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8章:我对不起你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5 21:09:57    状态:已完结
正当沫儿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一头接通了电话,“喂,悠悠,你在哪里?怎么不回家吃饭呢?”

那一边没有声音。

“喂?悠悠,你在吗?喂。”沫儿蹙眉。

另一边传出了抽泣声,“沫儿,对不起,沫儿,沫儿,我对不起你。”

沫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悠悠,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里?”

“呜呜,呜呜,沫儿,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呜呜,呜呜……”沈悠悠哭得凄惨。

沫儿越发的担心,“悠悠,你别哭,你先冷静一点,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好不好?”

“我……呜呜……我在……我在我原来租的小公寓里。”

“好,你等着我,我现在马上过去。”

“不,不,沫儿,你别过来,别过来,我求你别过来。”沈悠悠马上反驳着。

沫儿宁静眉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求你别过来,别,别过来,呜呜……呜呜……”沈悠悠哭着。

“好好好,我不过去,我不过去,我不过去。”沫儿打着电话,一边拿起包就要出门。

“啊,那个,沫儿你别过来,我挂了。”沈悠悠忽然之间就挂了电话。

“茜儿,怎么了?”冯母上前问道。

“没事,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沫儿说着就走。

“路上小心,有什么事给家里来电话。”

“知道了。”沫儿应道。

沈悠悠挂了电话,算准了时间,将门锁打开让门微微开启,然后脱了浴巾依偎到薛之琛身边。

一个小时过后,沫儿慌张地冲了进来,“悠悠,悠悠,怎么了?你在吗?”

“赫,沫儿,你……”悠悠猛地抓起被角掩饰自己光裸着的身子。

那一刻,沫儿的脑袋轰隆一声,彻底炸开。她看着薛之琛一丝不挂,紧紧地揉着悠悠的腰,他那么享受地睡着,对于她的到来无动于衷。

“沫儿,你,你怎么来了?沫儿,其实……”

沫儿忍住了泪水,转身迅速地逃离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沫儿……沫儿……”沈悠悠意思性地叫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当薛之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呆在酒吧的包厢里。他的头疼得不得了,一时间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酒保送了一杯清茶过来。

薛之琛看着他,“我怎么会在这里?”

酒保摇头,“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一位美女送你来的,她吩咐我等你醒了给你一杯清茶。没想到你这么能睡,都睡了整整一天。”

“睡了整整一天?”薛之琛不可思议,“今天是几号?”

“25号,周三。”酒保回答着。

“什么?”薛之琛起身慌忙寻找自己的手机,他的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不能正常运转。

打开手机,一个接着一个未接电话的讯息传来,沫儿昨天给他打了不下百个电话,但直至昨晚七点半为止,就再也没有打过。

他错过了儿子的运动会,纵使他什么都还没有理清楚,他就能强烈地意识到这一点。

汤,是那碗汤。薛之琛深邃的眼眸里闪着异样的凶狠劲,莫琳琳。她在那碗汤里给自己下了迷药,再小心如他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天真的小姑娘会有这般的心机,那么,她的动机在哪里呢?只是为了让自己去不了运动会。

当下,他抓起手机冲了出去,拦了一辆的士就往薛宅的方向赶。

薛之琛狼狈地拄着拐杖疾步进入大厅的时候,楚楚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剧吃着榴莲。

她看到薛之琛顿时间定格,“大,大哥……”

薛之琛闻到浓浓的榴莲味微微皱眉,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学着沫儿连口味都变了。

他扫视了一下四周,静悄悄地,“沫儿呢?”

楚楚这回倒是正经起来,“她还没找到你吗?那她这两天都去哪里了?”

“她这两天都不在家?”薛之琛也警惕地问道。

楚楚点了点头,“那天送完念念回来接了一个沈悠悠的电话就再也没有回来。还有那个沈悠悠,她也没有再回来。”

薛之琛眉头拧紧,沈悠悠,有那么一股直觉,“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嗯。”楚楚点了点头,将钥匙扔给他,兄妹之间的默契,“哥,路上小心,这是蒋倩姐家的钥匙,她临走前交给我的。”

薛之琛接过了钥匙,向妹妹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夏天的夜,充满了炎热的味道。大地倍受强烈的阳光折磨一天后,尽量地释放出体内的热气,与微微降温的空气融合在一起,调和成一种咸咸的味道。

湖边的房子,葛朗回想着沫儿的话站在一栋别墅旁。

他凝视着这栋房子和面前的这一面平静的湖水,偶尔有青蛙的声音,伴着知了不停歇的声音,宛若一首优美的协奏曲。确实,这样的景象,怎叫人不欢喜。

身边的人走了过来,葛朗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栋房子,想着不久后他带沫儿来这里,她惊讶的表情,微微笑了,“怎么样?查到房东是谁了吗?”

