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7章:叶之晴有什么好的?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2-01-15 19:42:32    状态:已完结
“宋秘书,让姚语来一趟我办公室,还有,以后招助理,全部换成男的。”宋微愣了一下,一会找之晴八卦一下才行。

  姚语昨晚心里暗喜了很久,楚静告诉她昨晚叶之晴一夜未归,现在费逸南叫她进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敲了敲门,姚语走了进去,意外发现叶之晴也在,只见费逸南的脸上花花绿绿,似乎被人暴打了一场,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之晴走了过去,闻了一下,“果然是这个味道……”

  费逸南看着叶之晴,就是这个一个姚语,害他们夫妻不和整整一个星期,昨晚叶之晴差点就出事了。他看着姚语,不悦的说,“姚语,你去财务部领了这几天的工资,以后不许再踏进公司半步……”

  姚语一听,急了,她好不容易才可以近身在费逸南的公司,“总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叶之晴还真有些心软了,不过想着她对自家老公心怀不轨,她必须要狠心一点,这种女人她可不敢大意了。

  “姚语,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子,但是你的聪明用错地方,你害我老婆怀疑了我一个星期,我怎么可能还容忍你在我的公司,走吧……”费逸南想着她如此算计自己,如果是男的,估计已经动手打人了。

  姚语看了看叶之晴,“叶之晴这个淫妇她那里配得起来,做了那么多可耻的事情,费大哥,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叶之晴一听,心里又想那件痛苦的事情,脸上忍不住惨白,她一直觉得对不起费逸南,现在这样被人光明正大挑出来说,她的心还是觉得好痛,虽然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在她心里,却一直还是有个阴影。

  “闭嘴……给我滚……”费逸南走了过去,扶住了叶之晴。

  姚语被费逸南这样一吼,心里又害怕又委屈,她说的是事实啊,叶之晴的确是配不上他。

  “叶之晴有什么好的?长得又没我漂亮,难道是她床上功夫很了得?她……”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响起,“我本不想打女人的,你再敢说我老婆一个字,我保证让你在海城消失……”

  姚语没想到费逸南居然会动手打她,看着他如同愤怒的狮子一样,仿佛随时会吃了她,最后哭着离开了。

  叶之晴站在原地没有动,费逸南握住她的手,有些冰凉,真后悔今天不该让她来公司,应该先让姚语滚蛋。

  “老婆,你没事吧?别介意别人说什么,我只爱你一个……”费逸南抱着她,叶之晴靠他怀里,好温,又忍不住抱紧了一点,“老公,再抱紧一点……”

  费逸南用力把她抱住,几乎想将她揉进自己的体内,宋微看着姚语哭着离开,感到奇怪,走进来一看,看到费逸南和叶之晴抱在一起,她顺手替他们关上门。

  难道姚语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不然之晴怎么会突然来公司,而费逸南居然下了命令,以后不许再招女秘书。

  好一会儿,叶之晴觉得自己不冷了,“老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她不是那样脆弱的人,当初,她未婚先子,已经招了不少人的口水。现在,不过是姚语的几句话,最多就是难过一阵子,身边不是还有费逸南在吗?其实,她现在已经很幸福。

  “老婆,真乖,以后不招女秘书了,饿了没?一块下去吃饭?”费逸南本来很担心,姚语真该死,居然还提起裸照那件事情来刺激她。

  “好,我要吃大餐……”叶之晴不想让他担心,努力的笑着,不管那么多了,最重要是他在自己身边。

  宋微看着叶之晴和费逸南出来,他们脸色还算正常,想找之晴私下聊一聊,但是碍于总裁的面前,她那里敢放肆?而且,她还想问为什么总裁被人打到变猪头的事情?这种事,当然不能在费逸南面前问了。

  费逸南直接拉着叶之晴的手出来,一副旁若无人的表情,叶之晴心想,其实公司的女员工,都对她恨之入骨吧?居然让她把费逸南从公有化变成私有化。

  费逸南带着叶之晴到附近的餐厅,昨晚担心了一夜,也没有好好吃东西,费逸南最后还是坚持点了一桌子的菜。

  他们似乎也很久没有一起在外面吃饭了,把叶之晴喂得饱饱的,费逸南才放心送她回家。

  李素娟看着费逸南回来,可是脸上都伤了,忍不住问,“啊南,昨晚出什么事了?”

  费逸南蹙眉,总不能告诉她是易非凡打的,那多丢脸的事情啊,“妈,没事,就是碰伤了一下,老婆,我回去上班了,你下午好好休息……”

  “嗯,老公,那你忙吧……”叶之晴亲切跟费逸南说再见。

  一边的楚静已经收到了姚语的信息,没想到这次居然还让他们变得更亲密了,真该死。

  看着了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画面,她紧紧握起了拳头,指甲插进肉里也不觉得痛。

  想着,费逸南当初为了叶之晴,居然跟自己分手,现在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姚语就跟叶之晴分开,看样子,她要改变策略了。

  费逸南走了之后,江辰东正好到这边办事,经过费宅,忍不住进来看看楚静。叶之晴是认得他的,知道他是费逸南的朋友,连忙招呼他进来,“江先生,喝杯茶,真不巧,啊南刚才出去了。”

  江辰东接过茶,“没事,嫂子,叫我辰东就行了,我就是来坐坐,最近还好吗?”

