解了解脖子上的领带,然后从酒柜里拿出一支XO,最近,这柜子里的酒似乎被他喝得越来越少,情绪似乎也越来越失控。

  没有失恋,为什么此刻觉得比起失恋还要难受?就好像心里一块肉,被狠狠刺了几刀,好痛,好痛,好难过。酒滑进喉咙,是辛烈的味道,但是却让人越来越迷恋。

  半杯烈酒已经不知不觉灌进肚子里,费逸南的意识也渐渐的糊迷,连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也没有听到。

  楚静拨了几次费逸南的电话,都显示无人接听,心里不禁急了起来。他在做什么?在跟叶之晴在一起吗?怎么会不接她的电话?

  于时,楚静再也法呆在房间里了,走到楼下决定要去费逸南的家里看看,至少要等他,看看他什么时候会回家。

  “静儿,这么晚了还要去那里?”楚刚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心急的往外走,忍不住担心的问。

  “爸,我出去一下,你不用担心。”说完,楚静已经走出大门,不一会儿,就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

  楚静心里很郁闷,怎么费逸南会不接自己的电话?越是婚期将近,她就越紧张,这是不是叫作婚前的恐惧症?

  来到费逸南所住的地方,因为她问费逸南要了锁匙,所以她可以进去。打开门,一阵刺耳的酒味扑鼻,她咳了几下,然后打开客厅的灯。

  只见几个酒瓶随意的翻倒在地上,费逸南半趴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瓶里的酒已经喝掉了大半。

  楚静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扶起费逸南,“南,你怎么喝那么多?醒醒……”叫了半天,费逸南都没有反应。楚静只好走进浴室,拿了条湿毛巾出来,替费逸南的擦干净。

  然后才费掉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费逸南由客厅转移到卧室,把她累得半死。七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醒成现在的样子,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让他喝那么多酒?科学城的投标已经下来了,不会是公司的事,那么,是谁?叶之晴吗?

  楚静叹了口气,然后脱掉他的鞋子,将他身上那件充满酒气的外套脱掉,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盖上被子,看着这个男人,楚静的心里痛了起来,她的手轻轻划过他的眉心?费逸南,你真的这么烦恼,需要喝这么多的酒吗?

  猛然费逸南突然捉住她的手,“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身边好不好?不要走。”楚静苦笑了一下,他握得紧,手微微有些发痛,“好,我不走,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叶之晴,不要走,别离开我,我很想你……之晴……”从费逸南的嘴说出叶之晴这三字,如同化成密密麻麻的细针,同一时间插向楚静的胸口,痛得她说不出声。

  费逸南的嘴里仍然喊着叶之晴名字,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眼泪早已经如缺堤般的洪水一样,止也不止不住。

  费逸南,真没想到你原来是那样的想她,原来一切都不是我想多了,你好狠心。我究竟那里比不上叶之晴?那个贱人到底有那里好?值得你这样念念不忘?

  楚静只觉得再在这里,会被费逸南刺到遍体鳞伤,她抹了抹眼泪,然后冲了出去。门砰的一声被关起,费逸南没有听见,脑海里涌起是叶之晴那张脸。

  夜风徐徐,星空很美,但是楚静只觉得现在她的世界里一片黑暗,已经看不到一丝希望的光芒。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之间会这样?七年了,她陪在他身边整整七年了,换来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街上,夜生活正精彩的开始着,楚静就这样漫无目的走在大街,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之,此刻她不想停下来,停下来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费逸南喊着叶之晴那模样。

  此时此刻,除了恨费逸南,最恨就是叶之晴那个贱女人,为什么她一出现,费逸南就开始变心了。拿出电话,拨通了叶之晴的号码。

  叶之晴正在奋力写小说中,看到陌生的号码,挑了挑眼眉,这么晚了谁打电话来了?

  “喂,你好……”

  “叶之晴,我要想见你,马上给我出来……”叶之晴愣了一下,听声音好像是楚静的,这种时候,她怎么会打电话给她?

  “楚静是你吗?请问这么晚你有什么事?能在电话里说吗?”叶之晴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写完手上那一点小说,就准备睡觉了。

  楚静一阵狂笑,听得叶之晴莫明有些毛骨悚然,这么晚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现在在那里?”叶之晴决定还是出去看看。

  楚静说了地址,叶之晴没想到就在小区楼下附近,她穿上衣服,连忙冲了出去。楚静到底怎么了?

