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8章:我讨厌他

作者:艾菱儿    更新时间:2012-01-15 19:43:16    状态:已完结
“不要,老公,不要……快放开……”叶之晴听了他的话,立即钻头出来,看着他拿着刀子,她真的很害怕。

  费逸南放下刀子,然后抱着她,“傻瓜,都说了,有老公在,不会让你有事,美国的专家后天就过来了,一定可以将你治的,别怕,什么都不用担心。”

  “可是,费逸南,我现在好丑……”叶之晴靠在他怀里,非常的不安。

  “丑什么?你老公觉得不丑就好了,叶之晴在我心里,就算过了一百岁,她还是最漂亮的。”费逸南轻轻吻住她的唇。

  “老婆,你要好好的,答应我,要一辈子陪着我,知道吗?”

  “老公,我尽力,我也不舍得你,不舍得儿子……”

  “不许尽力,是一定要答应。”

  “好……”

  得到了叶之晴的答应,费逸南像是松了口气,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他费逸南最爱的女人,只是,她千万不能离开自己,没有她在,他的世界就好像失去空气一样。

  叶之晴尽量不去想自己刚才看到的样子,费逸南也努力逗她开心,给她说一些搞笑的笑话。其实这是不是让她体验一下老的时候是什么兹味?大概他们到老了,就算她躺在床上,费逸南仍然会像此刻这样,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吧?

  她笑了笑,如果这是自己最后的时光,那么她该好好跟费逸南相处,不让他担心。费逸南也说一些他计划的事情,以后要带叶之晴去环游世界,看着小杰结婚生子,许多的事情,叶之晴都印在脑海里。

  你皱眉的样子

  江辰东一直在医院里守着楚静,叶之晴病得这么利害,估计费逸南也不会来看她,她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他无办法放下她不顾。

  楚静从叶之晴的病房回来后,心情一直大好,想到叶之晴那副生不如死的表情,费逸南伤心欲绝,她就开心,觉得很兴奋。就算现在要她死,估计没有遗憾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是时候处理他了。

  只能跟他说对不起,这个宝宝她是绝对不会要的,他是她耻辱的象征,如果生下来,她也会亲手杀死他,绝对不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看了看一边的江辰东,他的情,她只有下辈子再还了,今生这样的她,已经无法配得上高洁的他。

  江辰东削了只苹果,然后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静儿,吃点苹果……”

  楚静接过手,“辰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江辰东的手微微怔了一下,“静儿,如果你不想要,为什么到现在才说?现在只能做引产手术,这样对你的伤害很大的,你知道吗?”

  楚静嘟了一下嘴,“我以前没想到,现在不想要了,不行吗?反正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也是任由我处置的。”

  “静儿,宝宝都五个多月了,生下来好不好?”江辰东是医生,看着已经五个多月的宝宝,他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杀死他。

  “不好,我讨厌他……”

  江辰东叹了口气,“静儿,你认真考虑一下,再决定吧,你要知道,这是一条生命……”

  楚静看着江辰东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无奈,她想,或许不用医院动手,反正她也不想活了,到时候带着宝宝一起去死,这样他也不会难过了。

  “好吧,辰东,我再想想……”楚静早已经不想活了,她觉得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很努力了。

  “乖……”江辰东痛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辰东,今晚抱着我睡好不好?”楚静还是很怀念他的怀抱,临死前再享受一下吧。

  江辰东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轻轻翻身上床,然后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静儿,离开费家,回来我身边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楚静没有说话,嘴角轻轻上扬,江辰东,下辈子吧,下辈子再做你妻子,到时候你一定要早点来找到我。

  江辰东没有听到楚静的回应,低下头看了一眼,她这么快就睡着了吗。手轻轻摸过她的脸,然后温柔在她眉头吻了一下,“静儿,不要再悲伤了,我会让你快乐起来的,我爱你……”

  说完,江辰东轻轻把灯关掉,楚静的眼角缓缓流出了泪水……

  叶之晴的情况仍然非常不乐观,即使楚静没有机会再给她下药,她身体的情况也越来越支撑不住了,她想起楚静说的话,到临死之前,她真的会疯狂吗?如果这样,她宁可不要让费逸南看到。

  美国的专家过来会诊了,叶之晴接受了一系列的详细的检查,她不想死,她不想离开费逸南,离开儿子。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会诊,美国的专家发现叶之晴的体内有一种莫明的基因正在变异,变异的速度让他们也甚为震惊。

  应该是叶之晴误用了一些特殊的药物,使到她体内的基异产生了变异,所以才会全身衰竭得这么快。

  费逸南听了,觉得有些不可思异,叶之晴的生活习惯一向都不错,怎么会有特殊的药物,真的是楚静吗?他连夜带着医生回到费家检查了一遍,可是都没有发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楚静早已经把一切都毁灭了,怎么可能留着给费逸南来搜?

