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撤番行动(上)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2-01-08 18:07:05    状态:已完结
  霍起夫见赫连辰萧一脸沉寂,以为他不愿意让江楚吟冒这个险,心里也是十分理解,可是如若江楚吟不去,只有子衿可以,但子衿并没去过夏侯府,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霍将军,楚吟愿意去。”站在一旁的江楚吟按耐不住,抢在赫连辰萧的前面开口。“楚吟已经问过王爷,他已经同意我去夏侯封地了。”

  “哦?”霍起夫没料到这一点,难怪赫连辰萧脸色不好看,原来,他可能误会是自己早与江楚吟商量好此事,两人一同请求。要他不得不答应。

  “王爷,臣事先真是不知江小姐也有此意……”霍起夫忙着解释,却被赫连辰萧打断。

  “不必说了,就听楚吟的。”赫连辰萧闷闷地说着。江楚吟看着赫连辰萧不高兴的样子,知道他为此做出巨大的让步,心里十分的感激。

  “务必要将都城中的消息都封锁。”霍起夫再三强调这一点,他的生命还江楚吟安危都依靠这城中的封锁。

  “本王不敢保证可以维持很久。”赫连辰萧倒是很真实,“一切随机应变吧。”

  董叔敖没有再说什么,这一战关乎赫连国的前途,与赫连辰萧能否在朝堂中站稳脚根,将赫连国长久以来的顽疾清除,不可有闪失。霍起夫是最合适的人选,江楚吟他也是十分放心,他对这次的行动既担忧,又满怀信心。

  “事不宜迟,”赫连辰萧见事情已经决定,人选也已经选好,心中虽然十分不愿意,割舍不下对江楚吟的依赖,但这是她的选择,也是计划能够顺利进行的关键,他宁愿计划失败也不愿江楚吟出事,但,能有什么办法,他只能努力去回避:“霍将军,你们快去收拾一下。今天就出发。”

  江楚吟有点吃惊,这么快就走,她看着赫连辰萧,但他的眼神一直都避着她。有些收不到他的讯息,他生自己的气了吗。

  霍起夫习惯于这种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他起身向赫连辰萧告别,收拾行礼,与玉竹做最后的道别。

  董叔敖也看出赫连辰萧的心情不是很好,他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正是站在一旁的江楚吟。在霍起夫离开之后,便也找了个借口出去了。书房里只剩下江楚吟与赫连辰萧。空气里流动着不安的因子。

  “辰萧。”江楚吟小心地开口,她试探地叫了一声赫连辰萧,“你不高兴我与霍将军一起出行?”她故意将焦交转移。

  赫连辰萧默不作声。江楚吟更是慌了手脚,他这种无声的不满,让她不知如何去应对。

  “你知道本王的心意,为什么还要一味任性的行事。”赫连辰萧长久沉默之后,终于抬起头,看着江楚吟,他的眼中充满了对她的不满,他希望她能开心希望他能做到任何她想做的事,正是因为,他深深地爱着也,但这一定要牺牲他对她的守护吗。

  “辰萧,我想为你做些事,我爱你,但我也是自由的。”江楚吟走到赫连辰萧身边,跪在他身旁,将头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吸着属于他的气息。

  “自由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和本王对你的心意,你终究还是放弃本王?”赫连辰萧的声音里充满无限的落寞。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江楚吟并不认为这两都有什么矛盾,为什么为了表示她对他的爱,就一定要放弃自己的自由,只留在他的身边。“只要我们相爱,谁都无法将你我分开,不是吗?”

  赫连辰萧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要说,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转过身,用手指挑起江楚吟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

  “王爷。”玉竹不适时宜地走了进来,正撞上两人的深情拥吻。“……”玉竹见状马上转身,想要离开。

  “什么事,”看到玉竹的躲闪,赫连辰萧拉开了与江楚吟的距离,却没有放开她,声音里都还满是沙哑。“不必躲闪,本王与楚吟的事,不介意旁人知道。”

  玉竹心里有些尴尬,她回身低着头,脸上一阵躁热:“王爷,霍将军叫奴才,通告小姐,可以出发了。小姐,奴才也替您将行李收拾好了。”

