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9章:说话要算数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1-25 20:13:15    状态:已完结
“嗯,妈妈说话要算话,念念想你。”

孩子挂了电话,沫儿就冲进了洗手间,蹲在地上哭得凄凉,孩子,你不知道母亲也是同样多么想念你。

“朗哥哥,你回来啦?茜儿怎么样了?你看到她了吗?”冯露露喝着汤问道。

葛朗摇头,“没看到,估计是上洗手间去了。”

“哦。”

推广部的最后交稿日,王晓敏被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葛总。”王晓敏难得的微笑只为这个男人绽放。

葛朗点头,“这份就是你们推广部交上来的企划案?”

“嗯,是的。”王晓敏点头。

“以春草强韧的生命力为主题?”

“是的,小草是大家随处都可以看到的东西,我希望把Anny新一期的产品打造成为当每个人看到小草就能想到的东西,强调Anny有能力让大家焕然一新的感觉。”王晓敏解释道。

“那么冬天呢?当人们看到枯萎的草根的时候你也希望他们想到Anny?这一期的新产品主要争对的是那些白领一族,他们经常加班苦干,大多无心留意身边的花草,再说我觉得用春草的主题太过牵强,没有说服力。”

“可是,这……这……”王晓敏听完上司的话,开始慌乱起来。

“我知道你们推广部已经尽力了,可是有没有更好的方案?”葛朗问道。

王晓敏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不过再给我们几天,我相信……”

“我昨天在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这个末日依旧追求完美的主题不错,是谁的想法?怎么没有呈上来?”葛朗拿出早前被沫儿扔掉的企划案,那是他拜托保洁人员找到的。

王晓敏看到企划书,整个人愣在原处。

“这个企划案是谁写的?”葛朗故意问道。

“是……是一个刚进来的员工。”王晓敏说道。

“新人能有这样的才干也是你部门的福气,下午的大会让她一起来参加吧。”葛朗说道,“回去让她把企划好好整理一份,这一份不够详细。”

“是的。”

王晓敏绿着脸回到办公室,径直走到沫儿身边,“啪。”

她把一叠资料丢在沫儿桌上,“把资料补充完整,下午大会上用。”

沫儿一头雾水,她看着王晓敏僵直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

“怎么回事?”冯露露凑过来。

沫儿看着她,摇摇头。她翻看这堆邹巴巴的资料。

“天哪,是你的末日idea呢,这么说公司用了你的方案了?”冯露露惊呼。

大家一听到消息都过来围观,各种恭喜,王晓敏在办公室里,恨不得冲出来一刀杀了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女人。

中午她来不及吃午饭,还好上次的方案还没来得及删除。在电脑里乱七八糟的,她啃着冯露露带回来的三明治,对着电脑不肯放。

两点三十分,终于整理完呼了口气。

“好了没?该上去了。”王晓敏到了时间走过来语气带刺。

“哦,好的,我马上来。”沫儿应着。

“什么态度嘛。我跟你说她这纯粹就是嫉妒,嫉妒。”冯露露看着她的背影愤愤不平。

沫儿笑,“好了好了,我上去了啊。”

“嗯,等你好消息。可能还会有异样的惊喜哦。”冯露露贼笑道。

“惊喜?”沫儿迟疑,想必是说她的方案通过吧,她笑笑,“嗯,谢谢。”

五十六楼的办公室外,沫儿看着这样的大门,异常熟悉,她深呼吸努力调整着自己。再一次上到这样的高度,面对这般的场面,她还是心有余悸。

打开大门,她乖乖地跟着王晓敏坐在她身边,正襟危坐,不敢多言。

部门经理一个个地进来,大家窃窃私语,轻松地聊着话题,应该在等总裁的到来。

三点整,大门一开,所有人都关了话匣,恢复一向成熟淡定的深情,直视前方。

葛朗西装笔挺,他淡笑着走进来,扫到了角落里的沫儿,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好,下午的大会我们长话短说。重点在于推广部的企划案,王经理,下面交给你跟大家详细说说最新的企划吧。”

王晓敏笑着点头,“这个方案花费了我们推广部不少的精力,这个方案的大部分idea都是我的助理冯咏茜想出来的,现在就让她为大家详细说说。”

沫儿却依旧坐在原地,望着十点钟方向的那个男人,那个鹤立鸡群同样看着她的男人。

“说啊。”王晓敏动了动沫儿。

“哦……”沫儿这才站了起来,把眼光从那个人身上转开,这会,她才明白冯露露所说的惊喜,指的是什么。

大会进行的很顺利,有了葛朗的默认,几乎没有人不同意这个方案,无论这个主策划人是不是新人。

“好,那既然大家对这个方案都没有意见,那就交给冯咏茜小姐负责,推广部全权配合,怎么样?”葛朗看着王晓敏。

王晓敏脸上抽筋,半响才点头,“没……没问题。”

“好,那今天就到这里,散了吧。”葛朗说道。

他看着沫儿,人群一个接着一个散去,她坐在原地没有动,而他也坐在原处等着她的质问。

到了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人,秘书走进来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

“你先出去。”葛朗吩咐。

“哦。”秘书关了门。

沫儿沉默着,紧紧拽着手里的文件。

“我想知道,我能进这个公司是不是就是因为你。”沫儿问。

葛朗看着她,“如果我说是,你打算辞职吗?”

