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2章:心急如焚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20 00:04:49    状态:已完结
蒋倩心急如焚,慌乱中只能给薛之琛打了个电话。

商场顶层,夏日烈风吹得地上滚烫,沫儿被吴驰身上的汗臭味熏得咳嗽。

“你这个谁都可以玩弄的下等货,以后上了咏曦的身体就变得高档起来。”吴驰谩骂道,“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跟你同归于尽。”

“好啊,你跟我同归于尽,那么你奶奶呢?到时候她说面临的,可不是生活拮据的问题。”沫儿说道。

吴驰迟钝住,这半年颓废的日子,他几乎忘了她老人家的存在,或许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她还活着,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准时给她家用。”沫儿答出了他心里的疑问。

“你这种蛇蝎的女人,我不可能再相信你。”吴驰拉着沫儿就要往楼下跳。

“等等。”薛之琛忽然之间出现在天台上。

沫儿看到他,就再没了声音,泪水缓缓流下,忘了所有的疼痛。

“哼,章沫儿,你肚子里的野种就是他的?”吴驰说道。

“嘀嘟嘀嘟嘀嘟。”警车急速而来,压过了吴驰的那句话。

只是沫儿听在心里,终于他还是没有听到。

“你放了她,我过去。”薛之琛喘着气,淡定地说道。

“章沫儿,你是哪里来的好命。有这么多的男人愿意为你而死。”吴驰不屑道。

不远处的直升机缓缓而来。

“顺子……”吴驰的奶奶拿着喇叭,看到孙子狼狈的摸样心如刀绞,“你这是干什么啊,快把刀放下。”

吴驰看着空中的奶奶,“妈的,你跟我玩花样。”

“我说过,你放了她,我过去。”薛之琛沉着冷静,“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否则下一秒,她老人家就会从飞机上掉下来。应该,会比你们痛上百倍的,你说呢?”

“你们……”

“顺子,快把刀放下。奶奶想你,顺子,呜呜……”老人在飞机上泣不成声。

“我要你在十分钟内给我准备一千万,转到我奶奶的名下。然后你过来跟她交换。”

“不需要十分钟,现在就可以。”薛之琛说道。

他一个电话,入账消息就显示在吴驰的手机上。

“这下可以了?”薛之琛说着,慢慢地一步一步朝沫儿走去。

沫儿摇头,“不要,他不会放了你的,你不要让他过来,是我欠你的,我陪你死。”

“你给我住口。”吴驰吼道,他的心思都在飞机上。

还有一米的时候吴驰突然喊道,“站住。”

他用刀子挑了挑薛之琛的衣服,“转过身,举起双手。”

薛之琛听话得举起双手转身。

吴驰这才丢开章沫儿,一把拉过薛之琛。“现在,你立刻让上面的人放了我奶奶,否则,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沫儿一个踉跄正巧倒在冲上来的蒋倩身上。

蒋倩看到她压在自己身上,松了口气,“谢天谢地。”

沫儿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薛之琛。”

薛之琛笑,他拿出电话摁了个按钮,只见飞机上一个人影落了下来。

“不……”沫儿抬头惊叫道。

吴驰也吓得慌了神,全身注意力都在那个人影身上。

薛之琛这时迟那时快,一个转身夺过吴驰的刀打在地上。

吴驰这才反应过来,反抗着打起来。

沫儿转身冲下了楼,不可能,薛之琛不可能对一个老人下手,不可能。

当她冲到楼下,看到的是一副被摔坏的人形道具时,她松了口气几乎整个人倒在了蒋倩身上,傻笑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不会的。”

“天哪,这两个人真是不要命了。”路人喊道。

沫儿立刻往天台上望去,吴驰正拖着薛之琛在吊在屋顶上。

“天。”沫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警务人员已经在地上升起保护气垫,四周划入警戒,沫儿想上楼,却被蒋倩拉着站在人群里。

吴驰整个人已经悬在了半空中,是薛之琛坚持着探出身子拉着他。

“呵呵,我死了不是顺了你的意吗?”吴驰说道,“少在那假惺惺的,你连一个老人都不放过,现在舍了命救我算什么意思。”

“我不是不想你死,只是你不能死在我手上。”薛之琛说道,“那不是你奶奶,只是一具模型而已。你奶奶早在半年前,已经离开了人世。”

“怎么可能?”吴驰说道,“我刚刚明明……”

“那是我让人模仿了她的声音,在计算好高度和距离,说出来就可以以假乱真。”薛之琛说道,“抓着我的手上来,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可以死在我的手上。”

“呵呵,呵呵呵,因为章沫儿?”吴驰傻笑,笑得令人发毛,“因为我长得像连成。”

薛之琛没有回答,“上来。”

