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章:示威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2-01-21 18:10:28    状态:已完结
章沫儿微睁着眼瞧了瞧便坐起来思索着刚刚冯父的话心里百般滋味。

“恭喜你,你父亲在给我示威,你冯咏曦又成功了,你应该高兴的不是,装这种神情给我看就省了。”她的表情在薛之琛眼里便是她对他的歉意,为父亲无礼的歉意。

章沫儿怒视他,明明是他把自己打进医院的,怎么有些人口气就是这么狂呢,“我就是很高兴啊,我有说我不高兴吗?本姑娘饿了,去给我买碗混沌去。”

“冯咏曦,在我这演戏你还嫩了点。”薛之琛在她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双手摊开挂在椅背上一副漠不关心悠闲自得,“我在这只是想看你早点死,而不是伺候你。”

章沫儿气得胸口险些喘不过气来,“那真是对不住了,小的命贱,就是死不了,让薛大总裁失望了。”

“冯咏曦,你别以为做这些我会感激你,不论你做什么你所谓的感情在我眼里都是一文不值。爸的死到现在还是个谜。他最后见的一个是你,说不定这都是巩固冯氏演的戏码罢了。”薛之琛说话毫不留情面。

“你……”章沫儿被他说得内伤,“是啊,我就是想巩固我们冯氏,接下来我还想杀了你跟你弟弟,坐稳整个江山呢。你能拿我怎么样?去给我买馄饨,否则我就打电话麻烦妈妈。”章沫儿不急不慢地说完捂起被子躺下了。

“你要是敢动薛家人的念头,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薛之琛恶狠狠地留话后甩门离开。

躲在被窝里,章沫儿发现了自己眼角的液体,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她为了把事情做到最好,尽了一切的努力,却被他说成是这种人。

‘滴滴滴’

“倩姐。”章沫儿接起了电话。

“谢天谢地,你可算醒了。”蒋倩松了气,“怎么好好的进了医院了?我都担心死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医院去了。”

“噗。”章沫儿破涕而笑,“不过是太累了,你也知道薛老爷子已经……”

“是啊,你们两家的股价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蒋倩说道,“外面把你的消息封的死死的,没一点你住院的消息就是怕再次受影响了。据说薛老爷子死的时候,两个儿子都没能在身边啊,这是真的?”

章沫儿没有答话,“倩姐,这几天我不方便离开,麻烦你帮我去看看悠悠。”

蒋倩在电话这边点头,“这个你放心,这几天她都能下床了。对了,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做了让人给你带去。”

章沫儿心里暖暖的,“好久没有吃到倩姐包的粽子了。”

“你这丫头还真不跟我客气,专挑最不简单的吃。”

薛之琛走在走道上,一个下人唤住了了他,“大少爷。”

下人见着他刚刚甩门,对薛之琛也没什么好脸色,“大少爷,这是少奶奶给你的。”

“拿回去,让她以后省一省。”薛之琛看也不看地就往前走。

下人显得有些气愤,“这是老爷的遗言。”

薛之琛停住了脚步。

“少奶奶就怕您跟二少爷赶不回来,早前就嘱咐我在手术室和病房里都装了监视器,说是怕老爷有最后遗言要告诉你们,你们将来也能看得到,不至于太过自责。”下人把那个磁盘再次递了过去,“这几日宅子里忙得一团糟,我到今天才把东西整理出来。”

薛之琛接过这磁盘,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负罪感,“你,去买碗馄饨给少奶奶。”

下人不予理会,“还是大少爷自己去买吧,老夫人吩咐过这些事必须您亲自做。”

薛之琛蹙眉,现在连下人都帮着那个女人了。馄饨,静下来想一想才发现,那东西在哪里买?他可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给他难堪。看看手里的磁盘,在手机的百度上输入:卖馄饨的地址……

薛父的追悼会那天,灰蒙蒙的天,章沫儿不知道自己一天鞠了多少个躬。蒋倩也来了,是陪着她的男人雷霆一起来得,两人相视无语。

“葛公子到,一鞠躬,二鞠躬,家属还礼。”

