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9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1-12-28 17:48:11    状态:已完结
李素娟看着叶之晴去接小杰回来,半天也不见人影,于是心急的打电话过来。

  叶之晴看着电话响,心里又乱又害怕,还是小杰接的电话,“外婆,我们在医院……”

  听到小杰说在医院,李素娟急了,“小杰,怎么回事?受伤了?严重不严重?”

  李素娟一边拿着电话,人已经一边往门外走了,没想到竟然是费逸南受伤了。

  来到医院,费逸南还在手术中,原本叶之晴让妈把小杰带走,可是他坚决不肯离开,于时三人在外面一直苦苦守候着。

  叶之晴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费逸南,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别丢下我啊。

  “之晴,别担心,费逸南不会有事的……”李素娟没想到他竟然为了救小杰而自己受伤,这或许是一种天性,既然他不知道小杰是自己亲生儿子,可是仍然有那种冲动,保护自己的孩子。

  手术一直到了九点多才结束,看着医生出来,三个立即站了起来,“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病人头部受到重击,身体其它各处也不同程度受伤了,但是最重要就是头部,至少能不能醒,现在还很难说……”

  “什么?”叶之晴听了,几乎晕了过去,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费逸南现在一定很需要自己,她不能倒下的。

   “这种情况或许明天,或许几天,也不一定,我看病人意志力很强,家属也不必太担心,麻烦先跟护士去办理一下入院手续。”

  叶之晴想着之前费逸南给他的钱,给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看着时候也不早了,叶之晴来到病房,“妈,你把小杰带回去,这里有我就行了,明天再过来看他吧。”

  “妈妈,我想留在这里陪爸爸……”小杰不想离开了,好不容易知道自己有爸爸了,可是他却不能睁开眼看着自己。

  “小杰,乖点,爸爸需要休息,而且爸爸肯定不想看到小杰不听话的……”

  “小杰,先跟外婆回去,爸爸现在病了,你不能倒下,你要负起照顾妈妈的重担,所以跟外婆回去,明天再过来看爸爸……”

  最后,在李素娟和叶之晴说服之下,小杰终于都离开了医院。

  原本李素娟想买点东西上来给她,可是看着她的样子,也是吃不下的,还是明天早点过来,希望那个时候,费逸南已经醒了。

  李素娟离开之后,看着费逸南手手脚脚都不同程度被擦伤,再看看他被纱布紧紧缠着的头,她就一阵心痛,紧紧握着他的手,“费逸南,你说过的,要一辈子照顾我,你不能说话不算数,要快点醒来,知道吗?”

  叶之晴整整一晚没有休息,彻夜未眠照顾费逸南,可是他仍然并没有醒来。

  小杰不肯去学校,李素娟只好替他请了一天假,然后带着他过来医院。

  “妈妈,爸爸醒了吗?”小杰心急的问。

  李素娟今天早早就起床买菜,然后煲了点鱼片粥过来,“之晴,昨晚就没吃东西了,快过来吃点,不然你怎么有力气照顾费逸南,如果他知道你熬坏身子,一定会很伤心的。”

  至少她现在终于都知道其实这个男人一直爱着之晴,难怪她肯如此为他死心塌地了。

  叶之晴点点头,费逸南需要她照顾,他不可以有事的。吃完早餐,叶之晴询问了医生一些情况,知道他这种情况,能不能醒来,都是一种问题。只是,不管他要睡多久,叶之晴知道他一定会醒来,她会一直陪着他。

  李素娟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她,“钱够吗?不够妈这里有……”

  叶之晴把卡塞回她手里,她知道这是妈的养老金,“妈,之前费逸南担心以后有什么事,所以他寄了一大笔钱在我账户上,钱方面你不用担心。”

  听到叶之晴这样说,李素娟放心了,想不到他想的还是挺仔细的。

  叶之晴想了想,费逸南这种情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她拨通了宋微的电话。

  “微微……”宋微有些意外,听着她的声音,难道出什么意外了?

  “之晴,出什么事了吗?”叶之晴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然后让宋微把公司的事情交待一下。

  宋微挂掉叶之晴的电话,拿出费逸南之前交待他的牛皮袋,难道是因为这个总裁才会受伤的吗?

  她按照费逸南的交待,亲自把资料快递了出去。

  费逸南接连三天都没有醒来,身上其他的伤口都已经慢慢愈合,叶之晴每天都在很细心的照顾他。

  李素娟和小杰每天都会过来,送叶之晴送吃的,小杰则是每天放学之后,就立即过来医院。

  没想到自己的爸爸竟然长得那帅,可是他为什么这么才回来找他呢?小杰有很多的话想跟他说,“爸爸,你快点醒来吧,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叶之晴摸了摸小杰的脑袋,“小杰,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别太担心……”

  护士走了进来,“病人气息看起不来不错,看来叶小姐你照顾得很周到……”

  说完,然后给费逸南换药水。

  李素娟原本想说服叶之晴回去休息一下,可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妈,你带小杰回去吧,医院里有我就行了,再说你带着小杰也很辛苦。”

  所以每天放学之后,小杰也只有这段时间过来医院,吃完晚饭后。李素娟便带着小杰回家了,叶之晴看着病床上的他,“费逸南,你已经睡了三天,也够了吧?求你了,快点醒来吧……”

  另一边,楚刚在听着电话之后,心情大好,“这事做得好,最好费逸南这辈子都醒不过来……”

  挂掉电话,楚刚没想到楚静站在书房外,她不是已经睡着了吗?

