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2章:哑口无言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0-30 21:14:02    状态:已完结
章沫儿被堵得哑口无言,捡了包就灰溜溜走人,回头留下一句,“倩姐,案子的事方便的话让雷霆哥问问苏风吧。”

苏风?那个当年被雷霆在贫民窟捡回来孩子。

当年雷霆刚刚20岁,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凭着自己敢闯敢拼的噱头一鼓作气成为了华尔街小有名气的帮派老大。

那时候局势动荡,黑社会乱成一团乌烟瘴气,各个帮派成天打打杀杀争抢地盘,情势跟中国的上海滩差不多局面。

雷霆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在争抢地盘的时候中了埋伏被逼到了贫民窟里,眼看节节败退,弟兄们誓死保护他周全,想让他全身而退。

可是他不忍看兄弟们枉死拼命抵抗,任谁劝阻都无济于事,而最后,正是这个苏风让他改变了主意。

那时候他为了躲枪战躲到了一个铁桶旁边,一转身看到一个约莫十几岁的小男孩从垃圾堆里捡出一个较为干净的面包放进嘴里,同样用一双清澈稚嫩却没有丝毫畏惧的眼神望着他。

他皱眉斥道,“这里很危险,这五十美元拿去买东西吃,现在先躲起来,快。”

男孩迟疑地看了他两秒,夺过钱放进口袋里却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雷霆神色凝重,“孩子,人穷并不可怕但绝不能有贪念。”但是他还是将身上的钱全部取出来给他,“快走,听到没有?”

男孩依旧是夺过钱放进口袋里呆呆地看着他。

“靠。”最后雷霆无奈地吼了一声,抱着他撤离开。

那之后,他就一直跟着雷霆,雷霆也觉得他甚是投缘,认了来做了干儿子供他读书,尽心尽力地培养他。

而苏风毕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帮着雷霆扫清了所有的对手,统一了黑帮,成为龙首。

而今要不是他累了,老了,早有退隐江湖之意,也不可能因为一些小小的军火就被困在瑞典迟迟不能回来。

“滴滴滴,滴滴滴……”沫儿看着电话里晃动着的名字皱眉。

伸手去按挂断键,却还是停了下来。

无奈地接听了电话,“喂……”

薛之琛拧眉抱怨,“这么久。”

章沫儿叹气,这个公子哥是一点耐性都没有的,“有事快说,忙。”

“晚上我定了法国菜,五点半我到你楼下接你。”

“等等。”章沫儿几乎要翻白眼,“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跟你一起吃晚饭的?”

“现在。”

“不去。”章沫儿没好气,霸道也要靠点谱,这阵子让让他,他就飞天了,越来越过分。

“我的胳膊还没好,你必须负责我的饮食。”薛之琛再次使出杀手锏。

章沫儿气极,这句话她这几天都听了不下百遍了,“我就是咬了你一口,又没把你的手剁了,再说了回家吃不是很好啊,好端端的吃什么法国菜。”

“你是我老婆,我就是被别人咬了你也要负责,何况罪魁祸首还是你。”薛之琛强词夺理,“我还有个会要开,五点半在楼下等你。”

又被挂了电话,章沫儿愤怒得想把那边的人拖出来装进麻袋里狠狠地踹几脚。

这个薛之琛几乎每天都有新花样,除了上班,她所有的时间几乎都在陪他,已经很久没去看过悠悠了,她犯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来越说不过他了。

五点半,薛之琛的黑色劳斯莱斯准时停在楼下,引来了无数目光。

章沫儿拖着疲惫的身躯下楼,看着连大厦里的保安都出来为他维持秩序,一边的师奶花痴们围着车子不断对他抛媚眼放电。

章沫儿心里不舒服,她沉着脸走上前站在人群后与薛之琛四目相对。

看着他毫无反应带着邪笑看着她,火气又升了上来,用口型说了句,“不打扰你,走了。”转身便要离开。

忽然她感觉到背后的人群散开一条道,不时还有几声尖叫声,她好奇地回头,却撞上了薛之琛的胸膛。

“哇!那不是冯咏曦冯氏集团的大小姐吗?”