  江楚吟没有料到出发要如此匆忙,她甚至有些后悔她的决定,有点舍不得离开赫连辰萧温暖有力的怀抱。

  “后悔了?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赫连辰萧热切地望着江楚吟,等待她的回答。

  江楚吟也被赫连辰萧强烈的不舍所感染,但她并不认为此次去夏侯封地,是与赫连辰萧的最后一次相遇,将夏侯捉拿回都城之后,还是会因来都城,会继续守在赫连辰萧的身边,还是可以彼此拥有,可以长久守护。她坚信,她与他是不会分离的,只要她爱着他。

  “辰萧,这次行动对你十分重要,我不能不顾你的安危,”江楚吟还是要走,她的回答让赫连辰萧失望,他眼中燃烧着的火焰,渐渐地熄灭。

  最后,赫连辰萧只简单地对江楚吟说了一句:“万事保重,本王会一直等着你。”

  江楚吟离开气氛沉重的书房,站在院中,回望书房,看着窗前赫连辰萧的身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赫连辰萧的爱,让她感到沉重,让她感到压力。爱,一定要相互妥协吗?

  江楚吟摇摇头,她不要,无论如何,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赫连辰萧的爱,她要自由地爱他,不要为爱他,或者他爱她而失去自由的心。这一点她不能妥协。

  再次坚定了信念,江楚吟挺挺胸膛,义无反顾地转过身,背向书房,走向一旁的玉竹,她正牵着马,手里拿着整理好的行李,王府外的霍起夫已经骑在马上,准备挥鞭起程。

  江楚吟接过玉竹手上的行李,再度回望赫连辰萧的书房门口,他没有出来,江楚吟望了一阵,便翻身上马,与霍起夫一同奔往城外。

  垂柳新绿,阳光充沛,气温微热。七王爷府门前没有往日的车水马龙,也少了络绎的人流。赫连谨自从被赫连辰萧软禁在府里,他的生活开始变得清静起来,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赫连谨在府中,虽没有亲卫军的直接监管,但在他的王府大门外,总是有一些陌生冷淡的面孔,那些人只要见府中有人出来,便默不作声地跟在他们的身后。既不怕被看出来是跟踪,也不刻意躲闪。

  “王爷……”满腹牢骚的豆蔻刚刚从街市上回来,娇纵不满地在庭院里大呼起来,“王爷您在哪儿?”

  “小姐,王爷正书房里会客。”她的贴身丫头玉兰忙迎上去,低声禀报给豆蔻。

  “什么人啊。”豆蔻听闻,降下声来,接过玉兰递上来的纱帕擦拭着额角的细汗,一边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初夏的天气虽不十分热,但也是烈日炎炎。

  “奴才不认得。”玉兰回话。

  豆蔻哼了一声,没再理玉兰,环佩叮吵杂地穿过回廊,走到书房门口,正巧碰上里面的几个人正向外走,打了个照面。

  豆蔻用丝帕半遮住脸,眼神却没离开那几个人的脸,仔细地观察着那几个擦身而过的人,豆蔻想了想,他们既不是朝中的官员,看穿着,也不像是地方上的官事,不一点让豆蔻感到汗毛倒立的,是他们眼中闪烁着的凶猛的光。

  豆蔻忙闪身与他们交错而过。掀开书房的门帘,“王爷……”她扭着腰身进到房中,“你能不能叫门外那些便衣密探离开啊,我出门的那一会儿,跟得那么紧,要是让人看不出来是跟踪也还好。跟踪得那么拙劣,一看就看得出来。连……连奴家上厕所都紧跟不放。”

  豆蔻看也不看赫连谨的脸色,不断拉扯着他的衣襟。“王爷……你让他们离开吧。”说着,不断摇晃着他的胳膊,谁知赫连谨脸色越来越差。

  这些人并不是赫连谨安排在府外,而是赫连辰萧为了“体面”的监管赫连谨,而安插的影卫。这些人的出现,本已经使得赫连谨有火发不出来,这豆蔻却一味地要他撤走那些人,赫连谨阴沉的脸上更加吓人。

  “你出去,以后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准踏出王府半步,”赫连谨一甩手,将豆蔻重重地推地地上,“还有,别再来烦本王。”

  豆蔻瞪大双眼,她从来没见过王爷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怎么这一次,对她这么凶。与彩云不同,豆蔻毕竟自认为是有些学识,有些修养的女子,被赫连谨如此一喝,脸面上挂不住,当下就哭了出来。

