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十五章:雪中的人(中)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1-12-13 22:18:59    状态:已完结
  跪着的太医和宫女们这才站起来,太医跪谢了韦美人,宫女和内臣们则是窃窃私语着,原来是皇后在行这种害人之术,难怪连太医们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就是啊,平时看着皇后就是一副阴气很重的脸,看着就让人害怕,听说,她为了维持自己的容貌,还请外面的巫师给她找死婴作法呢。

  这皇后真的是太狠毒了,竟然想到就这种方法来害韦美人,可怜的美人,怕是婴儿不保了。

  不会不会,韦美人平时待我们这么好,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出事的,我们一起为韦美人祈福吧。

  宫女的小声议论,韦子盈听得一清二楚,她招呼过夏荷,在她的耳边吩咐了几句。夏荷点点头,便起身:“你们留下两个,守着美人娘娘,不准离开半步,出了事,拿你们是问。”

  夏荷指着宫女中最小的两个,命令着她们,两个小宫女低着头答:“是”。

  接着,夏荷对着韦子盈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而韦子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赫连成带着禁卫军冲进了皇后陈阿娇的宫中,一进入皇后宫,就连身为军人的禁卫军,见了这死气沉沉的宫闱,都不禁产生了一种寒意。

  乌鸦落在宫墙上,宫中没有一丝的生气,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味,好像是一种烧东西的味道。大家捂着鼻子,走进宫里,只见皇后一人孤独的坐在大堂里的坐椅上。皇后宫里虽没有人气,但皇后的装扮还是打理得光鲜亮丽,美艳逼人。

  阿娇看着皇上带着禁卫军进来,有些吃惊,她站起来,宫女们也一脸惊慌地看着闯进来的人。还没等阿娇说些什么。

  赫连成一声令下,“给我搜。”禁卫军便呼拉拉的全部,冲进了皇后宫中,不顾皇后的惊愕还有宫女们的慌乱。宫前宫后,四处搜找。

  这时,夏荷赶了过来,她看着皇后与皇上,一个宫内,一个庭院中,两人相互对立着,一个凄惨绝决,一个怒火冲天。

  不过这些是皇上与皇后之间的情感纠葛,夏荷只有她心里的事,她看了看皇后身后的一个宫女,那宫女见了夏荷,便向一旁凋零的牡丹花丛里看了一眼。夏花明白。便走过去装做摔了一跤,禁卫军有几个过去,将夏荷拉起,“你是什么人,还不赶快退下。”

  “是,”夏荷低着头赶快离开,不过一个眼尖的禁卫军,看到,牡丹花下的土壤和其他的地方有所不同,于是他用手中的剑扎了扎那一部分。那里的土壤比较松,这引起了禁卫军的疑心,他上前一步,蹲下用手拨开那里的土壤,里面的东西露出了一部分小角。

  禁卫军拉起来那部分东西,是个用布做的人偶,上面插满了银针,布满被利器插坏的痕迹。“这是什么?”禁卫军将这个布偶高高举起,高过头,赫连成也看到,他接过那个东西,仔细的看了看,“你在宫里行巫盅之术?”

  “我没有,”皇后看到那个东西,吓得连连后退,她不敢相信这种东西会出现在她的院子里。

  “没有?”赫连成把这个东西拿过来给她看,“你还要否认,这是什么!!”赫连成生气不已,将东西扔到地上,“把她那下,送进冷宫,等候发落。”

  “皇上,本宫什么都没有作,我是被陷害的。”皇王跪在地上,梨花带雨,哭得头发也变得有些凌乱不堪。

  赫连成甩手离开,不顾身后皇后的哭声。赫连谨此时听到消息,赶到那里,看着父皇怒气冲冲的离开,身后跟着禁卫军,他跑进院子,里面是悲伤欲绝的母亲,他抱住母亲,却被父皇派来的人拉走。

  “我的谨儿,谨儿,我的谨儿…………”身后是母亲悲痛欲绝的哭喊声。

  “以后她就不是你的母亲,她被嫉妒之心冲昏了头脑,她让朕的十七皇子差点就无法出生。”赫连谨被带到赫连成的面前,他的父皇就是这样告诉他,他的母亲以后的命运。

  “是,父皇。“赫连谨那个时候就不在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露出来。他知道,他的母后是清白的,一定是有人在害她,一定是那个韦子盈做的手脚,但现在他要忍,他的母后被人害成废后,他一定要忍耐。

  “你退下吧,以后不要去你母后那里。”赫连成冷冷地嘱咐了赫连谨几句,就叫他离开,不知为什么,只要看到赫连谨,他就会不自觉地想到他的母亲。还有他母亲鲜红的嘴唇。

  “恭喜皇上,韦美人的肚子已经停止痛苦了。”当赫连成赶回盈福宫的途中,一个盈福宫里的小宫女,兴高采烈地赶过来,“皇上,韦美人的肚子已经不疼了。”小宫女高高兴兴地蹦跳过来,一时也忘了给皇上行礼。

