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7章:新环境不习惯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03 20:00:00    状态:已完结
秋嫂吩咐下人收拾东西,自个儿便到餐厅伺候主子,“悠悠小姐,你的位子……”秋嫂见着悠悠坐在那个位子上,情不自禁地面露尴尬地说道。

“秋嫂……”薛之琛制止了她。

秋嫂收声没有说话,端了早餐出来,但依旧觉得别扭。

薛之琛也读完报纸,对折好放在旁边开始用餐。

“我的位子……怎么了吗?”沫儿问道。

薛之琛笑,“没什么,吃吧,秋嫂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嗯。”

“昨晚没有睡好?新环境不习惯吧?”薛之琛看到了悠悠脸上两个偌大的熊猫眼,一边用餐一边问道。

悠悠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摇头,“没有,其实还好。”

薛之琛没有揭穿她,只是淡淡地说道,“晚上让秋嫂给你准备一杯牛奶,可以安神。”

“谢谢。”悠悠说着,忍不住偷偷看他一眼。

用餐完毕,薛之琛礼貌性地离开,拄着拐杖进了书房,不一会儿,秋嫂也被唤了进去。

“少爷,不,我是不会离开的。”秋嫂的声音传了出来。

“秋嫂,薛家的境况你是知道,我知道这样不妥,但已经是我想到的对你们最好的方式了。”

“少爷,这是你跟老夫人的积蓄,你还有一大家子要养,现在又多了个悠悠小姐,如果我们都走了,那今后谁来伺候你们?”秋嫂抽泣着说道。

“秋嫂,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为薛家操心了一辈子,这些是我仅能够报答你的,我相信,母亲在世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不,我不走,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走。少爷你也说我在薛家呆了大半辈子,你现在要我离开,我老人家即使拿着这么多钱也无处可去。这里已经是我的家,我就算死也要死在这里。”

“秋嫂……”

“你别说了,我也决定了,不管薛家到了什么地步,其他的佣人们可以遣散了去,但是我就是不走,我要代替老夫人照顾你跟小少爷,少奶奶。我也可以出去做点清洁工作,缓解家里的压力,我不会成为你们的负担的。”秋嫂激动地说着。

“秋嫂,其实在我眼里,你也早已经是我半个母亲。也罢,有你在薛家才像个家,只是你要跟着我们过苦日子了。”

“不怕,不怕,多苦的日子我没挨过。”秋嫂把自己的红包退给了薛之琛,拿着其他佣人的遣散费离开。

悠悠在走廊的对面看着书房里的一幕,这会儿,薛之琛正点燃雪茄,一脸哀愁。这样一个男人,肩上扛着所有的事情却从来不让别人担忧,只要看着他就让人安心。

薛之琛吃完早饭就驱车出门,沫儿依旧睡得昏天暗地,悠悠早餐过后也没了睡意,便趁着天气不错,在花园里散步。

薛家的老宅,果然充满了古典华丽的气息,许是那个从未蒙面的薛老夫人喜欢欧式风格,整个家的感觉宛若一个西欧宫廷,充满着浓浓的古典气息。

“悠悠阿姨。”念念突然从草堆里窜出来吓了悠悠一跳。

“念念,你不要乱跑,等等姥姥。”冯母在后面叫唤着,听到孙子这么叫悠悠,她也停了步子。

冯母认真地打量着这个清纯的女人,就是她当初为了救自己的女儿而被……她慈祥地笑着,“你就是悠悠?”

