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气死她了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28 17:47:37    状态:已完结
“静儿,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们之间,跟叶之晴没有关系,求你别伤害她,行吗?”楚静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好笑,如果跟叶之晴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既然他这么爱着叶之晴,那么她就要让叶之晴跟着她一起生不如死。

  “好吧,我放过她,但是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去喝酒……”楚静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或许她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让费逸南回心转意,那么,她只好拉着他们一起痛苦了。

  只要她不把之晴那些相片公布出去,就算现在要他下地狱,他也是心甘情愿。

  走进酒吧里,楚静豪爽的点了二支高浓度的酒,拿出杯子,“今晚我们不休无归,费逸南,我真的很不高兴啊,怎么办?”说完,楚静一口喝了下去,火辣辣的感觉直卷五脏六腑,可是她的心仍然觉得很痛。

  看着她这样子,费逸南心里也不好受,“静儿,喝酒伤身,少喝一点。”

  楚静把酒抢了回来,笑咪咪对着他说,“费逸南,我喝酒伤身,可是我不喝伤心啊,你这个混蛋,今晚一定要陪我喝……”

  费逸南无奈,硬是被楚静灌了几杯,这些酒精浓度比较高的酒,几杯下去,酒量尚好的他都忍不住有些头晕了。楚静嘴角闪过一丝他看不见的笑意,在这阴暗的酒吧里,显得有些阴森。

  终于,费逸南还是被楚静灌醉了,她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拍了拍他的脸。如果叶之晴看到他们在床上的,会不会心痛?她开始有些期待了。

  有时候,当你太爱一个人,得不到就要毁灭,由爱生恨或许就是她这样子吧。

  楚静挥手,让酒吧里的待应把费逸南帮忙抬了出去,费逸南已经是醉到不省人事。楚静想了想,该在什么地方让叶之晴知道,她会更加痛苦呢?

  最后,楚静觉得还是回费逸南家里,摸了摸他身上,果然有锁匙。然后翻出他的手机,上面翻查了一下通话记录,里面竟然没有一通与叶之晴的通话记录,难道他们真的没有联系了吗?

  楚静皱起了眉头,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她都没跟费逸南发生过关系,如果费逸南占有了她,说不定会回心转意。如果他不回心转意,那么让叶之晴痛苦,让他内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费逸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了你,我连自己的清白都可以不在乎?为什么偏偏你的心里却没有我的位置?

  楚静越想,眉头皱得越紧,手指紧紧握在一边,无处不透露她的愤怒,她的不甘。

  楚静很顺利就进入了费逸南家里,把他扶进房间,她坐在床边上,看着这个男人,“费逸南,我究竟那里对不住你,你究竟如此的对我,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很爱你……”

  说完,楚静轻轻摸着费逸南的脸,轻轻的亲吻下去,然后解开他的衣服。他有着完美的身体,更讽刺的是,这七年来,她竟然还第一次看。如果自己早点让他要了自己,事情会不会就不会发生到今天这种地步?

  费逸南只觉得浑身发烫,然后有一双手在他身上肆意的点火,他下意识捉住那双小手,“之晴是你吗?胆子真大,别乱摸知道吗?”

  听完,楚静不禁火大,气死她了,居然这种时候都还喊着叶之晴的名字。她更加不客气起来,把费逸南的衣服全部一件不剩的剥光。

  楚静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看着费逸南下腹高耸的坚挺,她的脸倏地一声还是是忍不住全红了。带着一丝激动的心情,她的手微微颤抖着摸了过去,热热硬硬的感觉。

  听见费逸南低吼了一声,她觉得有些玩趣,然后手指稍稍大胆的上下动了一下,只见费逸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嘴巴低低发出声音,“之晴,给我,别玩了……”

  该死的,费逸南你需要时刻喊着叶之晴的名字吗?楚静心一横,决定豁出去了,她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跨身上去,正准备行动的时候,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绞痛,该死的,这种时候竟然来了大姨妈。

  她无奈之下,只好翻身下床,反正就算不做,只要叶之晴看到他们赤裸交缠在一起,都足够让她痛苦了吧?

  楚静拿起包包,然后走进了浴室,重新洗了个澡,还好她的包包里一向都会留有一包备用的纸巾。

  她整理过后,回到床上,发现床上不小心沾上了一些血迹。她想了想,或许这让费逸南自己也觉得他真的要了她,天助她也。

  接近清晨,楚静用费逸南的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叶之晴,让她买早餐过来。

  叶之晴看到费逸南竟然用这个号码发信息过来,有些好奇,他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让她过去?难道相片拿回来了吗?她可以跟他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吗?叶之晴想到这里,心情有些激动。

  她连忙翻身起床,提着包包走了出去,李素娟看见她,“之晴,这么早你出去有什么事?”

