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七十一章:慕容景岩(下)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2-02-04 09:04:58    状态:已完结
  赫连成转念又一想,慕容景岩与江家还有过一段过去,看来他对江楚吟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简单,而如今慕容景岩还特意要江楚吟一同参加宴会,一定有着深意,自己有意要让赫连辰萧,继承大统,可内忧外患,都使得自己不放心将这个重担交到他的手里。

  没有谁能比他这个做父亲的更了解他自己的儿子,赫连辰萧是一个感情用事之人,如果慕容景岩提出要带走江楚吟,他一定会为了女人而与慕容国交恶,这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而慕容景岩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不会保证日后不会兵戎相见。

  赫连成一时间沉下脸来,默不作声。群臣一看皇上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变坏了,都沉默不敢多吭一声,有几个人用胳膊杵了杵了蒋绾,意思是,你把皇上原本好好的心情弄差了,还要我们一群人小心地陪着,你得负责将他的心情调整回来才对得起我们啊。

  蒋绾倒是自在得很,全然不顾其他大臣一副苦瓜脸,只管自己跟在赫连成后面,逍遥自得地赏着风景山水。

  “蒋丞相,你说,朕是不是该为萧儿娶个王妃了?”赫连成突然问蒋绾。

  蒋绾一愣,当然是要快刀斩乱麻地处理赫连辰萧的婚事,但如果传出去,是他蒋绾怂恿皇上给赫连辰萧娶亲的话,要是江楚吟还好,如果不是,他蒋绾岂不是死定了。

  “皇上,这是您的家务家儿,臣等外人也不好指手划脚。”蒋绾这个滑头话锋一转,便不再趟着混水。

  赫连成也明白他怕得罪了赫连辰萧,便也就不再追问,不过心中已然有了办法。

  “蒋丞相,朕记得,慕容国与我们赫连皇室一直都保持着长久良好的联姻,这也是慕容国一直以来贯例,朕的姐姐,是那个……”赫连成想不起来他的那个庶出的姐姐到底叫做什么。

  “长平公主。”蒋绾在一旁小声地提醒着:“皇上,那是先皇王贵人的女儿。嫁过慕容国不过一两年便去世了。”

  “是啊,虽然是个庶出的公主,但听到她去世的消息,还是让朕难过了好久。如今,慕容国三王子堂堂一表人材,可朕又是没有女儿,这可怎么办。”赫连成故做为难。“我看江家在赫连国的贡献不小,也是对赫连国有过不少帮助,不如,朕就认江楚吟为朕的义女如何。”

  赫连成此言一出,蒋绾心里鼓掌,太妙太妙,真做义女,赫连辰萧便无论如何都无法再与江楚吟结为夫妻,而认做义女目的也再明显不过,就是要她嫁去慕容国。

  不过,这毕竟是事关赫连辰萧,蒋绾不敢做声,只得听赫连成下面要说什么。

  “各位大臣有什么意见?”赫连成为自己的这个想法高兴得直搓手心,他环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见没有人反对,便接着说:“既然没人反对,那么就这么定了,认义女是个大事,需要选个好日子,皇后……皇后她身体不适,朕也就不请人看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今天朕的心情很好。就宣江楚吟进宫里来。”

  事发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皇上就要再场的人都留下来做个见证的人:“你们……”赫连成指着一旁的宫女丫头们还有内臣们,“你们也都不要离开,都在这里,一起见证一下。哈哈,朕今天真的是很高兴。”

  唯一被容许出宫叫人的是益全海,他心惊胆颤,这可是件天大的事,如果此时让赫连辰萧知道,天晓得他会做什么事来,发兵作乱夺了赫连成的权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不能出一点差错,不能走漏一点儿风声,木已成舟,赫连辰萧也就没有办法了。