悠悠点头,想来她一定是冯咏茜的母亲,“嗯,伯母好。”

冯母点头,“来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悠悠笑,“还行。”

“以后啊,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冯母上前拍了拍悠悠的手。

悠悠尴尬地点头,这些莫名其妙的好让她不知所措,甚至惶恐不安。

慌也似的从花园逃离,她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开来看。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糊中从沙发上醒过来,发觉脖子因为睡姿不正确而酸楚不已。看到披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她以为是薛之琛回来了,笑着起身却对上了秋嫂的笑容。

“醒了?休息一下,等会就可以开饭了。”

“开饭?中午了吗?薛,薛之琛呢?咏茜呢?”悠悠问道。

“少奶奶还在卧室里,少爷吩咐了不要去惊动她。”秋嫂收拾着茶几上的东西,“少爷中午一般是不会回来用餐的,晚餐的时候你可以见到他。”

“那……这毯子是你给我盖上的?”悠悠问道,一股的失落感。

秋嫂点头应答,“家里虽然有暖气,但就这么躺着容易着凉。”

下午的时光,悠悠一直呆在房间里,盯着时钟一分一秒的过去,盼望着晚餐快点来临,这个偌大的家让她感到冷清、生分。

五点钟的时候,沫儿终于伸着懒腰从主卧里走了出来。折腾了好几天,今天终于睡了一个饱饱的觉,心情大好。

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到悠悠的房里探望。

“悠悠。”

悠悠欣喜地抬头,见到来人后凝结了表情,微微地应了一声,“你醒啦?”

“嗯,对不起啊,我睡了一天。”沫儿坐到她身边,“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了几十年了,我还是希望自己清醒的时间多一些。”悠悠没好气地说道。

沫儿内疚地笑了笑,“那我们下楼吧,之琛要回来了,晚餐时间开始喽。”

悠悠点头跟着她一起下楼。

薛之琛果然在五点半准时出现在家里,一进门他便在寻觅沫儿的踪影,两人对视,眼眸里浓情蜜意,仿若无人。

沫儿起身迎上去要为他脱外套,薛之琛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十一个小时二十五分没有看到我,你有没有想我?”

沫儿甜蜜地笑着,“那你呢?”

“每一分每一秒脑子里都是你。”薛之琛闻着她的发香,将头深深埋在她发间。

“难怪我的梦里都是你,这算不算是想念?”沫儿撒娇地问他。

“咳咳咳。”秋嫂咳嗽着笑,“你们在我们着一群老老少少面前上演黄金八点档,还让不让大家吃饭了?”

冯母看着女儿如此幸福,欣慰地闪着泪花。

“吃饭吧,一天没吃,饿不饿?”薛之琛抱着沫儿心疼地说道,“以后不许这么个睡法,一天不吃东西会把胃饿坏的。”

“少爷你也就是这么说说,到时候又会心疼地吩咐我们不能吵醒少奶奶。”秋嫂擦嘴道。

“秋嫂。”薛之琛故作不高兴。

“妈妈说她是睡神,以前那句屡试不爽的话现在都不管用了。”小念念也抱怨起来。

“哦?什么话屡试不爽?”薛之琛好奇地问儿子。

“念念。”沫儿皱眉制止。

念念看着母亲,大无畏似的一本正经的说道,“薛之琛,你到底是不是我爸爸?”

念念的话,让全场的人都陷入了沉默,颇为感慨。

还是薛之琛,揉着沫儿亲了亲她的额头,“看来以后需要换个法子叫醒你了。”

“你们父子合起来欺负我。”沫儿对着儿子和丈夫撒娇。

“哈哈哈哈,哈哈哈。”

悠悠一路无语,跟在人群后进了餐厅,习惯性地坐在了早上的位子上。

“额……”所有的人,都略显尴尬地看着她。

悠悠不解地问道,“怎么,怎么了吗?”

“那是妈妈专属的位子,悠悠阿姨你应该坐这里。”小念念心直口快,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客位对悠悠说道。

“没事没事,其实坐哪里都一样。”沫儿缓和着气氛。

悠悠顿时觉得如坐针毡,她猛地站起来走到念念身边坐下,“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的,悠悠,其实……”沫儿想过去安慰她。

“坐吧。”薛之琛没有让她过去,毕竟他只希望自己的身边坐着的人是她。

小念念虽然只有四岁,却像个小大人,已经不让任何人喂他,一个晚上,他歪歪扭扭地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挑来挑去。

“念念,在餐桌上要有餐桌礼仪。”薛之琛对着儿子,再是疼爱也从来不溺爱。

念念停住了筷子,委屈地看着父亲。

沫儿伸手为念念把肉片夹了过去,“爸爸的意思是,念念不应该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搅来搅去,这样子会很没有礼貌,知道吗?”

