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十五章:大战在即(中)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1-12-02 22:03:31    状态:已完结
  江楚吟拍拍脑袋,看着玉竹还沉浸在浪漫的回忆中,觉得无比的失落。

  “玉竹。”江楚吟忍无可忍,打断了还在描述经过的玉竹。

  “小姐……”玉竹一脸茫然,不是你要听昨晚的事吗?怎么现在好像又没兴趣了。

  “我们去城墙上看看。”江楚吟拉着玉竹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一路上,固府里的家丁、老婆子、丫环侍妾们,见了她们两个都纷纷避让开,没有一个敢阻拦,还都表现出无比敬仰的神情。

  江楚吟走路的空当,心里暗想,看来赫连辰萧真的是个好靠山。

  街道上,往日的熙熙攘攘热闹繁华的景象,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满眼都破败萧条,路边的小商贩们都落荒而逃,四处都是些背着包裹逃难的人们。原本还是整齐干净的道路,现在也是扔满了被遗落的物品。

  江楚吟看着行色匆匆的过路人,拉住其中一个问:“大婶,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都要逃走?”

  “姑娘你还不知道吗?昨天匈奴人来过,虽没有能进城抢掠,但有人说,大批的匈奴人就要来了。不想死,不想被掠去做奴隶的人们都开始逃难了。姑娘你们也快点跟着家人,离开固城,去其他城市躲躲吧。”说话地人也不想多停留,说完就匆匆的奔向城外。

  “小姐,怎么办?”玉竹也慌乱起来。

  “什么怎么办,去城墙上。”江楚吟根本没有想要离开固城。虽然她没有意识到原因,但赫连辰萧绝对是众多原因中最重要的一个。

  “嗯,是,小姐。”玉竹跟着江楚吟逆着人流向前跑去。

  一路上,全是逃走的民众,人心慌慌。

  好不容易到了城墙之下,又有重兵把守,不准一般百姓进入。可是江楚吟却不管这些,但她不会硬闯,因为还是惧怕那卫士手里明晃晃的钢剑,万一不认识自己是谁,就枉死在一个无名小卒之手,岂不是太可惜,又可悲。

  “你叫什么名字。”江楚吟故作镇定的问着守在通道口的士兵。

  “你又是谁?”那个灰头土脸的士卒,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楚吟和玉竹,在他眼里,长得是很漂亮,不过这里不是她们这种女流之辈可以进来的。

  江楚吟掐了掐一旁的玉竹,给她使使眼色,玉竹跟着江楚吟这么久,对她也很了解,明白主子的心思。于是危襟正色大喊一声:“大胆,和圣女说话如此不敬,你知罪吗?”

  “去去去,军事重地,闲杂人等都不许靠近。”小士卒说着就摆摆手,要赶她们走。什么圣女,压根就没听说过。还在这里对他大吼小叫。不过心中也有了一点害怕。

  听小士卒这么一说,玉竹心里也虚得要命,看看江楚吟。江楚吟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不过她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放肆,快去通报你们的赫连辰萧大将军,就说圣女在此。不然要你小命不保。”江楚吟抬起下巴,趾高气昂地看着小士卒。

  那小士卒见她这般有气势,敢直呼大将军姓名,也不敢怠慢了,他犹豫不决,是去还是不去,去了,万一这个女的什么也不是,大将军怪罪下来他小命就不保,不去,她要真的是什么圣女,自己也是小命不保。

  “还不快去,”江楚吟又沉着声音催了一句。

  那小士卒彻底怕了,转身迅速跑向城墙之上。

  不多时,赫连辰萧没有出现,倒是霍起夫的身影出现在城墙边。江楚吟见了,还没等打招,身边的玉竹抢先喊起来:“起夫……我们在这里。”

  江楚吟真想一把掌拍死这个玉竹,起夫起夫叫得这个开心,想要气死我啊。那个该死的赫连辰萧竟然照面都不打一个。

  霍起夫在高处看到了江楚吟和玉竹二人,便底声和小士卒说了几句。那小士卒就恭恭敬敬地跑回来,请她们两人上去。

  玉竹满心喜欢地一路飞跑上去,在江楚吟的眼里,就是个没礼数的小丫头,不知道就算是将军,也不可以在士卒的面前叫得这么亲切吧。完全忘了,自己也是靠着报赫连辰萧的大名才被放行进来的。

  不过江楚吟看到,霍起夫板着个脸,没有一点柔情的样子,心说,不会不高兴玉竹在众将士面前直呼其名了吧。

  才这么想着,事实打破了这一猜想,这个扑克脸的霍起夫见了玉竹,呆板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容。百丈高的城墙之上,风声瑟瑟,霍起夫的披风在风中招展,血洗沙战,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铁面杀手,此刻正面带温情地看着奔向自己的玉竹,真是见鬼的浪漫。

  江楚吟眼中的这副画面,本应是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啊,她的赫连辰萧呢,怎么不来迎她。真是悲伤。

  “玉竹,你怎么来了?”温柔的都能杀死大象的声音,霍起夫关心的拉着玉竹的手,问道。

  “想看看这里的情况,城中的百姓听到谣言,匈奴大军就要来袭。”江楚吟冷冷地说。

  霍起夫也收起那罕见的柔情,正色道:“不是谣传。有商人经过前方回到此地,他们带回消息,前方不远处就有匈奴大队人马正在逼近。”