  “爸,费逸南出什么事了?”楚静走了过去,纵使最恨,这个也是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知道他出事,仍然非常想知道他的情况。

  “费逸南出车祸了,这件事真是天意啊……”楚刚很冷静的说,连天都在帮他,费逸南的确该死。

  楚静的脸倏一下子白了,“爸……这事难道你是做的吗?”

  楚刚摇了摇头,“不是,我的确是想找人教训他,但是这车祸不是爸安排的,真是大快人心,静儿,连天都在帮我们啊。”

  “那严重吗?”楚静心急的问。

  “静儿,你不是恨透他了吗?怎么还关心那个混蛋?”楚刚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看着她,如果不是因为她,七年前费逸南就死了,还能留到现在来威胁他吗?

  “爸,我……”楚静低下头,是的,他这是自找的,可是,知道他这样子,心里仍然觉得好难受。

  楚刚叹了口气,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很精致的,有点像锁匙的东西,“静儿,以后都不要再提费逸南,这个是银行保险箱里锁匙,如果爸爸将来出了什么事,你再打开,千万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明白吗?”

  楚刚把锁匙带到楚静的脖子上,“以后都不许摘下来,就连洗澡也要带着,知道没?”

  “爸,为什么给这种东西我?你保管就行了……”楚静有些意外,她一向都不管钱财这些,而且爸爸的态度是那么的郑重,让她心生疑惑。

  “静儿,爸爸就是怕将来自己有什么意外,留着你一个人怎么生活?里面的钱足够你生活了,那些钱都是查不到的,记住,这件事,只能你知道知道,你答应爸爸……”第一次看到爸爸这样郑重跟自己说话,一种不祥的感觉开始涌上心头。

  “爸爸,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她不安的问了,没了费逸南,如果连爸爸都在她身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这些钱,其实他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担心万一有一天自己东窗事发,留下楚静一个,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生活,留着一笔给她,至少他出事了,她还能过着安稳一点的生活。

  “没事,爸爸就是担心万一,总之你锁匙你收好,锁匙最好就你自己一个人知道……”他所做过的那些事,楚静全然不知道,如果万一有一天他知道自己做过那些事,她会不会对自己失望?

  这辈子,除了她死去母亲,他最珍贵就是楚静这个女儿了。

  “静儿,你要记住,爸爸永远都爱你……”既然他坏事做尽,可是他对楚静的爱,是不容质疑的,只要她想要,就算天下的星星,他都会想办法替她摘下来。

  楚静眼睛湿了一下,然后扑到楚刚的怀里,“爸爸,你也永远爱你……”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要她,她知道爸爸永远不会不要她。

  “好了,乖女儿,去休息一下,不要再难过了,好吗?”楚静点点头,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看着这个像公主般的房间,爸爸真的很爱自己,自从妈妈走了之后,他连带妈妈的那份爱也给了自己。既使妈妈不在,却让她不会感到一丝的孤单。

  躺在床上,她打开了电脑,然后看着上面叶之晴那些相片,然后用优盘复制了一份。如果费逸南将来选择跟叶之晴在一起,那么,她绝对也不会让叶之晴好过的。

  第二天,楚静收拾好心情走出门,楚刚看到她恢复以前的日子,心感欣慰。这丫头走出了费逸南的阴影了吧?

  楚静去了墓园,拜了一下她的母亲,看着墓碑上那张祥和的相片,“妈妈,我真羡慕你,既然你不在那么多年了,可是爸爸心里一直没有忘记你,我还能找到一个像爸爸那样爱你的男人吗?……”

  没有人回答她,她坐了下来,在这里说了很多话,有些话她无法告诉爸爸,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诉说的人,所以只能来这里,跟妈妈说。

  说到最后,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过了很久,她哭累了,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妈妈,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为那个男人伤心了……”说完,她摘下昨天楚刚给她锁匙还有那个装着叶之晴相片的优盘,放到了墓碑之下。

  离开墓园,楚静心里已经有了一种决定,她去了医院,透过玻璃窗,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男子。

  她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这是不是天意呢?费逸南,你如此负我,连天都看不过眼了。她没有进去,知道他不好,她就放心了。

  叶之晴拿着洗脸盘出来,看着门口好像闪过一个人影,也没有细想。

  看着还在昏迷不醒的费逸南,她轻轻拧了一条热毛巾替他擦背,不然这样长时候睡着不动的话,皮肤容易萎缩。但是她仍然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费逸南,第四天了,你还没睡够吗?你忍心看着我这么难过都不起来安慰我一声吗?”叶之晴一边擦一边说。

  医生说,如果这个星期都不再醒来的话,那么他很容易就会成为植物人。植物人,这三个字对于叶之晴来说,那是多么残忍的字眼。

  “费逸南,等你醒来,我就告诉你,小杰是我们的儿子,既然你把以前我们发生过的事情忘记了,也没有关系,我会重新告诉你的。费逸南,我不能没有你,求求你了,快点醒来好不好?”叶之晴说着说着,在床边哭了起来。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过份吗?都已经睡了四天,还不够吗?知不知道她都快要担心死了?

