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五十八章:青书身世(中)

作者:爵诀    更新时间:2012-01-08 18:12:03    状态:已完结
  “没关系,我看你我也很投缘,就当是我送你的。”锦华拉住青书,“走,我和去换换看。”青书见锦华如此热情,盛情难却,只得跟着锦华一同走到卧房里。

  “那,你换上这件试试。”锦华拿出一件,丝绸薄纱的长袍,递到青书的手上。“你我身材应该相差不大。换上,我看看。”

  “这……”青书拿在手上,看看这袍子的质地,十分的轻柔华丽,“这不适合我。我还要做些粗活,浪费了这么好的衣服。”

  锦华看看青书的手和脸,“先去洗个澡,看你这一身的灰。”说着,拉起青书又到了后面的浴池。这里好像是依山建的一座温泉,偌大的池子里,清清的池水直冒着热腾腾的水气。

  青书被这热气一熏,头脑有点昏沉沉的,一定是刚刚吃过午饭,开始打瞌睡起来。青书昏乎乎地任由锦华脱下粗布衣服,带入池水里,清身上的灰尘。他此时已经有些分不清楚身处何地,只听锦华在身边说:“多细腻的皮肤,侯爷一定会喜欢的。也一定会重新对我好的。青书你就牺牲这一回,当做是一顿午餐的报酬。”

  接下来,青书记得就不大清晰了,好像他晕晕沉沉地穿上了锦华的衣服,在镜子里照上一番,如同梦境一般地进了另一个房间,那里好像还有些其他的人,好吵。

  还发生了什么,他记不得了,只听见一个低沉的男人喝退了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又变得好安静。只有锦华,还有那个如太阳一般耀眼的男人。就算是意识不清的时候,青书也还记得,那个男人如妖般的美丽,和长如瀑布般的黑发。

  “锦华,你就是聪明,懂得本侯爷已经厌烦了那些粘人的娈童,”那个男声就在耳旁,可是为什么会夸锦华,他要自己在这里做什么。青书还不知道此刻,他迷朦的眼里,充满了对情、欲的渴望,也不知道他的美丽的脸上正泛着不寻常的红晕。

  “侯爷,这个男童可是锦华千辛万苦才为侯爷您找到的。”锦华此刻正攀附在夏侯常的身体上,看着站在房中,因迷药而意识模糊的青书。他细腻如象牙般高贵的皮肤,暴露在空气里,泛着迷人的光晕。因长期劳作而结实却不纠结的肌肉在长袍里若隐若现。

  “你过来。”夏侯常一伸手,要青书走近些。想看得更清楚些。

  青书看到那个人正向他伸出手,也服从地走了过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向外冒着火一般的热气。躁热无比,口干舌躁。好像渴口清冷的山泉水。

  夏侯常将青书拉到跟前,仔细地看着他。由于迷药的作用,青书此时,一切都处于迷人的状态,目光里隐约地含着对陌生环境的恐惧,却又充满了难以明状的渴望。

  从来没有见这样清爽的男孩子。夏侯常对青书爱不释手。“锦华,你真懂本侯爷的心思,今天早上的事,本侯已经察清楚,一切都是那个鸾搞得鬼,本侯错怪你了。”夏侯常一边轻轻的抚着青书红晕的脸,小心得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毁了他一般,一边斜着眼看看靠在怀里的锦华。

  “侯爷,只要您还喜欢锦华,锦华就很高兴了。”锦华万般高兴地用头蹭着夏侯常的脖子。“侯爷,不知你是否有兴趣,要锦华与这个男孩一同侍候侯爷您。”

  “嗯?”夏侯常看着锦华抬起的脸,露出惊奇的神态,“锦华,本侯果然没有白痛你。”说着拉过锦华狠狠地亲下去。而手却仍留在青书的身上。

  锦华的眼中露出胜利的光彩,鸾,你与我锦华作对,就是你的末日。侯爷最终还是喜欢我的。青书,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只因你太过善良,太容易相信人,不过我对你也是不错,你能够有机会一睹侯爷的风采,还能吃上一顿饭,也算是对得起你。锦华想着,便闭上眼,同侯爷吻在一处。

  青书的神智已经完全被药性控制,不知道自己正在何处,正和何人将要做些什么。只是觉着浑身热得难受,想要脱掉身上的附着物。锦华在与夏侯常结束了一段长吻之后,起身替青书宽衣解带。夏侯常则轻靠在床中,眯着眼,等着锦华的侍俸。

  接下发生的事,让青书一生都难以忘记,身体被贯穿后的撕裂般的痛苦,使他从药力当中清醒过来,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被他信任的锦华压住双手。无法反搞,青书只能眼睁睁无助地承受着,来自另一个男人的侵入。