“对啊,薛少来接她下班呢,看来他们的感情并不像外界所传的那样冷淡呢。”

“是啊,好幸福,我老公要是能来接我下班我就满足了。”

薛之琛将一切听进耳里,温柔得用左手揽住冯咏曦的腰,宠溺地说了句,“亲爱的,你走错方向了。”

章沫儿顿时觉得挽回了些面子,心情大好地乖乖跟着薛之琛上了车。

“都到对面了,为什么不走过来?”车上薛之琛首先开了口。

章沫儿故意白他,“你故意把车窗摇下来搞得这么轰动,我可没兴趣奉陪。”

“那也要我有这个资本才轰动得起来。”薛之琛得到这个答案心情甚好。

章沫儿转头注视着他,“打从什么时候起你的脸皮变得这么厚了?你从来都是喜欢关窗的,今天竟然连我们公司的保安都动用上了,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的大少爷性子,我警告你,以后我的人你别想动。”

薛之琛知道她生气了,半响没有做声。

沫儿骂完后忽然也觉得尴尬,转向窗外不再说话。

顶层的VVIP室里,章沫儿跟薛之琛相对而坐。200多平的地方只放了一张欧式桌子,柔和的灯光,幽婉的音乐,旁边的假山有水缓缓而下落在一小片竹子中间,不远处逼真的高尔夫模拟机,还有壁炉、古典的皮式沙发,羊毛地毯,如亲临法国,尽显上层社会的高贵奢华。

章沫儿黑着脸将盘里的鹅肝一点一点切成小块,然后由侍者拿到薛之琛面前。

她用刀的力气极大,与盘子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也视若罔闻。他这一顿法国菜,都够某些人吃上半辈子了。

薛之琛用左手叉了肉放进嘴里,吃得彬彬有礼。看着她整个过程腮帮子气得鼓鼓的,顿时也没了食欲。

“我只是想早点看到你。”他说着,若无其事地将一块肉放到嘴里。

章沫儿顿住,他是在回答刚刚她的质问?心里有一些感动,却又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此煽情的话。

“滴滴滴,滴滴滴……”

这个人不管是谁都救了她一命啊。

可是在她看到葛朗的时候,她悄悄抬头望了薛之琛一眼。

“就在这里接。”薛之琛看她想起身的意思说道。

章沫儿点开了通话键,“你好,葛总。”

“叫我葛朗就可以了。”对方迟疑了片刻说道。

“有什么事吗?”章沫儿已经感觉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

葛朗在对面的西餐厅看着他们两个,“听闻你喜欢红酒,我这里有一瓶1945年的,想请你指点指点。”

哇,那可是排名世界第一的精品啊,沫儿咽了咽口水刚要答应又瞟上薛之琛近乎杀人的眼眸,心里一颤,想了想恋恋不舍得开口,“以后吧,我最近比较忙。其实这种酒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我去了也只能是称赞的份。”

“你就不想尝一尝?”葛朗追问道。

沫儿舔了舔嘴唇,“想啊,可惜没有口福了。”她觉得冷光越来越强烈,“我先忙了,有空再联系。”赶紧收了电话,乖乖切鹅肝。

心里纳闷着,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骨气了?

