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7章:收购案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0-28 23:24:05    状态:已完结
蒋倩心慌了,她前几日接到雷霆的电话,那边似乎就是枪声连连的,她心里没底,她不能让他出事,“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问第二遍。”薛之琛点了根烟望向窗外。

“我不知道,我的确认识沫儿也认识冯总,但是认识沫儿是因为工作,认识冯总是因为她常来黑格格,我想这些薛总都是知道的。”蒋倩不敢看薛之琛一眼,她在赌,赌薛之琛会相信她,会相信她不会拿雷霆的性命开玩笑。

薛之琛笑,“那么,谢谢蒋小姐今日赏脸前来。”

蒋倩不能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她拿起包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里,临了还不忘加上一句,“你这样调查自己的老婆,真是可悲。”

薛之琛反倒不气,深深地吸了口烟,吐出好看的眼圈,那股不服输的劲,确实挺像的。

严井不明就里的走上前来,“薛总,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这么让她走了?”

薛之琛眼眸里却漾着笑意,意味深长,“她已经告诉我了。”

33层办公室里,章沫儿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虽然她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回来工作了,可是她不得不说薛之琛把她的工作做得很好,甚至有些决策要比她原来想的还要简练精确。

不过此时的她才知道,‘美华’的收购案原来冯氏也是有份的,可是薛之琛不知道为什么决议把这块肥肉独揽了。当时冯氏的股东们都对‘美华’表示了绝对的兴趣,可是薛之琛却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拒绝了这个提案,大家都明白他想独享其成,却是敢怒不敢言。

内线的电话响起,章沫儿接了起来,“喂。”

艾莉的声音里有些担忧,“冯总,楚楚小姐要见你。”

楚楚?章沫儿思量片刻,“让她进来吧。”

艾莉小声地补充道,“冯总,楚楚小姐的脸色不是很好。”

章沫儿一愣,“我知道了,谢谢。”

话没说完,薛楚楚便推门进来,眸里脸上都写满了怒意,她狠狠地盯着章沫儿,右手拿着一个纸袋一步一步得走到章沫儿面前。

沫儿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来没见过楚楚这样的表情,“怎么了?”

楚楚狠狠地把纸袋砸在她面前,气得面红耳赤,唇齿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沫儿疑惑地抬头看了她一眼,拿起纸袋打开来。

那一瞬间,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张一张照片滑落出来,上面有那个午后她跟吴驰暧昧的每一个场景,他凑过来亲她,她对着他微笑,挽着他的手,最后上了他的车……

“楚楚,你听我解释。”沫儿忽然慌张得站起来。

楚楚失望得没有错过她的每一个表情,“你用苏风威胁我放你出去就是为了他?失信于我也是为了他?那日也是为了他你才跟大哥吵架,我还帮着你?”

“楚楚……”沫儿唤得有些无力。

“冯咏曦,真是我看错你了。”楚楚挥了挥脸颊上的泪水,“我处处帮着你,不惜顶撞大哥也相信你,站在你这一边,而最后换来的是什么。你利用了我的信任,做出背叛我大哥的事情,而可悲的是,我却糊里糊涂的成了帮凶。”

“楚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章沫儿上前抓住她。

楚楚一把挣脱开来,“冯咏曦,你别再演戏了。这一年半,我就觉得你不对,可是我宁愿相信你变好了,没想到,没想到……”

“楚楚,楚楚……”章沫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薛楚楚却含着泪跑了出去。

章沫儿愣住了,她回头看着桌上那清晰可见的照片,心如刀绞。

“滴滴滴,滴滴滴……”

电话响了许久,章沫儿才缓过神来,她拿起电话看着上面跳动着‘倩姐’的字样按下了接听键,“倩姐。”

“沫儿,你马上到我这来一下。”蒋倩的语气凝重,还透着些焦虑。

“沫儿?”听着那头没动静,蒋倩的心悬了起来,“沫儿?你还在吗?没事吧?”

章沫儿习惯地摇头,“我没事,我就来。”

她挂了电话,开着她的红色法拉利神情恍惚地开往华林别墅的方向。

蒋倩听到门铃声,出门仔细得瞧了瞧才放沫儿进来!然后神秘兮兮地对着沫儿上下打量,确保她身体无恙后松了一口气。

沫儿看出了异样问道,“倩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蒋倩径自走到客厅里,沫儿也跟着她坐到对面。

蒋倩看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公文袋扔到她面前,从包里取出根烟点起来,“你自己看看吧。”

沫儿看着那袋子,心中大概拆到了几分。还是听话得拿起袋子打开,果然是那叠照片,一个小时前还摆在她办公桌上的那叠照片。

她忽然好笑,“我就知道,连楚楚都知道的事情,你一定也能在第一时间拿到的。”

“楚楚也知道了?”

