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4章:爱或者不爱,对象不是我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13 20:47:30    状态:已完结
“为什么不解释呢?我不管今晚你跟吴驰演的是那场戏,但我相信你跟他绝对没有什么。”

沫儿倒进蒋倩的怀里,“解释什么呢?如果他懂得,就不会那么冷漠的离开。倩姐,无论我对他的感情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爱或不爱,对象都不是我。”

蒋倩此刻才恍然大悟,“你到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沫儿问道。

“你是沫儿啊,薛之琛早就知道你是章沫儿了,难道他到现在还没告诉你吗?”蒋倩不可思议地说道。

沫儿瞪大了眼睛,痴痴呆呆地坐直身子,看着蒋倩笃定的眼神确定事情的真实性,感觉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十分钟后,她依旧瑟缩着双手去拿桌上的酒水,一杯下肚她才略有些缓过神来,“你是说?”

“是的,他一直就知道你是章沫儿。”蒋倩回答她。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沫儿问。

“我不清楚,但是我能确定你自首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没有他,你怎么可能脱罪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蒋倩说道。

沫儿站直了身子,“你的意思是他连悠悠都知道?那时候你骗我,包括后来我父亲的出现都是他?”

蒋倩点头,“沫儿,这个男人真的很爱你。纵使你如此的胡闹,他都不愿意告诉你他所做的,默默地,只是想要你幸福。”

沫儿摇头,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突如奇来的真相,踉踉跄跄地出了包厢,进而出了‘黑格格’。

薛之琛上了兰博基尼,看着副驾驶上摆着的花束,那是他刚刚买来哄她开心的,她最喜欢的黄百合。

那一幕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应该说它从来没有消失过。他不明白自己一把年纪怎么会如此幼稚,做出甩门走人的事情。可是那一刻,他的心就像是被大石堵住,怎么也喘不过气来,他害怕下一秒,他的拳头就会出现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到时候,连他仅有的自尊也会消耗殆尽。

“叭叭叭。”他泄愤式地狠狠按着喇叭,一声又一声。她没有追出来,可见他在她心中的分量,可见他们之间,真的只有那么一纸合约。如合约上的约定,他似乎真的没有权利干涉她的感情。

“可是,你不是冯咏曦,你是章沫儿,你是章沫儿。”薛之琛敲着方向盘吼着。

沫儿忽然停住了脚步,感觉到凄凉的巷子里传来刺耳的喇叭声,她回头四处望了望,迷糊着双眼什么也没有看到。停顿了一会,继续转身向前走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她不敢相信,她回想着自己出狱后与薛之琛的一切。小吵小闹,床上的那些事,她的无厘头,种种刁难和无理取闹,他都一言不发。

曾经他对她说过他想她,曾经他说过她是属于他的……难道这一切,这一切他都清楚明白,自己是章沫儿?他是对章沫儿说的?忽然想起楚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吃惊的表情,她从来没有担心过薛之琛是否爱她,却从来都是让她放下好好地爱她的兄长。

淡淡地,渐渐地,她微笑起来,笑得好幸福,笑得觉得空气都凝固住,再也没有一丝的寒冷。

如果薛之琛是爱她的,如果薛之琛是爱章沫儿的……

沫儿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开始奔跑起来,心花怒放,小鹿乱撞,感觉整个人都漂浮了起来。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一辆保时捷停在了她旁边。

沫儿带着满满的笑容转身,看到了一张令人痴迷的脸庞,她顿了顿看清来人,嘻嘻笑了笑,“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说我担心你,专程来接你的,你信吗?”

沫儿瞪了他一眼,带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时毫不客气地坐了进去,“你估计是送哪个情人回家,怕被记者拍到路过这里才遇到我的吧。哈哈。”

葛朗好笑地点头,“那你就不怕一会儿被记者拍到?”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们之间光明磊落的,何况我还是有夫之妇,他们能写到哪里去?”沫儿带着酒劲,话也多起来。

“那可不一定,你看你晕乎乎的一身酒味,深更半夜还坐在我车里。何况我对你这个已婚妇女还是相当感兴趣的。”葛朗一语双关。

“哦。”沫儿点头,“那我还是下车比较好。”说着就要转身去开车门。

“喂,你不至于这么就当真了吧。”葛朗紧张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沫儿开心得哈哈大笑,“看你还敢跟我开玩笑。”

葛朗松了一口气,无奈又爱恋地看着她,“想去哪里?刚刚还郁郁寡欢地怎么突然就这么开心起来?”

沫儿蹙眉,“你的问题真多,让我一个一个回答你啊。呃……你刚刚问我什么?”她呃了半天问出一个让葛朗吐血的问题。

“我问你想去哪里?”

“自然是回家啦。哦,不,不。”沫儿突然觉得要见到薛之琛就莫名地紧张起来,“那个,你有没有什么好去处?”