“我忘了告诉你一句话,我不能死在你手上,不代表你不能死在我手上。”他奸邪的眼神,右手一用力,将薛之琛一个重心向下,两人就这么双双跌了下来。

“不……”沫儿看着两个人影直线下落,尖叫着闭上眼睛。

“砰砰。”两声,所有的人发出惊呼声,沫儿立刻拨开人群冲了过去。

她第一时间奔向了吴驰,看到他血肉模糊地面朝地面摔得体无完肤,整张脸再没有一块好肉。忽然恶心的想吐,医护人员迅速上前来为他盖上布帘,抬上车架上了救护车。

当她回过神来,转向薛之琛的时候,他的身边围满了人。

刚刚他比较侥幸地摔倒了气垫上,可是那样大的重力加速度,估计也伤得不轻。

她很想冲进人群去看个大概,可是当她透过人群,看到薛之琛正在寻找着对上她的那双眼眸,写满了受伤和失望。

她愣在了原地,满脑里都是连成的笑容。没有了,所有跟连成有关的东西都已经不复存在,他不再可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在她的生命中。

连成,我这算是给你报仇了吗?她摸着自己的肚子,连成,我到底应该要怎么办?

薛之琛被抬上了车,人群散去,她也被蒋倩拉着上了救护车。

此时的他已经昏迷,被带上了口罩,眼角还有淡淡的水迹。医生们在研究着他的腿,似乎那里伤得不轻。

到处都是忙乱的声音,电话声,通知手术室的命令,氧气机咕噜咕噜的声音,沫儿只是愣在原处,盯着薛之琛,说不上一句话,心乱如麻。

薛之琛的那个眼神一直回荡在脑海里,散之不去。

她清楚他迷惑了,而她,也迷惑了。

那一刻,她第一个冲上去的不是他,而是吴驰,那个有着连成的脸的男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爱上了薛之琛,可是千万种理由也难以解释这个行为。

她明白那是绝望的眼神,对于她,对于他们的感情。

最后的诊断结果是薛之琛的右脚脚骨碎裂,复原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

章沫儿和蒋倩是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

“医生,怎的没办法了吗?不要跟我说什么百分之二十,也不要说什么将来的科学有可能,我只问你,根据目前世界上的医学水平,他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性。”沫儿忽然变得理智起来,薛之琛是那样一个高傲的人,他怎么可能失去一只脚,怎么可以。

院长吞吐着,“有倒是有一种方法。”

“什么方法?”沫儿问。

“在不丹有一个怪医,是骨科学的权威。但是那里设备简陋,没有网络和交通设施,联系到他是一个奇迹。联系到了,据说他不让拖家带口,病人必须学会自己在那里生存,所以很多人都闻而却步。”院长说着。

“这么悬,可不可信啊?”蒋倩问。

院长摇头,“他确实治愈过几个几乎不可能站起来的病人,但是至于他医学的高深,我只是知道这么多而已。”

“好,谢谢你。”沫儿转身离开。

蒋倩追了出来,“你不会真的要去找那个医生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沫儿说道,“但在去不丹之前,我必须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

沫儿看了蒋倩一眼,没有回答。

病床上,薛之琛的右脚被架得高高的,他虚弱地躺在上面,俊朗的脸上没有了一丝生气,依旧罩着氧气罩,他一直昏迷了十二个小时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薛母和楚楚、冯母先后赶来。

见到病床上伤痕累累的儿子,薛母忍不住落泪。

“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楚楚也是心痛难耐,那个曾经管着她的哥哥,现在竟然如此的狼狈。

冯母走到女儿身边,抚了抚她的头细声问,“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沫儿摇头,“我没事。”她用唇语说道,“宝宝也没事。”

冯母这才放心地点头。

一天一夜,四个女人轮流值班照顾着薛之琛,他依旧睡着,仿佛是太久没有休息,任何动静都吵不醒他。

“赫。”沫儿一头冷汗的醒来。

“又做噩梦了?”冯母问道。

沫儿点头,“现在几点了?”

“快下午四点钟了。”

沫儿杵着腰起身,“改我去医院了。”

“茜儿,你别去了。还是我去吧,你大着个肚子,不方便。”冯母担心道。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我要是不去,薛家人该起疑了。”沫儿说道。

“你还不打算告诉他们吗?马上你这肚子就掩饰不住了。”

沫儿看着母亲,慢慢地坐了下来,“妈,其实我打算……”

冯母惊诧,“不,茜儿,你不能这么做。”

“妈,我已经决定了,只有这样对他,对我都好。”

冯母杵在原地,没有吭声。

深夜里的医院,沫儿趴在薛之琛的床边浅眠。

“乒乓……”

被响声惊醒,她猛地抬起头看到摔在地上的杯子,再一定神,才发现薛之琛睁着眼睛看着她,精神颇好。

“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沫儿笑着说道。

薛之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总是不能第一眼就进入你的视线。”

沫儿绕过了他的话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给你检查检查。”

她正要起身,却被薛之琛拉住了手腕。

“我的脚是不是废了?”