  由于找不到具体是什么原因使叶之晴衰老得这么快,专家只能从她身体内,抽一部分出来研究,如果能研究出来可以克制着基因变异的药物,这样叶之晴就不用死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药物什么时候可以研发好?担心叶之晴根本就撑不到那一天。

  得到这种结论,几乎让费逸南都快疯掉了。

  躺在病床上的叶之晴觉得如果这样等死实在太无意义了,她想起来,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胸口好像有东西要冲出来一样,非常的难受。

  她双手紧紧的握住,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好像找点东西来发泄,她扯掉自己手中的输液管,然后把能扔的东西全部都扔掉了。

  还是觉得好难受,听到声音的费逸南立即冲进来,连忙抱着她,“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叶之晴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来的力气,竟然推开了费逸南,医生闻讯而来,直到一支镇静剂输进叶之晴的体内,她终于都安静下来了。

  费逸南抱着她,“医生,我老婆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你们不把她治好,我要你们全部替她陪葬……”

  费逸南的话让医生都捏了把汗,叶之晴又被折腾了一翻,就连美国的专家对她的情况也束手无策,现在正在查基因变异的原因,找不到根本,就没法对症下药。

  叶之晴换了新病房,镇静剂的作用也慢慢过去了,她睁开眼睛,看着费逸南一脸担心,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老公,人家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

  他努力的笑了笑,然后握住她像枯枝一样的手,放在脸上,“那老婆你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我就不皱眉了……”

  “老公,你要答应我,不管我在不在,都不许皱眉,我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好难看……”

  “老婆,只有你在身边看着我,我就不会皱眉了。”

  听了费逸南的话,叶之晴不由得担心起来,万一她真的离开了,那他怎么办?他会不会照顾好自己?

  “老公,要坚强啊,万一我不在了,你千万千万不要难过……”

  “叶之晴,你再说一句试试看,狠心的丫头……”费逸南不许她再说了,他才不要听,叶之晴绝对不会有事,绝对不会离开他的。

  “老公,抱抱我……”叶之晴费力的伸出手,如果最后真的要疯掉,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在费逸南面前疯掉死去的,这样对他来说,肯定非常的痛苦。

  老公,其实我知道的,我快要死了,可是我放下你跟儿子和妈,不过我相信,就算我不在了,你肯定也会替我照顾好他们的。只是你,我怕你会一直都不快乐,我真的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呢。

  医生断言如果一个月之内再研制不出有效压制叶之晴身上的毒素,那么,也许不用一个月,最后她更会疯狂死去。

  叶之晴在检查的时候已经悄悄的听到了,没想到自己的幸福这么短暂,她不由得想起,以前有一首很红的歌,叫作《短暂的幸福》

  她跟费逸南之间,能重逢还能相爱,其实已经很仁慈的是不是?

  如果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随着体内的基异变异越来越无法控制,最后她就会疯掉,然后谁也不认识。如果真是这样子,她宁可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悄悄的死掉,也不想这样死在费逸南的面前。

  这些天来,她很珍惜跟小杰和费逸南,还有李素娟相处时间,这些都是她最不放心的人。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趁着自己意识还算清醒的时候,她要想办法离开医院。

  渐渐她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认不清人了,是时候离开他们了吧?她悄悄问护士拿了纸和笔,然后留下了她的遗书。

  叶之晴看着今天的天气很好,外面久违的阳光,“老公,带我到楼下晒下太阳好吗?我好像好久没有感受到阳光的味道了。”

  费逸南想了想,“好,老婆等我一会,我去给你拿轮椅……”

  叶之晴看着他,心里非常的不舍,可是费逸南,我实在不想这样死在你的面前,就让我留着最后的尊严吧,你就当我去了天国旅行。

  费逸南拿来轮椅,然后替她梳好头发,虽然头发已经全白了,但是他仍然照顾得她很仔细,她绝对不能离开自己的。

  叶之晴悄悄把写好的遗书塞放了费逸南的口袋里,然后两人一起来到楼下的花园里散步。下面同样有不少的病人在享受着这温暖的阳光,“老公,我们到木椅上坐了一下吧。”

  “好……”费逸南抱起她,然后坐到木椅上。

  其实一些女人发现了帅气的费逸南,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她就靠在费逸南的肩膀上,于时,有些人走过来说,“先生,你对你妈真好……”

  费逸南黑着脸,正准备说话,叶之晴拉住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最后的时刻,她只想好好珍惜跟他在一起的一分一秒,对于她来说,每一秒都是异常珍贵。

  “老婆,你别介意,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叶之晴笑了笑,她没有介意,其实介意的人是他吗?“老公,我知道,我不会介意的,你也别介意。”

  费逸南伸出手臂,然后搂着她,“老婆 ,你要坚强,知道吗?”

  “老公,你别担心,你记住,我不想看到你皱眉的样子呢。”有他这么爱自己,这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相信他一定会很坚强,儿子和妈她也放心,他一定会照顾他们的。

  水灵和易非凡,可能没有机会再看到他们了,其实她觉得水灵跟易非凡也挺配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希望他们都得到自己的幸福,还有楚静,如果她走了之后,她愿意留在费逸南身边,也许是一件好事,至少有人替她照顾费逸南。

  “老公,我突然想吃对面那家的甜点,你去给我买一些好不好?我喜欢甜甜的,吃起来有幸福的感觉……”

  “可是,老婆我不放心你,不如一会我带你回去,再下来给你买?”费逸南实在不放心。

  “老公,人家现在就想吃,这么近,我能出什么事?放心,你老婆没这么脆弱的……”叶之晴努力笑了笑。

  费逸南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吻了一口,“好吧,乖老婆,你就在这里等我,我以最后的速度给你买回来。”

  叶之晴站了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老公,不急,过马路要小心,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你等我啊……”费逸南三步一回头,都看着叶之晴坐在那里微笑看着他。

  当费逸南的背影消失,叶之晴撑着最后的力气,快速的离开了医院,然后上了出租车。一口艳血随即喷了出来,司机大惊,“啊婆,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进医院?”