  在大街上,叶之晴远远就发现了楚静,楚静那种美人,天生就是发光体,想让人不注意都难。看着她的样子,好像很悲伤,跟费逸南吵架了吗?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楚静,你还好吗?”

  楚静向她走近一步,接下来啪的一声响起,叶之晴脸上立即多了一道火辣辣的掌痕,叶之晴还来不及反应,楚静愤怒的声音立即响起,“叶之晴,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去勾引费逸南?你是不是想将他从我身边抢走。”

  叶之晴摸着自己生痛的脸,有些无奈“我没想过要抢走费逸南……”

  楚静精致的妆容早已经哭花了,“你这个贱人,你还留在费逸南的公司,你不就是计划着抢走他吗?贱人……贱人……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在费逸南身边七年了,你们都准备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破坏我们?”听着楚静的数落,叶之晴心里很不是兹味。

  “楚静,我想你误会了,你没想过要抢走他……”叶之晴爱他,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破坏费逸南的幸福。

  “误会,你以为你跟他去巴黎的事情,我不知道吗?你连儿子都有了,你不是已经有了易非凡吗?为什么还要来跟我争?”叶之晴低下头,是的,巴黎的事情的确是她的错。

  “楚静,你放心,我会离开公司的。”这下子,她已经真的再也无法呆在费逸南的身边,楚静也已经发现了。

  “叶之晴,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呆在费逸南的公司,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你也知道我爸爸是谁?想要谁进监狱,不是什么难事。”说完,楚静气愤的坐上出租车。

  叶之晴愣在一地,心情久久无能平复,那一掌,好痛。

  良久,她才转过身来,慢慢走回家。明天,她就回去辞职,费逸南,我真的不会去破坏你的幸福,但愿你也让我平静的生活。

  楚静,叶之晴也惹不起,他爸爸是市委副书记,听说最近也准备升市委书记,在海城,如果想要她叶之晴坐牢,老实说,还真不是一件难事。想起上次在酒吧里的毒品,或许就是楚静设计的,如果没有易非凡,说不定她现在连自由都没有。

  最重要,楚静可以带给费逸南的名利,不是她叶之晴可以给的。所以,她会选择离开,不会再妄想。

  回到家里,已经二十点了,叶之晴坐在电脑前,再也没有心情写小说了。关掉小说的电子文档,叶之晴开始在想该怎么样离职,但难过的一关,是费逸南吧。叶之晴真的好怕费逸南会断绝她的后路,让其它公司都不收留她。

  她该怎么跟费逸南说才好?叶之晴的脑袋不由得纠结起来,叹气声一声又一声在房间里响起。折腾到一点多,叶之晴也准备睡觉了,看着自己脸上的红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还是去弄点冰敷一下,免得明天见不了人。

  唉……吖滴,楚静看起来弱质纤纤,怎么打起人来这么用力?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打,叶之晴心里不爽极了。

  费逸南,最好你乖乖答应让我离职,不然,我……我恨死你……

  叶之晴轻轻从冰箱里取了点冰出来,免得吵醒小杰和妈,如果让他们知道她被人打,肯定会替她难过的。

  在浴室里捂了一会,叶之晴也觉得困了,算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别搞得跟世界未日似的,明天就回去离职,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叶之晴,你加油!

  捂冰块之后,叶之晴回到床上,这下子,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把辞职信交给马莉的时候,首先是有些意外,但是也很爽快答应了。叶之晴收拾了一下自己不多的东西,就离开了。

  毕竟在这里上班几年了,这样离开,多少有点不习惯。回头看了一会之后,叶之晴坚定的离开了。

  费逸南宿醉了一夜,早上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是谁把自己送上床的吗?楚静吗?除了她也没有其它人有锁匙,该死的,昨晚的喝得太多了。

  翻身下床,进了浴室洗了个澡,人总算精神点了,可是头还是非常沉重。看了看时间,然后拿起放在客厅里茶几,楚静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还有二个是宋秘书打过来的。

  他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楚静正在医院里打点滴,看到他的来电,迟迟没有接下去。她不知道说什么,更害怕听到费逸南说跟她分手。

  楚刚突然拿起楚静的电话,看到费逸南打了过来,不由皱起了眉头,“静儿,怎么啦?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是你进来了吗?”

