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九章:自由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1-11-27 23:23:20    状态:已完结
  “王爷在哪里?”声音很轻,让夏草浑身一震,对于这个事情她也只是一个不知情者,这片禁林她是第一次进,没有想到这里面是如此的恐怖,眼前的青衣女子在她的眼里完全是一个陌生人,她确信这个人是第一次见。

  夏草又是朝着后面退了几步,缓缓道:“我也不知道。”声音有些颤抖,她一心想着斩杀了紫林,然后便可以领到功劳,可是当她动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事情的策划者不是紫林,本来就怀着疑问的她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已经暴露了目标,就只有灭口了,故而追着紫林进了这个禁林。

  冬梅上前几步,缓缓的看着眼前的夏草,那张还算清秀的脸上已经有着一道刀伤了,她笑着道:“我看你还是说实话吧,不然就只有当守林者了。”轻声却是布满了杀气。

  “的确,我是真的只是知道这件事,但是我真的不知道王爷在哪里?”冬梅淡淡的笑了,缓缓的她看到了一个黑影,黑影一动,顿时她的身体也跟着动了,因为她看到了江楚吟的身体也动了。

  夏草站在那里,她看着青衣女子的身影一点点的远去,慢慢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不知道方向的走着,她没有目的地,她的目的地就是出禁林,她想着紫林中了那么深得毒,恐怕此时早就已经毒气攻心了吧,一想着她便笑着,然后纵身一跃,吃力的落在了树枝上,光秃的树桠枝上有些刺骨的冰寒,可是此时的她根本就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找到一个地方尽快的让身体恢复,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然后便寻找着出林的路。

  “放开我!”江楚吟终于挣脱了搂着她的黑衣人的手,然后大吼了一声,顿时冬梅听见了那个声音,身影一闪,已经看到了眼前的黑衣人,黑衣人,她顿时一惊,这个人不就是上次遇到的那个人么?

  咳咳,黑衣人咳了几声,然后将江楚吟放下了,放下的一瞬间,江楚吟看到了虚弱的紫林,紫林看着眼前的江楚吟不免有些惊讶道:“你怎么进来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但是也显出了她的惊讶,毕竟这里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江楚吟更加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她不免退后几步,然后坐在地上,她想吼出来,但是身后站着的黑衣人拿剑指着她,她捂住嘴,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紫林,她小声道:“你怎么了,好点了没?”明显江楚吟是想先扯点关系,不然待会儿被杀的时候,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你先回答我,你怎么进来的。”声音很轻,显得很吃力,黑衣人站着那里,看着眼前的江楚吟,一脸的杀气,眼神足以让她颤抖起来,故而她一直不看她的眼睛。

  江楚吟有些小心的朝着紫林坐近,然后小声道:“是春桃带着我们进来的。”

  “王爷喃?”紫林的声音有些小,但是还是让黑衣人听见了,黑衣人看着眼前的紫林,紫林淡淡笑着道:“我是想知道七王爷现在的去向。”

  “不知道。”江楚吟摇摇头,然后有些畏惧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一脸的恐惧。

  嘭!

  “是她!”黑衣人顿时大惊,身体一侧。那柄剑直接的朝着黑衣人而来,这一侧依旧触到了她的衣襟,黑夜里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江楚吟的身边,一把拉起她站在了一边。

  紫林躺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双方,顿时她的脸色大变。

  “上次的仇还没跟你算呢?这次竟然主动送上来。”黑衣人的声音顿时变得阴厉,让站在那里的江楚吟听得心惊,已经是深夜了,这个林子里能够沾上的月光很少,双方都是模糊的,更何况各自都带着面纱。江楚吟站在冬梅的身后,她看着眼前的二人,她看到黑衣人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是好人,可是此时看到受了重伤的紫林的时候,她便有着一种想要保护紫林的冲动。

  “是吗?还以为谁有这么大的权利,能够操纵太后身边的人,紫林姑娘都要臣服,就连王爷身边的夏草,秋菊都是你的得力干将,经过上次的交手,我才知道,原来在深宫大院里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冬梅的话中有话,对方当然听得出来,站在冬梅身后的江楚吟只是看着紫林。

  黑衣人上前几步道:“我知道你是谁了,这个声音好熟悉。”黑衣人淡淡一笑,然后又笑着道:“我是说一个蒙古国的郡主不会只会那点本事的,果真不错,看来你这次来并不单单是为了选夫吧。”

  冬梅淡淡的笑了一声,然后上前几步,她毫不遮掩的将面纱取下来,然后看着眼前的人道:“我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要不是我和人有约定,我才不会参与你们这样狗屁的权位之争。”

  “冬梅?”紫林的声音有些小,但是站在那里的冬梅听到了。她笑着道:“冬梅早就死了,在几个月前,当旺财进入七王爷府上的时候我就进来了。”当时的冬梅正在后院里打扫,正好遇到了从院子后面进来的多纳郡主,多纳郡主不过一拳便将这个丫鬟了结了,又因为自小在草原长成,北方有许多的奇人异事,从小耳濡目染,经常外出闹事的郡主面对一个小小的易容那更是小事情了。接下来她便成了冬梅。

  这个时候多纳干脆将自己的面具撕下,然后淡淡道:“旺财姑娘,记得我吧?”