沫儿转头看他,恨之入骨的眼神,“为什么?我说了我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不可以吗?你为什么就是要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欠你。”

“沫儿……”

“我叫冯咏茜。”沫儿强调道。

“我对你的情意,聪明如你,怎么会不明白呢。”葛朗说道眼神中带着哀伤。

沫儿咬紧唇角,“就是因为我明白,所以才不希望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你的帮助。葛朗,我无以为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葛朗看着她的眼眸,“我不需要任何的回应,但是也请不要剥夺我爱人的权利,那样,就对我太残忍了。”

“可是……”沫儿蹙眉。

“至于今天的企划案,并不是因为是你。这个方案,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我照样会重用的。”葛朗走进沫儿

“沫儿,我知道你一直觉得自己活在被别人保护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上你所拥有的那些奢华的生活对于你来说都是一种侮辱,它们让你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葛朗在她面前停住步子。

“但是这些都是命,老天在给予你这些的同时也剥夺了你许多的幸福,所以,这些都是你应得的,都是你的努力所换来的。自从你进公司以来,你一直是最努力的一个,最早上班,最晚回家,无怨无悔,你想证明自己,现在就是最好的结果。”

“你问问自己的心,是不是连你也对这个方案颇为满意?人生就是这个样子,有很多时候不是你有能力就可以,它还需要机遇和伯乐,而我只是给你提供了一个机遇罢了。”

沫儿抬头看着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我不会辞职的。”她站起来,慌也似的离开。

冲进了电梯,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可怕,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能看懂她的内心,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从来没有这样赤裸裸过,她害怕,似乎走到哪里都无法给她安全感。

安排好了企划案的具体事宜,沫儿向公司请了两天假,女巫黑着脸看她拿着请假条过来,最终还是批了。

“我生平最讨厌那种自己没本事靠着一股风骚劲上位的女人,何况她也不照照镜子,以为自己只有二十岁呢。”

沫儿转身的刹那,王晓敏拿起电话对着那头说着。沫儿心里清楚,现在电话那头一定是‘嘟嘟嘟’的声音,而王晓敏说的人正是自己。

她微微笑,葛朗说得对,这是她应得的,其他人的想法根本不在她眼里。

公司发了工资,沫儿连夜拉着冯露露到超市抢购,给儿子和母亲疯狂的买东西。

“我说,他们住的地方连枕头都没有吗?你都快把超市给搬回去了。不用给自己留点钱花花吗?”冯露露推着手推车。

沫儿还是一个劲的往车里堆东西,“我母亲脊椎不好,这种枕头在我们那种小地方哪里会有。这一些学习用品是我买来给念念将来上学用的,先放在你那,等我找到房子了再搬过去。”

“什么?搬?你什么意思?有了儿子你就不要我了是吧。”冯露露顿时刹车,分贝提高。

沫儿回头看她,“不是的,再过一段时间,我必须把念念和我妈都接来,念念到了上学的年纪了,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总不能还挤在你的公寓里啊。”

“为什么不能?人多了我还觉得热闹呢。我家那么大又不是没有房间给他们。你们家念念不是都在电话里叫我干妈了吗?干什么,你故意阻止我跟干儿子培养感情是不是?”冯露露生气道。

“小鹿,不可以的,我已经够麻烦你的了,到时候他们……”

“什么他们,我们的。就是住我那里,我已经决定了,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冯露露说着推车往前走。

沫儿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隐隐自责,这样一个热心单纯的女孩,她对葛朗的情谊,如果有一天她发现了什么,那么那种伤害该有多深,她不敢想象。

一大早上了最早的一班大巴,阳光明媚的冬日,让人的心情格外的舒爽。春节快来了,她想着念念等会收到新衣服时候喜悦的神情,就不自觉的笑起来。

“妈妈。”一下车,儿子就扑了过来。

“念念。”沫儿抱着儿子也爱不释手。

冯母看着这两母子笑道,“你终于回来了,念念日日夜夜都念着你。”

“妈妈,干妈刚刚打电话来说明天会来看我们。耶耶耶!又有玩具了。”念念一见到母亲,就叨念不停。

沫儿自然之道此时他口中的干妈是蒋倩,沫儿笑,真的许久没有见到她了。

大袋小袋地拖回家,沫儿就兴致勃勃地派发礼物,“妈,这种记忆枕对您的脊椎有帮助,你的枕头也该换一换了,这快过年了,我给你买了件袄子,穿穿看合不合身。”

