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5章:喜欢上这里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13 20:56:25    状态:已完结
“你是说薛之琛?”葛朗问。

沫儿沉默了,她望着窗外,这回再也没有重新找话题,许久许久,“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个朋友,他老家也是浙江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来过。”

葛朗听到她的话,感觉到了眼角微微湿润的东西,她的心里依旧记得他。

“很晚了,早点睡吧,小镇夜里凉,别着凉了。”葛朗说着起身。

“恩,谢谢。葛朗,真的谢谢你。”

葛朗笑着刮了刮她的鼻梁,“晚安。”

第二天天还没亮,沫儿就睁开了眼睛,许是还不习惯陌生的床褥,感受到清晨清新的空气,第一次没有了赖床的欲望。

洗漱过后,悄悄地下了楼出门。

肚子‘咕噜’一声叫了,沫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幸福得似乎能看到里面的小人,“你还真是改变我生活作息的好老师。”

清晨五点的小路,已经开始繁华起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像是大城市里上班族赶公交般的狼狈,他们的忙碌总是带着些安逸的味道,脸上挂着笑容,见着陌生人也热情地打招呼。

在粥铺里喝了碗大米粥,加了个咸鸭蛋,吃完后那股香味依旧停留在鼻腔,沫儿看着匆匆走过的男男女女,也热情地打招呼,难怪他们总是这么开心,原来在这里,人真的很容易满足。

酒足饭饱,她就悠闲地在石子路上散起步来。叮叮当当脚踏车的声音传来,在沫儿耳里恍如美妙的音乐。这里没有水泄不通地汽车,没有难闻的尾气,没有竞争的压力,没有心机的味道。

看着小孩们穿的朴实,拿着风车在路上奔跑;她忽然心血来潮地买了几十根糖葫芦,没路过一个孩子她就笑容满面地递给他们,总是先迎来惊愕的表情随之就是甜甜的笑容,孩子们接过糖葫芦,躲在一边吃的不亦乐乎。

一家装饰古典的星巴克,沫儿还是忍不住咖啡的味道走了进去。

“你好,想喝点什么?”服务员亲切地迎上来。

“一杯黑咖啡。”沫儿毫无犹豫。

“好的,请稍等。”

听着悠扬的轻音乐,沫儿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它总是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人们之间没有猜疑,在这里,你不需要去应付任何人,只需要做最真的自己。

“你好,你的杏仁露。”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了一杯杏仁露。

“怎么?我点的是黑咖啡,是不是弄错了?”沫儿礼貌地问。

服务员为难地说道,“那边的先生帮您换了的,不好意思。”

沫儿往她指的方向看了看,笑道,“没事,谢谢你。”

葛朗依旧笑得绅士地坐到了她对面。

沫儿笑着喝了一口杏仁露,“你一直就是用你那眼神秒杀每一个无知少女的?”

“我哪里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倒是你,不知道这一路上有多少青年才俊被你吸引住。”葛朗打趣。

“你不会告诉我,从我偷偷溜出来你就一直跟着我吧?”沫儿问。

“这只能说明你的防范意识太弱了。”葛朗强调着。

“这个小镇让人宁静,宁愿去相信而不想去怀疑。”沫儿说着,“包括你,跟踪我的结果不还是帮我把黑咖啡换成了这个吗?”

“看来,我应该早一点带你来的。”葛朗微眯着眼看着沫儿。

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在葛朗身上,沫儿因为反光看不到他的眼神,只是能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她转移视线喝了口杏仁露,觉得周身紧张,没一会儿就起身要去别的地方逛逛。

葛朗一路尾随,看着她没了起初的淡定悠闲,整个人紧张僵硬,看什么都没了心情,心里苦涩地说道,“也许,我不应该出现来打扰你的晨游。”

沫儿此时被桥边拿着木棍敲打衣服的一群女人吸引,完全没有听清葛朗的话,只是兴趣十足地快步走到河边。

葛朗对于她的沉默,心中的石头更是沉甸,他自嘲地笑,毕竟这么多年,很多东西都回不去了。她不再十七岁,他也不再是十八岁的连成,那样的花样年华一去不复返,就像他们的爱情。

“她们,这是真的在洗衣服吗?”沫儿激动地拉着身边人的衣袖问。

“小姐,您是外地来的吧?”一位大叔带着慈祥的微笑问。

沫儿吓了一跳,赶忙放开他的衣袖,看了看还在五米外的葛朗,“哦,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朋友。”

“没事,我们小镇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新面孔了,你们来蜜月的吧?”大叔热情地问。

沫儿有些尴尬,“呵呵,我们只是来旅游的。”

此时葛朗走了上来,“起风了,我们该回去了。”

沫儿瞪了他一眼,以报刚刚的尴尬之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他,“她们,真的在洗衣服?”

原来她刚刚是在问那位大叔这个,他笑着点头。

“太神奇了,我只是在电视里看过这样的情节。衣服被这么打不会坏的吗?”