  “妈,我有点急事,出去一下,别给我留早餐了……”说完,叶之晴一溜烟的出去了。

  然后给费逸南精致挑了一份早餐,等着一会跟他一起吃,想到以后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叶之晴轻快的哼着歌,很顺利就上到了费逸南家里。

  听着外面的门铃声,楚静心想,叶之晴的速度还真够快的,她挽了一下头发,然后才从床上起来。费逸南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倏地吓了一跳,几乎摔了下床,“静儿,我们……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费逸南皱着眉头,昨晚喝得太多,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他一点都不想起来,看着床上一抹艳红的血渍,该死的,难道他真的跟楚静发生关系了吗?

  这时候门铃仍然坚持不懈的响着,费逸南带着一丝怒气,随便披了一件睡意走了过去,楚静紧紧跟在他的身边。

  当费逸南打开门的时候,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人竟然是之晴。叶之晴显现也没有料想到这一幕,两人衣衫不整,看起来才刚刚的睡醒,难道是她来得不及时,打扰他们了吗?

  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细细的银线狠狠给剐了一下,痛得她根本无法言语,手中的皮蛋瘦肉粥似乎有千斤重,她连提着的力气都没有,整张小脸倏时惨白。

  “不好意思,我好像按错门了……”说完,叶之晴转身,再也无法继续站在这里了。

  费逸南想去追,楚静拉着他的手,然后笑了笑,“你去追啊,如果你想让全天下看到那些相片,你尽管去追。”说完,楚静冷冷的大笑起来,刚才看着叶之晴那副生不如死,悲痛欲绝的表情,她心情爽极了。

  费逸南一掌打在墙上,“楚静,你非要这样做吗?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费逸南忍不住大吼,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跟楚静说话。

  楚静笑了笑,“凭什么就我一个人痛苦?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费逸南,你告诉我啊?”

  “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着我来,我求你别伤害叶之晴,行吗?”求这个词眼听着楚静的耳里,只觉得格外的刺耳,好,既然他那么护着叶之晴,就别怪她狠了。

  “费逸南,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说完,楚静走进他的房间,然后冷静的穿上衣服,她那表情看在费逸南眼里,只觉得可怕,他从来不知道楚静会有如此的一面,让人觉得她如此的可怕。

  这一切,是不是真的都是因为自己而起?

  费逸南走进去,捉住楚静的手,“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叶之晴?楚静,这样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如果真把他逼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楚静笑了笑,那笑意如同地狱里盛开的曼珠沙华一样,“还没想好,想好再告诉你,费逸南,你越爱叶之晴,我就越不想放过她。”

  说完,楚静优雅的退出房间,留下愣在一地的费逸南。

  谁又能替她点亮?

  叶之晴看到他们衣衫不整之后,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一样,她知道费逸南跟她在一起,是为了那些相片,可是,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会上床?那么他以后难道不需要对楚静负责吗?

  想到这些,叶之晴的头只觉得快要炸掉了,看着手机响了起来,不用看,她知道是费逸南的电话,她不想接,脑袋好像空了,什么都不想去想。

  叶之晴坐上了出租车,司机问她,要去那里,叶之晴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先开着吧,车费我照付……”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滑了下来。

  费逸南气坏了,那女人竟然关机了,该死的,他不应该喝酒。楚静那个样子,估计是她故意让叶之晴来,让她看到这一幕,想到她那苍白而绝望的表情,费逸南不得不担心,那女人会不会出什么事?

  顾不得宿醉后的头痛,他整颗心脏都系在叶之晴身上,穿上衣服,连忙开着车子出去找她。傻女人,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不然你要我以后怎么办?

  他不死心的拨着她的电话,电话里仍然传来该死语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叶之晴会去那里?按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回家的,那女人很有可能就喜欢找个地方,然后躲起来哭。真该死,又让你难过了,叶之晴你究竟在那里?

  叶之晴坐在出租车上,任由司机载着她城里兜圈子,看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这里?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来到这里城市里生活。

  别人说,上辈子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换得这今年的一次相遇。是不是我们之间的缘份不够,所以注定这辈子无法在一起?

  转了半天,叶之晴看着计费器上都已经好几百块了,看着司机把她带到了海边,她才说,“司机就在这里停车吧……”

  司机看着她像是掉了魂的样子,忍不住问,“小姐,你没事吧?做人要看开一点,这样才能快活。”

  叶之晴把钱递给他,“谢谢你,我没事的。”司机拿了钱,摇了摇头,然后离开,她笑的样子比哭还要难看。

  叶之晴来到海边,已经是下午了,海滩上还是有不少的人,远处的情侣在正水里嬉戏,还有坐在沙滩玩着泥沙,样子看起来甜甜蜜蜜。

  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呆呆看着大海,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天空蓝得让人心醉,跟着大海映接起来,非常的美丽,海天相接,是不是就这样?

  缓缓的海风轻轻吹过,可是却无法吹散她内心的烦恼,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办?她真的不知道,她只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只是希望可以有一份简简单单的爱情,可是,为什么那么难?

  费逸南发疯了似的在各大街小巷里寻着她的踪影,想不到楚静竟然会把他灌醉,然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到底有没有碰过她,该怎么样跟叶之晴解释?她会不会以后都不想理自己了?