“干嘛花那冤枉钱呐,你能回来就够了。我老人家不需要这些。”冯母笑着说道。

“这几年我都没能好好孝顺你,让你跟着我过苦日子。现在我能赚钱了,你就让我了了这个心愿吧,成全成全我嘛。”沫儿撒娇着,“快去床上我看看,快去快去。”

“你这孩子。”冯母宠溺地被她推进里屋。

“妈妈,念念的呢?念念的呢?”念念迫不急到地往箱子里翻。

沫儿点了点儿子的鼻头,“你这个机灵鬼,怎么会少了你的呢?喏,你最喜欢的变形金刚、新年衣服、还有棉花糖。”

看着孩子心花怒放,沫儿心里也满足,晚上抱着儿子说了一夜的故事,终于两母子就这么闭上眼睡着。

“叩叩叩,叩叩叩。”

“茜儿,有人来了,茜儿。”冯母在洗手间里叫唤着。

沫儿转个身躲进被窝里,完全隔绝尘世喧嚣。

“念念,赶紧去开门,估计是你干妈来了。”冯母唤着。

念念从被窝里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拿了件衣服披着,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口开了门,“干妈,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你……就是念念?”来人问道,细心地打量着孩子。

念念这才睁开眼睛抬头,“你是谁?”

葛朗有那么一瞬间也被震慑住,这么小的轮廓,就像极了薛之琛。

“念念,是你干妈吗?”冯母从洗手间里出来。

念念回头答道,“不是,是一位叔叔。”

葛朗摸了摸念念的头,“叔叔是你妈妈的朋友,你妈妈在吗?”

“姥姥,妈妈的朋友来找她。”

冯母洗完手出来,“是谁啊?那赶紧唤你母亲起来。”

却在看到来人的刹那愣住,“怎么?怎么是你?”

“伯母。”葛朗笑着。

“你来做什么?”冯母拉住了孙子,没让他唤醒女儿。

“伯母,你别误会,我现在是沫儿的上司,这回来找她纯粹出于公事。”

“上司?”冯母皱眉。

“是的。”葛朗回答到,“她请了两天假,我猜想她应该是回家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冯母依旧没有放下警惕心。

葛朗笑,“正巧,这里也是我的老家。我带沫儿来过,她应该知道的。”

“她正在睡觉,你……你先进来坐吧。”外面飘起了点点小雪,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连这样南方的城市也开始飘雪。

“谢谢。”葛朗笑着进屋,“这是我带的小小礼物,请伯母笑纳,这玩具是给你的。”

他将玩具递给念念,依旧风度翩翩。

打从他进屋,念念就一直坐在他身边观察着他。

葛朗看着床上的睡美人,冯母并无让女儿起床接客之意,他看着念念笑着问,“我脸上有什么污渍吗?”

念念摇头,“我在想,你应该不是我爸爸吧?”

葛朗一愣,“念念,怎么好好的这么问呢?你不知道你爸爸是谁吗?”

念念沮丧地摇头,“妈妈不告诉我,你是第一个来我们家的男人。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是。”

“为什么呢?”

“念念,我的宝贝儿子。”念念还没有回答,蒋倩的声音就出现在门口。

念念立刻手舞足蹈地跑过去开门,“干妈。”

“诶,可想死干妈了。”蒋倩抱起孩子,一顿猛亲,“不用我问,你母亲肯定还赖在床上。”

“嗯。”念念点头,“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蒋倩心里咯噔一声,不会是薛之琛吧,她忐忑着。

她跟着念念进屋,看到葛朗的那一刻,他们两人也不是不惊愕的。

葛朗先对她笑了笑点头。

蒋倩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的笑带着些嘲讽,“这个世界真是小。”

葛朗笑,没有作答。

“念念,快去叫你母亲起来了。”冯母见到蒋倩来,也放了心,毕竟把人冷落着,不是待客之道。

“伯母,不用了,我想我们应该先聊聊。”蒋倩阻止念念,看着葛朗说道。

葛朗点了点头,绅士地站起身尾随蒋倩出门。

两人在微微发白的雪地里走着,“如果说薛之琛遇到沫儿是个偶然,我想你遇到沫儿应该不算是偶然。”蒋倩做了开场白。

“原来,他们已经见过面了。”葛朗苦笑道。“是的,我找了她四年,没想到她竟然来了这里。”

“你到底是谁?”蒋倩问道。

葛朗看着她,“你想得到什么答案?”

“我在整理连成资料的时候知道他的祖籍是浙江C镇,而且在那里有一幢古屋。那年沫儿告诉我你带她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怀疑……”蒋倩没有再说下去,她从葛朗的神情中得到了答案。她顿住,几乎站不住脚,一个劲的摇头。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69章:说话要算数 “嗯,妈妈说话要算话,念念想你。” 孩子挂了电话,沫儿就冲进了洗手间,蹲在地上哭得凄凉,孩子,你不知道母亲也是同样多么想念你。 “朗哥哥,你回来啦?茜儿怎么样了?你看到她了吗?”冯露露喝着汤问道。 葛 2011-11-25 20:13:1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