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6章:事情会过去的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3 19:50:28    状态:已完结
楚楚挺着肚子走过去拥抱她,“秋嫂,没事的,你别难过啊,事情会过去的,现在,我们更应该好好的,不给他们添乱,你说是不是?”

秋嫂诧异于一向任性的大小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她点点头。

楚楚笑,“大家都各自回房去休息吧,都散了,啊。”

她走到冯母身边,握着老人家的手,“AUNT,没事的,你别担心,他们兜兜转转绕了这么多圈子,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

冯母反过来握着她的手点头,“楚楚,你长大了。”

楚楚笑,“我都是要当妈的人了,该长大了。”

冯母笑着不断地点头。

“念念睡了吧?”楚楚问。

“嗯,小家伙明天要参加学校的运动会。”提到孙子,是冯母目前最大的安慰。

楚楚摸了摸肚子,“难怪他今天这么老实。您也去休息吧,沫儿交给我,你放心吧。”

冯母点头,“那拜托你了。”

当所有人都散去的时候,楚楚端了杯牛奶推开了书房的门。

“薛之琛……”沫儿条件性地唤着。

“是我啦。”楚楚挺着大肚子慢慢走进来,看到一地的碎玻璃渣,拧了拧眉头。

她慢慢地走到沫儿身边,艰难地坐下,“喏,喝一点吧,暖胃。”

沫儿接过牛奶,“谢谢。”

两人都沉默着,面对着这一地的狼藉,偶尔传出几声沫儿的抽泣声。

“楚楚,我是不是真的很残忍?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心里比我更放不下连成。即使我一直都在他身边,都不知道他原来这么缺乏安全感。”沫儿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和凄凉。

楚楚抿了抿唇,“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大哥那么在乎那张证。”

“嫂子,你知道当初大哥刚回国时的一蹶不振是谁让他重生的吗?是你。那时候,他在花园里倚着昏暗的灯柱抽烟,他对我说‘楚楚,我必须再站起来,一个18岁的女孩儿都能活得那样坚强,我一定不可以输,一定不可以输。’。”

“虽然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初中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说得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很确定他一定喜欢上了他口中的那个女孩。”

“后来,我渐渐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可是高中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他书中夹着你的照片,后面一遍一遍地写着你的名字‘章沫儿’,也是从那个时候,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沫儿的脸颊已经布满了泪痕。

“可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喜欢你却不主动一点追求。于是我就去偷偷翻他的日记,才知道原来你已经有了男友,他看到你很幸福,只愿意默默地守护着你,在远处看着你。”

“连成去世的消息一传出来,大哥连夜从美国飞回来,当我看到他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烧四十度,一直打着点滴,眼睛都凹了进去,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憔悴。他一直在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你……”

“不要说了,楚楚,我求你,不要说了。”沫儿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嫂子,哥哥真的很爱你,他在用他的生命爱着你。”楚楚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在我的眼里一直是那个永远淡定地屹立不倒的铁人,可是唯独遇到你的事情,他就变得异常脆弱。”

楚楚转过身轻轻揽着沫儿,“所以,那张证书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一张纸那么简单。它代表着你完完全全属于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他的妻子,你的生命从此再也离不开他。这对于他意义重大。”

“他在你面前一直装的那样坚强,你离开的这四年他从未间断过对悠悠的照顾,他小心翼翼地为了你的快乐愿意付出一切。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软肋,也会不自信,也会害怕。”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楚楚,爱情真的太可怕了,它让一个人习惯,习惯了一个人的好,然后当做理所应当。”沫儿自责地说道。

“薛之琛说得没错,我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却独独忽略了他。就是因为我深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离开我。所以,我才要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忽视他的感受。我一直以为我只要在他身边就够了,原来他一直倍受着折磨,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楚楚捋着沫儿细滑的发,“你们就像是天使和海豚,天使到不了海里,而海豚永远飞不到空中,可是有一天,它们相爱了,天使好像去学会游泳,海豚却在梦里飞到了半空中。”

“这样的爱情或许不轻松,可是他们明白,只有对方能让自己深深心动。”

她憧憬着那样的情景,仿若眼前就是一片大海,天使和海豚之间唯美的爱情故事穿梭在海市蜃楼之间,美得让人痴迷,“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们的爱情。前世的缘分,到了今世你再一次找到了他,结为了夫妻,还有了念念。你们让原本不可能的爱情,成为了事实,让我相信了爱情,那是几世几生都修不来的缘分,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的呢,你说是不是?”

沫儿也被那样美丽的故事给吸引了,她凝视着楚楚,“楚楚,你长大了。”

楚楚笑,“怎么最近大家总是这么说我,我以前是有多不懂事吗?”