  费逸南越想越烦燥,车子一时没有注意,撞在护栏之上,还好只是擦伤了一点,看样子车子要找人来拖走了。

  太阳都快下山了,那女人究竟在那里?他不甘心的拿出手机,只是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的状态,他只能等着急。

  他拨了个电话,让宋微来替他处理车子的事情,顺便问了一下有没叶之晴的消息。该死的,那女人是成心不让全世界找到吗?

  叶之晴像是石雕一样,坐在海边的岩石上没有移动过,这时候太阳快要下山了,她第一次在海边看日落。阳光撒在海面上,微风轻吹,海面上闪着光彩夺目的金辉,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渐渐太阳完全沉了一下去,天空只留下一片橘黄色的余光,海难上的人也渐渐的离去,都归家了吧?想到家,她打开手机,给李素娟打了个电话,“妈,今晚我在朋友家吃饭,你不用等我了。”

  “之晴,你究竟去那里了?怎么手机一直关机啊?”李素娟担心的问。

  “妈,我一个同学结婚,临时要我去做伴娘了,手机没电,所以关机了,你没担心,我明后天就回来了……”没详说,生怕李素娟听出自己的正在难过,她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天空慢慢由蓝色变成黑色,整座城市渐渐被黑夜包围着,灯开始亮了起来,继续照耀着这座城市。

  她的黑夜,谁又能替她点亮?

  海风有些冷,她打了个喷嚏,然后倦起了双腿,双手紧紧抱着。她不想回去,不想面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思索着,她究竟应不应该离开这里?

  夜色迷离,越发孤寂。

  费逸南车子坏了之后,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她。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费逸南是又累又饿,可是没有找到叶之晴,他怎么能放得下心?

  他不死心的拿出手机,发现这次那女人终于都肯开机了,可是却迟迟不肯听电话。他心急得要死,仔细听,四周似乎有手机的声音。

  叶之晴拿着电话,迟迟没有按下去,响了一会,手机就自动挂断了。

  没过一会,手机又响了起来,费逸南的,但是响了没两声,电话就挂断了。她叹了口气,费逸南是不是不耐烦了?

  费逸南已经发现了叶之晴,那个傻女人正在海边上,终于找到她了,费逸南松了口气。

  他慢慢走过去,叶之晴没有发现他,仍然只只看着远处来往的船只。

  良久,费逸南不得不出声了,“傻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整整一天?”

  叶之晴没想到费逸南竟然站在后面,吓了一跳,随时镇静了下来,她低下头,“谁找你找的?你不是有楚静了吗?还来找我做什么?”说完,她生气的站了起来,由于坐了太久,脚发麻,几乎掉了下去。

  还好费逸南拉住了她,然后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我不知道会这样子的,昨晚我酒喝太多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打我,你骂我都行,但你千万不要不理我,叶之晴,你不要这么狠心对我。”

  “费逸南,你放开我,我不想见看到你……”叶之晴用力推开他,但是没用,根本就推不开,费逸南压根一点没打算放过她。

  “不放,你是我的,我一放你就跑了,我不放……”费逸南固执的坚持,说什么都不肯放的了。

  “费逸南,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跟楚静一起?你到底是不是在假戏真做,我恨死你了,你这个混蛋……”叶之晴推不开他,只好使劲的往他身上打。

  “我也不知道,我喝醉了,之晴,我真的不是故意跟她做那种事情的,或许我跟她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完全不记得了……”说这话的时候,费逸南自己也觉得痛苦,可是床上的血渍又怎么解释?他该死,他是真的该死。

  “你现在怎么说都可以的了,费逸南,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看到你跟她衣衫不整一起出现在我眼前,我当时有多么痛吗?”叶之晴使劲的挣扎,好想离开他的怀抱,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的错,之晴,你打我吧……”叶之晴还真没客气,往他身上打了好一会儿,不过由于一天吃没吃饭,打在费逸南身上也没有多痛。

  等她发泄完,费逸南又抱着她,“打够了吗?要不要分批打?打痛你的手,我会心痛……”

  “混蛋,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那楚静怎么办?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混蛋……”叶之晴大吼。

  “你应该知道我的心里只爱着你一个人啊,别离开我,别不要我,叶之晴我需要你……”费逸南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透露着他内心的不安和害怕,他真的很害怕叶之晴就此离自己远去,他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未来,日子将来怎么过?

  听着费逸南的声音,叶之晴心都碎了,可是,他们还能在一起吗?楚静怎么办?她会让他们顺利在一起吗?叶之晴痛苦的靠在他的怀里,她真不知道怎么办?心里明明爱着这个男人,为什么他们爱情之路,会如此的辛苦?

  冷冷的海风吹过,叶之晴忍不住连连打了两个喷嚏,费逸南有些心痛,“傻女人,坐在这里一下午了吧?感冒了怎么办?我们先回去吧。”

  叶之晴愣在地上,脚还有些麻,下一秒,费逸南突然抱起她,然后往里面走,想必这个女人肯定跟自己一样,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叶之晴看着快到河堤边上了,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正看着她,她低下头,“费逸南,你放开我吧,我自己走……”

  知道这女人害羞,估计现在脚也不麻了吧,费逸南才把她放到地上,然后拉着她的手走进了一家海鲜酒店,点了一桌子的菜。

  这时候叶之晴才发现费逸南的额头都擦伤了一些,不争气的她还是忍不住关心,“你额头怎么了?”