葛朗微笑,侧身为她系上安全带。

书房里,薛之琛坐在地上,一杯酒进肚,滑入咽喉的那一刻,他感觉到浓重的火燎味还有胃里传来的刺痛感。

天边渐渐亮了起来,今晚她没有回来,是在他怀里度过的吗?又是一杯酒见底,却觉得自己越喝越清醒,狠狠地将酒杯砸向地面,心痛难耐。

独独是他,什么人都可以,什么人他都不在乎,唯独他,自己第一次没有了把握,是从一开始自己就从来没有赢过他。

在酒店里醒来,沫儿揉了揉自己的头,晕眩痛楚。

“醒了?吃点东西再吃醒酒药,这样对胃好些。”葛朗穿着睡衣出现在她面前。

沫儿看着葛朗,记忆浮现,眼眸里蓄着惊诧,害怕,什么情绪都有。她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穿着不知是谁的睡衣,激动地刚要开口。

“你放心,衣服我是让保洁员为你换的。你的衣服一身的酒味和呕吐味,我怕你睡得不舒服。”葛朗抢先一步。

沫儿这才放心,“这是哪里?我怎么会?”

“你昨晚痴痴颠颠说了很多话,最后在我的车上睡着了。你还记得吗?”葛朗问。

“我说了很多话吗?我都说了什么?”沫儿警惕地问,偏头痛发作,她蹙眉捂了捂脑袋。

“吃点东西吧,你的身子,以后不适合喝酒了。”葛朗的叮嘱,连自己都心酸,“还有,从今天起,你每天都要吃早餐。”

“我身子骨好着呢,怎么会不适合喝酒?你开玩笑吧,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怎么可能每天都吃早餐。”沫儿笑道。

“从今天起我提醒你。”葛朗认真的说道。

沫儿白了他一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哪里?我要回家了。”她准备下床。

“这里是浙江。”葛朗回答道。

“浙江?”沫儿惊呼,“葛朗,你是不是疯了?你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

葛朗看着她一无所知的表情,欲言又止,他真的不希望这个消息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也不希望看到她知道这个消息的表情。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回家。”沫儿翻被子下床。

“医生说你已经有了两周的身孕。”最终,他还是说出了口。

沫儿愣在原处,心脏再次负荷不了如此惊人的消息。

两个人都站在原地,葛朗看着她惊诧的背影,心里莫名的酸痛,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不是自己。

“你……打算要这个孩子吗?”他问道。

“你……你说什么?你……你刚刚说什么?”沫儿转身问他,“你说我有什么了?”

“你昨晚吐得很厉害,我请了医生来,他告诉我,你已经有了两周的身孕。”葛朗重复道,“我想,你现在应该需要一个人找个地方好好想想。”

沫儿看着葛朗,一屁股坐在床上,眸里充满了感激,“谢谢。”

葛朗知道不应该逼她做决定,他尽力掩饰自己的伤心,“你好好休息,记得把东西吃了,我先出去了。”

门里门外,一个六神无主,一个心伤落寞。

沫儿低头看着自己毫无起色的肚子,颤抖着用手附在上面。她难以想象,这里面,此刻竟然有一个生命在慢慢孕育着。

作为母亲的喜悦,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真正能体会到。

可是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她的计划还没有完成,连成的仇她一定要报,她绝不会放过吴驰,一定要他为自己所做过的付出代价。

“为什么呢?你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来呢?为什么你要这么心急,妈妈的计划在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的时候,再慢慢地等待你的出现。做一个合格的薛太太,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你为什么这个时候就迫不及待的出现呢?”沫儿抚着肚子,“难道,这是老天爷的意思?”

她该如何抉择,这个孩子到底应不应该要?葛朗说得对,她现在只想好好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冷静,发生太多的事,她的人生就像是赶集市场,所有的人总是匆匆的出现,然后匆匆消失,没有给她一点准备的空挡。

她累了,真的很累。许是怀孕的关系吧,她这么想着,倒在床上,很快进入了睡梦中,那里面,她见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嘻嘻地笑着叫她妈妈,一声声甜腻可人,叫得她心软。

楚楚一大早起来就发现大哥不省人事地躺在书房里,酒气熏天。不敢吵到母亲,她只好偷偷叫来福伯,将哥哥弄回了卧室。

从家里出来,她就没了跟苏风约会的心情,嫂子昨晚没回来,哥哥却喝得酩酊大醉。昨天嫂子买回来的大包小包现在还有一些摆在客厅里,她思索着,一上车就迫不及待地让苏风往‘黑格格’开去。

这时候,蒋倩正准备打烊回家补觉,见着楚楚和苏风焦急万分地赶紧来,顿时睡意也消了大半。

“怎么了?”

“倩姐,我们家嫂子在你这吗?”楚楚问。

蒋倩惊讶道,“她还没回去吗?”

楚楚摇头,“她昨夜一夜未归,哥哥喝得倒在书房里,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蒋倩思索着,“不应该啊,按理说他们之间应该没事了。你确定她一整晚都没有回去过吗?”

