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5章:无怨无悔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2 20:19:41    状态:已完结
莫闵威看着女儿,叹了口气,“女儿啊,你可知道他有个妻子,还有个孩子?他比你大了两轮还多……”

“嗯,这些我都知道啊。”琳琳点头。

“那你怎么还……”

“爹地,感情本来就是没有原因的,能控制的住的那就不叫爱情了不是吗?我不介意这么多,我也没有想过要跟他有什么结果,只要能在他身边,跟他一起工作,我就知足了。”莫琳琳一本正经的说道。

莫闵威沉默了,他没有能够反驳女儿的话。能控制的住的就不叫爱情,就像他当初为了薛母,到了四十多岁才愿意结婚一样,那份执着于无怨无悔。

他看着女儿,希望这傻丫头不会像当初的自己,等待是一种可怕的折磨,而最后的失落也许会让一个人心如止水,再没有了爱人的勇气。

“滴滴滴,滴滴滴。”

沫儿在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寻找着那个声音的发源体。

“喂。”

“老婆。”自从求婚后,薛之琛就开始这么唤着沫儿。

沫儿甜甜地笑,“干嘛。”

“我们安排了下午去登记,别忘了。”薛之琛提醒道。

“知道啦,你都念叨了千百遍了,我耳朵都长茧了。”沫儿不耐烦的说道。

“那你还不起床,还窝在被窝里吧。”薛之琛说道,“早知道今天我就不来工作室,在家盯着你。”

“喂喂喂,你近来可有点反常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人了?又不是第一次结婚,搞得跟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紧张。”沫儿带着浓浓的睡意。

薛之琛笑,“对于我来说,就是第一次。第一次跟你,结婚。”

沫儿的心窝子暖暖的,经不起他的甜言蜜语,“好啦好啦好啦,我马上起来,下午一定比你早半个小时到,好不好?”

“要不我回去接你吧?”薛之琛不依不饶。

“薛之琛。”沫儿提高了嗓门。

“好了好了,民政局见。”薛之琛妥协道。

沫儿笑,“乖了,挂了,拜拜。”

依依不舍地从被窝里出来,披上真丝的粉色睡袍,揉着惺忪的眼睛下楼。

“少奶奶,醒啦?”秋嫂看到她凑上前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准备。”

“秋嫂。”沫儿看着她唤道,“不用了,快到午饭时间了,给我一杯牛奶就可以了。”

“嗯,好的。”秋嫂点头,“哦,对了,少奶奶,少爷要我提醒你记得下午两点半你们要去民政局领证。”

沫儿翻白眼,这个薛之琛,可真有他的。她笑着点头,“记住了。”

端着一杯牛奶走到花园里,看到楚楚挺着肚子在亭子里乘凉,她笑着走过去,“最近怎么样?小家伙有没有不老实?”

楚楚蹙眉,“可不老实了,总是踢我。不过啊,他一踢我我就还给他老爸,嘿嘿,谁让他让我受这份苦的。”

沫儿笑,“你就是吃定了苏风的。”

“你还不是一样,把我哥吃的死死的。”楚楚不甘示弱,“他那么一个冷若冰霜的人,一大早打电话要我提醒你今天下午记得去领证,你说他容易嘛。”

沫儿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他连你也不放过?”

“哈哈,你看我哥多爱你啊,我都羡慕死了。”楚楚说道,“我们家苏风是一如既往,他对其他人也是有求必应的。可是你啊,竟然能够让我那个黑面神的大哥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不简单,不简单。”

沫儿啐她,“你就贫吧,跟你大哥一个样子。”

“我哥也这样?天哪,爆料啊,这绝对是爆料。”楚楚说道。

沫儿眼前竖着三条黑线,“我还是去准备出门吧,这个家现在没有我容身的地方了。”

用过了午餐,沫儿拿了车钥匙准备出门。

“少奶奶,电话。”秋嫂忽然唤住了沫儿。

沫儿疑惑,谁会找她打电话打到家里来,“谁呀?她有说吗?”

“好像是,好像是悠悠小姐。”秋嫂说道。

沫儿杵在原处,悠悠,她的软肋。

她慢慢地走到电话旁边接起了电话,“喂。”

沫儿开车到了百货公司的楼下,开了车门就往里面跑。

“悠悠,悠悠。”

一家鞋子的柜台里,沈悠悠正忧郁地坐在椅子上,一眼不发。

沫儿急匆匆地跑了上来,“悠悠,你怎么样?没事吧?”

悠悠看着沫儿,忽然抱着她嚎啕大哭,“沫儿,呜呜呜,沫儿,沫儿。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好怕我又找不到回家的路,害怕他们再次把我关起来。”

“不怕不怕不怕,乖啊!不怕,有我呢,有我在,谁都不敢欺负你啊,乖。”沫儿如往常般安抚着悠悠。

“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沫儿淡定地说道。

悠悠摇头,“我不知道,呜呜,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他们说要报警,我害怕,可是我又不知道要找谁,所以我只好找你了,沫儿,对不起,对不起。”

沫儿被她哭得心酸,“乖,没事的,我来处理,好吗?”