  “没事,出了一点小车祸,找到你,我就没事了……”费逸南风轻云淡的说,可是听得叶之晴惊心动魂,“你怎么不小心一点?多大的人了?”

  费逸南笑了笑,知道这女人还是很关心自己的,“我还不是着急找你,又怕你出事,之晴,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关机了。”

  叶之晴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理会他,这时候他点的菜也送上来了,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自己吃了起来。

  这女人还在生气,不过如果自己看到跟她跟其它男人一起,同样会生气到疯掉的,她看起来已经算好的了。

  费逸南替她剥了一个虾,然后沾上酱油,夹到她的碗里。叶之晴看了看,心里有些感动,可是,这并不能解决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

  “费逸南,不用你,我自己会吃……”叶之晴说,眼睛没有看他。

  “好,那你自己吃,要是不够的话再叫……”叶之晴没有说话,都一桌子,还不够,当她是猪吗?不过懒得跟他说。

  吃完饭,叶之晴都没有说话,心里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费逸南也不逼她,她走到那里,他就在后面紧紧跟着她,发生这种事情,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没想到楚静心计这么高,偏偏就让她看到了。

  叶之晴思绪一片凌乱,看到费逸南之后更加凌乱,她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也不要走到那里。

  直到后来一双大手拉住了她,耳边低吼,“傻女人,前面有个坑你也要走进去吗?”

  叶之晴惊魂未定,看了一眼,果然有一个大坑,她心神不宁,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推开费逸南,“不用你管,费逸南,我不想看到你……”说完,她便生气的立即跑开了。

  费逸南无奈,只好在后面追了上去,这个傻女人是不是很难过?第一次看到她竟然连理都不想理自己的,他怎么放心得了,立即跟着追了上去。

  叶之晴跑了一会之后,双手被便费逸南拉住,然后紧紧抱着她,“之晴,不要这样子好吗?不要推开我,我会很伤心的……”

  叶之晴狠狠的摧着他的胸膛,“费逸南,我恨死你了,你要怎么办?恨死你了。”费逸南紧紧着她,“对不起,之晴,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楚静要我跟她结婚,不然就威胁相片公布出去,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的。”

  现在,他无比的后悔,他不应该喝酒,更加不应该喝到不省人事,连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完全不知道。

  叶之晴听着他的话,心痛极了,虽然他都是为了她,可是,他跟楚静这样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才好?

  “之晴,我们先回去好不好?都快十一点了……”费逸南轻轻的说。

  然后拉着叶之晴,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以后老宅的别墅里。一路上叶之晴都没有说话,费逸南搂着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好怕一放开,她就会消失。

  回到旧宅,费逸南拉着叶之晴从出租车里出来,“之晴,这里我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楚静也没有……”

  叶之晴没理他,手被他紧紧握着走进去,她想抽回自己的手,无奈这个男人实在拉得太紧了,好像血肉连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分开。

  在一起

  走进房子,费逸南随手打开客厅的灯,然后拉着叶之晴走了进去,“累不累?要不要先洗个澡?”

  叶之晴心里郁闷,她怎么就跟着他回这里了?她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费逸南,我们以后怎么办?”

  费逸南坐了下来,把她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坚定的说“之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过我不想让你受伤,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周全,连跟你光明正大一起都不能。”

  费逸南说着,低下了头,他内疚,他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发变成这个样子,如果当初自己能想到这一点,叶之晴根本就不会被人捉走,差点被人强暴了,甚至还拍下了那么多裸照。

  叶之晴轻轻摸着他的脸,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今天为了找她,甚至还出了小车祸,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心只为找到她。

  “之晴,你怎么哭了?别哭……我错了,你打我吧,你千万别哭……”费逸南紧张替她轻拭着眼泪,像掉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的紧张。

  叶之晴扑进他的怀里,“费逸南,我不是不爱你,我是怕我们无法在一起,你跟楚静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办?我跟她,根本就没办法比,有时候,我觉得很自卑,你那么优秀,怎么会看像我这样平凡的女人?”

  叶之晴轻颤着声音,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着一场华丽的美梦,来得那么不真实。

  费逸南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想自己,其实她很好,让他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傻瓜,我爱你,爱了便是爱了,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美好的。我不放开你了,楚静那里,我会想办法让她交出相片,我不会再跟她在一起了。其实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我心里时刻想着的人,都是你。”费逸南有些心痛,怀里的女人都哭花了脸。

  “费逸南,我再信你一次,你千万不要骗我,你说的我都会信的……”她就是这样,很容易就相信一个人,所以这样的她更加容易受伤。

  “我不会骗你的,之晴,你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做出伤害你的事的。”费逸南说得很认真,就差三指发誓了。

  他拉开她,然后抹掉她脸上的脸,“傻反,今天累了吧,我带你泡个热水澡……”

  叶之晴点点头,今天心情太沉重了,好像身上压着千斤重担一点。费逸南带着她走到二楼的主人房,顺便给她讲了一些童年的往事。

  这房子,充满着他许多美好的回忆,可是自从爸妈出了车祸之后,他搬出了这个家,生怕触景伤情。叶之晴听着,微微心痛了起来,从后面抱着费逸南,“以后我们常回这里住好吗?”

