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3章:你究竟想怎么样?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2-01-08 23:16:19    状态:已完结
而楚静此刻,正在计划着如何给他们一个新婚的惊喜,婚礼那天没有进去,那么,等他们蜜月回来,看看他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午夜梦回,偶尔却想起那个叫江辰东的男人,他来到找自己吗?楚静想,但是,她希望更希望江辰东忘记自己,因为,她是真心希望他可以幸福。

  她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嘴角邪笑,就算费逸南现在立即死在她面前,都难泄她头心之恨。她不要让他们死得那么痛快,她要他们慢慢相互折磨,而她恃目以待。

  费逸南的背叛、爸爸的死、她的清白、肚子里这个孽种,一切的一切,把她逼着了绝路。就算站在江辰东的身边,感受着他的关爱,可是,她觉得已经没有资格了,这一切都是费逸南给的。

  她要报仇,她一定要让费逸南和叶之晴生不如死。

  费逸南和叶之晴在马尔代夫过了一个星期,才回来了,这些日子,每一天都像城堡里的童话故事一样,一切都只觉得很梦幻。

  他们回到新家里,叶之晴拿出买给妈的礼物,甚至连佣人的礼物都买了。搬了到这里,费逸南便请了佣人,房子太大,不想李素娟这么辛苦。

  “之晴,玩得开心吗?”李素娟问。

  叶之晴点点头,“妈,简直是太幸福了……”听着叶之晴的话,李素娟心里放心了,总算没有嫁错了。

  这时候,玉姐走了进来,“先生、太太,外面有一位叫楚静的女人说想要见先生和太太……”

  费逸南皱起了眉头,叶之晴听到她的名字,只觉得内心有些不安,楚静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费逸南拉着叶之晴坐到沙发上,扬了扬手“让她进来吧……”

  楚静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这两个人,脸色都泛着幸福的笑意,她只觉得分外的刺眼。

  “楚静,你来找我们什么事?”费逸南不带一丝感情的问。

  楚静坐了下来,从包包里拿出一份医院证明,然后推到他们面前,“费逸南,我怀了你的孩子……”

  楚静的一句话,在费逸南和叶之晴的心里,都扔进了炸弹,一时之晴,有些措手不及。

  叶之晴还好是坐着,如果是站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力气站得稳?

  费逸南感受到叶之晴微微一怔,他皱起了眉头,拿起那张纸,“这份证明是假的也不出奇,而且,就算你真的怀孕了,怎么就一定是我的?”

  楚静看了一眼叶之晴泛白的脸,嘴角微笑,“费逸南,难道你不打算对我负责任吗?你当初抱着我上床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你可以亲自带着我去医院检查,孩子我肯定是你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楚静低下头,装着很痛苦很无奈的表情,低声的哭泣。她的确是怀孕了,就算要去验出孩子是不是他,也要几个月。几个月的时候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楚静,你究竟想怎么样?”费逸南气愤的说,当初那件事情,他该死的根本就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做的,如果是,他真的很该死,看着叶之晴那张脸,她心里一定都难受死了吧?

  “南,难道你要我一个人在外面把孩子生下来吗?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真的忍心我跟孩子流浪在街头吗?”楚静低声的诉说着,每一字每一句都透着无限的绝望,听到叶之晴心里都拧了起来。

  她可以明白一个人独自生下孩子的痛苦,但是,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守来的幸福,一下子就好像破灭了似的。她知道费逸南心里是爱着自己的,可是楚静她又该怎么办?

  “孩子拿掉……”费逸南冷冷的说。

  楚静泪雨如下,“费逸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如果你逼我拿掉孩子,我立即死在你面前……”

  费逸南痛苦的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好不容易才跟之晴在一起,他不容忍有人来破坏他们的幸福。

  叶之晴轻轻握着他的手,像是给他力量,让他知道,不管他做什么决定,她都会留在他身边。

  费逸南看了一眼叶之晴,充满了感激。

  而楚静看到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只觉得恶心,非常的恶心。

  她叹了口气,抹了抹眼泪,“费逸南,如果你坚持不认孩子,我到时候会告你强奸我……是你逼我的……”

  叶之晴一听,心里有些急了,“楚静,你不要冲动,老公,不如让她暂时住下来,一个人在外面独自生孩子,太辛苦了……”

  费逸南叹了口气,“老婆,你在说什么?”

  李素娟在一边听着已经很愤怒了,“费逸南,你居然这样对之晴,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进家门,之晴,你别傻了……”

  楚静站了起来,“好啊,既然你们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那么一尸两命就是你费逸南一手造成的……”

  “不要……”叶之晴有些慌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她当然不想楚静进来破坏她的幸福,可是,她更加不想楚静伤害费逸南。

  李素娟拉着叶之晴,“之晴,这个女人不安好心,你千万不要心软……”

  “妈……”叶之晴很无奈的喊了一声,费逸南也没有去阻拦楚静。

  楚静如同一支箭奔了出去,没一会儿,便听到外面的佣人在大声的尖叫,“啊,流血了……”

  费逸南大步冲了出去,没想到楚静竟然真的撞在柱子上,李素娟和叶之晴也跟着走了出去。

  楚静额头微微肿了起来,费逸南抱起她,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

  “老公,你送她医院吧,晕倒可大可小的。”叶之晴真的好担心,这种情况,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她一定会守着费逸南。

  楚静被费逸南送去了医院。

  李素娟看着他抱着楚静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以为之晴终于都守到幸福,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却来了一个楚静?