  “费逸南,你是怎么照顾我女儿的?”楚刚不悦的说。

  听到是楚刚的电话,费逸南有些奇怪,“伯父,静儿她怎么了?”

  接着楚静把费逸南给狠狠的骂了一顿,如果不是那个傻女儿一心一意喜欢他,他怎么可能放她在他身边,而且,留着费逸南说不定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让他知道当年车祸的真相,会放过他的吗?还会真心对楚静吗?

  楚刚叹了口气,“静儿,世上这么多男人,你为什么就这么死心眼……,你真的要嫁给他吗?比他好的男人多的是……”

  “爸,你别说了,除了他我谁也不要……你干嘛骂他……”

  “静儿,还没嫁给他,就帮着他说话,我可是你爸,看看你现在在医院里,他都还不知道,怎么做你男朋友的?”楚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就一个女儿,她要什么他这个做爸爸的怎么会不给?

  “爸爸,可是我就是爱他一个……”她也不想这么死心眼,可是爱情能控制的吗?她不要放弃,她不要将费逸南让给叶之晴那个贱人,她真的不甘心,叶之晴究竟有什么好的?

  费逸南一个小时之后出现在医院里,“静儿,你好点了吗?怎么都进医院了。”

  “费逸南,如果你以后敢欺负静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爸,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感冒,关南什么事?”昨晚由于太气,加上着凉了,结果早上就发高烧,虽然心里很气费逸南,可是她真的不舍得他。

  “好了,好了,爸先去上班,南,静儿就交给你了……必须照顾好我女儿……”费逸南点点头,“我会的……”

  楚刚离开之后,费逸南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很烫,“静儿,你乖乖睡一觉,这样才好得快。”

  楚静握住他的手,“南,你会不会走?”

  费逸南笑了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会,安心睡吧,我就在旁边陪着,看着药水的。”楚静笑了笑,此刻费逸南,好像离她近了,她握着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大概是感冒的原因,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费逸南摸了摸自己的还在痛的头脑,昨晚是楚静来找他了吧?不然他怎么可能在床上,甚至连外面的酒瓶都收拾好了。只是为什么一下子就发烧起来?难道她知道了什么吗?

  看着病床上那苍白的小脸,七年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都在陪着他度过,他怎么可以对不起她,费逸南想起来觉得自己有些内疚。无声叹息,叶之晴,你原谅我。

  叶之晴回到家里之后,看着她手里拿着一个箱子,李素娟有些意外,“之晴,你这是做什么?”

  “妈,我辞职了……,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重新找工作……”原因,叶之晴不想说,也说不出口。

  李素娟接过她的箱子,“别担心,你大伯钱给我们留下不小钱,你也别太累着了。”叶之晴觉得好累,扑进李素娟的怀里,“妈……谢谢你。”

  李素娟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然后轻轻的问,“之晴,你有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吗?”

  叶之晴怔了一下,难道这么容易就让人发现了吗?“妈,我没事啦,我现在进去投简历。”

  李素娟摇了摇头,这孩子有什么心事,都喜欢藏在心里,也罢,如果她工作得不开心,辞了也好。

  叶之晴广撒鱼网,但重点都在附近的区域里找,免得上班浪费太多的时候。看到水灵的QQ在线,叶之晴忍不住跟她说了一下。

  没过一会,手机响了起来,“亲爱的,你离辞了啊?那要不要过来我这里试试,我总编正想找一个助理……”

  “真的吗?可是我行吗?”叶之晴听了虽然高兴,但是水灵那里报社来的。

  “行啦,再说要是什么不懂的,可以学嘛,反正我在这里认识的人多,教一教就好啦,你什么时候想过来面试一下?”

  择日不如撞日,叶之晴豪气的说,“水灵啊,你说我要是现在过去,你觉得方便吗?”

  “行啊,那我等你,地址你知道的……”挂掉电话,叶之晴拉着包包走了出去,“妈,我到水灵的报社的面试……”

  李素娟从厨房探头出来,“之晴,有必要这么赶吗?你才刚辞职……”

  “妈,没事的,我先走了。”叶之晴马不停蹄的赶到海城日报社,水灵早已经在门口等她了,“亲爱的,你速度也太快了吧?”

