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4章:一个失足摔倒了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22 21:37:23    状态:已完结
“我姓冯。”

“哦,冯小姐,您这边请,冯总交代了劳烦你在贵宾区等她一下。”侍者礼貌地说着。

“哦,没事,是我早到了。”她看了看表才三点半。

在贵宾区坐了一会儿,她闲着无聊,这个会所真是富丽堂皇啊,比他们杭州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去参观参观拍些照回去也不错啊。

她站起来,拿着手机四处拍起来。

沈悠悠追着沫儿走到监视器的死角,她终于准备好得狠狠伸手一推。

“啊……”

沫儿就这么一失足从三十几层的旋转楼梯上滚了下来。

这期间,她用着仅有的一点意识护着肚子,却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

而此时,冯露露正在楼梯底下见者一个女人滚了下来。

“茜儿,茜儿,茜儿……”待看清楚面向,冯露露冲了上去,“快,快叫救护车,快,快啊。”

沫儿捂着肚子,紧紧抓着冯露露的手说了句,“保,保住孩子。”

救护车的声音环绕在空中,冯露露流着眼泪抓着沫儿的手,“茜儿,茜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随车的护士小姐问道。

冯露露愣了愣摇头,“不……不是。”

“那病人的家属呢?她的情况随时有小产的可能,必须要有家属在场。”

“家属,家属,家属……”冯露露默念着,“哦,好,我知道了。”

她拿出电话,还是毫不迟疑地拨了出去。

“喂,小鹿,我到机场了,你人呢?”葛朗好听的声音响起来。

“朗哥哥,朗哥哥,朗哥哥,呜呜呜呜……”露露听到葛朗的声音就哭了出来。

“乖,别哭,发生什么事了?不急,来,慢慢说,慢慢告诉我。”葛朗安慰道。

“朗哥哥,茜儿,茜儿她……”

“沫儿?沫儿怎么了?”对方的声音忽然急促紧张起来。

冯露露吓了一跳,还是条件性地回答道,“她,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

葛朗早已经听到刺耳的救护车声,他全身心都进入了警戒状态,在机场里迅速地狂奔起来。

“在哪个医院?”他尽量让自己冷静。

“XX医院。”冯露露被葛朗的语气惊倒,只能乖乖作答,也忘了害怕和担忧,泪水从脸上掉下来也浑然不知。

对方挂断了电话,冯露露还傻傻愣在原地。

“对方不肯来吗?你傻愣着干嘛,赶紧找其他人啊。”护士在旁边看着也心急。

“他,来了。”冯露露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她认识葛朗快20年,从来没见过有什么能让他像现在这般紧张,甚至当初葛伯伯过世的时候,他依旧淡定地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爱吗?她的心里涌起千万般的滋味。

一个小时不到,葛朗就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医院。

“什么情况?医生怎么说?”葛朗抓着冯露露的胳膊,情不自禁的用力。

冯露露皱眉,心里微微作痛,“朗哥哥,你弄疼我了。”

葛朗这才意识到放开她,“对不起。”

冯露露摇头,“没事,茜儿还在急救室里。”

“是从哪里的楼梯上摔下来的?她怀孕了,不可能不小心失足的,是谁?是谁做的?”

冯露露不禁感叹,葛朗的思绪永远清晰条理,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那样的令她着迷。

“小鹿?”葛朗唤道。

“在西郊的会所里,是……是沈……沈……”

“沈悠悠?”葛朗替她说道。

冯露露不断地点头。

葛朗微眯起凤眼,她,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沈悠悠了。

第二天,当沫儿迷迷糊糊痛醒的时候,她努力地睁开眼睛却希望那个画面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沫儿……”

可是她依旧被一个温柔的声音唤回意识。

“沫儿,你醒了?”葛朗疲惫地凤眼露出了笑容,两只手紧紧握着她的右手,一刻也不愿意放开。

“孩子。”沫儿苍白的唇瓣吐出了两个令在场的人都黯然失色的字眼。

不再需要任何的回答,她已经明白了。

她慢慢地转头望向白色的天花板,左手在被窝下用力地抓着自己的肚子,不管疼痛感有多强烈,她的手始终不能放松下来。

葛朗看着她的模样,心疼地恨不得立刻就将沈悠悠碎尸万段。

“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葛朗顺势找了个理由走开,“小鹿,你也好久没吃东西了,走吧。”

“我不饿,我……”她就这么被葛朗强拉着出去了。

沫儿依旧没有反应,呆愣着直视前方,样子犹如女鬼般吓人。

不一会儿,她的脸颊两边出现了两条泪痕,无声地流淌着,浸透了她的发,浸湿了枕头。那双大眼睛却依旧努力地睁着。

葛朗的脸出现在门框的透明玻璃上,那神情绝对不比沫儿的少哀伤几分。

冯露露站在葛朗的身边,不过到他肩膀的个子。

她看不到里面那个人的表情,却能从身边的人身上看出他对她的爱。

如果一个男人肯接受自己的女人怀着别人的孩子,如果一个男人愿意当这个孩子的父亲,如果一个男人能够了解你到腾出空间让你释放悲伤,那么,他一定比珍惜他的生命更加珍惜你。

她低下头,忽然显得有些孤单,转身,默默地向走廊走去。不管出于关心,她也不应该在这里打扰他们。

沫儿这一病就是一个月,葛朗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封锁了她入院的消息,并派人用她的护照到欧洲旅游。

这天,微微有些放晴,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沾着雨水的叶子上,折射出光芒,沫儿看着自然界的景象,微微笑着。

葛朗轻轻地走到她身后,看着她久违的笑容,静静地在一边欣赏着。

许久,沫儿才发觉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她转头看葛朗问,“笑什么?”

