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0章:全部精力用来哄你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07 13:27:52    状态:已完结
沫儿靠着他的臂膀,“你看你,总是这样让人担心,还要别人哄着你。”

“那是因为我必须要把精力腾出来哄着你。”薛之琛纠正她。

“什么你哄着我,昨晚明明是我哄你来着。”

“这个问题我们早上好像刚刚讨论过。”

两人斗着斗着,又笑着相拥在一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互相之间再没有芥蒂,只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对方的爱,对方的心跳,在对方眼里幸福的自己。他们爱了二十几年,却到现在才明白爱情真正的意义。

“起床吧。”沫儿有些不舍的说道。

薛之琛闭起眼睛不愿醒来,“再让我抱一会儿。”

沫儿笑着不说话。

外面的人听着里面没动静,更是吓得不轻。

“少爷,少爷,你别吓我啊,少爷。”秋嫂焦急万分。

“爸爸,你放心,妈妈是不会不要念念的。”念念在门外冷静的说道。

沫儿在里面瞪大了眼睛,“这个叛徒,我养了他这么多年,他一回来就站到你那边去了。”

薛之琛看着她激动的样子揉着她笑,“傻瓜,我永远都是跟你同一条战线的,我们一家人,永远都相依在一起。”

沫儿这才笑着罢休,要不然一定要起来跟儿子大战三百回合才行。

“起来吧,秋嫂都要急坏了。”沫儿哄着她的老爷。

薛之琛吻了吻她,这才肯放开她。

沫儿快速的洗漱完毕去开了门,“等一等,马上就下楼了哦。”

所有的人见到带着笑意的沫儿出现在门口无不吃惊,要不是地上的碎片依旧存在,他们就要怀疑昨晚这两夫妻根本没吵过架。

“你们?你?你不是离家出走了吗?”这一句,是悠悠破口而出的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沫儿笑,“我儿子都说了,我不会不要他的。”她瞪着儿子,亮黄牌警告。

念念当做没听见地转身拉着冯母,“姥姥,我饿了。”

冯母也高兴,“诶,吃饭吃饭,赶紧收拾下下来吃饭了啊。”她对着女儿说道。

“是,是,是,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秋嫂高兴地直点头,“去吃饭吧,我把这些废渣子扫了,免得伤了人。”

秋嫂说着拿来扫帚却被沫儿拦在门外,“秋嫂,让我来吧。”

“什么?不用了,少奶奶,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吧。”秋嫂说道。

沫儿硬是把扫帚夺了过去,“秋嫂,没事的,我哪里有那么娇贵啊,这是我们弄的,就应该我们自己清扫,你啊,别把我们宠坏了。”

秋嫂笑,这个女孩儿永远都这么体谅别人,老夫人在世的时候才那么喜欢她。

拿着扫帚关了门,薛之琛正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你拿着扫帚干什么?”

“替你拿的。”

“替我拿的?”

沫儿点头,“对啊,这残渣谁造成的,谁就要清理干净不是?”

薛之琛沉下脸,“秋嫂呢?”

“秋嫂都一把年纪了,你就是当大少爷惯得你。”沫儿拍拍手,“我不管,你赶紧把地上扫干净了下来吃饭。看你以后还敢随便砸东西不成。”

沫儿说着转身关上门下楼,薛之琛看着不远处的扫帚和地上的玻璃碎片哭笑不得,这一生气就砸东西的习惯不知道是谁传染给他的,这会儿竟然理直气壮地教训起他来了。他开心地笑着,扫就扫吧,只要她高兴。

一桌子的人见着沫儿下楼来吃饭,薛之琛迟迟不见人影,都提心吊胆生怕他们又吵架了。

“茜儿,琛儿呢?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吃饭?”冯母代大家问了出来。

沫儿心情大好地吃着菜,扫了大家一眼,“在楼上扫玻璃渣子呢。”

“扫玻璃渣子?”秋嫂在一边惊呼。

沫儿点头,“谁让他发脾气的,秋嫂你就不能惯着他。”

冯露露在一边笑着,“这就叫床头打架床尾合。我估计你们家那位也只有你能使唤得动。”接着她用唇语说道,“你不知道,他昨晚凶的呀。”

沫儿笑着给她夹菜,“慰劳慰劳你。”

秋嫂也在一边偷乐,少爷长这么大,还没有主动干过家务,也只有少奶奶,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

悠悠的脸色难看了许多,她默默地吃着饭,不能理解明明已经闹得不可开交的场面,怎么会突然三百六十度的转换局面。

而苏风,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用过了晚饭,大家凑着热闹围在客厅里看着苦闷的言情偶像剧,薛之琛回到书房里工作,沫儿怕他昨晚睡不好,给他冲了一杯咖啡送上去。

下楼的时候撞上了苏风,两人相视而笑,沫儿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感激。

“有没有时间聊一聊?”苏风说道,他正是上来找她的。

沫儿打趣道,“昨晚还没聊够啊?”一面说着,一面还是跟着苏风来到了后花园。

亭子里,苏风点了一根烟问道,“不介意吧?”

