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0章:又怀孕了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7 23:42:05    状态:已完结
“每一次,总是你找到我。可笑的是,这一次我又怀孕了。”沫儿的泪早已风干。

葛朗伸手揽她入怀。

沫儿却撑起手肘抵着他,退了一步,却因为双脚麻痹而跌落在地上。

葛朗揪着心,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语气依旧温柔,“山头风大。”

沫儿这一次没有反抗。

她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你说,明天会有日出吗?”

葛朗看了看远处没有回答,即使明天早晨那个山头露出了火红的太阳,她的心里也依旧阴冷。

沫儿却因为他的沉默更加悲伤,“看,连你都不敢回答我了。”

“不是我不敢回答,而是我知道你内心的答案。”葛朗回答着。

沫儿看着他,“你是如来佛转世吗?”

“什么?”葛朗不明所以。

“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到底还有多大的能耐?”沫儿问着。

葛朗笑,“我不是如来佛转世,但也许是你的初恋转世。”

沫儿推了他一把,“不要跟我开玩笑,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还有,即使你开玩笑,也不可以拿他来开玩笑,绝不可以。”她显得愤怒。

葛朗不知道应不应该对她至今仍如此维护自己而有一些安慰。

“那如果呢?如果他真的有可能出现在你面前,就像你成为了冯咏曦那样,你会怎么样?会回到他身边吗?”

沫儿愣住了,因为葛朗那一刻与连城如此相像的眼神。

葛朗与她对视,然后渐渐绝望。

忽然,沫儿猛地冲过来,对上他的唇,用力辗转。

葛朗瞪大了眼睛,那一刻天旋地转,脑袋一片空白。

待他回过神来,他笑了,心里早已晴空万里,花草遍地。

他抱着她,拥紧她,开始回应她突如其来的吻。

可是沫儿却在这一刻忽然抽离,她猛地推开他,倒退了好几步,不断的摇头。

刚刚,她忽然有一种报复的想法,为什么?为什么沈悠悠可以跟薛之琛在一起,她就不能接受葛朗?

这样一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自己身边,照顾着,呵护着,知道你所有的喜好,爱他要比爱薛之琛容易多了不是吗。

然后,所以,就在那一刻,她做出了连自己都觉得龌蹉无比的事情。

葛朗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她的变化,内心的落差让他第一次呆若木鸡,手足无措。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沫儿重复着,充满着罪恶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转而,她又蹲在地上委屈得落泪。

葛朗凤眼里有着小小的怒火,原来刚刚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上前去抓住沫儿的手臂,“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的,一直都知道,是不是?”

沫儿摇头,猛地摇头,“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葛朗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一直都知道。”

“葛朗,别,我求你,你别再逼我了,别再逼我了好吗?”沫儿哀求着。

“沫儿,你不能总是当缩头乌龟,遇到什么事情就想着躲起来。”葛朗不肯放过她,这一次一定要她面对。

“沫儿,即使你躲得起,那肚子里的宝宝呢?他躲不起啊,宝宝需要一个父亲,难道你想让他跟念念一样从小生活在寻找父亲的世界里吗?”

沫儿被葛朗一语惊醒,是啊,她的宝宝需要一个父亲。

“沫儿,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对不对?让我照顾你,让我成为宝宝的父亲,好吗?”葛朗渴望地看着她,“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所有的一切,绝对不会让你再流泪,绝对。”

他伸手去拭沫儿脸上的泪水。

沫儿看着他,有那么很多秒,她被他说动了,她的人生再经不起狂风暴雨。

“沫儿,答应我,好吗?”葛朗拥她入怀。

沫儿靠在他怀里。

“你真的爱他吗?”她的脑海里出现了蒋倩担忧的面孔。

“沫儿,你真的爱他吗?你要想清楚,你不可以那么自私。”

“现在你给了葛朗虚无的希望,将来你可能会毁了他。”

“你真的以为给宝宝找了个爸爸就好了吗?那薛之琛呢?你这么对他公平吗?或者,还是等宝宝长大了告诉他,其实他的父亲另有其人。”

“那么,宝宝会怎么看待你这个母亲?”

“还有,薛母,你真的打算就这么对待薛家的人吗?你只是为了成全悠悠的感情,可是薛之琛,他是无辜的。”

葛朗轻轻扶起她的脸,“沫儿,你看着我的眼睛。”

四目相对,葛朗轻声地说道,“你愿意的,对吗?”

沫儿眨着眼睛,再一次醒悟过来推开了葛朗。

“你让我想想吧。”沫儿转身,就往山下走。

薛之琛坐在卧室的床上,看着身旁空着的位置发呆。

她不在的日子,他没有一夜睡得安稳。

“滴滴滴,滴滴滴。”

电话在深夜响了起来。

“喂。”他接起了电话

“什么?”薛之琛激动地从床上坐起,“你说什么?”

对方似乎再次重复了一遍。

“她现在在哪里?”