葛朗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看着她笑得灿烂。

“那么你呢?在笑什么?”

沫儿看着窗外,“下了许久的雨终于停了,混杂着泥土的香味,真美。”

“既然天色这么好,我们出去走走吧。”葛朗提议,一个月了,沫儿都没有离开过这个病房,她似乎在有意地让自己隔开这个世界。

果然,她的脸色暗淡了下来,那么一瞬间转变了千万遍,“你呢?刚刚在笑什么?”

“我在看你。”

“看我?呵呵,我有什么好看的?”沫儿笑。

“因为你不知道,你的笑容比窗外的风景更美。”

沫儿一愣,笑,“那你的意思是我不笑的时候连窗外的风景都不如是吧。”

“看,你就喜欢咬文嚼字。”葛朗无奈地说道。

沫儿嘟嘴,“我饿了。”

葛朗笑,“你信不信,倒数十个数,你的午餐就来了?”

“你就得瑟吧。”

“数一数看。”葛朗笑。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叩叩叩。”

“先生你好,这是您点的咖喱鸡饭。”小伙子站在门口面带微笑。

沫儿傻愣数秒,忽然大笑起来,“葛朗,你耍我。”

因为她才发现,葛朗的位子恰好能看到走廊的景象。

咯吱,门被推开了。

严井走了进来语言略有点兴奋,“薛总,回来了。”

薛之琛迅速盖上了合同,眼眸隐住兴奋立刻站了起来,“走。”

“薛总,那个,其实夫人的飞机是在深夜两点到。”到了车上严井才找到合适的时机解释,刚刚薛之琛慌忙出门,他紧随其后根本没有插话的空间。

薛之琛斜眼看他一眼,“你先回去吧。”

“那您呢?”严井问。

“等了这么多年,不差这几个小时。”薛之琛说得认真。

严井点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一点四十五分,薛之琛开始不安起来,就像是人生的第一次面试,他紧张得不断揉搓着自己的双手。

严井看在眼里,他心里清楚老板心中妻子的分量,在生意场上无论遇到多大的筹码他也是一个不会眨眼的男人。

两点整,飞机落地,机场开始播报飞机降落的消息,一遍重复着一遍,在这幽深人静的时候。

薛之琛起身走到出口,他有些害怕却又情不自禁地向四处搜索着,深怕漏掉了她的身影。

忽然,他眼眸深沉下来,如果那个女人想躲他,不是用肉眼就能找到的。

他转身对着身边的严井耳语了几句。

严井略微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冯咏茜小姐,请刚刚从头等舱下来的冯咏茜小姐听到广播后到贵宾室,您一位姓蒋的朋友在这里等你。”

“请刚刚从头等舱下来的冯咏茜小姐听到广播后到贵宾室,您一位姓蒋的朋友在这里等你。”

广播响到第五遍,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人走了进来。

薛之琛略微扫了她一眼继续坐在贵宾室的沙发上。

那女人走到贵宾室扫视了一下,她认真地端详了一番薛之琛和严井,这才慢慢走过去问道,“请问,你就是姓蒋的那个朋友吗?”

薛之琛猛地抬头看她。

女人想,反映这么强烈应该是了吧,她笑了,放低了声音微微说道,“那个,其实我不是冯咏茜,我是替她去旅游的。刚刚我跟她通了电话,她让你到家里去等她。”

薛之琛眯着眼睛,这个女人,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给了你多少钱?”薛之琛问道。

女人低下头,“没有啊,有人免费出钱给我出国旅游我就是贪……”

“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多十倍帮我带一句话给她。”薛之琛说道。

女人眼眸发亮,“她给了我十万。”

“一百万,你告诉她你看到一个叫蒋倩的女人,170左右,皮肤白净,单眼皮,她正往别墅赶去。还有,她说到时候要收拾你。”

女人将信将疑,“就这么简单。”

言语间,薛之琛已经开了支票给那个女人,“你可以先到银行兑款,如果没有把话带到,你要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一百万这么简单。”

说完,他冷酷地转身离开,动作干脆利索。

葛朗从书房里走出来,看到沫儿在浴室里梳妆打扮,他不禁高兴得问,“要出去?”