  “你喜欢这里?”费逸南轻轻的问。

  “嗯,我是挺喜欢这里的,这里有你许多美好的回忆,我想你爸妈他们肯定希望你回来住,看着你在房子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好,你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常回来……”说完,他拉开她的手,然后打横把她抱了起来,“我带你进去泡澡……”

  叶之晴心里已经感觉到他想要做什么了,红着脸低声说,“色狼……,其实我自己洗也可以的,不用你……”

  费逸南坏坏的笑了笑,“傻女人,聪明一点了,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就想要你一个……”说完,一脚踢开浴室里半掩着的门。

  每个星期都会有人定期上来清洁,所以环境并不脏,费逸南调好水温,很快热水就满了。叶之晴退到角落里,想像着两人赤着身子在里面,她的脸就忍不住要红了。

  费逸南走过来,把她拉了过来,“傻瓜,怕什么,都不是第一次了。”

  “你当然不怕了,被看的人又不是你,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那我也给你看,这样你就不吃亏了……”说完,费逸南利落的掉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正准备要跑的时候,发现费逸南的肩膀也被刮伤了,她停下了脚步,“看看,都受伤了,我出去帮你涂一药……”

  “不痛,一点点小伤,没事的,先去洗个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说完,便伸手去脱叶之晴的衣服。

  开始她是不合作的,费逸南有些无奈,“乖,迟早还不是被我剥光的,洗了去睡觉……”

  “我自己脱,不用你……”叶之晴低下头,虽然两人已经做过很多更亲密的事情,可是她仍然会觉得害羞。

  费逸南后退了一步,然后看着她,“好吧,你自己脱……”然后他就在一边欣赏着。

  叶之晴怒了,“费逸南,你这个大色狼,你不看不行吗?”费逸南看了她一眼,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了,这个女人是不会好好合作的了,他必须采用高压的政策。

  大步上前,一手将她抱了过来,“乖点,别在闹脾气了……”说完便粗鲁的脱她的衣服,在他强势的威逼之下,叶之晴终于一丝不挂显现在他眼前。

  看着她的身子,费逸南身下立即的有了反应,吓得叶之晴瞪大了眼睛,“你……你它……”一时之间,羞到说不出话了。

  费逸南笑了笑,“看看,你的影响力多大。”话毕,便抱着这个女人一起走进浴缸里。热水微微被浴缸里溢出来,叶之晴也不敢乱动,任由他抱着自己,只是那个硬硬挺着她的东西,让她浑身觉得不舒服。

  费逸南好像将她压在身上,狠狠的占有她,可是看着她那么累的样子,还是洗了澡再说吧。他忍着冲动,然后拿过沐浴露,轻轻擦在她的背上。

  然后将她转了过来,面对着面,叶之晴羞得不敢抬头,只能半靠在他怀里,任他在她自己的身上抹沐浴露。

  他洗得真的很仔细,叶之晴感觉到好灼人的气息吐在身上,那挺在她身上的东西越来越硬,他是不是忍得好辛苦?叶之晴抬头,果然这个男人满头大汗,“费逸南……”她轻轻的喊着。

  “嗯?”费逸南强忍着,好想听到这个女人说她愿意。

  “如果你想……你就要吧……”她不想他忍到那么辛苦。

  费逸南扔掉手中沐浴球,大手她下身探了下去,轻扶着她柔软最敏感的地方。叶之晴很快有就感觉了,全身软在他身上,轻轻娇喘着“费逸南,不要了,不要摸了……”

  费逸南看着半带着娇眉的表情,真的美极了,他抽出手指,“真的不要了吗?”

  叶之晴扭动了一下身子,某处地方因为他手指的抽出,极度的空虚,她靠在他身上,娇媚的喊着,“费逸南……”那声音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竟然叫得这么嗲。

  “是不是想要我了?嗯?”费逸南非要她自己说出来不可。

  叶之晴咬了咬牙,“要……”声音低得她自己都听不到了。

  费逸南见好就收,把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然后用浴巾把她包了起来。然后两人走了床上,把她放了下来,然后翻身压在她身下。

  他忍得够久了,一举成功进入她的体内,开始了攻城掠地,天雷勾动地火般,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叶之晴体力不支,直接在他的怀里晕睡过去,费逸南身心得到了释放,然后在她额角上轻轻吻了下,“老婆,晚安……”

