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涟绮之谜(下)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2-02-16 08:33:46    状态:已完结
  赫连成站在欧阳封地的城墙上,远远地望着赫连国的国都,心怀大志,次此一定要将赫连辰萧拉下皇位。

  “欧阳,其实据本王所知,您的儿子欧阳成,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赫连辰萧的手段,你是知道,就连本王,要不是有太上皇的保护,恐怕也已经命丧黄泉。”赫连谨这样说,无非是想激起欧阳平昌对他儿子的爱意,对赫连辰萧恨意。

  “皇上,您现在就是我们番王眼里赫连国的新帝,臣等不手刃赫连辰萧誓不为人。”站在风中的欧阳平昌得知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心里对赫连辰萧的恨更加深。他的披风被风吹得哗哗做响。向赫连谨说着内心最大的愿望。

  “很好。”赫连谨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心满意足地笑了。

  赫连辰萧正看着手里的小纸条,上面画得密密麻麻的路线,还有一行行蝇头小字。长腾站在他的身边,探个头,想要看清楚那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长腾。”赫连辰萧啪地合上了纸条,没让长腾看。“你带领三千精兵从这条小道快速行军,务必要在三日之内赶到欧阳封地。”赫连辰萧骑在雪白没有一丝污点的战马上,指前方不远处的一条小道。

  长腾领命,马上带着他的部下,绝尘而去。

  “继续前进。”赫连辰萧的身后,站着浩浩荡荡十五万赫连大军直奔番地。

  残酷的战争打响了,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欧阳番地与东方番地两个封主参加了对抗赫连辰萧的战斗。

  “七王爷,”有些人还是改不了对赫连谨原来的称呼。”赫连国君已经达到欧阳封地的边界,距离都城已经不足七百里的路程。“

  “知道了,下去吧。”赫连成得到探报后,也没有责怪小士兵的疏忽失语,便挥手要他下去。

  “皇上。”欧阳平昌有些担忧,“我们该怎么办,赫连辰萧有十五万大军,而我们的人马还不到十万,而东方义的人马要三天后才可能赶到。”

  “放心,”谨胸有成竹,“赫连辰萧的人马再多,但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他们来到城下,也是筋疲力尽,根本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对手。”

  “莫非皇上已经有了对敌之策?”欧阳平昌问道。

  “知我者果然是平昌。”赫连谨点头:“朕已派三万人马做为先锋,以败军之态引敌前进,到时就有劳平昌你带七万人马在那片死亡森林的出口处设伏,将赫连辰萧的残兵一举歼灭。”

  “皇上果然想得周到,”欧阳平昌这才略微有了些笑意,“再加上欧阳军队里的治敌法宝,一定会让赫连辰萧身死他乡。”

  一切如赫连谨的计划,在赫连辰萧刚刚入境之初,对欧阳封地复杂的地形不甚了解之时,欧阳平昌派出的三万诱敌部队三战三败,将赫连辰萧的大军引入了充满了瘴气的原始森林之中。

  “皇上……”格褚上前奏报,“我军将士因水土不服已经有许多人出现了晕倒和中毒的现象,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还未两军对峙,便会不战而败的。”

  赫连辰萧看着阴森不见阳光的原始森林,毒蛇爬虫,经常出没在脚下,不时有小心的士兵被毒蛇咬伤,很多因没有解药而毒发身亡。

  “继续前进。”赫连辰萧并没有听格褚的劝告,他似乎并不知道,前面将要面临的是更大的艰险。

  “皇上,依臣之见,还是……”格褚想劝赫连辰萧原路返回。

  “就算要撤退,也要知道如何退,怎么退,我们还有得选吗?”赫连辰萧看出格褚之意,将他的话打断,无奈地说着。

  格褚向后方远望了一阵,再看看被茂密的树叶挡住的天空,已经看不到来时的路了。便不再做声:“皇上,臣明白。”

  接着,格褚靠近赫连辰萧,换做小声:“皇上,欧阳封地那边传来消息,欧阳平昌将亲率大军在森林的出口处伏击。”

  赫连辰萧点点头。“传令下去,要将士们准备好火把,天就要黑了,毒物们怕火,减缓前进速度。”

  “是,皇上。”格褚领命下去。

  “侯爷。”上前方打探赫连辰萧情况的探子回报,“赫连大军在林子里还没有出来。”

  “你下去。”欧阳平昌有些不耐烦起来,心里开始不安地盘算起来,这赫连辰萧究竟在搞什么鬼,十五万大军不会又按原路返回了吧。

  “再去打探,看看他们有没有退回去。”欧阳平昌再次打发了一个探子出发。

  “报告侯爷。”回来的探子依然没有得到赫连辰萧任何消息。“还是没有赫连大军的消息。”

  “他们没有退出森林?”欧阳平昌问道。

  “回侯爷的话,没有。依小的看,那十五万大军怕是早已经死在那死亡林里,没有活命出来的机会了。”探子看到欧阳平昌疑惑的脸,便妄自猜测。

  “你下去吧。”欧阳平昌也里也有如此的想法,但他却不敢轻易地放过赫连辰萧。“继续探,我就不信,没有一个活人,都算是死尸,也要给本侯抬出来。”

  探子们只得一趟又一趟地在死亡森林的出口处打探。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欧阳平昌竟然还没有见到赫连辰萧等人的影子。

  远在欧阳封地的赫连谨却很是得意,时间过得越久,对他赫连谨越有利,已经过去两天了,离东方封地的救兵达到的日子也不远了,而赫连辰萧的人马还被困在死亡森林里,说不定已经被那些瘴气所毒杀。