“我问你她现在在哪里?”

薛之琛坐在车上,看着不远处依旧黑如墨的别墅,低头打开手里的B超检查报告单,子宫内有一个圆形的光环,甚至还有显示有节律的胎心搏动。

他的心跳似乎也跟着那波纹运动着,每一下他都那么强烈的感觉那个小生命的存在。这一次,她还是没有打算告诉他,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孩子?他开始害怕。

一个小时候,昏黄的路灯下忽然出现了一个拉长的人影,薛之琛正襟危坐,手里的纸因为用力过度而褶皱起来。

沫儿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里不断浮现葛朗和薛之琛的面孔,虽然她跟薛之琛已经不再可能,可是每当想到葛朗,他总是会不自觉地跑出来,那双眼眸充满了愤怒。

“哎……”她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摸了摸,“宝贝,如果……也许……大概……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对吧?”

薛之琛看着她自言自语的嘀咕哭笑不得,不管到什么时候,留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活脱脱她就是一个孩子,他拿过拐杖,开了车门下了车。

沫儿没有留意到屋子旁边的车子,嘟着嘴走到门口,开始低头在包里翻找钥匙,然后蹙紧眉头,翻找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她索性蹲下来将整个包倒了出来,一推的文件、随身用品,可是,唯独少了那串钥匙。

她有些失落地捋了捋头发,早上出门的时候又忘记拿钥匙了。

倩姐之前都会在窗口的小洞里给她备一把钥匙的,沫儿眼眸一闪,起身快步到窗边,脸色再次黯淡下来,搜了又搜,一定是带走了,哪里能想到她还会一个人来这里。

她又叹了一口气,走到门边,索性又蹲到地上发呆。

这时候,细微的脚步声传来,那熟悉的节奏让沫儿心里一惊,却又一笑释然,怀孕的她总是出现幻觉。

可是,当那个影子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不得不抬起头,带着一副错愕的表情。

薛之琛后来回想起当时的场面,他低着头,忧愁的心情带着宠溺,她蹲着的脸抬起,眨巴着眼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似乎他是从空中突降的神灵,那眼眸里蕴含着千丝万缕的情绪,但一定有一种情绪叫喜悦。他们一高一矮,两个最熟悉的人却如此陌生,滑稽中也带着苦涩之意。

他俯身拾起地上的包将散落一地的东西重新装进去,转身扶起她,然后拿出钥匙,开门开灯,揉着她进屋,坐在沙发上。

十分钟后,沫儿才缓过神来,知道薛之琛真的在她面前,刚刚是他开的门,扶她坐下来。

他,有这里的钥匙。

那么上一次,是他不愿意进来,还是?她又开始胡思乱想。

薛之琛为她冲了杯热牛奶,坐在她对面。

“今天风大,你应该多穿些。”看着她的傻样,他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开场白。

沫儿点了点头,“哦。”

“喝点牛奶,现在不可以再喝咖啡了。”

“哦。”

“沫儿,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哦。”

“章沫儿。”薛之琛不高兴地强调道。

沫儿对上他的眼眸,脑袋还是跟不上运转。

“这几天吐得厉害吗?浴室里一片狼藉。”薛之琛还是不忍心责备她。

“什么?”这会儿,眼睛瞪得更大了。

薛之琛暗下眼眸,“你是没来得及告诉我,还是依旧不打算告诉我。”

“啊?”眼眸开始闪烁,脑袋瓜子开始高速运转,寻找解释的借口。

“我都来了,你还打算骗我吗?”薛之琛看穿了她的‘阴谋’。

“我没有。”沫儿说道。

“没有?那为什么早上知道的消息到现在还不打算告诉我?”薛之琛逼问。

“因为……”沫儿低着头,“因为……”

“因为什么?”薛之琛倒想看看她能想出什么借口。

“因为这孩子不是你的。”

薛之琛蹙眉,脸色极其难看,“章沫儿,你给我再说一遍。”

沫儿咽了咽口水,淡定地说道,“这孩子不是你的,我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沫儿,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薛之琛强忍住怒气。

“我说的是真的,信不信由你。”沫儿回答。

“不是我的是谁的?”

“是……”沫儿眨巴着眼睛,“是葛朗的。”

薛之琛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力道之重让沫儿即刻皱着眉头喊疼。

“章沫儿,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孩子是谁的?”

