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1章:没来得及拦住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2-01-28 15:15:07    状态:已完结
蒋倩想可惜都没来得及拦住。

沈丹脸都快气绿了,“朗哥,你就让他们这么欺负我。”

“难道你还想回去跟人家道歉?她不是那么好惹的,况且,那衣服不适合你。”葛朗成熟稳重的声音总能让沈丹折服。

薛之琛在办公室里收到了银行的第八笔账单,每一笔单子的消费都不下于七位数,脸上阴霾越发浓重,冯咏曦这是怎么了,一向自命清高的她从来不肯花他的钱,可是最近她却反常得让人难以捉摸。

“薛总。”秘书慌张地推门进来。

“什么事?”薛之琛问。

“冯总,冯总她……”秘书又犯结巴。

薛之琛紧蹙双眉,神情骇人,他抓起车钥匙,“这里的事情交给崔副总。”

章沫儿先是把悠悠送回了治疗中心,然后跟蒋倩一起赴宴。

“你这么一闹,连一件衣服也没买,晚上怎么参加晚宴?”蒋倩担心道。

章沫儿好不放在心上,“她敢在我面前欺负你跟悠悠,这么做还是轻的了,我要还是章沫儿,铁定打得她进医院的。”

蒋倩心里甚是安慰却依旧念叨她,“瞧你说的这么轻松,毁衣服的时候就有了新打算是不是?”

章沫儿贼笑,“还是倩姐了解我。对了,那个沈丹到底是什么人物,知道我是冯咏曦还敢这么猖狂。”

“她是电台著名的主持人,葛家的童养媳,将来注定是要嫁给葛朗为妻的。而葛家的势力可想而知,虽说也是三大财团之一却是三大财团势力最强的一方,当初薛氏和冯氏的联姻即是害怕将来被葛家收购独霸一方。”之前因为在薛父葬礼上的一面,沫儿便让她去查查这个葛朗,这会果然就又碰上了。

章沫儿沉默了一会,“你说我们今天遇到他们是巧合吗?”

蒋倩神色凝重,“但愿是吧,要是他们也牵扯进来,我们恐怕不是对手了。”

章沫儿送蒋倩回家准备妆扮,自己也开车回了别墅,既然买不到衣服,那就只能将就着穿那冷血鬼的衣服了。

“购物回来了?”薛之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吓了章沫儿一大跳。

章沫儿心情不错地调侃他,“你不会告诉我你是专门回来接我的吧,我会感动得流泪的。”

“我倒是比较好奇,你刷了一个亿却空着手回来这件事。”薛之琛用杀人般的眼神望着她。

章沫儿有些心虚,“怎么,那卡不是你给我的吗?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作为丈夫,我至少有权知道我的钱被我的妻子花到哪里去了。”薛之琛露出了一抹骇人惊悚的笑。

“神马,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丢了,送人了,怎么滴我都乐意。”章沫儿不理他。

“是,你丢了,送人都可以,但就是不能用来撒泼。”薛之琛字字句句透着‘忍’字。

章沫儿忽而蹙紧了眉头,“你派人跟踪我?”

“你不是一向讨好葛家的人吗?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你想利用葛氏来打垮薛家,我也不会让你们冯家有好日子过。”薛之琛越说越气愤,“也许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你就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一股热流流了上来,章沫儿忍着不让它们掉出眼眶,“给我闭上你的狗嘴,我什么时候让你相信我了?莫说我不知道那葛朗有这么大的能耐,就算我知道,他们实力再强我也没必要拿自己的自尊放在别人脚底下任人践踏。如果那时候是你敢那样侮辱我的朋友,我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章沫儿发泄完就跑回了卧室再也没有出来。

薛之琛自觉得自己话说的重了,但是她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啊,冯咏曦哪里是个讲自尊的人,她所谓的尊严永远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下的,就拿她的董事之位,不也是取之不光嘛。抽完了两根烟,薛之琛看着楼上仍然没有动静,掐了烟头,径自出门了,看来这一战越来越难打了。

晚宴即将开始的时候,章沫儿出现在了晚宴上,她笑容端庄,一身洁白无瑕的裹胸晚礼服展示着她美好的肌肤,浅浅的锁骨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薛之琛为她准备的那套婉约简洁的首饰,让她清新夺目,吸引无数的镁光灯。

薛之琛看到她的那一刻,从心里笑了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走上前迎接她,章沫儿优雅地挽着薛之琛的手肘,向大家挥手示谢。

“谢谢。”薛之琛在她耳边快速地嘀咕。

章沫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看他已然恢复严肃的神情,偷笑着。

“冯总今天真是清新脱俗,不知道能不能邀你的女伴跳支舞?”葛朗走了过来对章沫儿作出了邀请状。

章沫儿面无表情,仿若从来不认识这个人。当薛之琛将她的手交给他时,她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与葛朗漫步在舞池中。

“有这么一件衣服,难怪你舍得毁了那件。”葛朗开了话题。

章沫儿冷笑,“葛公子没带女伴来?她看到了又要乱咬人了。”

葛朗轻笑,“看来冯总的气还没消啊。”

章沫儿瞧见了在一边强颜欢笑的薛之琛,心里为之一疼,“下午的事实我不对,一人做事一人当,希望葛公子大人有大量,不要牵扯到家族生意中来。”

葛朗露出了颇为惊讶的表情,“冯总这是在求我?”

