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九章:真的累了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1-11-25 23:31:09    状态:已完结
   “王爷……”春桃的声音在屋外响起了,这个时候的春桃站在门外,端着热水,每天早上这个时候,春桃都会为王爷准备好一切,站在门口等着王爷的使唤,只是昨晚的事,赫连瑾在书房就一直没有出去,故而一大早春桃三人便站在了书房外候着。

  

   “进来吧!”赫连瑾的声音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他站起身,还坐在地上的江楚吟连忙帮助他整理衣衫,江楚吟一直咬着牙,她的手没有力气,手腕处是一大片的於痕。她看着眼前的这个高高在上的七王爷,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不过她的心里却是没有半点的生气之感,相反的充斥满了其他的情思。

  

   等春桃进去的时候,夏草也进去了,只有冬梅站在门外,因为在四个丫鬟之中,冬梅的地位相对三人来讲要低得多,故而,冬梅只有在门外候着,只有当听到使唤,才会进去,不过冬梅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渐渐地感到了身边的事物在变化,似乎昨晚的一幕幕在她的身边重演,她看到了地上还有些打斗的痕迹,地上还有着些血迹,虽然昨晚已经很好的清理过了,但是在他的面前呈现出的是一种让她疑惑。

  

   “冬梅……”屋内的春桃唤着她的名字。

  

   书房内满地的黑白棋子已经被收拾好了,赫连瑾已经站在那里,他又恢复了那副冷峻的样子。而江楚吟坐在那里,手已经被春桃涂了药膏。

  

   冬梅扶着江楚吟,站在那里,等候着王爷的吩咐,赫连瑾站在书架边,挥挥手道:“都下去吧,今天不见任何人。”一语止,所有的人都慢慢地退出去,江楚吟更是松了一口气,冬梅扶着她走在长廊上。

  

   “冬梅,昨天你到那里去了。”

  

   冬梅先是一惊,然后淡淡地笑道:“昨天,一直在服侍着十七王爷,到后来就听说了……”冬梅连忙止住了自己要说的话,淡淡一笑。

  

   “什么,后来你听到了什么?”江楚吟意味深长的说道。

  

   冬梅扶着江楚吟坐下道:“就是,就是你进入了那片禁林。”

  

   “禁林?”江楚吟有些吃惊道:“什么禁林,为什么叫做禁林?”

  

   江楚吟一想到昨天在那片树林里面的一幕幕,她便是浑身冒着冷汗,那个黑暗的树林里,江楚吟看到了让她恐怖的东西,恐怖让她有些难以忘记的恐怖,就如一个人在一片虚无的空间里,突然间有了一阵让人难以站稳的基石,可是等你找到的时候顿时又被人活生生的拆掉一般。

  

   “这个,这个……”冬梅有些支支吾吾,她的心里当然明白什么是禁林,虽然她也想江楚吟知道,但是她不能以冬梅这个身份告诉她,因为这个她知道江楚吟是一个装不住事情的人,特别是在王爷面前,因为冬梅已经知道了,江楚吟的心不是一般的软。

  

   江楚吟看到冬梅有些迟疑了,心中想到大概这个事情冬梅也是不知道吧,姑且先作罢,她站起来手托着另一只手道:“走吧。”冬梅点点头,她看到了不远处有着一双眼睛正在秘密的监视着他们二人,她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对江楚吟不利的人,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江楚吟知道的太多了,或许昨晚的一幕根本就是做出来扰乱视角的。

  

   “冬梅有没有玉竹的消息。”坐在那里,江楚吟看着冬梅的样子,淡淡的问道。

  

   冬梅连忙上前小声的在江楚吟耳边说了些什么,江楚吟顿时闭上眼睛,不过一瞬间,她感觉一阵风,突然冬梅站在了她的后面,她睁开眼道:“冬梅,怎么了?”

  

   “小姐,外边天冷,还是进屋吧,玉竹姑娘的事,冬梅惦记着,府上的人正在找。”冬梅的声音温柔,听不出半点其他的杂音。

  

   “好,好累,对了,玉竹一定是被人绑出了府,到外面找找。”说着江楚吟还打着哈欠,明显的是没有睡好,昨晚她也是的确没有睡好,一夜都在不断的迷糊之中。

  

   冬梅轻轻的关上门,不免大口的喘着气,转过身,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然后按住胸口,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一间有些华丽的屋子里,一个粉妆女子迷糊的睁开眼,她睁开眼顿时惊住了,浑身已经不能动弹,而坐在她的面前的是一个青衣女子,女子的脸庞让她更是惊讶。

  

   “是你……”女子转过身,粉妆女子连忙闭嘴了,表情只剩下惊愕,她看着眼前的女子竟然是冬梅。

  

   冬梅缓缓的走近,气势完全的变化了,完全的变成了一个江湖的老手了一般。

  

   “你在跟踪我?”声音很小,但是听着的粉妆女子几乎是有些颤抖了,浑身都是一阵颤抖,她缓缓的想要开口,却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纤长的手指直接的穿过了她的肩头,顿时粉状女中浑身颤抖的更加的厉害,几乎是要被这样的一阵恐怖的力道震昏。

  