章沫儿在起身的刹那却被这个葛公子的眼神给震住了,彬彬有礼却笑里藏刀。章沫儿慌忙收回了目光,这个冯咏曦又跟这个男的有过什么过节呀,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这个葛朗没有长待,与薛母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二十分钟不到,他却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薛父的死,对于薛楚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她的愧疚和自责添满了她的心,开始觉得自己对不起所有人,或者说是所有人对不起她。从之前的娇娇女变得更加霸道和蛮横,家里的佣人被她辞了一批又一批,动不动就摔东西,打佣人,夜不归宿,常常和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薛母为之日日以泪洗面,薛之琛在薛父去世后更是忙得不可分身,对于心爱的妹妹也很是烦恼,派了多少人保护她都被她甩了,还真是有薛家人的风范。

“楚楚?楚楚?”薛之衡推开了那酒气熏天的闺房。

薛楚楚一个酒瓶摔过来,“滚,给我滚出去。”

“楚楚,我是二哥啊。”薛之衡躲开了酒瓶。

“滚,都给我滚。”楚楚吼着。

“楚楚,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二哥理解你。”薛之衡轻轻地走到她身边,“爸爸也真是的,就这么点小事临了还不原谅你。你心里一定很不甘,很想报复对不对?”

薛楚楚沉默,又开了一瓶酒。

“其实你要是想报复何必这么作践自己呢,封闭在家里谁都看不见不是。为什么不搞得大一点呢?”

“大一点?”薛楚楚问道。

“明天大哥为了吊念爸,会办一个晚宴,到时候所有的上流名人都会在场,你只要闹一闹……”

“你想害大哥?”薛楚楚一向是直肠子。

“我怎么会害大哥呢,大哥从小就厉害,这么一点小麻烦他肯定能摆平的。”薛之衡阴笑着,“你也知道,爸从小就疼大哥,根本没把我们两个放在眼里,外面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们两个的存在呢。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颓废嘛,这么样不是恰到好处?”

暗黑的屋子里,薛楚楚透过微弱的光依旧看不清薛之衡的脸,她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二哥是心疼你,从小你想要的二哥都尽量满足你的。你好好想想,想通了来找二哥,二哥一定帮你。”薛之衡轻拍了拍她得肩膀离开。

累了一天,章沫儿揉了揉鼻梁转身准备睡下,忽然有一件衣服被丢到她脸上,屋里开了灯,章沫儿坐起来,“薛之琛,我允许你进我房间了吗?出去。”

“明天晚上的晚宴把这件衣服穿上。”薛之琛淡漠地说完便要离开。

‘啪’章沫儿把衣服丢向了他,“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什么晚宴,我说过要参加吗?”

“你不来试试。”薛之琛没了之前的冷言冷语,然而最近的事情实在让他没了耐性跟她解释太多。

问过了艾莉才知道原来那是一个名为吊念薛父实为挽回家族生意的晚宴。自从薛父去世后,薛家的生意便一落千丈,很多靠着薛父的威名的伙伴纷纷提出了难题,有些甚至不惜公开撕破了脸。虽然有冯氏帮衬着,可是业内也知道她与薛之琛的关系名存实亡,更加没有忌惮。而这场晚宴召集了所有的财团名人,是挽回薛氏至关重要的一步。

“你这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出来干什么?”蒋倩气喘吁吁的赶来。“怎么,你连悠悠都给带出来了?你问过……”

“倩姐,你放心吧,我问过院长了,悠悠最近恢复的很好,我还是可以带她出来逛一个下午的。”章沫儿安抚道。

蒋倩无奈地摇摇头,“那你这大张旗鼓的,是要抢购啊。”她看了看商场。

“那当然啦,那个冷血鬼今晚要举办晚宴,我不能不去还不能自己选衣服呀,哼,我今天要把他的卡刷爆,刷到他心疼。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挑,别眨眼啊,姐姐我全买了。”章沫儿一副豪气女侠的样子。

