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5章:深受宠爱的美玉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06 16:44:49    状态:已完结
此后,小陈将蒋倩带到了‘黑格格’,经过一番精雕细琢,她果然成了一块玲珑剔透的美玉,深受宠爱。三年后,她利用经济危机转手买下了黑格格。第五年,她遇到了雷霆,这个叱咤黑白两道的风云人物,她成了第三者,却得到了雷霆所有的爱。

而令她到此时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得知自己失去做母亲的夏日,那一夜,章沫儿亲手挖出了连成的尸首……

有时候,世间就是这么奇妙,人与人的缘分在不知不觉中早已连结在一起……

章沫儿躺在被窝里,眨巴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天色已经近黄昏,元宵节就在明天,看着窗外白皑皑的大雪,她任性地不去公司。

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牛奶和黑森林蛋糕,她忽然想起了高三的时候,自己站在85度的玻璃柜前盯着那蛋糕流口水,摸着口袋里仅有的几块钱就是没有舍得买。有一天,一位老妇人竟然买了递给她,脸上充满了慈祥,可是她摇摇头微笑着告诉她,“我一定要用自己赚的钱买第一个黑森林给自己。”

从那以后她就再没有去过那家店,甚至有时候宁愿绕道也再没有经过,她不想接受任何人的怜悯,即使是善意的。

之后生活的压力和总总遭遇,她竟然再没有记起过这回事,而如今,它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薛之琛为她买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黑森林。

傍晚的鞭炮声响过,她终于挪了挪从被窝里爬起来,蓬头垢面地到浴室去洗漱。

回想自打自己从监狱里出来,薛之琛就对自己格外的体贴温柔,甚至于容忍到了极致。从一个霸道的暴君变成了完美王子,从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连环杀手以后,她用力地刷着牙,一下又一下。

这一切都是为了冯咏曦,薛之琛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冯咏曦,凭什么,凭什么她夺走了自己的母亲的幸福,剥夺了自己的亲情,而所有的人在知道真相后却对她还是那么的好。

“哎呀。”她痛苦的出声,将嘴里的泡沫吐出,发现染红了一片,太过用力将牙肉刷破了!

她望着镜子里不属于自己的脸,如果说她是自己的姐姐,如果说她是个从小没有母亲缺乏亲情和安全感的孩子,自己已经用了三十年的幸福来补偿她。那么,从现在开始,她没有资格再拥有这些,自己要让她变成一个孤立无援令人憎恶的人,是在报复谁,都无所谓。

“冯咏曦,对不起,我不是圣人,也不想做圣人。”章沫儿对着镜子说道。

从浴室里出来,她瞟了一眼桌上的蛋糕,依旧没有动,那不是属于她的。

“少奶奶,你醒了?”秋嫂迎着笑脸对着出现在餐厅的章沫儿。

沫儿揉着睡痛了的脖子,“秋嫂,家里其他人呢?”

“少爷和小姐都陪着夫人到庙里上香去了。”秋嫂回答道。

“上香?”章沫儿重复着,自己竟然忘了这是薛家的老规矩,元宵前天必须全家人到庙里去求福,正奇怪于他们没有叫自己。

秋嫂似乎看出了端倪说道,“少爷说你最近太辛苦,坚持让你睡着。”

“哦。”章沫儿心里一阵酸味,冯咏曦在他眼里就做什么都可以?,“厨房里还有吃的吗?”肚子一阵咕噜叫,她问道。

“有有,有你最喜欢的粥,少爷一大早亲自起来熬的,每过一个时辰都要打电话回来问你醒来没,吩咐粥一定要一直热着,你起来就有的吃。”

秋嫂的一番话听在章沫儿眼里越发的刺耳,她坐在那儿面色铁青。

秋嫂以为她饿了,“我这就去盛来给您。”

“不用了。”章沫儿说着起身,“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诶。”秋嫂不明所以,猜不透是自己的哪句话惹主子不高兴了。

黑格格外的小巷子,章沫儿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她定了定神走过去,果然不出所料,她看着眼前蹲在地上落寞地抽着烟的男人轻蔑地说道,“500万都满足不了你,这一把不觉得自己赌的有点大吗?”

很明显,他已经进入了黑格格的黑名单行列,现在只能在门外坚持着。

男人抬头望了她一眼,傻笑,“呵呵,人有时候真的很贱,拥有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她的好,当有一天你真正失去了,生活中没有了她,才真正懂得珍惜,现在,我只是不希望让自己的下半辈子带着遗憾活着。”

沫儿看着他悔恨的眼神,她找人调查过,两年前,伍德的前妻死于心脏病,这个比他大15岁的女人死后给他留了一大笔他这辈子也花不完的数额。所以此刻,她相信他的话。

“有很多东西,不是你什么时候想要都有的。伍德,有得必有失,你应该清楚你今天所得到的,是用舍弃一个女人死心塌的爱而得到的。这一点,你在选择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的局面。”