  萧王府,益全海焦急的身影出现在长不见头的走廊中,形色匆匆,撞倒了好几个过往的丫头。

  “益公公?”江楚吟看着一头是汗的益全海有些匆忙的闯进她的闺房,有些吃惊:“王爷还没回来,您有什么事儿?快坐下休息一会儿,看,急得这一头汗水。”说着便要起身。

  “江姑娘,你要去哪?”益全海看江楚吟要出门,忙一把拉住了她。

  “我去叫人通知辰萧回来,再给您找个毛巾擦擦这汗。”江楚吟笑着,这益公公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也会如此的心慌,竟然不顾身份差别,来抓着胳膊不放了。

  “江姑娘,可别去。”益全海忙阻止了江楚吟。“您可别到处走,马上,现在就跟着杂家去宫里。”说着就拉着江楚吟往外走。

  “益公公,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好歹也要我给辰萧留个口信,说是您把我带进宫去了啊。”江楚吟还不知道宫里的赫连成做了什么决定,不然她是不会跟着益全海走的。

  “不用,不用,江姑娘,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什么人都不用找,就这么跟着杂家去,什么也别问了。”说着益全海便拉着江楚吟往外走,就是想乘着她还蒙在鼓里的时候,将她带进宫。

  江楚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益全海是皇上身边的人,他如此紧急,又如此有失身份地拉着她往宫里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益公公,您告诉楚吟,是不是辰萧在宫里出了什么事?”江楚吟心里一沉。

  “十七王爷没事,”益全海顾不得许多,只要将江楚吟顺得地带进宫,其他的事便与他无关了。“是件喜事,江姑娘是你的喜事。”益全海模模糊糊地说着,加快脚步往外走。

  长廊上,迎面子衿过来。看到益全海正拉着一脸茫然的江楚吟往外走,她刚刚从江楚吟的琉璃店里来,想跟江楚吟说说生意上的事,看到门停着辆宫里的马车,便进来看个究竟。

  “益公公,您这是……”子衿刚刚行了个礼,益全海便拉着江楚吟风一般地从她的身边飞过,子衿只觉得一阵风呼地一过,连益全海的脸都还没看清,就只听得益公公说了声:“没事,起来吧。”眼前的人便消失在大门外。

  还没得子衿回过神来,大门外已经响起了马蹄飞奔的声音。

  急驰的马车上,江楚吟还是不明白益全海所说的喜事是什么。她也搞不懂,为什么不等赫连辰萧回来再做商议,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她入宫。

  “益公公,到底是什么事啊。”江楚吟看着益全海正闭着眼养神,便问起来。

  “进了宫,见了皇上,你就明白了。”益全海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翁声翁气地说着。马车的颠簸使得他左右摇晃着。

  江楚吟闪过一丝不安,到底会是什么事,赫连辰萧也在宫里,益全海说的是喜事,进了宫见了皇上便知道,难道说……赫连辰萧怕慕容景岩再对她有非份之想,已经向皇上提出婚约了?想到这里,江楚吟已经是坐立不安,难道真的是赫连辰萧向皇上说要娶她做王妃了?

  羞涩不安和嗔怨,在江楚吟的心里反复地打着转,不知不觉她已经脸红心跳,笑容爬满了皎好的面容。

  就在江楚吟误以为是赫连辰萧向皇上请求要娶她的同时,马车也由急驰变为缓行,又由缓行渐渐地停了下来。益全海马上睁开双眼,身段灵活地从马车里跳了下来。为江楚吟提着帘子:“江小姐,请。”

  江楚吟弯着身从马车里出来,马上旁边的一个小女童便将一只小脚凳放到她的脚下。益全海在马车下搀着江楚吟慢慢地走下马车。

  “江小姐,请跟奴才来。”益全海恭敬地领着江楚吟向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江楚吟则完全还沉浸在她美丽的误会之中,并无半点怀疑。