   粉妆女子迷糊着眼,声音极其的虚弱道:“没有,我是,我是,跟踪着楚吟小姐。”声音有些无力,但是她的整个身体几乎是瘫软在了地上。

  

   “哦,有什么目的。”

  

   这一次粉妆女子的声音很久没有响起,冬梅转过身,将手中的茶杯扔出,正中了那个女子,女子大叫一声,顿时一口血吐出。

  

   “机会只有一次!”声音坚实而有力,完全不像是一个柔弱的丫鬟。

  

   粉妆女子躺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冬梅她淡淡的笑,并没有出声,她此时内心什么都没有想,她唯一想的便是快点死,自己便能解脱了,作为一名杀手,本来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决定了,更何况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杀手。

  

   “你,你……”还没有说完,冬梅已经一手落在了她的身上,背心上,顿时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骨头在慢慢的发出一声声脆响,整个声音都在她自己的耳边回响,声音之中夹着一阵绝望和其他的声音,她无力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淡淡的笑。

  

   冬梅上前道:“我知道你想死,不过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死的权利,你自己选吧。”

  

   冬梅的话中有话,她自然明白冬梅的意思,只要说出自己的目的,便会有一条贱命可以留下,可是她的命本来就不是自己,再贱都是别人的,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这样的命,要不要也无所谓了。

  

   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她想要坐起来,她想要好好的看看冬梅到底是怎样变脸的,就如她在这个王府已经很多年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了解每一个人,就连自己都慢慢的变得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要杀了江楚吟,因为他们知道了你们所有的秘密。”很明显的是,冬梅高估了江楚吟的智商,冬梅站起身,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淡淡一笑道:“你走吧,我不杀你。”几个字让缓缓坐起的粉妆女子一惊,只是现在的她已然是一个废人,就算冬梅不杀他,她又能干些什么呢?

  

   她笑了几声道:“你杀了我吧。”声音之中夹着乞求,坐在一边的冬梅脸色微变,淡淡的笑了一声,然后走出了门去,最后落下一句话:“江楚吟不是你们可以动的。”几个字说的云淡风轻,丝毫没有波澜,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身体明显有些颤抖,她没有掩饰,她将她真是的一面展示了这个女子,一个杀手,掌握着一些人的命运,却是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粉妆女子吃力的站起来,好久她挪动了一步,一口血喷出,然后淡淡的自嘲的笑了,嘲笑着自己的可笑。

  

   冬梅没有杀他,可是冬梅告诉了她自己的身份,原本这个女子在她的眼里是一个死物,可是当她听到了那个女子乞求的声音,要一心求死的人的时候,她反倒起了善心,要放他一马,渐渐地她笑了,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而过了许久,那个粉妆女子才缓缓的退出,她不免为自己的演技感到可笑,这样半推半就的演技,让她觉得好累。是的,她好累,浑身的胫骨几乎被化为了灰烬,她只等着死亡,可是对方却连一个死亡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一个人在这个院子里开始走,她一步一步的脚印都印着血红。

  

   不知道过了好久,她到了她要到的地方,伸出手,用力的撕下一块衣襟,咬破中指,写了几个字,然后摸着似乎还在跳动,但是已经冰冷的鸽子。

  

   “去!”声音那样的无力,她的手被鸽子一蹬竟然顿时连同身体倒在地上,这里人烟稀少,没有几个人知道,或许她自己知道,这里,这个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慢慢的感觉身体在变凉,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淡淡的笑了。

  

   ……

  

   “主子,有信!”站在窗口的一个黑衣女子将鸽子脚下的布巾取下,远远的紫林衣襟嗅到了血腥味,她一皱眉,坐在椅子上,缓缓的接过,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或许她早就预料到了。

  

   “玉竹找到了吗?”紫林淡淡的问道,毕竟明晚便是一个三日之约了。

  

   黑衣女子摇摇头,然后道:“主子,玉竹虽然没有找到,但是可以确定她没有出庄。”一语让紫林站起道:“十七爷还在庄子上没?”

  

   “在。”黑衣女子回答道。

  

   “十七爷还在庄子上,这么说,这件事十七爷也拖布了干系?”声音有些淡,但是站在一边的黑衣女子浑身一震。

  

   “十七爷难道不知道么?”

  

   “这个,这个……”黑衣女子回答不上,十七爷岂是一般的人,她是怎么也猜不透的,紫林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突然紧紧的按住胸口。

  

   站在她身边的女子连忙上前道:“主子,你的身体。”

  

   紫林淡淡的笑道:“没事,明晚之前一定要找玉竹。”

  

   是!

  

   顿时整个屋子里有只是剩下了紫林,她看着桌子上的布巾,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两个字,他们每一个人都想说,可是谁都只能说一次,还是最后才能说出的。

  

   不是吗,紫林也是,她真的是累了。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三十九章:真的累了 “王爷……”春桃的声音在屋外响起了,这个时候的春桃站在门外,端着热水,每天早上这个时候,春桃都会为王爷准备好一切,站在门口等着王爷的使唤,只是昨晚的事,赫连瑾在书房就一直没有出去,故而一大早春桃 2011-11-25 23:31:0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