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3章:你无耻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01 12:28:46    状态:已完结
“你……你离我远点。”沫儿倒退着都要移到床沿了,“协议里面可没有说我有义务陪你睡觉,你再这样我可喊人了。”

“喊啊,我倒是想听听你能怎么喊,非礼?”

“你无耻。”章沫儿气得唇齿打哆嗦,“我不管,反正我不跟你这只五颜六色的狼共处一室,你要睡这也行,那我睡客房去。”

薛之琛蹙眉,“如果你打算闹得人尽皆知,妈整日泪眼婆娑的就请便。”

章沫儿气得一个枕头砸过去,“算你狠,以后我不在家睡了总可以吧。”

“你还要去那个酒吧?”薛之琛更加不高兴起来。

“我的事你管不着。”章沫儿狠狠地抛给他一个白眼,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早餐的时候,薛母又是眉开眼笑,她看着儿子忽然担心地问道,“琛儿,你这额头怎么青了?”

章沫儿又呛了口粥,心虚的瞅瞅薛之琛黑着的脸,低头故作事不关己。

薛之琛则沉着脸略显尴尬,“昨天开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

“是吗?昨晚怎么没见着啊?”薛母焦心道。

“昨儿刚撞了没显出来。”他看了眼脸色还不怎么好的冯咏曦,“你这几日就在家好好休息吧,公司也没什么大事,就不用去了。”

“哦。”章沫儿应着。

薛母看着两人一言一语不吵了也高兴,“最近这报纸闹得不可开交,你们也该给个交待的。过几日便是楚楚的生辰,办个隆重点的晚宴,家里也热闹热闹。”

“妈,我太爱你了。”薛楚楚立马扑过去抱住了薛母。

薛母抱着女儿一边数落着,“你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学学你嫂子,沉稳端庄一点。”

薛之琛看了看冯咏曦,想着她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睡功,怎么也不能跟沉稳端庄联系在一起。

章沫儿迎到了他嘲讽的目光,猜到他在想什么,红了脸却鼓起勇气狠狠瞪回去。

薛母看着他两人打情骂俏也甚是开心,“咏曦,你也累了这么多年了,趁着这回生病多休息几日吧。楚楚的生日宴就交给你打点如何?”

章沫儿傻眼,她可从来没有弄过这东西,这么大的晚宴,办得好人家夸你,办不好闲言碎语可就不断了。她知道薛母是想向外界宣布她在薛家的地位,可是她不是冯咏曦,并不知道这些上层人士要的是什么,她沉默着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倒是楚楚先开口了,“好啊,好啊!有嫂子给我办生日宴,那我就要幸福死了,嫂子,你最疼我了,一定愿意的,对吧?”

章沫儿一脸黑线,她挤出一丝笑容,“嘿嘿,那……是,那是!”这个不经事的丫头,就知道给她惹麻烦。

“行,那就你办吧,回头我让艾莉来帮你,你有不懂的地方就问问妈。”薛之琛开口。

“恩。”章沫儿应着,早就对这个男人腹诽不已,艾莉是她的人,用得着他在这里虚情假意的嘛。问妈?自己是什么都不懂,这也可以问?

薛母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我的琛儿都知道体贴人了,不简单,不简单。”

从那一天开始,薛之琛恢复了每天回来用餐的习惯,而且餐后几乎不出去应酬,有时候在客厅里看看报纸,有时候在书房里接几个电话,甚至开个小会都是让人到家里来进行,反正就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最可恶的是,每晚十点一到,薛母就催着两人回房休息。这个大少爷也不反对,成了二十四孝儿子,母亲说什么就做什么。但凡章沫儿以为他睡着了想起身,他不是翻身,就是咳嗽着醒来,要不然就是要她下楼给他倒水,花样百出,应接不暇。

就这么熬着熬着,沫儿已经好几日没去黑格格了,偶尔实在累了,她也能小咪一会。有时候半夜醒来,发现那猪手抱着自己,她就恨得牙痒痒,嫌弃得提起那只手丢开,过一会儿又伸了过来,怒得转身吧,那人睡得跟头死猪没什么区别!算了,犯得着跟猪计较吗?可是转念想想她又想哭,可素,她现在跟猪同床共枕啊!

这日,薛之琛正埋头审阅着这期的收购案,‘美华’公司是去年刚刚入市的小公司,前阵子也弄得有声有色,怎么忽然之间就在股市一叠不可收拾,以如此低廉的价格被薛氏收购。他微蹙着眉头,是不是有些太巧了?他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警惕性已经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但凡对方有些小动作,他都能一眼识破。

严井适时敲门进来,“薛总。”

“恩。”薛之琛应着继续低头看文件,然后把文件递给他,“你去查查这个美华公司,我要知道他这两年内所有的资金变动,以及转手的所有控股人。”

“是的。”严井接过文件,站在远处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吗?”薛之琛瞅了瞅他问。

严井思索了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你上次让我查的穆陵山庄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是吗?那是谁的墓碑?”薛之琛开口问。

