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6章:高傲而自信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02 20:00:00    状态:已完结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薛之琛问。

悠悠蹙眉,摇头,“这句话,我今天已经回答了十几遍了。”

薛之琛忽然扑哧笑了。

“你笑什么?”悠悠问他,思维还停在二十几年前高中时的她,高傲、自信。

薛之琛摇头,“只是有些不习惯你的冷静。”

悠悠瞬间冷下脸来,“是啊,我已经傻了二十几年了。”

“我不是这个……”薛之琛解释着。

“好了,没事的,我也应该习惯的。”悠悠打断他,她继续打量着他,“你就是那个每周都来陪着我的拐杖哥哥吧?”

薛之琛意外地问,“这些,你都记得?”

悠悠点头,“所以才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

“那么沫儿呢?你还记得她吗?”薛之琛问道。

沫儿,章沫儿。沈悠悠忽然像被钉了钉子,整个人顿住,那夜巷子里的事情历历在目。

“赫。”沈悠悠猛地喘气,瞪大了眼睛一口气吸不进去也呼不出来。

薛之琛赶忙上前去帮她拍背,“怎么了?是不是还没有适应?需不需要我叫医生来看看。”

悠悠抓着他的手,摇头,“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

“悠……悠悠。”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

薛之琛回头,看到沫儿后上前拥她入怀,关切柔声地问道,“醒了?还累不累?”

沫儿为他微笑着摇头,目光瞬间回到悠悠身上,她停在原地不敢再挪动步子,殷切地望着悠悠,眸里蓄着泪光。

悠悠看着她,努力回想着,突然绽放出热情的微笑,“我知道你,你是咏曦姐姐。哦,不,现在我应该叫你咏曦才对。那几年,谢谢你照顾我。”

“悠悠,其实……”

“不,我不是冯咏曦,我是她妹妹,冯咏茜。”沫儿打断了薛之琛的话,她看着薛之琛,用渴求的目光。

薛之琛深知她在害怕些什么,对她微微点头,“你想清楚了?”

“嗯。”沫儿点头,那一刻她无法有其他的想法。

“咏茜?这角色转换也够快的。总之,谢谢你啦。”悠悠微笑着对她说道。

沫儿走进她,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沈悠悠,“悠悠,我……我能抱抱你吗?”

悠悠点头,“可以啊,当然可以。”她甜甜地笑着,主动给了沫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一刻,沫儿隐藏了二十几年的情绪突然决堤,她抱着悠悠嚎啕大哭,那哭声歇斯底里,明眼人听得出各种哀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沫儿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她面对这个因为她傻了二十几年的女孩儿,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二十几年,一个女孩儿最珍贵的二十几年,最美好的二十几年,她已经全然耗尽了。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感动地拭泪。这二十几年,医院的护士换了一批又一批,看护们也轮流转换,但是每一个来过治疗中心的人,得空都会问一句,“那个叫悠悠的女孩清醒了吗?那个叫沫儿的女孩儿还在照顾她?”

这一幕,让所有的人看到了真情的可贵,久病床前无孝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这样一个瘦弱的女人一心一意对着这样一个痴傻的女孩,二十几年,不离不弃。而她真的做到了,这么二十几年的辛酸苦痛,她终于成功了,她终于等到她醒过来。

在人们眼中,无论是那个辛勤的章沫儿,还是这个代替她不离不弃照顾悠悠的女人,此刻都仿若是沫儿抱着悠悠,那哭声感动了所有的人,甚至连老天也下起雨来。

“那个,咏……咏茜,你……你是怎么了吗?谁让你受委屈了吗?”悠悠努力想扯开她,关切地问道。

沫儿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放开她,她试着泪,“没有,没有,呵呵,我高兴,我这是高兴。”

“好了,乖,今儿我们先回去吧,让悠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来。”薛之琛上前来为这个泪人儿试着泪,尽是心疼。

“你们?”悠悠看着他们问道。

薛之琛微笑着揉住沫儿的腰,“我们要结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是那个伴娘,对不对?老婆。”

沫儿感动地望着薛之琛的眼眸,感谢他的理解和体贴,含着泪花点头。

“哦。”悠悠尴尬地笑了笑,“那,恭喜,恭喜你们了。到时候我一定去。”

沫儿听到这句话不知道多高兴,她上前握着悠悠的手,“悠悠,要不我今晚不回去了,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聊天了。”

悠悠面露难色,委婉地抽回了手,“额……”

薛之琛将一切看在眼里,他伸手牵起沫儿的头,“乖,悠悠才刚刚恢复,还有很多不适应,我们先回去,明天早点来,好不好?”