“嗯,嗯,沫儿,对不起,对不起。”悠悠念叨着。

原来是悠悠忘了带钱包,然后又迷糊地把一双试穿的鞋穿到商场外,被保安抓了回来,还把鞋子给磨坏了。

沫儿对着负责人赔礼道歉,付清了鞋子的全款,这期间,遇到重重的阻力,她却始终不肯提及悠悠之前精神不佳的境况。她不愿意,在悠悠未来的人生中,依然有人用有色眼镜来看她。

事情花了快一个小时才解决完,沫儿悄悄看了看表,领回了悠悠。

两人到了车上,悠悠依旧惊魂未定的样子。

沫儿看了看她,“悠悠,没事了啊。你现在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好吗?还是你搬回薛宅,让我来照顾你?”

悠悠楚楚可怜地看着沫儿,“沫儿,对不起,我之前那样对你,你还对我这么好。”

“傻瓜,我们是好姐妹嘛,哪里有隔夜仇。”沫儿笑道。

“沫儿,能遇见你,真好。”悠悠说道。

沫儿笑,她依旧看了看表,两点十五分,薛之琛大概已经到了。

“你有事吗?那你先去忙吧。”悠悠问道。

“哦,没有,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悠悠笑,“我想去治疗中心一趟。那时候浑浑噩噩地离开了,现在,我想回去好好的告别一下,告别过去那个傻傻的自己。沫儿,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啊?”沫儿尴尬地笑,“可……可以啊,那有什么问题。不过悠悠,我们能不能明天再去?”

“今天算是我们重新归好的日子,我真的很希望能在今天对过去做个了断,沫儿,我多么希望,你陪着我,跟我的过去道别。虽然这看上去很幼稚,却对我意义深重。”悠悠坚持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也不会勉强,我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悠悠说着就要开车门。

“诶,悠悠。”沫儿踟蹰着,“你怎么这么说呢,我一定是要陪你去的,一定要的。”

“这样吧,我打个电话,我们就去治疗中心好吗?”她拧紧眉头拿出了电话,才发现那个机器在关键的时候没电了,难怪怎么一直都没响呢。

“怎么了?还是不方便对吧,算了,我不想再麻烦你了。”悠悠说道。

“不是的,我们走吧,没事。”沫儿心想着,领证什么时候都可以,大不了晚上回去哄一哄那个老男人,应该没事的。

一个下午,沫儿陪着悠悠跟院长,甚至院里的每一个人道别,问候,大家看到她这样,都打从心里面高兴。

两个女人手牵手出来,一起用过了晚餐,“悠悠,还能跟你这样吃饭,我真的很开心。”

悠悠看着夜幕渐渐降临,脸上的笑容扩大,“我也是啊,我没想到原来我是那么的依赖你。生你的气真的好难受,好难受。”

沫儿握住悠悠的手,“那么,搬回去吧,我们住在一起。我发誓,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那么大意的冷落你了,好吗?”

悠悠将另一只手附在沫儿的手背上点头,“嗯。”

沫儿嘴角上翘,这一刻,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让她开心的了。

从餐馆出来,她们就忙着回到悠悠的家里去收拾东西。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屋子乱成一团。”沫儿笑着说,“我来帮你吧。”

“嗯,好呀。”悠悠答应着。

基本上快打包完毕的时候,沫儿看到了沙发上的一条领带,“咦,我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哦。”

却在走近的时候,放慢了脚步,她拿起领带看了看,这条领带,是薛之琛的。她记得很深刻,那天她问他领带呢,他却说是应酬的时候弄丢了。

可是,她却在这里发现了,还有悠悠这一整个下午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沫儿顿时觉得脑袋空白,胃开始痉挛。

悠悠却紧张地冲了上来,抢过领带放进包里。那份紧张地掩饰却又无比爱惜的神情,更是如一把尖刀刺入沫儿心里。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悠悠装作若无其事。

沫儿勉强地点头,帮忙提着行李下楼。

一路上,沉默不语,沈悠悠偷偷看着她的表情,心里暗爽不已。

晚上八点,薛宅的气氛死一般的沉寂。

沫儿带着悠悠把行李提了进来,所有的人看到沈悠悠先是吃了一惊,但看到沫儿,更是一脸的凝重,仿若是世界末日的来临。

楚楚也没空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拉着沫儿就往一边走,“你这一大下午是去哪了?大哥在民政局外等了你一下午,打你电话也关机,你都快把他逼疯了,晚上回来都把念念给骂了。”

沫儿这才想起来领证这回事,她看着楚楚,“他人现在在哪?”

