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5章:感动死了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01 23:35:33    状态:已完结
艾莉很开心地笑,“没事,没事,薛总知道了一定感动死的。”

沫儿淡笑不语。

提前下了班,沫儿就真的跑到那什么南巷里,看见一个老人家穿着朴素,旁边放着一个竹篓,里面全是田鸡在跳动。

沫儿有些害怕,却还是走过去问了价钱。最后,她以一只三百元的价格买了十只,那老人家对着她点头哈腰,最后连竹篓都送给了她。沫儿开心,这年头,怎么总是遇到好人呢。

一脸兴奋的回到家,问明了秋嫂厨具放哪后,就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厨房。

薛母也是开心得笑不拢嘴。坐在客厅里,硬是要等着儿子回来一起用餐。

对于薛楚楚,也是乐意见到这样的情景的,在她知道沫儿的真实身份后还是有些担心的,她怕她伤害自己的哥哥,但还是忍不住的喜欢这个嫂子。

薛之琛回来的时候就感觉异样,所有人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他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没什么不对劲啊,“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楚楚笑着问。

薛之琛定了定神往餐桌走去,“有什么不一样,吃饭吧,我饿死了。”

“哎……”薛母起身来阻止他,“这是我们的,你的那份还没好。”

“还没好?”薛之琛皱眉,“秋嫂,你怎么回事?”

秋嫂也笑,“少爷,您今晚的晚餐不是我准备的。”

薛之琛失了耐性,“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薛母指了指厨房,“诺,咏曦躲在里面一个小时了,在给你炖田鸡汤呢。”

薛之琛看着紧闭的厨房,一定是最近太累了,他连这个都没发现,还是他最近在刻意回避她的存在,怕受伤。

他走到厨房外,轻轻地推了推门,瞬间悔的肠子都青了。

冯咏曦一个人穿了不知道几件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菜刀,依旧在跟那些个活碰乱跳的田鸡谈判着,有模有样,让人苦笑不得。

“啊……”忽然,一只田鸡往门口跳去,章沫儿大叫一声拿着刀吓得险些摔倒。

薛之琛心里一紧,立刻冲进去将她拥进怀里。

沫儿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抱着薛之琛,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敢睁开,“死了,死了,死了……”

薛之琛看着满地满墙壁的血迹,跟刑场没什么分别,她怕成这样还为自己下厨,心里是又暖又无奈,“你确定你是要给我煲田鸡汤,而不是要饿死我或者毒死我?”

“出去再说,出去再说。”沫儿这回是彻底怕了,这小东西怎么比鸡还难杀啊。

薛之琛莞尔,打横抱着她出了厨房,秋嫂已经带着下人去抓那只跑出啦的田鸡了。而薛母跟楚楚见了她的样子,现实一愣接着愣是笑得停不下来。

薛之琛也好笑,“你的心意我领了,以后不要这么干了,刚刚要不是我在,那刀就落你头上了。”他担心道。

章沫儿这才放开了他,“我也是想进进妻子的义务,看你最近这么累,弄顿好吃的将功补过一下嘛。”

“你想补什么过?”薛之琛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章沫儿不语,“结果就是这么惨烈烈的,可惜了这么贵的田鸡。”沫儿忽然对着院子喊起来,“秋嫂,你一定要把它找出来,这可是三百块一只的纯野生田鸡呢。”

“三百块一只?”薛母跟薛之琛异口同声的惊呼。

沫儿点头,“是啊,我想这么好的东西,就一口气买了十只。那老板人很好,还免费送了我一个竹篓。”

薛之琛咳嗽着点头,“对,要是我,我都舍得打的送你回来。”

“什么意思?”章沫儿蹙眉。

“没,野生的好,你在Y城都能买到野生的,绝对是精品。”薛之琛反语讽刺。

“那当然。”沫儿自豪道,“我可是问了很多人找了很多关系才找到的。”

那一晚,他们没有成功吃上田鸡汤,一家人却吃得很开心。

薛之琛抱着她入睡,成功的没有做噩梦。沫儿很开心,看来他看一看田鸡都能睡得好,三千块花的真值。

第二天,沫儿到公司感谢了艾莉,提起自己三百块买一只田鸡的事情和自己的经历。

“什么?三百块?”艾莉惊呼。

沫儿蹙眉,“怎么你也是这个表情?”

艾莉无语道:“我最亲爱的冯总,这种小东西,人工的三百块都能买个十几只,野生的贵一些,肯定也不值三百块啊。人家杀你杀的这一刀可是够狠的。”

沫儿沉默,难怪昨晚薛之琛这么奇怪,自己被杀的这么厉害他都那么开心?哎……男人心海底针。

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机第N次的震动起来,沫儿眉头紧锁。吴驰不停地在给她打电话,可是经过那个漫长的梦,她已经不想再见到他,或许,应该放手了,至少,她已经不是章沫儿,而他,更不是连成。

内线电话响起,沫儿接了起来,“喂。”

“冯总,有个吴先生找您。”艾莉的声音传入耳里。

沫儿蹙眉,他怎么找到这来了?