伍德诧异地眼神一抹而过,这个女人调查过他。

他低下头掐了烟,“呵呵,看来倩儿很信任你,她不是一个容易敞开心扉的人。”

沫儿倚靠在墙上,感觉到冷意,“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了解她,你算什么?你经历过的,只是倩姐人生中短暂的一部分罢了。她到底受过多少苦,经历过什么样的人生,你完全不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如今你想要挽回她,抱的江山美人归,完全是痴人说梦。”

“滴滴滴,滴滴滴。”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沫儿拿起来看到了那个名字,越是气得按了挂机键。

“滴滴滴,滴滴滴。”电话不停歇地又响起来,沫儿直接取出了电板,将手机扔进包里。

“哼,女人狠起来要比男人可怕得多。”伍德看着这一幕。

章沫儿瞪着他,“那是因为她们已经被你们伤得失去了理智。”

伍德错愕,愧疚得低头不语。

沫儿看着他叹了口气,“既然你还爱着倩姐,就应该知道她现在很幸福。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而是学着放手,何况,她已经不再是你的蒋倩。”

她说着转身要走。

“难道当一个小三比跟着我还幸福吗?那个男人可以给她的,我也同样可以。”伍德不服气地说道。

“有时候,那个人并不是最好的,却是最适合你的。这句话,你应该深有体会不是吗?”沫儿冷笑着没有停下脚步,“还有,伍德你要记住,聪明的女人是不会让自己有在同一个人身上跌倒两次的机会。”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薛之琛一遍一遍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眼神暗黑。他看着床头柜上摆放着完好无缺的黑森林,难道,她已经不喜欢了?这么多年,他错过的,到底有多少?

章沫儿心情烦躁地进了黑格格,303包厢,叫了一大排的酒,烟一根接着一根。

刚刚自己跟伍德说得话一句句萦绕在心头,‘聪明的女人是不会让自己有在同一个人身上跌倒两次的机会。’其实还有后半句:‘但是女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永远都不可能变得聪明。’

该死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这么的烦躁,心里牵挂着不知道薛之琛此刻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担心自己?但是又不想回家看到他。

蒋倩推门而进,闻到一屋子的烟味皱眉,“你不是已经戒烟了吗?”

章沫儿故意看了看手中的半根烟,“这东西是鸦片,哪里那么容易戒掉。”

“沫儿,薛之琛都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你们之间到底怎么了?”蒋倩担心地坐在她身边。

“我和他还能怎么样?他在找冯咏曦,我为什么要回去当替代品?”章沫儿满脸的醋意。

“你爱上他了?”蒋倩惊讶的语气里却是喜悦更多一些。

章沫儿心跳漏了一拍,“你胡说什么,这辈子除了连成,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沫儿,你到底在死守什么?你内心所谓的道德底线吗?连成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你自己问问自己的心,你到底是爱他多一些,还是对他的愧疚多一些?”蒋倩气得吼道。

沫儿像被人摘了面具般慌乱不知所措,“什么跟什么,你还是把自己的事情搞搞清楚吧,伍德天天站在门外,你就敢说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自己的事情都一团糟,就不要瞎操心,担心来担心去的,你真以为你是圣人吗?”

蒋倩受伤得望着她,那一刻仿若觉得眼前的人陌生,她哀默地低头,“是啊,我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有什么权利去说你。”

沫儿话一出口就悔得想把自己的嘴缝起来,蒋倩陌生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道歉的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她拿起桌上的酒一口饮尽,然后慌乱得逃离黑格格。

走在初春的街上,今年的雪竟然下到了现在,一步一步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章沫儿仰着头感受着雪落在脸上然后化成水的冰凉,才让自己恢复了一点理智。已经有人开始在楼道里放鞭炮,街上偶尔有男孩在放炮‘噼啪’地响。

多年前的这个时候,蒋倩在她的病床前告诉了她活下去的意义;多年后的大年夜,她为了牢狱中颓废的自己煞费苦心,而今天自己却伤了她,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离她而去。

忽然有一股冲动,她转身朝华林别墅走去,没有打的,一步步在雪地上留下自己的足印。

当她看到蒋倩屋子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地亮了起来,感受了那阵黎明前的黑暗,差点累得跌倒在雪地里。她笑了笑,终于还是走到了,从西区走到了东区,花了整整一个晚上。

到了蒋倩的房前,她忽然又觉得失了按门铃的勇气,站了许久,索性窝在门前的角落里蜷缩着坐在台阶上。

早上七点,蒋倩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看到家门口蜷缩在一团的章沫儿,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她将自己的大衣解下披在沫儿身上,俯身轻轻晃了晃她,“沫儿,沫儿。”

沫儿惺忪地睁开眼睛‘阿嚏’打了一个大喷嚏,感觉身上一阵暖意。

她看着自己身上披着蒋倩的衣服一把抱过蒋倩哭道,“倩姐,对不起,对不起。为什么我总是伤害你,你却从来不生我的气,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蒋倩回报她,泪水也划过脸颊,“你知道吗?无论生活多么的折磨你,你总是能活得那么自我、坚强。有无数个夜晚,它都是鼓励我努力追求幸福的动力。”