  当一切都过去之后。夏侯常满意地离开,离开前还不忘对锦华许愿:“锦华,你今天让本侯很高兴,你想要什么,就对卞管家说,叫他给你弄。”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青书悲愤地看着锦华。却不想锦华竟然冷笑道:“你凭什么责问我,你是什么身份怎么有资格同我说话,也不想想你一身的灰尘,我不嫌弃你的肮脏,请你吃了一顿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吃到的午餐,还有什么资格对我兴师问罪。”

  “我相信你……你却这样对我。”青书说不出话来,他难以想像他如此相信一个人却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锦华的脸色变得冷淡:“赶快穿上你的衣服,回你的棚屋里,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也别妄想同侯爷有过一次,就想攀上枝头。赶快滚回去。不要等我叫来卞管家,将你赶出侯爷府。”

  青书心里害怕,他不能离开侯爷府,父亲需要那笔佣人费给母亲治病,如果他被赶出侯爷府,父亲会很伤心,也会很失望。青书含着泪,捡地上的薄纱。

  “不是那些,这才是你的……”锦华嫌恶地用手指挑着青书刚来时穿着的粗布衣服。扔到他的面前,“快点离开这里,你衣服上的味道太难味。”说着掐鼻子,一脸的嫌弃。

  青书默不作声地穿好衣服,走出房门,他的心里空荡荡,刚刚到来的第一天,便尝到了这侯府里的人心险恶。

  “你这个小浑蛋,”卞管家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消失了整整一个下午,知不知道有多少鸟儿你没有喂,知不知道你有多少事没有做。”卞管家揪着青书的脖领,将他牵回到仓库,指着一地被飞来觅食的飞鸟啄得满地都是,早上辛苦分好的饲料。“晚上不许吃饭,什么时候把这里收拾好,什么时候才可能休息,不知天高地厚,到处乱跑。早晚上侯爷碰到,把你赶出府去。”

  青书一言不发,蹲在地上默默地,一颗颗捡着地上的谷物和食粮,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了下来。

  “说你几句就这么任性,不许哭。”卞管家看着青书不作声,默默地掉眼泪,以为他心存不服,“还委屈你了。是不是。”管家重重地一掌拍在青书的头,严厉地训斥着他。“越看你越来气。”管家骂累了,见他还是不作声,便气呼呼地走开。

  身上的痛感,还有心里的伤痛,让十岁的青书都承受不了,他呜呜地哭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来安慰,也没有一个关心。甚至都没有人知道,还有一个人正在这里。

  天色渐渐黑下来,阴森森的仓库里,没有一点暖意,饥肠辘辘的青书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度过了来到夏侯府的第一个夜晚。

  迷迷糊糊地度过了一个夜晚,清晨的阳光照到了青书的身上,他抬起头,看到一只青鸟正站在他对面的架子上,看着自己。青鸟身上美丽反着早晨阳光的羽毛,光滑顺畅。青书看着它,心里的悲伤又泛了起来。

  青鸟看到有人在动,扑愣着翅膀飞开了。刚刚觉得有人陪伴的青书,再一次陷入了寂静之中。不过,青书并不那难过了,他突然之间好像看到一丝希望,为什么他要自怨自艾,为什么他一定要认为他受到了伤害,为什么他要难过,没有人会因为他的难过而同情他,也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他是不是受了伤害。

  被人设计利用,只能说他太天真,他难过伤心,毫无作用,只能让自己更加没有用处。青书看着天空里飞翔的青鸟,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他,只有自己才可以让自己痛苦不已。

  所以,被迷药所害,被锦华用来讨回夏侯常的喜欢,青书不再感到痛苦,既然能被人利用,说明他还是有用的,夏侯常是喜欢他这种男童的。只是这样的喜欢是脆弱的,当有更加年轻更加有活力的男孩出现的时候,靠着美貌讨人欢心的男童,下场是悲哀的。

  青书想明白,自己想要在这夏侯里有一席之地,仅凭他的默默无闻,仅凭他的天真无知,是不可能获取夏侯常对他的注意,他要等待,他要静下心来充实自己,总会有一天,他会要他成长起来的人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三年之后。夏侯府里迎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全府上下所有的佣人都在忙碌着打扫,准备,生怕有那么一点点细节,让来客不高兴。

  “七王爷,您能来门生的封地上,真的是夏侯常最大的荣兴。”凉亭里,石桌旁边,莺红柳绿,池水粼粼。夏侯常正与赫连谨一同围坐在石桌边。喝酒聊天。

  “侯爷,你是这封地的主人,不要与本王如此客气。”赫连谨满脸春风笑意,与夏侯常推杯换盏。

  就在两人聊天的气氛十融洽之时。十分破坏画面的一景出现。

  “王爷……”彩云是唯一能够被允许,跟着赫连谨来到这封地的女子。那时,她正深受着赫连谨的宠爱。她怀里抱着一只彩鸟伤心地跑到赫连谨的身边,梨花带雨。

  “哟,这是怎么啦。”赫连谨溺爱地问着伤的彩云。

  “王爷,您看看这彩鸟,多可怜。”彩云将这只已经奄奄一息羽毛色彩斑斓的鸟儿抱给赫连谨看。“它的名字叫做彩鸟,与妾身的名字还有一字重合呢。不知它生了什么病,就快要死去了。”