  叶之晴心如刀绞,当楚静说她怀了费逸南的孩子的时候,她真的好难受。

  “之晴,你不能让那个女人进门,她肯定是来跟你抢人的……”李素娟担心这个傻丫头会心软,楚静就算真的怀了费逸南的孩子,也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妈,我可是楚静会用孩子陷害费逸南啊,我不想他有事……”听到叶之晴的话,李素娟沉下了脸,“他怎么会跟楚静搞上的?真的太过分了。”

  “之前楚静用相片的事情威胁南,所以南跟在她在一起,那晚他是喝醉了……”想起那天看到他们那一幕,叶之晴的心里至今仍然是痛。

  “之晴,难道这些你都知道吗?”李素娟不敢相信。

  叶之晴点点头,她怎么能不知道,那是她自己亲眼看到的啊。

  费逸南把楚静送进了医院,医生也证明她真的怀孕了,他叹了口气,“楚静,你要什么条件,你说吧,我尽量满足你……”

  楚静笑了一下,这个男人已经不会再叫她静儿,而楚静,像是交易谈判一样,让她觉得真的很心寒。

  “南,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你把孩子带你身边,等孩子出生了,我就会离开,我会到国外生活……”楚静可怜楚楚的样子,让费逸南有些心软,但是,她真的会这样吗?真的只是想把孩子给他这么简单吗?

  看着费逸南的表情,楚静心里知道这个男心已经有些动摇了,“南,我原本在爸爸离开的时候,就准备到国外去生活,可是我没想到,我竟然会怀了你的孩子,他已经是一条生命,我怎么能忍心杀掉他?孩子留在你身边,就当是你跟叶之晴一起生的吧,难道这样也不行吗?你真的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他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情,让我好好想想……”

  楚静不为难他,“好,那你先回去,你问问之晴愿不愿意做我孩子的妈妈?”

  费逸南回到家里,已经九点多了,打开房门,叶之晴正坐那张火红色的大床上,连灯都没有开。

  他走过去,“老婆,怎么不开灯?”

  叶之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回来啦……”

  费逸南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都怪自己,如果当初不喝醉酒的话,或许今天就不会有这件事情了。他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老婆,你是不是很难受?你打我出出气吧,千万不要闷在心里。”

  叶之晴叹了口气,“老公,我是真的不舍得你,我不会把你让给楚静的,你是我的,可是楚静怎么办?一个人生孩子是真的很惨……”

  费逸南抱着她,还好丫头还愿意留在他身边,他真的好担心她一气之下离自己而去,“老婆,楚静说,她希望把孩子生下,让我们当成亲生的,她到时候会离开这里,到国外生活。”

  叶之晴愣了一下,“老公,她真的希望只是这样吗?我的心里,真的很不安心,我不想她在外面受苦,我也不想让她破坏我们之间的幸福。”

  如果她愿意,她可以把孩子当成亲生的一样看待,可是,楚静她真的只是这样吗?

  “嗯,今天在医院,她是这样说的,她说让她考虑看看,老婆,你介意再多一个孩子吗?如果你介意,我不会同意的,我也不会让楚静生下孩子的。”如果有必要,他只能让楚静现在打掉孩子了,不要怪他狠心,不想因为一个孩子,而破坏了一个家庭的幸福,小杰还有之晴肚子里的宝贝,他不能大意。

  听了费逸南的话,叶之晴紧紧抱着他,她怎么舍得让费逸南杀掉自己的孩子?“老婆,如果楚静真的只是这样,我同意将来把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老婆,对不住,委屈你了,我也真的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费逸南内疚,以为自己可以有能力让她幸福,可是现在楚静居然说怀了他的孩子,他不忍杀掉那个孩子,可是为了叶之晴,他没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

  “老公,我知道你爱我就好了,我们说好的,以后的风雨都一起度过。我不会只知道躲在你的后面,我会跟你一起面对……”即使那些相片被曝光之后,他仍然一直不离不弃,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自己,压根没有在意过,外面的人会如何看待他娶了这样一个老婆。

  他们的婚姻才刚刚开始,以后肯定很会遇上很多问题,她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开他的手。她爱他,所以楚静的孩子,她也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得到了叶之晴谅解,费逸南稍稍松了口气,这个傻丫头总是那么的贴心,让他不如何不深爱这个傻丫头?

  医院里,楚静嘴角微微上扬,按她的了解,叶之晴那种女人,肯定会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

  她其实也没打算让这个孩子出生,在她住进去费家的时候,她一定会在这段时间让他们夫妻分离,饱受一下生不如死的兹味。

  叶之晴那种女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也只有她那种女人会相信,她会把孩子生下来给她,自己离开。她楚静不是演电视剧,没这么伟大的情操,她只知道自己很痛苦,她的生活已经彻底被毁掉了,她不能让自己一个独自痛苦。

  午夜十二点,她仍然辗转难眠,没有江辰东在身边,她真的好害怕睡觉,每晚都是重复着恶梦,想起来就好像有二只老鼠在自己身上爬一样,那一夜都重复着折磨她,叫她如何能不恨?