  叶之晴想了想,除了之前那件事情,她还是过得挺好的,不过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她也没兴趣跟别人说,“我挺好的啊,辰东,你还没有女朋友吗?”

  江辰东苦笑了一下,忍不住看了看楚静,“还没有呢,对了,楚小姐身体有没不舒服?宝宝还好吧?”

  楚静正在思考该如何对付费逸南和叶之晴,没想到江辰东会突然问她,“啊?”

  叶之晴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辰东问,你的身体还好吧?怀宝宝很辛苦,楚静你要多注意休息……”

  “我跟宝宝都挺好的,谢谢你们关心了……”楚静客气的说着,其实不想江辰东来的,她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这个宝宝其实并不是费逸南的。

  江辰东看着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忍不住有些担心,“楚小姐,你最近休息不好吗?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有了宝宝,要多注意身体……”

  楚静怔了一下,这个该死的江辰东,这么关心她做什么?她就是不想让肚子里宝宝快点死掉,但是在没有让叶之晴和费逸南受到双倍的痛苦之前,她不会杀掉这个孩子。

  “知道了,谢谢江医生……”她看着他,有些不悦,江辰东也注意到了。

  难道她真的非要在这里生下宝宝吗?费逸南会照顾她吗?如果可以,他真的好希望把她带走,她在这里,他每天都只能给她担心,可是又不能常常来看她。

  “楚静,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那里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叶之晴也有些担心,虽然她每天都在这里,有佣人照顾着,但是毕竟还是孕妇。

  楚静心里冷笑,你的关心还真刺耳,“谢谢你,之晴,你放心,我会照顾自己的。”楚静冷静的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江辰东看着楚静的表情,似乎觉得她在这里并不简单,可是,她突然留在这里想做什么?真的只是为了跟费逸南相处最后这段日子吗?

  “我有点累,先回房休息了,你们慢慢聊……”楚静也不想再坐在这里对着江辰东,他真的不该来的,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的计划,至少这样,在她死了之后,还能在他心里留下她最美好的一面。

  也担心江辰东发现她的计划之后,会阻止她,她的时候已经不多了,宝宝也撑不了那么久,她绝对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楚静似乎并不想看到自己,楚静走了之后,江辰东坐了一会,便跟着离开了。叶之晴看着江辰东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问,“辰东,你没事吧?有事说出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江辰东笑了一下,“嫂子,我没事,你有心了,有空再过来探你……”

  “好的,那路上小心点……”送走江辰东,叶之晴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她感觉江辰东似乎跟楚静是认识的?如果是认识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之晴脑袋有些纠结了,想不明白,算了,昨晚喝了那么多酒的,现在头脑还不清醒,想不出什么东西。

  “妈,我上去休息一会……”

  “嗯,你去休息吧……”李素娟带着老花镜看着自己的古董宝贝,昨晚知道费逸南跟她在一起,所以她才没担心,看着她脸色似乎也是没休息好,真是的,昨晚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费逸南的脸像是被人打过一样,难过是之晴动的手?可是看着又不像,之晴不可能有这样的力气把费逸南打成那个样子。

  算了,现在人回来了,她也懒得管了。

  叶之晴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躺在这张床更加舒服一点,不管那么多了,天塌下来,也有费逸南替她撑着。

  而楼下楚静,原本趁着这次机会,先让他们尝试一下彼此误会的味道,没想到竟然失败了。下一步,她应该怎么样着手?

  或许,应该在叶之晴身上下手,她现在在家的时间最多,费逸南和费一杰都分别去上班或上课,叶之晴更容易对付一些。

  管你?

  楚静觉得,如果让叶之晴这么痛快死去,难解她心头之大恨,她不会这么便宜她,她所受过的痛苦,她要叶之晴双倍体现。

  可是,这个完美的计划该怎么进行呢?她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大学,曾经参加过一些研究,有些药品,可以让人慢慢中毒而死,而且还无法查出原因,除非有独门的解药。

  于时楚静由于安全起见,亲自出去了,李素娟看着她准备出去,忍不住问,“你要出去?”

  “是的,我想去医院看看……”楚静编了个理由。

  “那要不要让人送你啊?”现在司机外出了,所以家里并没有人会开车。

  “不用麻烦了,我到外面坐出租车就行了……”她才不能让人发现,当然要自己亲自去,而且这件事情必须要自己亲自去做,她才能放心。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李素娟看着她,不热不冷的说。其实她是不喜欢楚静的,想着他们之间那些恩恩怨怨,有这么容易化解吗?可是之晴偏偏就是这样子,都怪费逸南,欠下这样的债,但愿她生下孩子之后,真可以说到做到。

  她不介意费逸南可以给她一笔钱,但是不能在生下孩子之后,还插足他们的婚姻。

  楚静离开了费家,拨通了一个同学以前的电话,但是那些药的价格不菲,所以楚静几乎用了楚刚当初留下来的财产的三分之一。她没有关系,反正这些钱不用,将来也没有用得着的地方。

  最后,楚静到了研究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瓶小小的液体,就这么贵,楚静不放心,最后用一些小动物来试验,果然,液体如果过量的话,动物马上就死了。

  “这些药品不能过量,每一滴的话,大概不出三个月,那个人就死了……”

  “有解药吗?”研制得出毒药,当然也会备上解药,“解药的话必须连续喝一个星期才有有效。”

  楚静离开了研究所,没想到又再次撞到了江辰东,看着楚静来这里,他更加意外了,“静儿,你来这里做什么?不舒服吗?”

