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9章:婚前恐惧症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6 21:22:03    状态:已完结
蒋倩可由不得她这么简单了事,“怎么好好的跑去喝酒了?薛之琛呢?你现在在哪里?”

“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呀,我在你家。”沫儿翻白眼。

“你在我家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蒋倩语气严肃,“章沫儿,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么跟我敷衍了事,连朋友都没得做啊。”

呵呵,沫儿笑,“你真的要听?”

“废话。”

“说了你可不能笑我啊。”沫儿说道。

“赶紧的。”

“我想,我得了婚前恐惧症。”

对方一阵安静,然后,是前俯后仰的大笑,“章沫儿,你也太逊了,哈哈哈,你都几岁的人了啊?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婚前恐惧症呢。哈哈哈。”

沫儿眸里含着泪的笑,“我就说了你不能笑我嘛,看吧,早知道就不说了。”

“哈哈哈,哈哈哈。”对方依旧笑不停,“好了,好了,你也不能怪我啊,这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你等等啊,等等,我缓一缓,缓一缓。”

听着蒋倩的笑声,沫儿也觉得有一丝的安慰,至少,她在远方,一切都好,“好吧好吧,让你笑一笑吧,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忽然,沫儿又是一阵恶心,她拿着电话就往浴室里跑。

“呕,呕,呕……”

蒋倩在电话那头听得揪心,“怎么会这么吐啊?去医院看了吗?”

沫儿虚弱地漱口后摇头,“没有,只是肠胃不舒服而已,没事的。”

“沫儿……”电话那头瞬间沉默起来。

“怎么了?倩姐?”沫儿问道。

“你?你不会是有了吧?”蒋倩问道。

这个问题如当头一棒,打得沫儿有些招架不住,良久,“不,不会吧?”

“去查查吧,你上次的反应也很强烈不是?你这个月来了吗?”蒋倩问。

沫儿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没有,似乎,上个月就没有来了,她的月事一向不准,也从来没有留心去记这个。

蒋倩得到沉默的结果就知道肯定是没来了,“你看看你,对自己从来都是这么马虎,已经是当妈的人了,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

沫儿摸着肚子,这个时候有孩子?她仍然不可置信,“不会吧……”

“你这不是让人干着急嘛,明儿我就回去。”蒋倩说道。

“不,不用了,不用了。”沫儿阻止道,“你才刚刚离开不久,现在回来连雷老虎都会有危险的。这样,我明天就去做检查,然后马上给你答复,好吧?”

“这还差不多。”蒋倩答道,“千万不可以再喝酒了我告诉你,还有,这次如果真有了一定要马上告诉薛之琛。什么婚前恐惧症,你别跟我得瑟啊。”

“知道啦,知道啦。”

两个女人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沫儿回想着蒋倩的话,一直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孩子,孩子,她不断地在心里念叨着。如果真的有了孩子,这一次,她一定要跟他一起经历那个过程,一起看着这个孩子成长,绝不再让他有任何的遗憾,绝不。

想着想着,沫儿越发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大了不少,再一会儿,都产生了孩子在肚子里踢她的幻觉。

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激动,索性,半夜三更她披了一件外套,往24小时药店奔去。

一大早,沈悠悠在门诊处排队挂号,这几日可能是酒喝多了,人总是昏昏沉沉的,还一直流鼻涕,估计是感冒了。她看着这条长如龙的队伍,大城市就是大城市,看病的人多得吓人,在门诊挂个号都有人大半夜的来排队。

看着离自己还有十几个人,沈悠悠没有耐心地东瞧瞧西看看,忽然,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全身心高度警戒,这会儿,什么病都没了。

章沫儿,是她,她竟然在VIP窗口里排队挂号。

她顺着人群靠近沫儿。

“您好,请把表格填一下。”

“恩,好。”

“蒋倩是吧?”

沫儿点头,“是的。”

后面的话悠悠听不太清楚,蒋倩?他们家不都是有私家医生和私人医院的吗?她是什么病需要来这里?还挂蒋倩的名字,这么偷偷摸摸的?

