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5章:不疼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0-27 23:00:31    状态:已完结
章沫儿一时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想挣脱开却使不上劲,只得摇摇头,“不疼。”

薛之琛抱着她叹气,“哎……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说句实话。”

因为薛之琛态度的转变,两人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暧昧和尴尬。车子一停下,章沫儿就迅速跳下车串回房。

“咏曦啊……咦……”薛母听到他们回来的声音从房里出来,却看到冯咏曦头也不回地冲进屋里,她迟疑了一下截住后来的薛之琛。

“琛儿,怎么回事?你又欺负她了?”

面对母亲的咄咄逼问,薛之琛叫屈,“什么叫又?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她?”

薛母看看楼上,点了点儿子的胸脯,“你这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快上去哄哄,再闹出点什么事端来,我唯你是问。还不去?”

薛之琛无奈地上了楼,一进屋便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他脸一沉,她的手不是受伤了吗?还能洗澡?

他走过去敲了敲门,“冯咏曦。”

水声截然而止,里面的人顿了好一会儿才警惕的问出声,“干嘛?”

薛之琛‘噗嗤’一声笑出来,感情她真把自己当色魔了。“你的手受伤了,不能碰水。”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已经洗得很艰难了。”里面的人抱怨着。

薛之琛偷笑,“其实,为夫倒是愿意进去为你效劳的。”

“你敢。”里面的人拉高了嗓门,“薛之琛,你要是再敢乱来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爱之深,才愿意跟那个人一同走向生命的尽头。’冯咏曦,你这告白也太拐弯抹角了点。”薛之琛躺在床上心情颇好。

“薛之琛,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良久,里面的人才传来杀猪的声音。

薛之琛唇角的笑容渐渐扩大,今晚,确实是个美丽的夜晚。

里面的人儿,先是一愣,看着镜子里透着热雾粉嫩的脸颊,一直肿胀的手举得高高的,感觉心脏在快速的跳动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甩甩头,开了水继续哗啦啦的完成她的洗澡大业,却没发现自己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期间,她听到楚楚喝的酩酊大醉被人抱回来的声音,薛母担心的责骂声,以及薛之琛起身安抚母亲又再次回屋的响声。

薛之琛再次回来发现冯咏曦还没出来,他担心的走上前,“冯咏曦,你不会打算今晚在里面睡吧?”

门顿时被打开,一个脸色粉红的美人儿正怒视着他,“凭什么,要睡也是你睡里面。”

薛之琛愣在原地,然后呵呵地笑出声,接下来就大笑起来,“冯咏曦,哈哈,你看看你的脸,熟透的苹果都没你红润,哈哈哈。”

章沫儿被他说得更加羞,坐在梳妆台前,不停地拿化妆水拍打脸颊降温。

忽然,她惊奇地转过身,蹦到薛之琛面前,几乎是脸贴脸般的距离,两个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他,“薛之琛,你竟然会笑诶,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会笑呢!再笑笑我看看,再笑一个,不行,我得把它拍下来,改天给楚楚看看……”

她摸索着要去找手机,“啊……”却被一只手掌用力地拉回来,唇就被湿软的东西附上。

薛之琛一只手顶着她的头靠向自己,一只手紧紧地抱她在怀。

章沫儿被吓得动弹不得,待自己反应过来时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她挣扎着,却奈何不了这次只有一只手能使上劲,根本动不得他丝毫。

这个霸道的男人,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欺负她,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玩偶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爱之即来,挥之即去。

片刻之间,薛之琛已然解开了她上衣的几颗扣子,他钳制着她。

章沫儿又羞又恼,情急之下手就用力得掐了过去。

“啊。”薛之琛吃痛的蹲倒在另一边。

薛之琛撕咬着唇,“冯咏曦,算你狠。”

一阵委屈袭上心头,章沫儿就坐在地上‘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薛之琛待疼痛感渐退后才发现这泼娘子竟然哭得眼睛都肿了,一时心乱如麻,走到她身边,“这……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我比较吃亏,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

章沫儿被他这么一问,哭得越发的厉害,最后索性蜷缩在地上‘哇哇’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别哭了成不成,你再哭妈都要被你哭来了。”薛之琛求饶着。

章沫儿被一提醒也压低了哭声,却还是止不住眼泪。

薛之琛看着心疼,急得手也不知道往哪放,“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啊!我以后再也不强来了,好吗?别哭了。”他伸手就要帮她抹泪,却被她一掌打开。

“乖,不哭了啊!你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哭,我一定做到,真的。”薛之琛语无伦次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章沫儿转了转眼珠抽泣到,“你今晚睡沙发。”

“这……你这有点太过分了吧。”

“哇哇哇……”

“好,好,好。”薛之琛立刻安抚道,“算我怕了你了。”

章沫儿小人得志,这才渐渐止了泪水,心里得到小小的安慰。原来这男人也是吃软不吃硬的。

夜渐深,她躺在床上还是没有习惯在夜里入睡。听着对面沙发上的人,时常因为睡着跌落在地,又嘟囔着爬回去继续蜷缩着睡去,不禁躲在被窝里偷笑。谁让他色胆包天的,活该!