念念看了看父亲,点头。

悠悠看着碗里刚刚从汤煲中挑来的香菇,脸色通红。

沫儿吃惊于儿子竟然乖乖地没有反驳,看来薛之琛的威严对任何人都是管用的,除了自己,嘿嘿。她想着,心里蘸了蜜一样的甜,不知觉的夹了一块生鱼片放在碗里。

薛之琛眼明手快地将它夹道了自己碗里,“你最近肠胃不好,不可以吃这个。”

沫儿嘟嘴,“你这个霸道的家伙。”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餐,悠悠垂头丧气地准备回房。

“少爷,这是你今天买的东西。”福伯将一个大纸盒搬了进来。

“这是什么?”沫儿问。

“哦,悠悠。”薛之琛转头叫住了刚想上楼的悠悠,“这个香薰灯是给你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放点薰衣草的精油,应该会帮助你的睡眠。”

沫儿蹙眉走到悠悠身边,“悠悠,你睡得不好吗?是不是有什么不习惯的?”

悠悠摇头,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她跨过沫儿上前接过香薰灯笑着说道,“谢谢。”

寒暄过后,薛之琛就揉着沫儿回到房里,一路上沉着脸,没有说几句话。

沫儿身子一跨坐在了他身上,“怎么啦?为什么不高兴?”

薛之琛看了看她,抱紧她但还是不说话。

“怎么了嘛,谁惹我家老爷不高兴了?”沫儿哄着他。

“女人是不是生了孩子以后,注意力都会转移到孩子身上?”薛之琛开口问。

“大部分应该是这样的。”沫儿点头回答,“怎么了?这是作为一个母亲本能的反应啊。”

“那丈夫呢?本能反应就是不理丈夫了?”薛之琛不高兴地说着。

沫儿挑眉笑,“怎么啦?我可是本能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呢。”

“今晚你给儿子夹菜,却没有给我。”薛之琛很认真地说道。

沫儿笑开,“原来是有人在吃儿子的醋啊。”

“不应该吗?你本能的偏心了。”薛之琛看着沫儿。

沫儿倾上前吻了吻薛之琛的唇,“那现在儿子是不是应该抱怨我没有亲他呢?”

“他敢。”薛之琛笑着说道。

沫儿躲在薛之琛的怀里笑,紧紧拥着他,“悠悠的事,谢谢你。你总是比我细心,知道我想要什么。”

薛之琛邪笑,“那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我。”

沫儿蹙眉,“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月黑风高,孤男寡女,能干什么?”

“我还没洗澡呢。”

“那一起吧。”

“你休想,你个色魔。”

“喂,喂喂,薛之琛……”

悠悠躲在被子里,看着自己面前的香薰灯傻笑。

透明的玻璃灯炉,查上电源后,随着热量飘散出淡淡的烟雾。悠悠取来薰衣草的精油,小心地滴了两滴在里面,不过一会儿,烟雾里就飘散着薰衣草的味道,淡雅而清幽,悠悠喜欢的不得了,更喜欢的是送东西的这个人。

对着灯看了太久,悠悠冷得打了个喷嚏。她捂了捂被窝,笑着躲进去,关了其他的灯,甜甜地睡去。

这一夜,毫无梦境。

第二天早晨,悠悠算准了时间起床,收拾好自己下楼跟薛之琛共进早餐。

可是当她兴致勃勃地到了餐厅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那个想见的人。

“秋嫂,薛,薛大哥呢?”她抓着秋嫂问道。

秋嫂迟疑了一会儿继续打扫工作,“哦,你说少爷?他还没起床。”

