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2章:炒了他们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09 23:42:03    状态:已完结
“你们出去吧。”葛朗说道,脸色不太好。

两人点点头,灰溜溜得离开。

沈丹去为葛朗倒了一杯咖啡,“你决定了?真的要炒了他们?”

葛朗欣赏沈丹对自己工作上的默契,“身居要职,我花钱不是让他们来阿谀奉承的。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我找不到继续留他们的理由。”

沈丹默认,她从来不对他的决策有任何的怀疑。

“你还有什么想法?”葛朗端着咖啡喝了一口。

沈丹想了想,“我在想,薛之横刚刚允诺了把海外的市场让给你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薛氏趁此刚好脱离欧洲市场,功成身退。这两者合起来想,似乎不单单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葛朗笑,“薛之横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你的意思是说?薛之琛?这一切都是他们兄弟俩联合起来的阴谋?”沈丹问。

葛朗点起一根烟,不再说话,他似乎太低估了薛之琛。

薛之琛拥着沫儿在床上,虽然最近她再也没有提到沈悠悠,但是他知道她不开心,她在担心着她。

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睡过懒觉,笑容也变得牵强。

“滴滴滴,滴滴滴。”

薛之琛看到来显,轻轻放开她进了书房。

“喂。”

“喂,薛总,他们好像开始反击了。”

薛之琛微眯着双眸,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继续进攻,同时加大力量收购,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是。”

挂了电话,薛之琛看着窗外漆黑的夜,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星光,就像现在他们之间的战场,充满了无血的硝烟。

“赫……”

沫儿猛然从梦中吓醒,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她坐直身子不停地深呼吸,双手捂着胸口疼痛不已。

薛之琛闻声赶来,“没事的,没事的,别怕,我在,我在。”

沫儿见到他,这才略显放松,她轻轻地回报他,忽而又加紧了力量,没有言语。

薛之琛笑,他多么渴望此刻她对他的依赖,“傻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们说过的,要不离不弃的。”

沫儿点点头,依旧像个孩子般不肯放开薛之琛。

薛之琛笑着吻吻她的发,揉着她一起躺下。

“我梦到悠悠了。”沫儿终于,在悠悠离家出走以后第一次,第一次提到沈悠悠。

薛之琛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她说下去。

“我梦到她拿着一把刀不停地追着我,要我还她的青春、还她本应该拥有的爱情、还她的清清白白。”

“我很想告诉她,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都愿意给她,我什么都愿意。可是,她要的,我一样也还不起,还不起。”

薛之琛低头吻着她的额头,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沫儿,如果你一直活在内疚与赎罪的生活中,那么只可能让悠悠也跟你一起活在过去痛苦的记忆中。她需要新的生活,需要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需要像从前一样能够给她带来微笑的沫儿。”

沫儿抬头看着薛之琛,在这样的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脸,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从认识他以来,他就一直像个保护伞,一直用她最能接受的方式保护着她。

她将左耳贴近他的胸口,静静地听着那里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我听到了。”

“听到了什么?”薛之琛不明。

“它说你很爱我。”

薛之琛笑,幸福地裂开了嘴,“谢天谢地,你终于听到了。”

冯母回到薛宅的日子,总是忙碌的,一边要带着念念,一边跟秋嫂一起揽下了照顾楚楚的任务,每天鸡鸭鱼肉换着不同的方式给楚楚进补,吃得楚楚都快哭天喊地。

“嫂子。”傍晚的时候,楚楚偷偷溜进了沫儿的房。

沫儿看到楚楚,也不忌讳地换上睡衣,“怎么了?今天去做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

楚楚嘟起嘴巴,“怎么连你一开口也是问他啊,一家人都在围着他转,连我都要为了他把自己吃得这么胖,他凭什么,你说,他凭什么。”

沫儿看着她的样子忍住了笑,“呦呦哟,我们的楚楚公主吃起自己孩子的醋了呢。他还没出生呢,这生出来了更是众星拱月,到时候你怎么办?”

“哼。”楚楚哼道,“我跟苏风说了,要是孩子生出来后他敢冷落我,我就跟他离婚。”

“傻瓜,离婚哪里是能随便挂在嘴边的。”沫儿抹了抹她微鼓的肚子,“怕的是啊,到时候是你自己一心只为了他,心里眼里再没有任何人了。”

“会吗?那你生念念的时候也是这样吗?所以你可以狠心地离开大哥。”楚楚依旧是那么直肠子。

沫儿愣了愣,然后笑,“也许吧,也许就是因为有了念念,所以才能让我有离开他的勇气。没有了丈夫,至少,我还有儿子吧。”

“可是……”

“用餐时间到了,我们下去吧,你大哥估计也要回来了。”沫儿打断了这个大肚婆的刨根究底。

薛之琛的大奔准时驶进了弯道,往半山腰的薛宅驶去,每天的这一时刻就是薛之琛最幸福的时刻,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可以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家,如今是他最得意最幸福的地方。