  恨你?

  眼泪慢慢的落下来,有时候她在想,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没有疯掉,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等到报复完费逸南,她永远离开这里,不管去那里,都不想再踏进这个地方半夜,有着多么她根本无法接受的恶梦。

  第二天,费逸南和叶之晴一起到了医院,看着叶之晴,楚静拉住她的手,“之晴,我只是不想杀掉孩子,我没打算破坏你们,我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希望以后你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可以吗?”

  看着楚静的眼神,叶之晴怎么能不心软,“楚静,我一定会把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你放心……”

  费逸南心里虽然已经同意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可是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楚静她真的这么容易放下对他的恨意吗?

  当天下午,三人一起便回到了费家新别墅,楚静便住在客房里面,看着这个充满着幸福温馨的家,她心里的恨意就越发加深,她要让费逸南和叶之晴都信任自己,让他们都觉得她只是把孩子生下来,并没有别的意思。

  可是,不把他们折腾到生不如死,都不能挽回爸爸的命,还在她珍贵的清白。

  李素娟对于楚静,心里是不放心的了,既然他们让她进来生下孩子,她就只能自己好好看着之晴,也不知道楚静会不会对之晴下来,她必须要擦亮眼睛,保护之晴。

  费逸南和孩子的房间都设置在二楼,而一楼则是李素娟和楚静他们一起住。

  早天,李素娟煮了一些安胎的汤水给叶之晴,看着,叶之晴不由想起了楚静。“玉姐,去叫楚小姐出来一起吃吧。”玉姐点点头,太太心地实在太好了,如果换作她,打死也不会让这样的女人住进自己有家里。

  玉姐敲了敲楚静房间的门,“楚小姐,太太让你一起出去喝安胎汤……”

  太太?楚静嘴角上扬,安胎汤?难道叶之晴也怀孕了吗?

  她立即从床上起来,跟着走了出去,“楚静,快过来喝吧,我妈专门煲的,对孕妇很好的。”

  楚静笑了笑,“谢谢你,之晴,你也怀孕了吗?”

  叶之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的,已经三个月了,肚子还不明显……”

  “原来这里啊,那我们有空可以一起去学学孕妇的知识了,我什么都不懂……”楚静一边喝着汤,一边已经在盘算着,叶之晴的居然怀孕了?如果让她的宝宝流掉,她会有多痛苦吗?

  “我已经生过小杰了,你不用担心,大家会照顾你的……”楚静这个时候,原来七年前,叶之晴已经怀了费逸南的孩子,那么,就是说叶之晴比自己还要早认识费逸南吗?

  “之晴,谢谢你,谢谢你肯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楚静一副很感激的样子,但是李素娟却觉得她不单纯。

  叶之晴没有多想,听着楚静的话,觉得她是真心的,她在这个世上,已经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也怪可怜的。如果换作自己,也舍不得把孩子打掉,她是真的希望楚静也可以幸福,这样她跟费逸南才不会感到不安。

  叶之晴心眼小,楚静很快便跟她混熟了,两人经常在花园里晒太阳。叶之晴心情不错,“楚静,你有没想过给宝宝起个什么名字?”叶之晴心里已经开始在想孩子的名字,当然她最希望这一胎可以是个女儿,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构成一个好字。

  看着叶之晴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还有费逸南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她心里就越难受。叶之晴,你可知道,原来这样的幸福该属于我的,是你,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抢走了。

  知道她如此宝贝这个孩子,楚静心里让这个孩子死掉的想法就越强烈,不管她内心有多么的痛苦,她的脸上却也泛着淡淡的笑意,“孩子的名字,我还没想好。”她压根就不会让这个小孽种出生的。

  他的到来,不过是时刻提醒他,她曾经被两个国从强奸过,这场恶梦,每一夜仍然徘徊在她梦时在,每次从恶梦中挣扎过来,都觉得痛不欲生。

  叶之晴跟她聊了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关于孩子的,还有小杰以前的一些事情。楚静听着,小杰到现在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敌意,不得不说,这个小孩子眉目间的确很有费逸南的神韵。

  如果让两个孩子都死掉,然后让叶之晴最后生不如死的离开费逸南,那时候的费逸南会不会崩溃?

  叶之晴看着楚静失神的样子,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她忍不住问,“你在想什么?如果有什么需要买的,吩咐玉姐替你买就好了。”

  “谢谢你,之晴,你照顾得这么周到,我什么都不缺……”楚静看着摆放在一边的钢琴,她笑了一下,“之晴,你想不想学钢琴?”

