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2章:含血喷人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19 21:38:03    状态:已完结
“我教唆你?可不要含血喷人啊,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心甘情愿的,你我分工合作,共同参与,顶多也就算个共犯。要说至于最后为什么你怎么了,那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在这里审问我。”沈悠悠说得头头是道,似乎真的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莫琳琳气急,“不管我做了什么,我好歹也是敢作敢当,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你呢?你这么一个一个的算计,到底是真的爱薛大哥,还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砰!沈悠悠狠狠地将酒杯放到桌上,“我想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质问,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我现在也不会完好地坐在这里喝东西。”

“你……”莫琳琳哑言,确实,无论莫父如何逼问,她始终不敢告诉自己被迷晕送回家的真相。

父亲堂堂正正一辈子,就连对薛母的爱情,他也对母亲跟自己坦白,但从来规规矩矩地照顾母亲和自己,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可是她,却为了自己的爱情,迷晕了自己的爱人,这种话,她怎么可能对父亲说得出口。

“好了,琳琳,咱们也别红鼻子黑脸的了,就算那天是我不对,我现在也没得到任何好处啊。”沈悠悠楚楚可怜的招数再次上演,“表面上我虽然又住进了薛家,可是薛之琛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他还是在外面,跟着章沫儿身后打转。而我每天就像个傻瓜,傻傻地在家里等着他回来,面对薛家所有人的有色眼光。”

说着说着,她的泪就自然而然地下来。

莫琳琳看着为之动容,说实话,她也爱得够卑微的,“章沫儿,真的有宝宝了吗?”

沈悠悠点头,“是啊,他每一次都记得陪她去作产检,即使沫儿说孩子不是他的,他依旧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哎……”莫琳琳叹了口气,“悠悠姐,我们放弃吧。”

“什么?”沈悠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放弃吧。”莫琳琳无奈地说道,“昨天我爹地说,一个男人,不管对妻子有没有责任心和爱心,他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这是人类的本性,护犊之心谁都有,只是表现得深浅罢了。就凭薛大哥对念念的呵护,也知道他是个多么爱孩子的人。”

莫琳琳看着悠悠,“悠悠姐,我们输了。我们没有在薛大哥不爱章沫儿之前怀上他的孩子。”

沈悠悠忽然被梦中点醒,“对,也许,孩子,才是问题的关键。”

“什么?”莫琳琳丈二摸不着头脑。

“哦,没什么。”沈悠悠坐直,“不管你的态度是什么,我是绝不会放弃的,我相信薛之琛一定会爱上我。”

莫琳琳的电话响起,她接起了电话,“喂。”

“去啊,在哪里?”

“那么远啊?”

“是啊,离我家近,可是我现在不在家里。”

“哎呀,好了,好了,我现在赶过去,你们先玩。”

“说了不用等我,待会我跟你们急啊。”

莫琳琳挂了电话,对着沈悠悠友好性地笑,“好了,我要走了,祝你好运。”

语毕,松了一口气的莫琳琳挎上爱马仕包包,兴高采烈地离开。

沈悠悠看着她的样子摇头,年轻就是不一样,想放下就放下,不过是一句话一个念想的问题,他们有的是青春,根本什么都不用担心。

可是,她却没有那么好的命运,章沫儿,让她平白无故失去了二十年,人生最美好,最值得疯狂的二十年。

“oh,myAAAgod。你们两个大小姐这吹得是什么风,竟然把酒吧完璧归赵的还给我,害我这小心肝担心了半天。”酒保目送莫琳琳远去的背影后就转身回来。

沈悠悠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将酒饮尽后放下酒杯,“要耍宝在刚刚那位大小姐面前就够了,在我这,你可要不到一毛钱。”

酒保吐舌耸耸肩转身离开,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想他身后这女人估计两者兼具。

“孩子,孩子。”沈悠悠嘴里念叨着,眼睛微眯,神态令人骇言。

沫儿躺在B超室里,她没有阻止两个男人,三个人,一个躺着、两个站着,忽然,B超黑白的影像里传出了嘭嘭嘭的声音。

医生微笑着说道,“这是小宝宝的心跳声。”

“真的吗?这,这是宝宝的心跳声,是肚子里宝宝的心跳声?”薛之琛第一个激动地说道,他的眼眉都因为激动而神采奕奕。

葛朗也高兴地笑,这也是他第一次听到还是一个不成形的婴孩儿发出的声音。

医生点头,“是的,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还可以看到宝宝在肚子里的样子。”医生看着薛之琛,被他英俊的外貌和一条不方便的腿吸引住,“这位先生是第一次当爸爸吧?”