  叶之晴笑了笑,由于有水灵的推荐,加上总编对叶之晴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叶之晴顺利进入了海城日报社,成为总编老黄的助理。

  中午,叶之晴跟水灵一起在外面吃饭,以庆祝叶之晴找到工作,水灵挽着叶之晴的手,忍不住八卦,没办法,当记者的职业病,“之晴,跟易非凡怎么样了?”

  水灵不提,叶之晴才想起,好像有好几天都没有易非凡的消息了,“水灵,我跟他,是云泥之别,不会有可能的。”想到易夫人那盛气凌人拿着支票的样子,叶之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叶之晴就算穷,可是她也是骨气、有尊严的人。

  “叶之晴,你就是笨,易非凡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就轻易放过?”水灵忍不住说了起来,像他那样的男人,谁都看得出来易非凡有多喜欢叶之晴了?也就只有叶之晴这种笨蛋,还一副没所谓的样子,水灵都忍不住替她急了。

  叶之晴挑了一下眼眉,把易夫人来找她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最主要,她的心里除了小杰的爸爸,已经再也无办法装下其它男人。

  水灵叹了口气,“虽然说一入豪门深似海,可是像易非凡那样喜欢人,又那么优秀的男人,你要是错过了,你会后悔的。”

  她不会后悔的,即使终身不嫁,她都不会后悔的,有小杰陪在身边,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水灵我请你吃大餐去。”叶之晴心情爽,也顺便报答一下水灵。

  水灵笑了笑,“叶之晴,你惨了,我一会要点最贵的。”

  “行,我带你去大排档……”

  “你这死丫头,也太小气了吧,大排档就大排档,我要吃出法国菜的价格……”在水灵坚持大排档吃出法国菜的价格,两人吃得都撑死了。

  吃完午饭,水灵要继续上班,叶之晴回家,明天正式上班。走出餐厅,两人分道扬镳,叶之晴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笑得无比的灿烂,她的人生一定会有好的开始。

  院里,在医院里住了一天,楚静的高烧也退了下来,费逸南把她送了回家才回公司处理事务。

  “南,你明天会不会来看我?”楚静有些不舍得,拉着费逸南的袖子问。

  费逸南笑了笑,“当然,你乖乖在家休息,我明天过来……”

  “真的吗?”楚静高兴得跟像个孩子似的,环着费逸南的脖子亲了一下,然后又立即松开,“还是不要亲了,怕传染上让你感冒……”

  “好啦,乖乖的,我回公司要开会。”楚静恋恋不舍,一直看着他消失。

  回到公司,由于科学城的投标案,他们顺利中投,所以一回来,费逸南就开了一个上午的会议。

  转间中午的时间就到了,由于公司最近都非常忙,宋微敲了敲费逸南办公室的门,“总裁,需要替你订餐么?”

  费逸南没有抬头,继续看着心里的文件,“嗯,替我订餐……”

  宋微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该不该说,费逸南迟迟没有听到关门声,抬起头来,“宋秘书还有事?”

  “总裁,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叶之晴昨天离职了……”费逸南听完,皱起了眉头,那个笨女人为什么要离职?在这里不好吗?到外面的公司能有这里的福利好吗?

  还是她想离开自己?费逸南微叹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钢笔,靠在真皮大椅上,揉了揉额角。她离开对她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那女人将来经常看到自己跟楚静一起,会心痛吧?

  “宋秘书,把叶之晴安排到其它公司,不让她知道……”既然她不想留在这里,费逸南也想替她安排好,希望她可以过得好点。

  “总裁,叶之晴已经到了她好朋友水灵的单位,是海城日报社,总编助理。”宋微为什么这么清楚,其实知道她离职之后,原本想第一时间跟总裁汇报,只是费逸南昨天并没有回来上班。

  晚上,宋微打电话给叶之晴,叶之晴把自己的情况都给宋微说了一遍,所以宋微才这么快知道得这么清楚。

  “那好吧,就让她在那里,宋秘书,叶之晴有什么情况,你直接跟我汇报,记得保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清楚吗?”宋微点点头,她虽然拿着费逸南的高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叶之晴跟费逸南,有一种说不清的缘分,希望之晴要是知道了,不要怪她做间谍。