  哭了一会儿,叶之晴抹掉眼泪,“好了,我不哭了,不过如果你再不快点醒来,我迟早会哭坏的,看看到时你怎么办?”

  又过了两天,费逸南都没有醒来,就快一个星期了,叶之晴每天都在他耳边说了很多话,她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她很想让他知道,自己真的不能没有他。

  费逸南只觉得自己一直身处于云雾当中,怎么走都找不到出口,一些零碎的记忆开始慢慢复苏,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久久回荡。

  他苦苦挣扎着,好多次想倒下,可是听到那个声音,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他不忍倒下,他不舍得她哭。

  午后的阳光有些庸懒,叶之晴打开了窗帘,让阳光透了进来。如果费逸南再不醒来,公司的事宋微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必须要费逸南回来主持大局。

  叶之晴真的好担心,她握着他的手,“老公,千万要醒来,千万不要扔下我……”眼泪滑落到他的手掌上。

  一些画布开始不停在他海里重复出现,那天,那个草丛里的少女,那个他写下话,让她等他的少女。

  叶之晴,他记得她的名字了

  “叶之晴……”费逸南倏地睁开眼睛,看着在一边哭到跟泪人似的女人,是她,是叶之晴。

  叶之晴看着费逸南醒了,心里激动不已,拿着他的手,“我去找医生,那里痛吗?告诉我,没事了,谢天谢地,你终于都醒了。”说完,叶之晴兴奋的正准备离开。

  费逸南拉住了她的手,然后从床上起来,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看,果然是这个傻女人。

  叶之晴听到很多关于撞到头部之后失忆的事情,她不由得担心起来,“费逸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还记得我吗?脑袋是不是痛?”

  “叶之晴,我记得了,我的丫头,辛苦你了……”费逸南将她紧紧抱着,这个傻女人,果然真的很傻,她怎么就一直没有告诉他七年前的事呢?

  叶之晴被他抱得有些莫明奇妙,“费逸南,你放开我先,我先让医生替你好好检查。”

  “我没事,你这个傻瓜,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七年前我们就见过面了,小杰,是我儿子对不对?”听了费逸南的话,叶之晴瞪大眼睛,“你……你怎么知道了?你想起来了吗?”

  费逸南松开她,然后轻轻吻掉她还挂在脸上的泪花,“对不住,这七年来,让你等了我那么久,我离开你之后,发生过一次车祸,我没想到我记得所有的事情,却偏偏把这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原来你不是故意把我忘记了,我以为你没把忘记了,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那件事,我怕你误会我会利用小杰,向你骗钱,我真的没想到原来事情是这样子的。”叶之晴多年的纠结终于都解开了。

  “这次错有错着,没想到这样一撞,把的我记忆都撞回来了,小杰呢?我真的好想看到他,他知道我是他爸爸了吗?”费逸南很兴奋,原来自己有个儿子,这个傻女人当初是怎么生活下来的?

  他记得当时的她才十八岁,真的难为她这些年来,自己一个女人把小杰带大,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他真的笨死了,当初回来第一次看叶之晴的时候,这个女人看着他就哭了,当时他就觉得奇怪,没有细去深究。

  当时的她,一定很伤心吧,自己竟然把她忘记了,甚至那个时候他身边还有楚静。这个傻瓜,他的傻瓜,还好,现在还在他身边。

  叶之晴被他抱得有些透不过气,“他知道了,你昏迷这段时间,他天天放学之后都会过来,你先放开我,我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好吗?别让我担心了……”

  费逸南问言,才松开了她,“老婆,放心,我没事的……”

  “还得医生说你没事,我才放心……”

  医生很快就进来了,给费逸南检查了一下,然后必须再做一个身体的详细检查,“你们不必太担心,能醒过来就好了,具体问题还必须做过检查之后,才知道有没有其它后遗症。”

  医生离开之后,费逸南把叶之晴拉到床边,“让我好好看你,这个傻瓜,这几天是不是都没有吃好睡好?都瘦了一圈……”

  叶之晴笑了笑,“只要你没事,我很快就好起来了,都快担心死了。”

  费逸南将她拥入怀中,“没事了,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守着你……”

  费逸南抱了一会之后,让叶之晴把电话拿来,他拨了给宋微,了解了一些公司的情况,还有关于那份资料。这次的车祸也许就楚刚安排的,只是如果那些资料寄了出去,那么之晴相片,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叶之晴看着她皱起了眉头,担心的问,“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费逸南摇了摇头,“不是,之晴,如果你的相片泄露出去,你会不会怪我没能力保护好你?”