蒋倩笑,“这位姐姐,弱弱地提醒你一句,那是无限额金卡,刷不爆的。”

“管他呢,刷不爆也得让他去层皮才知道什么叫尊重人。”章沫儿已经拉着悠悠进商场血拼起来。

“悠悠,你喜欢什么衣服,先帮你挑好不好?”章沫儿对着悠悠就是格外的温柔和细心。

“恩,姐姐跟沫儿姐姐一样好。”年近三十的悠悠智力却跟五岁孩童一般天真。

章沫儿微笑着将悠悠拥入怀中。

“好了,不是血拼的日子吗?怎么好端端感伤起来了?”蒋倩插嘴,“我可是不客气了啊。”

“谁说不选的。”章沫儿笑颜,“来,悠悠咱们跟倩姐姐比赛。”

“好,比赛喽,比赛喽。”悠悠开心地拍手。

刷了一笔又一笔的单子,章沫儿连瞧都不瞧一眼。忽然蒋倩拉住了她,“沫儿。”

“怎么了?”

“你看那件晚礼服,好美啊!你穿上一定好看。”蒋倩指着十点钟方向的一件黑色深V晚礼服。

章沫儿看过去,果真是很美,很华丽。简约的装饰,鱼尾造型穿在身上能完美的秀出美好的身材,再加上裙摆处若隐若现的几颗钻石真是美得让人心动。

“姐姐,悠悠想吃那个。”这时候悠悠扯着章沫儿的衣角指着一个小朋友手里的冰激凌。

那位母亲异样地看着悠悠的目光让章沫儿很不爽,她牵起悠悠的手,“走,姐姐这就给你买去,一定比他的更好吃。”

“诶,那你不试衣服啦?”蒋倩看着这两姐妹欢喜地走远。

“衣服还不是在那乖乖地等我啊,我的悠悠最要紧。”章沫儿朝蒋倩摆了个鬼脸。蒋倩只好无奈地跟上她们。

给悠悠买了超级大碗的哈根达斯,看悠悠吃得眉飞眼笑的,沫儿看得心里就是甜滋滋的。她从包里拿出纸巾轻轻地为悠悠擦拭脸上多余的冰激凌,“悠悠乖,好吃吗?”

“恩,姐姐也来一口?”悠悠伸到沫儿嘴边。

沫儿大大地咬了一口,因为太冰脸都给冻歪了,惹得悠悠跟蒋倩笑得前俯后仰。

“姐姐,我们去买漂亮衣服。”悠悠拿着冰激凌说道。

“好,不过买衣服之前我们要先做一件事。”章沫儿说着便俯身单腿蹲着给悠悠绑松了的右脚鞋带。“不绑紧鞋带,悠悠会摔跤的。”

蒋倩看着这一幕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这十几年,沫儿早已把悠悠当成了自己家的孩子,刚知道悠悠的时候她还会失禁,又脏又臭的连看护都不愿意理她,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有沫儿不怕脏不怕臭,自己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又当妈又当爸的照顾她。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她还是这般为她着想。

三个人乐呵呵的返回那家店的时候,那件礼服竟然已经从model身上取了下来。进店一看才知道有个美女已经穿在身上了,章沫儿瞟到了蒋倩可惜的表情,挽着她得手肘笑道:“没关系,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

蒋倩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开始为她选衣服。章沫儿刚从试衣间换了衣服出来,悠悠就一手拿着哈根达斯,一手将那件黑色礼服递给她,“姐姐穿,好看,好看。”

章沫儿笑着接过来,心想是那美女不喜欢了,自己试试也无妨。换了装出来,不禁是周围的人,连自己都惊呆了,冯咏曦的身材真是让人喷血。礼物完全服帖的附在她身上,没有一寸的多余,与其说是衣服更像是她身上的一部分,美轮美奂活脱脱一只惊艳四射的黑美人鱼。

“沫儿,真是美呆了。”蒋倩不惊叹道。

“姐姐好漂亮,好漂亮。”悠悠高兴的叫着。

章沫儿正想买单,之前那位美女却走了过来,“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冯总也对我的裙子有意思?”