  离开也好,看不到或者对彼此来说,都是最好的安排,只要知道你幸福就行了。

  海城日报社,由于有水灵的关照,叶之晴在新的单位里,工作得很愉快,很快就熟悉了工作的环境。她作为总编的助理之一,主要是负责当地新闻的摄影和整理,说起来,还是一件有趣的工作,也可以到外面进行采访,当然,她也只是一个小打杂,她不像水灵那样专业,不过她已经很满足了。

  新的一天工作结束,她按时的回家,而水灵经常要进行外地拍摄,所以上下班也不一定准时,但是工作需要,也没有办法。

  由于报社虽然坐车上下班,回到家里大概七点,但是李素娟已经准好晚餐,小杰正在写作业,叶之晴觉得莫明的温馨,大有家的感觉。

  吃完饭,叶之晴收拾好碗筷,三个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听着小杰说学校里有趣事情。不得不说,小杰虽然还小,但是长得就是帅,这一点确是遗传了费逸南的优质基因。

  这小子新转来的学校,已经认识了不小人,有些女孩子还给他送礼物。叶之晴不由得好笑,这么小就这么讨女孩子喜欢,长大了还得了么?叶之晴给叶一杰进行了一会思想教育,就回到房间里写小说。

  打开电脑,又忍不住打开了QQ,费逸南也没有留言,还没有打电话给她,他知道了她已经离开了吧?没有也好,就让大家慢慢淡忘……,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她不会妄想了,她跟着牙根,把费逸南从好友里删掉了。

  心痛了好一阵子,良久,她深吸了口气,关掉了QQ,专心写小说。

  同样的夜空下,费逸南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登陆了QQ,看着叶之晴那个灰色的头像迟迟没有动作,最终,他紧握着拳头,硬是逼自己将叶之晴删除了。虽然删除了,可是她的号码早已经印在他的脑海里,但是这样,他就不会期盼她了。

  他吐了口气,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拨通了楚静的电话。楚静有些意外,但又非常开心,这让她觉得,费逸南还在乎她的,而不是离她越来越远。

  挂掉电话,从阳台上放眼望去,万家灯火,他在眼里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落寞。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叶之晴快乐回到报社上班,今天她将着摄影队一起出去拍摄采访一次,让她更清楚报社的工作。这次是去海城比较偏远的山区进行采访,让人知道在海城里,还有许多人虽然得到帮助。

  随着摄影车,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才到达了目的地,这里还保持着比较原始面貌,叶之晴看了,顿时觉得自己原来是生活在那么幸福的地方。

  车子不能驶进村落里,因为那座唯一可以通车的石桥最近出现了裂缝,除了行人,已经承受不了车辆的重量。

  一行三人,摄影师马国栋,记者许欣,还有叶之晴。三人走进村落,由于上次许欣来过,所以当他们三人走进村落的时候,村里的人就认识了他们,连忙出来迎接。

  “欣姑娘和小马又来了,这位小姐是?”由于他们上次的报道,村里也渐渐接收到来自四方八面损赠,让他们的生活提到了不少的方便。

  “你好,我叫叶之晴……”村落里人都很纯朴,叶之晴跟着许欣,看着他们采访了他们现在的生活,相片取完,访谈也结束了。但是天已经黑了,这种时候开夜车回去,山路崎岖,三人只好在落村的留宿一夜。

  晚上,村长设宴答谢他们,还有篝火,村民的热情,感染了他们。叶之晴也非常开心,做记者是一个很好的职业,同时可以帮忙到更多的人。

  夜里,叶之晴和许欣同一个房间,房间虽然简陋,但在对于这个村落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房间招待贵宾。

  “之晴,你睡得还习惯吗?”许欣问,叶之晴才刚来报社,估计还不习惯像这样露宿在外。

  “我还可以……”两人聊了一会之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天空有些阴霰,三人吃完早餐之后,就离开了,希望这次回去之后,可以有得到热心人的帮忙,替他们的把桥修好。

  到了中午的时候,车子已经开了一半的路程,弯弯曲曲的石子路,小马并不敢把车开得太快,一路上的颠波,许欣和叶之晴把早上吃的早餐都给吐了出来。

  “马国栋,你会不会开车的?”许欣怒了,不爽的骂着。

  “这条路,谁来开都是一样的,不会技术的问题……”马国栋就有些无奈了,整条路都是坑,怎么开车子都会颠的。

  叶之晴翻出风油精,擦了一点在额角上,“欣欣,你要不要擦一点,我刚从包里翻出来的。”