  “这是谁的失职。”夏侯常大怒,竟然让王爷的爱妾伤心。“这鸟是从哪里来的。”

  管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见夏侯常如此生气,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回侯爷,这鸟不是咱们府上的。”

  “不是府上的?”夏侯常更加气愤。“你们竟然连只鸟都看不住。”

  “侯爷,这鸟儿是妾身从市集上买来的。”彩云哽咽着说:“可是谁知才养了不到一会儿,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吃了几口食,就变成这个样子。”

  “有这种事?”夏侯常稍微静了下来,“夫从是从那里得来的鸟食,”

  “是妾身随意从桌上拿的糕点。”彩云看着这彩鸟,黯然落泪,看得赫连谨更是心痛。

  “彩云,不要伤心了,本王再给你买回十只一模一样的鸟,别难过了。”赫连谨忙着给彩云抹下眼泪。

  “不,妾身就喜欢这只彩鸟,它与妾身是有缘份的。”彩云撒起娇来。“我就要这只鸟活下来。”

  “诶,彩云,你这不是为难侯爷吗?”赫连谨眼睛看向夏侯谨,把这个大难题扔给了他。“这鸟都快要没气了,怎么可能还被救活。”

  “侯爷,妾身知道您是无所不能的,妾身求求侯爷,找人救救这只鸟吧。”彩云连连哀求道。

  夏侯常此时也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他也不知如何能让一个濒死的鸟复活。这比起要一颗绝世珍珠,或者要一只老虎的皮毛都难上百倍,这叫他可如何是好,彩云是王爷的爱妾,她要是不高兴起来,王爷的心情还能好起来吗。

  “侯爷。”就在夏侯常一筹莫展的时候,管家凑到夏侯常的耳边:“侯你,我知道,府里有个叫青书的小家奴,对鸟兽疾患方面的事情很是熟悉,府里养的鸟兽生病都是他来医治,不如叫他来看看,看好了则好,看不好治了他的罪,这王妃也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嗯?有这样的人?叫他来。”夏侯常听了马上叫管家将青书带了过来。

  此时的青书已经是脱胎换骨一般,他知道此次十分危险,弄不好,就会落得个凄惨下场。

  “你就是青书?”夏侯常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样子,甚至那年与他云雨过后,便不再记得他这个人。就连那个害他被夏侯常强暴的锦华也已经沦为一般的家奴,在做着最脏的活计。“快给王爷爱妾的彩鸟看看。是生了什么病。”

  “是,侯爷。”青书低着头,走到彩云身边,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青书,他能否治好这只鸟儿,关乎着所有人的生存大计。

  只见青书将彩鸟检查一番,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便将鸟儿倒提起来。猛地在鸟的腹上拍击起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嫌它死得不够快……”彩云一阵怒目相向。她喷着火的眼睛像飞刀一般射向青书。

  管家也是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这青书怎么这般没轻没重。

  就当夏侯常也要发怒之时,只见将死的彩鸟又活蹦乱跳起来。扑愣着翅膀要飞走。彩云一见立即雨过天晴,喜笑颜开。

  “侯爷,还是您府上能人巧医有本领,彩云替这鸟儿谢谢侯爷。”彩云抱着彩鸟欢天喜地地跑开。只留下青书还有一屋虚惊一场的人。

  “想不到,这快要死的鸟儿,你都能医活,真是有两下子。”赫连谨也对青书刮目向看。“这是怎么回事?”赫连谨有些好奇。

  “王爷,奴才只是侥幸罢了。这鸟儿看征状是有些喘不过气,奴才问过娘娘,这鸟儿是吃东西时突然生病,所以奴才大胆推测,这鸟儿是在吃东西时被较大的食物堵了食道,压迫气管无法呼吸。所以奴才才将这鸟倒过来拍打,使卡在食道里的食物滑出。”

  “原来竟然这般简单。”赫连谨听过之后,对这青书的聪明沉稳甚是喜爱。“侯爷你真是管教有方,连个养鸟的奴才都能如此机敏过人,真是让本王开了眼界。”

  “哪里,哪里。”夏侯常嘴上谦虚着,心里却是高兴得不得了。“管家,你带青书下去,好好打赏。”



温馨提示: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全文阅读和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txt全集下载。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王逼亲:王妃请翻牌 第一百五十八章:青书身世(中) “没关系,我看你我也很投缘,就当是我送你的。”锦华拉住青书,“走,我和去换换看。”青书见锦华如此热情,盛情难却,只得跟着锦华一同走到卧房里。 “那,你换上这件试试。”锦华拿出一件,丝绸薄纱的 2012-01-08 18:1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