“没有。”沫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薛之琛问。

沫儿看着他的眼睛,不一会儿又移开视线。

薛之琛虚弱地躺下,“吴驰死了,你在怪我。”

“我没有。”沫儿反驳他。

薛之琛笑,“希望。”

夜深人静,两人睁着眼睛坐着,各自都没有言语。

天快亮的时候,沫儿终于开了口,“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薛之琛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

“离婚吧,不过一纸契约的婚姻,我没有义务跟一个可能残废的人过下半生。”沫儿说道。

薛之琛死死地拉住沫儿的手,“你说过我的脚没有废的。”

“可是医生说治愈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二十。”沫儿冷酷地说道,“我已经没有了父亲,没有了冯氏,如果连丈夫都是个废人,那我还有什么可以依靠?”

“所以,离婚吧。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你再也不可能分掉我任何的财产。”

薛之琛愤恨地看着她,不敢相信她的话语,“你千辛万苦使得冯氏破产,最终的目的就是在这里?这个场景,你应该计划很久了。”

“随便你怎么说,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放在卧室里。”沫儿站起身,“麻烦你尽快签字,这样,我如果幸运的话还能分到你一半的财产。”

“赫……”薛之琛从梦中惊醒。

“琛儿,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薛母凑上前来细声问道。

薛之琛睁开眼只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沫儿呢?”

薛母沉下脸来,没有说话。

薛之琛全身瘫软地倒在床上,她走了,她真的走了。那不是梦,不只是一个噩梦,这一次,是那样的决裂,没有一丝的留恋。

当天下午,在他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回到了薛氏老宅里,自然随同的还有主治医生与可能用到的各种设备,队伍庞大,声势震撼。

第一个地方,他冲到了卧室里,果然在床头柜上找到了压在结婚戒指上的离婚协议书,上面赫然写着‘冯咏曦’三个大字。

他不甘心地翻箱倒柜,果然,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甚至于他的那盒照片,她也取走了,只是留下了一个条子,“这些东西,不应该是属于你的。”

一个八字躺在床上,医护人员迅速为他固定了脚架。

楚楚冲进来抓起了那份离婚协议书,“这是真的?妈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就这样离你而去了?”

薛之琛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她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薛家对她哪一点不是仁至义尽,就当我看错了她,看错了她。”楚楚伤心地跑了出去。

“不过一纸契约的婚姻,我没有义务跟一个可能残废的人过下半生。”

“我已经没有了父亲,没有了冯氏,如果连丈夫都是个废人,那我还有什么可以依靠?”

“所以,离婚吧。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你再也不可能分掉我任何的财产。”

曾经的甜蜜还历历在目,一转身她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绝情的话语。

他看着自己的脚,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这只脚吗?

“啊……”他使劲地挪动着右脚,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气得到处乱扔乱砸,手边的东西几乎无一幸免。

薛母闻声而来,看到满地狼藉,对儿子心痛不已,她俯下身,一片一片收拾残局。

“太太,我来,我来。”秋嫂赶了上来,见到薛母俯身捡碎片忙抢过来。

“不许捡。”薛之琛命令道。

薛母给秋嫂使了个眼色,秋嫂继续收拾着。

“我说了不许捡。”薛之琛抓起身边的手机就往对面砸去。

两个女人都被吓了一跳。

“好了,你下午吧。”薛母吩咐道。

“是。”秋嫂退了出去。

“琛儿。”

“你也出去。”

“琛儿……”

“出去。”

薛母伤心的下楼,他们家是因为沫儿才和睦起来,难道如今又要为了这个女人而搞得家犬不宁吗?她哀叹着,自己已经老了,不认命不行。

沫儿一离开薛家,就带着冯母来到了杭州西塘下的小镇里,这里的人们竟然出奇地还认得她。

沫儿没有去上次的老宅,自己在镇口附近租了个小屋子,刚好够她跟冯母,还有将来的儿子一起居住。

冯母对于这里的环境也甚是满意,每天与邻居家的王妈聊聊天,打打牌,日子过得甚是悠闲。

一个星期后,蒋倩办下了去不丹的签证,据说是雷霆动用了些关系才到手的。

沫儿随意收拾了几件衣物就出门了,蒋倩要更行,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从不丹回来的时候,沫儿是抱着一个孩子回来的。

谁也没想到,她这一去就去了三个月,孩子,无疑是个早产儿。不过,好在长得俊俏,跟薛之琛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

冯母见到孩子的时候,简直就是又惊又喜,更多的是对女儿担心的责备。

去那样一个偏远的地方,一个电话也没有。就在这三个月,她老人家学会了做礼拜,念阿门,学会了一种信仰,之后便每天起床用餐前都要为女儿祈祷。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62章:心急如焚 蒋倩心急如焚,慌乱中只能给薛之琛打了个电话。 商场顶层,夏日烈风吹得地上滚烫,沫儿被吴驰身上的汗臭味熏得咳嗽。 “你这个谁都可以玩弄的下等货,以后上了咏曦的身体就变得高档起来。”吴驰谩骂道,“今天不管 2011-11-20 00:04: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