  许欣接过手,抹了一点的在鼻子上,稍稍舒服了一点。

  天公不作美,随着轰的一声雷响,大雨倾盘而下。原本凹凸不平的山路上,由于有了积水,开得更加困难。

  雷声夹着闪电,吓得许欣缩在叶之晴的身边,叶之晴抖着身子,安慰着许欣,“不怕,只是响雷……”话毕,轰的一声,像是把天空给劈开了一般,两个女人立即捂着耳朵尖叫了起来。

  随着她们的尖叫,车子也熄火开不到,停在路上。马国栋气得直拍着方向盘,今天是什么鬼日子?车子大概是由于积水,所以开不动了。眼下这环境,也只有在车里等着,等雨停了之后再作打算。

  渐渐,雷声消失了,大雨仍然下不停,马国栋看了看环境,这里的山都是黄士质的多,看着那水顺着山上下直冲下来。会不会发生泥石流,伸头看看,水已经漫到了这辆小面包车的半个轮子上。

  “我们不能再呆在车子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泥石流,我们都下车,看看能不能把车子从水里推出来。”说完,马国栋已经挽起裤脚下来了。

  “欣欣,我们也下车吧。”许欣点点头,但是姓马那家伙说得没错,如果雨不再停,这种地方很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那样他们就更加危险了。

  还好这辆只是小面包车,三个用尽力,总算把车子稍稍移了几分,前面就是比较平坦的地方,把车子推到那边,说不定还有机会重新发动。

  雨毫不留情的倾泻在他们的身上,从上到下都湿透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车子推出水坑里。

  正在三人欣欣自喜的时候,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山泥夹带着一丝树木的断枝倾泄而下。在许欣和叶之晴站着的位置,泥土松软,两人同时陷了下去,许欣一手掉着叶之晴,一手扯着一边的树枝,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

  马国栋立即冲了过去,只是由于泥土泻下来,挡住他的路。

  “欣欣,你放手吧,不然连你都要掉下去了。”叶之晴已经的脚已经被泥土埋了一半,而许欣手里的树枝也摇摇欲坠,无法承受二个人的重量。

  “之晴,我不会放手的,你再坚持一下,捉住我……”许欣眼看着自己手中的树枝就要断了,马国栋那个白痴怎么还不过来?

  “欣欣,你松开啊,不要两个都掉下来了。”叶之晴不想连累许欣也一起掉下来。

  树枝已经听到要断的声音,许欣也越来越没有力气拉着叶之晴,手里慢慢染上了黄泥水,越来越滑,再也拉不住叶之晴,叶之晴瞬间随着黄泥滚了下去。

  而许欣在掉下的最后一秒,被马国栋赶到扯住她的手,“许欣,你坚持住,我拉你上来……”

  许欣最后还是给马国栋扯了上来,马国栋直接抱起许欣,走到车边,站在黄泥土里,实在危险。

  “之晴掉下了,怎么办?怎么办?”许欣心急,可是又无可奈何。

  马国栋抱着她到了车边,放下许欣,然后钻进车子里拿电话,这种时候,不能慌张。只是信号不怎么好,接了好几次,都无法接通。

  许欣也钻了进去,拿出手机,虽然手机被雨水打湿了,但没想到还可以打电话,看着那微弱的信号,许欣双手紧握着祈祷了一下,按下了求救电话,“你好,这里的报警中心……”

  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让许欣看到了生的希望,她连忙把自己所有的位置报了出去。

  马国栋走过来,“别担心,再打一个电话回社里……”许欣点点头,手机也快没电了,必须在关机之前再拨一个电话,果然,在她刚说完的话,手机就没电了。

  四周突然又有泥土泻下来,马国栋拉着许欣从车里冲了出去,生怕一会会给泥士掩没。两人前树林浓密的地方冲了过去,这里并没有发生泥石流的迹象,看了看那边,黄土裸落地外面,仍然有不小泥土向下滑。