  皇上听了这个消息,也没有在意小宫女的失礼,“走,快回宫守着你们娘娘。”小宫女领命又跑了回去。

  赫连成此时心里更加肯定,一定是皇后的在搞得鬼,她派人绑架了初阳公主的丈夫,看到韦子盈怀孕怕她危胁到皇后的地位,就用巫盅之术来害人。如今被抓个现形,还是死不承认。

  不过,什么事都没有比韦子盈此刻的安全和平安来得更重要,赫连成匆忙赶回盈福宫,一进到宫中,就看到一行人,宫女内臣还有太医都迎上来,恭贺他,说韦美人母子平安,都没有事了。

  看到坐在床塌上,正在喝着汤药的韦子盈,赫连成心中满是喜跃,他快步走近韦美人,“子盈,果然是皇后害你。现在你没事就好。”

  “皇上,臣妾还是不相信皇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韦子盈一脸可人惜的样子。

  “算了,不开心的事就不要提它。”赫连成挥退了宫中的侍女们,与韦美人亲亲我我起来。

  赫连谨心中充满了恨意,充满了对现在的皇后,赫连辰萧的母亲的恨,是她设计害了自己的母后,又杀死了当时的经手人夏荷,还是夏荷知道韦子盈过河拆桥之后,偷偷跑到自己的府里将所有事情告诉自己。

  “谨王,”夏荷兰跪在地上,满脸是泪,“只求谨王能救我家人,至于我自己,我知道我活不长了,韦美人当了皇后,她以前的那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她就越安全,陈皇后身边陷害她的人,韦美人已经将她们全部处死,以前涉及到陈皇后绑架郑季的人也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

  “我也将离死不远,不过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谨王,陈皇后所有的罪名,绑架郑季,巫盅之术,都是韦子盈安排的。”夏荷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赫连谨。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赫连谨反问,他怕又是韦子盈搞出来的鬼,将自己也弄得身败名裂。

  “谨王,你可以不信我,不过我也活不了多久,等到我死于非命的那一天,你自然就会信了。”夏荷落漠地说着。“只求谨王在夏荷死后,看在夏荷将全部实情告谨王的情面上,保全夏荷家人的性命。”

  “你有何证据?”赫连谨看来是要致韦皇后于死地的,他要证据。

  “谨王,如果我有证据的话,还用来求您保全家人的性命吗?求一个死敌的儿子,”夏荷绝望了,“韦皇后做事,果绝,狠毒,没有一个人能幸免,如果有证据的话,皇上杀她百次都有了。”

  赫连谨心里颤抖着,果然自己的母后是被人所害,而这个害之首现在却独掌后宫大权,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与她相抗衡。

  “好,我答应你。”赫连谨同意了夏荷的要求。

  果然,时日不多,夏荷的尸体就被发现在后宫的池塘里,传言说她和宫外的男人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一段情,被人发现,最后投池自尽。

  听到这个消息的赫连谨心里十分明白,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夏荷果真被人灭了口。

  宫里为赫连辰萧举行的胜利宴会还在进行着,宫外天色已经更晚了,忽然有人在门外叫了一声,“看,天,下雪了。”

  赫连成听了有人冒失的喊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有兴致地拉着皇后的手:“盈,随朕出去看看今冬的第一场雪吧。”

  “好,皇上。”韦子盈情意绵绵地看着赫边成,随着他一同走下大殿高坐,沿着铺在大殿中央的红毯,浩浩荡荡的走向宫外。

  赫连辰萧也随着一同走下高坐,回到两位哥哥的身边。他看到赫连谨正在喝着闷酒,知道今天的情景触动了他的记忆。

  想必他也是在想念他的母后,陈阿娇吧。赫连辰萧多多少少听闻了一些有关于陈皇后的事情,陈皇后被废之后,自己的母后韦子盈便登上后位,陈皇后也独自黯然地悄无声息地死在了无人照看的冷宫里。

  不过,这并不能引起赫连辰萧对赫连谨的同情,赫连辰萧十分明白,正因为他的这个七哥心中藏着太多的恨,所以对他以后的前途和赫连国的前途都将会是一个巨大危胁。

  “两位哥哥,父皇和母后都去观赏雪景,不知两位哥哥,是否愿意一同前去?”赫连辰萧笑着问道。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九十五章:雪中的人(中) 跪着的太医和宫女们这才站起来,太医跪谢了韦美人,宫女和内臣们则是窃窃私语着,原来是皇后在行这种害人之术,难怪连太医们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就是啊,平时看着皇后就是一副阴气很重的脸,看着就让人害 2011-12-13 22:18: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