  “不用了,快开车,没事的……”叶之晴递给司机一张大钞,然后说“麻烦你带我去断玉山。”

  当费逸南带着甜点回来的时候,发现木椅上已经没有人了,他看了看四周,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她出事了?

  “你好,刚才坐在这里的太太,她去那里?”费逸南心急的问。

  “我看着那位太太坐上出租车离开了。”

  顿时,费逸南手中的甜点散落一地,那个蠢女人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情况,所以偷偷跑掉了,准备等待死亡的时刻吗?

  不,绝对不可以!!!

  费逸南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叶之晴才离开没有多久,应该很快追得回来的。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发散所有人去找她。

  叶之晴,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的?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了?你还能更自私一点吗?你走了,让我留在这个世上怎么活?

  她会去那里?会不会到他们曾经一起过的地方?费逸南想了想,老宅,叶之晴有可能去那里怀念一下,于时费逸南发疯了一样,把他们相处过的地方一处一处的找。

  一定要快点把她找回来,不然以她的身体情况,他怕她会撑不住。刚才那个蠢女人就是故意的支开她,他实在太大意了,不该离开她的,一步都不能离开。

  整整一天,都没有叶之晴消息,原本出租车是相互通信的功能,但是刚巧叶之晴所坐的那辆通信功能坏了,所以司机并没有接到消息,把叶之晴留住。

  所以,叶之晴才有机会到了断玉山。

  司机只能把她带到山脚,叶之晴已经很感激了,司机看着叶之晴的神情有惯怪异,忍不住问,“啊婆,这里住人很小,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之晴笑了一下,“我来找一位老朋友,司机大哥麻烦你了。”

  “好吧,啊婆,你自己小心一点……”

  “好的,再见……”叶之晴知道这里有一个叫断玉崖的地方,听着那里看日出很美的,她就准备在那里了结自己的生命。

  叶之晴沿着山路一直慢慢爬上去,大概是人之将死,所以她也不怕黑,但是在她费力爬了一半的时候,体内的毒素再次发作,让叶之晴晕死过去。

  费逸南几乎疯掉了,最后来到他原来住的家,由于这里之前跟楚静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他之后便没有再在这里住过了。

  打开门,看着叶之晴之前的日子,给他煮饭吃,眼泪不觉的流了下来。

  老婆,你在那里?你快回来,不要吓我……

  费逸南大吼,失去她的害怕让他几乎把客厅的东西都砸光了,最后没东西可发泄,他进了卧室。

  不停的扔东西,最后,他拿了一台摄像机,正准备扔的时候,突然想到这里可能跟叶之晴一起生活的情景,不能扔。

  他拿着摄像机走进了书房,然后里面的东西放了出来,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按到了,里面还真的有叶之晴的影子。

  看着他们的房间里日子,他嘴角轻轻上扬,然后手伸向了显示器。居然把他们一些欢爱的画面也拍了下来。

  看着看着,费逸南的眼角情不自禁滑了下泪。

  突然画面转到了跟楚静有关,他皱起了眉头,本来不想看的,但是他想知道那晚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看着,他的皱头紧锁在一起,原本那晚,他根本就没有动过楚静,那个楚静的孩子是谁的?又凭什么说是他的?难道之晴身体突然出现这种情况跟她有关?

  费逸南的手一掌拍在桌子上,连夜来到医院,但是楚静已经出来了,被江辰东接走了。

  江辰东并不是费逸南的好友,他立即拨通了莫凌风的电话,谁知道竟然关机了?该死的……

  如果是楚静害之晴这样子的,他绝对不会放过她,只想立即找到楚静,把事情问个清楚。

  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楚静来到费家,插足他们的婚姻,肯定不单纯。

  费逸南一方向查叶之晴的下落,一边找着江辰东的位置,整整一夜过去,只觉得他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叶之晴现在情况不明,对他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

  得知江辰东住址,费逸南立即赶了过去,天刚亮了不久,阳光也跟昨天一样的灿烂,但是费逸南的心里自从叶之晴走失那一秒开始,就不曾阳光过。

  江辰东和楚静正在吃早餐,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江辰东立即走了出去。楚静跟在后面,费逸南看到楚静,迎面一掌过去,几乎摔在地上。

  江辰东扶住她,“费逸南,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打她?她还是孕妇。”

  费逸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楚静,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你来我家里,是不是来报复我?之晴的身体一向都很好,是不是你害她变成现在这样子?”