可是他却忘了好景不长的道理,即使波折重重,老天爷也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一帆风顺。

“滴滴滴,滴滴滴。”

薛宅门口不远处,薛之琛接起了电话,瞬间五官凝结,他蹙眉看着不远处的家门,还是打了左转向灯,掉头。

沫儿摆好了碗筷就开始盯着大门翘首以盼丈夫的归来,像个怨妇,却是个幸福的怨妇。

“滴滴滴,滴滴滴。”

“喂,快到了吗?”沫儿接起电话甜蜜地笑着问。

笑容冻结,最后淡淡地说了句,“嗯,那早点回来。”

“怎么了?”冯母看着女儿担心地问。

沫儿摇头,“没事,他说临时有事情要晚一点回来,我们先吃吧。”

她这么安慰着大家,可是骗不了自己。薛之琛的良好习惯,即使再忙也一定会陪着她一起共进晚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心开始不安。

黑格格附近的酒吧,薛之琛开着车子来到这里,停好车子走了进去。

沈悠悠正趴在吧台上,醉得不省人事。

他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推她,“悠悠,悠悠。”

酒保看到了他,赶忙凑过来,“那个谁,你跟她认识是吧,那最好,赶紧把帐给我结了。她这都喝好几天了,一分钱都没有也敢来喝酒。”

薛之琛拿出卡递给他,“弄些醒酒的饮料过来。”

“嗯,好好好。”酒保很识相地拿着卡离开。

“悠悠……”薛之琛坐在她身边摇了摇她,“喝点这个,会舒服一些。”

沈悠悠迷糊地睁开眼睛,头疼脑胀。她看到了薛之琛,傻傻地笑着,“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薛之琛蹙眉,“快喝一点吧,喝完了我们回家。”

“家?哪里是我的家?我没有家。”她趴到薛之琛身上,附在他耳朵边说道,“嘘,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以前是个傻子,我傻了二十几年呢。哈哈哈,哈哈哈。”

“这还秘密呢,她是逢人比说才对,这酒吧里啊,估计没人不知道她之前是个傻子了。”酒保说道。

薛之琛看着于心不忍,反而开始怀疑起当初就不应该把她带到这个清醒的世界里。

“悠悠,来,我们回家了。”薛之琛拉着她的手肘,扶着她要离开。

“我不,我不,我不回去,我没有家,我没有家。”沈悠悠挣扎着,“我不要回去,那里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我不要回去,没有人,根本就没有人在乎我。我……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了,再也没有任何亲人了。”沈悠悠抹着掩泪,哭成个泪人。

薛之琛蹙眉,“不会的,你永远是我跟沫儿的亲人……”

“闭嘴,你给我闭嘴。”沈悠悠激动地说道,“我不要听到那个名字,永远不要,不要。”

“悠悠……”

“薛大哥?”不远处,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薛之琛回头,看到莫琳琳一身粉色蕾丝裙站在他们身后。

她的朋友凑到她耳边轻喃,“看来你的那个他,也不是吃素的嘛。”

琳琳白了她一眼,“你们先过去玩吧,我等会过去。”

姐妹们点点头,“那你慢慢来啊。”

琳琳羞红了脸,推开她们向薛之琛走来,看着他身边的沈悠悠带着一双不解的眼眸。

“薛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啊?我以为像你们这样的大人物都不会来这儿呢。”她依旧带着甜蜜的笑容。

薛之琛对她微微一笑,莫林集团的千金,她对他的情意,他早已心知肚明。“朋友聚餐?”

“嗯,今天是我们班班长的生日。”琳琳笑得很甜蜜。

薛之琛点头,“这里人杂,早点回家。”

“嗯,我会的,谢谢薛大哥。这位是……”

“你是谁啊?一口一个薛大哥的,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他是我的,是我的。”沈悠悠忽然对着琳琳大吼。

薛之琛拉住她呵斥道,“悠悠,别闹,你把人孩子给吓到了。”

沈悠悠略有收敛,她转过来借着酒劲抱怨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肯给她笑脸,给沫儿笑脸,你就是从来不对我笑,为什么?为什么?”

“你喝醉了。”薛之琛的脸色变得难堪。

“我没有,我才没有喝醉。如果你不喜欢我,如果你没有对我有好感,那么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天天去照顾我?为什么要把我唤回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什么?呜呜……”

“她喝醉了,你先玩吧,我们先走了。”薛之琛单手钳制着她的两只手,扶着她,拄着拐杖离开。

“诶……”琳琳转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那一瘸一拐的背影却让她感到安全。“如果,我喝醉了,你也会这么揉着我离开吗?”她喃喃自语道。

“哟,这么快就回来啦?”女伴看着琳琳灰头土脸的回来打击道。

琳琳没有理会,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坐在角落。

“我说琳琳,你就别钻牛角尖了。你说这男的有什么好?有钱没钱,瘸了个腿还有这么些个乱七八糟的女人。你看看你有身材、有相貌、有学历、有家势,最重要的是你年轻,有青春,这是他永远都失去了的。”