“冯总?”艾莉询问道,“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

“让他进来吧。”沫儿揉揉太阳穴。

吴驰进屋的时候有些愤怒,可是却压了下来,他端详着章沫儿,眼神怪异。

“有什么事吗?”沫儿莫不在乎的问。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吴驰开口。

“我正在忙,没听到。”沫儿回到。

“嘟……嘟……”话音刚落,桌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声音很响亮。

沫儿转头一看来显,蹙眉,“你很无聊。”

吴驰走到她跟前,“亲爱的,我昨天把通往会所的地下通道钥匙给弄掉了,你能再给我一把吗?”

地下通道?沫儿警醒,难怪每一次她都追踪不到他是怎么去会所的。

“亲爱的?”吴驰唤道。

“哦。”沫儿点头,“下次见面了再给吧,反正这阵子我也很少去那里。”

“那私宅呢?”吴驰到她身边,抓过她的手吻着。

沫儿下意识地抽回了那只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吴驰笑,“你不是答应过要跟我在那里疯一次吗?这么冷的天,你喜欢吃紫薯,我给你买了几个上来。”他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包紫薯。

沫儿淡笑,“放那吧,我等会吃。”

“你到底是谁?”吴驰的声音顿时冷冽。

沫儿错愕地抬头,数秒后,“你发什么疯,你说我是谁?”

“冯咏曦吃紫薯会过敏,而你却一点也不排斥;冯咏曦跟葛朗有着心怀各胎,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冯咏曦也绝对不可能在那样低级的餐厅里吃饭,她是一个看到自己袜子沾上一点灰就会抓狂的人;而最重要的,我每次去会所都是换了服务员的衣服上去,从来就没有什么地下通道。”吴驰陈述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而你,根本毫无知情。”

沫儿突然笑了,笑得很释然,“或许,谜底很快就能揭开了。”

吴驰不解,“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沫儿点了根烟,仰躺进办公椅里,“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吴驰愤怒地扑到她跟前,“你到底是谁?咏曦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沫儿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滚,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你想好端端的离开这里就立刻给我消失,马上。”

吴驰被那冷冽的眼神震撼到,他忽然想到了章沫儿,不过摇摇头,最终他还是离开了。

沫儿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哼,冯咏曦,我以为他会有多爱你呢。”

在落地玻璃窗上看着夕阳西下,沫儿取出最后一根烟,点燃却没有抽。

烟雾袅袅升起,沫儿思绪万千,两年来所有的事情历历在目,要不是葛朗和吴驰的闯入,要不是苏风的预知,她是不是会放弃追索那个曾经奋不顾生要知道的真相?

她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现在的悠悠一天比一天好转,发病的几率也越来越少,雷霆跟倩姐心照不宣两人过得很开心,薛母对自己的关爱,楚楚的可爱骄横还有薛之琛。曾经有几度她觉得这是一种奢侈,所以,她不敢面对真相。

夜,悄悄地来临。烟头终于烧到最后一点,然后熄灭。

章沫儿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倩姐,能让苏风跟我见一面吗?”

“立刻。”

“你跟他说我只要十分钟。”

“恩,好,五分钟后我在东区的咖啡屋等他。”

五分钟后,沫儿带着墨镜,围了一条红色的披肩进来。

苏风依旧是一副干净的脸庞,眼眸里似乎单纯得什么也没有,忧郁、单薄,给人一种蓝色的感觉。

苏风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你迟到了,现在还有七分钟。”

沫儿看着他认真地样子忽然笑开,“你对楚楚也是这样精打细算。”

苏风一提到她表情就温柔许多,“她跟你不一样。”

沫儿调侃道,“早知道应该带她一起来的。”

苏风不快,“你不应该告诉她的。”

沫儿愕然,“你都知道了?楚楚还是跟你说了。”

“没有。”苏风否定道,“她什么都没说,而我却能看得出来。她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

沫儿笑,“不管你是个怎样的人,把楚楚交给你我很放心。因为,你懂她。”

“你为什么总是为别人着想?活得那么累只是自己痛苦而已。”苏风说道。

沫儿傻笑,“你知道我是谁的,对吗?”

“那你也一定猜得到我想问什么的,既然你来了,至少我还是有希望得到些什么的,对吗?”沫儿问得很小心。

苏风沉默了许久,“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为什么?关于什么的?”沫儿依旧不肯放弃,“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却有权利知道真相,不是吗?”

“关于上次的车祸,为什么葛朗出现在那里?”沫儿见苏风不肯松口,改变了方向。

苏风不耐烦,“我已经提醒倩姐让你们离他远点了。”

“难道我连自己被谁杀了得权利都没有吗?上辈子是,这辈子同样也是,那场车祸我肯定不是一场意外的。”

“章沫儿,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凭借你跟蒋倩的实力就能查到真相?”苏风说道,“那你跟连成就不会白白送死了。”

沫儿第一次听他这么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会呢?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他们,这是为了什么?”