沫儿挂完号转身离开,悠悠紧跟着她的步子掉头。

“诶,小姐,你不排了吗?”后面好心的老大妈问道,“快到你了啊。”

悠悠拼命的招手就怕沫儿发现,“不排了,不排了。”

上了三楼,亲眼见着沫儿进了妇产科的诊室,悠悠的心彻底悬了起来。如果,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之前她做的所有的事情将成为一个笑话,薛之琛的心在沫儿身上,任谁都牵不走,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个小时后,沫儿拿着化验单结果的手心里都渗满了汗,从楼上下来,她格外的小心,每一步,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但是,仍然忍不住去偷看化验单,看着上面的结果,她的脸上有隐藏不住的笑容,是真的,她摸了摸肚子,那里面有一个新的生命。

迫不及待地,她拿出手机拨通了薛之琛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沫儿看了一眼电话,挂断了电话,想着等会,薛之琛一定会打过来的,不对,他一定会让她站在原地不动,然后开着车迅速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幸福地笑了,他们家将要有新生命诞生了。

“哎呀。”忽然,一个人匆匆走过来,跟她撞了个正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人赶忙上前来道歉,捡起地上散落的报告单。

“悠悠。”沫儿惊诧地叫出声来。

沈悠悠抬头看了一眼沫儿,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掉头就要走。

“悠悠。”沫儿追上去,“悠悠。”

“你别拉着我,我没脸见你,没脸见你。”沈悠悠稍带劲地往前。

“我没有别的意思。”沫儿依然心如死灰,对于她一直坚持的那段友情,“你把化验单拿错了。”她将化验单递过去。

“哦,对不起,对不起。”沈悠悠故意看都不看就塞到沫儿怀里。

“你,怀孕了?”沫儿问道。

悠悠看着她,泪水即刻下来,低着头一副罪人的表情。

沫儿看着她,“薛之琛的?”

悠悠抽泣着,“沫儿,对不起,我,我没有办法。”

沫儿哀叹了一声,“悠悠,你这是何必呢?才几天的时间,即使你真的有了也查不出来的。”

沈悠悠止了泪水,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犀利的目光转而变成了楚楚可怜,“沫儿,其实,其实我们早就……沫儿,我是真的爱上了薛之琛,我求你,我求求你,你离开他吧,好吗?”

“悠悠,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那是我应得的,我可以尽我所能的弥补你,但是,对于我的爱情和家庭,是我不能妥协的。”沫儿把最后一张纸都给捅破了。

沈悠悠却依旧楚楚可怜,她摇头,“是,我恨你,我真的恨你。我恨你夺走了薛之琛的爱,我恨我那么晚才认识他,可是,可是我真的爱他,我不是为了报复你,真的不是。”

沫儿沉默了,看着她如此的伤心欲绝。

悠悠见势更加的变本加厉,“沫儿,我知道我争不过你。我傻了这么二十几年,薛之琛根本就看不上我。可是,当我第一眼醒来看到他在我身旁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不管我做了什么伤害你们的事情,请你原谅我,我真的,真的只是为了爱情,我这么大的人了,真的只是想好好的爱一次。”

“沫儿,我求求你,求求你离开他吧。我一定会好好爱他的,不管他对我怎么样,我都会一心一意的对待他。求你,只要你愿意离开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沫儿,沫儿,看在当初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我求求你离开他,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好不好?”

“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沫儿看着显示屏上跳动的老公两个字,心如刀割。

沈悠悠紧张地抓着沫儿的手,生怕她接电话,“沫儿,我求求你,求求你成全我,我真的爱他,真的好爱好爱他。”

“沫儿,你是了解我的个性的,如果不是爱的那么深,我不可能会做出这么些卑鄙的事情来的。”悠悠央求着。

沫儿看着自己的手机,是啊,以前的沈悠悠是多么直接爽朗的个性,从来不会在背后搞任何的小动作。

可是,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肚子里的生命,她的拇指移动到了接听键处,微微的颤抖。

悠悠知道她动摇了,忽然猛地跪了下来,“沫儿,我给你跪下了,你成全成全我吧,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再没有人可怜我,对我好了,呜呜呜……”

沫儿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的恳求。

她慌忙地将手机丢进包里,俯身扶起悠悠,“悠悠,你别这样,快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我一直跪在这里。”沈悠悠乘胜追击。

沫儿的心乱得不知如何是好,“悠悠,我也求你别逼我,让我好好想一想,好吗?”

悠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沫儿,我答应你,一年,就一年,如果一年以后他还是没有爱上我,那我再把他还给你,好不好?”

沫儿苦涩地叹气,“悠悠,爱情不是交易,丢掉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

她这句话,是说给悠悠听的,更是说给自己听的。

悠悠沉默了,看到沫儿如此煎熬她应该高兴的,可是此刻自己的心却也莫名的难受。

“悠悠,你真的爱薛之琛吗?”许久,沫儿呆若木鸡地问道。

沈悠悠想了想,还是强烈地点了点头。

沫儿咬着牙,忍住了泪水,她绝望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刚刚明明是晴空万里的,现在怎么就乌云密布了呢。

“好吧,我成全你们。”她强忍着最后一口气说出来,即刻转身离开。

她的步子很急,怕任何人看到她的泪水,她仰着头,不让泪水掉下来,可是,那液体还是不听话地掉下来,泛滥成河。

“滴滴滴,滴滴滴。”