  叶之晴蹙了一上眉头,那架钢琴是为了买给将来的宝宝,她当时就郁闷了,连生都还没生出来,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女儿,而且,宝宝就算是女儿,也得等几年才能学啊。

  “算了,我笨手笨脚的,不学了……”叶之晴自己那两只手,打键盘写写小说还可以,让她去记地那些琴谱,还是算了吧。

  “那我弹给你听好吗?让你放松一下。”楚静淡淡的说。

  叶之晴点点头,“真的吗?好啊,那你去试试……”

  楚静坐了下来,费逸南,如果你对叶之晴的好,我这七年来,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你真的够狠心。

  她的手指放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美妙的音乐声便好像从钢琴里跳出来一样。

  费逸南刚走进大门口,便听到琴声,叶之晴那个傻女人正坐在那里听到出声,他不禁走了过去,一看,原来是楚静在弹琴。

  看着楚静现在这个样子,费逸南渐渐没有那么担心了,楚静在的这些日子里,他时常无法安宁,就害怕她会伤害叶之晴。

  “老婆……”他轻轻喊了一声。

  叶之晴转过身,看了他一眼,握着他的手,“老公,是不是很好听?希望我们女儿以后长大后,也可以弹得这么棒……”

  楚静弹完,转过身来,没想到费逸南,特别是看着他们在她面前那样亲密的样子,她心里更加是像被针刺了进去一样,非常的难受。

  “南,你回来啦……”她淡淡的说,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嗯……”费逸南只是稍稍回应了一下,“老婆,回去吧,这里风大,还是进屋子里去。”

  叶之晴笑了一下,“你别那么紧张了,晒一晒太阳,对身体也有好处的啊……楚静,你不弹了吗?如果你喜欢的话,太闷的话,可以经常弹一弹……”

  叶之晴被费逸南扶着进屋子里,她倒还是坐在外面,端起放在一边的果汁,轻轻的抿了一口。他们真幸福,看着他们在一起,楚静才知道原来费逸南可以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可以把人照顾得如此的无微不致。

  这七年来,他从来没有如此细心对过自己,她想想就觉得好笑,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至少曾经有爱的存过,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

  费逸南,世上的男子从来没有人像你可以,把我伤得这么彻底,把我狠狠的送进地狱里,你教我如何不恨你?

  费逸南平时都会去公司,叶之闲着无聊,想起了水灵,她今天出门,过去看看水灵,那丫头做了记者,经常都在外面,好不容易回来了。

  叶之晴刚到水灵楼下,没想到却意外看到易非凡,看着他好像在跟别人谈论事情,他认真起来的样子,更加吸引人。

  易非凡也发现了叶之晴,他跟身边的人交谈了一下,便向她走来,“之晴,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来看水灵的啊,你怎么也会在这里?”叶之晴问。

  “我今天是过来这里看看店面的,有空吗?我请你吃顿饭,自从你嫁费逸南,看到你的时间是越来越小了,宝宝还乖不?”易非凡觉得很不公平,费逸南那个小子实在太幸运了。

  叶之晴笑了一下,她现在都穿着比较宽松的衣服,肚子微微有些明显了,“还好啦,那我们叫上水灵一起出去吃饭吧……”

  易非凡点点头,他也没有什么意见的,叶之晴拨通了水灵的电话,那丫头不到五分钟就下来了。

  易非凡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水灵,你是不是去了非洲难民营,还是去了山西煤矿,怎么黑成这样子?”

  水灵原本心里就郁闷了,被易非凡这样一说,不爽到了极点,“你……你积点口德,姐我这副子,也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不像你这种大少爷……”

  “好啦,看看去那家餐厅吃饭吧,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下次你出去跟新闻,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回来?”水灵点头,这倒也是,她平时跟一些比较远的新,一去都要去好些日子。

  三人一起进了一家粤菜餐厅,点的都是比较清淡,适合叶之晴吃的。

  水灵想着,以前之晴还怀着小杰的时候,她笑了笑,“之晴,你现在都二胎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叶之晴看了她一眼,“是啊,你还不快点找个男人,别一天到晚只顾着往外面跑,这样那里有机会认识更多男人?”

  “那是,像她这种男人婆,再不注意一点,有谁敢要?”易非凡顺势而上。

  听着他那话,水灵只差一口水没喷出来,“易非凡……你什么都不缺,你这人就是特别缺德缺心眼,老娘我嫁不出去也跟你没一毛钱的关系……”

  叶之晴瞪了一眼易非凡,夹一块客家酿豆付给她,“别生气哈,快吃,今天易非凡请客,我们多点一点……”

  “好吧,看在之晴的份上,今天不跟你计较了,服务员,再过来上菜……”水灵还真没客气,不贵的她全部都不点。

  看着他们两个女人,易非凡笑了笑,“好啦,要是嫁不出去,本少爷给你介绍一个总行了吧?”