  楚静知道,跟她交易的人这点职业道德还是有的,所以她并不担心他会告诉别人,她是来买毒药的,除非他不想继续在这里混下去了。

  “我没事,好得很,来看一个位同学,对了,辰东,以后麻烦你不要再来费家了,再见……”话气冷淡得跟陌生人似的。

  江辰东一手捉住她,然后走到旁边的花基上,“静儿,你老实告诉我,你住在费家究竟想做什么?”

  楚静怔了一下,随即冷静下来,“江辰东,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以为你是我的谁?”

  看着她眼里的冰冷,江辰东的心仿佛被狠狠刺了一刀,“静儿,我只想帮你,我不会伤害你的……”

  楚静甩开他的手,冷笑了一下,“江辰东,如果你还想跟我做朋友的话,就不要过问我的事情,否则从今天开始,我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江辰东叹了口气,“静儿,为什么要这样?费逸南他不爱你,你留在费家不是更痛苦吗?这又是为了什么?”

  当初有多爱这个男人,如今就有多恨这个男人,他把爸爸送进监狱的时候,他们之间注定了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当她被人强奸,甚至还怀上了孩子,恨彻底升级了,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挡她复仇的心。

  楚静推开江辰东,“江辰东,我再说一次,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江辰东低吼了一声,然后用力握住她的肩膀,“我不管你谁管你?静儿,离开费家,回来我身边好不好?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说完,江辰东将她拥入怀里,她不用骗他,他知道她过得并不快乐,假如在费家她无法快乐,那么就没必要再留在费家了。

  楚静闭上眼睛,最后一次感受了这个男人的温暖,正因为他如此的美好,所以她更加无法面对他,跟他在一起,是她楚静沾污了他,是她楚静配不上他。

  “江辰东,如果你再不放开我,我就立即死在你面前,我说到做到……”楚静冷冷的声音响耳边,让江辰东宛如当头泼了一盘冷水似的,僵在地上,最后无可奈何放开她。

  楚静看着她,硬下心肠,“江辰东,如果你再来费家找我,我一定让你看到我的尸体,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一点点都没有,麻烦你以后别来缠我……”说完,楚静决绝的离开。

  肚子里隐约有些痛,她不敢停下来,更加不敢让江辰东发现。直到她坐上了出租车,她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气。

  江辰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好心酸,静儿,难道你连一个照顾你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他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离开。

  司机看着楚静脸色苍白,忍不住问,“小姐,需要送你去医院吗?”

  楚静点点头,“去吧。”为了保险起见,尽管她恨死这个孩子,但是在事情没有完成之前,她不能让这个孩子有事。

  来到医院,医生替楚静做了详尽的检查,发现她有流产的迹象。

  “医生,孩子没事吧?”楚静担心的问。

  “小姐,孩子有流产的迹象,以后你必须尽量长期卧床,而且,你不想生下这个孩子吗?这跟你的心情也有很大的关系……”

  楚静沉默了一下,难道宝宝在肚子里,也感觉得到她有多么恨他吗?宝宝,对不起,我真的无法接受你,如果有来生,在我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的时候,再让出生吧。

  “小姐,如果你想保着孩子,注意休息之外,保持心情愉快。”

  楚静点头,“知道了,谢谢医生……”

  楚静离开医院,不禁皱起了眉头,长期卧床?心情愉快?这些她怎么能做得到?她叹了口气,摸了摸肚子,有时候,她感受到宝宝有乱踢,但是她内心早已经千疮百孔,无办法感受到宝宝带来的喜悦。

  回到费家,叶之晴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看到楚静回来,她从厨房探出头,“楚静,宝宝没事吧?我今晚弄了点补汤……”

  楚静笑了一下,“没事,我先去休息一下……”

  她在想,如果叶之晴当初不把费逸南抢走,或许,她们还可以成为朋友,可是她们之间存在着费逸南,那么便注定了她们只是能是敌人,有我,就没她,有她就没我。

  回到房间,楚静躺在床上,摸着越渐高隆的肚子,再从包包里翻出那瓶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只要每天都让叶之晴接触到一部分,那么不用多久,她就会慢慢衰老死去。

  最重要,根本就是无办法查得出来她是中毒而死,而且,这件事情必须要快点进行,不然肚子里孩子保不住的时候,她就没有机会再留在费家的了。

  晚上,费逸南还是赶回来吃饭了,自从姚语离开之后,他身上也没有其它香水味,叶之晴也放心了,不过,自己的老公,她还是信得过的,只是别有用心的女人太多了,也不能怪她会吃醋。

  吃晚饭的时候,叶之晴看着楚静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楚静,多喝点汤,很适合孕妇喝的,你没事吧?”