  叶之晴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一天迟早会来了,“没事的,只要有你在,只要有你相信我,我撑得过去的……”

  “老婆,对不起,相片很可能被泄露出去了,我掌握了楚刚的犯罪的证据,原本打算用来跟他交换条件,没想到却发生了意外……”费逸南叹了口气,自己终究没保护好这个女人,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他不由得想起七年前的那次车祸,如果这次是楚刚做的,那么七年前的车祸是不是同样他做的?他一定要彻底查清这件事,难道他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原来,他真的忘记了这么多重要的事情。

  那次他被人下药,最后被追杀,那时候,正好遇上叶之晴这个傻丫头。当时的她是那样的美好,自己就发誓之后一定会回来找她,可是没想到发生意外。

  而自己却把她忘记了,他发誓以后一定加倍疼她,补偿她这些年来所吃的苦。

  叶之晴从怀抱里离开,看着他拧紧的眉头,她笑了笑,然后用手指在他的眉头心轻轻揉了一下,“费逸南,在法国的时候,你好像答应过我,以后不许皱眉头的,你放心相片的事情,反正我不是什么名人,大家过几天就会忘记这件事情。”

  她越是这样替自己着想,他就越难过,“傻丫头,那时候你才十八岁,你一个人怎么过来的,告诉我……”

  叶之晴靠他怀里,玩弄着他的手指,“就这样过来的,你不是留了字给我,让我等你么?在我心里,我一直都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的。”

  费逸南搂紧她,他的傻丫头,没想到欠她的竟然那么多,多么需要用一生一世来补偿她才足够。

  “之晴,害你吃了那么多苦头,以后,我一定会双倍补偿给你……”未婚妈妈,私生子,欠小杰和之晴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是啊,所以你说你怎么可以有事,你要是有事,谁来补偿我跟儿子呢?他长得越来越像你了,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没能跟在你一起,至少我还有小杰,看着他,我觉得很满足……”这也是她这些年来,撑下去的动力。

  天有多么惊喜吗?

  费逸南感动到说不话出来,还能有谁像她那样傻,那样爱着自己?

  两人抱了很久,直到医生来替费逸南做详细的检查,在叶之晴的陪同之下,费逸南一项一项的接受检查。

  整整二个钟头之后,终于回到房间,这时候李素娟和小杰也过来了,当他们进入病房,发现床上空无一人,都非常担心,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吗?

  当看到叶之晴和费逸南进来的时候,小杰欢呼了,“妈妈……爸爸……”

  费逸南听到小杰那一声爸爸之后,觉得整个人完全好了起来,他弯下身,一把将小杰抱了起来,“小杰,我的儿子,再叫多声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小杰激动的声音连病房外面的走道的人都听到了。

  “小杰,对不住,让你等了那么爸爸才来找你,你原谅爸爸好吗?”费逸南实在太意外,太惊喜了,叶之晴这个傻丫头,把小杰养得这么好。

  “爸爸,只要你回来就好了,我跟妈妈都想死你了……”

  李素娟看着他们终于都团聚了,内心欣喜不已,忍不住激动得滑下了眼泪。

  叶之晴走过去,“妈,你没事吧……”李素娟拍着她的手,“妈就是太高兴了,你们终于都团聚了,费逸南,你以后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善待他们母子,之晴为了你,可是吃尽了苦头……”

  “伯母,不……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们,双倍补偿你们……”听着费逸南的承诺,李素娟觉得,就算现在下去见叶家的祖宗,也有脸目了。

  “小杰,下来吧,爸爸身上还有伤,让爸爸躺着休息……”小杰从费逸南身上下来,他真的太开心了,他可以不用请易叔叔假扮了,他的爸爸回来了。

  “爸爸,等你好了,你一定要送我上学,到时我让大家看看我爸爸, 我有爸爸啦……”小杰欢呼着,整个病房里都是他的欢呼声。

  看着他那兴奋的样子,费逸南内心一阵刺痛,真的欠他们母子太多太多了。

  李素娟拿出饭菜,虽然并不是很丰富,要是这一餐,是他们吃得最开心的一餐。吃过晚饭,再聊了一会,叶之晴便让小杰和妈先回去。

  小杰依依不舍,“爸爸,我明天再来看你……”

  “乖儿子,爸爸很快就出院了,到时候我们天天都可以住在一起……”费逸南也不舍得他,可是医院里,小杰还是少在这里。

  “真的吗?爸爸,我们真的可以天天住在一起吗?”小杰问。

  费逸南点点头,“等爸爸出院了,就和妈妈结婚,到时候我们就天天在一起了。”

  “好,那我等着,爸爸、妈妈再见……”

  叶之晴不放心,一直把他们送进电梯才到病房。

  费逸南的嘴角自从看到小杰之后,就一直没有合过,叶之晴笑了笑,“我以为你不喜欢小孩子,当初在法国的时候,你还让我吃避孕药……”

  费逸南抱住她,“老婆,对不住,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我怎么会不喜欢小孩子,以后我们再生几个,让家里热闹起来,好不好?”