沫儿心里一阵失落,她点点头,依依不舍地跟着薛之琛离开。

“滴滴滴,滴滴滴。”

葛朗看着自己的手机不断地震动,屏幕上跳动着沈丹的名字,他点了今天的第十根烟,最后索性推开车门走到海边,隔绝那震动声不断萦绕在他脑海里。

他关上的车门的那一霎那,震动停止,一条短信‘滴滴’出现在屏幕上,“沈悠悠清醒了。”

葛朗掐断了烟头,再次拿起一根点了起来,他慢慢地走到海边,已经第三天,他在这海边待了整整三天,为了躲避沈丹。

经过那晚的事情,他不知道应该用何种方式来面对他,面对一个被他弄得遍体鳞伤的女孩。同样是个受伤者,他深刻地清楚那种撕心裂肺,难以形容的折磨和痛楚。

他卑微着为了沫儿付出一切,她也同样卑微地在自己身边,无怨无悔。这么些年,他只懂得去告诉她不要靠近,却忘了感情是一种任何人都难以控制的东西,他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却告诫她不要爱上自己,理所当然的接受她的付出。

他听着大海的波涛汹涌,几只海鸥在海面翱翔,叫声和在海浪声里,谱成了只属于大海的音乐。

他看着这一切,有一股慢慢沉默在海水里的冲动。可是他没有胆量,尝试过一次死亡的滋味,对于生命他从来不敢再轻言放弃。

也许,他真的该放下了;也许,他的爱再也得不到回报。她已经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无论那个男人是否有钱、是否健全,只要她爱着,她就不会轻言放弃。

他应该深谙这个道理的,许是扮演了这个角色太多年,物质已经渐渐成为他衡量一切的标准,他以为她会被生活折服,会像众多女人一般在面包的前提下考虑爱情。

可是他错了,她也是一个经历生死的女人。前世的她就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今世又怎么可能为了面包放弃爱情呢。

葛朗冷笑,他变了,变得已经不再是以前单纯地只想好好爱着章沫儿的连成,变得懂得在商场里勾心斗角,懂得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达到自己目的的。那么,沫儿又怎么可能再爱上他呢。

“啊……”他对着海的另一边大喊,“章沫儿,章沫儿,我的沫儿,沫儿,沫儿,沫儿……”

喊累了,他站在海滩边又抽了几根烟,看着太阳慢慢地落下,直到黑暗完全笼罩了整个海滩,他才肯熄灭了烟头,转身向车子走去。

关上车门,他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

回头拧开钥匙准备发动。忽然瞪大了眼睛,第二眼,然后猛地拿起手机点开来看到赫然的六个字,“沈悠悠清醒了。”

第一时间,他不顾一切地回拨了过去。

电话嘟了一声就被接起,“喂。”

“沈悠悠清醒了?她记得所有的事情了?你确定吗?”没有丝毫地问候,葛朗激动地直击正题。

“嗯,院方证实了这一点。今天早上薛之琛跟章沫儿都去探望过她。”沈丹一字一句说着。

“什么时候醒的?她跟他们说了什么?以前的事情她全部的偶记得吗?”

沈丹沉默片刻回到道,“今天清晨的时候清醒的,其他的事情,因为时间有限,暂时还没有资料。”

“好,我知道了。”葛朗习惯性地挂了电话,调转车头,直往精神治疗中心驶去。

沈丹听着那一边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这般对待她。在她给了他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之后,在她为他担心了两天不吃不喝之后,在她打了两百五十个电话给他之后。

她笑,笑得心如止水,笑得没心没肺。笑自己傻,原来他只是躲着自己,原来他并不是出了什么事,原来他一直知道自己大电话给他,原来只有有关章沫儿的事情他才会不顾一切地在乎。

那一刻,她忽然趴在桌子上,哭得凄惨绝寰。

一个小时,葛朗的法拉利停在了精神治疗中心。

院长对于他的来访颇感意外,他出门迎接,“葛总。”

“沈悠悠清醒了?你们确诊了?”葛朗开篇点题。

院长愣了愣,这个沈悠悠,牵绕着城里曾经最鼎盛的两个家族,现在连葛氏也惊动了,这是他这辈子也没有遇到过的。

“怎么回事?到底确诊了没有?”葛朗不耐烦地问道。

“嗯,嗯。”院长忙点头,“确诊了。”

葛朗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沈悠悠的病房前,欣喜若狂地打开门。

悠悠看着电视,被忽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你是谁?”

葛朗走近她,凤眼里情绪复杂,“悠悠,你醒了?真的醒了?”

“你又是哪个?我不认识你,我是清醒了,可是我不记得我见过你。”沈悠悠皱眉说道。

葛朗这才想到了自己的脸,他笑,为了沫儿欣慰地笑,为了沫儿终于熬出头高兴地笑,“不认识我不要紧,醒了,你终于醒了。”

悠悠看着他俊朗的脸,嬉笑着问道,“我清醒了关你什么事?你不会是哪个暗恋我的人,这么些年来一直偷偷地爱慕我,照顾我吧?”

葛朗被她这么一问定住,愣是一时间没回过神。

“不会是真的吧?看你长得这么帅,我倒是可以考虑下的。”悠悠说道。

“你的想象力还是这么丰富,脸皮还是足够的厚,一点都没有变。”葛朗笑。

这回轮到悠悠惊吓住,“你认识我?我是说你认识以前的我,二十几年前的我?”