  费逸南也看了看她,心里对于楚静,还是有些内疚,那次喝醉了,他压根就不知道跟她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知道,他绝对不会喝醉的。他夹一块鸡给她,“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说出来……”

  “放心吧,我没事的……”楚静努力的笑了笑,心想,你们的关心还真假,其实你们心里恨不得我早点死吧?

  吃完饭,费逸南和叶之晴回到房间里,叶之晴想了想,“老公,你要不要带楚静去看一下,我看她脸色好像不太好……”

  “她都说没事了,而且她不是在家里吗?有这么多人看着,你就别担心了。”听着费逸南这样说,叶之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知道他只是爱自己一个,她是高兴的,但是想着到楚静,她又无法不担心。

  其实,她有时候都想过,楚静真的只是留在这里这么简单吗?但是她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也没有做出其它的事情来,渐渐她就放心了。

  费逸南走到梳妆台前,揉了揉她的额头,“老婆,头还痛吗?”

  叶之晴笑了一下,然后握着他的手,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关心可以说无微不至,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老公,你也忙了一天,快去洗澡吧,洗了没这么累……”

  费逸南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然后顺手抱起了她,“喂,你做什么?”

  “老婆,是你说的呢,洗澡嘛……”他一脸无懒的说着,大步走进了浴室。

  “人家是说你是去洗澡,又没说我去……”叶之晴有时候觉得费逸南才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无懒得让人无语。

  “可是我想跟你一块洗,这样节省点事情,我们一会还有其它事情要办……”想着他的话,脸忍不住一红,“大色狼……”

  “哈哈,老婆,你想去那里了?我那里色了?一会人家是准备跟你看星星……”叶之晴忍不住往他身上掐一下,太过分了。

  说

  一轮甜蜜过后,叶之晴软趴在他身上,费逸南伸手抱着她,“老婆,睡觉吧……”叶之晴没吱声,没一会儿便安然睡着了。

  日子慢慢的从指尖流过,叶之晴每天过得很快乐,做点心的技术也越来好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格当师傅了吧?不过费逸南似乎并不喜欢她到外面工作,这一点,她真的很郁闷。

  只是,最近老是觉得胸口有些闷,很容易就觉得累了,是不是最近天气的原因?

  楚静每天暗中在叶之晴的私人用品里动手脚,费逸南不是很在乎叶之晴的吗?那么看着她慢慢衰老而死,会不会很痛苦?对,她要的就是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这种毒无色无味,容颜渐渐变得苍老,最后心脏衰竭而死掉,听说,最后那几天,整个人完全疯掉,失去理智。她真的好期待那天快点到来。

  她无法等待三个月,所以她轻轻每天加重一点剂量,那么不出一个月,她应该就会慢慢的死掉了。

  这天,叶之晴正在研究着西式点心,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整个人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样,软在厨房里,吓到李素娟立即送她去医院。

  费逸南闻言,放下了会议赶来到医院,叶之晴被送进去抢救。“妈,之晴怎么了?怎么会晕到的?”

  “我也不知道啊,一直都好好的,突然就晕倒在厨房里了……”李素娟也六神无主。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出来了,费逸南焦急的问,“医生,我老婆怎么了?”

  “病人有心脏衰竭的迹象,也可能跟遗传基因有关系。”医生的话让费逸南和李素娟都怔了一下,心脏衰竭?好端端的,叶之晴怎么会这样子的?

  “医生,你一定要让我老婆好起来,花多少钱都没关系……”费逸南紧张的说。

  “你也别太担心,我们一定会让你太太好起来的……”医生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那我太太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该死的,费逸南都快急疯了。

  “那要看衰竭的速度,用药物来控制,具体的还要做过详细的检查我们才可以下定论……”

  叶之晴被送进来,看着她苍白的脸,一向她身体都好好的,怎么突然会这样子?

  半响过后,叶之晴醒了过来,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一脸担心的费逸南,“老公,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费逸南握住她的手,“傻瓜,你晕倒了都不知道吗?医生是说你太累了,以后要在家里好好静养……”

  叶之晴坐了起来,笑了笑,“老公,不好意思,其实你别太担心了,我肯定没事的,壮得跟牛一样……”

  费逸南抱着她,这个傻丫头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才好,不然这日子让他怎么过?叶之晴觉得费逸南的表情有些怪,“老公,是不是我得什么绝症了?”

  “胡说,你好好的,什么病都没,老婆,你千万不能有事,一定给我好好活着,知道吗?”费逸南不安的将她抱得更紧。

  “老公,我一定好好陪在你身边……”叶之晴也不舍得离开他啊,他们才结婚没有多久,幸福的日子还过够,怎么舍得呢?

  只是,胸口隐约感到一丝的压抑,好像有东西阻止她呼吸一样,她不由得担心,“老公,医生说我真的没事吗?”