  夜风轻轻吹轻了窗纱,月亮从窗户里透了进来,温柔的撒在床上两个紧紧相拥的恋人上。

  唯一爱过的男人

  一夜好梦,叶之晴醒来之后,看着费逸南就躺在自己的身边,她则过头,如果以后每天早上醒来,都可以看到他,那么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费逸南也醒了,看着叶之晴正在看着自己,他则过身子,然后搂着她,“早啊,之晴……”

  叶之晴玩弄着他的头上,有些凌乱,但仍然无法阻挡着他的英气,“早,快起床吧,我给你做早餐,你要去上班呢。”

  费逸南按住她在床上,“今天不想去上班,我想陪着你……”

  “那怎么行,万一有事呢?”这让叶之晴想像到自己是以前后宫那些妃子,从此君王不早朝。

  “宋秘书有事会打电话给我的,放心,我就想陪着你,那里也不想去……”费逸南摸了摸她的头发,“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吗?”难得今天想陪她,这个女人还要推自己去上班。

  叶之晴往他的怀里靠了靠,“想啊,那我们今天那里都不去,就宅在家里……”

  看着时间还早,费逸南,搂着她在怀里,“要不要再睡一会?还是,找点别的事来做做?”说完,他用力将她拥在怀里,然后拉着她的手往下,她立即被吓住了,那硬硬热热的东西,她知道是什么来的。

  “费逸南,人家要睡觉……”说完,便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不说话。

  费逸南笑了笑,“其实我们有一天的时间睡觉,不如我们……”他那种笑,特别的暖味,大清早,刚刚休息好,他现在精神可是好得很呢,抱着她,她睡得着,他自己也睡不着啊。

  叶之晴转过身,背对着他,“不要,人家要睡觉……”她理智的拒绝了他的要求。费逸南叹了口气,其实从后面来,感觉也不错的。

  他把头靠她的脖子上,轻轻吐着热气,然后一手摸在她的浑圆之上,“老婆,我睡不着了……”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捏了起来。

  这个男人又使坏了,叶之晴捉住了他的手,“昨天才做了,人家不要了……”

  “老婆啊,古人都说食色性也,昨天吃饭了,今天是不是还要吃啊?同样道理……”说完,一手捏着她胸前的蓓蕾,一手把她的双腿稍稍分开。

  “费逸南,你又要做什么?不说了让睡觉吗?”叶之晴小声抗议。

  “老婆,乖,让我进去,就一下,一下就行了,你继续睡,我不影响你……”说完,费逸南便用手对准位置,然后轻轻往下压,从后面抱着她。

  叶之晴语结,这样子让她怎么睡觉,那东西实实在在埋在自己的体内,她只要一呼吸,便能清楚的感受到。

  那男人大手仍然在她的胸前乱捏着,很快就硬挺起来了,她轻喘着,“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睡觉,你这样人家怎么睡嘛?”明明就是抗议,可是听起来却像是在撒娇。

  “老婆你不舒服吗?”费逸南坏坏的问,双手稍稍用力的捏着。

  “嗯……你……欺负……我,啊……”叶之晴受不了,轻喘出声,她接着他的手,不让他再继续为所欲为了

  “老婆乖……”说完便拿开她的手,继续捏了起来。

  “嗯……”上面下面都被他占领着,她根本就没的抵抗的能力,这个恶人,怎么大清早就这样欺负她呢?

  “啊……”他下身稍稍动作,她立即受不了叫了出来,“嗯,难受……”

  “好吧,那我不要了,让你睡觉……”说完,费逸南便退了出来,手也安分了起来。

  叶之晴气死了,他根本就是故意了,故意让她难受了,又不给她,他究竟什么意思嘛。叶之晴立即转过身,“你故意的……”

  “你不舒服,想要睡觉,我那里故意了?我是给你好好休息。”见过坏,没见过像他这样坏的。

  “我……我那里有说不舒服?我现在不想睡觉了。”气死了,臭男人。

  费逸南看着她红着脸,眼里带着一丝水雾瞪着自己,他探下头,然后轻轻吻住她的唇,“是不是想要我?”

  “费逸南,你明明知道,你还要问……”他怎么可以这么恶劣?

  “我不知道啊,我看你觉得不舒服,所以就让你休息。”他自己都忍到快要死了,不过就是想故意逗一下她,他探下手,然后摸了摸她最神秘的地方,果然都透湿了。

  “费逸南……”她轻轻的叫着,夹着她的手不让他离开,“不要离开。”

  费逸南有些无奈,“乖,松开让我把手拿出来,我给你更好的……”

  叶之晴有些心急,还是松开了脚,费逸南稍稍抬她的脚,然后一下子便顺利滑进他的体内。

  “快点……还要……”她忍不住自己稍稍的动了起来。

  “乖,忍一下子……”看着她欲火焚身的样子,他自己也没好过到那里,调整好位置之后,他便像出笼的困兽一样,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她咬着下唇,不想让那羞人的声音喊出来,费逸南慢下了动作,“喊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说完,便重重一挺,她再都忍不住,“啊……你慢一点。”喊了出来。

  房间里久久回荡着情欲的声音,良久,费逸南才从叶之晴身下来,看着她累到不成样子的表情,有小小地内疚了一下,“老婆,你这样子以后多补补,没两下就不行了……”

  叶之晴气若游丝的说,“那里两下,昨晚才被你要了一次,今天早上又要了一次,你就爱欺负我,你这个混蛋……”

  费逸南笑了笑,搂着她,“我就爱你才喜欢欺负你,睡一会,等会我给你煮意大利面。”

  “这还差不多。”她也真是累了,直到中午,传来一阵香味。

  她揉了揉眼睛,费逸南已经起床了,“老婆,快起来吃面,我煮了海鲜意大利面……”

  叶之晴有些受宠若惊,这换着是以前,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费逸南走过去,坐在床边,“不会是嫌我煮的不好吃吧?还是真把你累坏了?”