  江楚吟顿时惊住了,原来自己身边那个一直大大咧咧的女子竟然是多纳郡主,这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顿时吓得准备跪下了。

  “不过好像贵国的手段也太不高明了,我只是为了我的夜鹰才来的。”

  “十三爷?”江楚吟的心顿时被震了一下,当多纳在她的面前提起赫连少卿的时候,她的心顿时一怔。

  黑衣人更是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她几乎感到好可笑,淡淡道:“十三现在被打入天牢,你以为你就能将她救出来吗,。”声音之中夹着一股不屑和不可一世。

  多纳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要在皇上的枕边吹风,当然十三爷出不来,但是我已经想到了办法,你就等着吧,小小的十七就能平定边关的动乱么,你想的也太简单了。”

  “什么,十七去了边关?”黑衣人的声音顿时一软,浑身都有些颤抖。

  “呵呵,看来你的手下还是不够精明,十七黄昏时候出发的,估计现在已经到了,明早或许就有消息传回来了,好或是不好的全凭着你的态度了。”多纳说话间根本就不再看眼前的黑衣人,她这一次更加能够确信,这个人是谁,当朝的太后,柳皇后。

  黑衣人看着眼前的这个来自蒙古国的郡主,冰冷的语气充满杀气:“多纳郡主是在威胁我?”

  “不敢,不敢,只是提醒。”多纳站在那里,然后轻声道:“相信太后是明白人,我的意思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声音很小,江楚吟听不见,这样的声音只有二人间才能听得清楚。

  江楚吟看着眼前的多纳郡主,她才发现以前的看人看得多差,只是怪自己的眼光太差了,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但是的确就算是此刻让她去相信,她也是难以相信,那个在自己身边的冬梅,有着那样复杂的背景,郡主多纳,好吓人的身份。

  “我相信你是明白人?”多纳的声音提高了点。

  这个时候的黑衣人浑身一颤,她不能出手,她知道自己的旧伤未好,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深藏不漏的多纳郡主的对手。黑衣人淡淡的笑了一声道:“郡主真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我喜欢,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好,说说。”多纳淡淡的笑道。

  “第一,我要一个人的命,第二,我要你保护十七在边关大战之中凯旋回朝。你答应我的条件之后,我便立马为你办到你的事,怎么样?”黑衣人的说话温柔了许多,此时的江楚吟顿时惊住了,要一个人的命,不会是赫连瑾的吧。

  “我只能答应你的第二个条件,我一般不杀人。”多纳的声音让身后的江楚吟顿时白眼,什么叫做一般不杀人,那么多情况都是不一般么,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多纳当然知道这个柳太后想要干什么,权倾朝野,现在已经道了立储之时了,故而谁为储君,必定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在朝中的地位之中,最可能成为储君的便是七王爷赫连瑾,十三王爷赫连少卿,十七王爷赫连辰萧,故而朝廷之中也是党羽密布,很多的党羽都是十三爷和十七爷的,唯独七王爷的党羽最少,有时候皇上立储就会选上那些党羽少的以后才能有利的控制,这也是柳皇后关心的,故而多纳知道十三爷暂时柳皇后根本就不敢动,但是七王爷就是他们眼中的第一个猎物。

  多纳上前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是每个人都是你想的那样,或许有些人什么都想得到,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有些人什么都没有想,最后得到了很多的东西。有些时候这个叫做命运。”

  “我从来不相信命运,只有你们草原上的人才信那一套,我们是大好的名族,不要把你们那些小民族思想加给我。”黑衣人的声音有些怒气,但是她没有动手,江楚吟一直站在多纳的身后,她知道的只有现在之后多纳能够相信了,眼前的任何的人都不能相信了,她很想问一下赫连少卿的消息,可是她突然意识到了多纳郡主和十三王爷的关系,顿时打消了那个念头。

  噗!

  坐在那里的紫林一口血喷出,引起了江楚吟的注意,江楚吟走到了紫林的身边,扶着紫林的手,顿时大叫道:“好烫。”可是此时的紫林却感到了浑身的寒气刺骨。

  “是毒发作了。”黑衣人的声音很淡,和多纳之间似乎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没有动手,紫林坐在那里,又是一口血冒出,黑色的有着一股浓浓的臭味,令人作呕。

  江楚吟看着多纳道:“郡主,你见识多,看看紫林姑娘是怎么了?”