葛朗收了电话,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眼眸深沉,她是那样的在乎他。那么,他倒是要试试,到底,是谁赢的几率会比较大一些。

十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

这一次沫儿接的有些迟缓,甚至于紧张。

“Hello。”

“咏曦,咏曦,你快来救我。”吴驰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沫儿眉头紧锁,“你又怎么了?”她站起身走到窗边。

“我在公安局里,他们说我入室盗窃把我抓了起来。”吴驰说得极为恐慌,“我说了那屋子是你买给我的,可是却没人相信。咏曦,要坐牢的,你快来把我保释出去。”

入室盗窃?这又是唱得哪出啊!章沫儿揉了揉太阳穴,“我会叫叫律师过去的。”

“啊……”吴驰传来一声惨叫声便断了电话。

“喂?喂?喂……”沫儿紧张起来。

警局里走一趟,身上多多少少加点伤是常有的事,她再已无心吃东西,坐立难安。

“发生了什么事?”薛之琛感觉到了异样。

下一刻,她忽然抓起包跑了出去,“我有事要先出去一趟,你先回家吧。”

薛之琛的眼眸顿时深沉幽暗,看着她的背影忽然瞟到了对面带着邪笑的男人,葛朗对他肆无忌惮的笑着,承载着满满的胜利之意。

沫儿坐着的士赶到了公安局,见到鼻青脸肿的吴驰,眸里微显心疼。

“咏曦……”吴驰见到她霎时眼里冒光,仿佛完成了一件事,顿时心宽。

沫儿走到他身边,观察了一下他的伤口问道:“疼吗?他们打你了?”

吴驰摇头,“一点小伤,没事的!你来了就好。”

沫儿心里一惊,这一次他出乎意料地没有求她救他,似乎只是为了见到她。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淡定,沫儿心里琢磨着。

她点头,“你在这里等我。”转身朝警长办公室走去。

二十分钟不到,警长带着那两个绑吴驰回来的公安出现在他面前,对他哈腰道歉了一番,还亲自要送他们上车。

这个结局是吴驰所没有想到的!他迷茫地看了看冯咏曦。

沫儿对他微笑点头,“走吧。”

派出所门口,葛朗鸣了喇叭,摇下车窗对着刚出来的两人微笑,“上车吧。”

沫儿对于他的出现也是颇感意外的,但想起刚刚在警长室里,警长接了个电话点头哈腰的称葛少,大概也猜到了八九成,只是没想到他会来接他们,看来那顿饭是非吃不可了。

吴驰听到葛朗的声音,似乎有些害怕得扯了扯冯咏曦的衣角,“你认识他?”

沫儿叹了口气点头。

“冯总不会是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吧。”葛朗早已下车出现在她身边。

沫儿礼貌的笑容再次浮现,她觉得有些累,转身对吴驰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葛朗满意地笑了,为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沫儿觉得有些尴尬,看了眼吴驰,还是坐了上去。

三人上了车,报了地址后,皆是沉默不语。

半个小时后,吴驰的肚子却不适时宜的发出声响。

沫儿蹙眉,“你还没吃饭吗?”

吴驰尴尬道,“刚在弄吃的,那些人就进来了,家里现在还是一片凌乱。”

葛朗突然改变了方向,“我知道有一家粤菜还不错,这回冯总该不会再拒绝我了吧。”

广东菜,她的最爱啊!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八点多,迟一些回去还好吧,她想到了那张发怒的脸蹙了蹙眉。

葛朗把她的沉默当做是默认,不一会就到了那家餐馆。

沫儿站在这餐馆的门口,有那么一瞬间迈不开步子,那是她跟连成最喜爱的地方,有着他们无数回忆的地方,连成走后她一个人近乎没有再来过。

老板见到一辆路虎停在自己店门口,几个一看便是身份尊贵的人下车,其中一个男人脸上淤青地到他店里,顿时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花眼。

“老板,还有位子吗?”葛朗亲切地问道,用的是粤语。

“呃。哦。有,有。”老板点头,慌忙引路。

沫儿见了‘噗嗤’笑出声来,这个老板还是一样的迷糊,记得她跟连成第一次来,他就被他们俩的美貌惊呆,之后晃过神来才一个劲的夸他们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可是时过境迁,十几年过去,他也老了,小店看得出来翻新过,不变的还是那股清幽的古檀香味。

葛朗下楼点了菜上来不一会儿便端上来一品鲳鱼,清蒸鲈鱼,广东肠粉,香煎茄片,咸蛋黄蒸肉饼,荔枝虾球,蟹香疙瘩汤……

看得沫儿更是目瞪口呆,每餐饭点两份鱼一向是她的习惯,一般人是不可能这么点菜的,她看了一眼葛朗,意味深长。

“怎么了?菜不合口味?”葛朗故意问。

沫儿摇头,“是不是点的太多了?”