楚楚指了指书房,看到沈悠悠忽然警惕起来,“你不会告诉我,你这一下午是跟她在一起吧?”

沫儿点了点头。

“我的天,章沫儿,我真是救不了你了这回。”楚楚蹙眉说道。

冯露露也上前来,“沫儿,你可得小心点,我从来没看到这黑面神脸能黑成这个样子的。”

沫儿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别担心啊。”

“秋嫂,帮忙把悠悠的行李放到楼上去吧。”沫儿吩咐着走到悠悠身边,“今天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悠悠故作疑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沫儿摇头,“没有,乖乖上楼休息吧。”

“嗯。”悠悠应答着。

沫儿转身上了旋转楼梯,往书房走去。

楚楚没好气地审视着沈悠悠,走到她身边不怀好气的说道,“这件事,最好不是你故意捣鬼,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沫儿敲了敲书房的门,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着没反应便推门而入。

薛之琛背对着门站在窗边,笔挺着的脊梁微微颤动。

沫儿走到他身边,陪着他站了一会儿,“对不起。”

身旁的人微微动了一下,沫儿利用余光看到了他绝望的神情。

“原因呢?”薛之琛开口。

“我……”沫儿欲言又止,是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此刻眼前如此受伤的男人。

“呵呵,章沫儿,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狠到把手机都关了,真的没有想到。”薛之琛自嘲地说道。

“不是的。”沫儿辩解道,“我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可是手机突然没电了,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充电了。”

“那么公用电话呢?你身边就没有一个有电话的人吗?”薛之琛激动地看着她。

“我……因为事情紧急,我一时间,一时间没想起来。”沫儿像个罪人一样的在陈述案情。

“事情紧急?我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会比我们结婚还要重要,还要紧急?你倒是说说,你这一个下午到底去了哪里?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薛之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薛之琛,我知道,今天的失约是我的错,可是,你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吧,领证的事情哪一天都可以不是吗?”沫儿被他激得也失去了理智,大声起来。

“哪一天都可以,呵呵,是,哪一天都可以。”薛之琛失望地笑着点头,“你知不知道一整个下午,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民政局外头,痴痴地望着电话。害怕你出了什么事,又害怕我一离开你来了找不到我。最后换来的就是你这一句,哪一天都可以。”

沫儿听着他的话,也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薛之琛,其实……”

“沈悠悠,是沈悠悠对吧,你为了她没有过去。”薛之琛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沫儿点点头,“今天她原谅我了,希望我陪着她到治疗中心去做一个道别。她,需要我。”她的声音越来越弱。

“是,她需要你,那我呢?我就不需要你了?”薛之琛亲耳听到她的话,近乎心如止水。

“薛之琛,你不要这个样子。你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的,我不可以这样丢下她不管的。”沫儿上前去握起他的手,“对不起,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我们再去排期,下一次,下一次一定是我等你,好不好?”

薛之琛甩开了她的手,“章沫儿,你太残忍了,你对我太残忍了。你只想到她对你有多重要,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下午对我有多重要。我等了你半世,我以为我期盼到了这一天,我以为老天爷终于肯眷顾我。可是到现在我才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原来是那么的一文不值。”

沫儿蹙眉,“薛之琛,你不要无力取闹好不好。事情不管该不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在那里纠结这个有什么意义?你不要那么自私好不好,收敛收敛你的大少爷脾气,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要围着你一个人转。”

薛之琛不敢置信地倒退一步,“呵呵,呵呵,我自私,我怎么就这么自私呢。”

他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朝地上砸去,“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说我自私,唯独你,唯独你章沫儿没有这个权利。”

沫儿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委屈地眼眶湿润,“薛之琛,你想怎么样?我都已经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甘愿吗?”

薛之琛看着她,眸里尽是恨意,“呵呵,章沫儿,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死去的人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比不过,活着的人里面我永远会是那个垫底的人。我他妈的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薛之琛拄着拐杖愤恨地转身要离开,“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这样,至少能在你心里有一些分量。”

薛之琛的话,让沫儿哭倒在地上,他的背影消失在书房里,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委屈地哭泣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楼下的一群人听着楼上的惊心动魄,看着薛之琛愤恨地离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都明白,这一次,再也不是吵嘴这么简单。

“这,这都是怎么个事啊。哎……”秋嫂也伤心地哭泣起来,“好好的一个家,明明他们是那么相爱,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5章:无怨无悔 莫闵威看着女儿,叹了口气,“女儿啊,你可知道他有个妻子,还有个孩子?他比你大了两轮还多……” “嗯,这些我都知道啊。”琳琳点头。 “那你怎么还……” “爹地,感情本来就是没有原因的,能控制的住的那就不 2011-12-12 20:19:4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