  许欣扯着马国栋的衣衫,“怎么办?之晴怎么办?”马国栋皱起了眉头,地型也不熟,更不能直接这样走下去,那说不定连他们都被埋在其中,“欣欣,已经报警了,相信救缓的人很快就到了。”

  许欣叹口气,也只能如此,希望之晴一定要坚持住。

  两人躲在树下,山上凉风吹过,许欣连连打了几个喷嚏……雨仍然继续下个不停,但是雨势已经开始慢慢减弱。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救缓队仍然没有到来。

  许欣也发起了高烧,整个人迷迷糊糊,马国栋都急死了,叶之晴还下落不明,许欣又发起高烧,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鬼日子。

  天完全黑了起来,这时候雨总算停了下来,只是许欣浑身都烫得利害,让马国栋心急如焚。

  山下,叶之晴随着泥石流冲了下来,一直被冲到河里,反而没有让泥土掩没。浑身刺骨的河水让她的意识几乎失去,凭着最后的一丝力气挣扎上岸,最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夜深了,渐渐把一切都淹没了。

  费逸南临下班之前,决定跟楚静吃饭,楚静非常的意外,费逸南提前让秘书订了束花上来。然后才去接楚静吃饭,楚静看到费逸南捧站大束玫瑰向自己走来,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如此的不真实。

  “静儿,送给你。”楚静接过花束,露出一丝倾国倾城的笑意,“南,谢谢你,花很漂亮……”

  说完,一手挽着费逸南,一手走向餐厅。

  浪漫的法国晚餐吃完之后,楚静觉得太饱,并没有立即回去,而到附近的江边漫步。沿途,看到很多像他们一样拉着手漫步的情侣,“南,我觉得自己现在好幸福……”

  下了一下午的雨,此刻的空气很清新,还夹着一丝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脑海里叶之晴的影子不由得涌现出来,不知道此刻那个笨女人正在做什么,这时候眼皮莫明的跳了几下,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吗?

  “南,你怎么啦?”看着费逸南没有走,停了下来,楚静忍不住问。

  “没事,刚才眼皮跳了好几下,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费逸南说完,楚静笑了起了,“南,你怎么会这么迷信,这不像你的风格。”

  费逸南也自嘲一下,“或许吧,你感冒才好,我们还早点回去吧。”

  楚静有点不情愿,只要跟他在一起,什么病都没有了,而且好难得他会约她出来吃饭,还送这么大束的花。其实与其说说服楚静,让她知道他是在乎她,还不如说服自己,不在乎叶之晴。

  “南,我们再走一会吧,我想跟你多呆一下。”费逸南笑了笑,“好吧,再逛一下我就送你回去。”

  楚静沉默了一下,“南,不如我今晚睡在那里,好吗?”费逸南怔了一下,知道楚静的意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费逸南不想碰她,他装作不知道,“傻丫头,要是给你爸知道了,我可麻烦了,乖,一会送你回家。”

  楚静叹了口气,难道自己没魅力,还是费逸南真能那么能忍?他们在一起整整七年了,除了接吻之外,就没有其它更亲密的行为了。到底是谁的原因?可是,这些问题,她终究还是问不出口,毕竟她的女孩子嘛。

  “好了,这脑袋不要胡思乱想了,我送你回家。”楚静点点头,反正他们也很快要结婚了,迟点也会正式成为他真正的妻子,也没必要急在一时,七年都等了,不差这一头半月的。

  免得费逸南觉得她是那种女人……

  新的一天开始了,太阳重新破云而出,许欣和马国栋也醒来,重新找到车子边,只是这台面包车已经是可以报废了,弄了半天,都没能发动起来。

  渐渐,似乎传来一阵声响,“欣欣,你听听,是不是有直升飞机的声音?”许欣头重脚轻,费力的争开眼睛“是不是得救了?救之晴……”发了一夜的高烧,把许欣的体力都给烧掉了,她现在连说话都觉得费劲。

  声音越来越清晰,两人从车子里出来,已经看到了飞机的影子,而飞机上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们。许欣靠在马国栋的肩膀上,“有救了……”

  两人顺利的上了飞机,由于许欣烧得利害,所以飞机上的人决定先将许欣送出去,再进为搜救另一个人。

  费逸南刚回到公司,宋微便走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看着宋微的样子,费逸南忍不住问,“宋秘书有急事?”