“请冯总吃顿饭实属不易,还不得抓紧时间多点一些。”葛朗意有所指。

沫儿听了不免尴尬地转移话题,“没想到葛总也会到这样的地方用餐。”

“因为这里有我特别的回忆,何况冯总不是最喜欢粤菜吗?”葛朗说道。

“你怎么知道?”沫儿瞪大了眼睛问,顿时又觉得有些失礼补充道,“吴驰,他不喜欢粤菜,要不要让老板给你点辣酱?”她问身边的人。

吴驰望了一眼葛朗,立刻换了阴霾满布的脸,“不用不用,我现在很喜欢粤菜,清淡一点好,有利于身体,呵呵。”

两人都没有理会他,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各怀心思。

“最近老板又有些新菜式了,咱们今天不点两份鱼,吃些新品好吗?”

“不要,两份鱼是必须的,其他都随你。”

“为什么一定要有两份鱼?”

“第一,我喜欢吃鱼;第二,我要与众不同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就都会记得我。”

“傻瓜,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把你拴在身边不需要这些的。”

沫儿吃着一边想起曾经的对话,那一幕一幕,顿时眼里满是水雾。

葛朗看在眼里也没有话语,心中免不了伤感和欣慰,她还记得,记得只属于他们的曾经。赢了吗?她真的抛下薛之琛来救‘他’,现在也坐在他对面陪他用餐,可是心里却还是恐惧。

物是人非,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习惯和菜色,同样的人,却换了两幅不一样的尊容,不一样的身份。过去他们清苦但是坦荡快乐,现在他们富有却形同陌路,人世间一些事任谁也解释不了。

这时候,沫儿的电话想起,她有些不自然地接起电话,“喂。”

“你在哪里?”薛之琛的声音蓄着怒意。

沫儿回答地很小声,“我在倩姐这,一会就回去了。”

“是吗?那我现在去接你。”薛之琛说道。

“不用了。”沫儿慌忙拒绝,“我马上回去了,你一来一回也不方便。”

薛之琛沉默良久。

“喂?”沫儿近乎以为他已经挂了电话。

“唉……”薛之琛叹口气,望了望车窗前那家广式酒楼说道,“冯咏曦,要到什么时候你才有句实话。”

沫儿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她对着‘嘟嘟’声,心头百感交集。

那一晚,她没有回去。在餐馆外分别,她拒绝了葛朗的送意,打了个的到了华林别墅。

每次蒋倩只要看到她那种三魂死了七魄的神情,便不会再多问什么,为她铺好床,放上一杯芒果奶茶。

“倩姐。”沫儿叫住了她。

蒋倩回头看她。

“你陪我睡会,好吗?”

蒋倩来到她身边上床,与她并肩躺着,等着她的下文。

“你说,连成真的死了吗?我没有死,你说他会不会也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

“葛朗今天带我去了那家广式酒楼,点了两份鱼,说了一些让我很疑惑的话。”

“沫儿,你别忘了,连成是你亲手找到的。”蒋倩说得沉重,“你觉得巧合的概率大还是他也附上另一个人的概率大一些。”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32章:哑口无言 章沫儿被堵得哑口无言,捡了包就灰溜溜走人,回头留下一句,“倩姐,案子的事方便的话让雷霆哥问问苏风吧。” 苏风?那个当年被雷霆在贫民窟捡回来孩子。 当年雷霆刚刚20岁,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凭着自己敢闯敢拼 2011-10-30 21:14: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