葛朗笑着,“岂止是认识,而且熟的不得了。”

“真的吗?”悠悠拧眉思索着,“我怎么一点映像都没有?我们是同学吗?”

葛朗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发,“忽然从一个小姑年变成现在的模样,有没有不适应?”

“其止是不适应,简直觉得恐怖至极。”悠悠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我现在都不敢照镜子,我怎么可能老成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老成这个样子。”

“其实你的皮肤保养的很好,她一直很小心地照顾你的饮食、作息。”

“她?你说的是谁?”悠悠警惕性的问道。

“你的看护。”葛朗还没有把握她对于沫儿的接受程度,不敢贸然提起。

“可是,我不应该突然变这么老的,我白白丢失了二十几年,属于我的二十几年。”悠悠的语气里带着恨意,“你还没说你怎么认识我的呢?为什么我清醒了你会这么高兴?”

葛朗对她刚刚的话语轻微蹙眉,“我是替一个人来看你的,也是在替她高兴,也为你高兴。”

“一个人?谁?你跟她什么关系?”悠悠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怀疑。

葛朗笑,“她是我深爱的女人。你早点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他说着转身离开。

“来,悠悠,小心一点。”两天后,沫儿为沈悠悠办了出院手续接回了薛家。

这几天,沫儿总是兴致勃勃,一回来就给悠悠收拾屋子,忙里忙外,每一个细节都尽量符合悠悠的喜好。

“这边是花园,这边是大厅,还有这一边是餐厅,拐弯上去是大家的卧房。”

“这位是秋嫂,我们的管家;福伯,我们家的园丁,偶尔也会成为我的司机。”

“好了,好了。”悠悠扯开沫儿拉扯的手,“我已经康复了,你不需要像小孩子一样牵着我的。”

沫儿尴尬地呆愣,牵强地笑了笑,“对,对不起。”

“其实,我已经欠你们很多了,现在我已经好了,不应该再麻烦你们的。”悠悠说着。

沫儿紧张地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这里是我们的家,也是你的家。”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她知道这些人是章沫儿的朋友,她的内心对这个人已然抵触。

“悠悠,我们知道你想独立,不想再依附别人。但凡事都是要慢慢来,这样吧,你现在我们这里住着,等哪天你找到了房子再搬出去,你觉得这样好吗?”薛之琛上前来为沫儿劝道。

悠悠看着薛之琛,乖乖地点点头。

沫儿这才又露出笑容,“来吧,我带你去你的卧室看一看。”

“妈妈……”念念看到母亲回来,高兴地扑了过去。

沫儿抱起孩子亲了亲,“来,快叫阿姨,这位是悠悠阿姨。”

“悠悠阿姨好。”念念乖乖地叫道,“我看过阿姨的画。”

悠悠看着念念出神,她看了看薛之琛,“这个……你们……”

薛之琛笑,“念念是我们的孩子。”

悠悠瞪大了眼,“你们未婚生子?”

“不是的,我不是私生子,我是婚生子女。”念念不高兴地矫正道。

悠悠不解地看着沫儿。

“这个,说来话长,等会儿我慢慢跟你解释吧。”沫儿挽着悠悠上楼,“先看看你的卧室,看有没有什么欠缺的。”

悠悠走进卧室里,整个屋子都是她最喜欢的天蓝色,包括墙纸、被褥、枕头、甚至是垃圾桶,窗帘和桌子是乳白色的映衬在屋子里,宛如海边的场景,惟妙惟肖。这些,都是她曾经的梦想,她只跟沫儿说过的她的梦想。

“怎么样?喜欢吗?”沫儿小心地求证着。

悠悠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在薛府的第一晚,沈悠悠一夜无眠。

早起是她一向的习惯,顺着旋转楼梯下楼,因为一夜无眠,悠悠黑着眼眶无精打采地走着。

“哐当……”一不小心撞到了秋嫂,花瓶打碎散落一地。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悠悠不住地道歉着,俯身就要捡地上的碎片。

“使不得,使不得,使不得。”秋嫂忙阻止到,“悠悠小姐,使不得。这些粗重的活还是留给我干吧。”

“对不起,我一下子没有看到。”悠悠一味地道歉。

秋嫂笑,“不碍事的,我收拾一下就好了。饿了吧?早餐已经弄好了,少爷在餐厅,赶紧去吃吧。”

少爷?薛之琛。“哦。”悠悠点了点头,朝餐厅走去。

薛之琛正坐在餐桌前,拿着报纸看得专心。他见到悠悠进来,微微挪开报纸对她笑了笑,“醒了?坐下来吃点东西吧。”

“哦。”悠悠听话地坐在了他旁边,薛之琛看了看那个座位,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76章:高傲而自信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薛之琛问。 悠悠蹙眉,摇头,“这句话,我今天已经回答了十几遍了。” 薛之琛忽然扑哧笑了。 “你笑什么?”悠悠问他,思维还停在二十几年前高中时的她,高傲、自信。 薛之 2011-12-02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