  远远地,江楚吟看到皇上赫连成正和一群大臣们说笑着,情绪很好,她迅速地在人群里寻找着赫连辰萧的身影,希望能看到他开心的笑容,只是让她失望,在人群里,她并没有找到赫连辰萧,只是看到了大臣们喜悦,但又说不上来的有一种不详的目光。

  走进了,江楚吟清楚地看到赫连成,绿树红花中的赫连成,已经不是五年前她记忆中的那个年轻的皇上了,花白的发丝已经攀上了他的鬓角,而他的动作也变得有些迟缓。

  “皇上,江楚吟奴才带来了。”益全海报奏着。

  “哦,”赫连成将眼光投到站在一旁的江楚吟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只见她在微微风中,婷婷玉立,淡粉色裹胸将她姣好的身线显露无疑,外披着米白色半透明的薄纱衣,露出了线条优美如象牙般洁白的颈项和清晰可见诱人的锁骨,裙褶百般如月光般轻泻垂至地面。双颊粉红娇嫩,肌肤光滑细腻如花瓣般的娇艳动人,整个人就好像花园中飞舞的蝴蝶,又似冰雪般纯洁。看得赫连成也有段时间恍神。

  “皇上……”益全海见赫连成见了江楚吟的模样,小声地唤了一声。

  “你就是江楚吟?”赫连成回过神来,也觉自己有些失态,忙找个地方坐下,问起话来。

  “正是小女。”江楚吟低着头,给赫连成行了个礼。

  “听说,你的哥哥是江南的大富豪?你也在都城里做琉璃的生意。”赫连成慢慢地聊着。

  江楚吟并没看见赫连辰萧,而赫连成也只是漫无目的地问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多。

  “皇上说得极是。”江楚吟看看益全海,他也是毫无表情,只有董书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只苍蝇一般。江楚吟心里更加慌乱起来。

  “朕还听人说,你有个嫁到慕容国去的姐姐,有这么回事吗?”赫连成提起江楚菱。

  江楚吟心头一颤。“是的,皇上说得极是。”

  “朕问你有没有这么回事,怎么还是朕说得极是。”赫连成听得出江楚吟心思并不在这里。取笑她,一旁的大臣们也都跟着笑起来。

  江楚吟偷看董书敖,他的笑比哭还难受。

  “楚吟啊,你也知道,朕一生只有三个儿子,并无女儿,而朕又十分喜欢女孩儿,一直就想要有个女儿。”赫连成顿了顿,看看江楚吟,见她好像还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便清了清嗓子:“咳咳……”

  “是,皇上。”江楚吟这才听到赫连成说的话,好像是他喜欢女孩,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不会是叫她来听皇上聊家常的吧。

  “朕有意收你做朕的义女,楚吟,你愿意吗?”赫连成向前倾了倾身,调整了一个姿势,问道。

  这句话就如同晴天里的一道霹雳般,在江楚吟的耳边炸开,要她做皇上的义女……顿时之间,江楚吟就觉得天眩地转,好像脚下踩在棉花上一般。

  眼前好像一片膝黑,江楚吟晃了晃,益全海一看不好,这江楚吟要是晕过去可就乱了,他马上上前将江楚吟扶稳。小声地问着:“江小姐?你还好吧。”

  江楚吟只觉得益全海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一般,她扶着益全海的手臂,努力地稳着身形没有晕倒,只是她的脑海里全部是皇上刚刚说的义女两个字。

  如果她成为了皇上的义女,她与赫连辰萧岂不就成了兄妹,这不就意味着,她与赫连辰萧永远都不可在一起,皇上这是在绝了赫连辰萧对她的念想。要亲手断绝她与赫连辰萧的一切。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一百七十一章:慕容景岩(下) 赫连成转念又一想,慕容景岩与江家还有过一段过去,看来他对江楚吟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简单,而如今慕容景岩还特意要江楚吟一同参加宴会,一定有着深意,自己有意要让赫连辰萧,继承大统,可内忧外患,都使得自己不 2012-02-04 09:04:5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