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6章:捏把冷汗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0-27 23:07:35    状态:已完结
所有人都吓得捏着一把冷汗,薛之琛低头对上她的目光,凝视良久才开口,“恩。”

悠悠高兴得笑开来,“哥哥真好,你看,我就说了有人会来看它的。”她得意得朝王护理说道。

王护理尴尬地看着门口帅得流口水的男人,脸颊微红得点点头。

院长眼明手快,上前拿下悠悠抓着薛之琛的手笑道,“悠悠乖,哥哥有事要走了,悠悠进去看看小熊睡醒了没有。”他朝王护理使了眼色,王护理意会得出来牵悠悠。

悠悠看了看床上的小熊转身问,“哥哥以后还会来看悠悠的小熊吗?”

薛之琛点了点头,“会。”

悠悠开心得进屋。

他哪里知道自己这个不经意的允诺,将为以后惹下那样大的祸根。

薛之琛进到车里,看着夕阳印染了整片天空。他拿了根烟点燃,摇下车窗望着这一切出神。

少顷,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严井,去查查蒋倩。”

“蒋倩?”那边出现惊异的声音。

“怎么了?”薛之琛问道。

“我刚收到消息,最近有人在留意她的行踪,似乎对她的以前特别感兴趣。”那边答道。

“谁?”

“沈丹,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葛朗。”

薛之琛沉默了一会,“弄明白他们查到了什么,还有,这周日安排她跟我见一面。”

“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薛之琛掐灭了烟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药膏,摇上车窗发动了车子。

今天阳光颇为暖和,章沫儿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花园里晒太阳,今天她终于脱去厚厚的羽绒服,穿着一件棕色的毛衣外搭一条乳白的皮草披肩,懒散地坐在花丛中,可谓是美景佳人。

她伸手拿过被子喝了一口皱眉,无色无味的白开水。自从手上受了伤,薛之琛就再不让她喝咖啡,甚至家里的菜色也不让放酱油之类的东西,说是吃了这些都会留疤。

想到这里,她放下手里的书本,拿出那瓶药膏在手上抹开,然后认真地画圈圈按摩着让药性渗进手里。

“嫂子,嘿嘿。”薛楚楚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章沫儿吓了一跳嗔她,“你什么时候能着点边,总是在天上飘也不是个事啊。”

薛楚楚推囊她,“你才在天上飘呢,大哥最近对你可是关怀备至啊!看得我都感动不已呢。”她看着沫儿手里的药膏。

“他把我娶了进来,我这辈子都要当牛做马的伺候他,这时候照顾我一会不是应该的么。”章沫儿嘴里较劲,其实心里也是不无感动于这个男人的无微不至。

薛楚楚略有所悟的点点头坐在她身边,“那倒是,伤口怎么样了?哥回来看你穿得这么少又该不高兴了。”

章沫儿笑,“我这不是出来透透气嘛!这几天都在家里要把我憋死了。还想着下午出去走走呢。”

楚楚警惕得说道,“那可不行,哥就知道你的病快好了要伺机而动的,他本来要在家看着你,可是午饭后说是要出去见个人就把这重任交给我了,你可不能让我不仁不义啊。”

章沫儿眼珠子转了转,“今天周日,你怎么这么有空在家啊?那个苏风呢?他没约你?”

薛楚楚听到这个名字眼神就闪烁起来,“什么啊?他约我干什么?”

章沫儿笑得诡异,“那日你生日,他可是不请自来啊!还深知你的喜好,你说,他约你干什么?”

“哎呀,没有的事了,我们,只是朋友。”薛楚楚紧张地说。

“呵呵,我也没说你们不是朋友啊,你这么紧张干什么?”章沫儿看准了时机,“我记得薛之琛好像不是很喜欢他呢,万一你们……”

“我们只是朋友啦,哎呀,你千万不能胳膊肘往外拐,通风报信啊!我们真的没什么的。”薛楚楚急得脸通红。

章沫儿笑,小丫头就是这么好骗,“那你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帮着你哥监视我?”

“我这是为你好啊,不一样好不好。”

“没得商量,放我出去两个小时,我就把这事格式化了。我保证准时回来,怎么样?”章沫儿利诱着。

结果就是她顺顺利利地出来了,给蒋倩打了几个电话都被挂断了,最后索性关了机。

章沫儿皱了皱眉,想是可能那雷老虎又回来了,轻抿一笑,索性自己散散步好了。已经有好多年,她没有此刻这般心情来审视观赏这座美丽的城市,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徒步走了好一会儿,她裹紧了披肩,看到街边的一家星巴克,充满了古典气息,所有的桌椅都是用树桩雕成的,匠心独具,别出新裁。