迷迷糊糊中,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去,感觉到有一只手揉着自己想要拍开却怎么也抬不起手来,只能任由它胡乱非为,渐渐地感觉心安。

沈悠悠被医院下病危通知的那天,章沫儿陪着连成回了他的家!

连母高兴得一个晚上不停地拭泪,连父依旧是绑着个脸,章沫儿却看得出他眼里对儿子的心疼。

“爸、妈,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连成还是那样的有教养。

连母不舍得看着儿子,“我让许嫂炖了你最喜欢的汤,喝点再走吧。”

连成握起沫儿的手,“不了,沫儿明天还有工作,不能太晚睡。”

“你还在外面干些丢我们家脸面的工作?”连父怒言。

连成低下头不言语,转身要走。

“你给我站住。”连父吼到,“你当这是什么?酒店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爸,你当初不也是从摆地摊开始一点一点建立起连氏的产业吗?”连成毫不示弱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你这个不孝子。”连父动气,人这一辈子爬上了高峰就什么都有了就开始视面子、尊严为至宝,作为父亲,他更是难以容忍自己的儿子抵抗自己,不管,有多爱!

“老爷,老爷。”连母抽泣着抓着自己老公的手,哀求地看着,“老爷,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

章沫儿看了看连母姣好的妆容已经哭花,她拉了拉连成的手,“连成,我有些累了,今晚,我们就在这过夜吧。”

所有的人,皆目瞪口呆地望向她。

连成将她护在怀里细声地问,“你确定吗?这里是……”

“恩,带我去参观参观你的房间怎么样?”沫儿拉起他的手微笑。

“是,是,是。”连母忙接话,“天这么晚了,就留下来睡吧,明天我让司机送你们到学校去。”

连父的心似乎也软了下来,已经半年多,他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哼了一声,径自上了书房。

在连成的房里,沫儿兴趣十足地翻看他的东西,大大小小的奖状堆得到处都是,沫儿看得很自豪,她一直知道他是很优秀的。

连成满足地看着她,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她的一言一行在眼里全是最美的。

忽然,沫儿拿着一个奖状跑到他身边,“连成,这最佳创意奖是什么?就是这些竹叶编织成的东西吗?这些真的都是你编的?”她举着另一只手里惟妙惟肖的蜻蜓,小狮子之类的东西。

“恩,心情不好或者很开心的时候就会编几个,感觉思绪也顺当一些。”连成宠溺地看着她。

“哇,我又开始崇拜你了。”章沫儿果真做出崇拜的动作。“那你也给我编个东西吧,编个只属于我的东西送给我。”

“现在?”

“对啊,就现在。我要看看你有没有骗我,要独一无二的哦,要我一看到就能想起你的东西。”章沫儿点头撒娇。

连成接过她手里经过特殊浸泡而韧如丝的竹叶,“明天吧,很晚了,你要睡觉了。”

“不嘛,不嘛,就是今天,现在,马上。”章沫儿不依不挠,“连成,你编好了,我给你一个奖励。”

连成看着她忽闪忽闪的双眸,心里便化成了一滩水,“好,给我的沫儿编一个独一无二的礼物。”

章沫儿在一边认真地看着那双灵巧又温暖的手迅速地扭动着竹叶,当她看到成形的东西时不禁红了双颊。

她嘟囔着嘴抢过那精致的东西,看了一遍又一遍,感觉脸颊滚烫异常,“你欺负我!”

连成起身找来一条精致的白金链,将那个成型的草绿色戒指串进去,俯身亲手为沫儿带上,“第一份礼物在那年生日,我把自己送给了你。这是第二份,代表着我对你的承诺。”

沫儿感动得眼眶含泪,她望着连成深情款款的眼眸,生涩得吻了上去。

连成一惊,他咧开了唇角。在沫儿打算抽离开时紧紧拥住她热情地回应着那个羞涩的吻。

那时他们太轻狂,那时的他们正处于对懵懂的渴望之中,连成吻着她,手不知不觉地急切地想要摆脱那阻挡他们的衣物。

连成一面热情地吻着沫儿,一面抑制不住地唤着,“沫儿,沫儿,沫儿……”

沫儿也是意乱情迷,她从未尝试过这样的感觉,心里害怕着却渴望着,“恩。”她小声地回应着他的轻唤,她知道他在索取她的同意。

连成一把将她抱上床。

当两人真的相拥在一起的时候,沫儿颤抖了一下。

“乖,别怕,我会很小心的。”