“恩。”沫儿也点了根烟,顿时屋里萦绕着薄薄的烟雾,笼罩着两个女人,别有一番风味。“她已经对我起疑了。”

蒋倩略有些责备得看着章沫儿,“沫儿,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章沫儿轻巧地吐了个烟圈,很唯美,“对不起。”

蒋倩冷笑,“呵呵,你知道我不需要这个。”

“倩姐。”章沫儿把自己沉沉地陷在沙发里,仿若没有一个支点,“我害怕,我只是害怕在现实生活中再次出现他的影子。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学着放下,可是我忍不住,我不希望他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却希望他偶尔能让我看一眼,哪怕就一眼就好。”

蒋倩吐着烟雾,她掩去眼角的泪花坐到沫儿身边,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哎……你这样,让我看着心疼。”

沫儿躲在她怀里哭了好久,她清楚知道连成已经死了,清楚知道过去的八年里,她一直把吴驰当成是连成的影子,为他做的远远比对连成多得多!可是她也清楚,无论她再怎么做,连成都回不来了,永远!

蒋倩待她安抚了情绪以后才又开了口,“薛之琛找过我。”

章沫儿抬起头来,“他?”

蒋倩点头,“你跟冯咏曦确实有太多的不一样,很明显他也开始怀疑你了。”

“他问了你什么?”

“他问我章沫儿跟冯咏曦是什么关系?还有……连成。”

“那你怎么说的?”章沫儿紧张起来。

蒋倩摇头,“我什么都没说,可是,他手上有雷霆的把柄。”

章沫儿沉默了一会,“倩姐,你现在能联系到雷老虎吗?我想见见他。”

蒋倩皱眉,“他现在被警方查得很紧,回不来。”

“那我过去。”章沫儿笃定的说,“关于那个苏风,我需要跟他好好谈谈。”

周末送薛母到郊区的庙里进香后,章沫儿便一个人开着车回来,车子却在半路上停了下来,章沫儿发动了好几次都不能启动。

她下车观察着,发现了一路上的滑过的油迹,微微皱眉,豪车也会这样子的漏油吗?望了望前方,快到市里了,她揉了揉太阳穴重新回到车里拨通了电话。

“喂,冯总。”

“艾莉,我的车漏油了,你帮我叫一辆车过来还有让车场来拖车,我在北郊回去的路上。”

“是,冯总。”

“对了,给我订一张去瑞典的机票,我等会就不回公司了,直接从这里去机场,这事不能告诉别人,薛总问起来就说我去法国公差。”

“恩,我马上去办,冯总。”

当葛朗看着沈丹手里的照片时,整个人刷白得倒退着倒在沙发上!

“朗哥,你怎么了?”沈丹担心得上前来,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慌张的时刻。

葛朗抢过照片仔细得看着,良久才开口,“你确定这照片是真的?”

沈丹有些不高兴,“你怎么能怀疑我的能力,这些都是他们拍完第一手给我的,薛楚楚跟蒋倩的那份也是经过我过目的。”

葛朗叹了口气,“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我要活的。”

“等等。”葛朗忽然想到了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只是周末啊。”沈丹想了想回答。

“不是,我问你,你杀冯咏曦的行动安排在什么时候?”葛朗激动得抓着沈丹的肩膀摇晃。

沈丹哀伤地望着他,“朗哥,过了今天我们都解脱了。”

“告诉我,在什么地方?”葛朗的力道不断地加强。

沈丹痛得倒吸气,“朗哥,你到底怎么了?她可是你的仇人。”

“她不是,她不是。”葛朗咆哮着,“如果你不告诉我,她走了我会跟着她一起去。”

“在北郊的路上。”沈丹吃惊得望着葛朗吐出这几个字。

她看着他抓起桌上的车钥匙疯了一般得奔了出去,泪水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瘫软在地上,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无力地自语,“你说过要跟我重新开始生活的,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葛朗把车速飙到了180码,脑海里所有的画面在一遍一遍的回荡:她的眼神,她的泪水,卡布奇诺,还有那种熟悉得让他难以移开视线的眼神,说话、做事的风格……

他怎么会没有想到呢,他怎么可以没有想到呢……

章沫儿在车上坐了一会,觉得有些困乏,这几日家里就像是冰窖,薛楚楚总是跟着苏风早出晚归,而薛之琛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薛母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感觉到多少的,只是经历了这几次波折,老人家也学会了随遇而安,只要不把事情闹大,孩子们的事情她也无能为力了。

想着想着,眼睛一闭就这么睡了过去。

“咳咳咳。”待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被一股汽油味给呛得喘不过气来。

这才发现自己的车子无缘无故的烧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去开车门,却被烫得收回手,她立刻取下自己的围巾捂住鼻子一面四处寻找着车里有什么东西能撞开玻璃的。

