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3章:政治联姻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2-01-31 23:24:20    状态:已完结
“是啊,据说当年冯氏还想把冯咏曦只给薛之衡,可是冯咏曦最后却坚持要嫁给薛之琛,不惜以死相逼坐上董事长的位置,然后用政治联姻逼迫薛之琛与你成婚。”蒋倩念着资料,自己都吓了一跳。

章沫儿不可置信的夺过资料看着,“这婚竟然是冯咏曦逼来的?难怪薛之琛如此恨她。”

“是啊,十二年前薛之琛留学归来接了一笔大生意,失败后就自动退出了薛氏。自己在外面创业,那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小有名气,正是因为冯咏曦的逼婚,薛之琛为了挽救薛氏才同意这场婚事,重新回了薛氏坐上董事长的位置。”

生意失败,退出薛氏。难怪那时候的他如此哀伤,自哀自怨。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他跟薛楚楚也没什么分别,不愧是兄妹俩。

“你笑什么?”蒋倩盯着她问。

“哦,没什么。”章沫儿摇头,她拿起了资料仔细地看着,这冯咏曦跟薛之衡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HELLO。”章沫儿正在办公室里批着这一段时间的文件,一天都对着这些英文符号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她接起了电话。

“是咏曦吗?”

“妈。”章沫儿听出了薛母的声音。“怎么了?”

“哦,没什么。”听得出薛母的心情最近好了很多,“楚楚最近总念叨你,妈也有些想你了,你明儿有空吗?回来吃顿饭怎么样?”

章沫儿笑了,“好啊,薛之琛这几天去欧洲了,可能……”

“我知道,就是他在我也不叫他,这孩子一心都在事业上,像他爸爸,来了扫兴,呵呵。”薛母笑道。

章沫儿也笑,“呵呵,妈,您和楚楚有什么想要的吗?我明天给你们带过去。”

“不用了,不用了,我老人家要什么下人们都准备妥当了,你来就好。楚楚那丫头三天两头往外跑,哪里还需要你带呀,就这么说定了啊,明儿妈在家等你。”

章沫儿挂了电话,心里暖呼呼的,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念着你,等你回家吃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尽管薛母那么说,章沫儿还是买了大包小包的补品回来。高兴地薛母合不拢嘴,“你这孩子,带这么多我怎么吃得下呢,累了吧,快,吃饭了,吃饭了。”

饭桌上,薛母看着这儿媳妇就是越看越喜欢,还好那时候没有让他们两个离婚,不然自己肠子都要悔青了,“咏曦啊,你喜欢吃这些传统的中餐,来多吃点。”不断地给咏曦夹菜。

薛楚楚看了在一边撅嘴,“你可要多吃点,妈知道你好这口,专门请了厨子回来弄了这一桌子菜呢,对我她都没有这样过。”

章沫儿幸福地笑,她揉过薛母的手肘依偎在她怀里,“那必须的,今天这桌子我包了。某人吃醋了,估计是吃不下了呢。”

“哼,谁说我吃不下啊。”薛楚楚赌气拼命往碗里夹菜,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咏曦啊,你跟琛儿商量商量,什么时候搬回来吧。你看你爸走了,这么大的屋子就剩我跟楚楚两个人,衡儿自小就在外面不归家。你们搬回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饭,趁妈妈还有力气也能给你们带带孩子。”薛母被沫儿这么一抱也觉得甚是温暖,多少年了,她的孩子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依偎在她怀里了。

章沫儿沉默了,她不忍心让老人家失望,“好啊,我跟薛之琛商量商量,不过这事还得听他的。不管怎么样,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怎么会只剩你们两个呢。”

“哼,你们都是大忙人,还不是打个电话回来一次啊。这么美的春天都快过去了……”薛楚楚插嘴。

“是啊,春天空气好,是郊游的好季节呀。”章沫儿灵机一动,“改天我安排安排,咱们出去玩玩如何?”

“郊游?”薛楚楚的眼睛都冒火花了,“这么好的提议你应该早点说嘛。”

用过了晚餐,薛氏母女都留沫儿过夜。“是嘛是嘛,反正大哥也不在家,你就在这睡嘛,大不了我委屈一点陪你睡得了。”薛楚楚早就想跟冯咏曦一起睡了。

薛母和章沫儿都笑她,“那我还能说什么呢。”章沫儿屈服了。

洗漱完跟楚楚一起倒在床上,两个人都没有睡意。薛楚楚砸吧着眼睛,忽然转向章沫儿,“嫂子,你这辈子除了我哥还爱过其他人吗?”