“这个小镇上的人们几乎还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包括吃穿住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她们洗得衣服也是从布料到裁制都是女人们一针一线缝出来的,结实得很。不像你平日在商场里买到的衣服。”葛朗解释道。

“这么神奇,那这里岂不是世外桃源了?”沫儿惊呼,高兴得不得了,一路上还坚持去找裁缝店,说自己一定要定制一套衣服才回去。

葛朗领着她,就像领着一只兴高采烈的兔子,但是她始终想着要回去,这里再好,也没能让她放下一切跟着他在这里相守终老。

坐在连宅的花园里,葛朗点了根烟,满面忧愁。

“少爷。”佟嫂走了进来。“冯小姐睡着了?”

葛朗忘了一眼楼上,“恩,早上出去折腾一上午,现在累了。”

佟嫂笑,“孕妇是这样的,嗜睡。”

葛朗也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佟嫂皱眉,“少爷,你一向是不抽烟的。”

葛朗吐着烟圈,“那是连成,不是葛朗。”

佟嫂为他斟茶,“这种茶水,是你以前最喜欢的。”

“我爸妈还有回来过吗?”葛朗问。

佟嫂摇头,“自从知道你出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这老宅要不是你买下来,估计我这辈子也再见不到你。”

“有跟他们联系吗?”

“没有,他们到了英国后就切断了跟这边的所有联系,唯一知道的,就是你派人每天寄来的他们的消息。”佟嫂每天看着照片中的老爷夫人,时常都会以泪洗面。“既然这么想他们,为什么不去相认呢?他们会相信你的,就像我当初相信你是我们少爷一样。”

葛朗凄凉地笑,“我已经不是连成了,既然他们已经接受了现实,回不到过去,何必让他们再失望一次。我的生命是老天赐予的,什么时候结束都不知道。”

“那冯小姐呢?你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来。那孩子,是连家的吧?”佟嫂问。

葛朗笑而不答,又点起了一根烟。

佟嫂知趣的为他添满了茶水退了出去。

葛朗看着茶杯里飘起袅袅的雾气,思绪回到了十三年前。

那天是连成18岁的生日,他们去了未名湖畔,宁静的夏日午后,他们坐在草地上,沫儿躲在连成怀里,两人相互依偎着,暖暖的阳光将他们的心都照亮。

“连成,你想要什么礼物?”沫儿懒洋洋地问。

“能这样抱着你,已经是我最好的礼物。”连成闭着眼睛享受着。

“不行不行,这哪里能一样嘛。哪有人生日不要礼物的,再说了还是18岁生日呢,在西方都有重大的成人礼呢。”沫儿强调着。

“那你呢?”连成睁开眼睛看着她,“明年就是丫头你18岁生日了,你想要在自己的成人礼上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我吗?我……我想要……我还没想好呢,还有一年不是吗?你先说啦,你想要什么礼物?今年我们虽然过得辛苦,但还是有些积蓄在的。”沫儿撒娇道。

连成揉着看她撒娇,“我怕说出来会吓到你。”

“吓到我?你从来都宠着我的,越是这么说我就越要听,我要听,我要听。”

连成握着她的手,“我希望将来你能愿意跟着我到老家去,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当时的沫儿不无感动的,平平淡淡、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那一刻,她似乎都想象到了将来与眼前这个男人男耕女织的生活,却没有想到,十三年后,他们的生活会有如此的天翻地覆。

“你的老家?我都没有听你提起过。”沫儿说道。

“恩,在浙江的一个小镇上,我爷爷的爷爷就是在那里长大的,一栋古董的老宅,那里没有纷争,没有汽车,叮叮当当的脚踏车声,你一定会喜欢的。”连成说道。

“哇,我迫不及待要去了。到时候我们带着悠悠,一起到那里隐姓埋名,生个孩子,该有多好啊。”沫儿憧憬着。

“可惜,现在你已经到了这里,却不再愿意与我携手。”葛朗情不自禁地哀叹道。

沫儿离开的第三天,依旧打不通电话,薛楚楚才决定将事情告诉薛之琛。

她匆匆赶回家,见着兄长胡渣满腮,尽显狼狈。这几日,他依旧到公司上班,准时回家陪母亲用餐,声称咏曦到外地出差。但每逢深夜,薛楚楚都能看到他忧愁落寞的背影和浓浓的酒味从书房里传出。

“吃过了吗?怎么这么急冲冲的?”薛母开口。

楚楚摇头,只好坐下陪着母亲用餐。

薛之琛胃口不佳,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大哥,要出门吗?”楚楚赶忙问道。

薛之琛顿住,“有事吗?”

“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楚楚说着偷偷看了眼母亲。

“恩,到书房来吧。”薛之琛也希望她能带来些关于章沫儿的消息。

楚楚跟着他进了书房,往外看了看关上了门。

“什么事情这么鬼鬼祟祟的?”薛之琛坐在沙发椅上。

“哥,事情不好了。”楚楚焦急道。

薛之琛坐直,“把话说清楚。”

“嫂子,嫂子不见了。”楚楚说着。

薛之琛拧眉,“什么叫不见了?”