身边的随从畏惊得点头,“查到了。”

葛朗蹙眉看了看他吞吐的样子,“是谁?”

随从看了看主子,吞吐的说道,“是……冯咏茜……”

空气一下子凝结,葛朗转头看了看随从,那眼神几乎可以吃人。是薛之琛,是他,他买了这栋别墅。眼见着难得的挚爱,被这么活生生地抢走了。葛朗微眯着凤眼,看来,他们的眼光果然如此的相像。

良久,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栋别墅,回眸望了望,这一次的离开,他十分清楚这栋房子再也不可能属于他,即使他让薛之琛倾家荡产,他也不会卖了这栋别墅。

虽然他们是强劲有力的情敌,薛之琛对沫儿的爱,他却是从来不否认的。

凄凉的夜,沫儿在这所城市里漫无目的的走着,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她手里拿着自己的高跟鞋,光着的脚丫子被地上的碎物蹭得血迹斑斑。

路上偶尔有几个好心人上前来,“小姐,你的脚流血了,要不要去包扎一下。”

“小姐,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沫儿却仿若无人,脚上的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裂痕,爱有多深,伤就有多痛,恨就有多深。

她的男人,她深爱的男人,深爱她的男人,竟然可以丢了她跟儿子,失踪了一整天,却为了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他们,他们怎么可以在一起,为什么会是悠悠,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悠悠。沫儿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她想起了早前苏风的话,悠悠,原来,他在一早之前就看出了悠悠对薛之琛的感情。原来,是她太傻,把自己蒙在鼓里。

自己的男人跟最好的朋友,被自己捉奸在床。呵呵,多么老套的梗啊,为什么发生在她身上还是这么的痛呢,为什么痛得让她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根本就不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小心……”一个人冲了上来拉过了正在马路中间的沫儿。

沫儿懵懵懂懂地被拉到了人行道上,因为惯性跌倒了地上,手心被蹭破了皮,忽然的疼痛感和地上冰凉的感觉让她清醒了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那个人也晃过神来,凑上前去问沫儿,“有没有伤到哪里?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

沫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瞬间,她稀里哗啦地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抓着那个好心人,彻彻底底地放下所有的矜持,嚎啕大哭。

那男人被她吓得不知所措,“小姐,你别这样,小姐,你别哭啊。我,我只是救了你,我什么也没做啊。”他尴尬地辩解道。

“谁让你救我的?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沫儿任性地哭着,揪着这个倒霉男不放。

男孩顿时红了脸颊,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男人最无可奈何的就是女人的泪水,何况还是陌生美女的眼泪。

“小……小姐,你……你别哭啊,你再这么哭,他们都会以为是我欺负你的。”

“让他们以为去,为什么我总是要在乎他们的看法,在乎他们的感受?谁在乎我?有谁在乎我呢?我不在乎了,我他妈的再也不在乎了。”沫儿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好好好。”男人无可奈何地自认倒霉,“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啊,哎……”

偌大的街市,围观的看客换了一批又一批,到最后大家都习以为常,认为是两个恋人之间的斗嘴,渐渐地散去,行进着各自的目的地。

沫儿依旧坐在地上,哭得歇斯底里,她的心在一片一片地被刀片划开,那种不见血的痛犹如千万只黄蜂的叮啄,痛得无法言语,无处发泄,却生不如死。

“那个,美女。麻烦你别哭了成不?你这样子,让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今儿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好心人愁得眉头紧锁。

沫儿抽泣着,满脸的眼泪鼻涕,狼狈至极。她抬头望了望这个陌生的男人,“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要活下来?如果我已经死了,我就不会认识他,不会知道原来悠悠这么的恨我,生活虽然艰辛,虽然很苦。但是,曾经的我每一天都过得心安理得,我在努力。”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还活着。人有了爱真的好痛,好痛,我活得好累,真的好累,好累……”

薛之琛驱车前往蒋倩的住处,可是无论他怎么敲门,那里面依旧漆黑一片,他隐约之中感觉到了不对劲,睡着的这两天,他一点记忆都没有,这种空白让他害怕。

十分钟后,他拿出钥匙,想了想还是开了门。

他开了灯慢慢地走了进去,客厅的沙发上到处都是纸巾,桌上还有半杯冷了的芒果奶茶,他拿起来闻了闻,沫儿来过这里,而且,哭过。

每次在遇到难以承受的压力的时候,她总是会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悄悄地哭泣,然后变回笑脸面对所有的问题。

他在一堆纸巾围裹的中间空白处坐了下来,沫儿曾经坐在这里,蜷缩着,抱着一堆纸巾流泪,连她最喜欢的芒果奶茶都没喝完。

他的心在隐隐作痛,她们,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此刻,她会在哪里呢?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地方,拿起拐杖,三步并作两步地出门。

黑格格原来的地方,已经夷为平地,据说,这里要建起一座三十七层的高楼,薛之琛坐在黑色大奔里,仔细地朝车外看去,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目光瞥向了旁边的那个酒吧,不久前,他刚刚离开那里。

依旧不死心,他停了车,拄着拐杖的身影再一次走进这几家酒吧。

酒保看到他,立刻迎上了笑脸,“先生,您又来啦?怎么样?是找人还是喝一点?”