章沫儿望着天花板,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爱过。”

“真的吗?真的吗?”薛楚楚八卦起来,“跟我说说,跟我说说嘛。”

那年章沫儿刚刚读高一,前夜刚刚挨了养母毒打,中午是养父在家煮饭为了避免他的骚扰,沫儿找了个理由留在学校。周末在图书馆整理图书是她勤工俭学的一部分,这天下午收拾得有些乏了,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连成就是这样闯入了她的世界,那天下起了大雨,他这个从来不进图书馆的人不得不进来躲雨,闲逛着却看到一个小姑娘瑟缩在角落里睡得像个柔弱的小天使,让他无法移动自己的脚步。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为她盖上,然后坐在她对面端详着她甜美的睡姿。

沫儿被噩梦惊醒,发觉自己的手肘已经麻痹了,她拧眉起身,却有一件外套从自己身上落下。俯身捡起,发现了在她对面静静地睡着的男孩,清新俊秀的五官映入眼帘。她想了想,把外套轻轻地披在他身上然后离开。

自那以后,连成几乎天天出现在图书馆里,沫儿走到哪里他就看哪里的书,每天早上课桌上总是摆着一份早餐尽管沫儿从来没动过,却始终如一每天都有新鲜的出现在那里。放学的时候,这个傻小子就骑着单车跟在她身后,默默地却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存在。

悠悠偷偷地瞧瞧身后的人笑沫儿,“沫儿,他可真是个痴情人呢。”

沫儿羞得脸颊通红,“悠悠,别看了,快走吧。”

“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接受他呢?他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呢,跟你这个校花也很是般配的嘛。”悠悠说道。

“悠悠,你不是不知道我的状况,我哪里有资格谈恋爱呀。”沫儿哀怨道。

沈悠悠反驳道,“为什么没有资格?难道我们这些被收养的孩子就注定一辈子没有幸福吗?你跟他在一起,他就可以保护你啦,你也可以不受你养父的骚扰……”

章沫儿捂住了悠悠的嘴,“悠悠,你再乱说我回去又要挨打了。”

悠悠心疼的掀起她的袖子,“你那个养母也真狠心,好好的人被她打成这样子。”

第二天,章沫儿的课桌上就出现了一瓶跌打药膏。沫儿看到了拿着这东西就追了出来,“为什么给我这个?”她紧张地问。

连成兴奋的差点说不出话,“你,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沫儿被他的傻劲感动到却还是焦急,“你为什么给我这个?”

连成纳闷着,“我昨天远远看见你手上有伤痕就给你买了这个,你怎么了?怎么会受伤呢?”他说着便要看沫儿的手。

沫儿躲开他问,“你昨天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听到啊,你们说到我了?”连成傻傻地笑。

沫儿皱眉摇了摇头,“没有。”又坐回了座位。

沫儿生日那天,连成召集了所有的兄弟要给自己心爱的女孩一个惊喜。

“在操场上摆一个爱心蜡烛,然后再送上一束花唱首情歌?”

“这都过时了。”

“要不给她办一个生日宴,然后当众表白?”

“那她要是不来怎么办呢?章沫儿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

“那就给她买一辆豪车或者首饰,女人最喜欢这个了。”

“沫儿不是这样的女孩。”连成也提了否定意见。

“要我说,干脆我们就来个英雄救美,在冰的美人也会融化的。”

“这个好,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他们收买了沈悠悠,这才是成功的关键所在。

“沫儿,今天你生日,打算怎么过?”放学后,悠悠就跑到沫儿教室里。

沫儿摇摇头,“我今天还要回去干活。”

“你生日他们都不给你过吗?”悠悠皱眉。

沫儿点开她的眉头,“走吧,我每年不都是这么过的吗?”

悠悠拖住她,“要不,我们一起去喝碗清汤面吧?买个小蛋糕点个蜡烛,你都十六岁了,怎么也要许个愿望嘛!”

“诶,可是我们哪里有那么多钱啊。”沫儿被悠悠推着往学校后门的小吃街走去。

“今天你生日,当然是我请了。”悠悠花别人的钱装阔绰。

去后门的小吃街必须经过一条暗黑的小巷,据说那里有很多鬼怪传说,鲜少有人从这里走。

两个女孩瑟缩着走进了小巷,一步挪着一步。

“悠悠,这里太恐怖了,我们还是别去了。”章沫儿吓着不敢前进。

悠悠还是推着她,“没事的,没事的,马上就到了。”自己也是战战兢兢。

“站住。”忽然有人在背后喊道。

两个人停了步子,吓得大叫。

“住嘴,不然就杀了你们。”旁边又来了一个人,“把钱都交出来,快点。”

章沫儿知道自己遇到打劫的了,可是她却死死护着自己的书包,“不,这是我下学期的学费,你们不可以。”

“不可以,那就拿命来。”那人晃了晃手里的刀。

“沫儿,怎……怎么办?”悠悠在旁边帮腔,“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赫,电视里说我们见到他们的样貌他们一定会杀了我们的,快,快闭上眼睛。”

沫儿被吓得也闭上了眼睛,“好,好,我把钱给你们,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先让她走好不好?她的钱都在我这里。”

悠悠没想到沫儿会这么说,感动地抓着沫儿,“不,我们一起走。”

“你们都别啰嗦了,快把钱交出来。”

沫儿不甘心的慢慢脱下背上的书包扔出去。这时候,连成从背后冲了出来,他抓起沫儿丢在地上的书包抓起沫儿的手,“快跑。”

沫儿像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尖叫着拼了命地跑。跑出了好远一段距离,到了小吃街的闹市区,他们停了下来。沫儿吓得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天知道她要是没了那些钱,她养母也是会把她打死的。连成心疼地俯身抱她入怀,“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有我在。”看着沫儿这般的伤心,他心疼得有些后悔起来。

沫儿终于紧紧地抱住他哭得稀里哗啦。连成抱着她心里乐开了花,一直安抚着她给她温暖。

“呜呜呜……”等沫儿稳定了情绪悠悠却哭了起来,“都怪那些人,把沫儿的生日都破坏了。”

连成故意装作吃惊,“今天是你生日?”