  “王爷,你怎么可以如此对豆蔻……”豆蔻跌坐在地面上,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泪水,哽咽地埋怨着赫连谨,以往,只要她用出她的眼泪,赫连谨便会好言相劝。可这一次,她的眼泪却像是火上浇油一般,让赫连谨爆跳如雷。

  “滚出去,别在本王面前哭哭泣泣,你家里的人死了吗?”赫连谨大喊地喝斥着豆蔻。再看看豆蔻哭得更厉害的样子,赫连谨气极,摔门出了书房。

  玉兰见赫连谨怒气冲冲地出了房门,又听得房中豆蔻的哭泣声,赶忙进去。看到豆蔻正坐在地板上,抹着眼泪。

  豆蔻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抬头一看,是玉兰,便哭得更大声。玉兰忙上前劝解着:“小姐,别伤心,王爷这几天心情不好,过了这段日子,就会来和小姐道歉的,小姐你别伤心,哭坏了身子。”

  “玉兰,你说,王爷为什么会这么对我,他以前从来不会对我大声说一句话的。”豆蔻红着眼睛,一边抽泣着,一边带着鼻音坐在地上问着玉兰。

  玉兰看着豆蔻伤心的样子,想着豆蔻平日里虽有些尖酸刻薄,但对她也还算不薄,便真心的替豆蔻鸣不平起来。

  “就是啊,王爷最近的变化真的很大,一定和那个和王爷看似仇敌的狐狸精进门有关。”玉兰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人。她认为,一定是王爷喜欢了狐狸精,而对豆蔻小姐冷眼相看。

  “你说的是谁?”豆蔻止住眼泪,看着玉兰。玉兰自知说露了嘴,正想要离开,却被豆蔻一把拉住,“你说的是谁,你有什么事瞒着我?”豆蔻悲伤的样子,马上就不见,严厉地看着玉兰。

  玉兰心虚,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可是豆蔻不依不饶,“玉兰,我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还瞒着我。快点告诉我,什么人,王爷在外面又有女人?”

  “小姐……”玉兰吱吱唔唔,怕告诉了豆蔻又惹来一场闹剧。

  “快说……”豆蔻抓着玉兰的手,越来越用力,心中的妒火越烧越旺。掐着玉兰胳膊的指甲深深地陷入到玉兰的肉里。

  “小姐。”玉兰想要抽回胳膊,却被豆蔻拉得更紧。“前几天,奴才出门,刚巧碰到王爷身边的小奴才金贵,他鬼鬼祟祟地从药店里买了些药,奴才觉得奇怪,家中没有什么人生病需要用到药,奴才心里觉得好奇,只想着,一定是金贵那个小奴才偷偷在外面养什么人,奴才便跟在他的后面,看他到底搞什么鬼。”

  玉兰禁不住豆蔻的危逼,说出了她看到的。“结果,奴才跟着他到了一间僻静的小院,远远地看到了一个人,正是王爷,他接了金贵手上的药,便进了院子。”

  “后来呢,你怎么知道他还有个女人。”豆蔻逼问着。

  “奴才后来进了院子,没有什么人,奴才便悄悄地走到院中的窗子下,从缝隙里看到王爷正小心地给一个女子喂药,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奴才看了都嫉妒,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对王爷施了什么法术,她对王爷冷冷淡淡,王爷却还一味地更加小心地伺候着。”玉兰一脸的羡慕。

  “那个女人住的地方在哪。”豆蔻问着玉兰。

  “小姐,你不要再问了,如果奴才说出来,得罪了王爷,奴才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玉兰也有些害怕,她知道如果豆蔻真的去闹,王爷怪罪下来,她真的就呆不下去。

  “玉兰,告诉我,我不会亏待你,更不会让王爷怪在你的头上。”豆蔻已经想好,她不会自己去捅那个马蜂窝,彩云那个醋坛子,点火便着,有她打前锋,这事儿准闹得无人敢怪罪。

  “奴才不敢。”玉兰还在犹豫中。

  “玉兰,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知道王爷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就一定会查出来,到时候就说是你看到的,你无论怎么样都逃脱不掉干系。”豆蔻脑筋一转,吓唬起玉兰来。