“还没起床?他今天不用出去了吗?”悠悠不解地问道。

“估计是昨晚累坏了。”秋嫂看了一眼楼上偷笑,“哎……少爷为薛家忙了几十年,反正现在他跟薛氏没了联系,正好可以轻松轻松。”

秋嫂的话确如当头一棒,打得悠悠晕头转向。她伸手将重力支撑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主卧的门,想象着他们昨晚、也许现在可能进行的事情,顿时觉得窒息。

“悠悠小姐,今儿你先吃吧,我去给你把早餐端出来。”秋嫂说着进了厨房。

“哦。”悠悠应着,抬头看了看楼上。

整个早餐的过程都食之无味,悠悠一口三明治吃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有吃完。

“悠悠小姐,今天的早餐不合你胃口吗?”秋嫂看着她的样子问道,“你想吃什么?我再去给你煮。”

“哦,不用了,我不饿。”悠悠笑着婉拒。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一大清早,沫儿的手机就响个不停。

薛之琛抱着沫儿被吵醒,看着怀里的人儿皱着眉头就是不愿意醒过来的样子,微微地裂开嘴角笑。

他低头亲了亲那额头、又亲了亲那性感的唇瓣,“沫儿,沫儿,电话,沫儿……”

沫儿眉头紧锁,不耐烦地转了个身嘟囔着又睡去。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还是不肯放弃地响着,一遍接着一遍。

薛之琛伸手将手机拿过来,看了看是未知号码,他又摇了摇怀里的睡美人儿,“沫儿,乖,接完电话再睡。”

“呜呜……你替我接嘛。”沫儿撒娇着躲进他怀里,用他的睡衣抵住耳朵。

薛之琛看着她的模样宠溺地笑,他摇了摇头按下接听键,“喂。”

“喂?你?你是哪位?这不是章沫儿的电话吗?”对方一连串的惊奇和疑问。

薛之琛斟酌着对方的声音问道,“你是……蒋倩?”

“Oh,MyAAAGod,薛之琛?你真的是薛之琛?你们在一起了?”蒋倩提高了嗓门,惊喜地问道。

薛之琛笑着点头,“嗯,过一段时间你必须抽空准备回来喝喜酒了。”

“沫儿这个丫头,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看我怎么收拾她。”蒋倩高兴地谩骂着。“这会儿,她一定躲在被窝里睡得跟个活死人样是不是?”

薛之琛看着沫儿,不是很喜欢蒋倩形容她的词语,“像只淘气的小猪。”

“是啦,是啦,她在你眼里就是完美无缺的。你把我的电话放到她耳边,我这国际漫游容易吗我。”蒋倩说道。

薛之琛笑,“可事先说好了后果你负责的。”

“没问题,没问题,你什么时候变成妻管严了。”蒋倩笑着说。

薛之琛如约将电话放到了沫儿耳朵旁,就听见蒋倩开始发威,“章沫儿,你再不给我起来接电话,休怪我以后再也不联系你。”

沫儿猛地惊醒,她抓着薛之琛的衣袖紧张地说道,“我刚刚梦见倩姐说我如果不接她电话,她就再也不理我了。”

薛之琛笑,嘴角越发的上扬,他挑挑眉示意沫儿她耳边的电话。

沫儿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她咬了咬唇瓣,支起身子躺进薛之琛的臂弯里,“喂,倩姐。”

“你还认识我啊?我就不该给你打这个电话,连你跟薛之琛在一起都不跟我说一声。”蒋倩抱怨着。

“不是,倩姐,我是想说过一段时间给你一个惊喜嘛。”沫儿解释着。

“惊喜?直接通知我回去和你们的喜酒是不是?你这种临时性通知的习惯也用到我头上来了?”蒋倩责问。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77章:新环境不习惯 秋嫂吩咐下人收拾东西,自个儿便到餐厅伺候主子,“悠悠小姐,你的位子……”秋嫂见着悠悠坐在那个位子上,情不自禁地面露尴尬地说道。 “秋嫂……”薛之琛制止了她。 秋嫂收声没有说话,端了早餐出来,但依旧觉得 2011-12-03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