“不,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是个扫把星,是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噩运的人。”章沫儿哽咽着。

“沫儿,为什么总是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身上抗呢?有时候我真的很希望帮你分担一点,可是你却从来不愿意救赎自己。”蒋倩是不愿意把话挑明的,怕伤害她,却终是逃不过这一步。

“好了,快进屋吧,别把身子冻坏了。”蒋倩扶起愣在原处的沫儿。

“哎呦。”沫儿的腿已经冻僵了,最后几乎是被蒋倩拖着进的屋。

蒋倩为她端来热水,泡脚按摩着。沫儿看着她抵着个黑眼圈,看着这一幕湿润着眼眶。

她跟蒋倩总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她们早已经心照不宣。无论发生什么事,有过什么样的争吵,转个身,永远不会对对方动气。

“倩姐,我昨晚害得你没睡好是不是?我真该死,你一定知道我是被气糊涂了乱说的。”沫儿歉意地解释着。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都这么大人了会被你那几句话气得睡不着?”蒋倩瞪她,“我这黑眼圈都是拜你家那位大少爷所赐。”

“薛之琛?”章沫儿惊奇道。

蒋倩点头,“你俩也真是的,你刚走不一会儿,他后脚就来了,硬是要我跟着他一起找人。我看着他心急如焚的样子,也怕你真的出点什么差错,谁想到你就神叨叨地跑到我家来了,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蒋倩还是忍不住心疼她。

沫儿黯然神伤,“我以为你在里面,只是,没有勇气敲门……”

“如果我没回来,你就这么坐下去?你不想活啦?”蒋倩看着她叹气,“今天元宵,你回去吧!他担心了你一整晚。”

章沫儿嘟着嘴,“他哪里担心我,他担心的是冯咏曦。”

“沫儿,其实他已经……”

“哎呀,好了好了,不提他了,一提我就烦。”沫儿打断蒋倩的话,“我想小眯一会,真的好冷好冷。”

她径自上楼,脱了外套就往被窝里钻。

没想到蒋倩自她后脚上来,一把掀开了被子站在她面前。

“倩姐,冷……”章沫儿抱怨着又要去拉被子。

蒋倩索性将被子丢到地上,“我还不知道你的睡功,一觉铁定到明天的。要睡回家睡去,今天我这里不欢迎你。”

章沫儿硬是被蒋倩在大清早包成个粽子塞进的士里。

疲乏地在车里睡了一会,被透过窗户射进来的阳光刺痛眼睛醒来,揉了揉眼睛,今天,竟然出太阳了。

“美女,到了。”司机提醒她。

浑浑噩噩地下了车,高档小区里,连鞭炮声都鲜少。

“咏曦,你可回来了?昨晚去哪了?琛儿找了你一晚上,可把我们急坏了。”薛母看见她,欣喜地上前问道。

章沫儿有些内疚,“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薛母看着她凹陷的眼睛,“昨晚也没睡好吧?快去睡会吧,琛儿也刚睡下,等晚饭的时候我叫你们。早餐吃过了吗?”

沫儿点着头,“恩,我吃过了,谢谢妈。”通过旋转阶梯,往卧房走去。

轻轻地开了门,淡淡的皂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他才刚刚沐浴完睡下。

这味道让她感觉舒适,顿觉困意,脱了外套第二次钻入被窝里。

她一向体寒,这几年薛之琛的火热的体温总是让她怀念这样的被窝,再也不怕刚进去刺骨的冰寒。

可是她没想到,薛之琛竟然一个转身将她压在身下,用一双愤怒又疲惫的眼睛望着她。

“你……你干什么?”章沫儿问得有些心虚。

“昨晚去哪里了?”薛之琛的语气霸道蛮横。

“倩姐那。”章沫儿无精打采地回复着想拉被子睡觉。

薛之琛却气得抓过她的手腕压在枕头上,眼神可怕骇人,“我再问你一遍,昨晚去哪里了?”语气里带着低吼。

“你管我去哪里?我去哪里什么时候需要向你报备了?”章沫儿也吼他,发泄着心中的怨气。

“你知不知道全家人都在为你担心,知不知道我……大家都在找你,为了你一夜都没有睡,你现在就在这里跟我说风凉话?”薛之琛气得大吼,“冯咏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

章沫儿气得使命挣扎着踢他,“我就是这么自我,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怎么了?我又不是第一天夜不归宿,你们之前有担心过我吗?凭什么你在想找我的时候就冠冕堂皇的担心,我还要欣然的接受?我是人,不是你的宠物……”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45章:深受宠爱的美玉 此后,小陈将蒋倩带到了‘黑格格’,经过一番精雕细琢,她果然成了一块玲珑剔透的美玉,深受宠爱。三年后,她利用经济危机转手买下了黑格格。第五年,她遇到了雷霆,这个叱咤黑白两道的风云人物,她成了第三者,却得 2011-11-06 16:44: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