楚楚点头,“我问过秋嫂了,她说嫂子一整晚都没有回来过。”

蒋倩担心地拿出手机拨沫儿的号码,“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挂了又拨了一次,回复依旧如初。

“糟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蒋倩嘀咕着。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楚楚焦急地问道。

“昨晚他们是发生了点小误会,两人一前一后从我这离开,我以为沫儿出去是为了去追薛之琛,哎……早知道我就跟她出去才对。她昨晚喝了酒又吐得迷迷糊糊的,万一……”蒋倩自责着。

“倩姐,你这有监视器,我们先看看她出了这里往哪里走了,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人。”看着楚楚也急的跳脚,苏风安抚着。

“对,对,对,有,我去看看,然后我们分头去找吧。傍晚在这里会合,有什么事电话联系?”蒋倩说道。

“恩,好。”

早上驱车到了西塘,春天已经过去大半,这里却依旧花香鸟语不断,小河湍湍流动着从桥底下穿过,南方与北方相比,果然是小桥流水,暖意无限。

葛朗带她来到了一栋古老的别墅里,虽然年岁已久却能深刻地感觉到整栋屋子包括屋檐都是精雕细琢的工艺,这样一座艺术品坐落在这平凡的小镇里,看得出主人的地位。

“我们,就住这里吗?”沫儿发问。

葛朗点头,有些歉意,“小镇子,难免简陋,你要是住不习惯……”

“不不不,不是。”沫儿打断他,将他拉到身边耳语,“这是大户人家的房子,我们打扰到人家就不好了。我很随意的,外面找个酒店就好。”

葛朗笑着宠溺地抚乱了她的发,“你放心,不会的。只要你住的惯就好。”

“少爷。”一个妇人见到他们吃惊地唤道,立刻放下手里的活来提行李。

“少爷?”沫儿重复着,不可思议地看着葛朗。

“佟嫂,不用了,不重。”葛朗与薛之琛相比,永远少了那么点少爷气息。

佟嫂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沫儿,“不碍事,第一次来吧?你们赶紧逛逛去,今儿小镇热闹着呢,晚上还有放花灯的节目,少爷真是选对了时候。”

两人面面相觑,微笑着任凭佟嫂八卦着,没有解释也不生气。

上了楼,葛朗将她安排在住屋向阳的屋子里,沫儿也没有拒绝,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从知道怀孕后她就变得慵懒起来。

晚餐的时候,佟嫂直往沫儿的碗里夹菜,而且尽是些进补的东西。再加上她的眼眸里写着满满的喜悦和激动,沫儿就猜到葛朗已经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她了。

“冯小姐,多吃点,你这么瘦。”佟嫂一个晚上不停,“待会让少爷带你出去走走,感受一下我们小镇的热闹,就是怕你们城里人嫌弃。”

“怎么会呢?我很喜欢这里,以后有机会一定在这里买栋房子养老。”沫儿微笑着。

“真的吗?不用买了,不用买了,我们这屋子这么大,够住够住,而且人多也热闹。少爷你说是不是?”佟嫂在一个劲地撮合他们俩。

葛朗点头微笑,“是,是,佟嫂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呢,晚饭后我们就不出去了。今儿外面人多,咏曦也不方便出去。”葛朗补充道。

“恩,那也是。”佟嫂点头。

沫儿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趁着佟嫂不注意将东西往葛朗的碗里埋。

葛朗只是笑,看着她还是像以前般孩子气,默默地吃完她夹过来的东西。

晚上的咖啡被换成了牛奶,沫儿喝着这香甜的东西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坐在铺的又软又暖的藤椅上望着窗外的星空,这里真的很舒服。

葛朗敲门进来,为她带来了一杯芒果牛奶,走过来换走了她手中的纯奶。

沫儿惊诧万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你喜欢就好。”

“恩,看来花了不少心思嘛。”沫儿嬉笑着,“不过可惜,我要是早几年认识你,估计也会跟那些小姑娘一样感动的稀里哗啦,对你死心塌地。”

葛朗笑,“现在就不可能了?”

沫儿指着自己的肚子,“难道我要她一出生就换爸爸不成。”

葛朗看着她的肚子沉默,“决定了?”

沫儿没有答话,拿着芒果牛奶喝了一口,“没想到你们葛家的势力如此强大,在这样的小镇都有这样华丽的屋子。”

葛朗自是也不想逼她,“这是我的老家。”

“你老家?你是在这里长大的?”沫儿问。

“恩。”

“难怪,在这样宁静的小镇里成长起来,即使你拥有再大的权势,也比别人少了些少爷般的霸气。”沫儿说着。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54章:爱或者不爱,对象不是我 “为什么不解释呢?我不管今晚你跟吴驰演的是那场戏,但我相信你跟他绝对没有什么。” 沫儿倒进蒋倩的怀里,“解释什么呢?如果他懂得,就不会那么冷漠的离开。倩姐,无论我对他的感情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爱或 2011-11-13 20:47:3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