  叶之晴摇头,然后搂着他的脖子,“就想抱着你……”

  费逸南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丫头有时候很孩子气,不过她什么样子,他都喜欢,“乖,起来了再抱,以后每天都给你抱,不急……”

  叶之晴终于都从那张床起来了,费逸南已经煮好了两份意大利面摆在桌子上,她梳洗过后,她便走了出来。看着桌子上摆放着二份色香味俱全的意大利,她笑了笑,“你的厨艺有进步了啊,不错,继续努力……”

  “我以后会常煮给你吃,保证不会天天意大利面……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看着她的蝶子里放满了虾,这男人剥了很久吧?

  叶之晴尝了一口,果然不错,吃完意大利面,两人一起洗碗,这种日子幸福得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收拾好卫生,两人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着外面的树木,“以前我爸妈也是很喜欢坐在这里看风景……”

  这让她想到一首歌《最浪漫的事》,不知道她跟费逸南会不会也这样永远到老。

  “楚静的事,怎么解决?”逃避终究不是办法,现实总需要面对。

  费逸南伸出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之晴,我怕相片的事会让你受到伤害,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楚刚的贪污证据我已经拿到手了,正准备跟他交换你那些相片。”

  叶之晴靠在他的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肢,像只小猫一样倦在他的怀里,“我没事的,如果真的相片被公布了,我……我能承受得住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保护你的。”费逸南紧紧抱着她,就生怕她受到一丝伤害。

  “费逸南,你别担心我,我会很坚强的,只要有你在身边,所有的风雨我都不会害怕的……”听着叶之晴的话,费逸南心里稍稍放心了一点,“之晴,记住,我心里爱的女人只有你一个,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她点点头,他也是她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浓情蜜意在这里度过了属于他们最甜蜜的一天,可是幸福,总是那么短暂,到了最后,两人仍然分开。

  晚上两人吃了晚饭之后,费逸南就把这个女人送回金碧湾,现在还不想让人发现,所以在前一个街口,叶之晴就下车了。

  回到家里,有些不好意思,“妈,我回来了……”让她一个人带着小杰,她也也很辛苦。

  “之晴,厨房里还有些汤,你去把它喝掉……”李素娟带戴着老花镜正在看小杰这些年来的相片,这小子是越长越帅,不知道长大后会不会跟费逸南一样英俊,只是,他实在太无良心了,当初让之晴怀孕,结果他自己到现在都不记得。

  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叶之晴走进房间,“妈,又在看相片啊?怎么不早点休息?”

  “我越看这相片,就觉得小杰跟费逸南挺像的,你说他怎么就不记得了七年前的事呢?”李素娟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一丝愤怒。

  叶之晴拍了拍她的肩膀,“妈,这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你别担心啦……”

  “行,妈睡觉啦,那汤你记得喝……”李素娟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痛,她就是死心眼,至今都还喜欢那个男人,真不明白,他究竟是有那里好?

  “好,妈晚安……”退出李素娟的房间,叶之晴打开儿子的房门,这家伙已经睡着了,她轻轻走过去,替他把被子盖好,然后轻轻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儿子,相信我们一家人很快就团聚了。

  楚家,楚刚正在坐立难安,相信费逸南手里已经有了一部分他贪污的证握,虽然只是掌握了其中小部分,但是如果被揭露,至少他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当年他的父亲手里同样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还好当时他先下手为强,在途中设计了那场车祸。这一次,同样不能让费逸南得手,他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脸上有些阴森恐怖。

  这时候,传来一阵摔盘子的声音,他连忙从书房里走出去,冲进了楚静的房间。只见满地狼籍,花瓶碎了一地,楚静正趴在床上大哭。

  他叹了口气,又因为费逸南吧?“静儿,爸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想那个费逸南吗?你怎么就不听爸的呢?”