“那天,那天你到‘黑格格’去找她那晚,她就消失了。我和倩姐、苏风找了她三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楚楚简洁意骇。

薛之琛猛地站起来,“什么叫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不是在蒋倩那吗?怎么好端端的就消失了?”

楚楚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查了监视录像,那天她喝了酒,晕乎乎的一个人往小巷子里走,最后……最后……”

薛之琛走近妹妹,激动地说,“什么时候的事你到现在才告诉我?那个男人呢?那个叫吴驰的男人呢?查了他没有?”

楚楚委屈得点头,“查了,人不在他那。我看你这么难受,只是不想让你担心而已,谁知道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薛之琛冷静下来,在书房里踱了几步,立刻拿出电话,“给我查查章沫儿这几天的出境记录,包括海、陆、空的。”

挂了电话,他提了外套开门就往‘黑格格’赶。

半个小时后,严井传来的结果是不论是海陆空都查不到任何关于冯咏曦的消息,这消息无疑让大家又陷入了沉默中。

发生了这许多坎坷奇异的事情,对于章沫儿突然之间的消失,大家的心都紧拧着,尤其是薛之琛,后悔那一晚没有将她拉回家,后悔自己该死的面子,此刻,他是多么的害怕一不小心,她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都怪我,我不应该让她一个人离开的,她那时候情绪那么不稳定,我怎么就这么……”蒋倩边自责略带点抽泣。

“乖,不怪你,现在最关键的是把人找回来。”雷霆也在第四天赶到了‘黑格格’。

“大家来看。”苏风像是发现新大陆般说道,“这几天我们几乎把这座城市都找遍了,所以我怀疑有人故意隐瞒了她的出入境记录。我把这几日所有的记录都拿了多来,最后发现跟我们相熟的只有葛氏的葛朗,在大前天去了浙江,就在沫儿消失的第二天。”

苏风的意思,大家都心领神会。但是葛朗会和沫儿扯到一起,却令大家匪夷所思。

苏风眼眸一挑,如果她真的与葛朗一同消失,那么事情的发展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第五天,沫儿还是拿着大包小包出现在薛宅。最终,她还是没有勇气打掉这个孩子,但是,也没有做好准备应该怎么告诉薛之琛这个生命的存在。

“少奶奶,回来了。”一大清早,秋嫂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沫儿笑着说,“恩,给你们也带了礼物,等我休息好了分给你们啊。”她心里苦笑,失踪了五天,这个家却没有一点的异样,她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期望又失望,忽然之间又觉得累了。

她缓慢地踱步上楼,悄悄开了房门拿了浴巾就进了浴室。

薛之琛感觉到了她熟悉的脚步声,依稀地听到有人进了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最后他看到她出现在自己面前,微微一笑告诉他,她要走了。

惊悚着吓醒,果真听到了水声,他不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的包,外套如初地挂在了衣架上。

他喜出望外,瞬间跳下床激动地冲到浴室门口开了门,脸上欣喜若狂的表情傻得离谱。

那瞬间,沫儿一丝不挂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贸然冲进来的男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喷水头的水花不停地冲下来流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薛之琛也没想到会见到这一幕,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手抓着门把动弹不得。

晃过神来,沫儿立刻转身蜷缩,“薛之琛,你就是个混蛋。”

薛之琛这才回了理性,“sorry。”说着立刻关上门,然后一个人站在浴室门口,呆呆地傻笑起来。

十分钟后,沫儿穿着睡衣出来,薛之琛已经躺在床上假寐。沫儿嘴角微翘,脸颊不觉得红润起来,回想刚刚的一幕,自己的心跳几乎要跳出了喉口。

疲惫感再次浮起,她打了个哈欠,躺在了这个男人身边。

薛之琛却忽然猛地转身紧紧抱住了她。

沫儿吓得险些叫出口,缓过情绪她压低了声音,“你想吓死人吗?”

“不要走,以后都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能。”薛之琛命令的语气里带着乞求。

“我只是……”

“回来了就好。”薛之琛揉着她,汲取她身上的温度和味道。

“你一直在找我?”沫儿摸到了他下巴的胡渣。

“我怕,我真的怕你再也不回来。真的怕。”薛之琛将头埋进她脖颈里,第一次示弱。

沫儿满足地笑,抚了抚他的发,“其实,其实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

话还没说完,她就听到了脖颈里轻微的呼噜声。

笑着松了口气,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睡眠。

太阳下山的时候,沫儿才睡到自然醒,饱饱的睡了一觉,感觉肚子饿得‘咕噜’叫了才舍得醒过来。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55章:喜欢上这里 “你是说薛之琛?”葛朗问。 沫儿沉默了,她望着窗外,这回再也没有重新找话题,许久许久,“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个朋友,他老家也是浙江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来过。” 葛朗听到她的话,感觉到了眼角微微湿润的东西, 2011-11-13 20:56: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