“随你怎么说。”章沫儿应道。

“一向以毒、狠出名的冯总,今天竟然三番两次为了别人出头,倒是罕见的稀奇事。”葛朗领着她转了个圈。

章沫儿皱眉,怎么大家都这么说她,“我真的有那么卑鄙吗?”

葛朗注视着章沫儿的眼神,忽然有些难以自拔,“这可是冯总自己说的。”他看向晚宴的另一角,“冯总想保薛家,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章沫儿还没嚼出这话什么意思呢,身后却传来了喧闹声。

薛楚楚砸了酒瓶,还砸伤了几个人。她痴痴颠颠地上了讲台,拿了话筒发起疯来,“大家好啊,知道我是谁吗?哈哈,你们都不知道我对不对,我是薛楚楚,薛家最没用的孩子,我爸爸,我爸爸就是被……”

薛之琛前一步上前止住了她的疯话,“楚楚,别闹,谁带你来这里的?乖,先回家去。”

薛楚楚推开了他,“我为什么要回家去,你就是要把我藏着是不是,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我偏不,我偏不……”她看到赶到薛之琛身后的冯咏曦,“哼,这个女人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我比她差吗?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不配,她就更不配。”

“楚楚,回家去。”薛之琛喝到。

楚楚无视薛之琛的喝斥吆喝起来,“大家快来看,快来看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看看她这张脸下面到底有一颗多么恶毒的心。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不让大哥二哥回来,不让爸爸见我最后一面,然后他们还把你当做宝,而我呢,我就变成了废物,废物!你高兴了,你得意了……”

章沫儿待在薛之琛身后一直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在场的人一片哗然对着这家子人指指点点。

“你说话啊,你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大家都相信你,我也能看出你的把戏……”

“嘀嘟嘀嘟嘀嘟……”精神治疗车在门外的声音遮盖了薛楚楚的声音,他们被请了进来将楚楚带了出去,薛楚楚挣扎着对冯咏曦还是骂语连连。

喧闹结束了,晚宴也结束了。大家都认为薛楚楚因为薛董事长的离世打击太大而疯了,今晚知道是为了吊念父亲而来没想到却……

这是章沫儿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当她看到薛楚楚伤人的时候便趁着混乱找了蒋倩,直接叫来车子把人带走比什么言语都更有说服力。

葛朗静静地在一边看着这一切,眼里免不了对冯咏曦的赞赏,耸耸肩对身后的美人说,“好戏就这么结束了,怪可惜的,不是吗?”

做到林肯加长车里,薛之琛静默不语。章沫儿看着他终于开了口,“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把损失降到最低了。”

“她会在里面呆几天?”薛之琛问道,那是他从小最疼爱的妹妹。

“3天左右。”

他叹了口气,闭起眼睛,“开车。”

黑格格里,章沫儿猛灌自己,一杯接着一杯。

“美女,哥哥请你喝一杯如何?”有男人过来搭讪。

“滚。”章沫儿一句废话也没有。

蒋倩即刻过来‘请’走了这个男人,她接过沫儿的酒瓶为她倒酒,“这薛之琛也真不是东西,我们这样费心费力的帮他,他竟然一点也不领情。”

章沫儿一饮而尽,“倩姐,你不是说过有钱人从来就没有良心的吗。”

“你不是也总说孔子曰‘人之初性本善’吗?”蒋倩反问她。

“我错了,罚酒。”章沫儿不停的给自己灌酒却一点醉意也没有。

蒋倩忽然过来拉起她,“好了,咱们跳一曲先,把那些不开心的事都抛到脑后去。”

章沫儿被蒋倩拉入了舞池,身子就不由自主地随音乐摆动起来,甩头,扭腰,旋转,勾腿,充满了激情和活力的舞步,令人陶醉的表情让旁边的人口哨连连。

跳到了一个个小高潮,沫儿和蒋倩相视点头一起跨上了台中的高台,欢呼声一层盖过一层,全场high到了顶点。她们之前总是这样,从不嗑药却能比任何人都更加忘我,因为她们的伤痛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麻痹的了了。

舞毕跳下高台,即刻有人上前来,“两位,我家少爷想请两位到包厢一坐。”

两人相视而笑,径自进了303包厢。

小顺子立刻跑了进来,“太奇妙了,倩姐,你要是不说,我真的以为是沫儿姐显灵了呢,简直太像了。”

“是啊,是啊,自从沫儿姐出事后,我就再没见过一个人跟倩姐配合的这么好了。”萍儿也插嘴道。

“对啊,岂止是好啊,简直是完美。还有咏曦姐的酒量,跟沫儿姐也是不相上下的。”莞儿补充道。

忽然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要是沫儿姐还在该多好啊,她认识你一定很开心的。”萍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是啊,好想沫儿姐啊,转眼她都走了快一年了。”小顺子妇唱夫随。