“这是你的裙子?”章沫儿收起了笑容转为浅浅的微笑。

“可不是,我正想买单呢,进去换个衣服出来你这个不懂礼貌的朋友便把衣服拿了去,也不知道冯总您怎么会交上这样的白痴。”美女唾弃地望着沈悠悠。

章沫儿握紧了拳头,将悠悠揉进怀里,“也就是说小姐您还没买单了,那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裙子?”

“我已经跟服务员说过形成口头交易了,冯总要的话我让给你便是了,何必如此霸道呢。”美女语气不急不慢却利如刀剑。

“没有,没有,没有。悠悠听到她说太大了,不要了的。”悠悠委屈的叫喊着。

“哼,像你这种二百五都不如的白痴说的话有人信吗?”美女厉声喝她。

“姐姐……”悠悠委屈得说不出话。

“这位小姐看着也是出身名门,何故为了一件衣服降了自己的档次跟自己过不去呢。”蒋倩压着沫儿开了口。

“哟,蒋小姐,我怎么连您都没认出来呢?你还跟着雷震哥还是换了男人伺候了?冯总,原来您交友的范围这么广泛啊。”美女得理不饶人,硬是把蒋倩羞得抬不起头来。

章沫儿再也忍不住的伸手,就在巴掌要落下去的那一刻被一只手抓住了,她看清了来人惊愕道,“葛朗?”

“冯总,好久不见了。”葛朗依旧留着那表里不一的笑容在脸上。

“朗哥,她们欺负我。”美女凑到葛朗身边。

“哟,有人在这里像野狗一样乱吠了半天,这会又受委屈了呢。”章沫儿学着她的语气。

“你……”

“沈丹,我们走。”葛朗吩咐道。

“等等。”章沫儿挡了她们的道,“骂了人就想走?没这么容易。”

“那冯总想怎么办?”葛朗彬彬有礼的问。

“道歉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章沫儿也不给这个葛朗什么好脸色。

“冯咏曦,你别得寸进尺。”沈丹咬牙。

“冯总,不过就是一件衣服……”葛朗没说完便被章沫儿打断。

“是啊,不过就是一件衣服,你这朋友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地羞辱我的朋友,还是,葛公子本身就是来找茬的。”章沫儿不给情面,毫不示弱得瞪着葛朗那双会杀人的眼睛。

葛朗忽然恢复了笑脸,“那如果我们不道歉,冯总打算怎么样?”

章沫儿耸耸肩,“没怎么样?你们能不要面子耍无赖,我还不可以吗。”

“哦?”葛朗倒是想看看她能做出什么事来。

章沫儿邪笑,“倩姐,那件衣服咱买下了。”她说着然后接过悠悠手里的哈根达斯,“据说这东西也不便宜呢,你说给你衣服也试试你会不会感谢我呢?”章沫儿说着便把冰激凌往沈丹身上丢。

“啊……”沈丹吓得气得尖叫起来,“你……”葛朗却始终微笑着拦住了沈丹,“朗哥,她……”

葛朗朝章沫儿看了看转身,“我们走。”

“悠悠,这衣服让有些人穿的就是丑,打从心眼里丑出来的人穿什么都好看不到哪去呢。”章沫儿故意放大了音量朝着前面的两个人说,“其实这衣服沾了晦气,我又不喜欢了,扔了。”语毕,便把衣服扔进了垃圾桶里。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10章:示威 章沫儿微睁着眼瞧了瞧便坐起来思索着刚刚冯父的话心里百般滋味。 “恭喜你,你父亲在给我示威,你冯咏曦又成功了,你应该高兴的不是,装这种神情给我看就省了。”她的表情在薛之琛眼里便是她对他的歉意,为父亲无礼 2012-01-21 18:10: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