  楚静站稳身子,走了出去,然后狂笑了起来,外面的阳光很耀眼。

  她摸了摸高隆的肚子,“费逸南,终于都发现这个孩子不是你了,的确,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费逸南紧握着拳头,“楚静,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楚静笑冷了一下,“费逸南,自从你把我爸爸送进监狱,你就该猜到有今天了,七年了,我爱了你七年,你却因为一个叶之晴就跟我分手,甚至还逼死我爸爸。”

  “楚刚他是罪有应得,难道我父母的命就不是命吗?”费逸南低吼,当初他就不应该让楚静住进来,都是他害了之晴。

  “你把我的人生毁得彻底,你想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都是你,才害我被人轮奸了,你让我怎么不恨你?你告诉我啊?我怎么能不恨叶之晴?凭什么她就这么幸福,凭什么我就活得生不如死?”

  楚静又一阵冷笑,“对,叶之晴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都是我给她下了药,解药我也早已经毁了,哦,对了,还有叶之晴肚子里孩子,也是我动了手腿,让她从楼梯里摔下来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害你吗?那是因为我想看到你痛苦,你跟叶之晴不是很幸福吗?我非要拆散你们,哈哈……我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报复你,看着你跟叶之晴痛苦……”

  听了楚静的话,两个男人石化在地上,江辰东没想到楚静的恨意这么强烈,而费逸南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些事情,解药已经没有了吗?

  他一手捏住楚静的脖子,“说,毒药是从那里来的,不然我立即杀了你,叶之晴要是有什么差错,你也要给她陪葬……”

  看着楚静脸色痛苦,江辰东拉开费逸南,“啊南,你冷静一点,其实她是被恨意遮着了双眼,她也很可怜……”

  费逸南松开手,“说啊,楚静,解药和毒药究竟在那里?”

  楚静狂笑,然后冲了出去,“就算你不杀我,我也根本不想活下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车子,江辰东脸色苍白,可是,来不及了。费逸南也被眼前的怔住了,楚静被迎面来的车子撞飞到一边,瞬间艳血染满了一地。

  “静儿……静儿……”江辰东抱起她,额头和下身都是血。

  费逸南的脑子里一时间也乱了,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喂……好,我马上来……”

  费逸南知道昨天原来叶之晴去了断玉山,她去那里究竟想做什么?也管不了楚静那么多,只见江辰东抱着浑身是血的她离开。

  叶之晴一直昏迷到天亮才醒来,看着四周的凌乱,她就知道自己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发疯起来。趁着太阳还没有升起,说不定还能赶得及看日出,胸口好痛,她费力的一步一步爬上去,没走多久,她便用力的喘着气,接着大口大口的艳血喷了出来。

  一路滴着上去,真够触目惊心,叶之晴来到断玉崖,已经几乎虚脱了,但是总算都让她爬了上来,拖出了一条血路。

  太阳升起来了,瞬间光华万丈,果然没有骗她,这里看日出真的很美。她一身素白站在断玉崖上,远远看,可能觉得是仙子下凡了。

  她看崖下看了看,下面深不见底,透着几许白雾,看起来真有点像仙镜一样。选择在这里远,也好过疯狂在费逸南的面前。

  老公,我爱你,我们来世再见……

  叶之晴喊完,纵身从断玉崖上跃了下去,一缕素白随即消失在崖上。

  费逸南正在赶往断玉山的路上,心猛然一痛,觉得很不安,难道叶之晴出来了吗?不会的,老婆,你要等我,千万不要有事,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的。

  来到断玉山,费逸南和易非凡都正好赶到,两人看着那条长长的血路,心里不禁冷了起来,肯定不是叶之晴的血。

  顺着血路一直而上,最后来到断玉崖,血路顺在这里停止了。

  费逸南看了看,“不会的,叶之晴,你在那里?”他痛苦的跪了下去。同时发现了地上一个耳钻,他的手颤抖着拿了起来,“不会的……老婆,不会的,你怎么要这样扔下我?你等我,我马上来陪你……”

  易非凡看着疯狂的费逸南,在他准备跳下去的那瞬间拉住了他,“费逸南,你冷静一点,说不定这血不是叶之晴的,她肯定没事……”

  “这个耳钻是她的,我不会认错,那个蠢女人肯定来过这里,她怕黑的,我要去陪她,这样她就才怕了……”

  “如果你死了,小杰怎么办?如果你死了,万一叶之晴还活着,等着你去救,那怎么办?费逸南你冷静点,叶之晴这时候最需要你,你不要做这种没意义的傻事……”易非凡死死拉着他,还好他接到消息赶了过来,如果不是费逸南说不定现在跟着跳了下去。

  费逸南紧紧握着那个耳钻,看了看下面深不见底,“对,我不可以死,我一定要找到她,老婆,你千万不要有事,如果你不在了,我会陪着你一起去的。”

  “断玉崖下面叫作不归林,听说进去的人都没有出过来,所以,我们更要镇定,如果之晴真的在下面,我们更要想办法将她救出来……”

  “一定要快,我怕叶之晴就算活着,还撑不了多久,她情况很不妙……”

  两个男人站在断玉崖上,心里都明白,叶之晴肯定不想连累别人,不想让人看到她样子,所以才来这里解决她的生命。

  费逸南把耳钻放进口袋里,惊觉自己的口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张纸,他拿了出来,上面的字迹是叶之晴的,但是写得不公整。这些字肯定是她费了很多在的力气才写下的。