  多纳靠近紫林,然后手一触到她的脉门,顿时大惊,这不是一般的毒,这是一种叫做绝命散的毒,此毒无解,从小就熟悉生存技巧的多纳郡主,自然是知道很多的毒药的一些特征。

  黑衣人看着此时坐在那里紫林,她淡淡一笑道:“郡主对毒药也是这么的有研究么?”此话明显的带着一种讽刺的意味,多纳检查着紫林的伤势,只是摇摇头道:“中了剑毒,还在强行的运动,随着血液毒液已经浸入了她的五脏六腑,没有……”她没有说完,江楚吟已经知道了结果,她看着眼前的紫林,这个平时和自己显得有些争宠的女子,这个时候显得竟然是那样的虚弱。

  ……

  在禁林的深处,一个青年男子在一片空地上用自己的刀狠狠的在领近的树上砍了三刀,刀刀相合,瞬间在他的眼前的一棵大树开始动了,他站在那里,纵身跳下了一个安排好的洞内。

  不进不知道,洞内别有洞天,里面布置的好似一个宫殿,这个时候一排和他一样的青年男子朝着他走过来。

  “主人在等你!”青年男子顿时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走去,屋子里有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坐着的人一身白色的袍子,他靠在一张椅子上,显得十分的慵懒,接着明亮的烛光,他看着一本名册。

  “主人,这都是你的就属,只要你一个口信,那些人都会忙活起来的。”身边的流痕淡淡说道。

  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子正是赫连瑾,赫连瑾淡淡笑了一声,那笑让人听着有些畏惧,他淡淡笑着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两个问题,一个是父皇多立太子,二则是我们现在能够调动的绝对忠心的军队有多少。”军事决定力量,这一点赫连瑾早就知道,也正是他明白这一点故而才专心的离开朝廷那个宫殿,那个囚笼,然后安安心心的培养自己的军队。

  “现在可以调到的军队大概有八万,现在还有一万的精英部队在训练,这里的数百名几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随时听从主人的调遣。”

  赫连瑾淡淡一笑道:“还不够,者可用的八万军队还有一大部分是十三的夜鹰军吧。”

  流痕点点头,赫连瑾一脸的愁容,毕竟不是自己一手带出的军队,会有些不放心。不过在这片禁林里秘密集训出来的几百名青年高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足以以一当百之勇。

  “主人,主人……”一个声音响起,流痕站在那里,叫了一声:“进来。”

  “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不能等主人想完了事情在说。”流痕有些不悦道,这个时候的赫连瑾淡淡摆手,示意无碍。

  “什么事?”流痕站在那里不悦道。青年男子顿时跪在地上道:“主人,我们又发现了上次的那个女子。”

  赫连瑾的脸色突变,难道是因为看穿了我的计谋,然后跟着进了禁林,要是这个地方被发现了的话,自己的计划就完全的化为了泡影。赫连瑾站起来,看着眼前的流痕和青年男子道:“这件事情,你们去搞定,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迹。”话已经说明了,这里名曰禁林,自然有它的可禁之处,故而才被称为禁林。

  流痕点头然后出了宫殿,然后一招手,身后出现了十来个青年男子。

  一路上流痕就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知道这一次的对手不单单是单个的人那么的简单,他一路上想了很多。

  ……

  “紫林……”江楚吟看着眼前的紫林一点点的有些熬不住了,紫林知道自己或许在也见不到那个在他心里的人,那个高高在上的王爷,她不过是一个身份低贱的杀手,一个放在任何的身边都是定时炸弹一般,让人感到畏惧。

  这个时候的江楚吟看着眼前的紫林顿时想到了自己,自己不是和紫林一样没有一个能够说话的人,她想着自己还好,自己还有一个玉竹,可是紫林什么都没有,等着她的只有没有的表演,不断的演出着自己不喜欢的样子,不断的想着怎样让自己更加能融入自己的角色,这个时候的江楚吟,突然多么的同情紫林,看着紫林那一张面无血色的脸,顿时有些心疼。

  天渐渐的要亮了,其实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任何的人都会畏惧的便是黎明前的黑夜,这个时候的黑夜是最漫长最怕人的,更何况在严冬到来的时候,或许明天就会是严冬了。

  “多纳,紫林真的就……就没有救了吗?”多纳看着江楚吟的样子淡淡的摇摇头,她有些漠然的看着眼前的紫林,和这个人她根本就不熟只是在七王爷的府上才勉强的见过几面,故而她根本就不需要帮助一个这样的人。

  江楚吟扶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紫林,他知道一个人最后想要完成的愿望一定是最真诚的,她便问了紫林:“紫林姑娘,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自由。”两个字很低的声音,但是让江楚吟听着顿时一震。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四十九章:自由 “王爷在哪里?”声音很轻,让夏草浑身一震,对于这个事情她也只是一个不知情者,这片禁林她是第一次进,没有想到这里面是如此的恐怖,眼前的青衣女子在她的眼里完全是一个陌生人,她确信这个人是第一次见。 2011-11-27 23:23: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