  “生几个?你当我是猪吗?再说了,我有答应嫁你了吗?你都没求婚……”叶之晴小声的抗议。

  “老婆,放心,所以欠你的东西,我全部都会补齐的……”求婚,这个画面已经在他脑海里有了蓝图。

  费逸南将她转了过来,然后深情的看着她,叶之晴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羞得低下了头。费逸南变下身,然后搂紧她的腰,深情的吻了下去。

  像是珍宝似的,轻轻的吸吮着,可是越来越觉得单单一个吻并不足够。于是他放开她,然后走了过去,把门反锁上。

  叶之晴看着他的动作,心里已经猜到好几分了,他才刚刚醒来,担心他的身体。

  费逸南拉着她,走向病床,“老婆,我觉得好不真实,真的好不真实,我竟然有了儿子和老婆……”

  两人坐在病床上,叶之晴笑了笑,“你休息吧,要快点好起来……”

  费逸南火辣辣的看着她,“老婆,我想要你……”

  叶之晴立即脸红了,低下头,“你才刚刚醒来,身体还虚弱,快点上床好好休息。”

  “可是,你不给我,我今晚都会睡不着的。”说完,便伸手摸了进去,“傻丫头,我的身体自己知道,强壮得很,你别担心。”

  很快就摸到她胸前的浑圆,扯开她胸罩,轻轻的捏了起来。

  “你真的没事吗?我好怕,你千万不能再出事了……”她不放心,可是这个男人决定的事,她反对也没效的,今晚迟早给他吃一次。

  “没事的,我身子没事的,别怕……再也不离开你了。”费逸南一边说,一边将她压下,然后脱开衣服上的扣子。

  他低下头,慢慢的吻了下去,叶之晴也算是配合了,更多是担心这个男人。

  终于,还是在病床前被他吃了,事后,叶之晴起来穿好衣服,“你快上床休息一下……”

  费逸南没理她,然后抱着她走进了浴室,这里高级病房里,浴室也跟着高级。

  “傻丫头,洗个澡再睡,我知道你不喜欢身上湿呼呼的……”说完,叶之晴也只好配合,这个男人有时候霸道得真的让人咬牙彻齿。

  几经折腾,两人终于都从浴室里出来了,叶之晴让他也穿好衣服,免得明天让护士进来看到笑话。

  费逸南翻身上床,然后移开一大块位置,“傻女人,快上来,今晚好好睡一觉,这几天都辛苦你在照顾你了……”

  “知道我照顾你辛苦就好了,给我快点好起来……”叶之晴忍不住说了一下,这男人知道她辛苦,刚才还要了她一次,真够过分。

  费逸南仿佛看到她心里要说什么,有些不好意思,“老婆,我看着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有你在我身下,我才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梦,你知道我今天有多么惊喜吗?”

  叶之晴看着他那激动的样子,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今天如此兴奋的样子,看样子他很喜欢小杰,不过看着小杰今天那样子,她也真很高兴,终于都让小杰有了爸爸,她心头一直压着石头也可以放下了。

  “老婆,睡觉吧,这些天你也没睡好……”叶之晴靠在他怀里,点点头,是的,这些天他昏迷的时候,她都没有怎么好好睡过,更害怕在梦里梦到他要离开自己,神经一向都很紧张。

  两人很快就安然入睡了,这一觉,他们都睡得很安稳。

  第二天醒来,虽然躺在病床上,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在他昏迷的时候,她虽然一直告诉自己,他一定会醒来,可是那一个星期,她每一天都过得很痛苦,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坚强起来。

  此刻可以看着他,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其实也让她的心情如同坐上了云霄飞车一样。

  费逸南也醒来了,给她了一个早安之吻,两人府视相笑,叶之晴也不敢懒在床上了,生怕一会护士进来看到。

  今天的检查报告就出来了,保佑费逸南平安无事。

  除了头部之外,费逸南的其它伤都只是皮外伤,但是撞到脑,叶之晴在没有得到医生的正式回复之前,仍然觉得很担心。

  费逸南摸了摸她的头,“傻瓜,别太担心,你老公的身体棒着呢……”

  叶之晴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感觉他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欠扁……

  在中午的时候,费逸南昨天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叶之晴比他自己本人还要紧张,看着她样子,费逸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傻瓜,真是他的傻丫头。

  也就只有这个傻丫头才会义无反顾等了他七年,为了他,真的吃了不少苦头。

  听着了医生的报告,知道费逸南的头部没有什么大问题,叶之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其实费逸南觉得今天就可以直接出院了,可是这个女人非要他在医院里多观察一天。

  下午的时候宋微直接回来了,回报了一些公司的事情,还有那份资料的事情。

  费逸南支开叶之晴,然后让宋微跟各大的报社尽快安排好,资料寄了过去,楚刚又怎会轻易放过那些相片,所以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伤害减到最小。

  “总裁,我知道了,那你好好休息……”宋微这阵子几乎快忙瘫看了,看着叶之晴,真怀念以前跟她一起做费逸南秘书的时候,虽然现在已经增多了二名秘书处理,可是都没有以前跟叶之晴那样的合作无间。

  加上陆可仪那件事,宋微挑秘书都不敢大意,生怕万一再对总裁动机不纯,做那种事情来,所以这次秘书加了一名男的,一名女的。

  “之晴,我先去忙了,好好照顾总裁……”宋微看着他们,爱的也真够辛苦,最让她意想不到,叶之晴竟然七年前就怀了总裁的孩子,还好,现在他们总算在一起了。

  “微微,那辛苦你了,再见……”叶之晴提着水果上来,她隐约已经想到些什么了,这个男人一向不爱吃水果,突然让她下去买水果。

  不过不管那些相片怎么样,她都已经不会再觉得那样害怕了,因为她知道,费逸南一直陪在她身边。

  叶之晴走过来,切了一个橙递给了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费逸南,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坦诚一点,你不用担心我,这些年来,我已经变得很坚强了。”如果不坚强一点,她这七年怎么过来的?