  老公:等你发现这张纸的时候,我猜我已经去了天国旅行,别来找我,我不想在最后的时刻让你看到我这么丑的样子。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好自私,但是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好不好?我最亲爱的老公。谢谢你这么爱我,让我觉得自己从灰姑娘变成了公主。

  如果说这辈子还有遗憾的话,那么就是没有跟你爱够,你说过的,生生世世都要让我做你的妻子,下辈子,我们继续做夫妻,为你生儿育女。

  老公啊,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所以我不想看到你皱眉的样子,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天空上某颗星星就是我,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照顾好儿子和妈,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如果你喜欢,这辈子你再娶一个女人吧。但是下辈子,你还要来找我哦……我是不是很贪心呢?我不管,反正下辈子我还要做你老婆。

  我爱你,我最亲爱的老公,请别悲伤!!

  之晴绝笔

  看着,费逸南‘啊’的一声痛苦的喊了起来,“叶之晴……你好狠心……”

  易非凡拿过他心里纸,叶之晴,你个大笨蛋,怎么这么笨?你让我们怎么办?

  医院里,楚静孩子是保不住的了,一边做引产手术,而且她的头部受了重撞,能不能活下来还是问题。

  江辰东不敢给楚静主刀,他实在无办法镇定下来,没想到,她竟然害了叶之晴的孩子,现在连叶之晴的失踪了。

  他叹了口气,静儿,如果当初我执意不让你离开,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了?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

  经过了四个小时手术,楚静孩子已经没掉了,但是由于伤势过重,能不能撑过今晚还能难说。如果能撑过今晚,还有苏醒的机会。

  一方面,医院里还在研究着叶之晴的解药,江辰东想到楚静去了研究所,想必那毒药是从那里出来的,说不定还可以救回叶之晴,这样楚静的罪孽也会轻一轻。

  易非凡和费逸南兵分二路,易非凡设法让机器运上断玉崖,试图从崖上吊下去。费逸南则直接从山脚进入断玉崖,他一分钟都无法等下去,叶之晴的情况迟一秒就严重多一秒。

  李素娟和小杰知道了叶之晴情况,早已经哭到不成样子,对于这个不归林,费逸南心里没有底,“非凡,如果我不能带之晴回来,麻烦你照顾小杰和我妈……”

  “说什么废话?一定会将之晴平安找回来的,我们保持着通讯……你儿子你自己照顾……管我屁事……”易非凡不悦的说,叶之晴一定会平安没事的。

  费逸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万一我出事了,你一定会照顾他们的,拜托你了,我们要尽快行动,我担心之晴撑不住了……”

  两个男人点点头,彼此看了一眼。

  费逸南也分别带了两队人进去,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立即回来。

  断玉崖底,听说是一片不归林,误闯进去的人都被困在其中。还好现在科技发达,可以随时利用设备定位,费逸南也不想连累他人,到时候如果发生什么问题,其它人就撤出来,他不把叶之晴找回来,绝对不会离开的。

  断玉崖下,随着越来越深入,只觉得寒气逼人,如果不是体力好的人,根本就支撑不住这里的寒气。

  连续三天进去了,有些人已经支撑不住,费逸南让他们先行离开,易非凡由于上断玉崖的路太行走了,根本就无法把机器弄上去。

  正准备看看能不能用军用飞机,把设备放到断玉崖上去。

  费逸南坚持不肯出来,里面的情况非常的恶劣,还能保持着通信。最后费逸南让所有人都开了,他则独自一个人继续前进,所有人都无法劝离开他。

  还好,通讯设备还可以,他每天一边在下面寻找着叶之晴的踪迹,一边跟易非凡保持联系,希望可以早日找到叶之晴。

  南没有放弃,随着越来越深入,寒气越来越利害,这里怎么会这么冷的?老婆如果掉下来了,能不能坚持得住?老婆,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如果上天不让我们活,那么我们就死在一起吧。

  你这个傻瓜,还说什么让我再娶,你觉得除了你,我还会再娶其它女人吗?就像你一样,你也不是整整傻傻的等了我七年吗?

  就这样,费逸南在不归林里转了一个星期,这里没有人的踪影,气温很低,几乎都在一度左右。但是不管环境如何恶劣,他都一定要找她,他有一种感觉,冥冥之中指引着他,一定会找到他深爱的女人。

  密林深处,叶之晴从高处摔下来之后,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后来,她醒来了。

  难道这里是天堂吗?还是地狱?四周都是茂密的树藤,几乎看不到天空,难道自己还没死吗?

  她想起来,发现自己的腿很痛,根本就无法站起来,她喘了口气,难道这样都死不掉吗?从这么高摔下来,她竟然只是摔断了一条腿,她苦笑了一下,上天,难道连我死不可以吗?

  她不知道她已经昏迷了整整七天七夜,她喊了一会,最后瘫在地上,既然上天这样都无法让她死,是不是她还有机会活着?