  “爸,我恨透他了,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不要我,现在跟我在一起,也是为了那个女人,怕我的相片公布天下……爸,他怎么这么良心,我陪在他身边已经七年了。”

  楚静哭到伤心欲望,楚刚心里也不好受,“听爸的,忘记他,爸一定给你找一个好千倍的男人……”

  楚静扑到楚刚的怀里,“爸,我恨透他了,他怎么可以对我这么无情……”

  “爸给你处理,他让你如此伤心,我不会放过他的,你别哭了,乖……”从小到大,除了她妈妈当年走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让她这么伤心,费逸南,你必须要死,楚家的人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

  安扶好楚静的情绪,看着她睡着之后,他才退出她的房间,然后回到书房,拨了一个电话,“老规距办事,做得漂亮一点……”

  放下电话,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着,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费逸南看着手中搜查来的资料,想不到这些年来,楚刚一直中黑帮交易,暗中成为他们走私军火、毒品的保护伞。

  他也不想来个鱼皮网破,他更在乎是叶之晴的清誉,担心以后她会被人指指点点,如果实不行的话,那么他只有带着她离开,让她可以开心的生活。

  他将手中的资料备份,然后让宋微走了进来,“宋秘书,这资料很重要,你务必要妥善保管好,如果我有什么意外,或者叶之晴出了什么事,你直接寄去纪委,清楚了吗?”

  宋微接过资料,想必这资料非常的重要,可是,为什么却交给她?“总裁,很严重的事吗?”

  费逸南没有多说,“你别知道太多的好,按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宋微点点头,“好,总裁,我明白了,那我先出去……”

  宋微拿着资料,觉得很沉重,难道总裁有什么大计划吗?她一直都不太相信他会跟楚静一起,要是那样,当初何须在快要结婚的时候才跟楚静分手?

  难道是为了之晴吗?

  费逸南拨通了楚刚的电话,“我们谈笔交易吧……”他也不想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楚刚冷笑了一下,“那要看你有没这个本事了,我们之间有交易可言吗?”

  最后,两人不欢而散,费逸南沉着眸子,难道楚刚他不怕吗?还是他已经想到了什么办法对付他?他想了想,是叶之晴吗?

  越想越不放心,他不得不离开公司,往金碧湾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人流比较多,金碧湾离公司也近,费逸南直接步行过去。这时候他发现了叶之晴的儿子,忍不住向他走过去,看着这个小子,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熟悉感,难道因为她是叶之晴生的,所以爱屋及乌?

  放学了,许多小朋友都由家长牵着手回家,叶之晴那个女人正赶来吧?算了,带上小杰一起回去。

  叶一杰大概看到了叶之晴的身影,忍不住往对面马路冲了过去,并没有注意到从拐弯处出来的货车。

  千钧一发之间,费逸南冲了过来,将他推开,当场被撞倒了。叶一杰愣在地上,迟迟反应不过来。

  而在路的另一边,叶之晴失声尖叫,那个男人,那个推开小杰的男人,是费逸南,她疯了一样冲向对面。

  叶一杰慢慢爬过去,“费叔叔……费叔叔……”他害怕得哭了起来。

  这时候司机也下车了,没想到竟然撞倒了人,一时之间,连拿着电话报警的手都在颤抖。完蛋了,撞了人,是快点逃跑,还是等警察来?

  “费逸南……费逸南,你怎么样了?”叶之晴摸到鲜血,整颗心脏都拧了起来,慌乱间,才拿出电话,“救命啊……救命啊……”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货车司机也被警察带走了。

  而在费逸南身后一阵黑色宝马车内,一名男子拨通了电话,“老大,那人竟然被别人撞了,现在怎么处理?”

  电话另一端显现没有遇料到这种情况,狂笑了一会之后,“天助我也,你先回来吧……”

  救护车内,叶之晴紧紧握着费逸南的手,“费逸南,你说过这辈子都陪着我的,你千万不能扔下我啊,我跟小杰都需要你啊……”

  叶一杰也哭了起来,“妈妈,怎么办?费叔叔是为了救我,才被撞倒的……”

  叶之晴看了一眼他,“小杰勇敢点,不会有事的,你爸爸不会有事的……”

  凌乱当中,叶一杰注意到一个问题,他忍着哭声,“妈妈……费叔叔是我爸爸?”

  救护车的医生护士显现没有料到这个画面,“你们要认亲等一会……”然后给费逸南做一些紧急的护理。

  很快就到医院了,费逸南被抬了出来,医院很快就收到了接应了,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很快被关上,把她们母子隔绝在外面。

  叶之晴只觉得整个人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叶一杰把她扶到椅子上,“妈妈,你刚才说,他是我爸爸?我真的还有爸爸吗?”

  叶之晴红着眼睛,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点了点头,“儿子,费叔叔是你亲生爸爸,怎么办?妈妈好怕……”

  叶一杰终究是遗传了费逸南的优良基因,“妈妈,别怕,他连儿子都还没认,他要是敢有什么事,我不会原谅他的……”

  小杰内心一阵狂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爸爸,可是又一阵担心,爸爸是为了救自己才被车子撞倒的,怎么办?爸爸,我都还没亲口叫你一声爸爸,你千万不要丢下我跟妈妈啊,我们等你等了好久。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28章:气死她了 “静儿,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们之间,跟叶之晴没有关系,求你别伤害她,行吗?”楚静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好笑,如果跟叶之晴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既然他这么爱着叶之晴,那么她就要让叶之晴跟着她一起生不如死。 2011-12-28 17:47:3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