薛之琛没有理会他,径自在酒吧里绕了一圈,重点在一些安静的角落,沫儿可能会待着的地方。最后,他略显失望地走向酒吧门口,还是再一次回头扫视了一圈,终是回到了车上。

那一刻,他忽然苦笑一声,什么时候,他变得不再了解她。

沫儿晕晕乎乎地走到‘黑格格’的旧址,一道强烈的灯光刺眼袭来,她难受得眯起眼睛,待她的眼睛再次适应这黑暗时她看到一辆黑色大奔消失在拐弯角,她的心里一颤,已经来不及看清楚车牌了。

少顷,她恍然地笑了,为自己刚才紧张的表情。看着这一片平坦的黑暗,曾经在那个地方她几乎夜夜跟着蒋倩热舞,宣泄各自的情绪;旁边的那个303包厢,她几度在那里买醉;那条小巷,她捂着吓得魂飞魄散的薛楚楚救了她一命;她和倩姐,在这里教训过不少阔少;还有倩姐跟雷老虎的相逢……

这些场景历历在目,就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可是一转眼,留下的只是这一片空旷,什么都没了。

她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看见附近的一家酒吧,裹了裹衣服,走了进去。

“呕,呕,呕……”

已经是第五次了,沫儿趴在抽水马桶旁不停地恶心干呕。

许是昨晚喝了太多酒了吧,老了老了,太久没有喝酒,那么一点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

吐得累了,她索性坐在了马桶旁边,拿了一点冷水漱口,胃里不停地翻滚着,难受地她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起来,沫儿蹙眉,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敲门,她微微动了动身子想起身看个究竟,却失败地再一次跌落在地上,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吐得虚弱无力。

“沫儿……”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沫儿顿时伫立。

“沫儿,我知道你在里面。”薛之琛看到自己离开之前留的细线已经断开来。

沫儿咬住了自己的右手,她没有想到,仅仅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她就已经泪流成河。

“沫儿,我很担心你。你开开门好吗?”薛之琛在门外说着。

沫儿极力控制自己的哭声,靠在马桶边,不断地抽搐着身子。

门外一阵安静,久得沫儿几乎以为薛之琛已经离开。

“沫儿,我很不安。”薛之琛低沉的声音传来。

“我睡了两天一夜,醒来后你就消失了,就像当初你决然的跟我离婚一样。上一次,我明明知道你在哪里却不敢去找你。这一次,我来了,沫儿,我来了。”

沫儿咬着牙,努力地站了起来,却又一阵恶心地抱着马桶吐了起来,她捂着胃,心急如焚,她想见他,想见他。

薛之琛在门口掐灭了第十个烟头,他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他的骄傲,仅有的一点点骄傲没有让他拿着钥匙破门而入。

聪明如沫儿,她一定知道自己说得是什么意思。也许,应该多给她时间想一想吧,他想。

期待地再看了看门,转身离开。

待沫儿在浴室里苏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凉意,原来,刚刚吐着吐着晕倒在了浴室里,她勉强地爬起来,忽然想起来薛之琛,她跑到门口开了门。

看着一地的烟头,她倚在门口,他走了,她,来不及了。

关了门,沫儿坐在沙发上,为自己泡了一杯热水。

清醒之后,他跟悠悠之间的那一幕只是一场戏,她早就已经看穿。警惕小心的薛之琛,怎么可能让自己睡得连她的到来都不知道。

只是,她在心痛,对于悠悠,她哀默大于心死。她在报复自己,原来,她如此恨自己,始终她都不肯原谅。回想结婚登记那天,也许她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滴滴滴,滴滴滴。”电话响了起来。

沫儿紧张地看了看来显,略微有些失望。

“喂,倩姐。”

蒋倩担心地问,“怎么了?怎么这么虚弱地声音?”

沫儿笑,这个姐姐总是这么心细,“没事,昨晚喝了点酒吐得厉害。你不在我都没有好酒喝。”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8章:我对不起你 正当沫儿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一头接通了电话,“喂,悠悠,你在哪里?怎么不回家吃饭呢?” 那一边没有声音。 “喂?悠悠,你在吗?喂。”沫儿蹙眉。 另一边传出了抽泣声,“沫儿,对不起,沫儿,沫儿,我对不起 2011-12-15 21:09:5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