  正想到此时,感觉好像体内的毒素又要发作,艳血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心脏好像被人用银丝紧紧拧在一起似的。

  她痛苦在地上打滚,腿上的痛已经感觉不到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一个猴子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将她拖了进去,她身体本来就衰竭得很利害,所以体重变得只剩下六七十斤了。

  只见那个猴子把她拖了后面的树藤里,里面竟然别有洞天,慢慢听到了流水声。在她努力想看清四周的时候,只见卟通一声,那个猴子将自己推进了水里。

  水里刺骨的寒冷,似乎千万支银针一起插向她体内,但是体内的毒素发作,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鼻子痒痒的,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她以为自己可能撑不住了。

  更神奇的是那个猴子竟然在她旁边,看了看四周,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孙悟空的水帘洞?

  水里冷得吓人,毒素已经过去了,估计暂时不会再发作了,她脸唇早已经被冷到发紫。她费力想从水池里出来,这时候,那个猴子仿佛会读心术一样,把一条树藤扔了下去。

  叶之晴一怔,觉得这个猴子是不是悟空转世?似乎很通人性,不过猴子本来就跟人类最接近的动物。她扯住了树藤,“金毛,谢谢你……”

  之所以叫他金毛,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金黄色的毛,好像叫金丝猴吧。但是比电视上金丝猴,他身上的毛更加金色,带着一种王者的气质。

  叶之晴是死过一回了,现在也不想死的事情了,说不定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如果她的毒不再发作的话,还能有机会再看回老公和儿子。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费逸南肯定要疯了吧?

  本来以为自己在这么冷的潭水里泡着,肯定会感冒的,但是奇怪,从潭上起来之后,全身开始发热。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似乎有字?她慢慢挪了过去,拨开了杂草,上面写着寒玉潭……

  这个名字还够贴切,寒玉潭?看着上面冒着的白雾,叶之晴不禁打了个冷噤,这里的水真的可以冷死人,她现在还活着都已经觉得是奇迹了。

  金毛不知道从那里扔了两个野果过来,她看他了一眼,“金毛,谢谢你啊,不过我可能活不久的了,临死有你陪着,都算是我的幸福了。”

  叶之晴咬了一口,既然金毛给的,估计不会有毒,再说了,现在她身上都是毒,就算有毒,也不怕了。

  叶之晴吃完,想爬出去看看,但是这条腿估计断得很彻底,她根本就无法动弹。看着旁边的石台,她费力挪了上去,对于普通人很简单的动作,却让她痛得咬着牙根,青筋冒现。

  不知不觉,睡意来袭,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而仍在密林边缘的费逸南,正在苦苦挣扎,这里之所以叫作不归林,是因为这里瘴气严重,所以几乎都不会有人进来,更不会有人从这里出去。

  随着费逸南越来越靠近,这里的瘴气还是比较严重,天色已经沉了下来,他不得不找个地方停下来,晚上不能赶路,这里的环境太恶劣,必须要等到天亮才能出发。虽然费逸南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全副武装,但是身力也消耗得不小,就是凭着非要找到叶之晴信念,让他坚持到现在。

  正准备跟易非凡联系,只是突然发现手机没有了信号,难道是因为这里树林太密,所以无法取得联系吗?

  他叹了口气,一切都有天意吧,如果他无法找到叶之晴,那么,他便葬在此地,也算和她葬在一起了。

  夜色迷漓,四周风呼呼吹起,让费逸南不禁打了个冷噤,他点起了火堆,在取寒。

  随着夜色越来越浓,远处一些带着火蓝色点点开始亮起来,费逸南看了一眼,知道那些磷火,也俗称鬼火。如果一般人在这里过上一夜,大概已经被吓破胆了,但是对于他来说,叶之晴失踪才是让他最害怕的事情。

  他无视那些磷火,然后在大树边靠着,叶之晴她还好吗?虽然心里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这样的恶劣的环境,就算是他,想在生存下去也极不容易,更何况身患重病的她。

  他进来就已经带着必死的决心,绝对不让叶之晴这样孤单离去,或许,有奇迹,当他找到叶之晴的时候,她的病神奇的好了起来。

  梦中,费逸南再次梦到了叶之晴,现在也只有在梦中与她相会了。

  突然,叶之晴浑身是血,全身被摔到破烂,连样子都分不清了,他吓得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全是冷汗,告诉自己,刚才那个只是梦,肯定不是叶之晴。

  四周仍然膝黑,磷火无处不在,可见这里肯定曾经死过很多动物,不然这里的磷火不会这么重。越是进来,越觉得危险,他并不担心自己,更加担心是叶之晴,如果她还活着,此刻的处境会怎么样?