  “切,你介绍的能有什么好货色,本姑娘我不稀罕……”水灵觉得自由的生活还没过够,找一个人来管着自己,像她这种喜欢四处跑的人,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水灵,这下子我都不帮你了,都快26岁的人了,还不谈对象,怎么行?”叶之晴都替她心急了。

  “之晴,你怎么也跟这个家伙一样的,讨厌,不说这个话题了,你最近过得怎么样?费逸南没有欺负你吧?要是欺负了,第一时间告诉我……”水灵关心的问,自从她结婚之后,她便很快到外地去了,一直没有再见过面。

  叶之晴蹙了一下眉头,如果没有楚静在的话,她想她每天都会非常幸福,现在也不是说不幸福,只是觉得心里始终有点不踏实。

  易非凡已经满意到她的表情,虽然只是很轻微,“之晴,出什么事了?说吧,我知道你肯定有事……”

  叶之晴想了想,这事情跟他们说一下也好,有时候她自己也觉得郁闷着,“楚静怀了费逸南的孩子……”

  叶之晴才说了这一句,易非凡和水灵的眉头立即比她皱得还要利害,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什么?……”

  易非凡紧握着茶杯,费逸南居然敢做出这种对不起叶之晴的事情,他真该死,自从她结婚之后,他就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她,可是现在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到现在才发现。

  楚静可不是什么好鸟,“之晴,那费逸南怎么处理了?”

  叶之晴把大概的事情经过简单的说了一下,听完,水灵立即就反对了,“之晴,你就是笨蛋,你怎么就同意让那女人登门入室了,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

  “这次水灵丫头就没说错了,之晴,楚静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不要信她,她真的相信她生下孩子就离开吗?”易非凡第一个不相信了,就只有叶之晴这种笨蛋,才那么好骗,费逸南实在太过分了。

  当初是怎么答应他的,说好让叶之晴一辈子幸福,现在让楚静插个脚进来,这个傻女人还能幸福一辈子吗?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子,我更加担心楚静会做出其它伤害费逸南的事情来,而且,我觉得她这次是真心的,一个人在外面独自生下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这种兹味我知道的。”叶之晴心里其实也不好过的,但是除了这样做,好像已经没有办法了?

  近

  水灵叹了口气,“叶之晴,就只有你这种笨蛋才会相信楚静,你想想,那些相片除了她,还会有谁公布出来,我看她肯定是为了报复你们,孩子是不是费逸南的,都很难说……”

  叶之晴想了想“水灵,生活又不是小说,楚静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万一她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我跟费逸南的内心都不得安宁……”

  易非凡知道叶之晴心软,楚静狠起来,叶之晴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但这个女人死心眼,他看他还是必须要亲自去找费逸南谈一谈,他简直就是浑蛋。

  “叶之晴,你给我小心点楚静那个女人,知道吗?别太信她了……”易非凡知道她是不会将楚静赶出去,所以只能提醒她自己小心点。

  叶之晴点点头“放心,家里有这么多人在,都会好好照顾我的,你们也别那么紧张,快点吧,菜都凉了……”这个话匙的确有些伤感。

  费逸南回到家里,发现叶之晴并不在家,“妈,之晴呢?”

  李素娟从厨房里出来,“之晴说闷,去了找水灵丫头……”

  费逸南拿出了电话,“老婆,现在在那里?我去接你?”

  叶之晴他们已经吃完了,听到费逸南那么紧张,她觉得好笑,“老公,你别担心,我跟水灵和易非凡一起吃饭……”

  “你跟易非凡一起?地址在那里?我马上接你……”对于易非凡,他知道她至今都对自己没有死心,虽然知道之晴不喜欢他,可是情敌,他不能不紧张啊。

  听了地址,费逸南立即走了出去,“妈,我现在去接之晴回来……”

  房间里,楚静看着费逸南离开,想了想易非凡?心里已经有了一计,不过她不急,眼前做的就是让他们信任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要让费逸南和叶之晴感受到孩子的欢乐,然后再慢慢把孩子弄掉。他们情比金坚是吧,那她就慢慢让他们的感情裂开,看看他们的感情究竟是不是固若金汤?

  楚静想起了自己还有点东西留在那边的房子里,她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街上竟然再次遇了江辰东。江辰东看到她,十分的惊喜,他的样子好像瘦了许多。

  “静儿,你跟那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很辛苦?”江辰东如获至宝一样抱着她,楚静愣在地上,江辰东,你为什么还要再次出现?不说了不要来找我的吗?你这个超级笨蛋。

  楚静深呼了口气,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贪恋的温暖,自己早已经失去站在他身边的资格了。

  她推开江辰东,笑了一下,“江辰东,你怎么来了?”

  江辰东愣了一下,“静儿,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找你,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过得好吗?晚上还有做恶梦?”

  楚静很平静的说,“江辰东,谢谢你那些日子对我照顾,我过很得很好,以后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静儿,你真的不让我在你身边吗?”江辰东痛苦的说。

  楚静不敢看他的眼睛,看着他如此的美好,就会想着自己有多么的不堪,“是的,我心里已经决定了,我曾经很努力过,试着去爱你,可是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根本一点都不爱你。”

  根本一点都不爱?江辰东的脸色惨白了一下,他双手紧紧握住楚静的双肩,“静儿,我不信,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楚静拉开他的手,“江辰东,我希望你接受这个事实,我是真的不爱你,你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我爸爸很早以前就已经给我计划好未来的生活,我会离开这里,到国外重新生活,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好吗?”