严井将照片递给他,有些吞吐,“是……连成的……”这十几年,他一直跟在薛之琛身边,他的大小事自己近乎没有不知道的,其中自然也包括章沫儿。

“什么?”薛之琛的脸顿时惨白,他看着那张清纯开朗的照片没有伸手去接。

“薛总,需不需要我再……”严井对他也有些心疼。

薛之琛揉了揉鼻梁摆手,“你先出去吧。”

“是。”

薛之琛定定地望着那张照片许久,尽量得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十二年了,他几乎忘了这个人,却永远也忘不了这个人。

那是在他得到章沫儿一年后的午后。

自从那晚之后,他便不再自暴自弃,他开始利用自己在国外的一些积蓄和人脉,自己在法兰克福创立了一个投资公司。

他抓准时机看中了几家即将破产的金融公司,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纷纷丢掉手里的股份,他花了不到一层的价钱买下了所有的股份。然后奇迹般地在一年之内成功上市,特别是在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时期,几家公司依然能稳中求升,成为了投资界的奇谈,他也一下子身价倍涨挤入全球最年轻有为富翁的行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

而一年后,他却毅然卖掉了大部分的股份回国开了一家投资公司名为涅槃,意喻重生,他要回来找回那个日日夜夜令他难以忘怀的人。

然而,他还是晚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晚了。

那天当他看着她牵着一个男孩的手漫步在阳光下,他一边提着她的包,一边牵着她的手。她倚在他怀里笑得那样灿烂,刺痛着他的心。

他坐在黑色法拉利里,看着她不小心扭了脚,男孩焦急地扶着她坐下,蹲在她身边温柔地揉着,是不是还说些笑话逗得她又哭又笑,那样温馨幸福的景象对于他来说是多么刺痛。

那个男孩跟她年龄相仿,两个人的身上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逝去的年华,是他再努力也得不到的。

那一夜,他在酒吧买醉,是薛之衡送他回的家。再后来,他知道那个男孩的名字叫连成。

只是他到现在还不明白,当初自己查过连成的家世,在Y市也算是大户,却为什么为了50万让她……

他抽回思绪,依旧看着桌上的那张照片,当初他离世的时候,沫儿没为他少吃苦。而现在,阔别了十二年,他怎么又跟冯咏曦扯上了关系?在那样凄冷的夜晚,她抱着他的墓碑哭得撕心裂肺,那是要怎么样的感情和伤痛。

他蹙紧了眉头望向窗外,事情变得越发复杂,到底是怎么回事?

葛朗看着办公桌一偶躺着的晚宴邀请函,嘴角浮着一抹戏谑的笑意。

坐在对面的沈丹嘟囔着,“前几日不是还闹着要离婚吗?这会又出来秀恩爱了,薛家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

她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的葛朗气道:“朗哥,你倒是说句话啊,这晚宴我们到底去是不去啊?”

“去,邀请函都送来了,岂有不去的道理。”葛朗玩味十足的说着,他倒是对这场晚宴兴趣颇浓,“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你是说蒋倩吗?她有什么好查的。”沈丹对她一脸的鄙夷,“无非就是个第三者,靠着男人吃饭罢了。”

“丹丹,我要的是她所有的资料,包括她这几年遇到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为什么会跟冯咏曦走得那么近。”葛朗有些不高兴。

沈丹这才认真起来,她从包里拿出一堆资料,“这个女人的历史那可是丰富了,本来也是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后来就跟了一个没良心的男人,堕过胎,在酒吧里当过小姐,现在就是雷霆的情人。这是他家的正室也是一直知道的,不过雷霆把她保护的很好,家里的母老虎再怎么对她恨之入骨也动不了她。”

“不过……”沈丹停顿地看着葛朗认真地看着资料,“我没查到她之前跟冯咏曦有什么交集,却是跟章沫儿交情甚密。”

“什么?”葛朗忽的抬起头,眼波有些波澜,却让人读不懂其中的意思。

沈丹有些伤心地看着他,为什么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点都不了解眼前的男人,无论她多努力,“朗哥,朗哥……”

葛朗回了神,又回复他一贯似笑非笑的面孔,“冯咏曦最近有什么动静?”

“没有。”沈丹摇摇头,“她这半个月都躲在薛家老宅里,偶尔陪着薛老夫人品品茶,连黑格格都不再去了。”

“这张照片是什么?”葛朗从一堆资料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在黑夜里抱着墓碑哀伤的背影,他觉得那地方异常的熟悉。

“哦,那个是我们那天跟踪蒋倩的车子拍到的,也不太清楚她到底去那里干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

“穆陵山庄。”

沈丹看着葛朗的手颤抖起来,担心地握住他的手,“朗哥,你怎么了?”

葛朗轻摇着头,“没事了,你先回家用餐吧,我今晚有点事就不回去了。”

“好。”沈丹见他神情恍惚只好乖乖答应,“朗哥,冯咏曦办完晚宴的那个周末会陪薛老夫人到北郊的庙里去上香,然后一个人回来。”

葛朗有些疲惫地问,“你想怎么样?”