  他必须要快点找到她,她一定害怕极了吧?老婆,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再睡了一觉,天完全亮了,小鸟在树上欢快的叫喊着,永远不知道费逸南此刻心里有多么焦急和痛苦。

  医院里,楚静仍然重度昏迷,虽然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她这辈子能不能醒来,还难以估计,醒不来的话,她就只能一辈子这样躺在这张病床上了。江辰东一方面照顾着她,一方面在帮忙找到可以解除叶之晴毒素的解药。

  研究所里那个给楚静卖药的,却失足从楼上摔下来致死,所以只能自己研配解药。希望费逸南把叶之晴找回来的时候,解药已经研制出来了。

  用

  叶之晴醒来,发现天似乎又亮了,也不知道自己摔下来已经多长日子了。那个金毛也不知道去那里了,已经看不到它的影子,心想,自己原来是寻死的,没想到这么高摔下来,她竟然只是摔断了腿。

  她想起来,爬出洞去,既然这样都死不掉,她也不准备再寻死了,顺其自然吧。她仔细了一下自己的脚,不知道伤得怎么样?还能不能有机会走路?好不容易从石上挪下来,突然一个重心不稳,直接从石头上摔了下来。

  只见到卡的一声,她痛得直冒冷汗,脚跟的位置立即更变肿了起来。她现在如同废人一样,明明她才二十多岁,没过一阵子,她居然变老了老太婆,还好,现在都没人看到她这副样子。

  胸口好闷,她死死捂着胸口,知道又要发作了?每一次发作都越来越严重,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过这一次,如果撑不去她也无办法了。

  血从鼻子里滴了下来,最后直接从口里大口大口的吐出来,她痛得直打滚,好像全身被火烧,心脏似乎被人死死拧着,痛得她大叫。

  大概是她惨叫声惊动了金毛,金毛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出来,然后将她再次抬进了寒玉潭。刺骨的潭水让她牙齿都哆嗦不停,卷着身子想起来,但是刚想爬起来,金毛就毫不客气将她推下去。

  叶之晴愣了一下,自从摔下来这里,这个金毛似乎并没有伤害她,他在把她推下来,难道这寒玉潭可以镇住她毒发吗?叶之晴想了想,觉得自己是不是白痴了一点?她以为这里是天上的瑶池啊?还有包医百病的功效。

  “金毛,你是让我呆在这里吗?”叶之晴问,她觉得这个金毛应该听得她的话。

  金毛呜的一声,叶之晴咬着牙根,一边抵抗毒发,一边忍受刺骨的潭水。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体内的症状似乎缓和了过去,她松了口气,估计一时半刻应该不会再发作了。

  折腾了这个半小时,她几乎全部力气都失去了,气若游丝的靠在池边。直到缓过口气,她才从潭上爬出来,金毛一边看看着她。

  叶之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都快扯烂了,这个金毛不会是公的吧?她总是觉得这个死金毛正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她下意识捂了捂胸口。

  可是,自己都快死了,还管这么多做什么?这个臭金毛爱看就看个够吧,她懒得管了。

  叶之晴最后慢慢挪了出去,久违的太阳,由于腿不方便,她爬出洞口已经累死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竟然别有洞天,这里的气温都偏低,树木长得很茂盛。

  环境倒还是不错的,有点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能死在这种地方,也算是一种福气吧,只是,她希望费逸南,那些爱她的人,都不要因为她离开而太伤心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费逸南会不会来找她?以前,每一次她悄悄跑掉,费逸南最终还是可以找到她。如今,他会不会冒险进山?叶之晴不禁有些后悔跳下来了,如果费逸南冒险进来找她而遇到什么危险,让她怎么能安心?

  正在往这里赶来的费逸南,早已经伤痕累累了,导航仪也失去了作用,最后他是凭着感觉进来,越是靠近这里,他就越觉得叶之晴在里面。

  这种地方,晚上磷火这么恐怖,她一个人肯定害怕极了吧?所以他管不了那么多,就算是死,也要把她找到。

  易非凡已经成功把机器弄到山顶,随着跟费逸南失去了联系,他越发急,叶之晴出事了,如果连费逸南都无法回来的话,让小杰怎么办?

  但是经过了几次的探测,都无法进到下面,经下去的人说,越来下面漆面一片,根本就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易非凡不得不自己亲自下去探虚实,果然,似乎这里像是武侠小说说的结界,根本就无法下去。那么叶之晴她究竟在那里?费逸南现在也联系不上,真的急死他了,不得已,易非凡只能再派人进去找费逸南。

  叶之晴接连每一次毒发都被金毛推进了寒玉潭,而她居然慢慢适应了这刺骨的寒玉潭,不再每一次都冷到她全身颤抖。她伸手摸了摸金毛,笑了笑,“金毛,谢谢你,每次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你都陪我身边。”

  金毛就乖乖坐在一边,看着她在寒玉潭里,她算着时间,从毒发一天四五次,到了后来,毒发的次数似乎轻了一点,难道这寒玉潭真的可以将她身上的毒除掉吗?如果这样,那她不是还有机会再回到费逸南的身边。

  想到这里,叶之晴眼睛闪亮,似乎终于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整整半个月过去,叶之晴发现自己原本难看到要死的皮肤慢慢的变得好了起来,她当时一激动,直接抱着金毛,兴奋得亲了他一口。

  费逸南几乎经历了九死一生,终于成功穿越了密林的天然屏障,他发现气温没有之前的寒冷。不禁松了口气,如果里面的气温没有这样恶劣,那么叶之晴在里面的生存的希望就大一分,经过了这么久,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想着她毒发痛苦的样子,他就心痛得要死,她居然选择一个人独自承受,真的笨女人,她怎么可以这么傻?