  “老婆,我就是交待了宋秘书一些事情,让她提前做好准备,我怕楚刚那边会动手,所以你也别想太多了……”费逸南内心其实很煎熬,他不舍得这个女人伤心,半滴眼泪都不想她流。

  “你别太担心我了,反正有你在,我不觉得害怕的,只要你跟小杰、妈,三个平平安安,我也满足了……”叶之晴已经不想去想太多了,这次费逸南出了车祸,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多么的离不开这个男人。

  楚刚知道费逸南醒了过来,心里大惊,费逸南不是省油的灯,他必须在他下手之前将他解决掉,不然这么多年苦心经营,就要毁于一旦。

  这些年来,从他手里经手的许多项目,他都吃了大量的回扣,还暗中成了黑帮的保护伞。如今,他容忍无法这一切都毁在费逸南的手里。

  医院里,两人站在阳台上,费逸南搂着她肩膀,一切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里波涛。

  楚刚除了因为楚静的原因之外,他手中掌握了他那么多的证据,肯定不会放过他。他松开叶之晴,然后拿出了电话,也不想隐瞒叶之晴了,所以直接在她面前拨通了电话。

  “之晴,暂时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小杰是我的儿子,我怕对他的安全不利……”费逸南不得不担心,所以刚才的电话,就是派人暗中在金碧湾保护他们的安全。

  叶之晴点点头,“你也一定要小心点……”

  “别太担心,一切有我在……”费逸南轻轻的安慰着,这件事尽早要解决。他只想跟叶之晴一起,欠她们母子的实是太多了。

  第二天,费逸南坚持出院,直接住进了金碧湾,这是他当初给叶之晴准备的避身之所,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可以住进来,世事真的难以预料。

  回到家里,费逸南让小杰暂时在外面不要说他是他爸爸,小子知道之后,郁闷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不过在家里可以有爸爸,也足够他开心的了。

  李素娟已经知道大概的事件,也原谅了费逸南,她不在意那些礼节,只要这个男人以后对她们母子好,她也没所谓了。

  费逸南出院之后,下午还是必须到公司处理一下这些天来积下来的紧急事件,公司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动作,就算楚刚再动什么手脚,费逸南也不担心了。

  只是关于叶之晴那些相片,仍然是他的心头大患,相信很快就会查到楚刚的头上,只是不知道那些相片除了他和楚静之后,还有没有在其它人的手里。

  难道真的捉了楚静威胁楚刚吗?费逸南揉了揉额头,作为一个男人,他不愿意做这种事情。毕竟七年来,楚静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他终究是不想伤害她。

  就是楚刚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今天还没有来得及回政府大楼,就已经有人进来了,看着纪委的秦队长,他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一劫这次真的避不过了吗?

  “楚书记,这是上头的搜查令,请跟我们回去吧……”看着秦队长的脸色,楚刚心里已经有数了,还好把静儿的生活已经安排好了,那些钱足够她下半辈子生活了。

  楚刚听到有人进来搜屋,吓了一跳,连忙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爸爸被人扣了起来,“爸爸,你们是谁?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吗?竟然敢捉他……”

  秦队长看了一眼楚静,资料虽然没有显示楚静有份,可是作为他的女儿,也需要带回去好好彻查。

  “一起带走……”秦队长一声令下,一个银色的手扣就落在楚静手上,她立即花容失色。

  “静儿,你别怕,爸保证你不会有事的,你记住爸爸的话,好好生活……”这些年来,他所做的事情,她一概不知道,也没有让她染指半分,只想让她像公主般的生活,只是怕这一去,恐怕以后无法再陪她身边了。

  楚刚被带走之后,费逸南随后也走了进来,楚家已经被查封。可是那些相片,他希望可以毁掉,书房里的电脑和楚静房间的手提,都设置了密码,一时之间无法打开。

  作为证据,纪委的人全部都带走了,费逸南一再交待,如果发现那些相片,立即通知他。

  其实纪委的人已经盯了楚刚很久,每次进行搜毒的时候,总是能让毒犯逃脱。可是奈于楚刚为人慎重,一直没有证据将他捉住,这次没想到竟然有人送到资料,虽然只是一些他贪污的证据,也足够让纪委的人慢慢查下去了。

  楚静被带了回去之后,情绪一度很激动,“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爸爸不会做那些事情……”她无法相信,爸爸暗地里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既使全世界的人都说他是坏人,她只是知道,全世界的人都没有一个可以像爸爸那样无条件爱她,他是世界上最爱的男人。

  费逸南看着楚刚已经被捉,这次他能出来的机会,应该是很小了。想到楚静,他叹了口气,叶之晴倒了杯茶给他,“你担心楚静吗?”她是知道的,既然费逸南不是爱她,可是那个女人究终是陪了他那么久。

  七年,也是一个不容易被抹掉的过去!