“好了,我知道你们都想沫儿,但也别吓了客人不是。”蒋倩打断了他们的哀悼。

章沫儿忍不住的像以前一样上前一把抱住所有的人,“我相信不管沫儿在什么地方,她一定会很想很想大家的。”

大家没一会儿就熟络起来,跟章沫儿就像以前一样勾肩搭背,猜拳罚酒。

小顺子喝了几杯就有些高,“咏曦姐,你们刚刚怎么不把那什么少爷勾进来打一顿?之前沫儿姐和倩姐一起打的那真是解气啊。哈哈哈。”

“就是就是嘛,那些有钱人就仗着几个臭钱瞧不起人。打了他们还不敢报警,那真是看了爽呆了。”萍儿也趴在桌子上晕晕乎乎。

章沫儿开心地笑,“这么厉害,那我改天一定要试试。”没等她说完,几个人都趴下了。沫儿宠溺地看着他们与蒋倩碰杯,“又只剩下我们了。”

“我还真没想到他们那么想你。”蒋倩故作吃醋状。

沫儿卧倒在她怀里,“我相信换了是你,你会更想我的。哈哈。”她看着倒在地上的他们,“有多久没这样了,看着他们就是开心啊。比上流社会污浊勾心斗角的人来说,他们要高尚多了。”

“是啊,有时候真想像他们这般活着,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倒头就睡,有一个爱自己的人,可以没有钱,可以不体面,但却可以为自己而死。相依相伴,相夫教子,与子偕老……”蒋倩说着泪水便流了下来。

精神治疗中心里,沈悠悠趴在正熟睡的薛楚楚身边,聚精凝神地望着她,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见着薛楚楚的眼皮动了动高兴地叫道,“姐姐,你醒啦?”

薛楚楚迷糊着眼睛看了看四周,忽然嗖地坐起来,“你……你走开,走开。”

悠悠觉得很受伤,“姐姐,你为什么不喜欢悠悠呢?悠悠很乖的。”

“你这个神经病离我远一点,来人,来人。”薛楚楚喊着,“冯咏曦,你给我出来。”

蒋倩正巧提着水果过来,听到薛楚楚的喊叫声赶了进来,看到一边委屈的悠悠抚了抚她的头,“悠悠,你没事吧?”

悠悠摇了摇头。

“笑话,把我跟一个神经病放在一起,你应该先问问我有没有事才对。”薛楚楚见着个正常人放下心来。

蒋倩安抚着悠悠,让护理师带她离开。“谁管你有没有事,你就是死了都死不足惜。”

“你……你说什么?”薛楚楚没想到有人敢这么顶撞自己。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你知道那天晚上的晚宴代表什么吗?那是你们薛家的生死关头,薛氏能不能走得下去就看那短短的几个小时,可是你做了什么?你也是薛家的一份子,何苦要推你大哥进入万丈深渊。”蒋倩把水果放进果篮里。

“什么?那不是只是一场追掉晚宴吗?”薛楚楚不可置信,二哥是这么跟她说的。

蒋倩对她冷笑,“亏你大哥把你保护的那么好,而你却用自己的无知来毁了他。”

楚楚激动地抓着蒋倩的手,“那结果呢?现在我大哥怎么样了?都是那个冯咏曦……”

蒋倩掰开了她的手,“到现在你还在怪别人,要不是沫……咏曦把你送进来救了场子,你们薛家恐怕早就完了。你好好在这待几天吧,这是你目前唯一能为薛家做的了。”

薛楚楚并不笨,蒋倩的一番话点醒了。想害大哥的不是她,而是……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向疼爱她的二哥连自己也不放过,不惜毁了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二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薛氏毁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时候章沫儿带着一包行李开门进来,“你醒了?这里的环境还好吧?”章沫儿微笑着。

薛楚楚白了她一眼,“环境很好,你来住试试?”

章沫儿笑她,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可以啊,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来陪你。”

“来陪我?你这大包小包的,你想把我关在这里多久?”薛楚楚没有好口气,“我警告你,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章沫儿帮她把东西都整理出来,“不用多少天,等消息平息了就接你会老宅去。这是妈让我带来的,都是你平日必不可少的一些东西。无聊的时候可以找悠悠玩,她挺喜欢你的。”

“哼,跟一个弱智有什么好玩的。”薛楚楚不屑。

章沫儿也懒得哄她,“随便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王护理说,或者给我电话。”

“诶,你就这么走了?”薛楚楚唤道。

“楚楚,你要学着长大了。”

章沫儿走了,她不像母亲和哥哥一般对自己百依百顺,可是她说了这么多,对自己那晚的所作所为一点怪罪都没有,她在想,也许真的是爸爸不愿意见她,可是,为什么呢?她真的让爸爸这么讨厌吗?趴在床上,眼眶红了起来……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11章:没来得及拦住 蒋倩想可惜都没来得及拦住。 沈丹脸都快气绿了,“朗哥,你就让他们这么欺负我。” “难道你还想回去跟人家道歉?她不是那么好惹的,况且,那衣服不适合你。”葛朗成熟稳重的声音总能让沈丹折服。 薛之琛在办公室 2012-01-28 15:15: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