  费逸南坐在床边,然后看着她,“老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别怕,医生说你太累了,贫血……”

  叶之晴笑了笑,然后钻进他的怀里,“嗯,有老公在,我不怕……”

  在医院里,楚静没有机会给叶之晴下药,经过了一个星期的调理,叶之晴的身体各项情况都得到了好转,费逸南才慢慢的放心,以后,他一定会更加注意照顾叶之晴。

  楚静正愁没机会去医院,没想到叶之晴已经可以出院了,看来剂量要加重了,她的肚子也支撑不了那么久,这个孩子,她甚至已经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虽然自己一直不喜欢这个孩子,但是,看着他死去,心里仍然有一丝的痛。

  看着费逸南那副心急如焚的表情,楚静心里感觉到一丝快意。

  叶之晴回来了,脸色看起来比较苍白,没想到只是几天,她就好像老了几岁一样,这药虽然很贵,但是总算有点价值了。

  而费逸南几乎寸步不离开的守着叶之晴,楚静也没有机会动手腿,她想了想倒是可以从药方面下手,于时,趁着李素娟不注意的时候,楚静加重了剂量,原本打算慢慢欣赏的,但是她的肚子估计已经撑不了那么,所以,决定速战速决。

  她决定了,她不杀死费逸南,就杀死叶之晴和费一杰,这样,留着费逸南在世上,估计他会生不如死,这样才能合她的意。

  李素娟把炖好的中药端了上来,费逸南小心翼翼亲手喂她喝,叶之晴觉得,费逸南似乎太小心翼翼,她已经感觉好多了,“老公,我自己来就行了,其实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当夜,叶之晴半夜胸闷,忍不住下床走进了浴室,结果,一咳满口的是血。她连忙用水冲掉,不能让费逸南发现。

  叶之晴动作还是让费逸南惊醒,他走进了浴室,担心的问,“老婆,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叶之晴摇头,笑了笑,“老公,你这个色狼,趁着人家方便的时候偷看人家。”她笑说着,转移了费逸南的注意力。

  费逸南走过去,“你是我的,我才没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大色狼,抱我出去……我要你抱……”叶之晴伸过双手,然后搂着费逸南的脖子,她觉得好累,好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

  费逸南看着她精神还好,没想有细包,然后抱起了她,回到床上。

  叶之晴躺在床上,忍不住靠紧费逸南,“老公,抱着我睡好吗?”

  “好,老婆,如果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费逸南伸出手臂,将她抱紧。

  在费逸南的怀里,叶之晴渐渐安静下来,有他在,她不怕。可是,她更担心如果自己万一走了,留他在这个世界上,他怎么办?

  刚才那一幕,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而费逸南却故意的瞒着她,生怕她担心是不是?但是自己的身体,她能感觉得出来,如果不是那么严重的病,她又怎么会吐血。

  第二天早上,她发现自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的一样,看着自己的样子,她吓了一跳,皮肤皱皱的。

  “老公,我是不是好丑?”叶之晴不安的问。

  费逸南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脸,她为什么衰老得这么快?既使她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爱她,但是对于她的身体状况,他无法不担心。

  “老婆,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漂亮一下。”费逸南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的身体情况是好转了才转回家里的静养的,但是为什么反而回来了更差了?

  接连三天,楚静都暗中叶之晴下药,所以叶之晴的脸色更差了,反正那药连医院里都检不出来,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

  这天,叶之晴觉得好累,想出去晒一晒太阳,费逸南就抱着她走到自家的花园里。

  她靠在他怀里,“老公,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你了,你会怎么样?”

  “叶之晴,我不许你胡说,你答应过我,一辈子陪在我身边的。”费逸南大吼,这种情况,他不敢想象。

  “老公,那总一天我们肯定有一个先离开的嘛……”叶之晴也不想的,要是命运有时候压根由得不自己作主,就好像生老病死一样,这些,并不是可以自己左右的。

  “老婆,我不会让你先比我离开的,别说这些,答应我,一定要陪着我,看着我们的儿子长大成人,然后再看着孙子长大……”

  叶之晴笑了笑,小杰才六岁呢,已经计划这么长远,她也很希望自己可以等到那一天。

  楚静站在后面,看着他们相依相偎,心里冷笑,看看你们还能幸福多久,叶之晴,很快你就会死掉了,她手中的药已经下了一半,只有再给她一些日子,叶之晴肯定会死得更快。

  就算现在不给她下药,估计她也就只能再撑一两个月,就算她现在肚子里的宝宝没有了,她也不会再那么害怕了。

  但是叶之晴显现没有能支撑那么久,再次吐血,让费逸南几乎吓坏了,立即将她送进了医院。

  医生的检查结果让他大吃了一惊,叶之晴原本好转的情况,在回家之后急促下降。费逸南想了想,这些天,自己几乎都是陪在叶之晴身边,她的情况自己一直注意着,怎么会更加严重了?