这时候,三个人都尴尬了,面露难色。

葛朗看着沫儿,不知道此时他该不该说自己才是孩子的父亲,可是这种情况下,他也着实说不出口。

依旧是薛之琛,他看着沫儿,转而淡淡温柔的微笑,“呵呵,我已经是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了。这个,是第二个。”

“那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第二胎还这么激动。”医生惊讶地也看了看沫儿,“不过你们的孩子一定长得很好看。”

她说着,拿着刚打出来的单子出去了,“穿好鞋子出来拿单子吧,待会拿给主任医师看一看。”

“诶,好,谢谢。”薛之琛变得格外有礼貌。

沫儿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感动得眼里泛泪,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跟他一起分享孩子的成长是一件那么美妙的事情,她从来不知道和他一起听到孩子的心跳会这么的感动。

下一秒,薛之琛竟然上前来为沫儿穿鞋,“来,小心一点。沫儿,那个机器对着你,会不会不舒服?”

沫儿‘扑哧’一声笑了,没有作答,但是对他的态度不再那么强硬。

葛朗看在眼里,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觉得呼吸困难。

陪着沫儿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薛之琛坚持要送她回去,“不管你要回哪里,都让我看着你平安进屋好不好?”

他这招以退为进、以柔克刚在沫儿身上百试不爽。

结果,沫儿还是上了他的车,不过是回到了葛朗的住处。

葛朗开着车跟在他们的车后面,他知道好不容易赢回来的胜算,几乎要消耗殆尽了,沫儿,又要离开他了。

滴滴滴,滴滴滴。

葛朗烦闷地接起电话,“喂。”

“朗哥哥,你在哪?今晚一起吃饭吧,我想去上次那家法国菜。”冯露露甜美地声音入耳。

葛朗吐了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小鹿,改天吧,我今天有些走不开。”

“走不开?”冯露露走出葛氏办公大楼,“你在公司加班吗?”

葛朗迟疑了一会儿答道,“没有,我在回家的路上。”

冯露露紧张的心才放松了下来,她笑道,“那出来吃饭嘛,这一顿我请客。”

“小鹿,今天不可以。”葛朗的声音有些疲乏和不耐烦。

冯露露不敢再撒娇了,她站在原处,有些委屈,“那……好吧,下次到杭州再请你了。”

葛朗听到她示软说道,“不需要到杭州,过几天我有空了咱们就出来吃饭。”

“哦,好。”冯露露挂了电话,看着手上的机票,一滴泪落了下来。

她努力抬头看天,刚刚晴空万里的现在怎么就乌云密布了呢,她用力地吸气,“小鹿,你要乖,要坚强,千万不可以掉眼泪,不可以。”

过了好一会儿,冯露露垂头丧气地嘟起嘴,“干什么嘛,连最后道别的机会都不给我。”

一路驱车回家,沫儿和薛之琛都没有言语,薛之琛一边认真开车,一边用心观察着沫儿的一举一动,沫儿则是将手放在肚子上一直在回想刚刚孩子的心跳声。

“秋嫂炖的汤,你还没喝呢。”薛之琛开口。

沫儿被他这么一点,肚子还真有些饿了,“在哪儿?”

“就在你右手边,用保温壶装着,你看看还热吗?不热的话就别喝了。”他第一次这么叽里呱啦地啰嗦。

沫儿才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开了闻着香味扑鼻忍不住就喝了起来,“哇,秋嫂的汤,真是没有人能比得过。”

“你要是想喝,回家肯定能天天喝得到。”薛之琛乘胜追击。

沫儿停了动作,盖上了保温壶,沉默不语。

“沫儿……”薛之琛还想说些什么。

“到了,停车。”沫儿忽然叫道。

车子急刹车,然后沫儿打开车门下车。

薛之琛急忙下车唤她,“沫儿……”

沫儿转身,礼貌地说道,“今天谢谢你,我到家了。”

葛朗随后下车,面对突然严肃的场面有些摸不着头脑。

“葛朗,我要进屋。”沫儿语气中夹渣着赌气的味道。

“哦,好。”葛朗慌忙开了门,关门的那瞬间他看到了门外的那个男人失落的神情。

夜晚的客厅里,葛朗看着楼上紧关的房门,沫儿从回来到现在就没有再出来过。

他坐在沙发上,思绪万千,掉了一根烟去找打火机,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地放下。又坐了一会儿,他索性拿着烟走到了花园里,不一会儿便烟雾环绕。

骄傲冷酷如薛之琛,他是要对沫儿爱得多深,才能这样卑微地让她怀着自己的孩子住在另个一个男人家里,原谅她所有的无理取闹。今天在B超市里的一幕,甚至于他看得都感动不已,如果他不是同样挨着沫儿,如果他跟沫儿不是有太多未完的缘分,也许,他会选择退出,可是现在他不甘心,他跟沫儿的情分又有谁能够明白呢。

“哎……”他哀伤地叹气,充满了各种无奈。

“葛朗。”沫儿忽然在身后唤他。

葛朗全身一颤,缓缓地转过身,半响才缓过神来,赶忙掐断了烟。

沫儿笑,“偶尔一下没事的,你没必要到花园里来抽烟。”

“没事,这里空气也好。”葛朗说道。

“我们,能谈谈吗?”沫儿终于转入正题。

葛朗低头沉默,良久,“你,真的决定了?”