  夜深了,欧阳封地处已经是一片寂静。城中的人们早就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没有前方敌情的封地守军们,也是没有什么防备地站在各自的岗位上,有些还在打着盹。

  就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长腾带着三千精锐已经赶到欧阳封地的城门下。

  “所有人注意,将马蹄用你们的手帕包起来。不得出任何的响声。”距离欧阳城下不足500米的地方,长腾下令全军静悄悄地前进。

  而守城上的欧阳将士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

  赫连国的精锐们,在长腾的指挥下,将绳索甩上高高的城墙,消无声息地快速爬上去,就在麻痹大意的守城军发现有人爬上城墙的时候,早已经被下手利落的士兵拧断了颈骨。一命呜呼。

  爬上城墙的士兵只是先遣队,而且人数并不多,他们并不恋战,而将所有被杀死的将士尸体拖到隐秘的地方,换上他们的铠甲。混在时不时巡逻的队伍里。

  他们很快便来到长腾大军所在的城门旁,将那里的将士们处理完毕,把大门打开。长腾带着其余的人,毫无声息地进了欧阳封地。此时赫连谨正在府里,虽没有睡,但也只是在看着悬挂在大厅中央的地图。

  “皇上,夜已经深了,快睡吧。”涟绮此时出现在门外,她走进去,提醒赫连谨该休息了。

  “涟绮,你来,朕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你看这地图。”赫连谨指着欧阳封地的全貌图,突然有些担忧,他已经将所有的人马都派出去,守在死亡林附近,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除了死亡林,还有一条小道,也是通往欧阳封地的都城下。只是这条小道十分险峻,没有人敢从这里行进。但带军打仗就是要出奇制胜,如果赫连辰萧早已经知道这条小道,先派人从小道赶来,而他则做为大的目标,吸引主力部队,那今天,就成了他们的灭亡之日。

  “皇上,什么事。”涟绮不明所以,走到赫连谨的身边,顺着他的手,看向地图的方向。“这地图有什么不对吗?”

  “你看,这里有条通向都城的小道。”赫连谨指出那条道的位置。

  “是啊,皇上,怎么啦?这条道不是很险峻,从来没有人走过吗?”涟绮说着。

  “有人走过。”赫连谨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谁啊。”涟绮从没见过赫连谨如此的沉静和忧虑。

  “欧阳封地上的医生和牧民,”赫连谨说。他皱着眉看向漆黑的外面,他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总感觉外面有什么动静。

  “啊,原来是些以此为生的人,这和打仗有什么关系。”涟绮本以为是赫连大军的人曾经有人知道这条道,那样的话,就会防不胜防,可好在,他们也是人地生疏,应该不会知道这条路。

  “当然,如果赫连大军知道了这条路,事先就派人从这条路赶来,恐怕这会儿已经到了城下。”赫连谨说着话的时候,再次向外面张望了一阵。“涟绮,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皇上,哪里奇怪?”涟绮问道:“涟绮不觉得哪里不对啊。”

  “外面怎么这么静?”赫连谨已经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王爷,天已经很晚了,当然没有声音了。”涟绮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消失,她一步步靠近赫连谨,紧盯着他,让赫连谨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突然感觉到,涟绮的这种眼神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涟绮,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朕。”

  “怎么了皇上,你哪儿不舒服吗?”涟绮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越来越瘆人。她步步逼近正不由自主后退的赫连谨。

  突然,后面的一道凹陷,让赫连谨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他眼前一花,多年前血腥的一幕突然出现在眼前,那一家三口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只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用涟绮这般眼神盯着手中握着还滴着他家人鲜血长剑的赫连谨。

  “你……你到底是谁。”赫连谨害怕地向后倒退着。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阵阵惊叫声。赫连谨向外看去,外面已经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火光充天,有士兵慌乱地跑进来,可还没有来得及喊一声有敌人,便被身后射来弓箭一箭正中后心,面朝下倒地绝命。

  长腾快步跑了进来,看到摔倒在地上的赫连谨,还有一脸阴森的涟绮,跑到涟绮身边,将她护在身后:“你没事吧。”看来他很是关心涟绮的安危。

  “你……你们……”赫连谨手指颤抖地指着涟绮,又指向长腾。“你们怎么会……”

  “正像你所说,我们是沿着小道而来。”长腾居高临下。

  “是我早就问过欧阳封地上的当地人,得知这条小路,告诉给赫连大军。”涟绮冷冷地说着,她看着赫连谨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涟绮,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朕。”赫连谨不解,他对涟绮付出的是真心,可她却丝毫没有感动,还将他的生命交给敌人。

  “赫连谨,我不叫涟绮,我真正的名字叫周媚儿,你还记得吗?”涟绮问道。

  “周媚儿?”赫连谨努力在记忆里搜索着这个名字,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

  “周子霄,八年前被你灭门的那个周子霄,你总该有印象了吧。”看着赫连谨一脸茫然,涟绮心里冷笑,竟然连他杀的人的姓名都不知道。真是可悲。

  “你是谁?”赫连谨终于想起了那件事。八年前,正是赫连谨势如日中天的时候,周子霄这个不懂事故的穷酸书生,竟然说他看不起赫连谨。这样的话很快就传到了赫连谨的耳中。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一百九十八章:涟绮之谜(下) 赫连成站在欧阳封地的城墙上,远远地望着赫连国的国都,心怀大志,次此一定要将赫连辰萧拉下皇位。 “欧阳,其实据本王所知,您的儿子欧阳成,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赫连辰萧的手段,你是知道,就连本王, 2012-02-16 08:33: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