  难道是楚静?费逸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调出了家里摄像头,仔细看了最近几天的情况,可是并没有发现楚静有什么异常的动作。费逸南不知道,楚静早发现家里装了摄像头,通常她给叶之晴下药的时候,沾一点在指甲里,任何人都不会发现。

  叶之晴转到危重病房,易非凡闻言也赶到了医院,水灵也过来了。叶之晴这个傻女人之前还告诉她,学会了做新点心,好让她出差回来做她吃,可是,怎么会一下子病得这么严重的?

  易非凡看了一眼费逸南,“费逸南,你就是这样子照顾叶之晴的吗?”

  费逸南没有说话,只能隔着玻璃看着叶之晴,他比谁都要更自责,比谁都要更加难受。

  叶之晴经过在三天的观察,终于从危重病房转到了普通的病房,对于她症状,一时之间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江辰东在医院里遇到了费逸南,再看看叶之晴的情况,之前她的身体一向都没事,怎么会突然心脏衰竭得这么严重?看了医院里的检查报告,他觉得更加奇怪了。

  难道是静儿暗中动了手腿,想着她之前反应的行为,江辰东心里一怔,又不敢直接跟费逸南说,生怕费逸南会伤害她,但是如果真是她做的,他不能让她一错再错了。

  叶之晴的情况很不乐观,衰竭的速度闻所未闻。

  江辰东来到费家,这时候楚静正在钢琴前弹着欢快的曲子,嘴角微微上扬,就好像在庆祝些什么似的。

  “静儿……”

  楚静停下了动作,没想到江辰东竟然还来到这里,不是让他以后都不要来找她的吗?“你来这里做什么?”楚静不悦的问。

  江辰东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其它人都在医院里紧张照顾着叶之晴,“静儿,你告诉我,叶之晴突然病得这么严重,是不是你做的?”

  他是医生,知道一个人无可能突然会病得这么严重,虽然叶之晴的检查报告并没有任何其它中毒的迹象,但是江辰东隐约有些预感,这件事情跟楚静有关系。

  楚静冷冷看了他一眼,“江辰东,你在胡说什么?如果没事,请你离开,我不想看到你。”

  江辰东捉住了正想离开的楚静,握住她的双肩,“静儿,你看着我,告诉我叶之晴的事情真的跟你没关系?”

  楚静看了他一眼,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时刻照映着她的肮脏,“江辰东,我什么都没有干,你别在这里自作聪明好不?”

  楚静用力扯开他的手,没走两步,肚子突然痛了起来。江辰东看着她痛苦的弯下身,额头上都是细细的汗珠,在她倒下之前扶住了她,“静儿,你没事吧?”

  楚静脸色苍白,“辰东,肚子痛……”

  江辰东抱起了她,“静儿别怕,我立即带你去医院,没事的,别怕……”

  楚静靠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他着急的表情,心想,如果此刻就这样死在江辰东的怀里,其实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不过,在没看到叶之晴死之前,她不让自己就这样死了,她要亲眼看着费逸南生不如死,她才能放心。

  楚静被送到医院里,经检查,她由于长期心情压抑,宝宝的情况不稳定,随时有流产的可能,必须卧床休息。

  江辰东听了,看着床上苍白的她,这个傻丫头在费家里怎么会开心?果然连宝宝的情况都很不妙,早知道当初就应该不顾一切留着她,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可是,如果她在费家不快乐,她为什么还留在那里?难道是为了报复?江辰东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那么如果楚静留在费家是为了报复,叶之晴现在病得这么重,肯定跟她有关系。

  静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怎么做才救你,救叶之晴?

  楚静很快便醒来了,江辰东看她想起来,把她轻轻的扶了起来,“静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那里不舒服?”

  楚静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笑了笑,“我还以为流掉了呢,原来还在……”

  不知道为什么,江辰东看着楚静的那抹笑意,突然感觉到不安,似乎她从来都不在意这个宝宝,可是,如果她不想要这个宝宝,当初她又为什么执意留下来呢?

  他知道,这个宝宝对她来说,只是想起当初的那场恶梦,可是这终究是一条生命,“静儿,告诉我好不好?你为什么要住在费家,你在那里过得一点都快乐,所以宝宝才会这么不稳定,以后这几个月,你必须都卧床,不然宝宝会很危险的。”

  楚静浅浅笑了一下,江辰东,我怎么能告诉你呢?在我死之前,至少留一点美好给你吧,我才不想让你看到这么丑的楚静呢。

  “辰东,什么都别问,好吗?我想睡一会……”江辰东叹了口气,“静儿,不要伤害叶之晴好不好?”

  楚静躺了一下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知道江辰东不会去告诉费逸南,但是,一切回不了头,自从她被人轮奸那瞬间开始,就注定了今天的一切,如果不是为了报复,或许她已经活不到今天了。

  正因为这个孩子,她也才撑到今天,但是过不了多久,一切都会在结束了吧?

  她并不怕死,甚至觉得死是一种解脱,所以不怕死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

  江辰东替她盖好被子,“好吧,你休息一下,我会守着你的……”

  但是叶之晴怎么办?虽然她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可是情况非常不妙,衰竭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为什么会这样?