章沫儿看着忍不住迈脚往那个地方走去,偷瞄了自己右手的伤口一眼,心想就喝一杯,她实在是喝水喝怕了。

走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点了杯卡布奇诺,忽然想装嫩般地趴在桌子上,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外面的世界,听着午后的星巴克里放着优柔的轻音乐,一束阳关照进来,章沫儿伸出手挡着眼睛,忽而食指与中指分开来像个剪刀般,透着缝隙继续观赏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曾经这样的时刻,就有人在身边揉着她的发宠溺得看着她,或者揉她在怀里陪着她坐一下午也不嫌烦。

“您好,您的卡布奇诺。”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

章沫儿这才抬起身子,有那么一刻适应不了屋里的黑暗眼前冒着金星,但还是礼貌地微笑,“谢谢。”

看着咖啡浮着的乳白色心形图案,章沫儿觉得眼里起了雾气,曾经,她总是抢着要吸掉那好吃的奶沫,连着连成的那份也一起吃了,还得意的说这下他的心就属于自己的了,这样他们两个的心就都连在一起了。后来,做这些事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如今,没了欣赏的人,做什么都乏了!

忽然,她一冲动就低下头去用力地吸着那颗心,即使烫到了唇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我越来越喜欢了。”忽然有人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章沫儿慌得抬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忽而柳眉蹙紧,“你怎么在这?”

吴驰挑眉,“亲爱的,见到我不高兴吗?你已经很久没有找过我了。”他看着冯咏曦一嘴地白色沫迹,眼里满是情欲,他起身,“我也尝尝这咖啡好喝不。”说着就往冯咏曦的嘴凑过去。

章沫儿适时扭头往后仰,躲过了他暧昧的动过,冷静地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唇,“要喝的话再点一杯就是了。”

吴驰一愣,笑着坐回去,“又严肃起来了呢!刚刚那样多可爱啊。不过怎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章沫儿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张脸,“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要么怎么说我们有缘呢?我刚巧路过,就透着玻璃看到你这么可爱的一面。”吴驰暧昧地看着她。

章沫儿有些不高兴,“不要总说我可爱。”

“亲爱的,我们回酒店吧,你就一点不想我?”吴驰意味深长。

章沫儿有些反胃,她突然想到了吴驰上次说的事情,眼眸一亮,“想啊,想得要命!可是我这次想换个刺激点得地方。”

吴驰顿时亢奋起来,“去哪里?”

“我的私宅吧,刚巧我也有些事情。”章沫儿说得很自然。

吴驰仿若松了口气,“你不是只在那里谈公事吗?再说了那里那么多人,很难快乐起来啊!”

章沫儿尽量掩盖眼眸的波动,这么说吴驰知道私宅在哪里,“那才刺激啊,我还没尝试过呢!怎么,你不敢?”

“只要你想要的,我哪里有不敢的。”吴驰说道,“说走就走,坐你的车还是我的车。”

沫儿保持着固有的冷静,“你的吧,我这几日病着也没开车出来。”

“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吴驰担忧地转过身要摸她的额头。

沫儿这回也没反抗,他倒是挺关心冯咏曦的,之前自己烧到四十度他只管自己的游戏连问都不问的。“没事了,小病而已。”

坐在吴驰的车上,章沫儿认真地注视着车外的一切,努力地记住每一条路每一个转弯。

吴驰偶尔转头看她,发现她专心紧张的样子,认真一瞧人确实也憔悴了不少,难免心疼,“是不是手上的伤引起的不舒服?”

章沫儿好一会儿才反应他在跟自己说话,一边专心记着,一边答道,“恩,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吴驰笑,“你这么个大名人,在那么多记着在场的情况下受伤,Y城还会有谁不知道呢。”

章沫儿也回以一抹轻笑。

吴驰继续心不在焉的说道,“今儿还好有你跟我一起来,不然我的车子是绝进不去的。”

“他们认我这张脸?呵呵。”章沫儿愣了片刻问道。

“也不全是,你那辆劳斯莱斯也是通行证之一啊!你啊,把规矩定得那么死,那地方那么偏,又有那么多杀手,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小心点总是好的。”沫儿答道,望向窗外不再说话。谜底即将揭晓的时候,她忽然惶惶不安起来。

一个半小时后,天已经黑了下来,吴驰打开了车前灯开始走山路,两人一路上都没再说话,吴驰见着她忧郁可人的样子,心里总是焦躁地想一把将她揉碎进身子里。

又是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到了山顶上,章沫儿才看到了远处高高哨所的保安,那边用灯光照了照车子,章沫儿不适应地微眯着眼看不清对方,接着那横杆果然升了起来。

章沫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过了一卡又一卡,就像是死刑犯监狱般防守要比吴驰说得还要严密,就在他们下了车,准备通过最后一关的时候,章沫儿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章沫儿看了电话上跳动着楚楚的名字,皱了皱眉挂了。那边却锲而不舍得再次打过来。

“接了吧,等会进去就不能带电话了。”吴驰提醒道。

章沫儿这才无奈地接起电话,“喂。”

“冯咏曦,你丫敢骗我……”那边传来的咆哮声早在沫儿的预料之内。

她将电话拿着老远,压低了声音,“楚楚,我现在有急事,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啊,你马上给我回来!哥已经回来了,黑着脸坐在客厅里,说要等你回来吃饭。我跟妈哪里敢先吃啊,你陷我于不义,现在还想饿死我不成啊。”薛楚楚怨声载道。

章沫儿蹙眉,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吴驰低声道,“他在等我吃饭?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你还嫌我不够惨吗?把电话给他然后他倒是答应你了,我就死定了。我不管,你马上给我回来,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薛楚楚说着便挂了电话。

章沫儿看着电话,又看了看那道门发呆,就这么,错过了?