沫儿摇了摇头。

“关于悠悠的将来,你有什么打算?”苏风问。

沫儿笑,“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啊,如果她能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自然是最好的结局。”

“那如果没有这个人呢?你将来要带着她一起生活,让她看着你美满的婚姻?”苏风问道。

沫儿确实没有想到那么远,她只是一味地沉浸于悠悠的清醒,太多的事情让她来不及考虑那么多。

“如果,她爱上了薛之琛,你会怎么办?”苏风看着沫儿。

沫儿猛地瞪大了眼,惊惶失措,脸色骤变。

她摇头,然后傻笑,“怎么,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

“我是说如果。”

“不,绝对没有这样的如果。”沫儿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我相信悠悠,她不会这么对我的。”

“你想清楚了吗?她根本不知道你是章沫儿,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她傻了二十几年能不能原谅你,能不能接受章沫儿这三个字?”苏风咄咄紧逼。

沫儿沉默着,“我不知道,我不敢告诉她,我害怕她离开我。”

“你要知道,你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她需要的也不是你。”苏风说着,转身离开。

留下沫儿呆在亭子里,冷风吹打着她,苏风的话一直回荡在她脑海里,悠悠,她曾经最好的朋友。

在家里呆了两个礼拜,沫儿提出想要出去工作,薛之琛也没有阻拦,她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他理解她想为这个家分担责任的心情。

而悠悠同样也强烈要求加入求职的行列,她不希望在这个家里永远接受别人的施舍。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沫儿和悠悠就开始了忙碌地投递简历的过程。

“你之前做过什么工作?”

“我……我没有工作过。”

“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份工作?”

“对不起,我们公司不招收没有工作经验的人。”

“英语过了几级?计算机拿到全国等级证书了吗?”

“你怎么连PPT程序都不懂得用,你外星来的吗?”

“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你在我们公司能做什么。”

各种打击,在悠悠面试了第十二份工作以后,她几乎觉得自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脱离了二十几年,她的世界一直停留在二十几年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高二的学生,可是每当她照镜子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了的事实,她的自卑、恐惧感无时无刻不萦绕在身边,直至自己抬不起头来。

第二周,当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秋嫂兴奋地对着她说道,“赶快洗洗手,准备开饭了。”

悠悠走进餐厅,看到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惊奇地问道,“秋嫂,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还是谁的生日?”

秋嫂摇摇头,“今天这顿呐,是庆祝少奶奶找到工作了。这会儿正在书房里向少爷讨赏呢。”

看着秋嫂高兴的样子,就像自己的女儿找到了工作一般,她失落地转身,慢慢地回到自己房中。

“咦,悠悠呢?”晚饭的时候,沫儿没有看到她的踪影,“她还没有回来吗?”

“回来了?刚刚我还看到她。”秋嫂答道,“这会儿估计在房里吧。我去叫她。”

“不用了,我去吧。”沫儿高兴地上楼,“你们先吃吧,我最喜欢的肉丸子要留点给我哦。”

“叩叩叩,悠悠。”沫儿敲着门。

“悠悠?”见着门没锁,沫儿推了进去。

她看到沈悠悠正坐在被窝里发呆,关切地走过去,“悠悠,怎么了?不舒服吗?”她将手伸到悠悠的额头摸了摸。

悠悠躲开她的手冷淡地说道,“我没事。”

“还好没有烧,今天累了一天一定饿了,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吧,我特意让秋嫂弄了你最喜欢的白斩鸡。”沫儿笑着去拉悠悠的手。

悠悠没有动弹的意思,她扯开沫儿的手说道,“不用了,我不饿,你去吃吧,我想睡一会儿。”

“悠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沫儿担心得问道。

“没有,我只是想好好睡一觉。你走吧。”

“悠悠……”

“都说了我没事,你让我好好睡一觉,不要来吵我有那么难吗?”悠悠忍不住地大吼。

沫儿愣在原处,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地站在原地。

“怎么回事?怎么了?”楚楚上来取酸梅,听到了悠悠房里的声音。

悠悠翻白眼,“你就是要把人招来你才满意。”

“悠悠,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沫儿解释着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告诉我你找到了工作而我却怎么都没人要是吗?楼下已经有那么多人捧着你了,你何必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还要我赔笑着恭喜你。”

沫儿被她说得心似乎被狠狠咬了一口的痛。

“沈悠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楚楚蹙眉走进来,大肚婆的脾气本来就暴躁,易怒。

悠悠白了一眼薛楚楚,她本来就看这个千金大小姐不惯,“我怎么说话了?都说了我想休息一下别来吵我的,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做给谁看啊。”

“你……”