沫儿觉得自己全没了刚刚的渴望,心里填满了满满的恐惧,但是她没有拒绝,她强迫着自己接受,强忍着那份恐惧。

她不自觉得全身颤抖起来,再也控制不住像袒露在雪地里般停不住的颤抖,才发现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

连成这才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他的心像被划了一刀,强迫自己消去欲望,额头早已疼痛得直冒冷汗。

沫儿哽咽着抱住他,“连成,对不起,对不起,我……”

连成冷静了片刻,自嘲又伤感得回报她,“傻瓜,怪我,是我太急了。”

“不是的,我刚刚还没准备好,其实我可以的,我们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好不好?”沫儿伤心地哭泣,仿佛她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反应。

连成哭笑不得的安抚她,“傻瓜,睡吧,乖。”

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无比的慌乱,他甚至确定不了沫儿对他的爱,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失去她。

“薛总,这是美华公司的最新收购方案。”秘书将文案恭敬地放在薛之琛身边。

薛之琛转头看了一眼,“放下吧。”

“是。”

秘书正准备要走,薛之琛又开口了,“对了,下午的那个会帮我取消了,日后你把我的行程排紧一些,晚上不能有任何行程。”

“是。”秘书好像想起了什么,“薛总,刚刚艾莉打电话进来问公司里有些文件需要处理……”

薛之琛不加思索,“让她拿过来吧,冯总身体不适,这几日都不要去打扰她。”

“是。”

那日以后,章沫儿又一连病了几日,之前的旧病加上新伤让她看上去就像林黛玉般憔悴。薛之琛看在眼里心疼不已,这几日都尽快赶完手上的工作回家,她的所有大小事物,包括进食,他也吩咐得据细周全。

他打开抽屉看到里面刚刚从德国定购回来的除疤膏,想起昨晚为她换药的时候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这药膏他打探了许多名医对除疤最有效,答应了还她一只漂亮的手的,他想着,脸上浮现宠溺的笑容。

回家的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被封锁了,等着放行的车队如长龙般蜿蜒。薛之琛略等了一会,便扭转方向盘转道而行,心里迫切得想要见到那个人被他气得生气的样子。

忽然余光瞟到了一个地方,“XX精神治疗中心。”他放慢了车速,最后还是驶了进去。

院长听到风声,立刻毕恭毕敬的前来招待。

薛之琛成熟稳重的身躯里总是透着华贵的王者之风,让人不得不臣服。

一行人跟着他走到沈悠悠的病房前,这是薛之琛第二次看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她正抱着一个小熊,拿着玩具注射器在为它打针,样子纯真可爱,眼里赶紧得没有一丝瑕疵,若不是眼角微微显现的眼纹,真的会让人忽略了她已经是个三十岁的女人。

详细得询问了康复状况后,薛之琛想到了最近严井查到的消息,“你知道她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吗?”

院长一直在他身后,他叹了口气,“她这种病是由于精神受到极大的惊吓和刺激造成的。当初沫儿将她转过来的时候也没说明具体的原因,但是后来经过我们检查,她的子宫内膜和阴道口有多处伤痕……”

院长没有说完,薛之琛自然知道其中的含义,“那个时候,章沫儿每个月要交多少医药费?”

“刚开始的时候,悠悠的病情很不稳定,护工也比较辛苦,每个月至少要十万左右,后来病情稳定了会少一些,但也要七八万的消费。哎……她那时候才十几岁,也是个孩子,难了一辈子没想到最后却……”院长不免也感伤。

“除了她和冯咏曦,还有其他人到医院来看过她吗?”难怪她总是那么急迫的打工赚钱,或许当初的50万,也是为了这个女人。

“除了王护理以外,来得最常的就属蒋倩蒋小姐,她也是个热心的人,之前沫儿在的时候,她就常来。到了后来……”他看了看薛之琛,“薛小姐偶尔也会来一两趟。”

楚楚?薛之琛拧眉,这个女人,怎么好像自己身边所有的人都与她有关系,而唯独自己,对她毫无所知,其实也不能说一无所知的,“你说蒋倩十二年来一直都来探望她?”

“不是的。”院长摇头,“最开始的时候只有沫儿跟一个叫连成的男孩子来,没过过久那男孩就再没出现过了。于是只有沫儿一个人常来,每每总是会抱着悠悠痛哭,看得也令人心疼。大概三四年后,蒋小姐才常来这里的,之后就一直坚持着,对悠悠也甚是关心。”

薛之琛深谙的眼神飘渺不定,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哥哥,哥哥。”这时候沈悠悠竟然跑了出来,拉着薛之琛的衣袖叫唤着,“哥哥,我的小熊生病了,你是来看他的吗?”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25章:不疼 章沫儿一时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想挣脱开却使不上劲,只得摇摇头,“不疼。” 薛之琛抱着她叹气,“哎……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说句实话。” 因为薛之琛态度的转变,两人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暧昧和尴尬。车子一停下, 2011-10-27 23:00: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