  “大将军呢?”江楚吟想要看看究竟有何办法去应敌。

  “大将军正在前面帐中与众将军讨论对敌之计。叫霍某来陪二位,看看这城内外的景色。”霍起夫说得很婉转,意思就是说,大将军正在忙,怕你们去了误事,所以叫我在这里看着你们不要到处乱跑。

  “看风景就不必了,带我去见大将军。”江楚吟也毫不留情面。

  霍起夫见状,这个江楚吟并不好对付,又不能命令她去做什么,只得叹口气说声:“好吧。跟我来。”

  说着,霍起夫在前面带路。江楚吟和玉竹走在后面。

  不多时,一个临时搭建起来供商讨事务的高级将领们使用的帷幕出现在前面。霍起夫将帐篷的帘子掀起,让出空间,请江楚吟和玉竹进去。

  弯腰起身,进入帐篷中,江楚吟上下打量,环视了这帐里的情况。大帐正中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张半人高的桌子,桌子正前方,赫连辰萧端坐在大椅子里,他的后面站着一直寸步不离的贴身护卫,江楚吟记得他,就连在昨天晚上她和赫连辰萧单独自处之时,这个护卫也是紧跟其后,当她扔出茶碗发出异声,这个不识相的家伙还闯了进来。

  桌子的左边站着三四个将领,右边站有四五个将士,他们都是全副武装,高大威猛,唯有一个江楚吟印象深刻,那人的右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虽然已经愈合,但却像是一只大的肉爬虫趴在他的脸上,狰狞吓人。

  所有的人,在江楚吟和玉竹进来的时候,都看向她们,眼中充满了杀气,玉竹见状吓得直往霍起夫的身后躲,赫连辰萧抬抬眼见是她们,说:“这两个女人是我固城的守城献给我的,”

  “大将军,这是军事重地,怎么可以让两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进来,万一她们是匈奴的探子…………”脸上有疤的男人见是两个女人,眼睛在江楚吟的身上不怀好意地上下扫了几遍,马上对赫连辰萧说。

  “不必多言,”赫连辰萧一挥手,制止了那个男子的话,“我自有分寸,继续开会。”说完就眼向身旁的男子,“南中大将军,你继续说。”

  “是大将军,”说话的这个男子稍微上了些年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说起话来粗声粗气,长着一圈络腮胡。

  “南中大将军?”江楚吟心中暗自想着,应该是军衔,二品以上的官衔,她多少听七王爷赫连瑾提起过这里的官阶。

  霍起夫带她们两个进来之后,便也加入到讨论中,江楚吟与玉竹两人就像是透明人般,自由地在这帐中走来走去。

  不过她们俩个倒是没敢出声打扰,靠近桌子,听他们说些什么,江楚吟看到,这桌子上是一整副固城和固城附近,用沙子塑造的地势,地形图,惟妙惟肖十分逼真。不由得深深地佩服起这些古人的才华。

  “据探子来报,匈奴进军的路线,是沿着这条小道长驱南进,”南中将军用手指了一下,固城附近的一条线,江楚吟伸着脖子,想看个清楚,结果被这些虎背腰圆的武将们,挡得结结实实,一丝纹都没有,她看不见,只得退到一边,听他的报告。

  “沿途没有军队抵抗?”赫连辰萧有点阴阳怪气地问。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要发作前的征兆。

  “有。是一个叫空仓的三品安远将军,在固城前的安吉岭一线布防,但他遭遇到匈奴的前哨部队,守军完全招架不住敌军的进攻,退下阵来。这股前哨部队便是昨夜聚集在固城外的那股军队。以我的推断,这股敌军见城里灯红通明,必疑有重兵把守。所以没有大举进攻,而是返回等待大部队的支援。”南中将军说得扬扬自得,没有察觉赫连辰萧已经有点怒上眉稍。

  “对方大军多少人?”打断南中将军的夸夸其谈。赫连辰萧不耐烦地问。

  “这…………”南中将军顿时有点语塞。

  “昨夜,属下出城打探,抓到一名匈奴探子,”说话的霍起夫。玉竹一惊,原来,原来昨夜和她出去竟然还带回来一个探子,她怎么没有察觉?

  “哦?”赫连辰萧眯着个眼看看霍起夫。“带上来,问问。”

  “是。”霍起夫出去片刻,单手提了个装扮奇特的男子进来,扔在地上。

  那男子见了赫连辰萧也不跪,“哼”了一声,便鼻孔朝上,一句话也不说。

  “跪下,”霍起夫大声喝到。

  那个探子目不斜视。继续望天。

  霍起夫接着就上去,朝着那探子的膝盖窝踢了一脚,那探子应声跪下。

  “说,匈奴此次是谁带军,一共有多少人。”霍起夫问。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六十五章:大战在即(中) 江楚吟拍拍脑袋,看着玉竹还沉浸在浪漫的回忆中,觉得无比的失落。 “玉竹。”江楚吟忍无可忍,打断了还在描述经过的玉竹。 “小姐……”玉竹一脸茫然,不是你要听昨晚的事吗?怎么现在好像又没兴 2011-12-02 22:03: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