  江辰东突然想起了那天在研究所遇到了楚静,那天她真的只是为了去看同学吗?她挺着个大肚子,应该不是去看同学这么简单。

  江辰东突然吓了一跳,传闻研究所里有些人为了谋杀,通过研制一些莫明奇妙的毒药,难道那天她真是去了买毒药?

  叶之晴的衰老得很快,看起来已经快像四十岁的人,难道静儿是要叶之晴以最丑的样子,死在费逸南的面前吗?看到这里,他只觉得整颗心都冰冷了。

  不行,他不能让静儿一错再错了,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他一定要想办法救回叶之晴,更加不能让叶之晴死去。

  江辰东吩咐了护士,好好照顾楚静,自己则去了研究所一趟,想知道楚静那天来研究所究竟是做什么?但是研究所里的人也很多,江辰东一无所获。最后通过熟人,找到了当天的监视录象,但是也只能看到楚静进了那个科室,并不能知道她究竟见了谁?

  范围缩小了,江辰东几乎问骗了所有人,终于有人知道那天楚静来找的人,的确是她以前的同学,只是问了一些关于宝宝的事情。

  那人当然不可能告诉江辰东,楚静用高价买了他新发明的药了,这样做不是等于把自己送进监狱吗?研究这种药本身就是违法。

  江辰东知道楚静并没有来买药,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她做的,那就好了。不然,如果叶之晴真出了什么事,楚静也会有麻烦,他会不让楚静有事的。

  回到医院,已经旁晚了,楚静仍然躺在床上静养着,问了护士,她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不由得替她到楼下买了些容易消化的的食物。身体本来就弱,如今怀了宝宝更加需要注意。

  即使在费家生活过得不错,但是她的心情肯定不好的了,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一起幸福的生活?

  江辰东进餐厅里买了点炖汤,还有一些营养比较丰富的粥上来。回到医院,楚静已经醒了,看到他,先是愣了一下,“辰东,你怎么还在这里?没有下班吗?”

  江辰东坐了下来,然后扶他起来,“静儿,医生说你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这样怎么行呢?”

  “辰东,我会照顾自己的,你回去吧……”实在不想欠这个男人的情了,这辈子她都没有机会还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来,先喝点汤,这个汤很适合孕妇喝的……”楚静笑了笑,然后接过手,辰东,如果你知道我正准备杀死这个孩子,你会怎么样?

  但是,她还是乖乖的喝下了,她并不想让江辰东担心。

  “对了,之晴的情况你知道吗?我想去看看她……”她的确是想看,叶之晴现在样子应该都快跟个中午妇女差不多了吧?这么精彩的画面,她实在是不想错过,还有费逸南那张伤心欲绝的脸,更加不能错过。

  自从她知道有解药那一刻开始,那解药早已经被她送进马桶里了,所以,叶之晴死,只是时间问题。

  江辰东叹了口气,“之晴的情况很差,不止心脏衰竭,其它器官也开始有衰竭的迹象,静儿,你真的没动过手脚吗?”

  楚静侧了侧身子,别过脸,“江辰东,你怀疑我?那你去跟费逸南说啊……”

  “静儿,我只是不希望你做错事,将来而后悔,即使他们做过伤害过你,但是他们是相爱的,如果费逸南不爱你,娶了你不是对你才是更加大伤害吗?”

  楚静轻叹了一声,“江辰东,如果你要说这些,麻烦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好,我不说了,先喝点汤,再吃点粥,好吗?”江辰东知道她情绪不能激动,所以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即使没有查到跟她有关,但是,他真的不忍她做了将来自己会后悔的事情。这些,都是为了她啊。

  楚静象征性吃了一些,但是在江辰东强势要求下,最后她还是吃了大半。躺在床上,听着刚才江辰东说,叶之晴其它器官也开始衰竭,明天,她一定要亲自去看看自己的成果。

  天

  医院里另一处病房,费逸南查阅了很多资料,都没有像之晴这种情况。已经在联系美国的专家过来会诊,他一定不会让叶之晴出事的,绝对不会。

  叶之晴昏睡了很久,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恶梦一样,“老老公……”她轻轻了喊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声音吵哑的得好像个老人一样,怎么会这样?

  费逸南听到她的声音,连忙握住她的手,“老婆,怎么样?痛不痛?”

  “老公,我是不是快死了?”叶之晴轻喘着气问,感觉好像连说话都困难,每说一句似乎都有针在刺着她喉咙一样。

  “老婆,不许你再说这个字,没事的,有老公在,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你别怕……”费逸南听到那个字,心都碎了,万一叶之晴有什么意外,叫他怎么活下去?