沫儿挣扎着,忽然一阵恶心,她掉转头迅速往浴室里跑,然后对着马桶吐得稀里哗啦。

薛之琛当下看着心疼万分,又是拧热毛巾,又是拍背,手忙脚乱,从来没有照顾过孕妇的他显得样样小心又样样都不知该如何下手。

他的那份关怀,沫儿无法拒绝,她比谁都知道,她需要他,肚子里的宝宝也需要他。

半个小时后,沫儿瘫软在马桶旁,薛之琛焦心万分的拿着热毛巾为她擦拭着,一手抱起她往卧室里走。

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盖好了杯子看着她苍白的脸颊,捋着她散落的发,“回家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

沫儿忽然警醒,她用尽力气推开他的手,“不用了,明天葛朗会过来,谢谢你今晚照顾我。”

“章沫儿,你够了。”薛之琛生气,都吐成这样了,她依然还是要据他于千里之外。

“薛之琛,你也够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我背着你出去偷汉子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听不清楚吗?”沫儿咬牙说道,“怎么,你跟我说你不介意?你很愿意戴这顶绿帽子?即使我爱着别人你也不介意,还要把别人的孩子养大成人?”

每一句都杀伤力十足,薛之琛握紧双拳,他愤恨地看着沫儿,然后猛地站起来,“明天我们去验DNA,今晚我睡沙发,有事叫我。”

‘砰’,门被狠狠地关上。

沫儿呆愣着,回想他握紧的手心里流出的血痕,泪水夺眶而出。

半夜三点钟,沫儿提着鞋子悄悄地走在楼梯上,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头,薛之琛窝在沙发上,蜷缩着,160的沙发显然容不下他的个子。

沫儿心疼着,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过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她轻手轻脚地走着,生怕弄出一点点动静。

“需要我送你吗?”薛之琛忽然就坐在沙发上。

沫儿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停住了前进,尴尬地站在原地。

“那个……其实我只是想倒杯水喝。”她解释着。

“厨房在那边。”薛之琛面无表情地指着另外一个方向。

沫儿咬着唇瓣,“黑漆漆的,都分不清方向了。”

薛之琛看着她在那里掩耳盗铃,“喝水还需要提着鞋子?”

沫儿看着立刻把鞋子放下,穿了起来,“我,我怕吵醒你。”

糊里糊涂地又上了楼梯,她转身对着楼下的人说道,“去客房里睡吧。”

“不用,免得你下次倒完水我就找不到你了。”薛之琛一语双关。

“叮咚,叮咚,叮咚。”

清晨,太阳还没有完全跳出山头,朝霞的红映也只染红了半边天,蒋倩家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薛之琛紧锁着眉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再一次响起来。

薛之琛害怕吵到楼上的人儿,翻身起来开了门。

那一瞬间,四目相对,充满了敌意。

两个俊朗的男人,身材相仿,一双凤眼,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个门外,一个门里,没有言语。

“沫儿,在吗?”葛朗依旧风度礼貌。

薛之琛却一脸的敌意,丝毫不掩饰,“离开她的世界,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案。”

葛朗阴笑,“没想到,你也会用这么烂的老梗。”

“葛总,机会只有一次,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薛之琛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葛朗收敛了笑容,他怎么会不明白他指的是欧洲的市场,“我用整个葛氏,换你离开她的世界,机会同样只有一次。”

薛之琛冷笑,却也对眼前的男人充满几分敬意,“葛氏,我势在必得。沫儿,你用什么也换不走。”

葛朗同样是敬佩他的,他曾经想过,如果他们两个不是生在两个敌对的世家,不是同样深爱着一个女人,也许,他们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现在,我就是来接她的。”葛朗挑了挑眉。

“她不需要你,也不会见你。”

“葛朗。”薛之琛正想关门,沫儿便站在了楼梯口。

薛之琛停下了动作,用一种深不可测的眼神望着沫儿。

沫儿故意无视着那眼神,一步一步地从楼上走下来,右手提着一个小包。

薛之琛的心在紧缩,随着她的步子。

沫儿走到葛朗身边,伸手牵起了他的手,温柔地说了声,“我们走吧。”

葛朗有些意外,却也是凤眼微眯,牵起了她的手。

“章沫儿。”薛之琛,他第一次,卑微地死死抓住沫儿的手臂,心痛于她不曾一秒看过他。

沫儿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情绪,“放手吧,我们结束了。”

“结束?什么叫结束?”薛之琛手里的力道加深,“只要我没有同意,你就休想离开。”

沫儿被抓的吃痛的皱眉。

葛朗上前也握住了薛之琛的手,想让他放开沫儿,“薛总,你把她弄疼了。”

薛之琛一挥手将他推开,右手一拉沫儿就跌进了他怀里,“走开,我跟沫儿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沫儿惊魂未定,又对葛朗充满了歉意,“葛朗,你没事吧?”

葛朗站住了身子,淡淡的摇头。

沫儿甩开薛之琛的手,“薛之琛,你不要太过分。就凭他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你也没有资格阻止我跟他走。你别忘了,我们还没有办手续,也就是说在法律上,现在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90章:又怀孕了 “每一次,总是你找到我。可笑的是,这一次我又怀孕了。”沫儿的泪早已风干。 葛朗伸手揽她入怀。 沫儿却撑起手肘抵着他,退了一步,却因为双脚麻痹而跌落在地上。 葛朗揪着心,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语气依旧温柔 2011-12-17 23:42:0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