  费逸南看了看导航仪,同时发现手机的重新有信号,他立即拨通了易非凡的电话,告诉他这里面的情况,反正他成功进来了,就不用别人再冒险,能联系上了费逸南和易非凡都同时松了口气。

  毕竟那里沼泽、沼气、无数的危险,他能闯进来,全凭着叶之晴的支撑实在他的意念和运气,其它人就不需再冒险。叫这里做不归林,也不是毫不道理的。

  “老婆……叶之晴……”费逸南扯着喉咙的一直喊着进来,自从过了那么沼泽地之后,所有的仪器都可以正常使用了。费逸南一直寻着有人迹的地方走去,经过他这样的一吼,树上的小鸟都被他吓到振飞。

  喉咙似乎像是火烧一样,久久没有人回应她,费逸南没有放弃,他直觉叶之晴肯定在某个地方等他。即使最辛苦,最困难,他也不能放弃。

  叶之晴的仍然每天都忍受着毒发的痛苦,每天几乎都会发作二次,大概的寒玉潭真的有疗伤的功效,她发作的时间都稳定了,每天早上和晚上各发作一次,每一次她都只能爬进寒玉潭里。

  金毛每天都会给她弄点野果回来,就是靠着这些野果和寒玉潭,让叶之晴一直撑到了今天。每次毒发,她都以为自己撑不过去了,最后还是醒来,一次又一次的痛苦,让她渐渐的适应了。

  既然上天给了她生的希望,那么她就该好好珍惜,争取活着离开这里。经过了半个月的时候,她断了那条腿,可以借助树枝勉强的行走。叶之晴也就这四周活动,并不敢离开得太远,还好这些日子,有金毛陪着她。

  每天无聊的时候,就想想儿子和老公,再跟金毛说话,虽然金毛不会说话,但叶之晴就是忍不住跟他说,在叶之晴心里,已经把金毛当成了朋友。

  山洞除了寒玉潭之外,四周还有一些小溪,水流不大,看起来真的好像花果山里的水帘洞。叶之晴想了想,“金毛啊?你没其它伙伴么?这么大的山怎么就你自己一个?”

  金毛呜了一声,略带鄙视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叶之晴笑了笑,然后摸了摸他的毛,现在已经跟金毛混熟了,对这里她也不再害怕,就算有其它猛兽进来,金毛应该能打吧?

  这时候,金毛跳到寒玉潭的下面,神奇居然弄了条鱼上来,至于金毛怎么抓的,叶之晴压根没看到,她拖着那条半残废的腿慢慢挪了过去,心想,这个臭金毛,会抓鱼怎么不早点抓,害她吃了半个月的野果。

  金毛浑身上水爬了上来,猴子就是猴子,动作比起半残废的叶之晴来说,已经是相当的敏捷。

  金毛上来,身子一抖,溅得叶之晴浑身是水,“金毛,你好过分……不过看在你捉鱼有功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了,我今天给你弄烤鱼……”

  只是,火呢?她看了看四周,想到了原始人的钻木取火,于时,带着金毛和鱼走出了洞口。

  只是,叶之晴折腾了半天,不要说火了,连个烟的影子都没有,“他大爷的,谁说钻木可以取火的?根本就是骗人……”不要说她自己笨,还怪那木头。

  金毛可能大概第一次看到叶之晴如此彪悍的形象,看着叶之晴叉着腰在那里跟那块木头战争。

  总不能吃生的吧?虽然有鱼生这东西,不过叶之晴对于血淋淋的东西,她是非常的抗拒。如果此刻能有一个打火机,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最后,叶之晴钻木取火失败,她只能重新回到洞里,看着溪下的白玉般的石头,她突然有了注意,摸了摸金毛的头,“亲爱的金毛,给我下去弄两块石头上来,就是那种,白白的那个……”

  金毛心里大概可能想,就你麻烦,吃个鱼也这么麻烦,早知道不下去抓了。最后金毛竟然还真的给她弄了二块石头上来,可怜的金毛在这个山里称霸多年,可能第一次被人这样指指点点。

  了

  就叶之晴准备尝试有火石取火的时候,一口艳血喷了出来,而且血还喷到了金毛身上,今天毒似乎提前发作了。她痛苦爬在地上,艰难的爬到寒玉潭里……

  最神奇的事情,虽然寒玉潭里的水寒冰刺骨,但是叶之晴却没有感冒过一次,也许她这种毒王,感冒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小的事情。

  叶之晴一边泡在寒玉潭里,金毛则到溪边清理血渍,二十多分钟以后,毒发作用大概已经过去了。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的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她腿行动又不方便,根本就没办法走出这里,而且,或许离开寒玉潭,她可能更加是撑不了多少天。

  这个潭也许是有某种矿物质,所以可能让她体内的毒压制着,难道她注定留在这里终老吗?



温馨提示:
错惹冷酷恶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错惹冷酷恶少全文阅读和错惹冷酷恶少txt全集下载。错惹冷酷恶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错惹冷酷恶少 第38章:我讨厌他 “不要,老公,不要……快放开……”叶之晴听了他的话,立即钻头出来,看着他拿着刀子,她真的很害怕。 费逸南放下刀子,然后抱着她,“傻瓜,都说了,有老公在,不会让你有事,美国的专家后天就过来了,一定可 2012-01-15 19:43:1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