五秒钟后,她绝望了,有人上过她的车,把所有能逃生的东西都拿走了,包括她的包和手机。

烟雾越来越大,车子随时会有爆炸的危险,她求生的本能用力撞击着车门,寻找最后一丝希望。火势蔓延开来,她却因为缺乏空气和用力多度而瘫软了下来。

那一刻,她觉得四周都是白色的,又是车子,上一次,就那么一秒她似乎感觉不到死的恐惧。可是这一次,她还发觉原来这样慢慢地死去是多么的痛苦,薛之琛那晚为她上药的情景忽然出现在眼前,她觉得自己心好痛,想要抹去泪水的力气也没有。

葛朗开着车子在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跳下车子下意识得也捂住了鼻子,烟雾太大了,却在迷蒙中他看到了冯咏曦惨白的脸,几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葛朗再也没有想的冲了过去,脱下外套拍打着火苗,车子马上就要爆炸了,他拧紧了眉头,心如刀绞,转身跑到车子里寻了铁锹冲过来,尽量避免伤到她的砸碎了玻璃。

“沫儿,沫儿,沫儿快醒醒,我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来了……”他歇斯底里的唤着,一边用力想打开车门。

章沫儿抬了抬眼皮,想张开嘴说话却无力得闭起了眼睛。

“沫儿……”

葛朗一个顺势将车门给撬开,一把抱起章沫儿便往远处跑。

“嘭……”法拉利即刻便在他们身后炸开来,他抱着她被震到了远处,却总是把她紧紧护在怀里。

救护车总是在这个时候才呼啸而来,两个都已经失去意志的人被抬上了救护车。

章沫儿被灌上了氧气罩,隐约听到有人在说,“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抱的那么紧,连分都分不开。”

“可是她不是冯咏曦吗?薛家的媳妇,薛大总裁的妻子呢。”

“呵呵,豪门的事情,不都是这样吗?”

她累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又或者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此刻,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在两天后,所有的人:薛之琛、薛母、薛楚楚、冯母都在她床边,翘首期待她醒来,唯独没有冯父,她又扫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

薛之琛似乎看出了她的失落,“爸一直在屋外坐了两天,你的病情好转一些我才刚送他回去休息。”

章沫儿对他报以浅浅的微笑,表示感谢。她发觉自己全身无力,连嘴都张不开。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冯母见着奄奄一息的女儿,心疼得数度哽咽。

薛母过来安抚她,“亲家,没事了,孩子没事就好。你也回去休息吧,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还想吃馄饨吗?我给你去买。”薛之琛关切地问。

章沫儿累得闭眼微微摇头。

“医生马上会过来看你,重案组的人迟些可能也会过来,放心,有我在。”

章沫儿看着薛之琛,泪水还是留了出来,又有一个男人,这么对她说。

薛之琛以为她是害怕得落泪,心疼得上前轻轻为她拭泪,“以后再不准你一个人出去。”

章沫儿瞪他,她都这样了他还这么霸道。

“至少让我陪着你。”薛之琛放低了姿态。

沫儿的心底软了一片,这个骄傲的男人。

薛之琛真的依自己所说,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她恢复过来能开口说话,直到公安过来为她做完笔录,沫儿说想吃点米粥,薛之琛才为她捂好被子离开。

楚楚一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关切着她的一切,却不愿意跟她说一句话。

沫儿看着薛之琛离开,看着那个愁云满布的姑娘笑。

“哎呦。”她故意翻被下床,然后一失足跌在地上。

“怎么样?有没有摔倒哪里?”楚楚焦急得跑过来,“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呢,哥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下床也不叫我一声,你当我是透明的啊。”

沫儿心里偷乐,委屈得说道,“我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你却不肯跟我说一句话,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所以……”

楚楚小心得将她扶上床,“哎……冯咏曦,我越来越不懂你了。”

她的神情迷茫而纠结,“先是那个男人,再然后这次那个葛朗却又奋不顾身的救你,我真的不知道你跟大哥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这几天我想了好多,你可以不要性命的救我,可以为了一个悠悠那样付出。尤其是知道你出事后,我真的很害怕你会跟爸爸一样一躺下就不起来了,所以,我选择相信你,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做出伤害我们的事情。”

章沫儿紧紧地抓着楚楚的手,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珍惜这份信任。她哽咽着,“楚楚,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灵魂附身吗?”

“什么?”楚楚不明就里。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冯咏曦,你也相信我吗?”沫儿紧张得望着薛楚楚。

薛楚楚傻傻地坐在她身边,“呵呵,你被烧坏脑子了呀。”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27章:收购案 蒋倩心慌了,她前几日接到雷霆的电话,那边似乎就是枪声连连的,她心里没底,她不能让他出事,“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问第二遍。”薛之琛点了根烟望向窗外。 “我不知道,我的确认识沫儿也认识冯总,但是认识沫 2011-10-28 23:24:0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