“他在等你?”

这句话沫儿明天听出了醋味,她点点头。

“那你怎么还不走?每次一有他的事情,你总是能抛下一切的。”吴驰说得有些无奈,“何况,这次是他……等……你。”他强调着。

沫儿第一次看着吴驰脸上受伤的表情,觉得不可思议。就是当初他发现自己只是连成的替代品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哀伤的表情。莫非真是爱上冯咏曦了?呵呵,这老天真会开玩笑,不是吗?

吴驰以为她的迟疑是为了自己,略有些感动,“坐直升机回去吧,会快一些。”

沫儿略微吃惊,这里竟然还有直升机。

吴驰将她送到了专有的机场里,沫儿转身问他,“那你呢?”

吴驰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亲爱的,你这么关心我让我很开心,很开心。”

沫儿不再多问,上了飞机,看着脚下的人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夜空里。

晚上十点半,蒋倩疲倦地回到黑格格里。

小顺子迎上去接过了她的包和外套,看着她恍惚的神情问道,“倩姐,不舒服吗?”

蒋倩摇头,“沫……咏曦来过吗?”

小顺子摇头,“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咏曦姐了,前几日报纸不是说她受伤了吗!”

蒋倩抬头望着小顺子,原来,连他们都知道了她的身份了!是啊,她的曝光率这么高,想不知道都难。

她摆摆手,“给我一杯latee,我想休息会,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说着便进了303包厢。

“好。”小顺子应着。

蒋倩将整个人靠近沙发里,回想着下午与薛之琛的见面,现在仍寒颤不已。

当她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薛之琛早已到了。

她礼貌地说着,“抱歉,我迟到了。”

薛之琛也是轻轻提了唇角,“蒋小姐客气了,是我早到了。”

她坐下来点了杯柠檬汁,对于这次会面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蒋小姐这几年的生意越做越大了。”还是薛之琛先开了口。

蒋倩尴尬地笑,“过生活罢了,薛总,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这话明明就是告诉她,他已经调查过她,不由得担心起沫儿来,最近她都联系不上她。

薛之琛倒是爽快的笑了,“蒋小姐的性子果然跟咏曦颇为相像,难怪会是好朋友。”

蒋倩心里一惊,小心地答道,“我跟冯总也不过是见过几面,跳过几场舞罢了,也不是很熟。”

“哦?那章沫儿呢?”

“什么?”蒋倩露出惊慌的表情。

薛之琛将一切收入眼底,“据我所知,蒋小姐跟章沫儿应该算得上是亲如姐妹才对。”

蒋倩尽量平静自己的心绪,“是啊,只可惜……”

薛之琛又将一张照片放到蒋倩面前,“那这个男人呢?他叫连成,蒋小姐是否认识?”

蒋倩拿着饮料杯的手已经略有发抖,“不……不认识。”

“哦?那我倒是好奇,不认识蒋小姐何故深夜开着车到墓地去看他?莫非是夜里黑得认错了墓?”薛之琛咄咄逼人。

蒋倩皱紧眉头,“薛总,这是个人隐私你无权知道。你这么跟踪我,我可以告你侵犯我的隐私权。”

薛之琛信心十足地靠在沙发椅上,笃定地看着她,“蒋小姐凭什么依着这照片就说我跟踪你?我光明正大的拿照片来问你,也没有流传出去,何为侵犯隐私权之说呢?”

“那我也没有义务告诉你。”蒋倩有些动气。

薛之琛耸肩,“我就是问问,蒋小姐大可以不说。”

“你……”蒋倩压着怒气,“薛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还有事,告辞了。”

蒋倩将要起身,薛之琛又开了口,“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章沫儿跟冯咏曦。”

“无可奉告。”蒋倩鼓起勇气说着。

“雷霆最近可好?”薛之琛悠闲地闭起了眼睛。

蒋倩停下了步子,“你什么意思?”

“听说他在澳门的那批军火出了纰漏,你一点也不知情?”薛之琛微微睁眼,“你大概也不知道他现在正躲在瑞典避风头,不知道政府知道这个消息会有多振奋。”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26章:捏把冷汗 所有人都吓得捏着一把冷汗,薛之琛低头对上她的目光,凝视良久才开口,“恩。” 悠悠高兴得笑开来,“哥哥真好,你看,我就说了有人会来看它的。”她得意得朝王护理说道。 王护理尴尬地看着门口帅得流口水的男人, 2011-10-27 23:07:3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