  “之晴,你生气了吗?”费逸南紧张的问,楚刚坏事做尽,以他对楚静的疼爱,是不会让她染指那些事情,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得了这个事实。

  “你担心她也是应该的,我虽然会吃醋,但是我可以理解的……”叶之晴如实回答,只是心里仍然担心那些相片。

  “对了,那些相片找到了吗?”

  费逸南摇了摇头,“楚静的手提电脑,已经打开了,里面没有你的相片,但是楚刚的电脑,密码至今都没有破解,不过你别担心,楚刚这次想出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楚静被关了四十八小时之后,都没有她犯罪的证据,也只好把她放出来。

  以前,她一直以为,费逸南不要自己,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可是现在她发现,爸爸被捉了不在她身边,她的世界才是彻底的崩溃。

  回到家门口,大门已经被贴上了封条,她站在门口,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顿时觉得自己被整个个世界抛弃了,此刻的她,如同一个流狼猫一样,身体颤抖着站在家门口,却无法进去。

  原来,从一个公主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也可以这么快的。天堂到地狱之间,也是一瞬间,就好像海啸般,瞬间可以卷走你所有的一切。

  爸爸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爸爸会做那种事情。这些年来,都是爸爸一直保护她,现在,是她保护爸爸的时候了。

  她去找了以前一些爸爸的老朋友,可是大家知道楚刚出事了,都避之则吉,生怕惹祸上身。楚静终于都体会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世态炎凉了。

  楚静走了一天,都发现没有一个可肯帮助自己,她站在这个城市的中央,看着过过往往的人流,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为她停下脚步。

  费逸南,你在那里?是不是正在叶之晴的温柔乡里?

  恨,从来没有像如此恨过。

  楚静最后找了律师,她变卖了自己身上所有价钱的东西,才足够请律师。可是律师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冷静告诉楚静,“楚小姐,你爸爸的案件我实在无能为力,检察院已经掌握了大量的证据,你爸爸恐怕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律师的话,让楚静只觉得在她的脑袋里投入了一枚原子弹,让她整个人都被炸到粉身碎骨。

  最后在楚刚的电脑里,果然找出了叶之晴那些相片,只是有没有备份,仍然不知道。在楚刚的电脑里,甚至还找到当初他派人在费逸南父母的车里做手动的资料。

  费逸南紧紧握起了拳头,原来当年那场车祸并不是单纯的意外,而谋杀!

  楚静在楚刚上庭之前,终于可以见他一面了,看着爸爸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不少,她的眼泪立即忍不住,“爸爸……”

  楚刚都活到这把年纪了,唯一不放心就是楚静,“静儿你别哭,也别怕,即使爸爸不在你身边,你记住爸爸的话,好好生活,知道吗?”

  “爸爸,如果连你都不在我身边,你要怎么办?”楚静觉得一直支撑着自己的顶梁柱,一下之间就倒了,她根本就无法反应得过来。

  楚刚自从自己开始做那些事开始,就已经料想到今天,就是担心楚静这个宝贝女儿,从小没吃过半点苦,自己真不在她身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爸爸,是谁害你的?”楚静抹掉了眼睛,狠狠的问。

  “费逸南,不过这一切都是爸爸自己种下的因,今天的果也该自己承担,静儿,答应爸爸,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现在就立即答应我……”

  “爸爸,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活下去,不会让某些人过得那么得意……”楚静咬牙彻齿的说。

  楚刚看了楚静的表情,担心她会做傻事,就算这丫头想找费逸南的报仇,她根本就不会是费逸南的对手,而且他这次被纪委盯上那么久,根本也不可能有翻案的机会了。

  “静儿,爸爸的事情你别管了,答应爸爸好好活下去就行了,你钢琴弹得好,到国外发展也可以,就别再回来了……”

  “爸……”楚静痛苦的喊了一声,探望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费逸南回到金碧湾,看着小杰和叶之晴,他的内心平静了许多,但是叶之晴还是发现了费逸南心事重重的样子。

  晚上,看着费逸南在电脑前,叶之晴刚刚从浴室里,“今晚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吧,看着你眉头一直皱着,小心变老头。”费逸南把她拉了下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之晴,原来当年我爸妈发生的那场车祸,不是意外,是楚刚派人在他们的车子里动过手脚……”一下子就两条人命,费逸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那是至亲至爱的人啊。

  叶之晴愣了一下,没想到楚刚七年前就已经这么狠了,看着费逸南那样的痛苦,她轻轻靠在他的怀里,“老公,楚刚会有法律制裁,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伤了,你还有小杰和我……”

  费逸南叹了口气,没想到楚刚害死自己的父母,而他竟然和楚静一起了七年。

  他轻轻拍着怀里小女人的肩膀,还好,自己有她,还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

  叶之晴可以理解那种痛苦,当初自己的母亲也是失去车祸之中,只是没想到,费逸南的父母竟然是被人他杀的。

  费逸南今晚的心情都很低落,两人就这样坐在电脑前抱着,彼此都没有说话。良久,费逸南才抱起她,“老婆,睡觉吧,很晚了……”