  她努力的笑了笑,不想让他那么担心,“老公,有点冷,我想你抱着,好不好?”她贪恋他身上的味道,他身上的温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她的感觉很差,仿佛自己好像随时会离开一样。

  “好……”费逸南翻身上床,然后抱着瘦弱的她。

  叶之晴的手另一端还输着血,费逸南只能靠着她另一边,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老公,儿子呢?明天带他来好不好,我想看看我们的儿子……”

  “好……老婆,累不累?累就睡一下,你别害怕,老公在你身边,不会有事的。”其实他比叶之晴更加害怕,更加担心她会出事。

  “老公,我爱你,下辈子你还要做你老婆……”虽然说话很辛苦,但是她知道如果现在不说,她不知道以后还有机会说了。

  “好,生生世世你都是我费逸南的妻子……”

  第二天,李素娟带着小杰过来了,小杰看着叶之晴,忍不住一下子哭了起来,他的妈妈怎么一下子老了这么多?费逸南拉过小杰,“儿子,怎么哭了呢?要坚强,别让妈妈担心你……”

  小杰抹了把眼泪,“妈妈,对不起,小杰不哭,我一定很乖的,你要快点好起来。”

  叶之晴笑了一下,“乖,小杰一直都是妈妈的乖宝贝。”

  小杰和李素娟整个上午都呆在医院里,直到吃了中午饭,叶之晴才让小杰回去上学。

  江辰东在楚静的要求下,坚持要下来看望叶之晴,“辰东,我有几句说话想单独跟之晴说,你不要跟着进来好吗?”

  费逸南看着苏茉进来,有些不悦,虽然知道她也进了医院,但是他也没去看她。

  “你来做什么?”

  楚静笑了一下,“我是来看看之晴的……”

  “看完了,你可以走了……”费逸南心情烦燥得很,他怀疑过楚静,但是苦于没有找到证据,如果他发现了害叶之晴这样躺在这里的人是她,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叶之晴看着楚静挺着个肚子进来看自己,“老公,你别这样,她也是好意。”

  楚静看着费逸南,再看看叶之晴,心里满意了,叶之晴这副鬼样子,不知道她看了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也难为费逸南居然还看得下去。

  这时候,一名护士进来了,“费先生,美国方面的专家的消息了,院长请你过去一下。”

  费逸南有些激动,“老婆,我过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楚静,你也出去吧,我老婆不用你看。”

  “老公,没事,她大个着肚子也不容易,你快去快回。”

  费逸南吻了一下她的额角,“乖,我马上就回来,有事就按铃……”

  费逸南把铃放到伸手可及的地方,生怕她有点什么意外。

  费逸南走了,楚静坐了下来,仔细的看着叶之晴的脸,笑了笑,“叶之晴,你还没看到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吧?要不要让你看看?”

  叶之晴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皱了很多,皮肤也不滑了,难道自己老了很多吗?

  看着叶之晴的样子,楚静就知道费逸南肯定不敢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了。她心情大爽,“之晴啊,可能费逸南还没告诉你,其实你快死了,还是衰老而死的,我听说你这种病到了最后几天,将会谁也不认识,像只疯狗一样,然后疯狂而死。”

  听了楚静的话,叶之晴整个人像是冰住了一样,“不会的,你骗我,我不信你,啊南说我不会有事的……”

  “那是他骗你的,不信,我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楚静一边翻镜子,一边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找个地方悄悄死掉,免得让别人看到自己临死那一刻的惨状。”

  楚静翻到镜子,然后递给她,叶之晴迟疑了一下,最后手非常的颤抖接过楚静的镜子,当她看到自己的样子,几乎连她都认不出来,“这个不是我的来的,不是我……”

  楚静看着她此刻的样子,脸上露出了非常的漂亮的笑意,“叶之晴,我终于都到今天了,你终于都有报应了,这是你抢走费逸南的报应,看,连上天都来收拾你了。”

  “不是,不是我,这个不是我……”叶之晴扔掉了手中的镜子,已经没有去注意楚静的话。

  费逸南回到病房,便看到一地破碎的镜子,他握住楚静的手,“你给了她什么?”

  “之晴想照一照镜子,所以我才给了她镜子……”楚静一脸无辜,江辰东听到里面的争吵声,立即冲了进来。

  “啊南,你放开她,她还是一个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很不稳定,你别伤害她……”听了江辰东的话,费逸南一脸怒气放下楚静。

  “立即带她滚……”

  楚静笑了笑,然后让江辰东扶着自己离开,他越是痛苦,她就越是高兴。

  费逸南看着钻在被子里颤抖的女人,轻轻扯开她的被子,却被她拉得很紧,“老婆,怎么了?该死的,不该离开你的,以后绝对不会让楚静再进来这里半步。”

  叶之晴看到镜子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没想到自己已经是满头发白色,难怪费逸南一直不让她看了,她都已经老到这副样子,跟一个六十岁的啊婆没什么区别。

  “老婆,乖,把被子扯开,这样不好透气……”

  “费逸南,我不想见你,我这副样子,不想让你看到……”叶之晴死死扯着被子,她无办法面对费逸南了。

  “老婆,如果你再不放手,那么我,我只能毁了自己的容颜,这样你就不害怕看到我了……”说完,费逸南伸手去旁边拿起水果刀。

  “老婆,我说到做到,如果你不让我看,我就毁了,跟你配在一起……”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37章:叶之晴有什么好的? “宋秘书,让姚语来一趟我办公室,还有,以后招助理,全部换成男的。”宋微愣了一下,一会找之晴八卦一下才行。 姚语昨晚心里暗喜了很久,楚静告诉她昨晚叶之晴一夜未归,现在费逸南叫她进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2012-01-15 19:42:3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