“楚楚,算了,我们下去吧。”沫儿拦住了楚楚,拉着她就要走。

“不行,你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如今这么对你,她还是人吗她。”楚楚脾气一上来谁也阻止不了。

她扯开沫儿的手,冲过去掀开了悠悠的被褥。

“喂,你干什么?你疯了吗?”悠悠气得大吼。

“我疯了?我是想让你清醒清醒,看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谁?”楚楚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我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傻的,但是她为了你做牛做马,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你需要什么,她都第一时间满足你。”

“你在医院不能自理,连护工都要放弃你的时候,只有她,只有一把屎一把尿的给你擦拭干净,不管再冷的天气,她都愿意为了你伸手到多么冰冷的水里。无论是遇到多大的困难,无论她是前世的章沫儿,今世的冯咏曦还是现在的冯咏茜,她对于你,从来没有说一个‘不’字。你自己扪心自问,这个世界上有谁?有谁能为你做到这个份上?你这么对她,你就不怕遭雷劈吗你。”

沈悠悠在床上,骤然瞪大了双眼,她不敢置信地倒退着,险些摔到床下。

“悠悠……”沫儿赶忙上前搀扶。

悠悠甩开她,退的老远,她看着沫儿,努力地大口喘气。

“沫儿……你……你是章沫儿……”悠悠一句一字重复着,“沫儿,你是章沫儿,难怪,难怪……”

沫儿难过得想上前,“悠悠,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

悠悠摇着头,近乎癫狂,她猛地推开众人跑了出去。

“悠悠,悠悠……”沫儿紧跟在她后面追了出去。

“怎……怎么回事?我不过骂了她几句,她干什么反应这么大?”楚楚这回也不知所措。

苏风将妻子拥入怀中,“乖,不关你的事。她们的问题,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这,这怎么回事啊?我这煮了一大桌子菜,这俩姐妹怎么好端端又斗嘴了。”秋嫂担忧道。

薛之琛担心地看着沫儿离去的方向,转身上了书房。

冯母也是云里雾里,她牵着念念皱着眉头回房。

冯露露看着这一幕,为沫儿揪心。这个沈悠悠,自打她来到薛家就没见她给过哪个人好脸色看,亏得茜儿对她那么好,她还一点都不领情。

“悠悠,悠悠,悠悠你听我说,悠悠……”沫儿在身后紧紧追着悠悠,再次跑在那个弯道上。

“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你走。”悠悠抽泣着嘶吼道。

“悠悠,你别跑了,这里很危险,悠悠……”沫儿紧紧跟着她,担心地叫着。

“我不用你管,你走,我不想见到你,你听到没有。”悠悠发疯似得跑着。

突然,她看到一辆卡车急速驶过来,“悠悠,小心……”

沫儿急得扑了上去,抱着悠悠滚到了旁边的石壁边,她的头不下心撞到了石壁,一阵晕眩后隐隐作痛。

悠悠显然是被吓到了,好一会儿,她才从沫儿的怀中挣脱,“谁要你救我,谁要你救我?你让我死了算了,我让你救我了吗?我不想欠着你的,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欠着的人就是你,你明不明白?”

“悠悠,对不起,对不起……”沫儿摸着头,慢慢站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换回我干净的身子,对不起能把我这丢失的二十几年还回来吗?”悠悠在风中哭喊。

“悠悠……”

“章沫儿,我告诉你,你欠着我的,就是欠着我的。你别以为这么多年你照顾我,为我做了些什么我就会感激你,对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悠悠对着沫儿恨之入骨地说道,“为什么我清醒的时候你不告诉你就是章沫儿,为什么要把我接到你们家里来?章沫儿,你到底想瞒我到什么时候?一辈子吗?你让我傻了二十几年,然后还要我懵懵懂懂地在你家过一辈子,永远做那个低微自卑的配角,好衬托你这个主角有多么的绚烂?”

沫儿含泪摇头,“悠悠,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没有找到时机告诉你,那里也是你的家,是我们的家。”

“是啊,没有时机,你整天忙着跟你的前夫腻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悠悠讽刺道。

“悠悠,不是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跟我回去,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好不好?”沫儿哀求道。

“回去?哼,回去继续看你的家庭有多么温暖,看你现在生活的有多好,还是看你的前夫有多么爱你?”

“悠悠,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想,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当年你不知道那些人会这么对我们,不知道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回来救我,不知道我会有那样的下场;现在你不知道我在你家过得有多压抑,你们所有的人在那个家里都有专门的位子,你有你的爱人,有你的儿子,有你的母亲,还有看不得你受委屈的小姑子。”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0章:全部精力用来哄你 沫儿靠着他的臂膀,“你看你,总是这样让人担心,还要别人哄着你。” “那是因为我必须要把精力腾出来哄着你。”薛之琛纠正她。 “什么你哄着我,昨晚明明是我哄你来着。” “这个问题我们早上好像刚刚讨论过。” 2011-12-07 13:27:5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