  江辰东着她如此绝对的脸,深呼了口气,“静儿,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只要你觉得快乐,那么我不会来打扰你了,如果你有需要,请你给我电话,我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

  楚静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江辰东,我祝你幸福……”

  江辰东苦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跟她礼貌的握了一下,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可以不用松开她的手。

  “江辰东,我走了,你也快点回去吧,再见……”楚静笑着跟他说再见。

  转身离开的那瞬间,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哭了,她的心早已经麻木了,没想到眼泪竟然还是从脸上落下,江辰东,你一定要幸福……

  江辰东转过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大喊,“静儿,只要你转身,便会发现我一直站在你身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请第一时间记得找我……”

  楚静笑了,这一刻,她是真心的笑了,她不敢回过头来,生怕自己一回头,便不舍得再离开。她已经找上了不归的路,她不想扯着美好的江辰东,“江辰东,你别担心,我会幸福的,再见……”

  她回到自己的房子,看着爸爸给她准备的所有东西,她心里只觉得好痛,“爸爸,我好想你……”

  她把东西收好,然后一个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思索着怎么让费逸南生不如死。

  看着时间差不多,她才坐车回去了费家,看着他们一家人幸福甜蜜,她就像多余的人一样,心里的恨意就被重新勾出来。

  费逸南没有怎么理她,倒是叶之晴,主动跟她打招呼,“楚静,你吃饭了吗?快过来,玉姐,多拿双碗筷……”

  楚静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小杰瞪了她一眼,“爸爸妈妈我吃饱了……”小杰讨厌楚静,这个女人是来跟妈妈抢爸爸,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将来要跟他和妈妈肚子的小宝贝抢爸爸的,所以他小杰从心里就讨厌楚静。

  看着小杰嘟起小嘴离开,叶之晴放下筷子,其实她都不饿,只是陪着费逸南吃饭,“我去看看小杰……”小杰一向很听话,可是在楚静这件事情上,不管叶之晴怎么说,他就是讨厌楚静。

  叶之晴打开门,走了过去,“小杰,你不开心吗?”

  小杰转过身,“妈妈,我讨厌那个女人,你跟爸爸说,让她搬出我们家好不好?爸爸一定听你的……”

  叶之晴摸了摸小杰的头,“儿子,楚啊姨肚子里怀着的也是爸爸的宝贝,将来也是你的弟弟妹妹,你忍心赶走你的弟弟妹妹吗?”

  小杰别过头,“妈妈,我不要那个,我只要你肚子里的妹妹,妹妹肯定也不喜欢那个楚啊姨的……”叶之晴苦笑,傻儿子,妈妈也不喜欢楚静啊,可是,妈妈也没有办法,不能把人逼上绝路啊。

  但是孩子终究都是无辜的,就算她不喜欢,也会视如已出,因为是费逸南的。

  费逸南吃了两口,也很快跟着上了房间,整个桌子里,摆着丰富的菜,就剩下楚静一个人了。她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慢条思理一口一口的吃。

  这才刚刚开始呢……

  李素娟是懒得看了,看着楚静就觉得碍眼,也就只是之晴那个傻丫头,才会相信她的话,在她眼里,这个女人就是来抢来争的。

  费逸南打开房间,看着他们母子抱在一起,他走了过去,“小杰,是不是不开心?生爸爸的气了吗?”

  “是的,爸爸,你说过会让我跟妈妈很幸福的,可是现在那个楚阿姨要来抢你,我跟妈妈怎么会开心?我讨厌那个女人……”他在班里,有些同学都这样说,住着住着,就会抢走自己的爸爸的,好不容易有了爸爸,他不会让别人轻易抢走。

  “小杰,爸爸对不起你们……”费逸南内心也挣扎了很久,那个孩子虽然之晴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仍然好像在他们之间,划了一道看不清的痕在,他有时候也很害怕,会不会因为这些一道痕,而把他们的幸福隔开?

  叶之晴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个男人的心情又怎么样会好呢?他心里一定是很内疚和自责,还要顾着她的情绪,“老公,我没事的,儿子,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听到没?”

  小杰鳖了一下嘴,他也不想让妈妈和爸爸伤心,“爸爸,你要保证以后最爱的是我和妈妈,还有妹妹……”

  “儿子,爸爸心里都只有你跟妈妈还有妹妹,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没人可以抢走爸爸,爸爸会永远都在你们身边守护着你……”费逸南郑重的说,这也是他想的生活,有叶之晴和小杰的生活,才是他最幸福的生活。

  听着费逸南这样说,小杰的嘴终于都嘟得没有那么高了,“好了,老婆,我们回房吧……”

  费逸南拉着叶之晴,走到楼顶,夜风习习,夹带着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什么都不想去想。

  费逸南搂着她,握着她的手,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仿佛不用说,大家心里都能明白彼此心里的话。

  好不容易才守来的幸福,她不能因为一个孩子,就选择放弃,她要相信身边的这个男人,无条件信任他。

  费逸南很庆幸,叶之晴一直不离不弃在自己的身边,对于楚静肚子里的孩子,他是感到很无奈,可是现在也无法证明,那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老婆,谢谢你……”费逸南轻轻在她耳边低说。

  叶之晴笑了一下,“老公,我们不仅要共富贵,我们还要一起共患难,楚静到时候生下孩子,她有她的新生活,我们也会幸福的。”