  “小姐,千万不要。”玉兰害怕极了。

  “那就快点带我过去。”豆蔻站起身来,刚刚沮丧狼狈的样子一扫而光,她知道了敌人是什么样子,就一定要光彩照人的去向她示威。让她知难而退。

  玉兰没有办法,只得被豆蔻强行带出了门。但是,豆蔻并没有直接一个人出去,而是回了房,用清水仔细地将脸上的泪痕洗净,又重新擦拭了一遍胭脂,拿出最贵重的手饰带在头上。换了身艳丽的衣服,走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碰到彩云正在院中晒太阳,看着院中的花草。

  “哟,豆蔻啊,你打扮的花枝招展,要去哪个相好的私会?不怕被王爷知道,剥了你的皮。”彩云一面用丝帕扇着风,一面斜着眼睛打量了一番光鲜亮丽的豆蔻。无不嘲讽地说着。

  “哼哼,彩云白瞎了你这副好相貌,被王爷嫌弃还不明就理,还不知道外面有女人已经踩到你的头上来了。”豆蔻话中将王爷在府外养着另一个女子的事透露给彩云,果然不出她所料,彩云一听到这样的话,马上就如爆竹一般炸了开来。

  “豆蔻,你不要今天刚刚被王爷骂了一顿,就昏了头,你说王爷外面有女人,有什么证据。”彩云不相信,她一直以为,只有她才可以吸引住王爷的注意,才可以让王爷把她从府外接进府内,登堂入室做得体面的王爷妃子。她一直是这王府里最成功的女人。

  只不过她没想到,赫连谨能将她带入府里,也能将别的女人以同样的理由带进府中。这是彩云不能容忍的。怎么可以有别的女人踩着她的脚印进来,更何况是同她争夺王爷的宠爱,不行,绝不能允许她的存在。

  “是不是真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豆蔻看激怒彩云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理会她,抬着下巴,高傲地向府外走去。

  “你等等。”彩去见状,也顾不得要打扮得光彩照人,重要的是,去将那个勾引王爷的狐狸精给揪出来,狠狠地骂她一顿,难怪,这一段时间王爷总是看自己不顺眼,总是嫌弃她这不好那不好,终于找到原因了。

  豆蔻露出计谋得惩后的笑容,并没有停下脚步,“玉兰,你在前面带路。”说着,便仪态万芳地走了出去。玉兰一脸愁地走在前面,祈祷着王爷此刻能出现,阻止她们的行动。只是总是事与愿违。王爷的身影始终都没有出现。

  就这样,彩云带着她的贴身丫头钏儿,跟在豆蔻和玉兰的后面,四个女人浩浩荡荡地朝着涟绮的住处而去。

  都城的城门口,赫连国的百姓们进进出出,门口把守着卫兵,他们都严密地监视着每一个通行的人,一旦有可疑之处便拦下来搜身。

  “你。”守门的卫兵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脸上散发着一种凶恶的气息,是一般百姓脸上所没有的。他的身材魁梧,本应被纳入充军,却穿着平常百姓的衣服。这让守门的卫兵感到可疑,将那人拦下。

  那个高大男子见被叫住,便也不再伪装,拨出刀来,挥向那卫兵。卫兵防不胜防,被一刀砍在肩上,血流入注。

  “来人,有探子。”卫兵受伤,却还大喊,引起了其他士兵的注意,周围通过城门的百姓惊慌失措乱成一团。那个高大男子想剩乱跑掉,就在他混入人群,想要借机冲出城门之时,一支呼啸的弓箭,正中那高大男子的额头。不偏不斜,那子头上飞溅出来的血滴,洒在了他身边一个妇女的脸上,引得她大声惊叫。

  射箭的,不是别人,正南军的统领长腾,他精准的箭法,让刚刚跟随他的士兵在心里由衷的敬佩。使得这些原来心存不服的士兵更加愿意跟着这位有真才实料的统领。

  “你们盯住人群,绝不会只有他一个探子,一定还有探子夹在人群里,想剩机离开。”长腾放下弓箭,沉稳冷静地吩咐着一旁的卫兵。接着,他闪烁着锐利光芒的眼睛,在动荡的人群里扫视着,一点没有受到混乱的影响。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一百五十四章:撤番行动(上) 霍起夫见赫连辰萧一脸沉寂,以为他不愿意让江楚吟冒这个险,心里也是十分理解,可是如若江楚吟不去,只有子衿可以,但子衿并没去过夏侯府,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霍将军,楚吟愿意去。”站在一旁的江 2012-01-08 18:07:0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