沫儿也笑了,“上一次是苏风,这一次是你。你们似乎成为我们两个解决问题的专家了。”

“哈哈,那你们到时候的婚宴可不能收我们的红包了哦,我还要养孩子,多不容易呀。”

“哈哈哈。”沫儿也笑,“楚楚,谢谢,谢谢你总是无条件的相信我,谢谢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

“对啊,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信任你,明明你做了那么多伤害我哥哥的事情。”楚楚深深呼了一口气,“也许就像妈说得一样,你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愿意去相信的力量,所以直到她离开的那一刻,她依然感激你为薛家养育了念念。”

沫儿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也许我跟薛家,也是几世修来的缘分。”

“看吧,我们越说越肉麻了,哎呦喂,我有一点不适应这样的气氛了,哈哈哈。”楚楚打趣道。

“啊……”楚楚忽然蹙眉大叫道。

“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还是想吐?”沫儿紧张地问。

“他踢我了,哈哈,这孩子,估计也受不了我们这么酸了,哈哈哈。”

沫儿破涕而笑,为着能遇到一个这样美好的姑娘。

苏风出差了,这一夜,沫儿陪着楚楚入睡。这两个女人,已经有五六年没有一起同床共枕过了,谈起之前楚楚缠着她给她讲故事,仿若发生在昨日。时间,真的快得令人害怕。

一夜无眠,天微微亮的时候,沫儿就悄悄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门,她担心薛之琛,她害怕他找不到他,不知道这一夜他有没有冻着,有没有睡好。

回自己的房里拿了车钥匙,初夏的早晨依旧有些微凉,她披了一件薄外套就出了门,却在车库的拐角,她看到了一个身影。

沫儿慢慢地走了过去,墙角有一个人坐在地上,蜷缩着微微入睡。当那根拐杖进入了眼帘,她的泪再也抑制不住。

她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走过去,将外套披在了他身上。她伸手摸了摸那张冰凉的脸,忍不住上前吻了吻那龟裂的唇。

薛之琛迷糊中醒来,对上那双泪眼,他心疼地蹙眉,伸手抚上那张脸,深情地抹去泪痕。

“怎么在这里睡?”沫儿抓着他冰凉的手,问。

薛之琛羞涩地笑了笑,“我怕你走了,我就找不到你了。可是又放不下架子回去……”

“沫儿,对不起,昨晚是我……”

“不。”沫儿掩住了他的嘴,流着泪摇头,“不,是我,都是我的错。”

她跌进薛之琛的怀抱,“不管我的生命力过去、现在、将来发生过什么,出现过什么人,你都是我的唯一,我的心里最重要的人。”

“只是,只是有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忽略你的感受,因为我知道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行为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

薛之琛捋着她的发,“是啊,你就是吃定了我所以才这么欺负我。”

“我哪有?”沫儿笑。

薛之琛挑眉看着她,“老婆,我已经冻了一夜了,咱一定要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吗?”

沫儿嘟着嘴,“谁让你脾气那么大摔东西的?”

“喂,这还不是从你那里学来的。”薛之琛说道,“当初是谁一个花瓶砸得我满头血的。”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好不好。”沫儿理屈。

“你的事情,永远记在我心里。”薛之琛似笑非笑地说着。

沫儿扶着他进了房间,放了热水给他泡澡。

薛之琛却一脸色咪咪地望着她。

沫儿警惕性地倒退了一步,“干嘛。”

“老婆,我被冻坏了,一个人恐怕洗不了。”

沫儿忍着笑,“那就别洗。”

“老婆,老婆……”薛之琛撒娇道。

“没用,我跟你说,你就得瑟吧。”沫儿忍着笑。

薛之琛深情地望着沫儿,“老婆,你看我都冻了一夜了,再不洗抱着你睡你也不舒服是不是。”

“活该,谁让你抱着睡了,睡沙发上去。”沫儿故作认真的说道。

“不是吧。”薛之琛蹙眉。

沫儿瞪眼看着他,“谁让你现在胆肥了,敢离家出走了。”

薛之琛嘀咕,“我这还不是……”

“不许解释。”沫儿猜到了他想说什么,“那是我的专利,谁允许你也可以学了?少罗嗦,快洗澡去,天就要亮了。”

薛之琛灰头土脸得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关上门的那一刻,沫儿的心里有些失落,她微微笑,人怎么总是这么矛盾呢,呵呵。

还没等她换了衣服躺到床上,浴室里传来了声音,夹杂着哗哗的水声,“老婆,帮我把睡衣拿进来一下……”

沫儿看着那道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谁说不是呢。她幸福地笑着起身为他拿睡衣,这个男人是吃定她了。