  叶之晴是这样守望着未来的,她不知道她的危险正慢慢的逼近,将她的人生再次狠狠的分裂。

  回到房间,她今天回去,除了拿东西,就是买了一些可以有让人滑胎的药,但是后来想想,如果给叶之晴下药的话,太过明显了,不利于后面的计划的。

  所以楚静放弃了下药,她仔细观察过这房子,叶之晴每天必经的路,楼梯。当然她不能做得那么明显,她让叶之晴自己失足,这样就没有人怀疑到她的头上。

  叶之晴,让你打掉孩子,才是我计划里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你慢慢享受。

  她摸了摸自己肚子里那个微微凸起的小野种,没有一丝作为母亲的喜悦,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马上就杀掉这个野种。

  第二天,费逸南离开之后,楚静拿着一本琴谱上来找叶之晴,李素娟也跟着上来了,毕竟楚静跟之晴单独在一起,她是无法放心的。

  后来看着叶之晴跟她聊得挺欢快的,想着厨房里补品,李素娟就先行出去了。

  不过听着楚静的话,叶之晴觉得自己跟费逸南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等到小宝贝出生之后,她给自己好好充实一下,让自己更加配得起费逸南。

  楚静看着李素娟出去之后,“之晴,那我先下去了,一会你下来听我弹钢琴吗?多听一点音乐,对宝宝也有好处的,我看书上是这样说的。”

  叶之晴点点头,“好,我一会下来找你……”

  楚静退出叶之晴的房间,然后不着痕渍在楼梯上染上润滑剂,这种润滑济她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只有一定的时候内有效果,过了时间,就会随着空气挥发。她小心翼翼涂了一些在自己的鞋底上,又不会被染上。

  涂好,她小心的下来,然后回到自己的房子里,重新换一双干净拖鞋。

  随后走到花园里,弹起了钢琴了,叶之晴在房间里,听到声音,折好衣服后,她便穿准备走到楼下。看得出来,楚静这些日子心情应该好了很多,希望那些恩恩怨怨,到了这里,可是划上一个句号。

  她慢慢出去,却踏到楼梯,发现很滑,根本就站不稳,手条件反射的想捉住扶着,可是没用,整个人从楼梯上一直滚了下来。

  玉姐正从门外回来,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她失声尖叫“太太……”

  “啊……”叶之晴痛苦的尖叫,李素娟立即从厨房出来,发现她整个都倒在地上,血渍从她大脚滴了下来。

  “之晴……之晴,你怎么样了……”李素娟脸色都吓白了。

  “妈,肚子……好痛……”叶之晴气若游丝的说。

  钢琴声嘎然而止,楚静刚好弹完一曲,嘴角漂亮的上扬,然后走了回去,看着到叶之晴,装着很紧张的样子,“之晴……你怎么啦?怎么会摔倒了?快点叫医生。”

  李素娟都吓坏了,连忙拨电话,拿着电话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玉姐紧张的扶起叶之晴,“太太,你要坚强一点,没事的……”

  “孩子,保着孩子……”说完,叶之晴便晕了过去,血越流越多,楚静心里爽极了,看看这个孩子还怎么保得住?但她还是装着很担心,“送去医院……快点,之晴,你要撑着点啊……”

  费逸南接到电话,火速的赶了回来,跟着救护车一起到医院。他拉着叶之晴的手,她的手很冰冷,血把她衣服都染红了,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子,早上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

  “老婆,老婆你千万不要有事……”费逸南都快紧张死了,看着她流了这么多的血,宝宝跟她可以撑得住吗?

  叶之晴被关进去急救,费逸南愤怒的一拳打在墙上,“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楚静做的?”

  玉姐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生气的表情,那样子真的很恐怕,她小心翼翼的说“太太从楼梯摔下来了,我亲眼看着的,不是楚小姐,她当时在钢琴房……”

  费逸南皱起了眉头,“好好的怎么会被楼梯上摔下来?”费逸南大吼,吓得玉姐差点都站不住了。

  李素娟心急的求神,“上天,你要保佑之晴不要有事才好……”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叶之晴终于都被送了出来,“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我们尽力了,只能保着大人,孩子保不住了,不好意思……”医生的话,就好像一支针插进费逸南的心脏里,万幸丫头没事,看着她苍白没血色的脸,心如刀割。

  叶之晴随后送进了病房,费逸南问,“妈,你看到之晴当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楚静推她下楼的?”

  李素娟摇了摇头,“我听到之晴的惨叫声,立即从厨房里出来了,之后楚静才从大门进来,该死的,我可怜的之晴怎么就会摔下来的?”李素娟都心痛死了,孩子没了,她醒来,一定都难过死了。

  “妈,你先回去吧,之晴需要好好休息,我会在这里陪着她……”费逸南脸色很黑,看着他跟之晴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就好像被人割了一块肉似的。

  “嗯,我回去炖点补身子来,孩子没了,以后还会再有,身子要保养好。”李素娟和玉姐含泪离开。

  李素娟不放心的再问,“小玉,当时你真的当到没有人推之晴的吗?”