“朗哥,现在他们又复合了,如果将来薛氏跟冯氏真的联合起来,我们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冯咏曦这个人,总归是你我的心腹大患,我们错过了一次机会,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了。”

“我说过了还没到时候。”葛朗拧眉说道。

“那什么时候可以?”沈丹不依不挠,“我们布置了这么多年,现在万事俱备了,朗哥,你到底在等什么?难道你忘了你的仇吗?你忘了她是怎么对你的?”

葛朗一时沉默,是啊,在等什么,他到底在等什么?这么多年,他牺牲了那么多,那么多人为他牺牲,他还在等什么?那个他心中的假设发生概率太低了,他不能拿这么多人的性命来堵。

“朗哥……”沈丹又唤了一声。

葛朗叹了口气,“你去安排吧。”

沈丹喜上眉梢,“恩,好。”

薛楚楚的生日宴,尽是迎合了薛大小姐的喜好,整个会场用的是粉白的公主色作为主色调,菜色中西结合迎合了大众口味,鸡尾酒的品种也千奇百出,好几款都是沫儿央求着蒋倩为她调的。

为了这场晚宴,她可是煞费苦心,几乎连做梦都在想。

今天她穿了一身金色鱼尾裙,右肩上有一朵大大的蓝玫瑰,左肩裸露出来,映衬着她细化白嫩的肌肤,显得高贵典雅,夺人眼球。

她拿了一杯鸡尾酒,看着自己布置的成果颇为自豪,有句俗话叫什么来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嫂子,你穿得那么美,我今天的风头都要被你抢了去了。”薛楚楚不知何时也提前来了会场,在她身后撒娇着。

她今日穿了一身纯白的蕾丝纱裙,半个月前寄到瑞典去弄成的,每一颗钻石都是手工缝上去的,精致甜美,淋漓尽致的公主风。

“我哪能抢得了你的风头啊,不说你这身上贵成天价的衣服,光是你的花样年华我就赶不上千万分之一的,看你这美丽小脸蛋,我就是一个羡慕嫉妒恨啊。”章沫儿似真似假地说着。

薛楚楚笑得很甜,心里开心得不得了,“我嫂子漂亮,那是人尽皆知的。你说你走出去,谁信你已经是个奔四的人了。”

章沫儿伸手要打她,“薛楚楚,你太过分了,谁奔四了?我才三十四岁好不好?”她在心里叫屈着,其实她才三十岁啊,谁让这冯咏曦比她大四岁来着。

“哈哈哈。”薛楚楚开心地躲着,“那还不是奔四了?六年一晃就过了,你还不赶紧跟我哥生个宝宝。”

章沫儿愣了愣碎她,“好端端的日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薛楚楚自知说错了话,跑过来抱住她,“嫂子,谢谢你,这里真的好美,还是你最疼我了。”

章沫儿点了点楚楚的额头,“要我说啊,买单的人才真是疼你,光是聘请我这个策划就够他大出血的。”

楚楚在一边偷笑,“嫂子,你是知道大哥报销,所以你故意什么都用最贵的吧?”

章沫儿心照不宣地笑,“这都被你猜到了,哈哈。”

薛之琛在她们身后越听越发毛,唇角却微翘,还真是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还一口气得罪了两个女人,真是有够自己受的了。

他恋恋不舍得又忘了忘那金色美人的背影,收起笑容,“咳咳,准备一下,记者马上就到了。”

章沫儿同薛楚楚都倒吸冷气,两人面面相觑用眼波沟通着。

“他来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啊?”

“该不会听到刚刚的话吧?”

“哎……估计八九不离十了。”

两个女人打了个寒颤,立刻抬腿消失。

晚上七点半,陆陆续续的来宾经常,许是知道空前全城的记者几乎都来了,所以每一个都是盛装打扮出席,女人们一个个争奇斗艳,快赶上金马奖典礼了。

章沫儿看到葛朗携着沈丹而来,对他颔首微微一笑,表示那晚的谢意。

葛朗也对她颔首,眼神似笑非笑,尽显绅士。

“她什么时候对你那么友善了?”沈丹看在眼里低声问。

葛朗笑,“她只是对你不友善罢了。”

沈丹瞪他,“朗哥,你又欺负我。”

葛朗拍拍她的手,“这里这么多记者,可不要破坏了你美女主播的形象啊。”

沈丹顿时收敛换上甜甜地笑脸随着他。

薛楚楚像天使一般整场跑,请来了许多她交情甚好的同学、朋友,收的礼物堆满了小房间,她第一次这么开心,第一次薛家以她的名义办晚宴,不再嫌她捣乱。

章沫儿则一路随在薛之琛的身后跟大家寒暄着,这种场合她倒是很适应,当初跟着薛之衡是时常光临这种场合的,这是她的工作。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23章:你无耻 “你……你离我远点。”沫儿倒退着都要移到床沿了,“协议里面可没有说我有义务陪你睡觉,你再这样我可喊人了。” “喊啊,我倒是想听听你能怎么喊,非礼?” “你无耻。”章沫儿气得唇齿打哆嗦,“我不管,反正我 2011-12-01 12:28: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