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她忍不住地哭出了声,她用手掩着嘴,哭声还是泄了出去。

她的手颤抖着,最终还是按下了拒听键。

天越来越黑,估计马上就有一场暴风雨降临,行人们越发的形色匆匆,像无头苍蝇一般想尽快回到家里,躲避这一场风暴。

沫儿漫步目的地走着,她用力地摸着自己的肚子,用尽了全力,她的泪落在手上,似乎要浸湿到肚子里的那个生命里。

“孩子,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不要怪妈妈,好吗?”沫儿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葛氏的办公大楼里,葛朗看着这个月欧洲的报表大发雷霆。

他将文件狠狠地砸在外贸部的部长身上。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绝对没问题?”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想瞒着我,你有那个能耐吗?这几天的损失是不是你来赔?”

“公司的制度你是不懂还是什么?如果连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公司留着你干什么?”

“葛总,我……请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这一次,我一定可以……”外贸部部长战战兢兢的说着。

葛朗将咖啡杯重重地放下,“补过?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这……”部长哑语。

葛朗早看破了这种只会纸上谈兵的所谓‘老臣子’,仗着帮父亲打下江山就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从下午开始,我不希望在公司再看到你。还有,对于这一次的事件公司将保留追究的权力。”葛朗的凤眼带着杀气。

“葛朗,你不要太狠我告诉你。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想当初我帮你父亲打江山的时候,你还在尿裤子呢。现在我老了,你就嫌弃我们这些老臣子,一个一个的赶走,你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葛朗揉了揉鼻梁,按下了外线,“LiLy,叫保安进来。”

部长气急,一个劲就要冲过来打人。

可是他还没有接近葛朗就已经被保安给擒住。

葛朗挥了挥手,他们就拉着叫骂中的部长离开。

沈丹在门外看到了这一幕,颇为吃惊。葛朗一向温文尔雅,笑里藏刀的人,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她走了进去,为他重新冲了杯咖啡,转到他身后为他捏着肩膀,“什么事情火气这么大?你一向对这些老臣子敬重有佳的。”

葛朗闭着眼睛,“人老了就应该退下来,这一次损失了公司一个亿,我再留着他,公司迟早要毁在他们手里。”

“一个亿?”沈丹惊呼,“欧洲那边大革命了?”

葛朗点了点头,“估计,我们要放弃欧洲的市场了。”

这一回,沈丹终于明白了,欧洲的市场开发,葛朗用了整整快十年的时间,却在最辉煌的时候被击垮,这种打击任何一个隐忍的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才几天的时间?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华人商会呢?那边一点办法都没有?”沈丹不肯放弃。

葛朗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薛之琛在那边认识了什么大人物,所有的关系都被他垄断了,华人商会那边只能支支吾吾,看来是大势已去。”

沈丹蹙眉,是什么样的人物这么厉害,“要不要我去查一查?”

“不用了,那人已经把所有能查出身份的线索都切断了,看来是经过仔细地部署,即使查出来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葛朗说道。

沈丹沉默了,自从上次沈悠悠的事情后,即使他不再怪她,却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信赖她了。

“你这么慌张地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沉静下来,葛朗才恍过神来。

沈丹微微笑,将资料递给他,“刚刚得到的消息,章沫儿又怀孕了。”

“什么?”葛朗拿着咖啡杯的手一松,破碎的声音犹如他的心。

这一次,他彻底输了,无论是生意还是爱情,他彻底地输给了薛之琛。

沈丹看着他的模样,心如刀割。

“你先别急,看看资料。”沈丹打开资料袋,将照片摊开在葛朗面前。

“你看,在章沫儿走出医院后不久,沈悠悠就去找了她,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章沫儿一转身就哭得凄惨。”沈丹压抑着自己难过的情绪,耐心地解释着。

葛朗这会儿才缓过神来,他紧张地抓过照片,一张一张迅速地浏览过去。

“我出去一下。”葛朗忽然放下照片,奔了出去。

猛地,他又忽然转回来,从门后拿了一把大伞,转身迅速消失。

沈丹苦涩地笑着,含着泪水,他对任何一个人,从来没有在如此慌张地时候依旧那样细心。

阵阵凉风的山头,沫儿蜷缩着坐在山崖边。

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透着月光,那人的影子拉得长过她的。

沫儿苦涩地笑了笑,“呵呵,还是你来了。”

葛朗走到她身边蹲下,伴着她心疼着。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89章:婚前恐惧症 蒋倩可由不得她这么简单了事,“怎么好好的跑去喝酒了?薛之琛呢?你现在在哪里?” “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呀,我在你家。”沫儿翻白眼。 “你在我家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蒋倩语气严肃,“章沫儿,我警 2011-12-16 21:2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