“是啊,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我们学校多少男生追着你转啊。”

“对啊,虽然现在老男人找个像我们这样二十多岁的多的是,可是我们看中的是什么啊,还不是他的财富吗?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值得你这么为他啊。”

“就是,不过就是有个俊美的长相,找他还不如找葛氏集团的葛朗,人家可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啊。”

“他不是有一个未婚妻吗?好像是电视台的主播呢。”

“那都是个幌子,我听说啊,他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所以这么多年了才迟迟不肯结婚,一直在等她呢。”

“哇,好痴情啊。”

“是啊,又有长相又多金,还痴情一片,简直是这个世界上的绝种好男人。”

“就是啊,琳琳,你要是实在喜欢老的,考虑一下那个葛朗也比这个瘸子强啊……”

“够了。”琳琳愤怒地站起来,“我爱他,只要他,什么葛朗、葛明的,我通通都不要。还有,以后谁再说他是瘸子我就跟谁绝交。”她大声地吼着,转身跑开。

薛之琛带着沈悠悠上了车,看着她醉得不省人事的模样,如果沫儿现在看到她这样,应该会伤心、担心加上痛心的。

调转方向盘,驶向了离家越来越远的方向。

赞誉酒店1508房,服务员帮忙把沈悠悠抬进了屋里,薛之琛给了小费后关上了房门。

他到浴室里拧了块热毛巾敷在悠悠的额头上。

“薛之琛,是你吗?是你吗?”沈悠悠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就会好多了。”薛之琛说道。

沈悠悠努力地爬起来,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眸,眼眶里含着泪水,“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一定不会不理我的。”

“悠悠……”

“嘘,什么都不要说,我什么都不要听。”她靠近薛之琛的胸膛,“抱着我,就这么紧紧地抱着我,好不好?”

薛之琛冷静地将她从怀里扶起来,“悠悠,你清醒一点。”

“不,我很清醒,很清醒。”悠悠死死抱着他不肯放手,“我喜欢你,薛之琛,我喜欢你,请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沫儿能做到的所有我都能做到,或者,如果你一定要娶她,我愿意做小的,只要跟着你,怎么样我都可以。”

薛之琛一把推开她,“沈悠悠,这话从谁的嘴里说出来都可以,就是你不可以。”

“为什么我不可以?我没有爱的权利吗?我不可以爱你吗?”沈悠悠受伤地看着薛之琛。“因为章沫儿?因为她爱你我就不可以爱你?凭什么?她害我失去了那么多,她拥有了人品、丈夫、儿子、幸福。而我呢?我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你们有谁,有谁正眼看过我?有谁?”

薛之琛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悠悠,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是过去时,现在和未来要怎么样,靠的是你自己,怪不了任何人。”

他看着沈悠悠无止境的泪水,对着这个身世可怜的女孩儿还是充满着同情,“你在这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可不可以。”悠悠抓住了他的手,“可不可以等我睡着了再走?我怕,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

薛之琛转身看着她,略微点头。

深夜两点钟,黑色大奔驶入了薛宅。

薛之琛带着一身酒味入屋,看到沫儿躺在沙发上,疲惫地睡着。他的心一下子温暖了起来,不管在外面有多累,知道有一个人在家等着你,不管多晚,那种满满的幸福让他释然而笑。

他轻轻地走过去,俯身吻了吻沙发上的美人儿。

沫儿一向眠浅,她睁开眼迷糊着看到那张等待已久的脸庞,微微笑,“回来了?”

“怎么不回房睡?”薛之琛柔声问。

“我怕我睡着了今天就看不到你了。”多么诚恳又肉麻的情话。

薛之琛低下头深深吻了她的唇,公主式地抱起她。

“诶,你……”沫儿惊呼。

“嘘!”薛之琛说道,“这是对你的奖赏。”

“可是……”沫儿在担心他的腿。

薛之琛尴尬地笑,“亲爱的,相信我。”

沫儿笑着点头,紧紧地揉着他的脖颈依偎在他怀里。

到卧房的时候,薛之琛已然是满头大汗,他轻轻地将沫儿放下,脸上是自豪幸福的笑容,不管再怎么艰辛,他还是做到了,他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的照顾着她。

沫儿伸手摸了摸他额上的汗,“去洗澡吧,我帮你去放热水。”

薛之琛握着她的手在唇边吻着,“我要怎么向你求婚,你才会答应嫁给我呢?”

沫儿一愣,尴尬地说,“别贫了,赶紧去洗澡。”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2章:炒了他们 “你们出去吧。”葛朗说道,脸色不太好。 两人点点头,灰溜溜得离开。 沈丹去为葛朗倒了一杯咖啡,“你决定了?真的要炒了他们?” 葛朗欣赏沈丹对自己工作上的默契,“身居要职,我花钱不是让他们来阿谀奉承的。 2011-12-09 23:4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