沫儿吃惊于他的了解,随后微笑,“这几天,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葛朗无奈地点头,“也是,孩子毕竟还是需要自己的亲生父亲。”

“葛朗……”

“不,你别说了。”葛朗哀求道,“沫儿,我为你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请你不要在每次要离我而去的时候都让我试图接受别的女人好吗?那样,才是对我最大的残忍。”

沫儿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这个男人对自己了解得可怕,仿若前世他们就已经相识一般。

“我们到厅里去吧,这里风大。”葛朗率先走在前头,却看到沫儿放在客厅里的行李箱,他自嘲地笑笑,“原来,你都准备好了,我还想帮你收拾收拾呢。”

“葛朗……”沫儿知道自己现在所有的话都会成为武器伤害他。

葛朗手叉着腰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两圈,一咬牙,“走吧,我送你回薛宅。”

“不用了,我打的就可以了。”沫儿慌忙拒绝。

葛朗笑,“章沫儿……”

沫儿‘扑哧’一声笑,“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为沫儿提着行李,开门的瞬间,他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天堂与地狱的区别,果然只有一步之遥。

蓝色法拉利,他将沫儿的行李放进后备箱。

“葛朗,我们还是朋友的,对吧。”沫儿问道。

葛朗笑,“如果我说你离开这里我们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你会为了我留下来吗?”

沫儿哑然。

葛朗摇头,“傻瓜,我跟你开玩笑的,这个问题我问了千万遍,也在心里有了千万遍共同的答案。”

“其实,你真的跟我的一个故友很像,包括你的眼神,第一次看你,你的眼神。”沫儿嘀咕道。

葛朗的心再一次被敲碎,他为沫儿开车门,却忽然猛地关了起来。

“赫。”沫儿吓了一跳倒退着被他拉入怀里。

“葛朗你疯了。”沫儿叫道。

疯了,是的,他是疯了,他还是不想放弃,他还是想搏一搏,最后搏一搏。用他们曾经的感情,用她曾经欠他的一条命,即使这是他一直不肯去尝试的,可是这一次,他真的贪婪得只想把她留在身边。

“你还记得他吗?”葛朗认真地看着她。

“他?谁?”

“你的故友,你那位为了你奋不顾身消失在雨夜的故友。”

“你……”沫儿惊诧着,万般的恐惧,“你怎么会?你……你是谁?”

“沫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找你,可是你却一直躲着我,或者,你早已经不认得我了。”葛朗说道。

“不,不可能,不可能。”沫儿使劲地摇头。

“是啊,不可能,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能。”葛朗将她抵着车,圈在自己的胳膊里,“可是沫儿,即使你成为了冯咏曦,即使我想尽办法努力不惜一切代价要杀了她,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你,我的沫儿。”

“不。”沫儿猛地推开他,“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怎么可以知道那么多?”

“你不相信?”葛朗看着她的眼眸问道,“你真的不相信吗?你从来没有怀疑过吗?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勇气继续往下想,根本就不愿意相信我还活着,因为你现在爱着的人是薛之琛。”

“不,不是的,不是的。”沫儿辩驳着,“你怎么会是葛朗?你怎么可能是葛朗?”

“沫儿,你还记得吗?那年在我家,我用叶子给你编制的戒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我们的承诺;第一次吻到你的那个生日,我为你放了十一个烟花,代表着一心一意,那一次,我们还上演了英雄救美;也因为这一次,悠悠出事的时候你以为是我在开玩笑,一直怪我,不理我,其实,你是在气你自己……”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沫儿一再的重复,“可是,如果你是连城,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为什么?”

“其实我很早就告诉你了,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怎么可能?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沫儿,之前留给你的DV你一直都没看吧?其实要对你说的话,我全部都录在里面了,我提醒过你,只可惜你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葛朗说着。

沫儿愣在原地,那个DV,她放在哪里了?她回想着,心乱如麻。

葛朗揉着沫儿,“沫儿,你可以不为了葛朗而留下来。可是,这一次,能不能?能不能为了连城留下来?让我照顾你,让我成为孩子的父亲。”

沫儿的脑袋彻底奔溃,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消息,面对曾经自己一直坚信爱着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眼前,面对自己内心无比的愧疚,她怎么可以,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92章:含血喷人 “我教唆你?可不要含血喷人啊,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心甘情愿的,你我分工合作,共同参与,顶多也就算个共犯。要说至于最后为什么你怎么了,那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在这里审问我。”沈悠悠说得头头是道,似乎真的跟自己 2011-12-19 21:38: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