最后的最后,自然是有进没出,两人又洗了一次鸳鸯浴。

一个小时后,薛之琛下身围了一条浴巾,抱着穿着浴袍的沫儿从浴室里出来,经过了几次训练,他已经可以轻易地抱着她走路了,虽然依旧有起伏的波动,但是两人心照不宣,依旧享受着这无限美好的一刻。

薛之琛将她放在床上,自己趴在沫儿身上,他捋着沫儿的发,情意绵绵得看着她,“沫儿,你真美。”

沫儿害羞地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却又忍不住悄悄去看,“以后不许离家出走,不许抛下我。”

“遵命。”薛之琛认真地说道。

沫儿笑,为他可爱的样子。她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他,给了他,二十几年过去了,他的脸上沧桑尽显,那张俊朗的脸布上了岁月的痕迹。

那时候,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多年过后,她会成为他的妻子,躺在他身边,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真的让人惊叹它的奇妙,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了永恒。

“在想什么?”薛之琛意识到她在走神。

沫儿仰头上前亲亲吻了吻他的唇:“薛之琛,你不需要怀疑的,我们是命中注定,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的。”

薛之琛的心微微触动,他忍住了眼角的泪,忽然坏笑着看着沫儿,“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挑逗我。”

“喂,我哪有,喂,喂……”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里,被窝里的两个人你侬我侬,爱的不可分离。

傍晚时分,一家人愁眉苦脸地聚到了餐厅里,秋嫂无精打采地端着菜出来,都在为那两个正在甜腻着不肯起床的两个人担忧。

沈悠悠看着这一幕,心情格外的好。章沫儿,不过是略施小计,你就败得如此惨烈,看来,是我低估了你。

“小心点。”

“我不需要你扶。”

“我就是想扶着你嘛,以后我们就这么互相搀扶着到老吧。”

“……那也要是我扶着你。”

“你怎么就这么大男子主义嘛。总是你照顾我,偶尔,你也要让我体现体现我的价值啊。”

对方坏笑,附着她的耳朵,“你的价值,刚刚已经体现得最完美了。”

沫儿羞红了脸,“你能不能正经点。”

餐厅里的每一个人,张着嘴看着这两个人打情骂俏地从楼梯上走下来,每一张面孔都七扭八歪,没一张是正常的。

沫儿和薛之琛看着他们在心里偷笑。

“怎么了?赶紧吃饭吧,我饿了。”沫儿故作不解地问着,坐下来就开始提筷子。

“你们?”冯露露快人快语,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怎么了?”沫儿瞪大眼问着。

薛之琛给沫儿夹了一个鸡腿,柔声说道,“多吃点,身上一点肉都没有。”

这句话,可是把几个担心了一晚上的人给惹毛了。

薛楚楚狠狠放下筷子,“照这么说,你们早就和好了?”

沫儿和薛之琛不言语。

薛楚楚气得起身,“以后啊,我再也不为你们那点破事操心了,难怪你半夜跑走了。我看啊,这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她转身就是上了楼。

冯露露也不高兴,“是嘛,是嘛。我都担心得一晚上睡不着,你两好了一声都不吭的,这算是什么事啊。”

只有秋嫂跟冯母,高兴得笑了,不管怎么样,他们好就好,他们好就好。

秋嫂对着楚楚说道,“小姐,你别气了,他们这就叫做床头吵架床尾合啊。”

沈悠悠听着这一切,气得脸色铁青,心里不停的念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沫儿偷笑着,这两个姑娘呀,有没有人说她们的性格像极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薛之琛。

他永远都是那么淡定,“明天是念念的运动会,你请一天假,我们一起去。”

“念念参加运动会了?”沫儿惊奇地说道。

薛之琛无奈地摇头,这个迷糊鬼。

冯母抱怨道,“别人当母亲,你也当母亲,从来没见人像你这么迷糊的,把孩子当大人养。”

沫儿理屈,“那念念确实就是个小大人嘛,他只会崇拜他老爸,然后嫌弃我。”

薛之琛得意的嘴角微微上翘,但吃不语。

“悠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脸色这么难看?”沫儿忽然注视到悠悠,她实现了对她的承诺,绝不再冷落她。

悠悠猛地摇头,她的眼睛对上薛之琛的饱览一切的眼眸慌乱地语无伦次,“没有,没有。那个,我有点不舒服,我先上楼去休息。你们,你们好了就好,就好。”

“诶。”沫儿担心的起身想跟去。

薛之琛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摇头,“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你应该给她空间。”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6章:事情会过去的 楚楚挺着肚子走过去拥抱她,“秋嫂,没事的,你别难过啊,事情会过去的,现在,我们更应该好好的,不给他们添乱,你说是不是?” 秋嫂诧异于一向任性的大小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她点点头。 楚楚笑,“大家都各自回 2011-12-13 19:50: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