  “那个总裁,叶之晴跟队去山区采访,明天下午由于下雨,在路上发生泥石流,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人。”宋微知道已经有人去救之晴了,但是这么大的事,并不敢不汇报给费逸南。

  “什么?你是说叶之晴遇上泥石流,至今生死未卜?”费逸南愤怒的拍了拍桌子,宋微的心都给那声音给振了一下,虽然她不希望是事实,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消息是千真万确。

  “公司的事你暂时处理一下,有什么大事等我回来再说。”说完,费逸南大步跨出了办公室,宋微叹了口气,之晴,你千万不要有事,你一定要坚持着。

  费逸南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到叶之晴的身边,那个笨女人不是做助理的吗?没事跑出去做什么?笨蛋……你要等着,我来救你……千万不要有事。

  费逸南一路直闯红灯,来到事发地点,虽然已经有了不少的人在出事的地点搜索着叶之晴。但是费逸南根本就一秒都无法坐着等叶之晴的消息,万一她有事,不,她不会有事的,她那么坚强,一定不会有事的。

  费逸南沿着另一端的山路下去,搜救的人员阻止了他“先生,这样下去太危险了,我们不能让你冒险……”

  “放开我,我是去救人,不是去送死,叶之晴一定还在等着去救的,你们别废话。”碍于费逸南的气场,看着他脸色,如同地狱里的阎王一样,两名搜救人员也不敢再挡着他。

  阳光温暖的撒下山间,叶之晴昏迷了一夜,总算醒了,可是全身冷得几乎失去知觉,大概是在水里泡得太久的原因。她努力的走上岩石上,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好冲进河里,不然要是埋在土里,她肯定不能活到现在了。

  咳咳……

  她费力的咳了几下,喉咙很干,似乎在发烧是不是?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很烫,可是身体却很冷……,她紧紧的缩在一起,微微的颤抖着。

  四周古木丛生,连绵的山脉一向伸长远处,会有人来救她吗?她不可以死的,她一定不可以死的,妈和小杰没人照顾,她不能让自己死的。

  她站了起来,沿着太阳的方向,顺着河流而下,希望可以走出这样的困境。对的,不能死,想到小杰和妈,叶之晴的强烈的求生意志被染起了。

  绝境中,人的意志力也是惊人的,叶之晴虽然慢跟得蜗牛一样,可是她不会放弃,一定不会坐在这里等死,她不会死的。

  费逸南心急如焚,顺着泥石流的方向下来,已经有不少人在泥土下挖,但是仍然没有找到叶之晴。看着那黄色的泥土 ,费逸南的眉头皱得死紧,她不会在里面的,她一定不会被掩没在土里的。

  叶之晴,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坚持住。

  这时候,搜救的人员发现了一块碎布,“这里有块布,说不定就埋在这里了。”其它的人走了过来,加紧的挖。可是听到费逸南的耳里,让他的耳膜生痛,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不会的,他冲了过去,推开其中一个人,“不会的,她肯定不会被埋在这里的。”

  “先生,以这泥土的深度,还有当时掉下来的方向,极有可能就埋在里面了,这么长的时候,估计都死了,你不要拦着我们……”

  那人还没把话说完,费逸南一个拳头挥了过去,“有种你再说一次,她不会死的,她不会埋在那里……”

  那人从泥土里站了起来,嘴角溢着血,“你在这里嚷也没用,不被埋起来,除非的奇迹……”

  费逸南气极了,谁敢说叶之晴死了,他不放过他。他走过去,准备把那个该死的家伙好好教训一顿,被其它的救缓队的人拦住了,“先生,救人要紧,如果被埋在里面的话,现在挖出来,说不定还有生的希望,你就不要添乱了,让我们赶紧救人……”

  费逸南的紧握着的拳头才松开了,那布块的确是叶之晴那女人的衣服,他冷静下来,看了看四周的形势,也许只是那女人被掉下来的时候,让树枝勾住了衣服。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21章:一只不折不扣的猪! 叶之晴不由得想起周迅的一首歌:给我一万年,一两岁,也都无所谓,你一来,我依然插翅难飞…… 心情激动的点开费逸南的头像,迅速的回复:没干什么,你呢?其实她很想说,我一直在想你,很想很想你。 又沉 2011-12-28 17:44:1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