沫儿抹着眼泪点头,“没关系了,谢谢你,我该回家了。”

“你这么红肿着眼睛怎么回家呢?”连成拉住她的手,“我知道前面有一家不错的餐厅,我们去那给你庆祝生日吧?”他没有等沫儿答应就牵起她的手向前走。

沫儿红着脸,心里小鹿乱撞,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牵她的手,而且让她感觉这么的温暖。

没想到连成竟然包下了一整个餐厅,悠悠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她跟连成在这家餐厅里享受着她此生从未吃过的菜肴,还有人为他们拉小提琴。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人推了一个精美的蛋糕进来,连成握着她的手为她唱生日歌,沫儿湿润了眼眶看着他,那一刻自己就彻底被他征服。

“沫儿,许个愿吧。”连成好听的歌声结束。

沫儿笑着闭起了眼,那年她的愿望是希望一辈子都跟这个人在一起。

后来,连成带她去海滩边放烟火,他抓着她的手点火,然后迅速的跑开,看着烟火‘砰砰砰’地冲上天绽放美丽的花火,沫儿觉得那一刻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个时候连成抓着她的手将她抱入怀中,“沫儿,当我的女朋友,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沫儿在他怀里甜蜜地笑,“恩。”

“真的?真的?”连成不敢相信。

沫儿开怀大笑,“恩,真的。”

连成高兴地抱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在漫天的花火下,那景色显得唯美绝伦。那一夜,他吻了她,轻轻的吻,却让他们的心狂跳不止。

“哇,好浪漫啊。竟然会有一个人这么为你,我大哥对你可没他十分之一好啊。”楚楚感叹到,“那后来呢?你们为什么没在一起,为什么后来会选择我大哥?”

章沫儿略有些哽咽,许久才,“他死了。”

楚楚狠狠地咽了口水,“对不起。”

章沫儿挤出一丝笑容,“没事,很晚了,早点睡吧。”她悄悄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侧身而睡。

不一会儿,楚楚平稳的呼吸声传来。章沫儿转身为她盖了被子,陷入了沉思,她已经好久没有在夜里睡着了,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啊。”

“怎么了?”连成皱眉抓起沫儿的手,看到琳琅满目的伤痕,旧伤之上又添了新伤,让连成的心都揪成一团,“怎么会这样?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嘘!”沫儿掩住了连成的嘴,“小声一点,我没事的,习惯了。”

“是你的养父养母吗?他们经常这么打你?”

沫儿没有说话,她把饭递给他,“吃饭吧,我没事的,别担心。”

连成依旧注视着她,“我怎么会不担心,你都被人打成这样了。我怎么可以让你受这种苦。”

沫儿压低了声音,“连成,我求你小声一点嘛。我很好,真的很好。”

连成握住了她的手,“要我小声一点也行,那你得听我的。”

“好,好,好,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沫儿胡乱应答着。

连成笑着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那你喂我。”

沫儿被他的耍赖劲弄得无语,却还是笑着一口一口地把饭菜送到他嘴里,“是,老爷。”

“沫儿,下午我们队有一场篮球赛,你来给我加油好不好?”用过了午餐连成抱着沫儿坐在草坪上。

“我下午还要去打工呢。”沫儿有些为难。

连成立刻就嘟着嘴,“你刚刚还说听我的。”

沫儿无奈地笑捏他的脸颊,“那你直接叫我去就好了,还问什么好不好啊?”

连成故意吃痛的抱她入怀,“这说明我民主嘛,我问你好不好,你还是要说好的。”

“哦,你这么霸道还要人说你民主啊。”沫儿在他怀里撒娇。

“哈哈,那是我爱你的表现。”冬日的午后,连成在草地上大喊着,两个人嬉戏着躺在草地上享受这暖暖的阳光。

连成的球队从来就不缺啦啦队,两点半的球赛,有些女生用过了午餐就来占位子了。而连成这个队长,在学校里自然是个风云人物,不光是那时他追沫儿的痴情感动了一大片女生,光是他俊俏的长相还有优厚的家庭条件,都让女生们为之尖叫。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13章:政治联姻 “是啊,据说当年冯氏还想把冯咏曦只给薛之衡,可是冯咏曦最后却坚持要嫁给薛之琛,不惜以死相逼坐上董事长的位置,然后用政治联姻逼迫薛之琛与你成婚。”蒋倩念着资料,自己都吓了一跳。 章沫儿不可置信的夺过资料 2012-01-31 23:24: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