  玉姐点点头,“老夫人,我亲眼看着的,太太当时身边真的没有任何人,太太正准备下楼梯,整个人就摔下来了……”

  李素娟叹了口气,“之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没想到却半路杀个楚静,我真很讨厌那个女人……”

  玉姐深有同感,“太太就是太善良了,当初根本就不应该同意让楚小姐进来。”

  费逸南在旁边坐了下来,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老婆,你一定要坚强一点,你千万不要有事……”

  叶之晴过了大半个钟头之后,终于都醒了,发现四周都白色,侧头一看,是费逸南坐在自己身边,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叶之晴心里一紧,“老公,孩子……孩子怎么样了?”

  费逸南按住她,“老婆,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其它的别想太多……”

  听了他的话,叶之晴愣住了,她嘴巴里想说话,迟迟没有说出来,良久,她问,“费逸南,告诉我孩子怎么了?我的孩子究竟怎么样了?是不是……没了?”

  “老婆,孩子以后我们还会再有的,你千万不要难过……只要你没事就好。”

  听了费逸南的话,叶之晴的眼泪立即如泉涌,“孩子我的孩子,怎么会没的?不可能,你骗人,肯定是医生检错了……孩子还在的,你骗人,我不信你……”

  叶之晴缩进被子里,捂着耳朵,她不要听,她的孩子还在,费逸南骗她的。

  费逸南看着她的样子,都心痛死了,怎么就让他的丫头吃了那么多的苦?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可以把她身上所有的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他扯开被子,“老婆,宝宝没了,我们以后再要就好,我们还有小杰,你要听话,把身体养好。”

  叶之晴推开费逸南,“你不要说了,我的宝宝还在,你不要这里胡说,我不会信你的……”叶之晴一边哭一边把他死死推开,她不想听他说。

  费逸南进紧紧抱住她,“老婆,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宝宝可能跟我们无缘,以后你想要几多少个,我们再生……”

  “不会的,宝宝,我的宝宝……费逸南,我只是想要宝宝。”叶之晴在他的怀里失声痛哭,都快四个月了,宝宝怎么说走就走呢?宝宝,你回来好不好?妈妈真的不舍得你,宝宝……

  “老婆,别哭,哭坏了身子我更加心痛……”费逸南一边说,自己的眼泪都忍不住落了下来。宝宝没有了,他的心情同样悲痛,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叶之晴的依靠,更加需要他的支持和安慰。

  “宝宝……我的宝宝……”叶之晴哭了很久,都没有停下来,好像只要她哭,宝宝知道了,就会重新回来,她不舍得妈妈的。宝宝……

  最后,叶之晴哭到直接晕了过去,看着费逸南心如刀绞。

  楚静一直在客厅等着叶之晴好消息,看到李素娟和玉姐回来了,她连忙站了起来,“之晴她情况怎么样了?孩子有没事?”

  李素娟没好气瞪了她一眼,然后走进了厨房,话都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一句。

  楚静拉住了玉姐,“玉姐,求你告诉我,之晴怎么样了?我真的很担心她……”

  玉姐看了她一眼,好像真的很担心的样子,“太太流产了,她一定都伤心死了,唉……”玉姐无奈的叹了口气。

  楚静心里爽极了,就差没有开香槟庆祝了,但是脸上还是装着一副很难过的样子,“怎么会这样子?之晴怎么会摔倒的?玉姐,我想去医院看看之晴,你告诉我在那一间……”

  是的,她的确是想去医院了,想亲眼看着叶之晴和费逸南痛苦的样子。

  玉姐摇了摇头,“太太现在需要休息,你去也没有用,有先生陪着太太就行了。”

  得我更深的?

  楚静也只好作罢,费逸南和叶之晴给她的痛苦,她要他们加倍的偿还。她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回到房间,玉姐看了一眼,揉了揉眼睛,刚才肯定是自己眼花了,楚小姐怎么看起来竟然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她回到房间,摸着肚子,心里只觉得很痛快,她可以想象得出来,费逸南和叶之晴如珠如宝的宝贝在他们面前流掉,脸上会是多以的痛苦?

  爸爸,你看到了吧?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这才刚刚的开始。

  医院里,叶之晴睡着也是做恶梦,梦里一个白呼呼的小孩子正浑身是血向她招手,“宝宝……啊……宝宝……”叶之晴的叫声让费逸南很快就醒了过来。

  看着她额头全是密密细细的汗珠,嘴唇苍白,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老婆……老婆你醒一下……”

  叶之晴终于从恶梦里挣扎过来,看到费逸南,她推开着他的手,“老公,我刚才梦到宝宝了,她浑身是血喊我救命,老公,救救宝宝……我的宝宝啊……”

  费逸南将她搂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老婆,坚强点,还有我和小杰在,别难过了……”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错惹冷酷恶少 第33章:你究竟想怎么样? 而楚静此刻,正在计划着如何给他们一个新婚的惊喜,婚礼那天没有进去,那么,等他们蜜月回来,看看他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午夜梦回,偶尔却想起那个叫江辰东的男人,他来到找自己吗?楚静想,但是,她希望更希 2012-01-08 23:16:1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