她终于肯踏出这个屋子了,从医院回来后她也再没有出去过。

沫儿点头兴奋地看着葛朗,“倩姐回来了,她在别墅里等我。”

“真的吗?为什么她不直接过来?”葛朗心中生疑。

“还不是因为你,找个人冒充我去旅游,结果被倩姐当场逮在机场,这回把她惹火了,让我主动回去乖乖自首呢。”沫儿边说一边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葛朗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她肯走出去,都是一个好的预兆。

“这么晚了,我送你去吧。”葛朗说。

“不用了。”沫儿即刻拒绝,她看了看葛朗,“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事情,她回来,也呆不久。”

“沫儿,你这样哪天让她知道了,后果很严重你知不知道?”葛朗半开玩笑的说。

沫儿吐舌头,“我这叫横竖都是死,快活一秒是一秒。”

葛朗笑,看着她搞怪的模样,心疼不已。她的意思是,她已经活得生不如死。跟他在一起,并没有让她开心,甚至,甚至孩子的意外,也有可能是他的一时私心造成的。

最近他总在想,如果那晚,他送沫儿到薛之琛身边,他没有告知沫儿的身份,也许,薛之琛不会让她遭受如此的重创。

“好啦,我走啦,这几天可能不会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要乖乖的哦。”沫儿打趣道。

“我送你去吧,远一点的地方我就放你下来。这么晚,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葛朗放下咖啡,准备去车库取车。

沫儿拦住他,“不用啦,你看,我现在还有什么值得伤害的呢。这个时候打的方便,你不用来回的跑,我会心疼的啦。”

葛朗看着她,点了点头,“到了给我一个电话。”

“知道啦,罗嗦公。”沫儿提着行李,带着微笑关上了门。

一转身,她忽然感觉到一阵晕眩,眼前有那么几秒模糊不清,她摇了摇头,用手撑着门柱站了一会儿。

这几天,她频频有这种状况,估计是贫血了,哎,她的身子骨已经没有什么抵抗力了。

她看着只有几个的台阶,却不敢踏下去,这个世界让她害怕,就像是现在冷清的黑色,令她摸不着方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自己开始害怕接触任何的外界。

走了不远的路,就拦到一辆的士,沫儿坐在车上却莫名的紧张,只是见蒋倩而已,她却已经慌乱得不知所措。

孩子,她不断地在逃避这个话题,可是,如果当蒋倩问起的时候,她应该怎么回答呢?她不可能告诉她真相,这样,蒋倩就再不可能回法国去,她不可以阻断蒋倩的幸福,她欠蒋倩的已经够多的了。

时间,有时候就是过得特别快,还没有得出答案,车子就已经停在了别墅外。

“美女,到了。”

“美女。”的士司机唤道。

“哦,谢谢。”沫儿从包里取出50元递给司机,“给,谢谢。”

然后迷迷糊糊地下车。

她看着别墅,里面蒋倩的屋子亮着灯,她期待下一刻扑到蒋倩怀里,喝一杯芒果牛奶,可是她又害怕自己会在蒋倩的怀里失声痛哭。

她要坚强,是的,她必须坚强。

走到门口才发现自己连钥匙都没有带,她伸手按了按门铃,没有人应答,轻轻推了推门,那门却主动开了。

沫儿蹙眉,蒋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谨慎。

“倩姐,我来啦。”她走进去,带着微笑将行李往沙发上一扔就倒在沙发上。

“倩姐,我好馋哦,来一杯芒果牛奶吧,我可想了好久了。”沫儿自言自语道,“嘿嘿,你别生气先哈,我不是只想芒果牛奶,也是很想很想你的。”

这时候,有人递了一杯热牛奶过来。

沫儿闭着眼睛接过来,“谢谢。”

忽然,她顿住了,她的鼻子,那股淡淡又独特的皂香味,是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的。

薛之琛感觉到了她的异样,眼眸微眯,看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他所有的气愤都消失殆尽,只是,她看上去消瘦、憔悴了很多。

“倩姐,我改天再来看你。”沫儿猛地起身想要离开。

却被人一把拉回,跌入一个怀抱。

即使她再骗自己,那张朝思暮想的脸还是映入了眼帘。

“见到我,真的让你这么害怕吗?”薛之琛无奈地说道。

沫儿这会儿转换了态度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你不该用倩姐来骗我。”

“那么你呢?找个人冒名在全世界转了一圈,让我跟着兜兜转转找了你两个月?”薛之琛反过来质问她。

“那也跟你没有关系。”沫儿冷漠地坐直身子,“我到哪里去,叫谁代替我去,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没有让你找我。”

薛之琛看着她,“章沫儿,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有说错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已经跟葛朗在一起了,请你不要再介入我们之间。”沫儿说道,理直气壮,就是不敢看薛之琛的眼睛。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94章:一个失足摔倒了 “我姓冯。” “哦,冯小姐,您这边请,冯总交代了劳烦你在贵宾区等她一下。”侍者礼貌地说着。 “哦,没事,是我早到了。”她看了看表才三点半。 在贵宾区坐了一会儿,她闲着无聊,这个会所真是富丽堂皇啊,比他 2011-12-22 21:37:2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