“不,你是一枚杀伤力极强的定时炸弹。你有本事让蒋倩和干爹对你无微不至;能把混乱的薛家弄得对你关怀备至;能让楚楚为你落泪,你还觉得自己微不足道?”苏风提醒着她,“何况,你从生下来就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我?”沫儿忽然激动地抓着苏风的手,“你知道我的身世?你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知道我到底是谁?”

苏风看着她欲言又止,“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他走到她身后看到瑟缩发抖的章沫儿,“哎,你应该清楚,会是怎样的部署才能让你这样一头雾水,逃了一辈子也逃不出去。”

苏风走了,沫儿无力地倒在沙发上。为什么她就像个木偶,被人牵绊着。部署,什么部署,她哪里知道谁会有什么部署。

忽然,她猛地坐起来,部署?私宅?

含着泪水狂奔到街上,找到自己的红色法拉利便加足马力朝那个方向开去。

她害怕着却忍不住的越开越快。如果那里有她的身世,如果那里能让她找到自己的父母,她会奋不顾身。

“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在一遍一遍的震动着。

最后沫儿还是开启了蓝牙。

“章沫儿,你给我开慢点,你不要命了。”蒋倩在电话里吼道。

沫儿看了看后车镜,发现了蒋倩的车,“倩姐,或许我知道真相在哪里。”

“我不管什么真想不真相的,你先给我停车。”蒋倩怒吼,“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绝对不会再拿生命开玩笑的。”

“倩姐,放心,不会的。”沫儿看到了山路边巡视的人员加足马力拐了过去,“倩姐,对不起。”

在最后一道大门前停了车,沫儿发觉手心里全是冷汗。

“主人。”

每一阶的门卫都对她九十度弯腰,他们一个个身着防弹衣,手里持着枪,面无表情。

进了门,便有一个穿着西服的女人,帮着一头整齐精神的马尾辫出现在她面前,恭敬地对她点头唤道,“主人。”

沫儿尽力学着冯咏曦的样子,“恩。”

“主人,这么晚了,需要为你准备就寝吗?”女人问道。

“不用了,我有些资料要查。”

“主人想要哪方面的资料?底层的放映室前天坏了,正在维修中。”

“有关于章沫儿的,所有一切。”

女人呆愣了片刻说道,“主人,她的资料一向都是由您亲手保管。”

“那关于连成的,你拿来给我看看吧。”

“是。”女人没有多问,但显然有些疑心。

她把沫儿领进了一个黑匣子般的屋子里,开了灯,里面尽是灰土。

“咳咳咳。”沫儿咳了几声。

“按您的吩咐,十五年前这里封起来后就再没打开。不知道主人……”女人没有把话说完。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出去。”沫儿努力让她相信。

女人显然有些满意的点头,“是。”

封尘?十五年?她的心在隐隐地滴血,这一切,真的跟冯咏曦有关系。

看到了关于连成的相册,每一张,每一个点滴,每一份微笑,甚至比自己当初经历的还多,而到了最后一页,她赫然看到了连成的尸首,一个完整的被人打得遍体凌伤的尸首。

在那上面还有两个赫然的红叉。旁边夹着一个光盘。

沫儿的手已经拿不住任何东西,思绪排山倒海而来,眼前全是当初的那个场景。

她忍着泪将光盘放进了那台旧录像机里。

“啊……”

连成的惨叫声响起,沫儿的心揪成一团。

“说,她在哪里?”有恶狠狠的男人的声音。

“不知道。”

“啊……”

连成惨叫着,却一口将血水吐到那人身上。

“妈的,不知好歹的畜生。”男人拿起斧子一刀就砍下了连成的左腿。

“啊……”巷子里凄惨绝寰。

沫儿掩住自己的嘴,控制着自己的泪水和痛楚,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以一种痛来弥补另一种痛。

“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男人吼道,“说,她到底在哪里?不然,老子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对沫儿做什么?”连成吸着冷气,艰难地说。

“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快说,说了我给你个痛快的。”

“呸,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啊……”这一次是右腿。

“还不说?”男人的影子格外的清晰。

“大哥,算了吧,他不会说的,给个痛快的回去回话吧。”有人在身边说道。

“你不想活了吗?”男人吼道,“主人有什么不知道,到时候不是他死,而是我们还要跟着陪葬。”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35章:感动死了 艾莉很开心地笑,“没事,没事,薛总知道了一定感动死的。” 沫儿淡笑不语。 提前下了班,沫儿就真的跑到那什么南巷里,看见一个老人家穿着朴素,旁边放着一个竹篓,里面全是田鸡在跳动。 沫儿有些害怕,却还是走 2011-11-01 23:35: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