  叶之晴点点头,躺在这张大床上,叶之晴和费逸南心情都是复杂的,“没想到我竟然可以跟你睡在这里,简直像是做梦。”费逸南自嘲。

  “为什么这样说?”叶之晴问。

  “傻女人,你以为你真是抽奖能送房子这么好吗?这房子是我替你选的,然后让宋秘书想办法转送到你手上……”费逸南搂着她,然后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费逸南,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细心……”叶之晴的确挺感动的。

  “当时还不是怕你不肯接受,还好你这个女人好骗……”

  叶之晴嘟了一下嘴,“我就是好骗,不然怎么会因为你一张纸条,就等你了七年,还好你这个家伙终于都把我想起来了……”

  说起这件事,费逸南就觉得内疚,“老婆,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叶之晴转过身,然后看着他的脸,“干嘛说对不起,以后对我好点就行了……”

  “当然,不对你好,对谁好?”费逸南觉得上天对自己也不错了,至少有这个女人对自己死心塌地。

  “这些天你都累了,快点睡吧……”费逸南点头,等楚刚的案子落定了之后,他就正式向叶之晴求婚,把这些年欠她,全部都要补回来。

  楚刚的案子很快就开庭了,楚静四处托人,可是没人理她,也没有人敢理她。如果爸爸将来被判终身监禁,或许死刑,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还有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既使当初是爸爸让人去在费逸南爸妈的车子里动手,既使他真的是罪大恶极,可是那个人,是疼了她这么多年的人,给了她无私的关爱。

  楚静筋疲力竭,难道她真的不能帮爸爸吗?她倦在广场上的石基上,抱着双腿,哭了起来。

  第二天,楚刚的案子就开庭了,费逸南带着叶之晴一起来听审,席间看到了楚静,迟迟数日没见,她的样子憔悴了许多。

  楚刚被带了出来,一向英朗的他,看起来更加是苍老了许多。

  由于证据充足,楚刚最后被判终身监禁,看着爸爸被带走,楚静扑了上去,“爸爸……”

  “静儿,记住爸爸的话,好好生活……”

  楚静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叶之晴也微微心痛,可是楚刚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对他仁慈,他自己坏事做尽,就应该给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费逸南牵着叶之晴的手,从楚静身边离开,没有看她一眼。

  直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楚静才失魂落魄的离开。她好恨,如果不是叶之晴,费逸南不会离开自己,如果不是费逸南告发爸爸,她就不会一无所有,爸爸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还在接受牢狱之苦。

  她恨,她真的好恨,她抹掉脸上的泪珠,然后走出法庭。既然你们让我下了地狱,我也不会让你们笑得那么幸福。

  楚静想起了之前爸爸交给她的锁匙,是不是爸爸早已经料到今天了?她走了墓园,还是忍不住再次痛哭了起来了,直到天快黑了,眼睛都哭肿了,她才从墓碑下面,摸出了锁匙和优盘。

  她紧紧握在手里,叶之晴、费逸南,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夜慢慢沉了下来,下起了细雨,如果以前,楚静来这种地方,一定会害怕的。可是现在她一点不觉得害怕,仿佛是都已经进过地狱了,这种地方小意思。

  雨水慢慢把她的公主般的长发湿透了,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得守墓的人员以为看到了鬼,那种笑意,看起来非常的阴森和恐怖,还有她的眼神,透着一股浓浓的怨气。

  如果不是之前看着她进来,还真的以为自己看到鬼了。

  费逸南和叶之晴今晚回到老宅,想跟爸妈说一声,害他们的凶手已经被法律制裁了。

  “爸妈,害你们的凶手已经得到了报应,这位是你们的儿媳妇,我正准备把她娶过门,还有孙子,改天带给你们看。”

  叶之晴笑了一下,然后上了三柱清香,“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费逸南的。”

  回来已经七点多了,还好冰箱里让钟点工放置了一些食材,叶之晴系着围裙,然后在厨房里忙碌。

  这让费逸南想起了以前爸妈在一起的时候,妈妈在厨房里忙,爸爸就在一边看着厨房那个影子。

  他走了过去,“老婆,我帮你吧……”

  “不用了,你过去坐着等吃吧,很快的……”叶之晴知道他这些天为了这些事,还有公司,已经让他够累了。倒是自己,天天在家,都快无聊死了,所以煮饭给他吃,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叶之晴很快就弄了二菜一汤出来,“煮得比较简单,你不要介意。”

  费逸南拿起筷子,“只要是你煮的,我都喜欢……”

  吃完晚饭,看着时间还早,两人又坐到阳台上,这老宅是独立式的别墅,两人坐到阳台上。

  月亮正努力从云层里挣扎出来,这让他们想到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就好像他跟叶之晴一样,终于都可以在一起了。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29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 李素娟看着叶之晴去接小杰回来,半天也不见人影,于是心急的打电话过来。 叶之晴看着电话响,心里又乱又害怕,还是小杰接的电话,“外婆,我们在医院……” 听到小杰说在医院,李素娟急了,“小杰,怎么回 2011-12-28 17:48: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